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按鈕圖
重要消息
第兩百七十七講:病毒遍世百業殆-祈降甘露護群生

第277講:病毒遍世百業殆 祈降甘露護群生

2020年2月15日聖尊蓮生活佛主持西雅圖雷藏寺「藥師琉璃光王佛」暨《道果》開示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藥師琉璃光如來」。

 

  師母、丹增嘉措,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駐瑞典間挪威代表廖東州大使夫人 Judy 師姐,台灣雷藏寺公關主任王資主,蘇國英師姐。大家晚安,大家好!你好,大家好!

 

  我們是今天同修藥師琉璃光如來,藥師琉璃光如來有藥師的名字,祂發了願,也就是祂能幫助眾生治癒身體以及心靈上的疾病、身心的疾病祂都治療,也就是說,眾生有病祂都能夠幫助眾生,所以這是藥師琉璃光如來。像目前在中國的肺炎-新冠狀病毒,我們也是在這裡祈願藥師琉璃光如來,能幫助肺炎-新冠狀病毒消除掉。

 

  我個人發覺,雖然現在這個世界在醫學方面非常昌明,我自己感覺到,在醫學這麼昌明的世界裡,很多的疾病都能治,但是事實上還有很多的疾病不能治。就連小小的感冒,我們稱感冒是很小的病,但是流行性感冒一來,那就慘。

 

  差不多上個月整個月,我們只看西雅圖雷藏寺就可以了,好像大家都流行性感冒,西雅圖雷藏寺的包括住在西雅圖常住跟掛單,甚至於來這裡參拜的客人,甚至於遠地來的同門,每一個人都中標!幾乎喔!幾乎每一個人都中標!大大小小的,從住持德輝上師,還有師尊也有一點,細菌都進來身體裡過。

 

  我跟你講我沒有吃藥,我都是靠飲酒,我只是靠一點酒精下去,就這樣子把它解決了,我這麼簡單,但是別人不簡單,有的躺好幾天。你看我們台灣來的慧君上師,她剛到的時候,你剛到幾天?她剛到第三天就躺下來了,躺了幾天?躺三天了。有來上班?妳傳染給我們!從台灣來三天她就倒下去。還有很多,從一個月前,差不多過年開始一直到現在。這流行性感冒這麼厲害,這一次至少是B型的流行性感冒,每一次都在猜,這些醫學家都在猜,明年、今年應該是B型還是A型,A型B型,然後打預防針,如果猜錯,那慘了!你看這細菌真是很厲害,還有病毒,現在這個病毒真的很厲害。

 

  你想想看,中國那麼大,中國是一個幅地很廣的一個國家,美國也是一個幅地很廣的國家,一個病毒一來,哇!整個國家簡直快要,不是說快要怎麼樣,總之,整個經濟都非常蕭條,生產鏈整個斷掉。所以不能小看這些病毒,也不能小看這些細菌。醫學這麼昌明,全世界上的經濟在今年全部都垮了。我記得有一件事,新春那時候還不知道有這個病毒,這個主持人就問我,請盧師尊打分數。今年的經濟,整個地球、整個世界各國的經濟,請盧師尊打分數幾分?我那時候打:「二十分!」二十分?一百分是滿分,我從來打分數沒有打過二十分的,至少也是五十分、六十分,哪裡有打過二十的?整個地球的經濟變成二十分!

 

  在專訪當中,我打全世界各國的經濟分數只有打二十分,可見這二十分,現在你看看,新冠狀病毒這一來,整個世界的經濟,那個鏈子全部斷掉。所以它能不能結束還是一個問題!我常常腦海裏有一個想法,像我們在救森林大火,都是用飛機飛,灑水把火熄滅。奇怪,這些病毒、細菌,你一樣可以用飛機飛,然後把消毒的東西一直灑下來,怎麼沒有做?難道是沒有藥可以把病毒全部消毒嗎?你看大家在搶酒精消毒,在搶口罩,另外還有搶衛生紙,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搶衛生紙?大家很恐慌,然後把所有的糧食、民生物資也通通搶光。尤其是口罩,連美國,像我們在這裡沒有用口罩,在我們西雅圖,我這一次從來就沒有戴過口罩,在西雅圖很少人戴口罩,除非感冒才戴口罩,但你要買口罩也買不到耶!在西雅圖要買口罩也蠻難的。

 

