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講:除掉所有業障 接受甘露灌頂 能速生禪定

第28講:除掉所有業障 接受甘露灌頂 能速生禪定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9月17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準提佛母本尊法」《道果》>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準提佛母」。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駐瑞典代表處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 師姐、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會計師Teresa師姐、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台灣陽光舞供團所有團員、莊駿耀醫師,還有很多遺漏的貴賓。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唔該!唔該晒!(廣東話:謝謝大家)好像有幾位是從香港來的?有嗎?有些是大法會過了再過來的。謝謝你們!

  ◎我們今天修的是準提佛母本尊法。我常常跟大家講,準提佛母法是普方上師傳給我的。

  祂傳給我很多的法,我都放在家裡,放在現在的南山雅舍裡面,包括騎龍白財神法,也是普方上師傳的。我常聽祂唸:「稽首皈依蘇悉地,敬禮佛母大準提」,稽首就是合掌頂禮;皈依就是皈依;蘇悉地是一本經典──《蘇悉地經》,《蘇悉地經》裡面談到的都是戒律。當初,阿難問佛,其他的聲聞問佛:「佛滅後,以何為師?」佛的回答是:「以戒為師。」所以普方上師唸的第一句,也就是:「稽首皈依蘇悉地」,也就是佛滅後,《蘇悉地經》就是戒律,以戒律為師。


  之後,在修準提佛母法的時候,普方上師就教:「稽首皈依蘇悉地,敬禮佛母大準提」,意思就是「稽首皈依《蘇悉地經》,敬禮佛母大準提」。佛母大準提,祂的金剛號就是「清淨金剛」,非常清淨的金剛。準提佛母有十八隻手,千手觀音有一千隻手、無量的手,祂也不是四臂觀音,四臂觀音只有四臂,祂有十八臂。最早的時候有提過七俱胝佛母,也就是準提佛母,意思就是有七億的佛,是因為修準提佛母而出生。普方上師主要的法檯就是在台北的社子島,那裡建了一個總持寺,因為祂的手印是總持印,也是準提佛母的印,又叫做總持印,所以建了一個總持寺。我記得總持寺的牆上有很多的準提佛母,跟我們北加州尊勝雷藏寺牆上也有很多的尊勝佛母,一尊一尊的尊勝佛母,總持寺的牆上一樣的,一尊一尊的準提佛母。普方上師主修準提佛母。普方上師有教導我準提佛母法。所以我就將準提佛母列在我們的八大本尊之一,這是普方上師的原因。因為祂有直接的教導。我到美國來的時候,祂還寄錄音帶給我,那時候是卡帶;由祂來講,講了以後,祂寄錄音帶給我,那時候是一捲一捲的錄音帶,包括百字明咒。那時候我在美國,就是在巴拉,我還很記得,「麻哈巴拉耶」(大力金剛咒),祂經常寄祂說法的帶子給我。祂也是一位我皈依的上師。


  有時候,想想自己的師父,覺得內心感觸非常的多。

  ◎我在顯教最主要皈依的師父,依次第來講,第一個就是印順導師,我皈依印順導師的地點是在台中佛教蓮社;第二個皈依的是樂果法師,樂果法師是香港人,然後到台灣來,在埔里,就在中台禪寺的附近,他有一個佛光寺,是樂果法師的道場。有一次,樂果法師去到沙鹿,我是在沙鹿一個比丘尼的寺廟皈依樂果法師的,以後他就到埔里佛光寺,祂經常一個人香港、台灣這樣飛來飛去。很早以前,祂當居士的時候,祂專門講《金剛經》。第三個皈依的,就是在日月潭皈依的,道安法師。日月潭的哪裡?玄奘寺。


