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講:為所灌頂之壇城安立

第20講:為所灌頂之壇城安立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8月14日美國彩虹雷藏寺週日「不動明王護摩大法會」《道果》>

  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中央大聖不動明王」。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會計師Teresa師姐、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台北市議員闕枚莎代表闕慧玲師姐、天音雅樂合唱團林師姐、陳師姐、陽光舞供團陳師姐、高歡嫻醫師。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唔該!唔該晒!(廣東話:謝謝大家)


  下個禮拜天8月21日下午3點是瑤池金母護摩法會,大家聽清楚,當不當主祈,隨意。

  ◎今天我們是做不動明王的護摩,五佛化為五金剛,八大菩薩化為八大金剛,其中的第一尊,毘盧遮那佛所化身的就是中央大聖不動明王,這一尊是所有明王當中,可以講是最大的一尊;而且這一尊的威力最強,五大明王、八大明王以這一尊為上首。那麼,大幻化網金剛呢?「您不是講那一尊最大嗎?怎麼這一尊又是最大?怎麼兩尊最大?」那不一樣。因為大幻化網金剛是原始佛多傑羌,也就是阿達爾瑪佛普賢王如來所化身的,不動明王是中央毘盧遮那佛所化身。


  在日本東密,這一尊是最被尊崇的,這一尊明王代表著毘盧遮那佛的教化輪,教化輪是管教的,是忿怒相的第一尊。到了日本,到處都是不動明王,而且有自己獨立的廟──不動明王廟。祂的相貌是非常兇惡的,很少看到有這麼兇惡的,可以講也是第一兇惡的。一個眼睛幾乎是閉起來的,一個眼睛是眇目的,上面的牙齒虎牙向下,下面的虎牙向上,都露出來在外面。

  我台灣的家,一打開大門,進去一看,就是中央大聖不動明王供奉在那裡。所以我台灣的家沒有鬧鬼,因為祂比鬼還要兇,祂的長相很兇暴。另外祂的手握著龍盤在上面的寶劍,非常威武,祂的左手拿著兩個印,一個是金剛界印,一個是胎藏界印,手拿兩部印的只有不動明王。

  你看祂的誓願是甚麼?看到我身體的就發菩提心(見我身者發菩提心),聽到我名的斷惡修善(聞我名者斷惡修善),惡就斷掉,惡業就消除掉,善業增長,聽到祂說法就是最大的智慧(聞我說者得大智慧),知道祂的心的即身成佛(知我心者即身成佛)。如果你跟不動明王相應,你知道不動明王的誓願,知道祂的心,你就可以即身成佛。這誓願非常大,「見我身者發菩提心,聞我名者斷惡修善,聞我說者得大智慧,知我心者即身成佛」,這一尊不得了。


  東密的五尊名稱跟藏密的五尊名稱是不一樣的,像藏密的五大明王是喜金剛、密集金剛、勝樂金剛、大威德金剛、大幻化網金剛這五尊;東密的五大金剛就不一樣了,不動明王、軍荼利明王、金剛夜叉明王,另外還有大威德明王、降三世明王。雖然東密的五尊跟藏密的五尊名稱不同,其實是一樣的。因為降三世明王比較少傳,祂的手印是這樣,大威德明王的手印永遠是這樣,不動明王的手印是這樣(師尊示範),不動明王劍印。在東密,祂的「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四縱五橫印,四縱五橫印在我們真佛宗用的非常多。你看師尊每一次用切字(訣),「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自動的手一出去,只要用劍印在加持東西的時候,最後一定會來個四縱五橫印,而且是五次,五次的四縱五橫印。剛剛的四縱五橫印是由不動明王來畫的。剛剛我坐在這邊的時候,不知有幾尊來下降,每下降一尊,身體都有反應的,我不是講不動明王,不動明王所有的童子統統都下降在我身體裡面,一尊一尊下降,數不清的,不動明王的眷屬無數無數的。祂在五大明王跟八大明王當中,是屬於第一尊,最有威力的明王。

