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卷一】甲二、乙一、丙一

004. 【卷一】甲二、乙一、丙一

甲二、明入佛教次等不同諸門;乙一、總分諸乘分四;丙一、如何分別

  我們再談《密宗道次第廣論》:「甲二、明入佛教次等不同諸門」,「乙一、總分諸乘」,「丙一、如何分別」。

  「佛教次等不同諸門」,佛門本身講起來,很深廣,它是有所分別。它把三行分成三乘,我們平時所講的就是:「小乘」、「大乘」,還有「密乘」等三乘。

  那麼「三乘」呢,依著「三行」來分別。它這一段談的,主要就是在講「三行」。

  那麼大家看這個論,裡面所寫的:

  「於勝解下劣者說離欲行」,這個就是小乘。

  「於勝解廣大者說地及波羅蜜多行」,這個就是大乘。

  「於諸增上勝解甚深法者說具貪行」,這個就是密乘。

  這一段的重點,都在這裡。「三乘」就是「三行」--三種不同的行法。行者在修行當中,三種不同的修行就是--「小乘」、「大乘」、「密乘」這三種。

  講起來呢,密喀巴把它這樣分:--最上勝慧者,最高智慧,最具根器的,要修「密乘」。

  那麼,有發廣大的心,發廣大心的,要修「大乘」。祂講這個勝解下劣者,就是說,你根器比較平的,修「小乘」,離欲行。

  不過我以前講過,不可以批評小乘。佛陀當初啊!祂也希望所有的弟子,一樣一樣來,有次第、不可以越級,在密教裡面也是一樣有次第,佛門一樣是有次第的,依根器不同而分次第,所以修行,你不要以為說:「小乘就很容易」。很困難的!很難的。修行是天下第一大事,也是天下第一難的事。

  第一難,登天難。上天最難。無論如何,你想上天第一難,這是屬心靈的階梯。所以困難。無形的。

  第二難,賺錢難,錢有四隻腳,人只有兩隻腳,錢在前面跑,你在後面追,永遠追不上;但是,你在前面跑,錢在後面追,那你就發了,錢一定追得上你,所以你就發了嘛!所以這賺錢啊!要給錢追,你一定發達;你去追錢,永遠追不上的。

  現在講這個「三乘」分為「三行」。第一個宗旨講「離欲行」,什麼是「離欲行」呢?小乘的修行,都是「離欲行」,離開所有欲望的修行,就叫「離欲行」。

  要如何離開所有欲望?很困難!這一點,單單小乘你要修行,就已經很難了。「過午不食」,只要過了這中午、午間的時間,你就不吃了。你的食物只是維持你今天的生活,不貪香、不貪味,也不貪色。色、香味通通不貪的,只求一點營養維持你修行的生活,而且是過午不食。穿的衣服,他必須要穿藏色的衣,就是不很鮮豔的,藏色的。以前是黑色的、灰色的,這個藏紅色的,都是屬於藏色的衣服。

  那個衣服呢?還是必須要以前那一種衣服,所謂的「糞掃衣」,把所有的破布,人家丟掉不要的,你把它檢起來,然後把它縫起來,做成衣服,做為一個行者穿的衣服。

  穿的是最糟糕!最破的!那麼「住」呢?住在哪裡?住在塚間,樹林;墳墓跟墳墓之間,跟樹林底下。

  行者,安步當車。都是靠這個腳,另外他還有一點,就是足不出戶,這個所謂的戶啊,就是說,你有一個範圍可以行走;離開這個範圍呢?他就是算犯戒了。

  好像一個行者,進到西雅圖雷藏寺來,在這個圍牆之內可以自由的走動;但是不出圍牆的,就算送客也是送到門口為止,那麼你就進來。

  你眼睛不看外面的花花世界。沒有所謂「卡拉OK」,「MTV」、「KTV」這些玩意。都沒有!沒有電影可以看,沒有流行歌曲可以聽,這就是「離欲行」。

  還有一點,男的行者,不看女生的。連面孔都不看的。不看女生,就是女生站在那裡,你不看她的,你不能看她,連「看」都不可以,何況是「碰」,這是「離欲行」,這是「眼不著色」。

  修這種「離欲行」的,跟女生講話,這眼睛要看地上,他人站在這裡,距離你這裡三步遠。你眼睛看地上,他在跟你講話,不能超過幾句的。你只能夠講三句話,或者是講幾句話,重點講一下,這樣子就行了。不能這樣子,好像嘴巴對著耳朵,這樣子一直講,講個不停,滔滔不絕,就變成綿綿的情話。