  那時候,道安法師任中國佛教會的理事長,祂到南投日月潭玄奘寺的時候,我到那裡皈依祂的,這是我三個顯教的主要師父。我受菩薩戒是在南投的碧山岩寺,受戒的三個法師很有名的,一個就是慧三老法師;一個是香港的覺光老法師。其實我是記得,突然之間會忘掉,突然之間又會想起,七十歲就是偶爾遺忘。我有三個戒師:賢頓、慧三、覺光,覺光是香港人,近幾年才圓寂的。覺光法師曾在西雅圖的Mercer Island買了一棟房子,我有去拜訪過他,我說我是他的戒弟子,他送我兩個花瓶,現在在南山雅舍,他來過我們西雅圖雷藏寺,那時候還在蓋。好像蓮火上師也有去?你們三個都去啊?那時候就是去拜訪覺光老法師,他是我的戒師父,受戒的師父。想起這些師父,他們都離開人間了。還有四個主要藏密的師父,也都離開了,離開這個人世間。剩下老子,我稱自己為老子,我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會離開。

  ◎目前,我現在的狀況是希望與世無爭,不再爭甚麼,甚麼都不爭。沒有一樣是真實的,人走了,沒有一樣東西能夠拿得走。每一個人都知道,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但是就是看不開,還是在爭,還是在賺錢,明明知道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到了老子這把年紀,我是希望與世無爭,大家不要找我麻煩已經很好了。我每天晚上上了床,蒙著棉被,睡一個很好的覺,很輕鬆。像昨天晚上,我跟瑤池金母在一起,多好!在睡夢之中,出了元神,跟瑤池金母在一起,瑤池金母還叫我:「欸?這朵白色的蓮花,您上去看看。」我眼睛一閉,一運神力,居然能夠飛起來,站在白色的蓮花上面,樂不可支啊!在人間,我可以離地飛行,離開這地面,這樣的一直在神行,飛來飛去,哇!好快樂!當我神行回來的時候,眼睛一張,天啊!八點了。今天早上,師母七點半來叫我,她說她將我的手臂拉直,一直在手上摩摩摩,看看會不會醒過來,七點半耶!我沒有醒過來,她怎麼摩,我不知道。然後到了八點,我醒過來的時候,她說她有來摩我的手,拉我的手,看看會不會醒,但是拉不醒!真正快樂的時光就在那裡,怎麼可以讓妳拉醒?對不對?拉不醒,她也不怕。因為她聽到我呼吸的聲音。所以但求一夜好眠,與世無爭,我不再管人間的事。不要再跟我找麻煩,我不想跟人家爭甚麼,你要甚麼,我統統都給你,我不想要跟人家爭甚麼。像我這樣的老子,已經沒有格鬥的力量,不想跟人家在那邊拚啊!打啊!或者是起糾紛,我一點都不想。總之,你來求甚麼,我就給你甚麼,就是這樣。我的人生到這裡,看淡了。叫你看開看開,你還是看不開。為什麼看不開?因為你長了鬥雞眼,當然看不開。懷緬過去的師父,我都是很恭敬他們,每個人都有傳我東西,師父都很好。雖然,我被印順導師寫過一本書罵我,他將我批評得很厲害;印順導師雖然他年紀很大了,個性還是很強,只要有人寫文章罵他,他一定反擊他的,一定罵回去。直到九十幾歲,台灣有個正覺學會,就是罵印順導師的,因為印順導師是中觀,正覺是唯識派,唯識罵中觀是經常有的。中觀也罵唯識,唯識也罵中觀。他批評印順導師,印順導師都沒有回應。我看他那時候也是與世無爭了,他都沒有回話。本來,我想幫他回話,我想老人家都沒有回話,我幫師父回話也不好,我也沒有幫師父的忙,很多事情是這樣的。那時候,我沒有照相機;到現在,我也一直沒有照相機,都是別人幫我照相。我從來沒有拿照相機來跟人家照相。我跟印順導師那麼多年,我們住隔壁,一面牆而已,居然連一張照片都沒有。我帶我的弟子去拜見印順導師,他們也不懂幫我跟印順導師照張照片。倒是師母去拜訪印順導師的時候,慈濟幫她照了張照片。師母有跟印順導師照了照片,我反而沒有。師母又不是印順導師的弟子,對不對?但是,妳是樂果法師的弟子,我記得她的法號叫「道花」,台語叫做「豆花」;我是「道彥」。我在印順導師那邊是慧彥,取這個彥字,勝彥的彥;在樂果法師那裡叫道彥;在普方上師那裡,我叫圓池,圓滿的圓,水池的池。這些都是師父取的號。

