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八講:紅冠聖冕金剛上師 理事圓通相應虛空

第198講:紅冠聖冕金剛上師 理事圓通相應虛空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3月26日台灣雷藏寺「摩利支天菩薩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開示>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摩利支天菩薩」。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宗委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鄭森隆博士、真佛宗教授團──王進賢特聘教授、王醴教授、麥韻篁教授、顧皓翔教授、葉淑雯教授、游江成博士、林峻安醫師、梁超凡博士;台南市議會蔡旺詮議員代表、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台灣區華光功德會理事長李春陽先生、知名藝人邰智源先生、香港知名藝人鄧麗欣小姐、靜乙企業公司總經理張予甄女士、綺品傢俱生活館董事長黃淑琦小姐、師尊大學同學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大圓滿九次第》、《喜金剛講義》及《密宗道次第廣論》主持人佩君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感謝張啟書師兄打齋12萬元、蓮花懿玲師姐打齋10萬元、華山大行文創藝術空間打齋10萬元。
  先報告幾件事情。常仁上師在香港舉辦「揹水一戰」,非常的轟動,有很多人參加。「揹水一戰 點滴是生命」是香港華光功德會發起的,在整個香港非常的轟動,是要揹著水跑到一個定點,很多人揹著水一起跑的活動,就好像台灣的路跑,不過是要揹著水跑,場面非常感人,而且很轟動。這是常仁上師舉辦的。第二點,上回我不是講了嗎?我們有人中大樂透,有人中威力彩。另外新加坡的,不叫大樂透,叫甚麼?我們有新加坡的弟子在這裡。(多多)也就是中了頭獎。那麼,我說會中頭獎那一個,也就是他參加了台灣雷藏寺勾財天女法會,在勾財天女法會的時候,從天上降下很多的黃金、美鈔,都是富蘭克林,滿滿的,他是中了兩億。也有另一個人中了兩億,所以加起來是四億,他們是兩個人中獎,其中一個是我們真佛宗的人。
  勾財天女金身製作得非常唯妙唯肖,是常仁上師雕出來的。你有攤位在這裡嗎?(在密教總會的攤位),金身在佛具部裡面,就是那一尊勾財天女,好像現在只有八尊,是勾財天女法會的,那八尊啊!你們想一想要不要請回去。另外有一點就是4月10日那一天的下午兩點,在新竹市頂埔國小的大禮堂,要傳白衣觀音如意寶珠的大法會,歡迎大家參加,也歡迎大家做主祈,或者是功德主。
  有人問,以前曾經在西雅圖傳過「摩利支天除瞌睡法」,這咒語是不一樣的,是不同的。我們現在唸的咒語是:「嗡。摩利支依。梭哈。」摩利支天另外有一個咒語,這咒語有兩種作用,一個是隱身的作用,可以將你的身子隱掉,第二個,有除瞌睡的作用。「摩利支天除瞌睡法」,也就是你到哪裡都不會打瞌睡,這咒語怎麼唸?「嗡。阿彌底耶。摩利支依。梭哈。」加上「阿彌底耶」,「嗡。阿彌底耶。摩利支依。梭哈。」唸這咒語就可以除瞌睡。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咒語,以前從來沒有講過,今天跟大家講。這咒語可以除瞌睡,可以隱身。
