搜尋按鈕圖
39談心、斷妄念、無常

談心‧斷妄念‧無常    一九九七、元、四
各位上師、各位法師、各位同修,大家好!(眾鼓掌)
  今天晚上是聽蓮世上師講無常,聽月清法師講心,她從耶穌的心開始談到很多心的問題。
  蓮世上師提到舍衛城,師尊現在很肯定的跟大家講,我去過,現在可以講我去過,以前沒有去過印度,沒有去過尼泊爾的時候,不敢講舍衛城你去過!現在可以講,舍衛城我去過。
  祇園精舍我去過,他講的故事,我聽過,現在都可以這樣子講。既然提到舍衛城,那時候,是一個舍衛國的首都,在佛陀時代是很大的,那個城很大,佛陀的弟子只有舍利弗、目犍連跟大迦葉是在王舍城,其它的弟子都出自舍衛城,釋迦牟尼佛在舍衛城旁邊的祇園精舍一共度了二十四年的時光,每年雨季,下雨的時候,它有一種結夏安居,就是在那邊等於閉關一樣的,一年祂住了三個月,就下雨的時候,剛才一提到舍衛城,我心裡很高興,因為我去過嘛!
  以前佛陀時代,在舍衛城,那時候的人口,按照佛經裡面所記載,有七千萬人,很大的,在古印度來講,是很大的一個城,今天你去看舍衛城,一看,哇!通通沒有了,一片空曠,什麼都沒有。
  我在那裡,就問所有的上師、法師,我提出一個問題,舍衛國的首都舍衛城,當初有七千萬人口,我知道印度人不懂得節育的,用什麼方法節育,他們是沒有的。
  那麼我就請問上師跟法師,請問這七千萬人口到那裡去?他們至少會生啊,會繁殖啊,而且會愈生愈多啊,不但沒有多,反而整個國都沒有了,我當初問了這個問題,大家都呆呆的。嘴巴打開,大家不知道怎麼回答,歷史上又沒有記載,這些人到那裡去了?七千萬啊,那時候假如是七千萬講的太過分了,至少幾千萬也有啊,兩千萬也有、三千萬也有,那些後代的子孫到那裡去?
  我問的就是這個問題,舍衛國很大,舍衛城在古印度的時候,是一個大城,很多人口的,現在人都沒有了,連遺跡啊,整個大地上的遺跡都沒有了,這個就是套一句話,蓮世上師講的無常,人的生死無常,一切東西無常。
  房子本來是很堅固的,我們曉得地水火風,地是最堅固的,當初須達長者買了祇園精舍,這一塊地,是怎麼買的?是跟祇陀太子買這一塊土地,要建精舍,供養釋迦牟尼佛,祇陀太子不賣,須達長者一直說,希望他賣,他就出一個難題,你用黃金鋪地,你把黃金鋪滿了,我就賣給你。
  沒想到須達長者他是很富有的,那時候是舍衛城最有錢的人,他真的把黃金全部拿出來,把地鋪滿,祇陀太子很感動,就只賣給他半價,那一塊地只賣給你半價,其它半價的功德,由祇陀太子奉獻給釋迦牟尼佛,我們有去看祇園精舍。
  當初須達長者,他的外號叫給孤獨,所以才叫做給孤獨園,建這個祇園精舍,建起來,是七層樓的。現在在那裡?這七層樓在那裡?連一層都沒有,不但連一層都沒有,根本看不到。釋迦牟尼佛住了二十四年的地方,看不到,已經是平地,你說這個祇園精舍到底在那裡?問那邊的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問導遊,導遊也不知道,他隨便一指,這裡指,反正你指的就是了,那裡有個花園,大家說就是那裡,其實那是後人,後來的人去弄出來的,不是真正的祇園精舍的所在。
  這個就是無常,舍衛國沒有了,舍衛城也沒有了,祇園精舍也沒有了,釋迦牟尼佛本身跟所有的弟子,那麼多的弟子也都不見了,包括舍衛城的七千萬人口也不知那裡去!這個人生本身就是變化的,無常!生命就是這樣子。
  我們當初遊覽車一直開,開到這裡的時候,說,哇!祇園精舍到了,祇樹給孤獨園,到了!我們很高興,大家眼睛都看著地,看著地幹什麼?因為看看有沒有黃金鋪地,那時候是黃金鋪地去買,他在收黃金的時候假如是遺留下一塊,我們就賺到了!大家都看著黃金鋪地?結果真正的黃金沒有看到,倒是踩到『黃金』(大便)。
  再有錢的人,中國有一句話講,千金散盡還復來;李白的詩,很多錢,散掉了,還是會飛回來,千金散盡還復來。但是你再有錢的人,一樣這些千金也會散盡。剛才我們聽蓮世上師講,有錢的人死了,大家哭得很傷心,那麼一個梵志修行人去找他的兒子,他兒子也不認他,這個就是無常跟輪迴變幻。
  我問七千萬人口那裡去?有的人答的很妙,有了,一個大地震全部都走了,都完蛋了!一個很大的地震,無常一到,就死傷很多人,這個歷史沒有記載,這是隨便猜的。
