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卷一】乙二、丙一、丁一

009. 【卷一】乙二、丙一、丁一

乙二、別釋大乘,丙一、總分二種大乘分三,丁一、分數類

  今天我們再談《密宗道次第廣論》:「乙二、別釋大乘。丙一、總分二種大乘。丁一、分數類。」 

  〈入無上瑜伽教義〉云:「菩薩乘中亦有二種,謂地及波羅蜜多乘,密咒果金剛乘。」依霞達迦惹囀摩說,密咒乘、果乘、金剛乘,皆是咒乘異名,或亦名方便乘。因果乘者,即二大乘異名。如智吉祥論師〈除二邊論〉所引〈聖密授記經〉云: 

  「修因說因法,善轉法輪己,有果乘近道。」又金剛乘,亦稱持明藏及續部。 

  因為這一段比較短一點,所以就把這一段唸一遍。這一段的意思啊!就是完全在講「大乘」裡面,也分為「地及波羅蜜多乘」及「密咒果金剛乘」。其實這就是講,「菩薩乘」及我們今天這個密教的「金剛乘」。解說「金剛乘」的要義,在這一段裡面。 

  我今天跟大家稍微解釋一下。這個「密咒果金剛乘」,其實,它是把所有的義名全部加起來.重點在這三個「乘」上面,就是「密咒乘」、「果乘」、「金剛乘」:那麼,要解釋什麼是「密咒」?什麼是「果」?什麼是「金剛」?那什麼又叫「持明」呢? 

  「密咒」,因為我們真佛宗,本來就是密教,用密教的法去修行,差不多大家都知道什麼是「密咒」了。我們在修法的過程當中,都是要持咒的。那麼這個「咒」代表什麼呢?因為它本身是一種很秘密、而且很深奧的,在五不翻裡面也包含了「咒」的,也就是說「咒」是不解釋的,這個「密咒」本身是不解釋的。 

  可以這樣子講:就是宇宙意識的聲音。那麼,也有這樣子解釋的:就是說,菩薩或者佛本身在開悟得證以後,把自己開悟得證的一種心法,濃縮成為一個咒語,成為一個聲音。依這個聲音來攝召眾生成佛的,就是它本身的秘密語言,就是「密宗」。 

  密教都是要靠持咒的。我們曉得一般的顯教,像「淨土宗」,它是靠唸佛。唸佛就是用佛號來攝召眾生往生佛國淨土的就是「淨土宗」。那麼依照「密咒」的持唸達到自己本身放光、融入宇宙意識之中的修行方法,就叫做「密咒乘」、「密咒乘」。那麼,咒的本身,因為它本身是秘密而且深奧,不可翻。 

  這裡又跟大家提到「咒音」的問題。很多人的咒音不一樣,以前我的師父傳給我「咒」的時候也是口傳。用嘴巴,他嘴巴唸,我聽;聽了以後我記住,這樣子,口傳的,那麼我唸的咒音,跟一般外面人唸的咒音是不是一樣呢?是不同、是不同的! 

  我們曉得今天持咒,我看常仁上師,蓮滿上師,他們這個廣東腔唸「往生咒」,跟我的音就不一樣。你看我在唸七遍的「往生咒」,這種音是我自己的音。我相信外面的人在唸「彌陀往生咒」,這個咒是阿彌陀佛的,我們在唸的七遍「往生咒」,這個咒音是阿彌陀佛的。 

  其實,這個咒音真正傳給我的是誰呢?是我的大姑。我一個大姑,是我自己的大姑,她已經往生,她是出家的比丘尼,她喜歡「往生咒」,她經常唸「往生咒」。有一個奇蹟,就是說,本來我要開法會的,但臨時我出差,把我調走了。那時候還在軍中,那麼法會開不成了,我就宣布說,法會不能開了。 

