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卷二】壬二

017. 【卷二】壬二

壬二、以下續部教中所說

  我們先看第一行:〈修我方便論〉中說:「廣大天瑜伽方便,為波羅蜜多乘與密咒乘之別。」

  我在昨天已經講過了,「波羅蜜多乘」跟「咒乘」有什麼差別。「咒乘」裡面有廣大天瑜伽方便,總攝諸天而修,修天色身的方法。我們昨天也談到,修行「天瑜伽」的方法,也給大家做了這個灌頂。

  昨天就有人問說,「觀想宮殿裡面,天宮裡面的天女,那麼真的可以變成天女嗎?那你觀想這個天宮裡面的天神,真的可以變成天神嗎?」我要跟大家講的就是說,這個是很真實的瑜伽修行方法。

  瑜伽本來講相應的,你相應了以後,你就能夠轉化,就有能夠得到變化身。

  其實,你不要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你曉得這個顯教裡面的西方極樂世界是怎麼去的嗎?他只要唸佛的佛號,只是稱佛號,到了「一心」——你在唸佛當中,你的心,跟佛的心,互相有了相應,你就能夠到佛的西方極樂世界境界去了;更深一點講,這個西方淨土的十六觀法,就是你要觀想西方極樂世界種種的形相,包括「水觀」、「行樹觀」、「宮殿觀」、「阿彌陀佛觀」、「觀世音菩薩觀」、「大勢至菩薩觀」,一共有十六相,也就是〈十六觀經〉裡面所寫的這些觀,就是把西方極樂世界的形相,完全在你的腦海裡面想清楚,你就能夠到那裡去了,這就是「相應」。

  你能夠想得很清楚,而且日日在你的腦海之中,那個意念上的一種變化,就很快的把西方的景色全部的現在你面前,你很容易就可以往生;這〈十六觀經〉裡面也是這樣子寫的。

  單單淨土宗的法門,只是唸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就是這樣子唸而已,你就能夠往生。

  所以不用懷疑「天色身」,「五色祥雲觀」、「宮殿觀」、「天色身觀」,你就已經有三種觀想,還有密咒加持,一定可以成就的。

  為了這個昨天的一問,所以我跟大家講:以前有一個法淨和尚,法淨和尚就在唐朝的〈高僧傳〉裡面,有提到法淨和尚,他修練的是「水觀」。

  水觀是觀想宇宙之間的水跟自身身體裡面的水,互相融合的一種觀想;也就自自水,跟身外水互相融合的一種觀想。那他觀想的禪定境界很高,他每一次都在寺,他自己住持的寺後面的竹林,去那裡禪定。

  有一次,有一個家人到寺後去找他,到竹林裡面去找他,找不到他的,他在竹林裡禪定,居然找不到他,只有看到一堆清水、在地上有一堆清水,它很清亮的那種水,很奇怪的!怎麼一灘清水?他就很好奇,拿了兩個白色的小百子,就把它放在水裡面。他沒有發覺這個水裡面有青蛙或蝌蚪,水是很乾淨的,沒有青蛙、也沒有蝌蚪,什麼都沒有!

  唉!這個法淨和尚禪定完了,回到寺裡面,他就覺得背部不舒服。這背很痛、很痛,很不舒服,他就跟人家講,他背部不舒服。這樣子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他就問寺裡面的人。這個人、他就講說,他剛才到竹林去,找不到法淨和尚,他看到一灘清水,就放兩個白色的石子在清水裡面,法淨和尚就說,「唉呀!實在有夠「夭壽」。」(台語)明天我禪定的時候,你再來;拜託你把白色的石子,把它拿走。

  第二天的時倏,那法淨和尚,又到竹林裡面去禪定,寺裡面的人去找他,又找不到他,發覺只有一堆清水,那裡面有兩顆白色的小石子,他就依照法淨和尚的吩咐,把那兩顆白色的石子給它拿出來。這一拿出來,等到法淨和尚禪定一結束,回到寺裡,他那個背痛,自然就好了。因為他把石子,兩顆白色的石子,放在他身體裡面,他當然要痛。

