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語意無漏 得法報應三身

身語意無漏 得法報應三身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3月9日台灣雷藏寺金剛亥母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大樂中的空性──喜金剛講義》,第三十九章: 「密教三無漏」。
  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我們今天的護摩主尊「多傑帕姆」。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鄭森隆博士、屏東大仁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葉淑雯教育博士、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瘋神無雙」製作人李俊傑先生、紅歌星辛隆先生。對了,辛隆先生要到義大利拍外景,在CD裡面的是嗎?(是)而且還要出專輯。專輯出來的時候,我們真佛宗的弟子要人手買它一片。(眾鼓掌)不過你要告訴我們,你的專輯甚麼時候出來,我們就可以去買。師尊大學學長現任美國大費城華人工商聯合總會副會長張效珍先生。你是第30期的學長吧?我是第32期,相差兩期,30期跟32期是最親的。民進黨大台南市黨部主委蔡旺詮議員代表、華光功德會理事長吳冠德先生、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六祖壇經》及《密宗道次第廣論》節目製作人蓮悅上師及主持人林佩君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另外還有很多貴賓,像是啟仲,啟仲的媽媽,還有很多印尼的企業家在這裡,他們都是大企業家。喔!都在那邊。(眾鼓掌)Thank you for coming。

  今天是星期六,下午在日本東京有野球(日文:棒球)比賽,我以前也打過棒球,當過投手。今天的棒球經典賽球賽,大概是在傍晚的時間吧!?是中華隊對古巴隊,聽說這次都是強隊對很強的隊。我以為大家會在家裡看棒球,沒想到你們還來聽法,(眾鼓掌)還是上萬人啊!

  大家聽到我上一個禮拜說法的聲音,在尾聲的時候有點奇怪。有人說:「欸?師尊的喉嚨有問題。」其實,講得沒錯,I caught a cold。(我感冒了)I have been sick for seven days。咳嗽就是有感冒嘛!上個禮拜六,還可以講到完,聲音有一點變。禮拜天,在大燈畫巨幅的畫,很大的一幅畫,中天電視海棠師兄問我幾個問題,我一個都答不出來,因為失聲啊!還好是畫畫,畫畫不用聲音。禮拜一,白天的時候,有小咳一下,晚上最麻煩,躺在床上就咳得很厲害,半夜會起來咳,差不多是一點半、兩點的時候,起來咳一咳就是一小時。哇!很痛苦。第一天,我就忍過去了,星期二又來,同樣的一個時間,也是一樣咳,一直咳咳得很厲害。到了第三天,又咳,我忍不住了,我躺在棉被裡面,咳得很厲害,我就伸出一隻手出來,就像平時為大家加持一樣,彈指一下。彈指也就是召請我的本尊瑤池金母,我召請祂,然後跟祂嗆聲,我說:「瑤池金母,我是跟你相應,我召請你,你就來。我就是你啊!你也就是我啊!」相應就是這個現象,我是你,你是我,彼此沒有分別,無二無別,才叫相應。「今天我咳的這麼厲害,難道你也咳嗽得很厲害嗎?我咳得很厲害,難道你咳得很爽嗎?」瑤池金母一聽,有理,有道理啊!祂就開始降在我身上,從頭頂上進來,到我的喉嚨,到我的身體,當時我還在咳,都沒有聲音了,一直咳,咳得很厲害。這時候突然間,我感覺到我的頭凝固起來,脖子也凝固起來,一股暖熱在我的喉嚨之間一直在旋轉,身體也硬起來,整個人幾乎擺得直直的,喉嚨這邊暖暖的,溫暖的,一直在旋轉。咳嗽就停止了,然後一覺到天亮。從那一天開始,每天晚上,我都可以一覺到天亮,還好啊!有時候,你用柔軟語跟菩薩求,祂不應的。所以,在那個時候,就要跟祂「嗆聲」。如果你是跟祂相應了,當然是不要緊,如果沒有相應,祂會反撲。所以,我今天99% okay了!(眾鼓掌)剛剛,常智上師拿甘草止咳水,出來的時候喝一口,上法座的時候再喝一口。謝謝常智上師。下次常智上師咳嗽,我要拿止咳水給你喝,彼此嘛!對不對?常智是我的brother(兄弟),像兄弟一樣的,我們是同年同月差三天出生。我看常智啊!就像廣東的六祖,因為六祖的相很像他。真的,我在彩虹山莊的辦公室有一尊六祖的像,完全跟常智長的一模一樣,他是六祖,我是六祖的替身。

