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2019/03/30(六)3:00 PM將親臨主持淨土三尊護摩大法會及開講:密乘「道果」
直播開始時間: 2019-03-30 15:00:00
第一九九講:觀想「阿」字在日輪是密中密法

第199講觀想「阿」字在日輪是密中密法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4月2日台灣雷藏寺「地藏王菩薩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開示>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台灣雷藏寺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南摩地藏王菩薩」。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以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台南市議會蔡旺詮議員;真佛宗教授團──王進賢特聘教授、王醴教授、麥韻篁教授、蔡國裕教授、顧皓翔教授、葉淑雯教授、洪欣儀教授、游江成博士、林峻安醫師;宗委會法律顧問卓忠三律師、盧文祥律師;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台灣區華光功德會理事長李春陽先生、綺品傢俱生活館董事長黃淑琦小姐、my university classmates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大馬華光功德會柔南分會(全體)共計40位同門、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大圓滿九次第》、《喜金剛講義》及《密宗道次第廣論》製作人蓮悅上師及主持人佩君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盧幗英女士and her husband。感謝華山大行文創藝術空間打齋10萬元。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今天我們做的是地藏王菩薩的護摩。兒童節是4月4日,清明節是4月5日,很有意思,讓大家知道,時間不多,兒童節隔一天就是清明節,時間實在是不多。我覺得以前老師講的對,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結果主人翁一下子就變成清明節。人生實在是很短暫,如果不在這個人生當中,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實在是一種浪費。本來你是當兒童,一下子,你就變成senior、old man,老人,變成老太婆。昨天有大馬的同門共餐,馬來西亞吉隆坡的同門,大大小小一桌,有小孩有大人,還有老的。結果我是最老的。想想,心中不免有戚戚之感。常智上師,我們的老實和尚,聽說他要退休了,是嗎?他說謝謝師尊。常智跟我同年耶!他要退休了,我想,唉!我大概也是吧!?想想我自己的母親盧玉女,她就是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往生到佛國淨土,也就是72歲吧?她往生到佛國淨土。如果是交叉遺傳,現在都講遺傳學,父親的可能遺傳到女兒身上,母親的可能遺傳到兒子身上,過往的年歲也有遺傳的,那麼就遺傳到72歲,這樣的話,我的時間大概也差不多。我記得孔夫子是73歲離開人間的。想想自己的同學,也有很多位離開人間,差不多有5位、6位。我們班上同學不多,只有40位,離開了5位、6位。另外老的弟子,最近想起老的弟子,張煌明上師,他離開的很早。莊潢榆上師,他也離開了很久。尤銀壽上師(蓮詩上師)也離開了很久。鄭裕信上師(蓮台上師)也離開了很久。還有很多上師都離開了,「眼看他人死,心中熱如火,不是熱他人,快快輪到我。」
  我這個人並不想長壽。《大圓滿法》裡面有所謂「虹霓長壽」,話是這麼講,其實我自己也覺得不用長壽,精彩就好。有了意義,有了價值,也活得很精彩,不必要長壽。而且長壽跟健康可能沒甚麼關聯,雖然我們祝賀人家都是健康長壽,但不一定。因為長壽就不會健康,一定是一種拖累,浪費人間的糧食,變成人間的蛀米蟲,這是我不要的。
  有價值,有意義,很精彩,不管長壽、短壽都是好的。師尊在這裡說,地藏王菩薩是我兄弟,祂是金蓮花童子轉世,宏願非常大,我也希望到地藏王菩薩的淨土幫助地藏王菩薩;也希望到瑤池金母的瑤池仙苑,跟我的本尊在一起;也希望到阿彌陀佛的佛國淨土,跟摩訶雙蓮池的兄弟在一起。
  到時候我的肉身一把火化了,當然台灣雷藏寺也分一份,我要住在西方境。好像有幾個塔位是我的吧?(18個。)我有18個塔位?當然18個塔位不全都是我的,我一個塔位就可以了。應該是18蓮花童子吧?有的塔位當然是給自己的眷屬,有的就看看誰有緣。(同門喊:請佛住世…)好啦!謝謝!阿彌陀佛!其實我有很多的家鄉,你說,人間嗎?我出生的地方在嘉義,但是很快就搬走了,嘉義牛稠溪旁邊的雞舍。很快的我就搬到屏東,然後又很快地搬到高雄。住的最久的是高雄,一共住了19年,從小學一直到高中。然後搬到台中,大學在台中。畢業以後,服務都在台中。服務完了以後,隔了3年,在台中也是19年。然後我就搬到西雅圖。我不知道我人間的家鄉在哪裡,因為台中也是19年啊!高雄也是19年,而出生是在嘉義啊!在西雅圖更長了。你們跟我講,家鄉在哪裡?我的家鄉在哪裡?在台灣嗎?