  你看!做「水觀」,做「水觀」是這樣子的:化為一灘清水!因為,他觀想水嘛!內水、外水。

  密教裡面,有很多大成就者,他升上虛空中的時候,這個身的上方出火、下出水;或上出水、下方出火。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你知道,你身體裡面,根本、「水」就是四大元素之一。「地、水、火、風」,你身體裡面是由這四大去組成的。

  你觀「地大」,觀「地大」就變成堅硬了,身體就會凝固,像大地一樣。所以,有些犯邪的,我叫他觀「地大」,他會變成一座不動的山,任何邪魔都不能進到你身體。

  觀「水大」,就會變成柔順,柔順如湖水一樣。

  觀「火大」,就會有降伏的力量,法力會產生出來。

  觀「風大」,就可以顯示他本身的飄逸,飄逸的那一種心性。

  「地」、「水」、「火」、「風」,各有其格。「地大」就是堅硬。「水大」呢?它本身就是柔和。「火大」呢?剛猛。「風大」呢?就可以降伏。「地」、「水」、「火」、「風」,各有其性的、各有其觀法的。

  所以,世界上萬物的變化,離不開地、水、火、風;完全離不開地、水、火、風的德性。在密教裡面,各種觀法都有,另外,禪宗裡面也一樣有各種觀法。你知道那個「拙火定」,就是觀「火大」。佛陀底下有很多的大弟子,大阿羅漢,都是以這個「火」、「火光三昧」的法去修行。

  那麼,當然也有觀「水」的。像法淨和尚,他就是做「水觀」。做「水觀」得到成就以後,就自身變得非常的柔和,能夠適應這個自然;這個宇宙當中自然的現象,他都能夠適應。

  這個「水」,你不要看水,水也有德性的。水的德性是很好的!你能夠修水的德性,也就是接近於成道。

  「水」有什麼德?大家想一想,「水」是最自然的東西。你看,那個流水,不是它高興怎麼流就怎麼流,它依照環境的形式怎麼流就怎麼流;它依照環境,地理的形式,就由高的地方往下流。它怎麼流呢?順著流。它完全是一種很柔和,隨順的,它是這樣子流的;它不處高境,處在底下。這一點是它的偉大。

  像你們工作,「我要做比較輕鬆的,比較有意義的,比較有價值的,職位比較高的。」「那些廚房、廁所,我不去做,像洗廁所的工作、我不做!」那個「水」不同,他是處在最低下的地方,對不對?「水」、它一定往下流的。那個「下流」,不是一般講的「下流」。OK!它是處在最卑下的地方。這是第二個好處。

  第一,它柔和。第二個,它處在最低下的地方。第三個呢?「可方可圓」。你弄一個容器好了,圓形的容器,它就變成圓的啦!弄一個四方形的,它就變成四方的了;你要弄一個半月形的,它也是半月啊!反正你弄它什麼形,它就是什麼形--可方可圓。

  還有呢?「滋潤天下群生」。天底下,哪一個生物不需要它的?哪一個東西不需要它的?不管你是植物,是動物,是礦物,是什麼物,都需要水的;這就是水的德性。

  能夠修行到跟「水」合一的話,就不得了!你已經接近自然了。「自然」在道家來講,老子講:「自然就是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的(道德經)裡面講的。當然我們學佛,講起來也是要自自然然,這樣子,非常的自然。

  所以我們修行,你看看那個法淨和尚修水,他會化為一灘清水;他禪定的最高境界就是一灘清水。入「火光三昧」,你修「火觀」,修「拙火」,到最後就形成一團火、形成一團的火,你融合在火之中,這個都是修行的方法。

  修「火觀」進入「火光三昧」,可以有成就的;修「水觀」,進入「水三昧」,也一樣是有成就的;今天我們修「天色身」,一樣是有成就的。

  我記得,以前有畫家畫馬,畫那些馬,畫、畫、畫,他想一些馬的形象。天天在畫馬,我記得有一個雜誌好像記載,有一天他躺在床上睡,在睡眠的時候,他的老婆進到他的房間裡面,打開蚊帳一看,唉!她先生不見了,躺在床上的,是一頭馬;怎麼會變成馬呢?因為那時候他正在做馬的觀想,他在想那個畫怎麼畫呢?想得非常的出神,他的身體,肢體語言,就變成馬的形狀;他想出馬尾、馬腳、馬頭,她老婆在一恍惚之間,好像看了一頭馬。他老婆可能是看他畫馬畫太多,突然間,怎麼一隻馬在床上?

