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2019/03/30(六)3:00 PM將親臨主持淨土三尊護摩大法會及開講:密乘「道果」
直播開始時間: 2019-03-30 15:00:00
第二○三講:應病與藥施眾門

第203講應病與藥施眾門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4月30日台灣雷藏寺「釋迦牟尼佛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開示>

  首先,我們向傳承祖師敬禮,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南摩本師釋迦牟尼佛」。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台南市議會蔡旺詮議員、真佛宗教授團所有教授成員、真佛宗醫護團所有成員、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台灣區華光功德會理事長李春陽先生、靜乙企業公司總經理張予甄女士、my university classmates 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大圓滿九次第》、《喜金剛講義》及《密宗道次第廣論》製作人蓮悅上師及主持人佩君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my sister盧幗英女士and her husband。感謝鄭邵鄰師姐打齋10萬元。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首先感謝所有的同門對我的關心,也對我的照顧,還有很多人持咒修法拜懺。謝謝大家!我這一生,活到72歲,沒有住過院。病苦,好像都是離我很遠。不過我也體會過病苦,因為就是在我隱居的時候,也得到了病苦,但是沒有住院,我那時候的辛苦,也是非常痛苦。
  這一次,像今天,我是從醫院裡面「逃」出來的,來這裡參加法會。很多事情,像簽書、在6樓的問事,另外做哈達的供養、結手印就都用觀想的。我在這一個禮拜,住在醫院裡面,有一個感想,我一直不喜歡打針,也害怕打針,沒想到,這個禮拜所打的針可能超過我這一生所打的針,這就是佛陀的第一個真諦──諸行無常。再怎麼健康的人也一樣會生病。釋迦牟尼佛因為在祂的遊歷當中,經過了4門,看到了生老病死,覺得應該毅然出家,了脫生死,將這世間給了了,否則,這世間痛苦的人很多。
  師尊每一次晚上吃完飯為大家摩頂的時候,看到那些病懨懨的人,現在我能夠深深的體會,看他們也是很痛苦。這個世界離不開「苦」,佛陀講不但有「四苦」,還有「八苦」,有種種的苦難,還有所謂的苦中之苦,除了生老病死以外,還有「愛別離」、「冤憎會」、「求不得」,這些都是「苦」。我覺得最苦的還是病苦,全身的力量都沒了。所以講,「英雄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這個禮拜,我在醫院裡面,都是昏沉的,全身也沒有甚麼力量,所有力量全部用盡。我記得離開西雅圖的時候,在彩虹雷藏寺做護摩,護摩火顯示,兩個大災難,三個小災難,那是我必須要承受的吧!?希望災難過了,以後就是晴天。今天沒辦法為大家摩頂,吃完飯,等一下說完法,我就要再進到醫院裡面。
  很謝謝大家的關心,很謝謝大家為我持咒、修法、拜懺,非常的謝謝。佛陀所說的道理都是真實的,諸行無常,無常一到,任何人也逃不掉。
  我在生病的時候,想起以前的一個女作家,叫做三毛,她在醫院裡用玻璃絲襪,將自己的脖子綁住上吊,就這樣死了。她是才華洋溢的,我不了解三毛為什麼會這樣,經過這場病,我終於了解,會有很多人寧願結束病苦,也不願活在這世界上。
