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卷一】癸二、子一

015. 【卷一】癸二、子一

癸二、釋論所說分二;子一、智足論中所說

  今天,我們講:「癸二、釋論所說分二」,「子一、智足論中所說」。
  
  這個〈智足論〉,是一位智足大阿闍黎,在他的〈修我方便論〉中,所提到的。這整個第十八頁、十九頁、第二十頁,這三頁所討論的,它的主旨,離不開「無我」跟「方便」,「法身」跟「色身」;它完全是在討論「無我」跟「方便」,「法身」跟「色身」。
  
  那麼,按照宗喀巴祖師的意思,祂是希望:「無我」跟「方便」,都要一起修;那麼,「法身」,跟「色身」也一樣要一起修。

  因為,它這裡面經常提到,你要廣度一切有情的眾生,變成廣大的利益,一定要「方便」。

  你要利益所有一切有情眾生的話,那麼,一定要修行「色身」。宗喀巴祖師主要的意思是這樣子的。
  
  所以,在祂的經文裡面,就是這樣子寫:「若修無我捨離方便,彼必不能盡離諸分別垢,發生饒益無餘有情一切種智,故於方便應極勵力。能遍饒益諸眾生者,謂佛一切種智,利益亦從究竟廣大出生。」
  
  它這一段話主要的意思,也是希望行者,必須要修「方便」,所謂,「故於方便應極勵力」就是,在「方便」上要努力去做的。光光修「無我」,固然可以斷掉所有的污垢而直接成佛;但是,這要經過很長很長的時間,所謂「三大阿僧胝劫」。這個意思就是講,經過很長久、很長久的時間,才能夠成佛的,祂講得很清楚。宗喀巴祖師的意思也是這樣子。希望行者,「無我」跟「方便」要一起修,那麼「法身」跟「色身」,也要一起修。

  在過去,我曾經提到一個問題,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上,六道眾生之中,最好修行的,就是「人道」。佛經裡面也經常這樣子講:「人道最好修行」。那麼,大家也明白,因為在三惡道裡面,地獄、惡鬼、畜生,這三惡道當中,「無明」都很重,他們不懂得怎麼修行。

  像:畜生,能夠修行嗎?那就很難了!你跟牠唸了半天佛,牠都跑了。現在,我們很多弟子很好的,他家的什麼狗啊、貓啊、什麼通通寫信來皈依。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有那麼多,也大概包含了這些,很多狗啊、貓啊、他家的寵物,大家都知道可以皈依,通通寫信來,求遙灌頂皈依,大家都寫信來。

  有時候啊,他的貓打噴嚏,他就趕快寫一封信來說,「趕快請師尊加持,你的貓弟子生病,你的狗弟子生病了!」就是這樣子。弟子也是很好,不過,事實上我們曉得,這個畜生道是很難修行的。

  單單以「魚」來講,魚在海裡面游的這些fish〈魚〉,你叫鯊魚去修行,你站在海邊或者你游到海裡面去,跟鯊魚做遙灌頂,給牠唸三皈依。你第一個皈依還沒有唸完,你就變成牠的點心。(笑!)

  事實上,牠不懂得!牠不知道的!你給牠唸佛、唸咒,那鯊魚很恐怖的。在海裡面這些鯊魚,我看那個影片裡面,牠最喜歡吃那個魚,叫什麼?叫Tuna,是不是?鯊魚最後喜歡吃Tuna,那個Tuna我們以前記得叫China魚(台灣發音),牠那個味道特別好的,那個China魚的味道特別好,牠喜歡吃那種。

  我看那鯊魚的嘴巴只要一咬,那個魚,再大的魚都會變成兩半,那個血都流出來,那很恐怖的!那個鯊魚真的是---我們講的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就吃泥巴;在海裡面就是這種現象。

  你叫牠怎麼修行?你知道海裡面的魚,有多少?數千萬種!數億億種的!牠們懂得修行嗎?很難的!所以,畜生道太苦了,難修!像地獄、惡鬼,都太苦了!也是很難修行,因為它們的「無明」比較重。

  那麼,我們講就是,人道最好了。因為人道,苦一半、樂一半,那麼,知道苦的時候就想要樂,想要能夠修行,可以得到好的善報;他就想要發心,想要修行。

  那麼,天道也難修,我以前經常一直在想:為什麼天道難修?以天人祂本身來講,天上的人,祂比人道更有智慧、更有福報的,為什麼天道難修昵?那麼,法師就講:「因為天的樂趣太濃,祂捨不得天趣。」,也就是說,祂捨不得那些天趣、天的樂趣,天上的這些樂趣太濃厚了。

  因為捨不得,所以祂不會繼續再修行。那麼,我常常這樣子想,我的想法跟那些顯教法師的想法略有不同。

  我認為,天人很有智慧,祂的福報、天趣很濃,沒有錯!但是,祂的智慧也夠啊!祂應該懂得保持祂那種天的樂趣的話;保持那個福報,祂也會認真去修啊!