  所以,男行者眼睛看地,女的行者站在對面跟他談話,幾句簡單扼要,就是這樣子!連談話都不可以也!眼睛對眼睛的--因為眼睛對眼睛是有麻煩。你曉得什麼叫「一見鍾情」?「一見」就是眼睛對眼睛,「一見」就完蛋了啊!「一見完蛋」就是「一見鍾情」。「再見就傾心,三見就要了老命。」「三見」不是「要老命」,要了什麼我不知道。這個眼睛對眼睛是有麻煩的!講話也不能講的過多,講過多是有麻煩的。距離太近也是有麻煩的,所以要保持一個距離。

  還有呢?太陽一下山,女行者不能入男行者的宿舍,這規定很清楚的!它有規矩的,不是同一個房間可以;同一個房間更糟糕,連進宿舍都不可以!這太陽一下山,絕對不見面的。

  它有這個「離欲行」,就是「手不碰錢」,那個手啊,不去踫那個錢的。「眼不看色」,手不去碰錢,因為錢啊,很容易引起欲望的;所以,手永遠不去碰那個金錢。它的規矩是這樣的。

  所以,這個「離欲行」,不是很簡單可以修的。小乘佛教,你看它,哦!這是一般人修的,一般智慧修的,那是要守戒也!守戒守的很嚴,這是小乘。

  那麼,宗主宗喀巴祂講了,「於勝解下劣者說離欲行」,這個就是「離欲行」,「眼不看色」、「手不碰錢」、「住有範圍」、「在塚間居」、「衣著穢衣」。這個就是「穢衣」,不是睡覺的衣服,是污穢的衣服,「穢衣」,就是不很好看的衣服。「食不過午」、「臥不倒丹」,還有呢?「臥不倒丹」,坐著睡,因為你躺著睡啊!太舒服了,不是修行。你坐著睡,時時警醒自己,不落入夢幻的陷阱;保持清醒的一種睡--不倒丹。它的規矩就是這樣。這樣大家明白什麼叫「離欲行」?就是「守戒」,過清淨的、修行的生活。

  「於勝解廣大者說地及波羅蜜多行」,這個就是「大乘」,就是「菩薩行」,也就是「六度行」。我們講這個「六度萬行」,這個「六度」,已經講了很多遍了,大家都清楚,從「佈施」開始,一直到「禪定」、「智慧」、這六度裡面,把它實施在度自己,自利跟利他,跟度別人,這個就是「六波羅蜜」。

  所謂「波羅蜜」的意思,已經講了,就是--到達彼岸。到彼岸的行,到彼岸的方法,這個就是「六度法」。「菩薩行」、「大乘」都是要行這六度菩薩行。你們把這個六度講一遍給我聽,這個誰會?應該很簡單,講過很多次了,舉手的講一講。這個六度就是這個樣子。(「六度」即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

  那麼把六度化為萬行,就是把六度種種的行為變成種種微細的方法去做,這就是「菩薩行」,這是「大乘」的。

  「於諸增上勝解甚深法者說具貪行」,這個很難!什麼叫「具貪行」?大家曉得「具貪行」就是「密行」,就是「密教」,為什麼叫「具貪行」呢?密教裡面有四個層次:「外法」、「內法」、「密法」、「密密法」。到了「密法」的層次啊,就是「具貪行」。那麼我們曉得這個--我在講《圓覺經》的時候,這樣子講過:「虛空啊!是不動的,整個虛空都是不動的。」

  縱然從虛空之中升起了彩霞,那彩霞也是一種幻覺,無論如何,虛空是不受污染的;也就是講,「佛性」是不受污染的,眾生的「佛性」從來沒有被污染過。你現在目前的形象不過是一個幻身,一個幻現出來的身體。你不過是佛性當中的一片彩霞而已,無論這個彩霞形成怎麼樣子的顏色,你能夠深解義諦,了解佛法最深義諦的時候,你才能夠行「具貪行」;因為你在任何一個行為裡面,你都是屬於清淨的。這個叫做「密行」。所以「具貪行」就是「密行」。這是佛法真正的要義。

