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苦集滅道--道(四)

  各位上師、各位同修:大家晚安!今天晚上仍然講「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無苦集滅道的「道」字。

  這個「道」字啊,因為是非常的難講,它的範圍非常的廣,已經連續講了好幾個禮拜。現在想要問大家,什麼是最接近於「道」呢?那一個能夠用嘴巴講出來、用文字能夠解釋出來,什麼可以最接近於「道」的,什麼就是「道」呢?我現在講最接近於「道」的一個字,這個字就是「道」。我就知道講出來的東西,不會真正那個「道」字的,為什麼呢?因為「道」字是不能講,所有的「道」是圍著真正的道的周圍,剛才講的真理、無為、名啊、自然啊,其實都是圍著「道」字的。以前中國的老子講過,「道可道,非常道。」那麼直接解釋起來呢,道是可以講的,但是不是平常可以講。

  在聖經裡面也特別講到一句話,「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那我今天所要講的這個「道」,是要用嘴巴本身去講出來的這個「道」,那麼「道」可以這樣子講,「道」就是一個正直的語言,正直的言語。那「道」最好是完整,那麼一般我們講出來的,不會很完整。像剛才我們舉行蓮花和順的剃度儀式,蓮花和順一站在中間的時候,蓮香上師就講,請蓮花和順向上師做大禮拜。剃度完了以後,蓮香上師也講,請蓮花和順跟師尊頂禮。我講的這個「道」啊,就是言語這個「道」啦,這個「道」是不完整的。要完整的這樣子講,必須要說:蓮花和順跟上師、三寶頂禮,這個才是完整的。雖然根本上師總攝三寶,上師、佛、法、僧,上師本身是總攝佛、法、僧三寶,但是對於上師跟三寶,必須以平等心來敬禮。

  今天佛、法、僧在這裡,假如是有火氣的話,祂就不來給蓮花和順做尊證了。還好,祂們是木頭雕的,祂們不會跑。因為你要知道啊,有很多電影明星,他們就是為了爭這個排名,他就不幹了哦!他就跑了。你把我排在尾的、排在中間的,就不行了,我一定要當主角,當主演。主演裡面有幾個,我的名字一定要列上去,沒有列上去我就不幹了。所以剛才我聽了師母所道出來的,就是不是正道。

  「道」的確是非常難道,要很完整的講一句話出來,好像請蓮花和順頂禮上師、三寶,你少了三寶,只頂禮上師,三寶就跑。事實上我們人間,這個人事上的安排,最難最難道。主要的原因就是在這個,每一個人跟每一個人這個程序上,很難的安排。今天我們很多的上師、出家眾全部坐在前面的這一排,就是這一排,整整的這樣一排的坐在這裡。那麼有一天實在是坐不下去,已經坐滿了,因為出家眾太多了,坐到第二排,哇!要安排第二排的人,頭就很大了,哦!你把常仁、常智換到第二排看看。說不定他很快就不幹了。所以要完整啊,要把一句話講得非常的完整。所有的人事安排的非常完整,事實上是很困難很困難的事情。我們去瞭解佛法的道理跟這個道理是完全一樣的。

  如何才能夠接近於真正的佛法呢?流行在外面的這些佛法非常多,這個佛教啊,它的說法非常多。他們所做的都是佛法,但是呢,你要分別出來,或者你必須要去瞭解,什麼樣的佛法,才是接近於「道」的。有一個很大的大師,他就講,我一定是最接近於「道」的,因為我建的廟是最大。耶!是啊,他的佛法就是建廟嘛!建廟是佛法,沒有錯,但是佛法並不是建廟啊!我們中國的辯論裡面有一句話,就是講,白馬是馬,白色的馬當然是馬啦,它沒有錯啊!它是一隻馬;那麼馬呢,並不是白馬,因為馬它包含很多種馬,有白馬、紅馬、棕馬、綠馬、黑馬,好像沒有綠馬?綠馬也有,古代的玉,雕出來是有綠色的馬。所以要講得非常的完整,要把這個真正的「道」講出來,實在是很困難。

  那麼我今天再講,有人講我這個做慈善、我做了很多很多慈善的事情,我的慈善就是佛法。「慈善就是佛法」這一句話,百分之百是對的。但是呢,要講佛法就是慈善,這一句話就是不對的。所以這一個佛法是「道」,是真理,但是要用某一個東西來象徵,倒是非常困難。像我們真佛密法的修行,可以這樣子講,是接近於「道」。因為我們講的是身的清淨、口的清淨、意念的清淨,清淨--就等於接近了「明」,明白這個「明」字,而且是如來身、口、意的秘密。