  我想的,跟法師想的不一樣。因為,我們經常在講「惜福」,你要珍惜這個福份,你不要把這個福份紿它用掉。那麼,天上的這些神仙,祂為了珍惜祂本身所得到的這些天福、天上的福報,祂應該懂得惜福的;祂要懂得惜福的話,祂也要修行,祂福份不要用完,祂在天上更好修行。

  所以,我認為:人不要以為人道最好修行,最適合修行;我的想法是:天道也很好修!我這個想法,跟宗喀巴祖師的想法是一樣的。

  宗喀巴祖師不同哦!祂說,在「人道」跟「成佛」之間,這個中間隔了一個「天道」;假如,你能夠修「天色身」,再加上「空性」,你就會變成「速疾道」。也就是說,會很快速的成佛,你以「人道」來修「空性」的佛,很難、很困難,不如你以修「天色身」再加修「空性」,然後成佛,這樣子比較迅速。

  這在宗喀巴祖師的論裡面,祂是有寫到,就是在十九頁最後一行裡面:〈修我論〉云:「以是當知,如修無我,廣大自性亦須無異而修。」此中「廣大」,即「天瑜伽」,「廣大之理下當廣說。」這此中的「廣大」,即「天瑜伽」。

  什麼是「天瑜伽」?「天瑜伽」就是修「天色身」。「瑜伽」的意思就是「相應」,跟諸天相應。密教裡面的法,廣納諸天而修,一般的顯教,他不主張供天、齋天、修天,他比較不主張。他說,「學佛、你就學佛就好了,也不要供天、也不要齋天、也不要修天。」但,密教不同!密教廣納諸天而修,所以密教裡面有很多天部的、有很多天部的這些咒。

  其實,這些天部的咒語,完全是在修「方便」。廣大方便利益人天,這一點,我認為密教裡面廣納諸天而修,修「天色身」直接升天,再由天道配合「空性」來修成佛果。這也是一個很快的方法,不用直接修「空性」,不必要直接去修「空性」;由「空性」及「天色身」一起修,這是顯、密有所不同的地方。所以,密教經常飽受人家的攻擊,跟這個有點關係;因為,密教有諸天部的法,跟顯教是不同的。

  論裡面所講的:「由自自性所成甚深廣大體性之果,從自自體而修。」這裡面就有三個,什麼是「自自性」昵?什麼是「廣大體性」呢?什麼是「自自體」呢?所謂「自自性」就是「佛性」;所謂「廣大體性」,就是「天性」、天上的性;「自自體」就是「色身」。這是經過三個階段、經過三個階段去修行?是不一樣的!

  宗喀巴祖師的意思,就是希望我們行者,依照這三個階段去合修的話,這是一個「速疾道」,比較快成就的一個方法。師尊本人對這諸天,一直都是很恭敬的。以佛陀本身來講,祂也要叫我們「六念」。「六念」---你要念什麼昵?其中,有一個念就是「念天」,還是要想「念天」的。佛陀並沒有叫我們把「天」排除在外;祂在「六念」當中,還是叫我們「念天」。

  那麼,我對「天」是很恭敬的!我認為「天道」也可以修,天道只要配合「空性」就可以成佛了。那麼,天道在利益廣大眾生方面,是有它的超勝的。

  這個「天」是什麼意思呢?不是「我的天!」,(笑)我們英文經常在講,「My God!」(我的天!)。是「我的天啦」!但,不是那個意思。這個「天」,代表好幾種說法:是「光明」的、天是「光明」的,它比人間還殊勝的光明:那麼,天呢?也是「自在」的,你曉得天人祂有「神通變化」。祂是「自在」的;那麼,天昵,也是「清淨」的。

  事實上,在娑婆世界,我們曉得:是污穢的,人本身也是污穢的;那麼,天是「清淨」的,天本身也是「自然」的。天人的生活,祂接近於自然之道,很自然、很平凡的。

  那麼,天呢?也是「超勝」的。我們知道:這個天上界,祂的一切的這些天人的生活,都是非常「超勝」的,比人間更超勝得多。

  那麼,天也是「福報」的。祂的福份啊,非常的夠了,很好的!所以,祂完全是一種很享樂的、很舒適的一個境界,那個境界當然是很好。

  為什麼要貶低「天」昵?為什麼要把「天」刮除昵?按照我所知道的,其實很多的「聲聞」、「阿羅漢」,祂們也存在於「天」,祂們在天上,在這個「三淨天」裡面,祂們也是在那個境界裡面,在三淨天裡面。