  今天我們做的法會就是摩利支天的護摩法會。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今天,我們做的是摩利支天的法,這一尊很特別,很多的佛菩薩都沒有跟我們訂契約,這一尊摩利支天菩薩跟我們真佛宗是有訂契約的。甚麼叫訂契約?就是我們有做交換。摩利支天講:「只要是真佛宗的弟子,祂都會守護,守護每一個真佛宗的弟子。」
  這就是與摩利支天特別訂了契約,摩利支天菩薩跟師尊訂契約,祂會守護每一個真佛宗的弟子。我們這裡有金身嗎?在大殿。喔!okay!我們這邊也是有金身的,可見這一尊真的是真佛宗的守護神,特別不一樣。祂寫下契約書,也就是祂願意在我們真佛宗弟子的身上,每一個人跟祂祈求都會得到守護。這一尊菩薩,是身穿紅色的天衣,但是是黃金色的身,身上披滿種種的寶飾嚴飾其身,這位菩薩有三個面孔,每個面孔有三個眼睛,八隻手臂,所持的是索、弓,還有無憂樹枝、線,右手持金剛杵,還有金剛針、金剛鉤、金剛箭;三面的正面善相,微笑,身黃色,開目,唇如朱紅,作大勇猛自在相;右面深紅色,如秋月圓滿蓮花寶色,出最上光明,慈顏和悅,如童女相;左面是豬面,醜惡憤怒,口出利牙,貌青色,顰眉,吐著舌頭,見者驚佈,作大忿怒相。菩薩是站著或者是坐在金豬戰車上,拉車之馬是金豬,黃金的豬。祂也有天女的形相,天女的相,菩薩坐或立於蓮花座上,左手持一把天扇,如維摩詰的天女之扇,右手下垂,掌心向外,結的手印就是與願印。這個菩薩身著白色天衣,亦可想像菩薩旁有兩位天女,手持白拂塵,侍立左右。祂的金剛號叫做「戰威金剛」,這一尊有特別的手印,跟大輪金剛的手印一樣。祂的咒語就是唸祂的名字「嗡。摩利支依。梭哈。」如果你要隱身的話,或者要除瞌睡,就唸「嗡。阿彌底耶。摩利支依。梭哈。」「摩利支天」掌管北斗七星、二十八宿星辰、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縵天華蓋、日天、月天,祂管理一切星宿鬼神,所以被稱為「髮鬘星主」。「摩利支天」在道教稱為「斗母星君」,掌管所有的太歲星。婆羅門教也尊崇摩利支天,稱為「摩利支提婆」,在密教稱為「摩利支天菩薩」。日本的東密最尊崇這一尊,所有日本忍者的祖師爺拜的,就是這一尊摩利支天。
  這一尊的益處在哪裡?祂可以除很多很多的災難,可以除很多很多的障礙。第一個,就是王難,就是政治的災難;第二個,賊難,你供養了摩利支天,小偷跟強盜都不會來,祂可除去小偷跟強盜;行難,出門、旅行、坐船、坐飛機、開車,行的難可以解除,這一點就非常值得。我們常常開車的,這是很好用的;地水火風難,這個更好,地震不能傷害你,水也不能傷害你,火也不能傷害你,風不能傷害你;還有刀兵難。甚麼是刀兵難?戰爭的時候,你可以避開;鬼神難,就是沖犯,被鬼神盜氣,只要你修摩利支天法,這沖犯就沒有了;毒藥難,人家用毒在你身上,或者是用毒在水中,因為你有供養摩利支天,水杯突然咻!一轉,敵人就喝到有毒的,你就喝不到有毒的。