  唱首「家鄉」的歌吧!「我的家鄉在日喀則,那裡有條美麗的河,阿瑪拉說牛羊滿山坡,那是因為菩薩保佑的。藍藍的天上白雲朵朵,美麗河水泛清波,雄鷹在這裡展翅飛過,留下那段動人的歌。嗡嘛呢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嘛呢唄咪吽。我的家鄉在日喀則,那裡有條美麗的河,阿瑪拉說牛羊滿山坡,那是因為菩薩保佑的。藍藍的天上白雲朵朵,美麗河水泛清波,雄鷹在這裡展翅飛過,留下那段動人的歌。」好,謝謝大家!我的家鄉不知道在哪裡。所以佛說無所住,哪裡都是你的家鄉。出了家,處處都是家。出了家,每個地方都是你的家。生也是家,死也是家。根本無生無死,全部都是家。
  地藏王菩薩是非常偉大的,尤其是祂的宏願,是所有菩薩中最大的。釋迦牟尼佛曾經在忉利天宮,付囑地藏王菩薩,在釋迦牟尼佛離開、圓寂的時候,所有一切的眾生和諸天,都依怙在地藏王菩薩之下,釋迦牟尼佛付囑地藏王菩薩,作為人天的導師。祂的願望宏大,「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這是最偉大的誓願。度眾生有三種,第一種是國王式。甚麼叫做國王式?自己先成佛,再度眾生成佛;一種是同舟式,甚麼是同舟式?一條船,佛來掌舵,眾生坐在船裡面,到了彼岸一起上去;最後一種,就是地藏王菩薩度眾的方式,屬於牧羊式的,羊走在前面,牧羊人在後面趕著羊群,回到了彼岸,眾生都到了彼岸,牧羊人最後才到彼岸。地藏王菩薩講:「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問大家一句:「地獄會空嗎?」所以地藏王菩薩的宏願第一,祂是屬於牧羊式的度化眾生,祂最偉大。
  我唸一段《密教大圓滿》的文字,「『虹霓法身變』的密中密,是從觀想上(最基礎的方法),先去看海上的日出,當日輪昇在水平面的一刻,把金色與紅色及多色,印在你的腦海中,冥想日輪中的『阿』字,要記住啊!『阿』的梵字,是通任何『種子字』的,任何佛均可在『阿』字中顯現。這是一個大祕密。密教大圓滿中,『阿』字種子字,及觀想化身虹光的無上權威大祕密法。這個字是『阿』梵字。」
  我記得我在United States of America,Philadelphia費城敦珠仁波切的地方,我看到一個「阿」字,祂寫了一個很大的「阿」字,在日輪中間。這「阿」字非常特別。如果我們講法身,那就是「嗡」字。講報身,就是「阿」字。講應身,就是「吽」字。「嗡阿吽」代表「法報應」。今天我們學習「阿」字觀,日輪中間有個「阿」字,你看夕陽下去,我在墨西哥,去一個叫做瓦督可,再去波多雅瑪塔,去波多雅瑪塔的路上,看日輪(夕陽)下降到海底,日輪圓圓的,紅色的,慢慢地下降到海底;或者看阿里山的日出。
  你可以觀想阿里山的日出,將這個想念印在你的心中,日輪裡面有一個「阿」字,你觀想這個「阿」字,只要這樣想念久久,當你身口意清淨的時候,它會將你的身體全部轉化,這是密中密,自然就轉化了,你能夠由日輪、「阿」字變成本尊,甚至由日輪中的「阿」字,將你的五輪全部打開。這是一個密中密的法,很特別的法,這個法能夠讓你成就大圓滿的虹霓。日落的時候,那海面上的紅光,或者是日出的時候,雲層上整片的紅光,當大日在你的心中,紅色的「阿」字在你的心中,你的全身就會化成海面上的那種光,雲層上的那種光,可以融合在一起,這是一個祕密的「阿」字的修持法。