  剛才講的也是相應以後的一個現象,相應了佛菩薩,就等於無二無別,沒有甚麼差別。相應的好處就是這樣。一般來講,只要相應了,感應就特別多,祂會讓你知道很多事情,告訴你很多事情,你會明白很多的事情。相應了也可以問事情。為什麼?因為你的本尊會來告訴你。相應了,你的元氣也不會喪失掉,就像是你在作法,幫人家作超度法、祈福法;有時候,你幫人家作超度法的時候,力量不夠,被超度的人再反撲回來,你就會很辛苦。這時候,你作超度,將自己觀想成為相應的本尊,本尊就會將這股反撲的力量帶走,帶到虛空,就在虛空中解散掉,你就沒有事情。或者是你受了降頭,降頭到你身上,你觀想自己為本尊,降頭的箭自然脫落掉下來。然後本尊將降頭的箭,帶到虛空中化為虛無。所以,相應本尊以後,力量特別的大,密教修法,第一基本是相應。因此,我們先相應四加行,相應資糧道,相應本尊,相應上師,只要與上師相應了,上師就要擔當你的一切。如果你跟上師沒有相應,一切的修法幾乎很難成就。這是一個重點,相應是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密教裡所謂的yoga(瑜伽),上師瑜伽法也就是上師相應法,本尊瑜伽法就是本尊相應法,全部都是在修相應。只要你相應了阿彌陀佛,你絕對可以往生西方淨土,這是一個重點。離開真佛宗的,很簡單,他的上師相應法沒有相應,因為上師都沒有離開,你先離開,也就是表示,你根本沒跟你的上師相應過。沒有相應的會離開。在真佛密法當中,如果你真實相應了本尊,相應了四加行,相應了資糧道,相應了根本上師,你絕對是道心永固,而且不會退散。(眾鼓掌)這就是一個相應的道理,如果你與根本上師相應了,就跟根本上師無二無別,有甚麼事情,根本上師都要幫你擔起來。所以,你跟本尊相應了,本尊就會擔當你的一切,有甚麼事情,你就跟你的本尊講,祂就會擔當你的一切,包括你一切的痛苦,如在人世間的喜、怒、哀、樂,祂都可以幫你擔當的。所以,在密教裡,相應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我們修這個本尊「多傑帕姆」,對於修拙火的人,這一本尊非常重要。今天的主祈人不是很多,由於你不懂得拙火的本尊,你不懂得主祈。其實,拙火的本尊祂就是多傑帕姆。祂是紅色的,祂是佛本身的化現,只要你有灌頂了拙火定,每一個修拙火的,一定要觀想祂,祂在你的前面──「對生」,由「棒」字變成金剛亥母多傑帕姆。「棒」字的藏文是一個圈,底下是一個四方形,有點像四方形。不然,你就「自生」,由你的臍輪之處有紅色的蓮花開放,「棒」!從上面出現金剛亥母,金剛亥母就是拙火定的本尊,昇起拙火的本尊,祂站在兩個三角形的「生法宮」。甚麼叫「生法宮」?就是火生起來的「生法宮」,就是多傑帕姆。然後你祈求上師加持你,讓你跟多傑帕姆在修法上相應,這時候再來修拙火,你的拙火就很容易生起來。這是一個重點。一個是火,就是多傑帕姆,一個是水,就是菩提心月液天庭水,代表「罕」字,它倒立著、滴著明點下來。火昇上來,水滴下來,在你的心輪上,你的心輪將會開始融解,變成八葉蓮花。你要看到明點的光,就是從那裡看到明點的光。所以,拙火上昇,明點下降,到了心輪,心輪打開,你會看到明點的光。那時候才叫做「看光」,這是非常重要的。金剛亥母多傑帕姆很偉大,多傑帕姆就是拙火的本尊,拙火是由祂引起來的,祂是非常偉大的。

  講一個笑話,有一天小明到郊外玩,看到虛空之中有一隻老鷹在飛,小明講:「好大的一隻鳥!」老鷹聽到了,就趕快用牠的翅膀遮住牠的那個地方,結果牠就砰!掉下來摔死了。你們不會笑啊?