  但,很奇怪了!我大姑一面唸「往生咒」當中,就看到我回來,她跟我家裡面的人講:「這個法會可以開成。」因為我回來。 

  沒有人相信的,因為我前天剛剛坐火車南下到岡山,到楠梓、岡山那裡,做測量工程的。我剛剛走,怎麼可能回來呢?而且那個出差要一個月的;但是,她在唸「往生咒」當中!看到我回來。她不是講我往生回來。(笑!)不是的!她在持咒當中,她也有她的靈感。 

  說也奇怪哦!就是她講說我會回來,當天晚上我就回來;因為在聯勤總部,在軍部裡面最高單位,突然間發一個命令給我們,說那邊的飛彈不用佈置了、大岡山那邊的飛彈取消,佈十二顆飛彈全部取消,不必測量。因為接到上級的指示,我剛剛到,剛剛好通通都弄好,準備開始測量了;他突然間一個命令來說不用了,所以我又回來。家人不知道,居然我大姑知道,可見這個咒,很靈驗的,很靈感的。 

  這個「往生咒」,我的這個咒音是聽她唸的,然後我學來的;不過,我相信你們廣東人唸「往生咒」,絕不會跟我這個台灣音一樣的,不可能的事情,不會一樣的。 

  外面的人唸「往生咒」,我不知道是什麼音,但是我唸的就是這個音。咒音的問題,以前我師父教給我,幾個傳承的心咒,他有教我;他說,外面的人唸的是這樣子,但是我們的唸法聲音不同。不同?難道還有什麼特別的嗎?他說,是有,是有特別。這個就是我們宗派的傳承的咒,這代表傳承的咒。 

  今天在座幾位,好像有幾位唸「傳承咒」的;那麼,大部份的人都是唸一般咒。什麼是「一般咒」?什麼是「傳承咒」呢?「一般咒」,是說大家共同的,這個叫做「共法」,共同的「共咒」、共同的咒語。像我們唸「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對不對?我們唸大明六字真言,「嗡嘛呢唄咪吽」這個就是「共咒」。大家都知道的,在西藏所有的連小孩子、大人、老人、青年,通通唸「嗡嘛呢唄咪吽」,那麼傳出來的「嗡嘛呢唄咪吽」就是全世界密教的信徒唸「大明六字咒」,就是這樣子唸的;但是,師父當初跟我講的,我們的「嗡嘛呢唄咪吽」不是這樣子唸的。 

  這個就是「傳承咒」。你得到六密弟子「傳承咒」的時候,好像是說,你已經得到傳承的咒語。我唸給你聽,你跟著我唸,就是「傳承咒」,那個叫做「不共咒」,不一樣的!有很多的「本尊咒」也不同,也有加上字的,最後還加一個「吽呸」,這是加上去的;本來沒有「吽呸」的,最後加一個「吽呸」,這個也是加上去的。有很多咒音,是不同的,有些是加上去的。    

  所以,所有的咒音哪,不管你怎麼唸,外面怎麼唸,別的宗派怎麼唸,還是以師尊本身唸出來的咒音為主。那麼你們會講:「師尊有時候,唸錯啦!我們怎麼辦?」唸錯你就跟著唸錯,密教是這個樣子的。 

  拿一個東西給你看,這一本書的封面,什麼顏色?咖啡色?紅色?紅色啊?就是咖啡?我有色盲;應該是深紅,藏紅、藏紅色,不是咖啡色。咖啡也有這種解脫的,但比咖啡還深一點。藏紅色——我說「這是黑色」。大家跟著喊「黑色」。要跟著喊「黑色」的;不能講:「我是講道理的。」底下那些弟子講:「師尊我要跟你講道理,明明是藏紅色,為什麼講黑色呢?」我要反問你:「你懂不懂傳承啊?」傳承就是師父講什麼?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講「一」,你不能講「二」。 

  阿兵哥也是的哦!軍人也是「服從」兩個字。服從是什麼?「傳承」。沒有道理好講的!以前,我當軍人的時候,明明是我對,那班長錯了。我記得軍訓裡面的課程是這樣子寫的,那班長講錯了,我就舉手:「班長你講錯了。」他馬上就給我講一句話:「你去做伏地挺身五十下」伏地挺身五十下啊!做到流大汗珠、小汗珠,我還是據理力爭。 