  這個是「意念」造成的。我們中國人也講:「相由心生」。你的面相是由你的心去產生的,你現在有什麼面相,不要怨天由人,是因為你的「心」去產生的。

  雖然講,現在我心很好,怎麼現在我的面孔跟壞人差不多?!(笑!)這是你過去世太壞了嘛!你造出來的殼,你的房子,就是壞人的那個殼嘛!布袋戲你知道嗎?台灣布袋戲一演出來,一走出來,這樣子,我們一看,唉呀!這個是好人。為什麼是好人呢?因為他彫的五官很端正就是好人;五官湊在一起的,像蟑螂頭的,長得像什麼東西一樣的,那布袋戲壞人都彫得很難看,青面撩牙的!這是「相由心生」。這是我們累世所積下來的,你表現出來在你臉上的那種形相。

  你假如心地很好的人,你經常在修行,有慈悲心,那麼你會產生慈眉善目的那種現象出來;你眼睛會很柔和的,那個眼睛又細、又長,這個「光」、非常的柔和。

  你的眼光,就是很柔和的光,不會是陰陽怪氣的光,都是柔和的;自然就是這個樣子,因為你時時保持你心裡面的柔和,顯現在你的眼神上的,就會柔和。

  所以,我們在看相的人知道,眉毛看兄弟,準頭看錢財,眼睛觀智慧,耳朵看壽,下巴看奴僕,看你的這個人緣,就看下巴。人緣好的話,下巴會比較圓;人緣不好的話,下巴就尖,到那裡都要碰釘子,不是你去碰人家,就是人家釘你,就是互相釘來釘去,這樣子的敲過來,敲過去,焦頭爛額的。那你面相有奴僕的話,你有很多人會隨從你,下巴是圓。

  那麼,將來有財,你準頭是圓;你有智慧,你眼睛自然閃出來的光就是智慧的光,那個眼睛的形狀就是有智慧的,不會像那個呆頭呆腦的「呆頭鵝」,對不對?那眉毛就看兄弟,這個眼尾就看夫婦,眼睛尾這邊是夫妻,看顏色的。看相的就這樣子。

  其實,一切的形象,都是我們本身造出來的。那是怎麼造出來呢?就是你意念去造出來的,你的想念去造出來的。那麼,你今天修「天色身」就是靠你這樣子去意念的,妳時時意念天女的形狀,將來妳就變天女,你意念天神的形狀,將來就變天神。

  念佛裡面有講,念佛你要一心「念佛」,還要一心去「觀佛」,這個叫「觀想念佛」。你觀相念佛,你觀阿彌陀佛的形相,那麼你念佛;這個你能夠成就天色身的修行,一樣的,這裡面有提到。第二十三頁、第五行〈真實光明釋〉云:「諸修密咒行者,當修念佛,當知須修隨念如來色身及法性故。」又云:「安住一切如來中央,於彼攝持。以法身理及色身體,與彼俱無異故,乃至自能現見,應當修習。」

  這一段經文,講得很好!你雖然是修密咒的;但是,你也要唸佛。我還要告訴大家一個秘密,你唸咒是在修「法身」,你念佛是在修如來的「色身」。當你念佛的時候,要想佛的形相,就是在修如來的「色身」;你念咒的畸候,就是在修如來的「法身」。

  「咒」本身是不可思議的、是不可翻譯的,甚至於你不要想它的意義的:你只是唸它的聲音出來的,甚至於你在無唸之中,你沒有唸它,但是你用心唸、沒有聲音的,這是在修「空性」。唸佛要唸出聲的、要觀想佛的形相的,這不是在修佛的「色身」嗎?修如來的「色身」嗎?這一段經文講得很清楚。

  你自己要「安住一切如來中央」,就是進入如來的心中,「法身」的道理,跟「色身」的身體,都是重要的,是沒有分別的;這裡面講,不管你是法身的,或者是色身的,在佛法裡面應該講起來,是無異的、沒有什麼分別的,應當要修練的。