  你在那時候,不會覺得口渴,也沒有欲望喝那一杯水,這種毒藥的難就解除掉;惡獸難,有人被象踩了,或者是被狗咬了,或者是碰到野獸,野獸也不能傷害你;冤家惡人難,對方專門在害你的,就害不了你的,這災難也可以解除。祂是破除災難跟障礙的一個很大的天神。《摩利支天經》上寫道,摩利支天常常在行日天前行走,非常快,「彼摩利支天無人能見」,因為祂隱身,「無人能捉」,不會被人欺負,「不為人縛」,誰也不能夠綁住你,「不為人債其財物」,你的金錢不會被偷,不會被盜,「不為怨家能得其便」,你的怨敵都不能夠傷害你。另外摩利支天於行路中保護你,非行路中保護你,白天也保護你,晚上也保護你,於惡怨家中能夠保護你,王難之中也能夠保護你,在賊難中也能保護你,一切處一切時都會保護你,這一尊真的很偉大。
  釋迦牟尼佛告訴所有的比丘,如果有人能夠書寫讀誦,受持者,若著髻中,若著衣中,隨身而行,一切諸惡悉皆退散。因為摩利支天有刻相法,就是刻祂的相,刻天女相比較快一點,可以刻一吋、兩吋、三吋的,材質不拘,專門除難。你要唸三十萬遍的摩利支天心咒,然後刻祂的相,吊在你的身上,或者是藏在你的頭髮裡面,任何一種災難,祂都可以消除。摩利支天跟我們有簽約的,跟我們真佛宗有簽約的,如果你這樣做,所有災難就離開你的身體。
  我這一生當中,很奇怪,很多的波折,很多的災難。差不多在高中的時候,在南部的火力發電廠,我的修理工廠在這邊,油廠在另外一邊,廠長叫我去:「你去領汽油。」「多少汽油?」他跟我講五加侖,八加侖也可以,十加侖也可以,他叫我去領汽油。不過領汽油必須要繞過鐵軌,但是鐵軌上有一列火車停在那裡。所以我去領油的時候,是繞過火車去領,在那個時候,身上沒那些五加侖、十加侖的油在身上,我就很容易繞過火車領汽油。一領汽油以後,油廠的人給我汽油,汽油上面沒有蓋子,我就用兩隻手抱著,五加侖到底有多重,我現在也搞不清楚。但是我那時候只是個高中的學生,要提著這五加侖的汽油,沒有板車可以拉回來,沒有車子載,只是用兩隻手抱著汽油桶這樣走,還要繞過火車。當時我就煩惱了,這是一個煩惱,怎麼辦呢?火車擋在那裡,很長啊!那煤炭的火車不動,我看它停在那裡都不動,從油廠到我的修理工廠,中間是那一列火車,我乾脆鑽火車底下,這樣很快就到了嘛!何必拿著汽油桶?那油都會噴出來,噴到我的臉,走幾步都就噴起來。我當時就想,火車都不動,看了半天,它還是不動,沒有動的跡象,我就想鑽火車底下好了。
  我那時候是小孩子,只是高中而已,我就將汽油推到火車底下,我就鑽到火車底下。當我鑽到火車底下的時候,突然間發覺,欸?輪子好像慢慢在動。阿彌陀佛!我現在是唸阿彌陀佛!那時候是唸耶穌基督!我一看火車在動,就趕快將汽油桶推到火車的另外一邊,然後整個人速度很快的,咻!也不知哪來的神功,我用青蛙跳,咻!這一跳,兩隻腳剛好離開鐵軌,輪子就滾動起來,恰恰恰恰恰恰~差一點兩隻腳就沒了。我那時候站在那裡,腦袋突然間全部空了,「今天這條命撿回來了,老天為什麼要留我呢?」當然啦!是講「好家在(台語幸好逃過之意),差一點死!」然後我就想到,老天到底為什麼要留我?現在想想,老天留我還是蠻有意思的。哇!這事情我好像有寫在書上,但是我沒有告訴家人,我那時候不敢告訴家人,也不敢告訴廠長。提著幾加侖的油回去給廠長,這是第一個生死關,躲過去了。
