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談病
談病
  今天要跟大家稍微簡單談一下「病」,其實,病有兩種,一種是身體上的病,身體上的病還有藥可以治,如果心靈的病很難治,而且只能夠用佛法去治。
  眾生的病,起源於貪、瞋、痴。所謂凡夫,為什麼叫凡夫呢?「凡夫」就是有貪、瞋、痴才叫凡夫,那麼,貪、瞋、痴就是凡夫的病。
  貪,就是貪心,貪五欲。五欲就是名、色、財、食、睡:貪名、貪利益、貪財、貪色、貪睡;名、色、財、貪、睡。財就是錢,金錢:瞋呢,就是沒有辦法壓制自己本身的一種情緒;痴就是無明、愚痴,不能夠把事情看得很清楚,所做的都是很愚痴的事情,這就是凡夫的病,叫貪、瞋、痴。
  那麼,對治的方法就是戒、定、慧,就是守戒、禪定、智慧。戒,就是守五戒,行十善。定,就是我們修定,定於一個境界,使妄心不起。慧,就是把事情跟一切的理看得很清楚,能夠分析而且能夠去進行。
  這個戒、定、慧,表面上,所有修行人都是在修、戒、定、慧,其實,這戒、定、慧也是病,戒、定、慧的病更難治。貪、瞋、痴是凡夫的病;戒、定、慧是聖人的病,戒、定、慧也是病,凡所有的都是病。
  今天講起來,你們都感到很奇怪?怎麼戒、定、慧也是病?因為,你守戒守到非常的固頑,非常的固執就是執著:守戒,有執著的病,固執不通,不知變通,就是病。你執著了,根本就是,你是病人,而且病得很重,人家都沒辦法救你。守戒,是執著的病。
  禪定也是病,禪定到最後就變成一種空的病,不做事情,反正這世界上也沒什麼好做的,一切都是空的:衣服也不洗,因為洗了還是要髒,髒了還是要洗,不如不洗,就得了空病,「空空」!(台語,行止失去常軌之意。)什麼事都不做,因為做了也是空:賺了錢將來也是別人的,不是下一代的,下一代的到最後也是變成別人的,那何必做事呢?也就變成懈怠、放逸。定到最後就變成空,空到最後就是身體也不洗,也不去做生意,什麼事情也就免啦!一些禮儀都失去常軌。這禪定到最後變成空病。
  在做人方面來講,一些禮儀你統統都失掉了,因為你一天到晚坐禪,空啊!高興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什麼都是空嘛!對不對?那就是一切行止統統脫軌,禪定會產生這種病。
  智慧也是病,智慧為什麼會病呢?因為,你學得很多,懂得很多,知道很多,就容易狂。狂呢,這個人很狂,為什麼狂?因為他懂得很多,他知道很多,所以他產生一種狂病出來──驕傲,反正,一切他都看不起,任何一種東西他都看不起,一個人就變成貢高的慢,就是一種狂,一種狂心。
  那麼,戒就變成執著,固執不通。定,就空空如也,什麼都「脫線」(台語,脫軌之意)。慧呢,就產生狂、自高我慢、驕傲,統統都出來了,這就是戒、定、慧的病。
  那麼,要做到你修了戒、定、慧,又不得到病,這就是真正的佛法。所以,你們學佛,知道種種的病,不能進入病裡面,能夠把一切分析清楚,得到真正的義理,而不落於戒病,不落於定病,不落於慧病,才是真正的學佛:否則,你學了坐天都是病,全身是病,那不必學佛了!跟凡夫貪、瞋、痴差不多,這一點是很重要。
  今天跟大家講的,就是能夠修行,但是不落於病的陷阱之中,才是真正的修行;假如,你修行修到有病,那就是你本身來講,還是義理不通。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年十月廿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