  我以前講過,大日如來,祂本身是不動的,完全是身、口、意清淨的,處於「涅槃」的狀態。佛本身是「空性」的,祂處於「涅槃」的狀態;但是,顯現在外的,像毘盧遮那佛的四個侍者,我講過的:「金剛歌」、「金剛舞」、「金剛嬉戲」、「金剛華鬘」,很簡單的講,「歌」跟「舞」,都是顯現如來的那一種快樂的形象。

  以聲音表達出來的,就是「歌」;以身體有形象表達出來的就是「舞」;以形象、祂本身的身體表達出來的,就是「遊戲」;以祂的莊嚴身相表達出來的,就是「華鬘」。

  所以你說人間,最高的享樂是什麼?人間的最高的享樂、快樂是什麼?我以前經常看電影。看那些皇帝,當皇帝好好哦!他穿的衣服好珍貴,穿那個龍袍,好像戲服一樣。(笑!)戴那個冠,都是珍珠、瑪瑙、黃金、白銀,他的椅子、他的床、他的宮殿,好好!完全是七寶去造的。

  那麼,他最高的享樂是什麼昵?我看皇帝最高的享樂,每一次電影演出來,他就坐在那裡,那麼前面就擺了很多的,很好吃的補品,蓮翰上師最喜歡補品的。我們中國皇帝每一次,這些珍貴的食物擺在他面前。

  那麼,他欣賞什麼?一定是唱歌,一定是舞蹈、歌舞,穿戴得很美、很美麗的,然後表演一些遊戲;歌舞、遊戲、美麗,就是這樣子!這就是人生最高的享樂了,享樂就是這樣子,你還有什麼特別的沒有?

  諸位,我問大家,還有什麼特別的沒有?除了歌舞、漂亮,跟遊戲以外,你還有什麼?很special的沒有?

  其實,有很多東西都包含在遊戲裡面。你今天很高興,因為你買到一部非常漂亮的轎車。最近,彿奇cry!流眼淚,因為他到了車場,到了那個賣車的地方,看到很喜歡一部車子,他居然流眼淚;他就---喜歡那部車子,喜歡到流眼淚,這是感動了自己,喜歡到流淚。他為什麼流淚呢?因為還沒有買給他!居然為了一部車子會流淚,這是什麼?這是「華鬘」。

  你穿衣服也是一樣哦!你穿得很漂亮,這是「華鬘」,你打扮得很漂亮,是「華鬘」,你把頭髮弄的很美,你耳環吊的很大。(笑!)對不對!你身上戴的錶很好,你戴鑽石、你戴項鍊,你裝扮的很好,都是「華鬘」,這是使自己快樂,也使別人快樂。

  你打牌,這也是遊戲,你做一個秀也是遊戲;你玩什麼撲克牌、打電動玩具,或者你去郊遊、去玩、去旅行,都是遊戲,都是在遊戲的範圍之內。甚至於你跟你的女朋友去談戀愛。OK!這個是遊戲。去PA TO,他們講PA TO、去喝空氣,都是遊戲、這個都是遊戲。

  這世界上所有人間的種種享樂,完全在這個「歌舞」、「遊戲」、「華鬘」裡面,天上也是一樣,最高的這些快樂,也離不開這四樣。

  他們還有神通變化。神通變化為了什麼昵?也是「遊戲」。你所有的神通變化,全部都是「遊戲」。你的光明不是你的「華鬘」嗎?你的天衣就是你的「華鬘」;你插上了花,戴上了冠,都是華鬘的。美妙的歌聲,阿彌陀佛的境界,有這個「共命之鳥」、「迦陵頻伽鳥」、「鸚鵡」,祂們唱美妙的歌,這個都是「金剛歌」。

  所有的這個宮殿,用黃金、白銀、七寶做成,全部都是「華鬘」。「八功德水」,這些「行樹」都是「華鬘」。那麼,你在那邊做唸佛、唸法、唸僧,可以講,都是「遊戲」,這是最高的境界,也是這樣子的。

  那麼,進入「空性」、就是成佛的空性,它是不動的、完全不動的,這些天上的樂趣,這是顯現了如來本身的外相,完全是天上的。

  在我的眼光裡面,以清淨的佛的眼光來看娑婆世界。三惡道,跟天道,跟四聖道,所有一切的眾生,其實全部都是清淨的;並沒有一樣是污垢的、污穢的。那麼,這種顯現,不過是喜怒哀樂,種種有形象的一種變化而已。