  告訴大家,祂是偉大的,最偉大的一尊。為什麼呢?多傑帕姆的偉大在哪裡?所有空行母,在所有一切幫助眾生的法裡,一半、大半都是金剛亥母的化身,而且祂本身的上面,就是般若佛母,祂就是般若佛母所化現出來的。金剛亥母代表著智慧,祂所變化出來的像依昔措嘉、曼達拉娃,都是金剛亥母的化身,所有的空行母幾乎都是金剛亥母的化身。為什麼叫「亥母」呢?因為祂的頭頂上有一個豬頭,所以才叫「亥母」。這一尊是很大的,祂是所有空行母的總持。祂的手印就是空行母的手印,也就是瑤池金母的手印。(師尊示範)我們唸祂的咒:「嗡。多傑帕姆。吽呸。梭哈。」「吽呸」就加上力量,我們稱祂的名就是「多傑帕姆」,這是名咒。「嗡。多傑帕姆。吽呸。」加上力量,「梭哈」是成就、圓滿。整個咒語就是這個意思。觀想祂的左手拿著嘎巴拉,這是嘎巴拉(師尊舉起嘎巴拉),右手拿著彎刀。我們稱為彎刀,他們藏人不一定稱為彎刀,他們稱為鉞刀。因為是彎曲的,我們稱為彎刀。雷藏寺放的這一尊是正面的,多傑帕姆有一個姿勢(師尊示範),這是甘露水,這隻手在這裡,左手這邊夾著卡倉卡。

  夾卡倉卡的有獅面空行母,多傑帕姆夾卡倉卡,蓮華生大士夾卡倉卡。卡倉卡就是權杖,上面有三個骷髏代表著消滅貪、瞋、癡。這樣你就可以觀想,祂頭戴五骷髏冠,也是十六歲,藏人所雕刻的,表示佛母方面的,都是用十六歲。以前在西藏,最早的時候,他們的平均壽命大概是五十五歲,也有五十歲的,那時候西藏的衛生不是很好,所以壽命很短。現在十八歲才算成年,在西藏就不一樣,在印度也是一樣,他們都是很早熟,大概是十四歲就結婚了,或者是十六歲剛好是最青春的時候。所以,表示出來的都是十六歲的,長的有時候是很艷麗,有時候卻又是很兇猛。有的艷麗,有的兇猛,也代表女性。祂有很溫柔的一面,也有很憤怒的一面,大部分的空行母都是這樣。

  大家知道的,因為母親生了我,我又是提早出生,父親就比較憤怒。我先是讓我外婆養,外婆養了一陣子就走了。走了以後,就讓我阿姨養,我阿姨她是揹著我在電力公司裡面幫傭,幫人家洗衣服,那時候很苦,生活比較苦。有一位電力公司的職員,他是一個課長,看上了我阿姨,他們要結婚了。我阿姨就跟我媽媽講:「我總不能帶著妳的孩子去結婚吧!」所以我就回家了。回家了以後,我就有一個奇怪的感覺,我從小就沒有叫過父親,從來就只叫媽媽,不叫爸爸的。一直到我認識了師母,師母說:「你怎麼不叫爸爸呢?」我就說:「我就是從來不叫他,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等到我當兵了,我讀軍校了,有一天到台北臨沂街的時候,我住在我的阿姨家。那天晚上,我阿姨告訴我過去的故事,她講給我聽,我才了解:「喔!原來我不叫爸爸的原因是這樣。」小時候我被我爸爸打,打的時候我從來不哭的。不哭就越打,實在打到不行了,流了一滴眼淚。他說:「你還會哭啊?」那就是打不夠,繼續打。往往是三天一小打,兩天一大打。所以,我就是不叫他。我讀高中的時候,我頭轉過來,對著我爸爸的面孔,我說:「我會永遠記住,你把我打成這樣,打到木劍都斷掉。」日本人的木劍是很厚的,都被打到斷掉。小時候大概是兩歲、三歲吧!?我不吃飯,我爸爸就走到我的後面來,抓住提起來,咻!(往前拋)?他一丟就像丟籃球一樣,前面是水泥耶!天啊!那時候四天王下降趕快將我扶住,然後輕輕地放在地上。沒死啦!本來在那一次就要死的。我媽媽遠遠地看到,講:「這次死定了。」她靠近來看,「欸?還有在喘氣,還活著!」差一點死了!這是有因果關係存在的。因為我前世當皇帝的時候,將我當大臣的爸爸判了刑,是冤獄,他沒有貪汙,我卻認為他貪汙,我關了他十九年,關到死。所以在這一世,我轉世成為他的孩子,他打我打到十九歲,而且差點被他弄死,還好是有四天王護住。哎呀!可憐啊!都是過去的因果,因果很可怕的。現在我已經跟我爸爸扯平了。自從我修了佛法以後,心就軟了,從此我不再有這個恨,我對他很恭敬。其實,那時候如果有DNA的話,只要一化驗,就知道我是不是他的孩子。他始終沒認為我是他的孩子,就是這個原因的。所以,結要打得開。其實,在我學了佛法以後,我就很恭敬我的父親,他也皈依,他也唸觀世音菩薩聖號,他也變成追佛族。我到北部,他也跟到北部,我到南部,他也跟到南部,我也為他灌頂,我們就變成很好的,一切冤結從此解開。(眾鼓掌)

