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2019-01-26(六)3:00 PM將親臨主持大隨求菩薩護摩大法會及開講:密乘「道果」
直播開始時間: 2019-01-26 15:00:00
第二○四講:祝福每一個人都有菩提心

第204講開示:祝福每一個人都有菩提心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5月7日台灣雷藏寺「白蓮花王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白蓮花王」,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立法院蔡其昌副院長代表陳蕙美女士、台南市議會蔡旺詮議員、高雄市消防總局隊長洪聖儀先生、青山育幼院董事長黃俊仁先生、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鄭森隆博士、真佛宗教授團所有教授成員、真佛宗醫護團所有成員、宗委會法律顧問卓忠三律師、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台灣知名藝人邰智源先生、美國夏威夷州駐台商務代表雷均先生、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台灣區華光功德會理事長李春陽先生;香港傑出企業家拿督雷豐毅先生、夫人拿汀曾美婷女士及千金雷倩小姐;馬來西亞拿督李海安先生、夫人拿汀李菁女士及千金李琪小姐;馬來西亞十大藝人「凌波仙子」主角蔡子、洪美娟、秦雯彬師姐;印尼大燈文化曾耀全先生、關島太平洋島渡假村總經理鄭貽女士、靜乙企業公司總經理張予甄女士、my university classmates 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大圓滿九次第》、《喜金剛講義》及《密宗道次第廣論》製作人蓮悅上師及主持人佩君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 感謝紐約淨慧同修會打齋10萬888元、馬來西亞楊淑君師姐打齋10萬元、區國基師兄合家打齋10萬元、甘惠馨師姐打齋10萬元、梁維芯師姐打齋10萬元、羅麗華師姐(歿)打齋10萬元。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很感謝今天這麼多人來參加白蓮花王的盛會,非常感謝!大家也知道,盧師尊差不多將近2個月跟病魔纏鬥。首先不以為意,以為只是腳氣腫,結果腫到不能走路,就是左腳,拖了一陣子,才找醫生看。終於進到醫院裡面,然後又出院。我一生當中,從來沒有那麼辛苦過。這是我一生當中最痛苦的一段歲月,左腳總算跟右腳變成一樣,也就是腫、痛、堅硬全部都消退了。
  病呢?就是蜂窩性組織炎,其實這個病,講起來好像不怎麼樣,但是也是蠻嚇人的,也有很多人因這個病喪失生命。治療的過程,就由鄭森隆醫生為我的主治醫師,另外還有幾位醫師,中山感染科的,也是主任吧?是曹醫師,還有感染科的盧醫師,另外長庚醫院的張醫師、心臟科的醫生、放射科的醫生,全部都檢查,可以講是會診。另外是真佛宗的夜間劉護理長,她也幫忙,我的住院手續是徐雅琪師姐幫忙,出院手續也是徐雅琪師姐幫忙,所有的侍者團,包括蓮伃上師、慧君上師、蓮涯上師、蓮店上師、蓮寧上師。他們都幫了很大的忙,在這當中,還有師母,也是日夜照顧,侍者團都是盡心盡力,還有,所有的醫生。其實在住院當中,受到很多醫生的照顧,每日的關懷,鄭森隆醫生早午晚甚至半夜,一直的照顧,我很感謝他。首先的治療只是吃藥,吃抗生素,後來,變成打抗生素,打初級的抗生素,打二級的抗生素,一直都沒有效,到了三級的抗生素,甚至四級的抗生素。長庚的張醫師認為有多種的細菌感染,包括葡萄球菌、鏈菌、黴菌等多種細菌的感染,在這當中,受到很多同門的祈福、祈禱、持咒、拜懺。這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時間,到現在為止,因為打抗生素,影響到我的腸跟胃,影響到過敏,影響肝的指數,影響到胃的指數,影響到整個免疫力錯亂,影響到全身虛脫,生不如死。這個時候我發覺甚麼都不重要,天下的事都不重要。