  我跟班長講,「我是講道理的,我要跟你講道理。」他怎麼說,「沒有道理好講!軍人本身就是服從;就算我錯啦!你也要服從我。」他是這樣子講的哦!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沒有第二句話講的;明明我對啊!沒有什麼對錯的,你就是要聽我的。錯啦!沒什麼是錯的;就是錯了也要錯到底,就是這個樣子,有這個軍人的氣質在裡面。 

  所以,「金剛乘」裡面的密教的法,講「傳承」,就是一個對一個的。他講一、你不能講二,完完全全的、全部的信服,你才能夠得到真正的法流的灌頂。 

  所以在唸咒啊,你不要看這個唸咒,以前不是有一個密咒的故事嗎? 

  有個老太婆唸咒,她不懂得字的。「吽」ㄏㄨㄥˋ,她唸成「牛」ㄋㄧㄡˊ,(又,有邊讀邊,無邊讀中間。她不知道「口牛」唸成(ㄏㄨㄥˋ),她唸成「嗡嘛呢唄咪吽。」要唸成吽ㄏㄨㄥˋ(笑!)。唉!因為她唸得到天神的感應,得到天神的感應;因為她很虔誠的唸,一心的唸,一心的唸就轉化為咒。她只要唸這個咒都有感應的,碰到一個上師來啦!上師說:「你唸錯啦!」以後你要唸「嗡嘛呢唄咪吽!」,你不可以唸「嗡嘛呢唄咪牛!」。 

  但是,她改唸「嗡嘛呢唄咪吽」以後,她得不到天神的加持,她唸的咒沒有感應的。她以前唸咒石頭都會跳舞的,唸到這個石頭都會碰、碰、碰這樣子跳的。自從唸正了,聲音歸正了以後,哇!她失去了那個天神的加持了,就沒有了! 

  所以,我們真佛宗有幾個「傳承的咒」,都是由師父那邊傳過來,跟一般唸的「共咒」是不同,那是「不共咒」。就是師父傳給你,你就按照這樣子唸,就對了!別人怎麼唸,你都不要管,當初他教我就是這樣子,你依照我的唸就對了;別人怎麼唸,你通通不要管,就是這樣子。 

  所以,這個咒!它有它產生的力量,因為師父有力量,他的咒有力量,所以他教給我們的,我們也有力量,你依著共同的咒去唸的,沒有得到加持力,這個咒本身唸錯的,有加持力,還是對的。這個咒啊,本身唸對的,沒有加持力,也是錯的。所以,這個咒音的問題就是在這裡。 

  那麼「密咒」呢?可以講,就是「如來秘密心」的一種聲音。你持了祂的咒語以後啊!祂就攝召你;你跟祂能夠感應道交,你因為唸了祂的咒,直接就進入了如來的心中,得到清淨。這個就是「密咒乘」。 

  那麼什麼是「果乘」呢?第二個,講「果」,「果」;我們曉得,我們經常講,「這個事情都是有前因、後果」。有「前因」自然產生「後果」,那麼「果」,可以講就是一個終結者。終結、「某某某終結者」,這一句話在電影很流行,「現在某某某終結者」。「終結者」就是給他cut掉的那個,就是「終結」。從這裡以後就結了。「終結者」、「果」就是終結了。這個在因地的菩薩不會了解的。 

  這個「果乘」,就是說,你們已經受灌頂了,就是得到「果」了。先「果」後「因」,先證得果位再來修行,先給你名稱,你再來修行。有很多人講,你們盧勝彥師尊,什麼「華光自在佛」?他就是不明白,「金剛乘」就是「果乘」。 