  第二個生死關也是發生在南部火力發電廠。當時天氣很熱,我只穿一件汗衫而已,外面一件T恤,我在做旋床。旋床是甚麼樣?就是一個鋼板要鑽一個洞,你將鐵板放過去,拉旋床下來,鑽一個洞。照道理講起來,這旁邊都有洞,整個旋床的桌面都有洞,聰明的人是要用鋼鐵插住,可以擋住這個鋼板,鑽頭旋轉下來的時候,鋼板不會移動。我一時疏忽,沒有插鋼條在洞裡面擋住這塊鋼板。我用這隻手扳住鋼板,這隻手就拉住旋床鑽洞,沒想到力量非常大,整個鋼板「咻!」的就這樣擦過去,我穿在外面的襯衫破掉,裡面穿的汗衫,就是內衣啦!「咻!」破掉。內衣跟我的身體相差多少?貼得很緊的,差一點像日本人的切腹,天啊!我們廠長出來了,他會講日語喔!他是東北人,當時受日本教育,在滿州國的時候,他們受的是日本教育。我們廠長出來了,一看,哇!糟糕!他沒有打我,但是他報告了我父親,說我差一點在修理工廠切腹自殺。其實沒有,你知道裡面的內衣跟肚子相差多遠?根本是很薄的一層,奇怪,就只是整個內衣割破,但是我的肚子一點都沒有破,一點傷都沒有。我那時候就想,老天已經在我身上給我兩次生命,我差點沒了。
  我還要講,在花蓮的修理工廠,我被七千伏特的電電到,告訴大家,所有的電當中,以三千三的電最厲害,三千三的電會吸人的,只要你靠近,會吸人,將你整個人燒成焦炭,然後躺下來就死了,只要超過三千以上的,七千、一萬、三萬,幾萬伏特的高壓電都會將你彈開。但是三千三的會吸你,我碰到的是七千。當時他們在做變壓器檢驗,我不知道,我去油漆,一隻手按在變壓器上面,電就進來,我這隻腳(右腳)還好,貼在另一個空的變壓器上,只是一個鐵,裡面甚麼都沒有,一隻腳貼在空的變壓器上,一隻手按在變壓器上,七千伏特的電流就從我的手,從心臟經過,下來一直到腳,從我的腳這邊啪!出去,裂開一橫,這電就是接地。甚麼叫做接地?我們叫接地,電機的王醴教授就知道甚麼叫接地。因為有接地,所以我沒有死,如果沒有接地,我的身體就完了,就死定了。
  真的是Selamat(諧音:死了嗎?)真的!我沒有死,廠長看到我,說:「恭喜你,不然我們這裡多一個焦屍。」七千伏特的電經過心臟?老夫現在不怕了,電從我的心臟通過,我已經受過考驗,電電到我的心臟,我都不要緊。因為好像有免疫體免疫力。
  台灣不是B型肝炎、A型肝炎、C行肝炎都很流行嗎?鄭森隆醫師也知道的,在台灣,我在外面吃,路邊攤吃很久,回到美國以後,美國的醫生檢查我的身體:「您不是沒有B型肝炎,您有B型肝炎喔!」「那怎麼辦?」他說:「但是檢查您的血液,在您身上所有B型肝炎的細菌全部都是死的,沒有一隻活的。」我是被傳染B型肝炎,但是我身體的抵抗力、免疫力,將B型肝炎的細菌全部殺死。所以我的醫生跟我講:「您永遠不會有肝炎,不管是A型的、B型的或是C型的,統統被您殺死,您已經免疫了。」鄭醫師,是不是這樣?對喔!因為細菌進來就被我殺死了,應該就是跟我那一次被電到有關,七千伏特在身上,哪個細菌能夠活?早就被七千伏特的電電死了,當然是沒有這回事啦!王醴教授在笑。
  告訴大家,我有幾次死的經歷,到最後,我才知道,原來老天要我,老天要我做甚麼?老天要我弘法利生。在我出生的時候就有守護,摩利支天就來守護我了。有一次,我差一點死了,我當baby的時候,有一次喝奶,其實沒有奶可以喝,只是用米麩泡水,那時候是戰爭的時候。1945年戰爭的時候,以米麩泡水給我喝,我們沒有喝牛奶,甚麼奶都沒有,母奶也沒有,就是喝米麩泡水。所以身材能長的這樣算不錯了,米麩耶!米糠磨成的麩泡水當牛奶喝,我小時候就喝那個。我知道那個不好喝,我就拒絕喝,嘴巴抿住,奶嘴在那邊咚咚咚咚,不喝就是不喝,我母親一直餵我,我就是不喝,我父親一看我不喝,我父親火了,一隻手將我撐起來,撐得這麼高,「你不喝,就讓你死。」就是這樣用一隻手撐起來,告訴你喔!電力公司宿舍的地是水泥做的,然後他就這樣丟出去,咻!一丟,整個baby就丟到那裡去了。我啾一聲,我媽媽趕快跑過來,摸摸鼻子,欸?還有呼吸呢!還活著呢!為什麼能活著?這一丟啊!