  ◎今天再談談《道果》,我唸一段:「『六教授』乃為能速生禪定,離捨過患,得其利益而設,只要是以『見』、『修』(靜慮)二者為根本,各配『除毒』、『受甘露』、『決斷』三類成六」。「見、修、行、證」經常在佛教裡面聽到的,「見」就是見地,「修」就是修行,「行」就是去做,「證」就是證明,再配上「除毒」、「受甘露」、「決斷」三類。


  這裡的決斷,講的應該是立斷,就是澈卻;受甘露,應該是如來,像藥師如來本身的甘露,祂持著甘露瓶,阿彌陀佛是甘露王如來;除毒呢?就是將不好的習性除掉;「見、修」兩個字,括弧靜慮,靜慮也就是禪定,禪定的一種。禪定的意思就是入三昧地。


  由六種教授除掉所有的業障,接受甘露的灌頂,然後做出澈卻,能夠一下子立斷,將這些不好的東西斷除;離捨過患,離開過患捨其過患,這樣能速生禪定,禪定就是三昧地。

  ◎三昧地是很難講的,一般來講,甚麼是三昧地?在中觀派講起來,不鬆也不緊,恰到好處就是三昧地;也就是在睡覺跟醒的中間。清醒就不是禪定;睡著了,當然也不是禪定;在夢跟醒之間就是禪定。中觀的意思就是不偏於緊,也不偏於鬆,不偏於善,也不偏於惡,甚麼都是在中間的,這是中觀的思想。到了你能用中觀思想的時候,你就能夠入三昧地。這是龍樹菩薩講的,龍樹、提婆代表中觀;無著、世親代表唯識。那麼,甚麼是唯識?從眼、耳、鼻、舌、身、意,還有綜合起來的叫做意根,第七識,當進入到最深、最微細的意識裡面,尋找到你的如來藏,佛的種子叫做如來藏,這種方法就是佛教的唯識。


  現在佛教剩下兩大宗派,一個是中觀,一個是唯識,中觀又分成很多派別,唯識一樣分成很多派別。依照這兩個派別,深入三昧地,這種靜慮在佛教是最重要的。在宗喀巴的論當中,修密法有三個很大的成就,一個是持明成就,你一直持咒,持很多的咒,持到顯現光明,叫做持明成就。一個是護摩成就,你一直做供養,供養到你的身口意完全清淨;將自己的身口意完全供養如來,供養到你的身口意清淨、放光,這就是護摩成就、供養成就。第三個最大的成就,就是一般佛教,所有到最終,最高的成就的三昧地成就,這就是禪定的成就。這一小段就是講「見地、修行」(靜慮),配上「除毒」、「受甘露」、「決斷」三類,這樣的傳授能夠很快地產生三昧地,就是禪定,捨離種種的過患。


  跟大家講笑話吧!男朋友喝醉了,聽說醉了以後都會講實話。於是,女的就問男朋友:「以後有錢了,你會幹嘛?」男友喝醉了,他就回答:「要娶五個老婆。」女朋友火大了:「為什麼不學韋小寶,娶七個回來呢?」男朋友說:「太累了,我需要週休二日。」他要週休二日,所以娶五個。師尊在修行當中,沒有休息過,連一天都沒有休息過,我最恆常持久的就是我的寫作,除了蜂窩性組織炎的時候沒有寫,那時候不能寫,為什麼不能寫?因為昏迷呀!有兩個月的時間不能寫,現在還是每天寫,我每天修行啊!

