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禪定由最粗到最細的過程
禪定由最粗到最細的過程
  有關禪定的知識,以前在書裡和說法當中都已有很多次的開示。大部分來講,最好的姿勢當然是坐姿,最標準坐姿就是「毘盧七支坐」。在「無上密及大手印」書中已講得非常清楚,其中關係到「單盤」、「雙盤」和「如意坐」。如意坐是說你沒辦法雙盤也沒辦法單盤時,那就坐如意坐。大部分是身體有病,或年紀已大,腳骨頭沒辦法彎曲,那時才坐如意坐。一般能坐雙盤就坐雙盤,能坐單盤就坐單盤。
  單盤和雙盤也是有規定的,就是雙盤時兩膝蓋要盡量接近,也就是範圍縮小,即你坐的姿勢,腳盤起來時範圍比較小。單盤的話就好像「一字」,是兩個膝蓋疊形成「一」字,前面看起來是「一」,從上面看也是「一」。一般來講單盤、雙盤、如意坐都要有坐墊,以高度四吋最合宜,這是屬於坐姿的規矩。像「毘盧七支坐」,肩膀一定要平,腰一定要直,不能駝背也不能仰,不能彎,且一定要坐正,這樣中脈才會直,不管單盤、雙盤、如意坐,中脈都是直起來的。
  在禪定中有沒有入定自己最清楚,不用師尊講。問你們有沒有入定?回答是「好像有,好像沒有」,這就不對了,「入不入定」、「有沒有產生定的境界出來」自己最清楚。你如一直在睡覺,根本是從開始一直到師尊搖鈴時你都不醒人事,一定是睡著,那一定是沒有入定。東搖西搖經常這樣的釣魚,你的脈一定不直。一定不能搖也不能釣魚的。
  「定境」是怎麼回事呢?簡單做一個比喻,好像一條船從深山溪谷的地方,水流很急,船一直順流而下到海,海面風平浪靜。船從急流中突然間到了風平浪靜的海面上的這個過程,就是產生「定境」,那只是一個開始。禪定是有階段的,有「最初的定」、「中等的定」到「最深的定」,到「最深定境」時就等於是在一片空曠很平靜湖海,當你這條船進入湖海之中是很平穩很微細的。所以我們說,開始入定時是很粗糙的,再來就比較細一點,到最後就變成最細的,他有他的階段你要分出來。好像是船從深山急流中下來速度很快,那時就是粗的,到了比較大的河流就是細的,再進入風平浪靜的湖海時就算是最細的。從河口進入到風平浪靜的海的過程,當越過這段時你自己可以感覺到,這叫「覺受」。
  所以在你產生定境時就是在「粗的」、「細的」、「最細的」,這種階段當中你自己可以覺受出來。如果你在修定過程當中,迷迷糊糊的什麼都不知道,師尊講「入三摩地」的時候你就開始這樣子(示範動作),搖鈴時就醒過來,到底做了什麼不知道,或者是在坐禪尚在定中,一直沒有轉變過程,這都不是在入定。
  什麼是「轉變過程」?即本來是很急的,忽然間變成開闊了。這也就是我形容從「最粗的定」到「最細的定」。到「最細的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會感覺到,本來是很亂很急,到最後變成非常開闊、很平靜的這種轉換階段,就表示你已產生「最初的定境」出來。
  我們禪定時姿態一定要擺好,雙盤、單盤。如年輕的話雙盤坐不來也一定要單盤,年紀大了沒辦法單盤、雙盤可用如意坐。不管單盤、雙盤或如意坐,要有坐墊,最好是四吋高的。我們學禪定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也就是你要做好禪定一定要把姿勢講求好。有很多禪定到很高深時,不管擺什麼姿勢都可以入定:走路也可以入定,睡覺也可以入定,坐著也可以入定,行、住、坐、臥都可以入定。也就是你平常修練夠了,就是你走路的時候也可以入於禪定,這只是一個方法。禪定過程我已講很清楚了,從最初的到最細的,當中有階段的,你自己要去體會出來。
  我們修「止觀」,「止觀雙運」就是要把念頭止住,止不住就要用觀,觀了一段時間又要止。所以要先止後觀,都是有方法的。不管「大止觀」或「小止觀」,「止觀雙運」必須要這樣慢慢去摸出來。一定要功夫到,不能一禪定就打瞌睡,一搖鈴就醒了。每次都是這樣子的話,不如去床上睡覺,因這樣是不會有進步的。所以姿態先擺好,講求一切動作很標準,再訓練止觀和你的觀想配合呼吸,慢慢由最粗的到最細的。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三年七月廿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