  吃奶的嬰兒,被他這樣的一扔,扔到那個地方,那麼遠的水泥地,像拋物線這樣的拋過去。我那時候沒有感覺,下去的時候覺得很軟,有手撐住,有手將我抱住,輕輕地放在地上,後來我才知道,是摩利支天。我以前猜是四大天王,原來是摩利支天。祂救了我多少次?今天你們做主祈的、受灌頂的,或者在場的,都有福了,祂能解除你一切的障礙,有甚麼障礙都幫你解除掉,這一尊就是有這樣的能力。唸三十萬遍的摩利支天咒,相應了祂就會跟在你身邊。不然刻祂的天女相,吊在你的身前,除去所有的障礙,除去所有一切的災難,障礙跟災難全部除去,晚上睡覺也很好睡。
  我唸一段大圓滿法,「今天,紅冠聖冕金剛上師,在『理』方面已經完全明白透澈,在『事』方面已修持相應,全身內火通明,氣隨化火,火能變光,自身就是虛空境,也是一具『虹霓長壽』的成就,這是我的誓願太大,大到生生世世不入涅槃,必須生生世世度眾生。」就有這種因緣的成就。
  但是我要告訴大家一件事情,魔王波旬在佛陀住世的時候,跟佛陀講一句話:「只要佛教在的地方,我一定在,而且我一定會障礙您。」這一點要記住,雖然學佛,以為學佛就沒有障礙,不是,還是會有魔障在障礙你。那要怎麼辦?一定要修法,修摩利支天法,只要你修法成就了,唸咒成就了,你已經相應祂了,祂一定會隨身保護你,而且這一尊摩利支天跟我們是有誓盟的。如果有很多人的障礙是沒有辦法解掉的,你就修這一尊,以摩利支天來當你的護法,解除你周身的障礙。魔給你的障礙都可以解除掉的。
  講一個笑話。朋友請客吃飯,我說要吃大餐,這朋友本身是很小氣的,他就問:「大餐的標準是甚麼?」我就講:「一定要帶大字的,比如,大龍蝦、大鮑魚、大螃蟹,另外還有大的king crab帝王蟹,這些都是大的。」這小氣的朋友就說:「這樣好了,我本來要請你吃便飯的,那就請你吃大便飯好了。」告訴你,摩利支天是我們真佛宗的大大護法,我講出這個要訣,就是祂跟我們簽約了,祂不能違約的!所以跟我們有簽約的,唯有這一尊耶!唯有摩利支天是有簽約的,還有哪一尊有簽約的?知不知道?真的,摩利支天跟我們有簽約的,祂不能違約的,只要你修祂的法,相應了,或者是你吊祂的金身在你身上,你家裡供奉摩利支天的相就可以避掉很多的災難,要唸三十萬遍的摩利支天咒。
  再講一個笑話,老公講:「我剛剛去逛街,看見了四款包,不知道妳喜歡哪一個,所以全都買了。」老婆講:「哇!好開心喔!快拿給我看。」老公就講:「豆沙包、肉包、菜包、刈包。」摩利支天講的話一定算數的,絕對不是刈包,也不是菜包,也不是肉包,祂講的話算數的。祂護著真佛宗的行者,是真實的,係金ㄟ(台語,真的),不是假的,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想你,不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很想你,是真的很想你。
  我記得有一個笑話,也是陳傳芳的笑話,有一個女兒問她的爸爸:「爸爸,你覺得我的男朋友怎麼樣?」爸爸說:「不行。」女兒說:「為什麼?你已經跟他喝過酒了。」爸爸就講:「他的酒品不好。」女兒問:「為什麼酒品不好?」爸爸就講:「他在喝酒的時候跟我講:我帶你去找女人。」女兒就講:「喔!這樣子啊!那我去罵他,怎麼可以這樣?」她爸爸說:「不是啦!他言而無信。」告訴大家,摩利支天守護真佛宗所有的弟子,有簽約,是言而有信,師尊跟你們講的話,也是言而有信。