  我為什麼會講到這個。因為有一個笑話是這樣講的,「小時候被媽媽打,我就哭,媽媽講:『不准哭,再哭就繼續打。』這時候,媽媽又打。我為了少受皮肉之苦,就硬忍著不哭,結果我媽媽講:『脾氣還那麼硬,還那麼倔強,有脾氣是嗎?』然後又將我打一頓。小明就講:『媽啊!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我小的時候,在沒有人的時候,我是哭著講的:「爸啊!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所以,這世間上有很多的家庭,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那都是有怨有結的。但是,你要懂得用佛法解掉,要解掉這些怨,解掉這些結,這樣我們所有佛弟子的生活才會幸福,才會快樂。

  多傑帕姆的修持,有觀想,有咒語,有祂的手印,就可以修相應法。你是修拙火的,你只要是修拙火昇起,一定要觀想多傑帕姆本身像一團火一樣,在你的生法宮裡面燃燒成一團火。修拙火有很多的方法,其中的拙火禪定,就是要觀想多傑帕姆跟你合一入定,所以叫做「金剛亥母拙火定」,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禪定。你在這一個定裡面,你可以得到很大的快樂,同時也可以得到很大的光明,可以將你身中的煩惱全部燒盡,燒毀身體裡面所有的病痛,包括你所有有漏的煩惱統統燒毀。

  我們講《喜金剛》,第三十九章: 「密教三無漏」。「如果有顯密的大成就者,讀到我寫的這一章,他必然明白我的篇章,實無差錯也!因為『身無漏』得應身。」你身體無漏,你才有精神教化眾生、度化眾生、廣傳佛法。身體無漏,你才有「精神」。沒有「精」就沒有「神」,「神」是從「精」來的,也就是從明點來的。男生主要的明點就是在「精」,女生主要的明點就是在「血」。所以,男生要修到「明點無漏」,女生要修到「斷血河」,這是一個標準。所以「身無漏」得應身,這時候。你就是應化身,如來的應化身,應化身可以廣度眾生。另外還有一種是「語無漏」,表示你的嘴巴,「語清淨」語的清淨很重要的。你的身有漏,就像是漏了氣的皮球、漏了氣的車胎,那種身體是沒有用的。所以密教一定要修到「身無漏」。有漏的身要變成無漏的身,你就可以變成所謂的「大力金剛瑜伽士」,你就會有力量。因為你的精神飽滿,也比較不容易生病。

  「『語無漏』得報身。」為什麼「語無漏」會得報身呢?因為開口講話氣就漏出來,你平時要修氣,讓你的氣很充足,由修氣進入中脈,可以產生明點的光,當你看到了光,你就得到報身佛的境界,光是非常燦爛的,非常莊嚴的,就是得到報身佛的境界。「所以,『語無漏』就得到報身。那麼,『意無漏』就得到法身。」你沒有煩惱了,最重要是煩惱無漏,也就是將煩惱漏盡。你的腦海裡面根本就沒有煩惱,不為家庭煩惱,不為兒女煩惱,不為夫妻煩惱,不為在上班的時候,跟同事之間的煩惱,不會跟你的上司煩惱。再來呢?不會為你的鄉里煩惱,再來呢?不會為外面的事情煩惱,不為國家煩惱,煩惱統統都沒了,叫做「意無漏」。意念沒有漏,這一點很重要。你的身體雖然無漏,你也「語無漏」,但是如果你的意念還有漏,那是不行的。有煩惱的話,一定有病痛,會產生病痛的,你越有煩惱,有人講:「一夜白頭」,只一個晚上,煩惱就讓你的頭髮變白了。為什麼會這樣?其實煩惱也沒有受到外面的影響,但是因為你意念的關係,意念上有了煩惱就有漏,意念有漏,身體就不好了。「所以,一樣的,意念也要修到無漏,這時候叫做身口意清淨,可以得到法身,法身佛的境界是很高的,這是有依有據的。」研究起來你就知道這都是有根據的。

  人間的煩惱很多。有一個笑話:「今天我看到一個傢伙打一個女人。」朋友就問他:「你有沒有上去阻止?」「有!我跑上去告訴他,揍一個女人不算是甚麼英雄好漢,為什麼你不揍男的呢?」朋友問他:「後來怎麼了?」「後來我就不省人事,什麼也不知道了。」在人間,人跟人相處,經常有言語上的衝突,有肢體上的衝突,有打架。我們修行人要避開這些。因為我們是「無漏尊者」,不只是「自身無漏」,還「語無漏」,另外還有「意無漏」,意念也要無漏,這樣才能夠修行。你修行到「身無漏」、「語無漏」、「意念無漏」,這就是一個成就。「身無漏」已經是一個成就,「語無漏」也是一個成就,還有「意念無漏」更是一個很大的成就。「我這本《喜金剛》講義包羅萬象,很多啦!真是粒粒珍珠,非常珍貴。」(眾鼓掌)