  我講啦!這「華光自在佛」就是「果位」,就是你「終結的果位」,就是你修行開悟證果了,你就是「華光自在佛」。「果乘」就是當你受灌頂的時候,你已經有一個佛號給你了哦!你說你這個宣仁法師,其實你就是「宣仁佛」,對不對!登霄法師,就是「登霄佛」。對不對!通通給佛號的。直接就給,你一受到密教灌頂,你本身就是「果乘」,就可以稱為「佛」。 

  先果後因。你再慢慢去修,再去證明;已經先給你佛號了,所以才叫做「果乘」。開悟的、證悟的就是「果」,無為的就是「果」,到了那個境界以後,就是無為的了。就是「佛性乘」,就是「果乘」。你己經是佛啦!已經開始把你的佛性給你了,把佛性還給你,你已經得到佛性了,就是「果乘」。「果乘」-「佛性」、「虛空」、「真如」、「佛性」中就是「金剛乘」,就是「果乘」。 

  無為,「無為乘」,就是「果乘」;因為到了「果」的時候,就是一切的作為,不是修有為法。因為,所有的有為法都是方便;只有無為法才是「果乘」。 

  今天跟大家講,大家以為盧勝彥怎麼可以自稱「華光自在佛」呢?因為他不了解「金剛乘」,不了解「果乘」的道理;其實,你都可以自稱為佛的,一點錯誤都沒有。你說,我是「某某佛」,沒有錯!你們都是佛。 

  只最先給你們佛的「果位」,你們再由「因」修向「果」,先「果」後回「因」。這個方式不同。一般顯教,都是從「因」回「果」,密教是從「果」回「因」,不同的。 

  那麼今天,這個盧勝彥,本來就是摩訶雙蓮池的蓮花童子,他今天在娑婆世界說法,是從「果」回「因」,那麼現在在修行啊!又得到這個「果位」啊!「華光自在佛」,這個是從「因」回「果」,這因果就是這樣子的嘛,本來就是有因有果,前因後果嘛,有果有因嘛;因又化為果,果又化為因嘛。互為因果嘛! 

  所以,這些學佛的,笨蛋小子,笨的很!連這一點因果的道理都不知道。有人談到我是「某某佛」呢,他就緊張的要死,從火車上就掉下來,吃了飯都發抖,一聽到是「某某佛」,他心臟就麻痺了。 

  有什麼好緊張的呢?你不明白因果嗎?從果回因,從因回果,先給果位再由因修向果,再去證明,這沒什麼的!很平常的!這個大家讀佛經都知道,「眾生都有佛性」。給你灌頂,給你佛性,就是「果乘」,很平常的東西。 

  他們學佛都學的這個(a da ma con ku Li)(日文發音,頭腦像是水泥一樣)所以不明白的,你跟他講這些道理,有的時候愈講,他愈不明白。人家講說,牛牽到北京還是牛;講不通的,講不通的讓他去吧! 

  再講「金剛乘」,什麼是「金剛」啊?「金剛」有兩種意思的,「很堅固的東西」是金剛,這個黃金裡面的至寶、寶中寶,就叫「金剛」。它有很多的意思,我們曉得以前,我講過什麼是「金」啊!這個大家都喜歡金。 

  我聽說,越南人最喜歡黃金,越南人很喜歡黃金的,他去買了黃金以後,藏在牆壁裡面,牆壁裡面藏金;不然他就挖地,把黃金都藏在地裡面,聽說越南這個北越來了以後,他每一間房子通通拆的,這個牆壁也拆了,地板也挖了,他房子不是保留,他把每一間牆壁跟地通通挖。他了解越南人,很喜歡黃金,買了黃金就藏在牆壁裡面,藏在地下;所以,北越來了以後,他就通通拆房子,拆牆壁,挖地。 

  黃金,人家為什麼都喜歡?黃金最主要是「不變色」。天下很多金屬,都會變顏色,黃金這個光,那種黃金的亮光很美,真的!世界上,最好的顏色,還是黃金的那種顏色;而且它又不會變色的。只要是真的金,它都不變顏色。這個是比喻,它是不變的。不變色:「金剛乘」是不變色的,是永遠的光輝燦爛。 