  我看那個護摩火,我全身就在火裡面。我曾經在晚上的時候看電燈泡,那電燈泡是穩住不動的一個燈光,然後我看著它,看著那個燈光,那燈光居然跑到我的身體裡面,我全身的五臟六腑全部都發光,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五臟六腑,哪裡有病可以看得很清楚,是不是健康,看著自己的五臟六腑在那邊運轉,會動,我晚上看著燈光,那燈光居然跑到我身體裡面,由燈光我居然看到我裡面的五臟六腑。大圓滿法最高的法就是這樣,你看到哪一個光,你就引到你的身體裡面,你的身體全部發光,這就是大圓滿法。不管是日光、月光、星光、燈光,都可以引到你的身體裡面。你常常做這樣的觀想,有一天,你將五輪全部打開,連五輪全部變成光,就是「虹霓成就」,剛剛講的「虹霓長壽」。你看身體哪裡不對了就要醫哪裡,你的胃有穿孔,你就知道胃有病,胃潰瘍,哪裡發炎都看得出來,因為燈光在你身體裡面,走到哪裡照到哪裡,全身都是光,這是大圓滿法。
  A跟B講:「倒楣啊!今天公車上的人太多了,我帶的饅頭被擠成toast。」B就講:「這算甚麼?捷運上的人才叫做多。」A講:「怎麼了?你的饅頭也被擠成toast?」這兩個是女的吧?否則哪有帶饅頭上公車的?B講:「沒有,我本想放個屁,硬是被擠得變成打嗝。」真是太厲害了,這笑話跟我們以前講的笑話差不多,「公車實在太擠了,」兩個人在討論,「我太太被擠的流產。」另外一個說:「那算甚麼?我太太被擠擠擠,擠到最後懷孕了。」這是形容車上很擠,其實應該沒有這回事,笑話而已。
  我們今天學佛,其實不要太慢,不要今天修了法,明天不修,就懶,然後隔幾天再修,不行!我們修法,就是按照次第這樣慢慢修,也不要快,但是每天都有修就行了,不要今天修,隔一個禮拜再修,不要。每天都修一點,這也就是教你不用急,但是也不能慢,你必須走在中道上。修行就是這樣,這樣比較愉快,不要急著趕快成就。如果急,能成就就好了,如果急出事情就不好了。每一件事情就是這樣,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不要太急也不要慢,剛好在中間就是好的。修行要這樣,每天一定要修,絕對不要忘了,或者是偷懶,forgot忘了,tomorrow明天再修,不行的。師尊本身的修行就是這樣,你不要太急躁,但也不要太慢。
  講一個笑話,上課的時候,老師問:「小明,你長大想做甚麼?」小明講:「我長大以後一定要當個官,起碼要搞個幾千萬。幾千萬現在算甚麼?幾億萬。然後包個二奶,二奶算甚麼?現在都有三奶、四奶。買好衣服好首飾給二奶,帶著二奶,開著小飛機環遊世界度假去。」老師被震驚得啞口無言,完全不知道怎麼說,只好裝著甚麼也沒發生,繼續問下一個小朋友是女同學:「小雲,妳長大後想要做甚麼?」小雲小聲地講:「我要做小明的二奶。」告訴大家,修行沒有那麼方便的,公修公得,婆修婆得。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限來時各分飛。夫妻本來是同林鳥,但是大限來時,也是一樣各分飛。