  他們講說,有了,來一個大水災,那裡有水災嘛,那裡離海還很遠耶,海嘯也不會捲回來,他們講大水災、大火災、大地震就是講這些,我告訴大家有一個可能,可能他們都移民,通通都移民,那一帶可能是饑荒,沒東西吃,好吧,七千萬的人全部移民,移民到那裡,移民到新德里,到首都去了。
  這個移民是有可能的,因為我看一本雜記,我們中國很多的移民政策,當初的時候,在山西有一個大槐樹,很大的槐樹,很多百家姓從那裡出來,那是政府強迫這些人全部移民,從山西黃河流域一帶,全部移民,還有客家人也一直移民,移到很多的地方去,聽說還有一個記號,他說他移民的祖先,為了要認後代的子孫,從那裡移出來的祖先,把自己的左腳最後一個小拇指,變成兩半,以後腳趾頭,左腳最後一個小指頭,假如指甲分成兩半的,就是從那裡移民出來的,師尊有。
  他們講是有很多漢人都有,你看左腳最小小趾頭的指甲,是裂成兩半的,全部都是漢人,就是從那裡移民出來的,可以去山西大槐樹下認祖歸宗,你就是從那裡來,中國人講了五百年前是一家,百家姓,都是一家人,有一百個姓氏全部都是從那裡移民出來的,都是一家人。
  看起來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們看看你們的腳,真的很多人的左腳最後一個指甲都是裂成兩半的,當然我不敢講老外也是這個樣子,老外可能沒有,西方可能沒有,東方人都有。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特徵,值得研究,漢人從那裡出來的,你的指甲會裂成兩半,這個遺傳上面值得研究,這個印證了蓮世上師講的,你研究出來的話就發達了,不用去拿北瓜,只有傻瓜才去閻羅王那裡去拿北瓜。(師尊笑)我告訴你,跟我求不如跟瑤池金母求,跟地藏王菩薩求,你跟我求而我跟誰拿呢?我不會當傻瓜去拿北瓜。(師尊笑)
  你只要研究你腳上的腳趾頭,你寫出來了,它遺傳的道理在那裡,你在一九九七年你就發財,這個是無常啊!無常是移民。
  那麼也有一個弟子講:他的論調更好,他是研究外星人,他說舍衛城七千萬人口,是因為火星的飛碟到了,把所有七千萬人口在一夜之間全部吸進飛碟裡面,現在已經活在火星,已經是火星人的後代,很好,總算有些答案了。
  雖然都是預測出來的,舍衛國師尊去看了,祇園精舍也到了,我們在那裡也是在想釋迦牟尼佛在那裡講的經,結夏安居,三個月雨季的時候,祂在那裡講經。『阿彌陀經』就是在祇園精舍講的,『一時佛在舍衛國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就一直下來,『金剛經』也是在那裡講的,『金剛經』的起頭也是這樣子,祂到舍衛大城去乞食,然後再回來,回到原來的地方,再洗足、再敷坐,然後再開示說法,也是在舍衛國講的。
  還有很多部經典,還有『玉郎女經』也是在那邊講,『六度集經』也是在那裡講,佛典裡面,十部的經典有七部都是在祇園精舍講的。
  但是大家去看,什麼都沒有了,其實這一次到印度去看佛陀的八大聖地,可以講面目全非,你要找佛陀真正的地方實在是很困難,但是也值得讓你去走一下,了解一下釋迦牟尼佛行化的地方,祂一生當中在竹林精舍、祇園精舍、靈鷲山、拘尸那蘭毘尼園種種的這些聖地,你可以去看一下,其實這些地方也都荒廢了,但是也能夠引起你的懷思、懷念、常思的這一種心,讓你想一想無常的道理。
  所以有時候,你跟人家爭什麼,有些人是爭一堵牆,爭一堵牆是什麼呢?就是測量人員來幫你測這一堵牆,你要蓋這一堵牆,那麼我就故意把它移出來一點,我家裡要寬一點,移出來一點,隔壁的鄰居就跟你打官司,兩個人就打官司,爭的是什麼?一堵牆。我們也要講多少人在舍衛國爭那一堵牆,有多少個眾生在舍衛國爭那一堵牆,那麼現在那一堵牆,根本就是一片平地,所以佛弟子經常要念無常,就是說你要經常這樣子想,你就息掉你那一種要爭名利的那一種心,當然你應該得的你還是要得,但是不要去爭,不應該得的,你不要去爭。
  有時候,容忍、慈悲,這個月清法師講的要有慈悲心,她看到耶穌基督的心,為什麼耶穌基督去敲眾生的心門,那麼眾生的心門沒有打開,為什麼?因為眾生啊!我告訴你答案,眾生不懂得心,誰懂得心,因為眾生不懂得心,那裡能夠打開心門呢?