  這世間快樂的時間非常的短暫,黃金的歲月非常的短暫。少年的時候懵懂,青年的時候又拚事業,中年的時候,也是在職場闖蕩,到了老年的時候,就知道了,因為我們的五臟六腑一樣會衰敗。我經常想,我72歲,等於是27歲,真的是老年不知老滋味,幼稚、很幼稚,以為自己永遠是27歲。生病了,住進醫院,要打盤林悉尼,甚麼針都打了,甚麼MRI,也照了核磁共振。醫生也跟我講:「您這個會好。」但是好的過程啊…醫生講,身上的還沒滲透到骨髓裡面,如果滲透到骨髓裡面,還要6個禮拜才能夠好。我一想,如果滲透到骨髓裡面,未來的日子怎麼過啊?喔!任何一個病,都會影響到全身的身心,我們學佛的,常常看無常,想想別人的無常,想想自己的無常,想想眾生的無常。另外想想那些意外、死亡的無常。修行人,自他互換,仍然覺得自己所救的眾生是不夠的,有時候,自己都覺得連救自己都非常的困難,救眾生,談何容易?我也想到自己的祖師,了鳴和尚,祂的壽命是最長的,100多歲,最後牙齒也全部掉光。想想看,薩迦證空上師,腎臟衰竭。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祂是胃癌,57歲就過世了。祂在芝加哥錫安癌症防治中心(Zion美國國際診所)過世的,才57歲就圓寂,吐登達爾吉上師,在75歲的時候,肺炎過世的。目前我身體的健康,腳腫已經消掉了,痛也沒有了,只是腳還有一點硬,希望過幾天的治療,能夠將硬的感覺去除掉。
  我看到蓮耶上師,他在網路上寫的,他得過這種病。台南的蓮耶,你的是在哪裡?喔!你的是在胸部,我是腳部,也非常辛苦。其實有時候,將這個辛苦記起來,在你的記憶當中記起來,當你記起來的時候,你會對世間的人更加的悲憫,更加地想要幫助人。你以為別人痛苦沒什麼,不是我,但是呢!事實上,無常嘛!沒人能例外。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祂也有偏頭痛,偏頭痛很痛,也是很大的苦。祂還有骨刺,骨刺也是很大的苦。另外祂還有腸胃炎,也是非常痛苦的。師尊因為打了很多的盤林悉尼,自己的身上幾乎都起變化,將來要復原,還要針對傷到肝臟的、肝功能的、傷到腎功能的,或者傷到別的地方的,再一一恢復,這樣身體才能夠健康,恢復原來。
  總而言之,師尊祈求:「瑤池金母、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讓真佛宗的弟子,每一個人都身體健康,不要有病,讓身心愉悅的去修行。」因為以前,我很少生病,也沒有住過院,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所以感觸特別的深。我終於了解世間的苦,到了72歲了解世間的苦,應該是遲了些吧!?我平時,有時候只有感冒、咳嗽,就已經很苦了,沒想到,這更厲害。不過我一樣的感謝瑤池金母、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讓我體會到甚麼叫做「病苦」。
  講《大圓滿法》第四個偈,偈中的第四行:「應病與藥施眾門」。剛好談到病,其實身體有病,心靈也有病,對於病,就是要給藥,心靈的病,也一樣要給藥。施,就是布施,布施給大眾,施眾門。釋迦牟尼佛是大醫王,祂能夠救苦救難,我們眾生是受苦受難。我常常自己嘲笑自己,以前是救苦救難佛菩薩,現在是受苦受難佛菩薩。不過,想一想,這世間上,畢竟是空,一時的苦以空性來解掉,這樣才能產生大樂吧?
  因為,只要苦解除了,還有我們發了四無量心,慈,解除人家的苦,就是要給人快樂;悲,就是拔除人的痛苦;喜,就是隨喜的去做;捨,就是無畏,盡自己的力量,無畏的去做就是捨,這就是學佛最重要的菩提心。另外還有一個菩提心很重要,自他互換。
  有時候,我對於我摩頂有病的弟子,不會有很大的感觸,但是自己病了,感觸就深了,原來病是這樣。很多坐輪椅的弟子,很多年紀大的弟子,很多心臟有病的弟子,很多有癌症的弟子,很多腎功能衰退的弟子,肝功能衰退的弟子,還有很多種種8萬4千種病,其實都是苦的根源。了解了以後,你更會積極的、很想得到佛菩薩的加持力,趕快將他們的病治好。
  有一個先生問妻子:「妳剛剛在門口跟誰講話?講了3個小時。」妻子講:「隔壁的王太太。」丈夫說:「妳怎麼沒請她進來坐呢?」妻子講:「我跟她講了,但是她說沒有時間。」
  我們真的沒有甚麼時間。我講了,大概最快樂的時候,20幾歲、30幾歲應該是最快樂的時間,還有當小孩子的時候。再來就要承擔一切,人生時間很短促,能夠修行的時間也不多。
  這個笑話也是講無常吧!最近天氣實在太熱,推薦3個解暑良方。第一個,想想你的另一半,心就涼半截!想想自己的銀行存款,又涼了半截!想想幾年前的容貌和身材,再照照鏡子,保證讓你從頭涼到腳。