  密教裡面「阿」字的修持法,是這樣修持的,其中也有很內在、祕密的修持法,在大圓滿裡面都是有的。其實任何一個修持法都在你的心,都在你的意念裡面;任何一個修持法,都用在你的意念裡面,只要你的念頭一心觀想大日,觀想「阿」字,然後由「阿」字變成本尊,進到你的心裡,能夠跟你相應,然後燃起熊熊大日的光明,那一種光明在你的心中,你用它打開你的眉心輪,打開你的喉輪,打開你的心輪,打開你的臍輪,打開你的密輪,這是密教很祕密的一種修持法。紅教寧瑪派敦珠仁波切,就是大圓滿的成就者。
  跟大家講一個陳傳芳的笑話。前兩天,岳母生日,我就問老婆是不是要買個貴重點的禮物,老婆說:「不用買太貴的,她年紀大了,買點實用的就行。」於是,我買了一個骨灰罐。剛好清明節可以用。
  你看,師尊事先就買了18個在「西方境」,隨時準備著。大家也希望繼續聽師尊說法,很簡單,你就在西方境也買一個,不能講買,是供養台灣雷藏寺。大家將來在那裡,師尊每天在那裡說法,師母在那裡跳排舞,又有說法,又能夠跳舞,偶而師尊高興,唱唱歌,雖然聲音不是很美妙,總是有點意義吧!?我不是在推銷「西方境」,我只是講我已經準備18個,我記得我妹妹盧勝美跟我要了1個。我說我當然會給妳1個。雷藏寺的住持在這裡,幫妳登記1個好了。已經登記了,其實人生最後的歸宿就是這樣。
  我最近看到梅可望走了,東海大學的校長梅可望,他跟誰最熟?跟蓮火上師最熟。梅可望以前的座車就是蓮火上師開的。當然他跟我也很熟,99歲,歲數很高。我還看到誰走了?看到高清愿走了,台南幫的高清愿。我為什麼認得他,很熟,因為我認得他前面的主人吳修齊老先生。吳修齊也是台南幫的,台南紡織,他的企業非常的多,他將棒子交給高清愿,沒有交給自己的兒子。他將台南紡織,台南幫的企業全部交給高清愿,高清愿就創造了統一企業。
  我為什麼跟吳修齊很熟?因為他家的風水跟祖先的墳墓,全部是我看的。在我年輕20幾歲的時候,看了吳修齊家的風水,我有寫在書上。有人問高清愿:「盧師尊是不是真的看了吳修齊家的風水跟祖先的風水?」高清愿回答:「是的。」
  我還要告訴大家一個祕密,我去台南吳修齊家的時候,吳修齊跟我講:「盧師尊,我家每天早上一打開門,就有一個出家人進到我的客廳,坐在客廳不走,每天都這樣。」第二天打開門,這出家人又進到他的客廳,坐在他的客廳不走。第三天也一樣,打開門,出家人又進來,坐在他的客廳不走。我問說:「他要求甚麼?」「要求幫他建寺廟。」我說:「既然是出家人,以出家人為貴,你就幫他吧!」我講了這句話,吳修齊點了點頭,他就真的幫了。
  他也跟我講了一句話:「盧師尊,您幫我看了我家的風水和墳墓的風水,您將來要蓋寺廟,我也幫您。」吳修齊跟我講了這句話。他幫了前面那個出家人,幫了很多很多,就是佛光山。在地藏王菩薩面前,在諸尊面前,在佛菩薩面前,在很多眾生的面前,我講話是真實的。當然吳修齊也不一定為我這一句話而答應他,不一定。但是我確實講了這一句話:「你就幫這出家人,你就幫他吧!」我真的講了這句話,在佛菩薩、壇城面前,在地藏王菩薩的護摩法會當中,我講過這句話,絕無虛言。
  那麼,吳修齊有沒有幫我蓋寺廟?沒有。因為我沒有去求他,但是我在美國寫了一封信給吳修齊,那時他還活著,他沒有回覆。我沒有得到他的幫助。不過,他有答應過我,我看下一世還給我吧!(師尊笑)這也是很微妙,過去的事。