  佛經裡面教你止法,止就是立斷法,你要這樣子想,我們在打坐的時候,妄念很多,你要跟著妄念走,我剛才那個妄念是從那裡生出來的?我剛才那個妄念會跑到那裡去?你要這樣子想,妄念從何而生,你的念頭就是你的心哦,妄念根本沒有根源,不知道從何生出來?妄念從那裡去消滅呢?也沒有消滅的地方,那麼你在追這個妄念這個是什麼啊?這一個念頭是什麼?也是心,這個就是以心來追心,心去追心,一個念追一個念,你就知道沒有頭,也沒有尾,根本就沒有。
  你可以再想,你找你自己的心,你心是什麼顏色,我們知道娑婆世界的物質很多顏色,像喇嘛裝,這是咖啡色跟紅色,像真佛宗在家居士的法衣是黃色,我這個是藍色(師尊指身穿之法袍),這邊是白色,我不是色盲,我可以分別顏色,紅、黃、白、綠、藍、黑各種顏色你可以分別,現在問你:心是什麼顏色?大家都講心,眾生不明白那個心,所以他沒有辦法打開心嘛,心是什麼顏色,你要這樣子去追,我的心是什麼樣子的顏色,那裡有顏色,什麼顏色都不是,因為他不了解自己心是無形的,根本捉不到。
  他起念跟止念都不知道根源在那裡,所以你覓心,就是覓心不可得,你找你自己的心是找不到的。那麼心啊不要去想,過去及現在都不要去分別它,未來的根本也就不存在,這個就是『金剛經』裡面所講的三心不可得;過去、現在、未來,三心不可得。
  你有了心不可得的這一種的觀念產生出來,你這個時候,隨意、任住,這一個狀況就叫做「立斷」,這個就是禪定的一個要訣,要真正深入禪定裡面,佛這樣子教你,你先去追念你的心,你剛才那個念頭產生出來了,這個念頭是從那裡而生的,它到那裡會斷,那麼你自己的心是什麼顏色的,你去追,追到最後你會發覺,你覓心不可得,找你的心不可得的時候,這個時候,就可以斷掉所有的妄念,而產生一種無念的一種狀態,在佛學裡面就叫做「立斷」,已經止掉你的念頭了,變成進入一種空境,這是禪定裡面產生第一個力量,第一種力量,會產生出來。
  這個是很重要的,今天跟大家講,你在禪定裡面,你先要以心來追心,那麼以念來止念,你自己本身在修定當中,進入一種空,放空跟坐忘的一種狀態,這個時候,你的身體會產生一種能出來,能力,這是禪定第一步,叫做「立斷」,也就是佛學裡面最重要的止,停止那個止。
  我們學佛,禪定都要經過這個階段,你能夠止了以後,才能夠任運,才能夠頓超,去超越,這個在西藏密宗裡面,前面的止,叫做澈卻;後面的頓超叫做脫噶。
  剛才月清法師講的心,慈悲,要有慈悲心,要有懺悔心,這個是我們一般講起來是四無量心:慈、悲、喜、捨,我們學佛的人,就是在止了以後,再生出救度眾生的心。我們今天在這邊學佛修行,在這裡過清淨的行者生活,最主要就是要體會佛心,體會這個心,你們好好去修禪定,好好去體會,知道覓心不可得,當你真正懂得覓心不可得的時候,你才是真正的安心。
  然後,你又懂得人生的無常,那麼你知道人生的無常,你就要做善業,做白業,你自己能夠有資糧,有足夠的資糧,有福報,你自己將來才能夠走修行的路,這個都是很重要的。
  我們今天聽蓮世主要講的也是無常,月清法師主要講的就是心,我不過是把他們兩個講的重述、覆說而已,現在你們只要提到佛經裡面,釋迦牟尼佛在那裡,我都可以講,我都去過,那麼我也可以講,我去過了以後,我還能夠知道的很多,舍利弗是那裡人?我告訴你啊,舍利弗是那爛陀大學附近的人,那爛陀大學是很有名的,以前在佛教裡面,在印度最有名的大學,它的第一任校長就是龍樹菩薩,龍樹、成那、無陀、世親、法稱都是在那個時候,他們的大學校長,玄奘在那裡住了七年,在那爛陀大學住了七年,他學了五年,出去遊化以後,再回來,再教書教一年多。玄奘,我們中國的玄奘。
  所以我們在那爛陀大學裡面走一走,我就在想,這個都是玄奘走過的,想一想,當初他是怎麼樣子從中國一直到了西域,到天竺去學佛法,我們從香港坐飛機,五個小時就到。
  那個法顯,法顯法師流浪到斯里蘭卡,差一點回不去中國,所以當初求法是很辛苦的,今天我們求法就很容易,這個是我們的福報。能夠到印度、尼泊爾,我覺得去一趟,很值得,以後你回來看佛經,一打開一看,這個都是我去過的。
  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