  那麼真理是等於「道」的,是沒有錯,真理已經是等於「道」。真佛兩個字,佛就是真理,也就是真真理,就是差不多已經很接近於「道」。所以,我自己的感覺上,我們實修真佛密法,那麼比這個建廟啊,跟這個慈善啊,更接近於「道」。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建廟啊,它是接近於「道」的;做慈善也是接近於「道」的;那麼實修「真佛密法」更接近於「道」。

  這個世界上也有很多所謂的不是道的「道」,例如有很多表面上講出來是很有道理,但事實上你思索起,用你的智慧去判斷的時候,才知道它不是道理的一種道理。對不對?趙上師,我知道這是很難翻譯的。譬如我講出一個道理出來,你們稍為想一想。過去有人跟我講,西方極樂世界不好,我問他,為什麼西方極樂世界不好?他說,那裡又沒有我的女朋友,那裡又不能飲酒作樂。我問他,那你認為那個地方好呢?他說,當狗比較好。我說當狗有什麼好呢?他說當狗啊,這個主人很疼愛,會到那個Saveway去買Dog Food給牠吃,帶牠去溜狗,冬天還做衣服給牠穿,可以跟主人一起睡覺,不必做很多的事情,做狗的世界比極樂世界好。那當然啦,我們不能到香港廣東的地方去當狗,他指的當然是說人家美國很珍惜的那個哈巴狗啊!我聽到這一種理論,我嘴巴張開,我講不出話來;是有這一種理論,大家想一想,這一個理論是正道嗎?還是歪道?因為佛經裡面已經講到了「狗」是屬於畜牲道,是三惡道之一,是很苦的一個道。對方就引了一個例子給我,他說你又不是狗,你怎麼知道狗是很苦呢?我想我應該轉世為狗一次,才知道,才不會講這種歪道的道理給大家聽。

  她另外還有一個歪道。她到了一個別的國家去,交了四個男朋友。那麼她回來以後跟我報備,她跟這四個男朋友都有真實的關係。我說妳怎麼這麼做呢?她說因為我可以給人家快樂,因為對方須要快樂,所以我佈施。我第二次嘴巴張開,講不出話來!她這種行為是在佈施、是在做慈善、是佛法?還好,我讀過一點佛經,釋迦牟尼佛講,有幾種東西,是不可以佈施的。武器不可以佈施的,那個人要自殺,而你拿一隻槍給他,你說這叫佈施?那個人本身想要自殺,而你拿毒藥給他,這是佈施嗎?釋迦牟尼佛講,這個不是佈施,這個是加害。另外呢,好像妳以色情的東西去贈送人家的話,引起他人的迷戀的貪念的,這個都是不可以佈施的。因為你的佈施,引起對方的貪念跟慾望的加重,這個不明佈施,這個都算加害。

  所以大家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充滿了正道跟歪道,你要用你的理智,真正的智慧去分辨,你才可以分辨出來。那麼又有一個太太,她到我的面前哭訴,先生在外面已經有了外遇,外面的這個女人,她的肚子也大了,怎麼辦?師尊怎麼辦?我可以跟她這樣講嗎?假如是我跟她這樣子講,大家想一想對不對?我跟她這樣子講,啊!很好啊!妳不必生孩子,就有人跟你生了。假如我在問事情當中,我假如這樣子講的話,她不打我一拳才怪。在正常的範圍之內,我們是勸她要對她的先生好一點,以挽回這個家庭的破裂。希望啊,就是說外面這個女的能夠再欣賞另外一個男的,能夠有個更好的緣分。我們的作法就是希望她們的家庭能夠圓滿,讓這個女的也能找到更好的歸宿。所以我們正常的方法就是說勸解這個女的本身要忍耐,要對這個家庭使它圓滿,那麼再加持外面這個女人有更好的婚姻,我們多是這樣子做的。所以這裡面包含看有一個正的,一個稍有一點偏差。

  所以我們知道這個「道」字,用嘴巴講出來的這個「道」的真理裡面,必須要用很高的智慧本身去分析跟辯解。我希望我們每一個人修行,都接近於「道」,只要你是接近於「道」的,可講都是佛法。那麼,相反的你背道而馳的,我們就要很注意了,所以我們不能掉入歪道、或者是邪道的陷阱。所以正語的「道」啊,就是能夠用嘴巴講出來的「道」跟文字上寫出來的「道」,大部分來講,都是正直的「道」。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這個才是接近於「道」的。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