公修公得,婆修婆得,沒有那麼方便,讓你搭便車的,沒有!沒有這回事。你一定要自己實修才是你的,不是師尊修,佛青、佛奇就能夠成就,師尊修,Jadon跟盧君就能夠成就,沒有這回事。師尊修是師尊得,師母修是師母得,佛青修是佛青得,佛奇修是佛奇得,沒有因為我是他們的親人,其中有一個修就行了,沒有這回事。所以每一個人,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走的時間也不會一樣,誰先走,誰後走,都是不一樣的。
  爸爸問兒子:「今天考試考得如何?」兒子講:「只會三題填空。」爸爸說:「說來聽聽。」兒子講:「填空啊!就是班級是哪一班、姓名是叫甚麼名字、學號是幾號,就只會填這三題,其他甚麼都不會。」你去見閻羅王,閻羅王說:「你在真佛宗裡面混得怎麼樣?」因為他說他是真佛宗弟子。「那你會甚麼?」「我甚麼都不會,我就只知道我是真佛宗弟子。」「你有甚麼?」「我有皈依證書。」「你有皈依證書?拿出來看。」閻羅王說:「真的有耶!真的是真佛宗的皈依證書。問你,甚麼是真佛?」「真佛就是真佛,沒有別的。」「那麼,你修甚麼法?本尊是哪一位?」「我不知道,我還要回去問我師父。」「你的護法是哪一位?」「我也不知道,我還要回去問我師父。」就是只有你跟皈依證書,這樣也是沒有用的,那一張皈依證書等同沒有。
  所以我們還是要實修。為什麼?我發覺實修是一種積蓄,你持咒就是一個積蓄,累積功德。你修四加行,就是積蓄累積功德,修相應法,就是累積,當你積到最後,你每天召請祂,總有一天,祂到了,跟你相應了,這就是成就。你每天修相應法,一年、兩年、三年…總有一天會相應。等你相應了,佛國淨土一定去得,本尊在那個時候一定出現,因為你相應了,祂一定出現。相應了就等於契約,你跟祂有了契約,祂不出現也不行。
  不然,你到法院告祂,因為相應就是契約。我今天跟瑤池金母相應了,隨時隨地,瑤池金母就在我身邊,說到要召請瑤池金母,眼睛一閉,一想念祂,祂馬上就出現,就是這樣。
  你修氣的循環,氣在脈裡面循環,氣會變成火;火在你身體裡面循環就會將五輪打開了;五輪一打開,你身上的光明自然就顯現出來,是自身的光明;自身的光明一顯現出來,全部的竅都打開,打開的那時候,你理也通了,事法也通了。先修氣、修脈、修明點、修拙火,然後將你的五輪全部打開,光明就顯現了,這個是事法,最高的事法,不然你修到相應,一樣也可以到佛國淨土。但是你如果將事法修到自身的光明顯現,你就能夠融入光明之中。何處不是光明呢?你能融入光明之中,你就成佛了。
  其實,這種東西跟電機是差不了多少,你們問王醴博士,真的啊!一切都是氣啊!風力發電是甚麼?氣啊!火力發電是甚麼?氣啊!水力發電是甚麼?氣啊!全部都是氣,核子發電是甚麼?氣啊!全部都是氣。用氣來推動幫浦,幫浦一旋轉,電力就出來了。電力是甚麼?是火啊!電力就是火啊!火有它的功用,功用全由那裡來,所有電燈從那裡來啊!所有機械的動力全由那裡來啊!人體跟電機沒有甚麼差別的,如果你懂得電機,你就知道,人體就是電機,你用你身上的氣變成火,用你身上的火跟水結合起來打開五輪,讓光明顯現出來。光明是甚麼?就是電燈啊!就是電啊!今天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