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卷二】丁二、戊一

027. 【卷二】丁二、戊一

丁二、明安立異門之差別;戊一、問

  《密宗道次第廣論》.「丁二、明安立異門之差別」,「戊一、問」。

  這一段注意一下。等一下問大家,到底這一段在講些什麼?因為這一段我看了很久,不知道他在講什麼?所以,等一下要問大家的。因為它的文字不多,所以我從頭唸到尾:--

  「若由機有勝劣,而說續部次第不同,則此能入之門,非就所為勝劣而立。以凡趣入金剛乘者,一切皆微一切有情而求證得無上菩提,發大乘心無差別故。非就能得二身正因道體不同而立,以達無自性慧引發法身相同,修天瑜伽引發色身總相同故。是故一切名金剛乘,唯是一乘。若以天瑜伽等眾多道之差別,立為異乘或續部次第不同異門者,則於無上瑜伽一一續中亦應安立眾多不同諸乘。即如集密一部,亦應有多不同能入之門。以〈集智金剛續〉說有蓮花旃檀等勝劣五種補特伽羅故。以是當說,就機勝劣門中,分別續部不同四門,究由何理而為安立。」

  好了!讀完了。請問:這一段,他說些什麼?剛才你們也聽過,有《密宗道次第廣論》這一本書的,也看了一遍;甚至我還沒有講以前,你們就看了多遍。現在問第二排的,這邊過去第二排;頭不要低下來,我認得你們。碧燕法師,這一段講些什麼?要馬上回答的。她搖頭,好!碧珍法師……。常仁上師,他講說,「為求無上菩提而發大乘心。」也算是其中的一部份,因為他照這個文字唸了一遍。好!蓮嘉法師,…,你是這樣子,講的也很接近,非常的接近。

  常智上師,他沒有回答,他是「一默一聲雷」。蓮嶝上師,他講:「不清楚!」。其實,是很清楚!它裡面的文章不清楚;但,標題很清楚。你們看標題,「明安立異門之差別」,要叫你明白,為什麼安立「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部」,這四個門的差別,這標題很清楚。我就是叫你講這一段的意思嘛!你只要把標題講一遍,你只要唸標題就對了!

  他就是在講「四部」,這四部有什麼差別。「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部」,這四部有什麼差別?為什麼要安立這「四部」呢?這是問題。標題很清楚!你不要讀裡面的段落;段落讀了,我講過,就很好睡!因為,愈想就愈糊塗,乾脆睡覺!所以,其實經典不須要寫得這麼艱難,要讓大家看得懂。

  以前我父親,他說他讀很多書,很少看他讀書,怎麼會讀那麼多書呢?因為他每一次在睡覺以前,他把書拿起來看,看了幾句,然後他把書合起來,就放著當枕頭,我問他怎麼讀書,他說:「我睡覺就讀了。」他在睡中讀了很多書,這也是「睡夢大手印」。

  這個文字裡面,你按照他的文字看,實在是不清楚,他裡面談到「二身」,什麼是「二身」?我們曉得,「我」就是一個身,今天,盧勝彥坐在這裡,盧勝彥就是一個身;那我從哪裡來的?我的「本尊」呢?你說,蓮花童子,我是從蓮花童子那裡來,蓮花童子就是我的「智慧本尊」,是另外我的一個身。那麼,你今天修阿彌陀佛本尊,阿彌陀佛就是你的「智慧本尊」。這是「兩身」,這裡面提到的:——「非就能得二身正因道體不同而立。」他是為了這兩個身,才立這四個門,為了「智慧本尊」跟你自己的「身」,才立這兩個門。

  「天色身」,將來你們修「天色身」,「天瑜伽」也是另外一個「智慧本尊」。所以是一樣的,裡面提到「天瑜伽」,同樣是這個道理。不過,不管你怎麼樣子修,剛才常仁上師講的,都是為了「引發色身總相同故,是故一切名金剛乘,唯是一乘。」他主要的意思就是在這裡。「以凡趣入金剛乘者,」以凡夫的身,凡夫的趣味進入金剛乘,都為了是兩個身,為了「智慧本尊」,跟「你自己」。

  我現在要談,為什麼有差別?是因為我們人本身有差別,所以他的修法,才分成「四門」而入。是我們人本身有差別,「金剛乘」是一樣的一乘;但是,為了我們人本身的根器不同,而分為「四門能入」。

  我講過的,在「事部瑜伽」裡面,你壇城要做四十九天,佈壇城,佈四十九天,在裡面修法才七天,七天就圓滿了。那是在裡面修法的時候,你要觀想你自己變化成為本尊,但是,出壇城以後,就不再觀想了,就不再觀想自己是本尊,只是在壇城裡面觀想。