  ◎我台灣的家就是一開門進去,第一尊對著門外的就是不動明王。我在西雅圖的家,目前的南山雅舍是鬼屋,每天晚上,我都要幫師母做結界,做結界的時候,西雅圖雷藏寺的那一尊,原始的那一尊,不是藏密的那一尊,牙齒露得很兇,兩隻眼睛很兇瞪你的那一尊,持著寶劍,很威武的不動明王,在師母的房間,這邊有兩個大窗,全部都有不動明王坐在那裡,這也是不動明王,那也是不動明王,沙發的中間,站著一尊很大尊的不動明王,衣櫥間的門口也是不動明王,沐浴的門口也是不動明王,進到師母房間的大門也是不動明王,全部滿滿的,都是不動明王,包括上面也是不動明王,地基也是不動明王,全部安好了。所以每天晚上師母都很好睡。


  我自己沒有安不動明王,我一上床,我也沒有安,我就是修完了法,「嗡」,白光出來,「阿」,紅光出來,「吽」,藍光出來,在虛空中三個光點集合,然後砰打開,像煙火一樣下來,變成蚊帳,這蚊帳是有白色、紅色、藍色三種顏色組成,將我的床包圍住,我就很安穩睡在中間。如果需要再變化也可以,不變化也可以,就是睡在光明的蚊帳裡面。要變化的話就觀想自己變成金剛杵,金剛杵中間有個吽字。或者是你要化成沒有也可以,沒有人睡在床上,「讓」,火昇起來,將自己燒成灰,像火葬一樣,幾分熟呢?當然是well-done,不只是well-done,還要變成灰,將我的身體變成灰;「樣」,一陣風來,將我的這些灰全部吹掉,床上沒有人;「康」,就是虛空,自己就變成虛空,化為沒有了。「嗡阿吽。讓樣康」,就沒有了。

  這也是一種結界,因為你變為虛空,甚麼都不能害你,已經沒有了怎麼害?中國的老子講,「吾之患也,在吾有一個身。」我的過患就是我還有一個身體。(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老子》‧十三章)大家祝師尊身體健康,佛體安康,如果沒有這個體,還有甚麼病?甚麼病也不會有啊!因為有這個身體才有病啊!像牙痛,牙痛不是病,但是痛起來要人命,但是很奇怪,你死了,牙齒都不會蛀牙,活著的時候會蛀牙。


  講一句話,人的身體真的是很dirty,非常骯髒的,甚麼病都有。「醫學那麼發達,甚麼病能夠治?」我問你。甚麼病也不能治。甚麼都是絕症,像癌症,都沒辦法治,像小頭症、茲卡病毒也沒辦法治,超級細菌也沒辦法治,很簡單的一個糖尿病,胰島素缺少,你也沒辦法治。甚麼醫學發達?真的!一天到晚說科學文明,醫學發達,小小糖尿病都沒辦法治。三高你有辦法治?都是沒有藥可以治的,只能夠讓它延長,延長一點,讓它慢一點死,都是這樣而已,很多絕症的。你看,我在台灣的蜂窩性組織炎,我以為這應該很好治吧!?甚麼?醫生第一個恐嚇的是治不好的話要鋸掉的,我一聽,臉都青了。我以為蜂窩性組織炎不過是細菌入侵,馬上很快地可以消滅掉,醫生說沒有,細菌消滅不掉,馬上就要鋸了。很多病都不能治,像有人過敏是一輩子的事,像皮膚過敏,是一輩子的事情,怎麼治都治不好,治了三十幾年、四十幾年、五十幾年。小小一個香港腳,你以為治好了,抹一抹,甚麼都好了,欸?不久之後,你的抵抗力不好了,它又出來了。

  ◎另外一個,身體自律神經失調,很難治的。精神病,你以為有藥可以治嗎?有時候會好,有時候又不好。像小兒麻痺,你能治嗎?也是絕症啊!甚麼都是絕症。醫學發達?這個真的是很糟糕的。不過,真的,講一句老實話,養生養生,其實是養醫生。甚麼養生,養醫生啦!你有病,你就要去看醫生,醫生幫你治,你就要付錢。