  就是這個禮拜四吧!這個禮拜四我去Overlake Hospital,然後我去check blood,我去抽血,我看到Overlake那邊那個醫院,我進到那個醫院裡,然後看到那放了很多口罩。然後佛奇,my son ride car, take me go to the hospital,然後我看到那些口罩,我想:欸!大家都買不到口罩!但是它上面有註明:「你如果有咳嗽,你就可以拿口罩來用。」我那時沒有咳嗽,不好意思去拿。真的有口罩,它那邊排一排口罩在那裡,還有讓人家洗手的,進到醫院裡要洗手,然後也有你如果咳嗽到醫院裡。但那都是有錄影,如果你沒有咳嗽,你拿了沒有戴,放到口袋,那就不行,就是你偷了人家的口罩,所以我不敢造次,不敢去拿口罩,到處都買不到口罩啊!而且又很貴啊!

 

  你看這個經濟的現象,據我所知,百行百業,只要病毒一來,流行到整個國家,百行百業全部都垮!包括連航空業都叫苦連天,我去那個Chinese restaurant吃飯,就是Sunday night有同門供餐,天哪!只有我們那一桌!奇怪了,也沒有到美國來,為什麼所有的餐館,全部生意都沒有?還有電影院也沒有人看電影,百貨公司也沒有人去,所有的遊覽車全部停擺,都不遊覽了,飯店住房率也沒有了。百貨業沒有的話,食衣住行,你看這一次武漢,它是汽車工業的大城,很多世界各地的、名牌的汽車,它所做出的零件,甚至於整個車在那製造,汽車業全部也都停;食就是吃的,穿的衣服,住的,所應該用的東西,還有汽車,飛機也很少人做了吧!飛機現在也越來越少。可以講說各行各業都變成經濟蕭條的這種現象。

 

  我們在這裡希望,藥師琉璃光如來體會眾生之苦,能把病毒消除掉。我腦海裏所想到的,就是救森林大火用飛機噴水把火滅掉,讓病毒消除掉,為什麼不能用消毒東西在整個城市,city裡全部給它消毒?好像沒聽說用飛機,消毒水在空中噴下來,把整個城市消毒的,為什麼沒有?有嗎?你們知道嗎?你們看手機網路的,有沒有飛機噴消毒水,在中國有嗎?如果能這樣子一次灑下來,病毒整個都被消毒了,那不是更好嗎?希望佛菩薩慈悲,不然真的經濟…,我新春的時候,預言整個世界的經濟只有二十分,平時我都會講六十分,去年我也講六十分、或者是八十分,八十分就很好了,六十分是勉強及格,二十分?那等於是經濟蕭條了嘛!你們當場聽到的有沒有?我講二十分嘛!怎麼那麼低啊!而且還講說今年鼠年,是世界動亂之年,有講了?講世界動亂之年,而且經濟只有二十分!希望菩薩慈悲,我們在這裡同修藥師佛、藥師琉璃光如來去除眾生的業障,讓病業能夠消除。

 

  講一個笑話吧!有一次跟家人去鄉下探親,那個小村子有一個奇怪的風俗,就是用童子尿來煮雞蛋,說是非常的養生,我哪裡敢吃呢?無奈人家熱情一直勸我吃啊!吃啊!我不敢吃又不知怎麼樣推辭才好,只好來了一句:「我不愛雞蛋。」於是那個親戚用親切的語氣講:「你不愛吃雞蛋,那就喝點湯吧!」

 

  其實人的習俗是不一樣的,我記得在西藏有一個習俗:很早以前在中國西安,唐朝我們把文成公主嫁到西藏去,主要是和番。這是一個唐朝的國家,周邊有很多的小國家,為了跟周邊的小國家彼此聯絡感情,就把公主嫁給那邊的番王,那些吐蕃的番王,就把文成公主嫁到西藏,叫做吐蕃,嫁到吐蕃。

 

  我記得電影裡面有記載到這一點,她嫁過去了,然後大家吃飯,你知道藏人是吃粘粑,粘粑就是青稞的粉,用手去捏,跟茶、酥油一起捏,捏好了以後再吞進去,就是當飯吃。他們的習慣跟中土是不一樣。另外,他把牛的肝,牛肝切下來生生的,很多的血,生吃!文成公主去到那裏,生的牛肝,留著鮮血,剛剛宰下來的牛肝,流著血,然後大家都用手去拿,拿起來就咬、就吃。文成公主一看,她哪裡敢?但這個皇太后跟她講:「吃啊!」你是做人家的媳婦怎麼辦?她只好吃,吃了以後再趕快進到廁所裡面吐!就是有這樣子的;不是說剛剛這個笑話是真的。