  我們很多人都是這個樣子,很多弟子也是這個樣子,我進到壇城裡面,哇!好清淨莊嚴,我突然間自己也變成了清淨莊嚴起來;你出了壇城,「慶菜啦!」(台語,隨便之意)這個是Ma Ma De,馬馬虎虎。你出了外面,你就不是本尊了,你可以隨時隨地做任何一件事情,這就是一般人的想法,有些人就是這樣子想。

  那麼第二種呢?「行部」。他到了壇城裡面是本尊,壇城外面也是本尊;但是,只要他修持吉祥圓滿,已經圓滿了,這件事情已經達成了,他就忘掉自己是本尊,就把本尊拋棄。「行部」的時候是這樣子的。

  那麼,再進一步呢?到「瑜伽部」呢?虛空中的「智慧本尊」跟行者,時時在做觀想:時時在一起合一,合一的現象,這是本尊跟你完全合一。這個在密教裡面很重要的,叫做「佛慢堅固」。

  「佛慢堅固」就是說,你已經得到「佛慢」,你自己就像一個佛,像一尊佛一模一樣堅固,就是「智慧本尊」跟你自己完全是一樣的,沒有分別,你時時都做本尊觀想,這是「瑜伽」部。這個時候有很多觀想,時時在做訓練,這是「瑜伽部」。

  最後的「無上部」是什麼呢?「行部」,「智慧本尊」跟「你」是兩個身;在「瑜伽部」是一個身;到了「無上部」是沒有身,也就是沒有「智慧本尊」了,也沒有「你」了,你跟智慧本尊,不但融合為一,一又化為零,進入「空性」。這個時候,「無上部」,根本沒有什麼兩個身的,也不是一個身的,簡直是成為一個「大圓鏡智」,完全融合化為「無」的現象,才是真正的「無上部」。

  所以,密教本身來講,這「四個門」,是從最基層一直到最深的這一層,到最高。

  「事部」在修法的時候是本尊,「行部」到圓滿的時候是本尊,「瑜伽部」是跟本尊合一,「無上部」是完全化為空。這個就是密教修行的一個縱的次第,不是一個橫的次第;完全由最基層到最高的空性,就是依這樣子來分,用「本尊」這樣子來講,就可以分別四門的差異。

  為什麼要這樣子分呢?因為有很多人認為,好像一般的人,你跟他講,「唉!你就是佛。」跟那些顯教說,「你就是佛」。「哪裡?!佛在天邊,那麼遠,我們這個世俗凡夫,哪裡是什麼佛?我們是很Dirty。」

  你知道,我們剛到美國來,第一次學英語,那小孩子第一次學英語,學那一句?他們在看電視學,哇!他們講第一句英語是講什麼?「Yark!」什麼是「yark」?「yark是什麼意思?懂得英語的都要講,怎麼搞的?都當啞巴,「yark」是什麼?「骯髒」。「骯髒」,對了!就是Dirty嘛!Dirty也是骯髒嘛!yark也是骯髒。

  那些小孩子剛從台灣移民到美國來看電視,看到電視裡面,「yark」!為什麼講yark呢?因為台灣的電視,以前我們很少看到kiss的,嘴巴對嘴巴這樣子kiss的。那小女生、小男生,看到美國電影裡面、電視裡面,經常在kiss的。好像賣個口香糖,他也拼命在那邊kiss,好像通通kiss。(笑!)長吻。

  那小孩子他看電視,他第一句學英文,就是「yark」,天天在那邊喊「yark」,到最後,他也「yark」,(笑)!他長大,他也要「yark」,現在這些女生,實在是受不了。我不要講誰,我說啊!在美國長大的女孩子只准kiss,其他的,不可以!這樣子已經很寬容了。對不對?台灣那裡有「kiss」?台灣沒有「kiss」,在美國沒有辦法,在美國因為它文明嘛!它進化嘛!它超進嘛!說把他禁,最後關頭禁就好了,其他的隨意了。(笑!)唉!講到哪裡去了?