  人家會問:「您平時學那麼多法,為什麼不拿出來對治?」告訴大家,我全身全部軟了,全部軟化掉,超級的虛脫,整個全身沒有存活的意識。經歷這場苦難,經歷這場病苦,我的佛法只能用我的空性來應,任何事都不重要,金錢、地位、名譽完全蕩然無存,讓我了解到,人生這一場夢畢竟是空幻一場。
  我是到72歲才恍然感覺到,原來這世界上全部都是不重要的。瑤池金母的安排,讓我了解到,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甚麼可以留戀的,經過這場病苦以後,除了佛講的無常、無我、苦跟空以外,畢竟是無所得。
  雖然我現在的腳已經可以走路了,但是人仍然是超級的虛脫,還有發燒,會發燒的,又要保護肝臟、保護腎臟、保護胃腸、保護免疫力,要做種種後續的治療。
  我覺得非常的抱歉,明天本來是有一個晚會的,在我回美國之前,所有的同門都準備最好的節目,我覺得非常的抱歉。本來今天的這場法會,能不能來都不一定,一直到昨天晚上,喝了一口水,這口水是地母娘娘所賜的,祂賜了一口水。我這一生從來沒有失眠過,居然因為打了抗生素和那麼多的藥而會失眠,所以一切都是無常。昨晚,喝了一口水,晚上才能夠好睡。在這當中,我沒有用甚麼佛法來治我自己的病,照理說,依密教大圓滿所講的「應病與藥」,用「隨其煩惱」來對治。起甚麼煩惱?可以用大圓滿法來對治自己的煩惱。但是我覺得我的意志力跟我的毅力,就因為超級虛脫,接近死亡的那一種感覺,幾乎都消失掉了。所以我很佩服蓮嶝上師,他得了癌症,他能夠在4年當中如如不動。我發覺我的意志力跟毅力,本來自己以為是很強的,沒想到,只有這短短2個月病魔的侵襲,整個人就統統都倒下來了。哭泣,其實是一種憂慮,一種感傷,每當我從電視上看到很多災難,我就替他們感傷。看到眾生的苦,我才體會到,原來眾生的苦是那麼的苦。這也算是最美好的安排。在我72歲的時候,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安排了這場病魔,讓我覺得甚麼事情都不重要。就算病好了,我的療養,有的講要1個月,有的人講要3個月,身體裡的抗生素才會慢慢消失掉。我不知道打了多少抗生素,打到最高級的,每天不死不活的這樣癱在床上。感謝所有幫我醫療的團隊,鄭森隆醫師和所有的醫師,他們讓我的腳好。我也感謝,昨天晚上地母的一杯水,讓我在昨天晚上進入深眠之中,否則我是半死不活的。有時候,求死的意念非常的重,因為一直在昏沉之中。學了那麼多的佛法,也因為學了太多佛法,都不知道要用哪一個佛法來對治,只能夠用大圓滿「空性」的印來應,讓我知道這世界上全然是無所得,也全然是空。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要經歷過很多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病魔,尤其是老。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死前的苦,要離開人間的那一個苦,只能堅持一個信念,你的本尊在你的身旁,你的上師在加持,你的護法在你的四周,然後你的本尊出現,你就跟著本尊走吧!因為這世間上沒有甚麼可以留戀的,完全沒有。
我每天的理髮,因為我手都沒有力,全都是蓮伃上師幫我理的。當一個老人在住院的時候,拖著點滴,從病禢上很蹣跚地走向廁所,我就想起眾生的苦。人老的時候,要周圍的人能夠護持他,需要人的幫助。