 

  我們中國漢藥裡面,漢醫裡童子尿,出生的童子的尿叫做「回龍水」,是藥名的一種,可以去毒的。這一次好像是說新冠狀病毒,說不定喝童子尿可以好!它是去毒的,不知道有沒有人有病毒,你喝童子尿!所謂童子尿就是,他本身是男孩子,然後你拿他的尿,前面一段不要,取中間那一段,跟後面那一段不要。說不定新冠狀病毒喝童子尿會好!我突然間有一個靈感,但是不能講,為什麼?因為大家拼命喝童子尿,不好的話,我就慘!

 

  所以這是一種習俗,那時候吐蕃他們吃的東西真的很奇怪!生的牛,當場宰,宰了以後就分給大家這樣子吃的。西藏很多習俗是不一樣的。我們今天學西藏密宗 Tibet Tantra,但我們沒有學他們的飲食,他們的飲食就變成生番。

 

  我講《道果》:

 

  於誰障礙

  即墮於慧邊者, 此復有二:

  信行墮於慧邊、覺受墮於慧邊。

 

  一、信行墮於慧邊者

  信實相為空,行無戲論之部分、八法之分別小。

 

  二、覺受墮於慧邊

  無論修何法時,起空覺受之部分大。

 

  庚二、何障障礙

  頌云:「天子魔至」句,有外魔及內魔二類。

 

  庚三、何時障礙

  三集界時。

 

  庚四、何法障礙

  即四種障礙,初集界時,生覺受與苦之障礙。

  中集界時,現身及出言之障礙。

  後集界時,見地宗趣相轉變之障礙。

 

  此等是依據主要大小而言,然有些人於初集界時,亦可能出現見地宗趣轉變等。

 

  我要問人家了。丹增嘉措,先問你:「信實相為空,行無戲論之部分、八法之分別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喔,在這裡我要告訴大家一個觀念,你假如認為實相為空,好像我們認為在目前來講都是實相,人也是實相,汽車也是實相,房子也是實相,這個 temple 也是實相,如果你相信實相為空,行無戲論之部分,什麼叫無戲論呢?因為我們現在所做所行都是戲論,行無戲論之部分,八法之分別小,八法就是世界八法,都屬於小,只是定是屬於大空,大空之現象,這也是墮於慧邊。

 

  「墮於慧邊」,就是說你的智慧這樣子,也是一種的不對,一種的錯誤。為什麼這樣講呢?這個很難解釋,不過我告訴大家:按照中觀的方法,《中觀論》,你不能執著於空,我現在如果執著於空,因為說法都是戲論,那我就不說法,像救渡眾生,也是戲論,因為眾生也是空,在佛理來講,眾生也是空,說法也是空,那根本就不要說法,也不要去渡眾生了。按照中觀的思想,有跟空兩個必須要雙運,這個才能正確。按照龍樹菩薩所講的,你修行修到信實相為空,行無戲論部分,全部都是沒有的部分,那你不吃也不喝,也不動,什麼都是這樣子的話,所有的善跟惡都沒有分別,天堂地獄也沒有分別,佛跟魔也沒有分別,走到這種地步,那也是墮於慧邊,墮於智慧的旁邊。按中觀論來講,是有跟空要雙運,空有雙運才算是一種智慧,不然智慧也是空啊,那有什麼智慧?沒有了。講一個比喻好了,你今天一個人坐著火箭去到月球,把你放下來,問你:什麼是善?什麼是惡?沒有善沒有惡啊!再問你:什麼是佛法?也沒有,什麼都沒有了,那就是墮於慧邊,我只能夠這樣子的比喻。覺受墮慧邊,無論修何法時,起空覺受之部分大。也是墮於慧邊,因為你自己覺受到到修什麼法也都是空的,空就是最大的,大空。即然覺受都是大空,什麼覺受也沒有,墮於慧邊的,執著這個也不行。

 