  蓮海上師在嗎?他以前是佛光山西來寺的教育長慧嵩法師,他姓王,王樂康嘛!王樂康還沒出家以前,當時到我家問事,我跟王樂康講:「你到佛光山出家。」我有沒有講?有啊!很多的出家人,我一介紹就介紹到佛光山出家。我那時候還沒有出家,我在台灣問事的時候,很多想出家的人,我都介紹到佛光山出家。我至少介紹10幾個人到佛光山出家,有一個回來的就是慧嵩,就是蓮海上師。為了蓮海上師,我跟星雲大師有稍稍的一點摩擦,這是我的命運。
  講一個笑話吧!螞蟻跟大象結婚,結果3天後就離婚了。螞蟻說:「能不離嗎?接個吻就要爬20分鐘。」大象也堅決要離:「離,親個嘴還要拿放大鏡找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喘一口氣又被吹走了。」有一天,大象在水池裡面游泳,螞蟻走過來,一直喊:「大象,你給我過來…」「甚麼事啊?叫的這麼兇?」牠就慢慢爬上來,螞蟻看了以後就說:「你回到水池裡面吧!」大象問牠:「到底是甚麼事啊?」螞蟻就講:「我要看看你有沒有偷穿我的游泳褲。」這都不是合理的現象。大象跟螞蟻結婚,有一天,螞蟻爬啊爬到大象的耳朵,跟大象講了一句話,大象一聽就暈倒了。哪一句話呢?螞蟻跟大象講:「我終於懷孕了。」有一天,螞蟻跟大象賭氣,不講話,螞蟻就在螞蟻的洞口,伸出一隻腳,人家問牠:「你這是幹甚麼?」「我現在很討厭大象,牠要是從這裡走過去,我要拐牠一腳。」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也是一種笑話。人間就是一種笑話,很多不可能的事情也會發生,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學佛的人都知道,雖然是笑話,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活在笑話當中。當你的心裡在產生恨某一個人的時候,那就是笑話,根本就是笑話。學佛的人不應該有敵人,不應該有怨敵,不應該有你恨的人,不應該有恨。學佛只要有愛,不能夠有恨,不管你遭遇甚麼事情,你要知道,全部都是笑話。當有一天,你住到西方境了,你會回想到過去,我過去的所做所為,其實都是一場笑話。你不覺得嗎?算你很有錢吧!那是笑話。算你當了領導人吧!當了總統吧!其實也是笑話。阿扁現在最了解。當了總統,一場笑話。還有名位,一場笑話。財,一場笑話。當你活了72歲,或者變成82歲,或者92歲,一場笑話。你不覺得嗎?過去的所做所為都是笑話一場。
  所以我講,如果你真正修了行,你對你這人生覺得很有意義,覺得很精彩,很有價值,也修了行,你認清了一切,你開悟了,這個人生就夠了。除了開悟成就以外,人間都是笑話。
  講一個笑話,一個男人很怕老婆,一天,他老婆又當著客人的面跟他吵了起來,並且打了他一個耳光。為了面子,男子壯著膽子,吼著:「妳敢再打我一下嗎?」他老婆又毫不猶豫地打了他一下。男子眼看嚇不住老婆,只得說:「既然妳這麼聽話,我就饒妳一次吧!」我實實在在地告訴大家,在我30歲的時候,師母嫁給了我,那時候,她26歲,這一輩子走過來,我現在已經72歲了,那麼久的時間,我們都相處在一起,到目前為止,還是很圓融,很圓滿。
  好好修習「虹霓法身變」,去看太陽、日出。你不能真正去看白天的太陽,不要看白天的太陽,如果你能夠在早上,看昇起的太陽和晚上日落的太陽,而且不要直接看,看日輪的底下,然後將日輪印到你的心裡,在你的心中永遠有一個太陽,永遠有一個「阿」字。在你每一次打坐的時候,觀想一個太陽在你的心中,觀想一個「阿」字在你的心中,放出很大的光芒在你的心裡面,再這樣的融入「阿」字裡面,融入太陽的光裡面,到時候,你身體的光明產生出來。這是一個祕密法,要專一的觀想大日,觀想「阿」字,每一次禪定的時候都這樣做,你的光明就會漸漸產生。