  那麼,「金」也代表「不壞」的,這個東西是「不變」的。那麼「剛」呢?「剛」是不變體的。因為「剛」是堅固的,所以它的體不變。 

  我們講這個「金剛杵」。這個金剛杵,它當然是代表堅固、不變、不壞,而且很利的,「利」的就是說,你可以破除一切的邪法,能夠破除一切的外道、破除(切的邪,就代表「金剛」兩個字的意思。 

  其實是很有道理,因為我們修行最重要的,就是要「堅固」。「本尊法」,修法成就,本尊顯現堅固,這一點最重要,「堅固」還要「明顯」;出現的時候還要非常的明顯,那它本身也是很堅固、很明顯的。 

  密教建立在一個「堅固」跟「明顯」、「不壞」、「不變」之中,所以成為「金剛」。我們以前常常在笑,我們當初的時候,給一些「金剛上師」的名字,哪裡是「金剛上師」?應該叫「嘛薯」上師。嘛吉(台語),你知道嗎?「嘛薯!」台灣人吃的那個叫做「嘛薯」。「嘛薯」、「織薯」是這樣子,可以拉,拉的很長,也可以變,麻吉很Q,Q!英文字叫Q。那個不是「金剛」,那是軟綿綿的。 

  當了「金剛上師」,不得了的!不變色、不變體,我們有些金剛上師不是「度」眾生啊!是「堵」眾生,來一個堵掉一個。就是說!唉!我們是在度眾生,希望眾生能夠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依著這個「真佛密法」,好好的修行。皈依佛,這個不變;皈依法,去實修;皈依僧,要禮敬;到最後就變成這樣了一皈依佛又變了;皈依法,也不知道法在哪裡;這皈依僧,也不知道恭敬;那全是扯後腿的。那不是度眾生啊!叫他去度眾生,這個上師叫他去度眾生,他變成「堵眾生」。他把眾生都堵住了,不引他們入佛門,還不算什麼,還把眾生都堵住了,是什麼上師嘛!對不對。 

  「上師」是什麼東西啊?是「無上之師」!沒有比這個更「上」的「師父」,才叫做「上師」,這是佛的稱號之一。佛的稱號叫「無上師」,「無上師」的意思,就是沒有比這個再更上面的師父了,才叫做「無上師」,就是「上師」的意思。 

  這些人有時候把這幾個字啊!給它污辱了、污辱了這幾個字。所以我心理上,也是很悲痛的,對於這樣子的上師,我內心也是很悲痛;因為,他根本就污辱了這幾個字。 

  這個「金剛」是不變色、不變體;他又變色、又變體,給他一個「上師」的名字,他不懂得珍惜。這種「上師」真的是嘛吉(台語)。「嘛薯上師」,這個是不好的,我們要很珍惜這幾個字。 

  像「金剛乘」。你今天進了「金剛乘」的這個門,你進了密教的門,要知道,你本人跟根本上師之間有「三昧耶」的關係。「三昧耶」--什麼是「三昧耶」?「三昧」就是「融入合為一體」的關係,這種「三昧耶」的誓,這誓,發的這個「三昧耶」「融入一體」的這種關係;成為金剛兄弟,是一體的關係,不可分的。 

  有很多人今天皈依,明天給我退一張皈依證書來了。他說:「我現在已經進入一貫道,去信了一貫道,這上師證書就退給你。」很幼稚的、很幼稚!你知道「金剛乘」,金剛兄弟是融為一體,上師跟弟子之間,是完全是一體的。 

  你發了這種誓願叫「三昧耶誓」,是一體的誓願。所以隨隨便便的入,隨隨便便的出,都是污辱了這個「金剛乘」,因為他們不明白、無明,所以也是很同情他們。所以令這個師尊的心啊!也就是產生了更多的慈悲心,更多的這種慈悲的心,很同情、很悲憫這種弟子。 

  所以,這個叫做「金剛乘」、「果乘」、「密咒乘」。這三者的解釋是在這裡的:「又金剛乘,亦稱持明藏及續部」。所謂的「續部」,我昨天已經講過了,「續」這個字就是指「經」的意思;指這個密教部的這些經典。 