  ◎要知道學佛法有幾個次第,大家都知道的,先修「資糧道」,再修「加行道」,到了有一天,你開悟了(「見道」),開悟不是成佛,是開悟了再起修啊!開悟了就要開始修行啊!開始「修道」了,修道以後到最高境界,就叫做「究竟道」,這是一個次第。「資糧道」,甚麼叫做資糧道?行善,就是資糧道,做善事就是資糧道;像慈濟在做的就是資糧道。再來是「加行道」,你有了見地,就要開始修加行,在密教裡面修大禮拜法、大供養法、四皈依法、生菩提心的法,還要修懺悔法、六加行,還有上師相應法,這都是在加行道裡面,都是應該要修的。上師相應法、懺悔法、大禮拜法、大供養法、四皈依法、生菩提心法等種種,六加行、四加行都要修,這就屬於加行道。修到最後,你終於看見了佛性(「見道」),就是你明心了,你已經知道了這世間是怎麼回事,這時悟後起修,你開悟了,開始要「修道」,悟後不是成佛,是悟後起修。修行是這樣的,沒有休息的,沒有甚麼週休二日,天天一樣都要修的。


  幼稚園裡面的小朋友問老師:「這世上有鬼嗎?」老師正在想如何回答的時候,小明搶著回答:「當然有。」這時候全班的小朋友目光都轉向小明,老師也很懷疑的問小明:「你怎麼那麼確定有鬼?」小明慢慢地講:「我爸爸就是,因為我媽媽常常叫他死鬼。」鬼是讓你看不見的,跟佛菩薩一樣。你如果懂,佛,你是看不見的;菩薩,也是看不見的;聲聞,你也看不見;緣覺,你也看不見;四聖道你都看不見;再來,是天,你也看不見,無色界天、色界天、欲界天,所有的天神,你都看不見;再來,人道你就看得見;但是阿修羅道,你就看不見。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欸?畜生道看得見,像是你到閃米密西湖,你就看到鴨子走路,那是畜生道。佛教裡面有講,不需要你看得見或看不見,在你的心理上,如果你產生貪念,地獄道就出來了,只要有貪心,地獄道就是你將來的去處;只要你經常忿怒,餓鬼道就出來了;只要你很無明很愚癡,很簡單的,畜生道就出來了。隨你的心變化所有,四聖六凡十法界都在你的意念跟心裡面。佛教是講唯心,唯識、唯心,主要就是這個道理;四聖六凡十法界都在你的心裡面。你心裡面有鬼,鬼就在你心裡面,還有鬼趣。甚麼是鬼?人死後剩下來的氣就是鬼。是的,有鬼。鬼也會影響人,人也會影響鬼。不是沒有鬼,是有的。所以泰國人養小鬼,你到泰國、東南亞,很多人養小鬼,希望這些鬼來幫助他,這叫做用鬼。以前道家的師父教過我如何用鬼,師尊跟鬼也是很親近的,但是最近,南山雅舍沒有鬼,因為被不動明王,後面那一尊不動明王,全部趕走。我每天請不動明王站在我的大門,站在所有的窗子,所有的窗子都佈滿不動明王,所有的分身,不動明王守護家宅,所有的鬼全部去除乾淨,不讓祂們隨便進來。以前都是讓祂們隨便來去,所以家裡鬼很多,但是也相安無事,現在將祂們全部清理乾淨。鬼也是會影響人的,因為,如果你的氣不夠,祂會影響你。

  ◎如果你將不動明王,或者是如我所講的,將這次法會的大力金剛請回去,你將大力金剛觀想在你的大門口,唸大力金剛咒,觀想祂就站立在你的大門口,站立在所有的窗子,像這裡有三個門,統統都是大力金剛,這裡也有兩個門,也是大力金剛,外面的窗子,每一個都是大力金剛站在那裡,這個廟就清淨了。只要你唸祂的咒,一個個將祂觀想安在門上、窗子上,家裡就會變清淨。


