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按鈕圖
重要消息
度一切苦厄(1)

  各位上師,各位同修:大家晚安!今天晚上我們繼續講「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前幾個禮拜都是講五蘊皆空,那麼現在五蘊皆空已經講完了,下面的一句呢就是──度一切苦厄。那麼甚麼五蘊皆空能夠度一切苦厄呢?所謂的苦厄,「苦」就是身心煩惱就叫做「苦」。甚麼叫做「厄」呢?「厄」就是一切災難的命運就叫做「厄」。我們先來談一談為甚麼五蘊皆空能夠度一切苦厄。

  記得在廿幾年前,我到南投集集大山去找你們的師公也就是清真道長。那時候他住在一個草寮裡面,山上的周圍完全沒有鄰居,他也不下山的,只有種一種薑──薑田,做一種商場的買賣,還有種一點李子樹。那我去的時候,他就是坐在一個圓石上面,一塊很大的圓石上。那個圓石底下有溪流,那個水的聲音,水溪繞著圓石從東向西流。他坐在那邊一動也不動,有山風襲來,涓涓的流水,有花香,有鳥叫,一個人都沒有。我就問他:師父你一個人住在這個深山裡面,沒有講話的對象,這不是太苦了嗎?他就隨手打我一下腦袋。他說:你這個小孩子,你懂得甚麼呢?他說:有人跟你講話你才會苦,我就在這裡非常的清閒,非常的舒服,沒有人來干擾我,永遠是沒有煩惱,而且也沒有災難。那麼我告訴他:其實我們住在都市裡面,在人群當中生活,我們也很快樂啊!師父就告訴我:你小孩子懂得甚麼?將來你會煩惱到你的婚姻,婚姻以後你會煩惱到你的小孩,那麼你會煩惱你的小孩的學業,又會煩惱你小孩子的婚姻,最後你會煩惱你的孫子,就是小孩子的孩子。

  師父告訴我,這個是你的基本煩惱而已。你還會煩惱你周圍的人,你周圍的人還會干擾你,你還會賺不到錢養活你的家,你還會遭遇到你的上司把你辭職;你的上司會把你Lay Off。所以我的師父跟我講:你將來會遭遇到很多人間的煩惱跟災難,倒不如像師父一樣,在深山裡面一個人坐在那邊,晚上就賞月跟吃月餅。我曾經有一次去,正是八月十五中秋節,他一個人坐在高山頂的圓石上面賞月,旁邊還有一杯Apple juice跟一個Moon cake。他很輕鬆的,他在那邊吃cake跟喝茶,然後呢,他還唱山歌。今天回想起來,我師父過著清淨自在的生活比在人間舒服得多,舒服得多了!

  今天我們活在都市裡面,或者活在世界各國,都是很苦惱的,很苦!我記得以前的師父(清真道長)住在深山裡面,他從來就不交稅的,甚麼稅也都不交。那麼今天呢?我們真的活得很痛苦。我們開的車子都要甚麼牌照稅,車子不但要牌照稅還要保險費;喝水又要繳水費,用電又要電費,住房子又要房子稅,土地也要稅,這個萬萬稅嘛!每年四月十五的時候,又要報利息稅、所得稅,反正甚麼稅你統統要報。我覺得還是兩個地方好一點。記得我以前住在西方極樂世界都不要報稅的,那麼我師父他在深山裡面從來沒有跟人接觸,根本人家都不知道他是誰,他也不知道人家是甚麼人,他也不用報稅。這個人間實在是人苦了!

  記得我們中國古代,有一個鳥巢禪師,他是住在樹上的。他在樹上結一個草茅,他就住在樹上。有一個做官的人從樹底下經過的時候,就跟鳥巢禪師講,你住在樹上很危險啊!鳥巢禪師講:你住在地上才危險呢!鳥巢禪師講:我住在樹上只有我一個人,沒有人來爭著跟我住在樹上。像你們住在地上的人每天要很煩惱。災難會降臨,突然間醒過來的時候,有一個災難來了。或者是說有別人來傷害你、殺害你或者是誣賴你,或者故意來害你。那麼這位做官的人也不相信,他認為在地上生活很好啊,結果他回到朝廷的時候就被奸臣害了他一下,他就死了!我發覺我們住在城市,住在娑婆世界,的確是很危險。有時候你會想:我住在這個世界上,我從來不去害人,從來沒有害人的心;但是你沒有害人的心,人無害虎意啊,虎有傷人心!

  今天大家以為師尊修行的境界已經很高,應該是人家害不到。但事實上我坐在這個椅子上,也有很多人在我的椅子下一直在拉我的腿。所以坐在這個椅子上也很不安全的,那麼這個是甚麼呢?這個就是煩惱,這個就是災難;煩惱跟災難在這個世界上,做一個人是永遠沒有辦法去解除的。那麼誰能夠解除這種煩惱跟災難呢?像以前清真道長,像鳥巢禪師,他們就可以解除這些煩惱跟災難,但是這個只是一種外相而已;這是一般講起來就是每一個修行人的外相。那麼內心裡面呢?所謂內心裡面就要五蘊皆空。甚麼叫做五蘊皆空?五蘊皆空也就是講:在你的內心裡面,你要把所有的煩惱都看成是空的。也把你的所有災難看成空的。你要能夠明白一切世間的人跟事,一切的地、水、火、風全部都是空的。要能夠明白色、受、想、行、識到最後也是空的。當你知道了一切的事情都是空的時候,包括所有的煩惱都是空的時候,到了所有的災難全部都是空的時候,你才能夠一切皆空,度一切苦厄。

  有一天晚上,我問蓮翰上師,現在我受很大的譭謗,假如你受了這種譭謗你會怎麼樣?蓮翰上師也很老實,他說:我會氣得去自殺!那麼住西雅圖有一女弟子姓范叫范麗娟,我也問過她。我說:你在西雅圖都聽到那些譭謗了,而且看到那些譭謗,你假如站在我的立場,你會怎麼樣?那麼范小姐就回答:我根本就不敢出門。那我就反問她:我為甚麼還能夠無謂呢?我現在當師尊的為甚麼還能夠無所謂呢?范小姐就回答說:師尊就是師尊嘛,不同嘛!其實受這些譭謗,還好我是修行人,今天我還好是修行人,還好!就是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我就是把這些譭謗都變成空的了。既然是譭謗是空的,那麼我自己盧勝彥也是空的,那一切的苦跟厄運跟災難都化為沒有了。

  現在我第一百本書已經完成,傳法的責任也算是告了一個段落。將來我可能還有一些災難在後面等,假如有一天,師尊病得很厲害,結果病到厲害就死了,也沒有甚麼遺憾。那麼再講一個,將來假如有一天師尊被人家害了,害得很厲害,害到最後就進了監牢,就去裡面閉關,也沒有甚麼遺憾,因為大家曉得諸行是無常的。你能夠保證你未來的命運不遭受到病苦跟牢獄之苦嗎?但是,你假如能夠把痛苦都看成空的,那麼牢獄之苦也看成空的,你永遠能夠解脫這樣的痛苦,你就不會有苦。這就是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我現在也等於在佛菩薩面前發了一個誓願:我就是永永遠遠廣度無邊的眾生。所有的煩惱跟所有的災難全部不要去理會。能夠這樣子心行合一精進,這個精進無窮的人,就是真正能夠明白「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也就是真正明白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