  你以為師尊的弟子就不用付錢嗎?我要付給醫院的錢,還是要付錢的。還有一點,你想想看,有腎臟病的,洗腎的,每天要很多時間,幾個小時要躺在醫院裡面洗腎,那只是在拖延啊!洗腎能將病治好嗎?也是治不好。甚麼可以治好?連感冒都治不好。真的!根本在養醫生嘛!當你的身體老化,甚麼病都不能治,視網膜病變,腎臟病變,末梢神經病變,很多種病變,心、肝、脾、肺、腎,血管本來是很柔軟的,年紀大了就變硬了;還有兩個,一個是阻塞了,血液過不去了,你就死了;一個是爆裂,就像水管,每天這樣用了好多年,總有一天,啪!爆裂了,你就死了。我們這裡的醫生很多,醫生自己也會病的,流行性感冒一來,醫生先得到,那些醫生弟子跟我講,他們穿上白色的衣服,戴上口罩,其實身體裡面在發燒,病人來了,他就跟你講:「你一定會好。」然後給你吃藥,他自己也在吃藥,流行性感冒來了,醫生第一個得到。醫生並不是當了醫生,所有細菌都怕他,不可能的啦!中山醫院的「老大」,鄭森隆醫生,他舉例好幾個醫生同伴,都是得癌症死掉的很多。還有些醫生,一面咳嗽,一面幫人家醫病,不談了。


  不動明王很偉大。你們在不動明王護摩祈求不動明王,希望能夠讓大家心想事成,身體健康,資糧俱足,敬愛圓滿。再講《道果》,現在講到「為所灌頂之壇城安立」。在藏密,你要做一個壇城的沙曼陀羅,藏密最喜歡做沙曼陀羅,沙曼陀羅有顏色的規定,長度的規定,尺寸的規定,一個壇城四個門,天圓地方,壇城是四方形,裡面中央是圓形,這是天圓地方,裡面圓的中心是主尊的所在。另外還有很多的副尊在周圍,用線表示出來,用顏色表示出來,將整個沙曼陀羅弄出來。當整個曼陀羅使用完了,是要丟到海裡面,跟流動的水裡面放掉。

  ◎做曼陀羅做甚麼?就是做壇城。但是什麼作用?就是迎請虛空中的本尊降到沙曼陀羅。本來是一般的沙,一般的顏色,很多沙的顏色,還有幾個線條,本尊和幾個護法,還有祂的根源,甚麼都在壇城裡面。唐卡也是一個曼陀羅,用梵字也可以代表,不動明王的種子字就是「泛」,就是「撼」,「撼」跟「泛」是同一個音。像毘盧遮那佛,「嗡。別炸。達都。泛。」也就是「嗡。別炸。達都。撼。」兩個音雖然不一樣,但是是同一個字,這就是「撼」。不動明王心咒的最後一個字,也是「撼」,「藍。撼。」「撼」字就代表毘盧遮那佛,代表不動明王。也有是整個曼陀羅裡面,全部都是梵字,代表著哪一尊。


  我做個比喻,曼陀羅「復分別由彩繪壇城」,彩繪壇城就是有顏色的,像沙曼陀羅,就是彩繪壇城。「婆伽壇城、菩提心壇城、勝義菩提心壇城」,勝義菩提心壇城是最高的。在密教裡面看到「勝義」這兩個字,就是最高的,最無上的,有祂的祕密意在裡面。等於虛空一樣,虛空的壇城。

  ◎昨天晚上,我還講身壇城,身體的壇城。哪一個佛分佈在哪裡,你們知道嗎?觀世音菩薩分佈在哪裡?虛空藏菩薩分佈在哪裡?地藏王菩薩分佈在哪裡?在你身體的哪一個部位?你們如果去檢查一下,都有的。像我昨天比喻的,毘盧遮那佛、阿彌陀佛、阿閦佛、寶生佛、不空成就佛在五輪的中央,其他地方各有八大菩薩,都在你的身體裡面,這叫身壇城。