  師尊講過,師尊每天運動,200下伏地挺身,打拳,另外做七重輪運動,那是指健康的時候。這一個禮拜啊!伏地挺身?免了!終於免了,兩手都是針啊!兩隻手全部都是針孔,腳只能伸一隻,另一隻伸不起來,要抬高啊!哪裡能夠伏地挺身?哪裡能夠打拳?打拳要踢腿的啦!也沒辦法了。想想看,甚麼時候才能夠再恢復每天200下伏地挺身?每天還要打拳,還要打棍,還要運動,還要七重輪運動。早上一開始就要打針,起的特別早,而且盤林悉尼,你知道,影響到整個腸胃,還有胃口統統都沒有了。還好,我會禪定,一面打針,兩眼一閉,然後就走了。我真的很想兩眼一閉,再也張不開眼,那也很好啊!世事難料啊!講一句:「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在偶然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電視,有很多的死亡,真的是無常。
  丈夫下班回到家,看見妻子在揍兒子,他沒理他們。逕直走到廚房,看見小矮桌上煮好一鍋餛飩,於是裝了一碗吃。吃完了,看見妻子還在那裡揍兒子,看不過去了,就說:「教育小孩不能老用暴力,要多講道理嘛!」妻子說:「好好的一鍋餛飩,他居然在上面撒了一泡尿進去,你說氣人不氣人?」丈夫聽了以後說:「哎呀!妻子啊!妳歇一會兒,讓我來揍。」很多事情是這樣的,事不關己,你心都不會動,事一關己,你心就動了。在我現在的這種狀況,就算餛飩裡面撒了一泡尿,我也不為所動,我一樣不為所動。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病業比餛飩尿還要重要,這是比較,有個比較出來。我們要應病與藥,佛陀也講「應病與藥」,到底是甚麼病,一定要抓住那種藥,才能夠治那種病。
  有一個女生叫阿美,急急忙忙趕去ATM領錢應急,可是,輸入了2次密碼,提款機都沒有吐錢出來。阿美心裡一急,就對著後面一直看著她的男生吼說:「看甚麼看?想偷看我的密碼嗎?」男生也不甘示弱地回應:「是啊!『林伯』(台語,你爸)就是要看妳這個瘋女人,用健保卡能領到多少錢出來?」所以這就是要「應病與藥」,到了領錢的地方,一定要用領錢的卡才有用,錢才會吐出來。
  像師尊這個毛病,一定要用盤林悉尼。而且只要跟我沾上的,我媽媽以前講,她以前也很少生病,只要我媽媽生病,一定是細菌大王。我今天也是一樣,鄭森隆醫師,說他看那麼多的蜂窩性組織炎,沒有看過像我那麼難治的,他這一生,沒有看過像我那麼難治的。我是最難治的,用了最強最強的,叫做Tiger Medicine,Tiger老虎,老虎抗生素,用了最強的老虎抗生素,但是會傷到肝臟,也會傷到腎臟。他也說不用這個,病沒有辦法好,用了這個,先將您的病治好,然後再來做保護肝臟,保護腎臟的工作,不能為了會損害到肝,損害到腎而不用最強的抗生素。所以我這個禮拜,真的被打得哀哀叫,氣力全無,全身的力量都沒有了,全身都是軟的。我最舒服的時光,就是打完了針,打點滴的時候睡著了,那時候是最美好的時光,因為打了這個針,都沒有胃口,腸子也壞了,胃也壞了。
  有一天,兒子跟爸爸講:「爸,剛有人罵我腦殘。」爸爸講:「誰敢罵我的兒子腦殘?我看他的兒子才是智障呢!講,是誰罵你?」兒子講:「是阿公。」我有兩次經驗,隱居的時候,腦分八瓣,我求瑤池金母求到是搶天呼地,一面走一面求祂。現在,我得到「蜂窩性組織炎」,我一隻腳抬高,從晚上8點,一直求到11點,就是一直唸瑤池金母心咒,說:「您救不救我啊?」哇!痛哭流涕。其實師尊也是很軟弱的,真的,病了,師尊也是很軟弱,還好,看開了吧!人生就是這樣。
  再講一個笑話,剛剛騎車的時候,實在太冷,路過一家店的時候,看見門口寫著:「貂皮200元一件,羽絨衣100元一件,夏裝80元一件,童裝50元一件」,我趕緊走進去,挑了羽絨衣3件,2件貂皮,甩給老闆娘1000元,說:「不用找了。」然後我就走了。這老闆娘像發狂一樣,一直追著我,手裡拿著一個棒球棒,追著我打:「你給我站著,我這是洗衣店耶!」這也是錯誤的,很多事情要看清楚,哪有貂皮大衣200塊一件的,羽絨衣100塊一件。
  有病的時候,很多事情,是要自己知道裡面的這些東西,到底是甚麼東西讓你痛苦,從血液裡抽血,培養菌出來,這菌一出來,就知道你身上得的是甚麼病,那時候「應病與藥」,這樣才能做為一個大醫王,不要弄錯了。猜來猜去,不一定對。
  其實按照正式的規矩醫你的病是比較好一點,讓你了解,你身上的病,到底是甚麼原因發生的,然後「應病與藥」。師尊一生病,還是先找醫生,找了醫生以後,再求佛、菩薩,求瑤池金母,這樣就會很快好。在這裡期望: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瑤池金母,讓我們大家都不生病。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