  那麼,「持明藏」:什麼叫「持明藏」?叫「咒藏」。大家聽過嗎?這「三藏十二部」,是-「經、律、論」,那麼「經」呢?就是佛陀所說的;「律」專門講戒律學的;「論」,是以後的祖師,所寫的著作就叫做「論」。 

  那什麼叫做「持明藏」呢?「三藏十二部」又其中哪裡有「持明藏」呢?就是叫做「咒藏」;加了一個「藏」叫做「咒藏」。 

  「持明」就是咒的意思。我本人到過,有兩個天界,是我們密教的天,一個叫「持明天」,其實叫「持明淨土」。就是你唸咒到最後,你成就一種光明,由於唸咒產生了清淨的光明,那麼你往生的天就叫做「持明天」,就是「持明淨土」。 

  另外有一個說法,另外有一個天叫「奧明天」,「奧明天」也是因為你本身持咒,那麼到了深奧的咒音裡面,所形成的一個天,叫做「奧明天」。所以,密教有兩個淨土,一個叫「持明淨土」,一個叫「奧明淨土」,所以,這裡稱為「持明藏」。 

  真正的得到了開悟的最高的上師,又稱為「大持明金剛上師」、「大持明金剛上師」。「大持明金剛上師」是密教裡面有封號的、有封號的。所以,師尊本身就是「大持明金剛上師」,「大的摩訶,持咒的、不變、不壞的無上之師」就是「大持明金剛上師」。這在密教裡,最高層的上師稱為「大持明」。 

  所以,因為以前有一個上師,他不懂,他說:「師尊叫『大持明』,我也另取一個號,叫『大持光』。」「大持光」?「大吃光」嗎?你不是要把我們通通吃光。「大持光」是沒有的!在所有上師的稱號當中,一個是「阿闍黎」、「摩訶阿闍黎」、「金剛阿闈黎」、「大持明金剛阿闍黎」,這是上師的四個等級。 

  我稱為「大持明金剛阿闍黎」,他一看師尊弄一個「大持明金剛阿闍黎」,他認為「唉呀!弄一個跟師尊平等。我叫「大持光」好了。他到底懂不懂密教嘛?上師本身四個層次,我是排在「大持明金剛阿闍黎」,他以為我是亂搞的,他以為師尊可能是自己稱一個號,叫「大持明」吧!他弄個「大持光」。 

  你們假如很喜歡的話,弄個「大黑光」也不錯,「大黑光」不錯!你想想看,你看我們那個「瑪哈嘎拉」-「大黑天」哦!「瑪哈嘎拉」是「大黑天」,唉!我想到了:以後我自稱一個封號「大黑光」,我看你不用大黑光;叫「包青天」好啦!(笑!)「包青天阿闍黎」,不錯!這個名字好。 

  包青天,大家都認得嘛!這個電視也有,「包青天阿闍黎」不好耶!因為現在這個社會上不流行青天,青天大老爺也已經沒有了;那麼取個名字「包黑天」,天下烏鴉一般黑--「包黑天、烏鴉阿闍黎」。(笑!) 

  這個名稱不能亂取的,不要搞錯了!所以,這個密教裡面,它有它的規矩,有它的層次。那麼我們現在懂了,什麼是「密咒乘」,什麼是「果乘」,什麼是「金剛乘」,我剛才叫「乘ㄕㄥˋ」,我現在講「乘ㄔㄥˊ」也可以。這兩個字我查過字典的哦!是通的、是通用;所以,我一下子講「金剛乘」,一下子講「金剛乘」,沒有什麼關係,都可以通的。 

  我們現在已經了解了:什麼是「密教」?什麼是「密咒乘」?這個也是包含在「大乘」裡面。佛陀當初的時候,是這樣子講,「大乘」裡面就包含了「菩薩乘」、包含了「密咒乘」。今天我們就談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