  「有菩提心壇城、勝義心壇城中得受灌頂」,西藏密宗,在做灌頂的時候,非常的繁複,做完沙曼陀羅至少要一個禮拜,或者是幾天,你做一個沙曼陀羅,然後所有喇嘛開始在沙曼陀羅前面唸經,唸一個禮拜;像是要受摩利支天灌頂,要唸摩利支天咒,而且還要唸《摩利支天經》,整整一個禮拜,一直唸經,一直誦經。誦經做甚麼?誦經獻供,迎請摩利支天智慧本尊,從虛空之中下降到沙曼陀羅接受供養,供養完畢以後,再以法器迎請沙曼陀羅的摩利支天進入法器,再以法器由上師灌頂所有的弟子,上師化身為摩利支天來灌頂你。所以一個灌頂幾乎要半個月、一個月,它有它的儀軌存在。不像我們真佛宗的上師很偉大,說灌頂就灌頂,今天給你甚麼灌頂,不用唸經也不用修法,也不一定要相應,反正幫你灌頂就是了,是茶水灌頂呢?還是衛生紙灌頂呢?其實,灌頂真的不容易的,灌頂就是灌溉你心中佛的種子。像豆豆小姐,她是舞供團的,我有時就說:「豆豆,妳發芽了沒有?」豆豆經過一段時間以後變成豆芽,它已經發芽,還會長出來,變成一棵樹,然後會長出枝,長出樹葉,還會結果。那就不一樣了。這是經過灌頂以後,才會發芽,才會長出來,然後變成一棵樹,還會長出枝,長出葉,還會開花,然後又結果。一樣的道理,是因為灌頂的緣故,使你成長,然後變成佛,在密教裡面,灌頂是非常的重要。


  我們真佛宗的上師,到人家家裡看風水,「你家裡有甚麼缺點…」,大家問了:「上師,那怎麼辦?這缺點怎麼改?」「我馬上幫你改!」眼睛閉下來,張開眼睛:「改好了!」哇!天啊!老子也不敢這樣改,真佛宗的上師實在是…「飛黃騰達」,真的!他可以坐上飛毯在虛空中飛,不得了。你老子還沒有坐飛毯,你已經坐飛毯了,你老子改風水,還是要稍微動一動,我不敢大動。我不敢這樣浪費大家的金錢。但是,我總有辦法,幫你動一動,改一改,床鋪移一移,動一動你的書桌,爐灶改一下方向,另外你的擺設,幫你改一下,門或者是窗子哪一個要封起來,哪一個窗子要留下,哪一個門要移一下,都會幫你改。我不知道這位上師是哪裡來的,真的,眼睛一閉,一張開:「改好了!」風水沒有這樣改的,有很多規矩。很多上師,最後都變得好厲害,現在已經都在雲端上了,不得了。

 

  ◎現在真佛宗的上師最厲害,像我,我都沒那麼厲害。你看,有幾尊佛菩薩進到我的身體,我的身體都會震動,今天就有很多尊,但是師尊有沒有看清楚,根本不理會,你進來就進來,你要走就走,我也不用去看祂。來就來,沒有來就沒有來,今天哪一尊來,明天哪一尊來,後天哪一尊來,我告訴你,看太多了,眼睛都茫然了,你眼睛有毛病,你才會看到啊!像師尊,也不講太多,當然,真實感應的,稍微提一下,有時候連提都不提,因為那算甚麼?沒啥!不算甚麼的,只要你修行相應,你看到甚麼,見到甚麼,沒啥!啥玩意?真的!迷那些笨蛋弟子可以,迷我這根本上師是迷不了。沒甚麼了不起,告訴你,看到甚麼是沒有用的,你能夠了生脫死最重要;你有沒有成佛的把握,這最重要。

  ◎在這些壇城中得到灌頂,「依次清淨身」,將自己的身體清淨,你身口意清淨了沒有?這一點最重要。


  看到甚麼是沒有用的。你的嘴巴乾淨不乾淨,你的嘴巴不乾淨有甚麼用,你的意念乾淨不乾淨,你的意念很髒有甚麼用,你身體乾淨不乾淨啊!「我每天洗澡,當然乾淨」,甚麼乾淨?那是表面上的乾淨,那是你身體肉身的乾淨,應該是你心靈的乾淨,身口意都要乾淨。