  有一個妻子心血來潮,站在鏡子面前,仔細地端詳,發覺自己的臉竟然那麼的難看,不禁放聲大哭。坐在一旁觀察已久的丈夫,講:「妳偶然照一次鏡子就那麼傷心,那我天天看著妳,又該怎麼辦?」很多事情都是要圓融,歲月是保不住的。我告訴大家,金錢是保不住的,名位是保不住的。還有一種,你的色身是保不住的。你的身體很健康,沒錯,師尊的身體很健康。常智的身體也很健康。但是你知道嗎?醫生曾經告訴我:「不要講自己身體很健康,您老了就知道。」
  你老了就知道,因為你的五臟,你的六腑,你的血液循環,你的免疫力,你身體的狀況,有一天,你自己會知道,慢慢地來,它會變老,你健康的五臟一樣會變老,你的六腑一樣會變老,你的身體一樣會變老。老的時候,衰竭的現象就會產生出來,醫生跟我講,每一個器官都會老,然後衰竭,到時候,就是你走的時間到了。所以大家要爭取時光,好好精進修行。
  以前的常智,以前的常仁,常仁始終沒有老,以前常智跟常仁到我那裡去的時候,兩個都是很年輕。我那時候也很年輕,我也瀟灑過啊!我有一張很瀟灑的照片,年輕的時候,披著頭髮,差點遮住眼睛,偶而又甩一下,很瀟灑的。我走在路上,有很多女生跟著我的。每一次從高雄我新興區的家去搭公車,很多女生向著我來,不是跟在我後面,是對著我來。她們是高雄女中的學生,她們從車上下來,走到她們的學校。我是高市二中,我要坐公車到高市二中,她們是下來,我是上車,所以有很多女生「追求」我的~那時候我是蠻瀟灑的啦!還是不錯啦!只是個子矮一點而已。
  真的,我們要珍惜時間,我們今天在這裡聽法,《大圓滿法》裡有很多很多的法,密教裡面有很多很多的法,並不是叫你每一個密法都要修,而是哪一個適合你的,你好好的修。一個上師、一個本尊、一個護法,你修了,然後你覺得你要修內法,你就修內法,修氣、脈、明點,都可以修。修一樣有成就以後再進一樣,一個上師、一個本尊、一個護法。
  除了你要當上師,你要當根本上師,你就要修多法,因為你要教別人啊!你要懂得很多的法才能教別人,如果你不懂很多的法,你沒有辦法教別人。所以所有的密法統統都要懂,統統都要去學。跟大家講一句話,一句最真實的話,你只要一個相應了,所有全部都會相應,接著就來。一法相應,多法就相應。只要一尊相應了,很多尊都跟你相應了。密教有講一句話「一就是多,多就是一」。你不要貪多,只要你一法相應了,你再修別的法,或者是結緣的法,全部都會相應,而且是很快。因為你一尊相應了,祂的範圍很廣,光一發出來,就像十方法界,你修哪一尊有緣的本尊,那一尊有緣的本尊發出光來,光中所有的諸尊全部統統都來,全部都跟你相應。所以不要貪多,只要哪一尊是你適合修的,你就修哪一尊,而且很有耐心的修,不要放棄,一直修到相應。一尊相應,所有多尊相應。這時候,你來修內法的話,你的本尊就加持你,你的內法就很容易成就。像是你修拙火法,金剛亥母多傑帕母就會來幫你。你修無漏法的時候,修氣的本尊就會來幫你。你修明點法的時候,或者是拙火跟明點一起修的時候,你的本尊都在加持你,讓你的拙火早一點成就,讓你的明點早一點下降,拙火早一點上昇,氣可以循環全身,用意念就可以讓它走,在你的全身裡面走。所以本尊相應是很重要的,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