  告訢大家,我講這個「yark」的意思,是說很多人,自己本身認為是髒的。你跟顯教的那些人講,「你就是佛啊!」「我哪裡是佛?佛是非常清淨的,三密清淨才是佛啊!我什麼時候清淨過?所以,佛跟我離得很遠。很遠很遠的佛,佛在天邊;我在娑婆世界,我跟佛距離這麼遠。」他們不相信,不可能觀想本尊跟你合一,他們不可能觀想這樣子。佛另外是佛,你就是你,兩個之間有距離,有差距在的,不可說兩個人合一的。

  但是,密教不同。密教一定要觀想你自己跟本尊一定要合一的,從「事部」開始就要這樣子,所以很多人沒有辦法接受。智慧本尊,跟你自己,經常要合一的;他們認為這樣子不好,這樣子是污辱了佛,是一種污辱。所以,一般根器差一點的,他沒有辦法做「本尊觀想」。

  那麼,第二種呢?有一些人是這樣子:我身體清淨的時候,我就是本尊,好像我進到壇城看到很莊嚴,我剛剛洗過澡,穿寬鬆的衣服,我腦袋沒有雜念,腦袋瓜裡沒有蝌蚪,很清淨!那剛剛洗過澡又噴了香水,所以覺得有一點接近本尊了,對不對?!而且,好像說剛剛刮過鬍子,看起來還蠻像樣的,氣色也很好,這幾天營養也夠;氣色很好,精神也夠,坐在壇城應該是清淨了。

  觀想本尊來「入我」,我進到本尊的心中;但是,他一出壇城,一進到廁所,坐在馬桶上面的時候,他說這個時候不好意思觀想自己是本尊。

  很多人到廁所不敢觀想自己是本尊,一進到廁所裡,坐在馬桶上,姿勢也不太好看,尤其台灣那種廁所。台灣的廁所有些是,以前是挖一個坑的那一種,挖一個坑,兩隻腳張開的,蹲下來,那個叫「廁所的姿勢」。你曉得「廁所的姿勢」是什麼姿勢嗎?這個時候,怎麼可以觀想自己是本尊呢?而且正在用力的時候;正在用力,發出聲音,這個時候,怎麼可能觀想自己是本尊呢?

  這個時候你就會想,「唉!不應該觀想自己是本尊,因為這個時候是髒的,那個味道也不太好。」那從底下薰出來的味道,成知道以前挖過坑的那一種,味道不太好,因為它積存很久,積那個氣息往上薰,那個味道確實不太好。但是,我們現在美國、台灣都比大陸好。

  我聽說一個姓蔣的弟子,我們有一個姓蔣的弟子帶著他娶的老外,就是「鬼妹仔」,(笑!)他娶了一個「鬼妹」;然後,帶到大陸回到自己的家鄉去,他家鄉是很窮困,很古老的鄉材,就是很大的糞池,中間有兩塊石頭的。那個洋婆子一進去那隻腳跨在石頭上,一蹲下來,因為他都是以前用坐的,現在用蹲的,你知道那蹲的姿勢,一下子就不行了。

  那是真的不行了,我告訴你:蹲一下子以後呢?這兩隻小腿她就己經發麻,大腿沒辦法支持;兩隻腳發麻,她站不起來,不但站不起,還往下滑。(眾笑!)那石頭不是很平的,是稍為傾斜的,往底下滑就要滑到那個糞池了,她在那裡面喊救命:「救命!救命!」她沒辦法站起來。

  大家不要笑,我回台灣的時候,到一家百貨公司去,因為已經坐久了,蹲哪!以前練過,但是,你說十幾年沒有練,一回台灣,到台中.財神酒店,突然間,想說要上一號,就用蹲的。唉呀!才知道練功的重要。(眾笑!師尊笑!)真的!一下子就不行了,只要一下子,你馬上覺得這個腿真的受不了;我還趕快再傾一邊,傾右邊一下也不行,再傾左邊。

  我們可以想一想:那個洋婆子她從小坐馬桶坐到大,她沒有練過「蹲功」。今天到中國大陸鄉村的地方一蹲,她馬上完了!要滑下去,那蔣師兄「聞聲救苦」,衝進去趕快去抱他老婆,這一下子差一點兩個通通淹了。(眾大笑!)

  我告訴你哦!很嚴重的。我的意思是講,很多人認為有時自己是乾淨的,有時候是骯髒的,這個問題很多的!所以,他不可能觀想本尊時時跟他在一起。他進壇城,他就認為:「我是清淨的。」一出壇城他就認為是骯髒的。本來清淨的,一碰到髒的就認為是髒的。尤其是女生哦!現在比丘漸漸多了,又來了一個新的比丘,以前全部是比丘尼,就是一個宣仁,來一個登霄,兩個,現在又來一個,常住,三個啦!女生很麻煩的,什麼麻煩?你說,出門麻煩,出門很麻煩,他們認為這樣子就是不清淨。

  很多女弟子寫信來,他就講:「師尊,我一個月來一次,這個時候可不可以進入壇城,可不可以點香?」在密教來講,是一定可以的。因為密教裡面,它最高的境界是把你自己觀成本尊,就是到「瑜伽相應」的境界。就是在訓練你,不是「二身」,而是「一身」;你既然是「本尊」,你就是清淨,要時時認為本尊清淨,在你的身上,一切的污穢都要消除,就是骯髒的通通都要消除。女生是比較麻煩,男生就沒有這個毛病。