  ◎「依次清淨身、語、意,及其三者究竟之垢染」。既然你有汙穢在你身上,你看見的是甚麼?鬼,鬼最容易看見,鬼也會變化,你不要被鬼矇了眼。像那些乩童說,「我是玉皇大帝」,玉皇大帝降在身上,戴通天冠,拿著奏版,「我是玉皇大帝」,天啊!原來是樹鬼來變的,挺得很直,是一棵樹降在一個人身上,你看到玉皇大帝,這玉皇大帝是樹鬼來變的。


  你看到了,「哇!我看到觀世音菩薩」,是女鬼來變的。「我看到啦!看到七爺,好高好高的…」,是吊死鬼來變的。「我看到閻羅王,滿臉都是黑的…」,是腫脹鬼來變的。看到甚麼都沒有用的,你身口意有沒有清淨?問你,這才是佛法。看到甚麼不是佛法,身、口,你每天開口罵人,批評東,批評西、罵人、講髒話,你嘴巴不乾淨,語不清淨,這是究竟的垢染,汙染了你,真的很慘的。


  我們難免火氣會大,這裡有一個笑話。小花到泰國旅遊,第一件事情就是買椰子水來喝,因為台灣的椰子汁太貴了,店門口的招牌寫著:「冰涼椰子汁,泰幣25銖」,小花心想,太便宜了,就買了三個,一口氣喝下去。導遊從她身邊走過去,告訴她:「少喝一些,當心椰子越喝火氣越大。」小花心裡想:「我聽你在胡說八道」這時候她沿著商店街往前走,第一家店椰子水25銖,第二家店椰子水20銖,第三家店椰子水15銖,第四家店椰子水10銖,第五家開幕大優待,椰子水5銖,果然火氣越來越大!真的!師尊有時想想事情,火氣很大,我也不喝椰子水,自然消火,心靜自然涼,不理啦!不理就甚麼都沒有關係,由他去,甚麼都不理。


  這裡的笑話,有些是屬於讓大家猜的,為什麼大部分的佛教徒都住在北半球?其實,佛教徒大部分都住在南半球比較多吧!或者是中半球,答案是:「南無阿彌陀佛。」有兩個人掉到陷阱裡,死的人叫死人,活人叫甚麼?活人叫「救命」啊!這是腦筋急轉彎。有一個胖子,從高樓跳下去,結果變成甚麼?死胖子。


  《金剛經》裡面有寫到:「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那麼,你得的是甚麼心?有一個出家人,他專門研究《金剛經》,不知抄了幾萬冊,挑在肩膀上,他遇到一個老太婆,老太婆問他:「挑的是甚麼?」他說是《金剛經》,「那我問你一句《金剛經》裡面的話: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你得的是甚麼心?你講得出來,點心就免費給你吃。」對不對?老太婆說:「我煮的點心就給你吃,你講不出來,我點心抬了就走。」他抄了幾萬冊的《金剛經》,居然答不出來。他追著老太婆說:「到底得的是甚麼心啊?」「無所得心啊!你不會?無所得啊!」

  ◎《金剛經》裡面既是講這三個字「無所得」,無所得是甚麼?你不能得到甚麼。當你清淨了你自己的身口意,你會懂得無所得,你還在求甚麼?不用求了嘛!師尊身心康泰,為什麼身心康泰,我管你是甚麼,我甚麼也不管的。真佛宗,我才不管呢!關我甚麼事?真佛宗真的關我甚麼事,真佛宗只是一個名而已,我也不想它會永垂不朽,流芳百世。


  既然我連真佛宗都不管了,我還管你甚麼上師啊?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統統不管,甚麼都沒有,甚麼都沒有就乾淨了;你甚麼都管,上師所做的,或者是弘法人員所做的,烏七八糟的那些事情拿來管,不是往臉上貼屎嗎?我們臉上要貼金啊!不是要貼大便。要身口意清淨,最重要,你的嘴巴老是罵人,批評人,不對的,不可以。


  布跟紙最怕的是甚麼?布(不)怕一萬,紙(只)怕萬一,這是腦筋急轉彎。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零,哪個數字最勤勞,哪個數字最懶惰?一最懶惰,二最勤勞。為什麼?一不做,二不休。不休當然是最勤勞。我們要學習做一個很勤勞的人,每天修法,依次將身、語、意這三個究竟的汙穢汙染清除掉,清除乾淨,這是最重要的。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