  告訴大家這個方法,因為我們發覺有鬼。用鬼,是專門祭拜鬼,你一祭拜鬼,鬼一定來的啦!你為什麼要祭拜鬼呢?鬼是最低層的,所有靈氣當中最低的,除了三惡道以外,最低的那一層就是鬼,你不祭拜祂,祂都來找你了,你一祭拜祂,祂更是來找你。但是,你祭拜祂有沒有好處?你常常恭敬鬼、祭拜鬼,這叫做用鬼,會有好處,你在生的時候會發達,會發財,會成大名,你要甚麼會有甚麼,這是鬼供應給你。因為你供養祂,祂就供應給你。但是,有一天,你懶了,你不供養祂,鬼會反咬反噬,就是會反咬你。或者是你的身體氣弱的時候,祂一定反咬你。這是比較麻煩一點。早期,我有教大家荼吉尼法,那個發願是怎麼發願?「我為了賺大錢,為了得到很高的名位,為了榮華富貴,我供養你荼吉尼。」荼吉尼是鬼的一種,「你讓我發財,讓我得到名位,我死後,身體就送給你,我的肉體全部給你吃。」給鬼吃,要這樣發願的。所以很不好供養,你稍微懶一點供養,你就會遭殃。


  在路邊遇見一隻狗,我蹲下來問牠:「我今年的運勢如何?」這狗考慮了一下,說:「汪(旺)!」這叫做順勢,在你運氣不好的時候,你遇到一條狗,你就問牠:「我將來運勢如何?」牠就對你:「汪汪(旺旺)!」一定旺的,這叫做順勢。「我將來做甚麼好呢?」你去問貓,貓就會跟你:「喵!」「喔!要蓋廟蓋廟!」這叫順勢。這也是一個笑話。有一天,我托著老婆的下巴,凝視她的臉,老公對老婆講:「妳這張臉我怎麼看都不會膩。」老婆有些害臊:「討厭!為什麼?」老公就講:「妳沒聽過嗎?肥而不膩。」這很欺負人。

  ◎《道果》裡面所提到的除毒,毒就是人的習性。人的習性與生俱來,我們以前學《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我覺得這句話講得不太對,不過,不管怎麼樣性本善,到最後都變了。但是,經過一段修行以後,你會在禪定裡面產生很大的智慧,得到如來的智慧,你就將原來的這些習性去除掉,這就是除毒。


  很簡單講,師尊是不問貓的,我沒有問過貓,所以我不蓋廟;我沒有問過狗,所以我不一定會旺。其實,只要自己能夠修行成就,然後也引導一些人修行成就,那就很好了,就已經很滿足了。所以我也不要旺。我好像在新書裡面有寫到:「請大家不要供養師尊。」不必要啦!大家不用供養師尊,師尊已經夠了,你們不要再供養我,我在很早以前就寫過這篇文章,很早很早以前。但是,大家還是要供養師尊。我這次好像又提到「請大家不要供養師尊」,因為老子對錢也沒也甚麼太大的欲望,沒有吸引力了。雖然,我有時候會講我有幾塊黃金,好像台灣地震的時候,震到別人家裡,颱風來了,颳風,房子沒有了,屋頂沒有了,保險箱也跑到別人家裡,我始終會講一些笑話,請大家回家將保險箱拴緊一點,讓它不要移動,我會講一些笑話給大家聽。不過,講實在話,錢財對我來講,真的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存起來,有些是因為老了需要用到錢,將來進老人院要請一些看護,必須要用到錢;存一些錢,可以老了時候用,其他也不用。真的,我也不要房子,已經有房子住了,還要甚麼房子?不需要,那就是一個小的悟境,已經將這個看開;一個很小的悟境而已,也算是將這個「毒」除掉,就是除毒嘛!