  你真正到了深解義諦,你就沒有佛魔的分別。在禪定之中,魔來也是佛;佛來也是魔。這世界上眾說紛異,種種的形象,原來皆是幻,原來都是清淨了,也都是光明的;也就是具有最高的、最深的「佛性」在裡面。你可以把種種的行為,超越過去,而化成光明的這一種「行」叫做「具貪行」,就是「密行」。所以,修行密教是最高深的,也就是講,「於諸增上勝解甚深法者說具貪行」也就是「密行」,就是「密教」。

  那麼,在《圓覺經》裡面,講到「大圓滿」的時候,它也是這樣子說的。一切的行為,都是清淨的。但是這裡面還有它的意義,所以一切的行為當中啊,你佛性本身不變的,但是你能夠自主、自如、清淨、化為光,這個才是「具貪行」;假如你的「佛性」不變,但是你種種的形象,現出種種的形,你不能自主、自如、自制,這樣子的話,你就成為凡夫。

  佛跟凡夫之間,唯一的差別,凡夫是迷於種種的形象;佛是自悟於種種的形象。一切的形象,都不能動了他的佛性的時候,這個時候才稱為「佛」。

  所以,你能夠了解這個「深解義諦」的話,佛跟凡夫之間,一個是覺者,覺悟的;一個是迷者,迷惑的。

  所以,能夠自主的,就稱為「覺者」;被迷惑而顛倒的,稱為「凡夫」。差別就是這樣子而已。

  什麼叫做「具貪行」呢?以佛性,用凡夫的種種形象來自主,化為光明、超越的,就是「具貪行」。這一段解釋,我剛才所講的這一段解釋如果不是很明白佛性的人,不是很明白密教的人,他講不出來的;他沒有辦法講,講不出來。因為,佛跟凡夫之間的界限,他不明白。佛行的是凡夫的事,這個時候啊,佛、如來,祂的一切作為跟凡夫是一樣的;佛行凡夫的事,但是祂以超越化為光明,變化清淨,來自主的,這個叫「具貪行」。

  今天能夠把這個宗喀巴祖師的「具貪行」三個字,講解得這麼清楚的,在這世界上已經很少了;大部份講解釋的,一看到「具貪行」。「唉!什麼叫做具貪行呢?」他不曉得。

  你們今天看師尊表現的行為跟凡夫差不多,但是你要知道,師尊本身能夠超越的、能夠自主的、能夠自如的、能夠化為光明的,這個就是「凡夫佛」。在凡夫的行為當中,顯現了「佛性」,就是凡夫佛,這個就是我,就是盧勝彥。

  你看我的師父吐登達吉上師,他給我取的法號叫做吐登自如,什麼是「吐登」?「吐登」,「吐」,吐出來的「吐」,登上去的「登」。「自如」,自在如如。吐登的意思就是釋迦,「吐登」兩個字就是釋迦、釋迦牟尼佛。「自如」就是釋迦佛陀自由自在、如如不動。這個就是吐登自如的意思。師父呢?師父叫吐登達吉,這就是:釋迦牟尼佛弘揚佛法。「達吉」就是「弘揚佛法」,「吐登」就是釋迦牟尼佛弘揚佛法。我的是釋迦牟尼佛自自如如、如如不動,這個重點在這裡。

  「具貪行」,是凡夫的行為,但是呢?他是自自如如而不動的凡夫行為,就是佛行凡夫的事。

  單單這三個字,法味就是非常的深。有些人是不明白的。明白的就是明白,不明白的就是不明白;那麼明白的,講給不明白的聽,不明白的還是不明白。你們是明白的?還是不明白的?我就是明白的,你們還是不明白。你們有一天明白了,但是你還是不能自主,還是不明白!

  有一部電影裡面寫著,那個人,他講一句話,每天都在講:「唉呀!我明白了。」每天都在喊,「唉呀!我明白啦!」等他明白的時候,他已經頭腦有問題。要做一個明白人,這世界上的人啊!他們也不明白;既然不明白,我怎麼教、我再教你,你還是不明白。到最後呢?我們只能夠挑這上根器的,就是有大根器的,才可以教,這是「具貪行」。那些小根器的,你教他這個,你會給他罵死,他不明白的!我明白的,你們不明白,講來講去都是,到底明白不明白?愈來愈糊塗!


  這一段呢,很清楚!講「三乘」,「三行」。從開始「小乘」,到最後「密乘」,在虛空中,現起了彩虹。佛陀的聖教,佛陀的教理,就是要到達虛空,不是要你看彩虹。彩虹是會變化的、會消失的;虛空是永遠不動的,你明白了虛空,你就進入佛性。你取得不動了,你再顯現彩虹。今天就談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