  我們要學習白蓮花王,也等於在學習菩薩的精神,菩薩要我們利益眾生,但是你生不起利益眾生的心。一個最好的方法,就是你親自去體會病苦,你就能夠生起你的菩提心。你要自他互換,如果我是你,我就可以生起菩提心,自他互換。要對治煩惱,用空性來對治是最好的,因為煩惱也不重要,誰欠誰不重要,誰恨誰不重要,誰愛誰不重要,金錢不重要,名譽也不重要。到了每天拖著點滴的時候,你就知道,有甚麼事情重要?當你超級虛脫的時候,你會發覺,甚麼都不重要。這一次的病苦,永遠銘記在心,這世界上,並沒有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你如何往生到佛國淨土。72歲以前,我沒有住過院,我沒有得過甚麼病,小病當然是有,大病是沒有。這一次是最美好的安排,讓我體會生死關頭。
  我自己這樣想,我能夠弘法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當然,身體健康會慢慢恢復,但是也不能永遠,所以弘法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我希望佛法能夠綿長下去。我請蓮寧上師做為接班人,我也想請蓮悅上師做為副的接班人。我要找真正做事情的人,蓮店上師可以當執行長。師母呢?師母的明斷跟果決是非常有名的,智慧也很高,我想請師母去召集一般的,比較有正義感的上師做為監察組,幫助宗委會的。
  因為以宗委會來講,委員都分佈在世界各地,平時沒有辦法聚會,找幾個好的上師做為監察,讓整個宗派能夠走在正軌上。師母是很有智慧的,她果斷的能力跟判斷的能力都非常的強,她可以挑選一些上師做為監察組的成員,幫助宗派有個監察的制度,免得有些上師流於散漫。
  這一次,我的感觸很多,其實我弘法的時間,在這一次以後,應該不會有幾年,如果好起來的話,當然現在腳是完全好了,只是體力,因為打了那麼多的抗生素,我也一直在時空錯亂之中,整個人茫茫然,是超級的虛脫。本來想,如果腳到今天都沒有好的現象,或者沒有完全好,我今天就交棒,交給他們年輕人去做。但是腳又好了,我知道,我不能夠再弘法,沒有多少年了,大概這幾年吧!?在這幾年以後,我正式宣布,當然我要請一個比較長的假,也就是回到西雅圖,也要讓自己的身體康復,好好的康復。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實驗,我到底能夠做幾下伏地挺身,發覺才2個月沒有做伏地挺身,我只能夠很勉強的做了10下的伏地挺身。感謝佛菩薩、地母娘娘的一口水。我跟地母娘娘結緣很少,我的本尊是瑤池金母,但是我的痛苦,我求祂祂都不應,祂是給我一種美好的安排吧?我想起,我在溫哥華菩提雷藏寺那一尊地母娘娘,是我捐出來,很大尊的地母娘娘。所以請大家注意啊!不要因小善而不為,那一尊地母娘娘整個金身是我捐出的,將近1萬多美金,沒想到,祂會給我一口水,讓我好久以來不能一夜好眠,昨天晚上是我最好睡的一個晚上。一切都是因緣吧!?
  我本來想,今天來這裡,今天是母親節,又是佛陀釋迦牟尼佛的預祝,又是我生日的預祝,我本來很堅強,我說我不能哭,我一定不可以哭,我一定要堅強,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並不堅強,內心太柔弱了,不夠堅強,我怎麼能夠擔得起500萬弟子的重責大任?我如何救度所有的眾生?還發願生生世世度眾生?還發願粉身碎骨度眾生?但是我知道,其實我的心太柔軟。期盼大家,每一個人從經驗中體會到人生的苦,體會到眾生的無奈,在有健康身體的時候,你要體會到病苦的悲哀,體會到老人的悲哀,體會到種種苦的悲哀,那個時候,你就能夠發起菩提心。
  白蓮花王,祂有祂的咒語,有祂的形相,有祂的手印,我們每一個蓮花童子,每一個白蓮花王,都要廣度眾生,都要拯救眾生,慈悲眾生。要發菩提心,因為菩提心是佛法的重心,瑤池金母、阿彌陀如來、地藏王菩薩,祂們都發了菩提心。祝大家,每一個人都有菩提心。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