  「天道」好修嗎?其實應該要修「天色身」。這個論調在〈知足論〉中,它提到、而且是講得很多的。第十九頁,第一行它說:「若不勤修通達空性之慧,唯修廣大力便,亦必不能得佛色身。」假如你不修空性,單單修天界,不能得佛、不能成就佛果的。

  「雖如是,然須了知佛位盡斷一切垢者,是修空性之跡,」一個成了佛的,祂把一切污垢,全部通通斷盡,這是修「空性」,那就是修佛的。「但是能饒益一切眾生者,乃是廣大方便之跡。」你假如要幫助所有一切眾生,還是天人、才能夠幫助一切有情眾生。

  這在密教裡面很明顯,我們在修行當中,是要靠龍天護法護持、靠天部護持。密教裡面有所謂的「金剛」、「金剛神眾」,「諸天」、「空行護法」,這些是專門利益廣大眾生,也就是利益眾生。所以,在密教修行的護法群中,有「天龍八部」、有「金剛神」、有「空行母」,有「諸天」、有「護法」,所以我們對所有的護法空行、諸天跟金剛神眾,通通要恭敬的。

  一般來講,利益廣大眾生的,其實是「金剛護法」、「天部」、「空行」,這個很明顯,講的很清楚。

  至於密教裡面,它是講:「由自自體而修」;「自自體」是什麼?我們要修這個「色身」,是可以修成跟諸天相應,也可以修成跟如來本身的清淨相應。

  由我們的這個身體、「自自體」去修,講的特別的清楚。一般來講,有很多人,他不重視自己的身體,他只是注重於心靈,「我學佛就是修心,其它,我們這個身體就不重要」,其實,你身體就是一個基礎,你自身的身體都修不好,影響到你的心靈。

  密教是講「身體」跟「心」是合一的。「心」是包含了你自己的這個「色身」的;沒有「色身」,你哪裡還有「心」呢?你「心」在哪裡呢?「心」,本來它是不存在的,不在內、不在外、也不在中間,而是由你這個色身存在的時候,你「心」才存在的。

  「心」是廣大無邊的;但是,你有沒有想到,你的身禮一樣是廣大無邊的。當你的身體修成的時候,你「心」也就修成了。所以,這叫「由自自體去修」,不能捨了這個身體去修行的。

  你沒有了這個身體,你的「行」何以修啊?所以,很多人都講,「我注重心,我不注重這個身體」,把身體搞得很糟糕;那麼,你的心也是很糟糕的,因為身心是合一的嘛!你身體不好的時候,這個「行」如何修?

  你不能講說,你的心修的很好;身體很爛。所以,密教的修行,完全是「身」跟「心」是合一的修行,這個就是「從自自體而修」之義。

  你知道的,「佛果位當中,相好莊嚴之所依身與依彼之無所得心,二性無別同時而住。」這是第二十頁、第二行。「相好莊嚴之所依身與依彼之無所得心,二性無別同時而住。」這「無所得心」,就是「佛」啦、「佛性」啦;無所得的心,自自如如不動的心叫做「無所得心」。

  這兩種身,一個是「相好莊嚴的身體」,跟「無所得心」;兩種無別,沒有分別,同時都住在一起的。表示你的「法身」跟「色身」,是同時在一起的。這裡面又講:「諸瑜伽師亦須現見自身為如來身相之方便,即於爾時與緣自心法,真實義無自性慧,同一識體俱時和合,智慧方便不可分離。」

  可以這樣子講,它主要的意思,都是在講:「法身」跟「色身」,都須要一起修的。「色身」可以利益廣大眾生,「法身」就是空慧如來的智慧:跟你自己的身體,二者合一而修行,都是合和而修。

  那麼,從「相好莊嚴」---你看如來的「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這就是如來本身的身相,就是要這樣子,然後再配合上他的「智慧」,那麼我們曉得「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都是屬於如來的「方便形象」。

  那麼,宇宙上這個空性的智慧、「空慧」,就是真正如來的智慧。所以「智慧」跟「方便」不可分離、不可分開的。

  所以,我們這個「色身」也是很重要的!我們色身的修行,也是很重要的!這可以講,整段裡面這三頁的文字,都是在講這〈知足論〉中,提到的這些論點。

  「方便」跟「智慧」,「法身」跟「色身」,「無我」跟「方便」,都是要合著修行的:這是宗喀巴祖師本身,祂主要的意思是這樣子的。那麼,宗喀巴祂也提到「天色身」的問題,將來會再講很多天色身的事;也就是講,這個「天人身」、天上界的天人身的,會一直再解釋,讓大家清楚明白。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四年八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