  再跟大家解釋:何障障礙,頌云:天子魔至句,有外魔及內魔二類。外魔是你外面的干擾,內魔是你內在的干擾,你自己內在的干擾是內魔,外魔跟內魔。昨天有三個人來,其中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女兒,一個是她的先生。媽媽就跟我講有鬼在她的身上,要我驅鬼,你知道天主教也有驅鬼的,我們這邊常常在驅鬼,對不起?昨天那個她說有鬼在她身上要我趕它,後來我五點回來的時候,回到家裡的時候,看到那個人在我車庫門口,她三四個人捉她都捉不動,她也不上車在那邊,也不怎麼樣,沒辦法捉住她。我來的時候就是用唸咒,然後拍了她的背,她馬上就安靜下來,就可以上車回去。她在我們車庫門口多久?有二個小時,她在那邊一直吼叫,叫得很大聲,你們看到嗎?那個就是如果那個鬼是外面來進到她裡面的,那個就叫外魔,就是外魔。如果她自己心裡產生出來的,我們稱為內魔。這就是外魔跟內魔的差別在這裡。 

 

  頌云:天子魔至。天子魔就是天魔,最厲害的就是天子魔,所有魔中最厲害的就是天子魔。每一個要成就的人,包括釋迦牟尼佛祂要成就了,天子魔就來干擾。這個天子魔屬於外魔,你自身產生出來的,就是屬於內魔。自身的還是外來的,我們修行也是一樣,所謂本尊有時候是外來的,有時候是自生的。像昨天晚上好了,阿彌陀佛在我眼前站立,那是外來的。到最後阿彌陀佛消失掉,我自己就變成阿彌陀佛。那是自生,那是外生和自生,自己所顯現出來,自己已經變成阿彌陀佛,自己已經跟阿彌陀佛合一了;這樣講得都很深奧的。 

 

  我講一個笑話,小寶講我爸爸是一個船長,所有的船員都會聽我爸爸的話。小華講那又如何,我爸爸是老板,公司的人都要聽我爸爸的話。小英就回答我爸爸才厲害呢,我爸爸叫人坐下,沒有人敢不坐,叫人低頭,沒有人敢抬頭。小寶跟小華很不服氣,問:那你爸爸是做什麼的?小英講:我爸爸是做理髮師。

 

  大部分來講,關於魔的事情非常地深奧,像我們上回傳的伊喜措嘉,祂也要成就以前,也要經過魔的考驗。釋迦牟尼佛一樣也經過天子魔的考驗,密勒日巴也是一樣,天子魔也來考驗祂,在成就以前,都會有很大的考驗出來的。

 

  再講「何時障礙」。三集界時。你們有誰懂什麼叫三集界?有誰懂什麼叫三集界時?上師,什麼叫三集界?法師們?你們查手機是嗎?妳手機上有啊?《道果》下一段會有?那你們知道就好了。我就不用講了。何法障礙,即四種障礙,初集界時,生覺受與苦之障礙。喔,這裡面有了。

 

  中集界時,現身及出言之障礙。後集界時,見地宗趣相轉變之障礙。此等是依據主要大小而言,然有些人於初集界時,亦可能出現見地宗趣轉變等。這很難解釋喔,對不對?就算何法障礙,在三集界產生之障礙,初集界,中集界,後集界的時候產生的障礙。

 

  生覺受與苦之障礙。苦,你禪定的時候,腳會不會蓮花座?會不會金剛跏趺座?會的人舉手。腳長一點就會金剛跏趺座,腳短一點就沒辦法雙盤,而且年紀大的人骨頭太硬,沒辦法雙盤,只好單盤;不管雙盤單盤,你坐久了會不會產生痛苦?那就是障礙,初集界時所產生的障礙,好像你本來想這次打坐半個小時,但你雙盤一下兩隻腳就麻、痠、痛了,這是初集界覺受上之障礙。

 

  再來中集界時,現身及出言之障礙。什麼叫現身?在進入禪定的時候,你會產生一轉感覺:譬如有人整個頭會麻掉,有的人身體像有螞蟻在爬,螞蟻爬滿整個身體,會癢,每個人身體的感覺通通不一樣,這是身體及出言的障礙,有時候你坐了一段時間,你的味覺就沒有了,甚至唾液就沒有了,這時你要出言念咒,念不出來,會產生這種身體跟癌的障礙。

 