  有時候,有些女弟子,也突然之間,「叩!」把門關起來,她在房間裡面幹什麼?睡覺!無緣無故,從早上一直睡到晚上,問她,「你怎麼啦?」她講,「沒事?」「沒有事?」眼睛矇矓,跟我講沒事?到底怎麼啦?怎麼睡一整天呢,她跟我講:「沒事!」,她不告訴我怎麼回事,「沒事!我睡一天就好了。」

  她就是這樣子講。以後我知道了:反正她「沒事」的時候就是「有事」。因為她每一個月就要睡一天,或者兩天。每一個月她一定要把房門關起來睡一天、二天,她跟我講「沒事」,我終於知道了,「沒事」就是「有事」。她說,睡一睡就好了,我就相信她;哪有睡一睡就好的病啊!那是很麻煩的。我們這邊比丘尼太多了,「沒事」就是「有事」;「有事」就是「沒事」。搞不清楚她們是在做什麼?

  不過,當一個密教行者,要觀想自己時時刻刻都是本尊。那麼,既然時時刻刻都是本尊,就是時時刻刻都是清淨,不管你做任何事。所以,我們上廁所,你上廁所是清淨的,那是清淨的行為,你千萬不能認為是污穢的行為。你去拿什麼東西,好像到廚房,去煮菜,你也要觀想自己是本尊。你不要以為你在廚房裡面你就是很骯髒的;其實,你也是清淨的行為。我講過的,當你在切什麼東西的時候,你都在做超度的觀想;超度的行為,是清淨的行為。

  還有,很多人認為:這個「居士」,我們講居士,不是講出家的比丘、比丘尼。居士他們夫妻同房,「唉!這個時候怎麼可以觀想自己是本尊呢?」要告訴你啊!也要觀想自己是本尊,一樣是清淨的行為;密教裡面是這樣子講。你假如在一般的顯教.他說,唉呀!你可能在門口貼一個條子,「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不要看!」

  (笑),為什麼?因為你們同房,所以你乾脆貼一個條子說,「請菩薩迴避,請佛迴避!」因為是不清淨的行為;錯啦!這是清淨的行為。在密教裡面,認為這是清淨的行為。

  以前有一個金剛上師講,這種行為是最清淨的,這是在「撒菩提種」。他講得很嚴肅哦!這是「發菩提心」、「撒菩提子」,這是佛化家庭,等於是在做接續菩提的事業。他這樣子講,金剛上師是這樣講,是完全在延續著菩提的事業。

  想一想也是真的,說不定你的兒子、女兒,將來都是大菩薩、大金剛,那不是接續菩提的事業嗎?所以,那金剛上師講的,是很嚴肅的一件事情。他講得是非常嚴肅,他認為這個也是清淨的。你假如把它想成是Dirty的,那麼,你不能成就本尊;因為,本尊跟你是合一的,那麼你不能成就本尊,因為本尊跟你是合一的嘛!

  在密教的修行裡面,「Any thing is clean」、「Any thing is nice、good!」、「Any thing is light」(是光),任何事情都是光的,所以你真正修行到「無上部」的時候,你化為「空性」。

  本來是兩個身,密教修行都是兩個身,「智慧本尊」跟「你自己」,都是兩個身;合一成為一個身的時候就叫「瑜伽部」。

  到了「無上部」,就打破兩個身,也打破一個身,根本就是佛性。到「無上部」,化為一片光明,這是最高的境界。

  為什麼要分為「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部」呢?最主要的原因在這裡。因為,人有很多種,根器不同、觀念不同,你教他「本尊就是你」,他根本沒有辦法接受。他有時候清淨,有時候不清淨,他不知道一切的行為都是清淨的。最高的境界化為一片光明,當然是最高的境界;但是,人本身的根器不同、觀念不同,所以他分「四門能入」。

  我這樣子講,就是在解釋這一段。你們看這一段,一定是看不懂的,因為我自己也是看不懂;但是,還好!還好你們的師尊,他本身跟宗喀巴祖師很好,跟宗喀巴本身很好,因為我以宗喀巴的眼睛來看這一段,就知道祂在講什麼?我能夠把這個「四門」,四門的差異差別,能夠講解得很清楚。別人來講這一段,按照這一段文字去看,看不出是什麼東西。

  其實,祂也是在講「二身」,講這個「二身」,那麼修「天瑜伽」,是引發「色身總相同故」,是表示二個身是一個身,這個都是這樣子的。

  「要分別續部不同事門,就由合理而為安立。」這是我剛才所講的,就是因為這個眾多不同,每個都是,所有的眾生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才分別「四門」。今天就談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