  有一天,老婆跟老公抱怨:「老公,人家說女人的肌膚在40歲以前像彈簧床,」有彈性,「40歲以後就變成榻榻米。」比較硬,「你覺得我的皮膚像彈簧床,還是榻榻米?」老公淡淡地回答,說:「你的是彈簧床,只不過是彈簧壞了。」年紀是騙不了人的。真的,我得了蜂窩性組織炎以後,我覺得我以前常常講我是17歲,過一年27歲,還很年輕啊!但是脖子上的皺紋騙不了人,脖子上的皺紋會增加,臉上的皺紋也會增加,再怎麼樣也青春不起來。雖然有修行,比一般沒有修行的顯得年輕一點。但是,事實上,也是老了。所以當老的時候,突然之間這裡病那裡病,不是上面病就是下面病,不是左邊病就是右邊病,不然,腰也病,肩膀也病,手指也麻掉了,或是怎麼樣,沒有像年輕人那麼靈活。以前小時候跑100公尺,很快,10幾秒,11秒、12秒,哇!一下子就到了。現在跑100公尺看看,十幾秒跑得到嗎?我講我年輕啊!以前,我們在台灣的時候,還沒有甚麼叫做人行道,有柏油路已經很好,沒有紅綠燈的,車子遠遠來,我看,我速度很快,可以勝過那車,我就跑過去。在美國,有一次,走路的時候,看到車子來,以我跑100公尺的速度一下子就會跑過去,當車子過來的時候,我開始跑,欸?不得了,腳遲鈍了,跑起來沒那麼快,計算就錯誤了,眼睛看著車子,要超過車子跑過去,其實,不一定跑得過去。所以要小心一點,現在過馬路都要很謹慎,在美國不像在台灣,高速公路也跑過去。記得以前有一批台灣人來,他們在美國高速公路上跑步,他們想從這裡過去比較快,不要繞到很遠的地方再轉一圈,買了東西以後,看到車子來,「欸?我們速度比較快。」一大堆人,十幾個人一起跑,曾經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現在比較少。


  想想,老,是苦的一種,我來美國前七年,七年統統沒感冒,連一個感冒都沒有。我住在巴拉三年,然後到這邊來三年,到第四年,拿到公民後,我才回台灣,七年之內,我一點感冒都沒有,一次感冒都沒有。這不用鼓掌,那是30幾歲到40出頭的那一段時光,身體很強壯,現在不行啊!很多法師都感冒了,有一個法師幫我磨墨,我畫畫的時候,我在那邊畫,有一天,我看到他戴口罩,我問他:「你感冒了嗎?」他說:「我感冒了。」「你感冒多久了?」「我最嚴重的時候就會戴口罩。」他已經感冒一個禮拜,都沒有戴口罩,只有那一天戴口罩。我想:「哎呀~我完了。」當天晚上我就感冒,我被他攻擊空襲了7天,我終於感冒了。現在,我已經感冒一個禮拜了,現在不會傳染了。年紀大了,人家感冒,很容易就跟著感冒。年輕的時候,哪裡怕甚麼感冒?甚麼都不怕,老了就輸了。


  這是最後一個笑話吧!經過研究發現,改善視力最好的方式就是結婚。結婚怎麼會改善視力呢?因為大部分的人都說:「婚後你就可以看清楚對方。」告訴大家,人是不容易看清楚的,真的是不容易的。密教裡面有講,師父要看弟子看3年才收他為弟子,弟子要看師父也要看3年,才去皈依他,這樣比較保險一點。事實上,我認為也不保險,不一定,你看他10年你都看不出來。

  ◎有時候你看他20年,20年的好朋友,最後終於分手。甚麼原因?財是第一位,為了錢財,20年的好朋友都會分手。所以我常常講一句話,好朋友不要合夥,合夥賺了錢分不均勻就一定會吵。輸了錢更慘,輸了錢,大家都不甘願,更會分手。賺了錢分不均勻也會分手。如何不分手?不要合夥。合夥往往變成這樣,因為「錢」這個字太迷惑人了,只要離開了錢,不受錢的迷惑,你就很超然。要除掉這個毒,必須要將自己的習性慢慢調整,成為一個真正的行者。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