  見地宗趣相轉變之障礙,在後集界時,你會看到光,看到本尊,或者你自己感覺到身體變了,也會有障礙,你自己變成像一座喜馬拉雅山,你禪定時,「地」的現象,讓你變得像喜馬拉雅山那麼高;再來有一點,你會覺得自己在宇宙間漂浮;地的障礙,變得像喜馬拉雅山,若你禪定時身體像在虛空間漂浮,那是「風」的障礙;你所有的念頭全部產生出來,布滿整個虛空,所有過去的事情全部湧現,這是「水」障礙;有時感覺全身都是火在燒,全世界都是火,那是「火」的障礙,這四種障礙都會出現。這是見地宗趣相轉變之障礙。

 

  此等是依據主要大小而言,然有些人於初集界時,亦可能出現見地宗趣轉變等。你在初集界時,也有可能見地轉變,你所有的看見都已經出來了。這也是一種障礙。今天講得都是很深奧。

 

  這提到瘟疫的問題,等肺炎的疫情一過,就養出一郡胖子,因為只有吃和睡,大家都變胖。那時候慧君上師就樂了。要嘛餓出一群瘦子,怎麼會餓?沒胃口嘛,每天關在家,你沒有胃口。要嘛憋出一群瘋子,把自己關起來,關久了都會發狂的。要嘛生出一些孩子,因為沒事做,生出孩子。這裡有醫學知識,感染科忙完了,精神科就開始忙了,精神科忙完了,婦產科也開始忙了,婦產科忙完了,小兒科也開始忙了。多年以後小孩子問,為何那麼多人和我同一個月生?爸爸仰頭沉思後,就講:要從一隻蝙蝠說起。其實它講這個,跟我們的《道果》差不多喔,都是彼此之間有根源的。

 

  三歲的兒子突然跑過來,抱著我說:爹地,我好怕殭屍喔!父親就對兒子說:別怕,殭屍不是真的,他們只是一個化妝的人。人去化妝成殭屍。兒子就問:那跟媽一樣嗎?真的,昨天晚上你們那些光頭化妝出來,每一個都很漂亮,我看了都是天仙美女,但是不要被騙了,這妝一洗掉,原形就露出來了。昨天講的笑話。我告訴大家,昨天大家化妝真的很厲害,尤其是女生的化妝,就算再怎麼醜,她都變成仙女。所以我教大家,男的,你在結婚前,要帶你的女朋友去游泳池游泳,這一游泳的話,她就變成素顏,你可以看到她的真面目,這是一點。化妝品也有防水的?那我就沒辦法。第二個,你可以看到你女朋友的曲線,對不對?她平時是穿著衣服跟你約會,你帶她去游泳,她穿游泳衣,那時候她的曲線就完全顯露出來。曲線可以化妝?不行啊,胸部就是這個樣子,臀部就是這個樣子,什麼都可以看得出來。還有一點最重要的,將來你結婚以後,她不會再問你:如果我和你媽媽掉到水裡,你會先救誰?因為她已經學會游泳,就不會問這麼蠢的問題。這是一個重點。

 

  所以很多演員,很多像疫情這個事,很多假新聞,很多的造謠。這個我們不能隨便就相信,就是說,我們必須要知道實情,你一個修行人也不可以造謠,你自己修到什麼程度,你自己知道,你有什麼覺受,你自己知道,那你能夠看到什麼,你自己知道,是不是不會被看到的所迷惑?你如果被看到的所迷惑,你就會進到瘋人院,到精神病院裡去;所以你必須要學習種種破除障礙的方法,你看到什麼,你就跟著它走了,這時你是瘋瘋癲癲的,這就是障礙,人家就把你抓起瘋人院,因為瘋人院裡都是看到的,你是不是能夠自主。能夠不動,而且把它觀破,這是我們在修禪定最重要的一件事。所以修禪定入魔,就是這個樣子。

 

  昨天的笑話再講一遍:情人節到了,老公深情地問老婆:寶貝,情人節我送你什麼好?老婆就很害臊地講:你送什麼我都喜歡。老公就含情脈脈地回:那我送你回娘家好了。過二天再接你回來。你們有沒有聽過,North Korea有一個得到武漢肺炎的人,去泡澡,幹脆把他槍斃了。這是真的嗎?但是也有假新聞。

 

  所以我們修行人要有智慧,保持著非常清明的智慧,屬於如來的智慧,聽到什麼也不動搖,看到什麼也不動搖,能自主,能分析,這個顯出來的相是假的還是真的,必須要這樣子,是真的還是假的,是真的觀?還是假的觀?還是你幻覺所產生出來?還是幻聽?你必須要用你的智慧去分辨,這個就是可以破除障礙。

 

嗡瑪尼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