  所以,我認為佛教不是「唯心論」,應該是「心物合一論」;「心」跟「物」,就是「無形的」跟「有形的」,一起都應該要修行的。這裡面,這「密論師」(第23頁)第二段:「如佛密論師〈大日經疏〉云:「此中有相無相二種次第,由清淨非清淨二身差別門中,顯示二種天身自性。其清淨者,謂法身無相三摩地自性,是無相智體性。非清淨者,謂遍計色自性,諸正等覺圓滿受用變化身相。由於眾生顯現增上,立為顯色形色體性。此顯隨順二身行相修習二種瑜伽,事行兩部相同。」

  其實,這一段主要在講,「法身」是清淨的;「色身」是不清淨的。那麼,「法身」呢,是「無相」的;「色身」是「有相」的。那麼,清淨的呢,就叫做「法身無相三摩地自性」;那不清淨的呢?就叫做「遍計色自性。諸正等覺圓滿受用變化身相」。其實,這兩種都要修的,這一段文字都是在講,法身、色身,都要修;那麼再講:這個「天瑜伽」也要修。

  你修「天瑜伽」,就等於是在修這個「佛瑜伽」是一樣的;你加上「空性」,就變成「如來瑜伽」。那麼,「如來瑜伽」加上「天瑜伽」就是很快的能夠成就的。

  一般在佛法裡面,只有密教才有;一般的佛教裡面,只有密教才有這樣子。所以跟「波羅蜜多乘」有分別的地方就是在這裡。

  宗喀巴祖師,祂就把這個討論「天瑜伽」的事情,「廣大天色身」的事情,特別的講解很清楚;把以前古代修行的這個大論家、大師,他們所談到的,全部列集在這些書中。祂的意思是,要證明不可以捨了「天瑜伽」,你假如捨了「天瑜伽」的話,你的修行要經過很長久,很長久的時間才能夠成佛。

  但是,你假如由色身修「天瑜伽」,然後再加上「空性」,就能夠很快成佛。這是宗喀巴祖師,祂主要的意思是在這裡。所以,祂在最後一段,第二十四頁,最後一段,祂有這樣寫:「當知有是通達空性勝進方便,有是修天瑜伽支分。此應持為扼要之義。」

  這一段,主要的意義,或者祂談論了這麼多,最主要是講,修「天瑜伽」這一部份,是一種「通達空性勝進」的方法。我發覺《密宗道次第廣論》裡面,它談每一個事情,都談得很詳細。

  這個修行「天瑜伽」法,大概也就只有師尊本人比較清楚一點。因為,「我」本身來講起來,根源在於我,以前是在「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的這一種境界裡面,本身是一個如來的境界、也是一個佛菩薩的境界。

  但是,當要降生的時候,是在「天河勝景處」。來到了「天河勝景天」,天河勝景處的地方就是屬於「諸天部」,應該是屬於諸天部。那麼,「天河勝景處」的地方,是諸天部的話,就有天色身;再由天色身轉世到娑婆世界。所以,經過了幾個層次,就是:「佛」到「菩薩」,到「天」,然後到「娑婆世界」,這樣子的幾個層次下來。所以,修行的幾個層次,也可以講,「娑婆世界」、「天瑜伽」、「菩薩」到「佛」,都可以的。所以,宗喀巴祖師祂的論,跟我本身的想法就是不謀而合。

  所以,佛法裡面的修行,是有很多的方法。因為你知道,像佛教裡面有「十三宗」。那麼,十三宗就等於十三種方法,都不一樣的!

  你單單講那個「中觀派」跟「唯識派」,一個是講「識」的,「眼耳鼻舌身意」,那麼在最深意識,甚深意識,一直到「阿賴耶識」,密教裡面還有「第九識」,這個是講「唯識」。講「中觀」的,空、假、中、三觀,又不偏於「空」,又不偏於「假」,講「中觀」的,這就是一種修行的方法。

  那麼,又講「唸佛」的、講「三論」的,講很多種、很多種的法門。那密教有密教的方法,所以當然每一種都是成佛的方法;但是,你不可以說,你修了這一種,你就去批評第二種,你修了這個「天瑜伽」,你就去批評別的,那別的又來批評「天瑜伽」,這樣是不可以的!一樣的這個道理。

  我們修行,應該要這樣子做,也就是說,按照祖師所傳下來的方法,而且師尊本身的修行,實修的一種過程,再教導大家;大家依照祖師所走過的路子,這樣子比較好一點,不用自己去摸索。今天就談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四年八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