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對治
對治
  今天跟大家談對治的事情。我們曉得戒、定、慧是對治貪、瞋、痴:那我們每天在這裡修法是對治什麼?其實,每一個修法的項目也都是為了對治。你假如不仔細體會,是沒有辦法明白:但假如你仔細體會,就可以知道。
  像我們在做召請,是對治什麼?是對治你自己跟佛沒有很親近,因為佛離你離得很遠,所以,才要召請,這是對治你自己跟佛沒有很親近。假如,你跟佛很親近,你就不須要召請。
  再說呢,我們為什麼要觀空?就是要對治你自己不空,你根本沒有空,所以才要觀空。假如,你已經空了,就不須要觀空。
  那麼,這個壇城,在這裡做什麼呢?是對治你自己的不淨,不乾淨。壇城的莊嚴,就是要你清淨。假如,你的身體清淨,就不須要壇城,這個都是有相關的。
  那麼,為什麼要三光加被呢?因為你的身體沒有光明:心氣不平,才要三光加被。假如,你自已身體已經心氣都很平,有光,不須要三光加被,所以,這三光加被是要對治你的身體沒有光。
  這個都是對治,壇城、佛菩薩的放光、召請、觀空,完全是在做對治的功夫。所以,我們每一次要修法都是在做對治。
  像要觀想種子字,為什麼要教你觀想種子字呢?就是要對治你的因地不真,所以,觀想種子字就可以使因地變真。我們每天晚上在這邊做功課,完全是在做對治的工作。我們只曉得戒、定、慧對治貪、瞋、痴;不曉得,我們每天在這邊修行,做功課是為了對治,一樣一樣都是對治。
  你跟佛沒有很親,只有在修行時候,才把佛召請來,假如你跟佛很親,你自己本身已經是佛,何須召請?就不用召請。你身體已徑有光,何須三光加被?你自己已經非常清淨,何須壇城?這個完全就是在對治上下功夫。
  所以,你已經成就本尊,有大成就了,事實上,你的一言一行都是在修法,你就可以不必修法。你已經是本尊,是佛,你就可以不必修法。因此,真正的成就者,到了無修、無證,他不必再修了,無修,他也不必再證明,因為他本身就是證明,他本身的一言一行都是在修,叫做「無修無證」。
  這樣子聽起來就很簡單明瞭。能夠時時在修行之中,時時都是本尊的,就是開悟者。真正你成就了,就不用對治。還是在修做對治功夫的,那是在行大手印之中,而非成就大手印。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年十月卅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