  我們學法不要漏失掉,剛剛講無漏就是不要漏失。你學法要周全,很周很全,懂得密法主要的修持方法,一步一步來,千萬不要貪多,不要貪。像是供養,以供養來講,譬如火供,有所謂的「外供」,現在在做護摩,火昇起來就是「外供」。甚麼叫「內供」,就是金剛亥母在你身上,你燃起金剛亥母,將你的煩惱、你的身體,全部供養給佛菩薩,將你身體裡面所有的東西,身口意就是「外供」,氣脈明點就是「內供」。「密供」是很祕密的,還有一個「祕密供」,當你已經成就了佛法,你就是「祕密供」,你將自己的身、口、意和氣、脈、明點都供養了。所謂外供,如護摩火昇起來,像是現在,我們在做外供,內供是你燃起金剛亥母,你昇起火,在你身體裡面做供養,將你的氣、脈、明點全部供養你的本尊,就是內供,這些都是供養。四種供養法,「祕密供」、「密供」就是不能夠講的,最後的祕密供就是你已經成就了佛法,成為光明,你將光明給予眾生,就是等於祕密供。大家了解這四供,修行千萬不要漏失掉。在語文課上,老師問道:「有時候用詞不能隨便省略,哪一位同學能舉一個例子?」小強站起來,馬上回答:「譬如,他給我一枝槍。」喔!有槍是不可以的,在台灣是不可以的,在美國是可以的,玩具槍啦!玩具槍也不對。小強搶著回答:「比如,『他給我一支槍』。如果省略一個『枝』字,就是『他給我一槍』。那麼,我的命運就不一樣了。」所以,差很遠了。我們在修行當中,不要漏失掉,每一個儀軌都不要漏失掉,修相應法的儀軌不要漏失掉,因為漏失掉,有可能就變不一樣了。也不能夠誤解。

清晨,公園裡有一個姑娘,她拿著一本書在唸外語,一對老夫婦在那邊走來走去,走過姑娘身邊的時候,老爺爺裝作有學問的問姑娘:「姑娘,妳是在講英語嗎?」姑娘講:「爺爺,我說的是俄語。」老奶奶終於聽明白,她就插話:「甚麼老鷹的語,甚麼鵝的語,還不都是鳥語嗎?」俄語,Russian language是俄語,英語是English,American and England(美國和英國)的語言,英(音似鷹)語不是eagle(老鷹)的language(語言),俄(音似鵝)語不是goose(鵝)的language(語言)。

  我在最後寫了一個偈:「喜金剛怒化喜顏」,喜金剛本來是很憤怒的,祂將很憤怒的臉變成很歡喜的臉。「沙河轉化粒粒珠」,我們恆河沙的沙都變成珍珠,也就是說,只要你們一修行,本來你們都是沙,因為修行的緣故,就全部變成了珍珠了,很寶貴的。「蓮花開放於處處」,就像西方極樂世界一樣,我是講west so happy country,我是這樣翻的,到處都有lotus(蓮花)開放。「永恆大樂是盧師」,永遠快樂的,能夠得到大樂的,而且在因為弘法以後,能夠讓眾生由一般的凡塵之沙變成粒粒珍珠,這時候,將會是盧師尊永遠的快樂,而且是最快樂的事情。(眾鼓掌)所以,修行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當然,你也要修苦行,是蠻苦的,因為在修法的過程當中,你要忍耐很多很寂靜的時刻。你要修一壇法也不容易啊!你真正要在壇城前靜下來修一壇法,或者你修九節佛風、修寶瓶氣,修金剛誦、修氣進入中脈、修拙火產生、修明點下降,先修你外面的身口意清淨,身清淨、口清淨、意清淨,再修裡面的氣清淨、脈清淨、明點清淨,放出光來,那時候,你產生的「空」、「明」跟「樂」是永遠沒有止盡的,你就知道修行的價值真正是在這裡。(眾鼓掌)修行是有價值的,經過一翻很辛苦的修持,而且每一天都很努力的修持,你會得到無上的價值,將來你會得到光明,會得到佛性,會得到永恆的一種大樂、一種快樂,會永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非常的輕鬆,非常的愉快,心靈非常的快樂,而且沒有煩惱,而且你會產生一種光明出來。你再用這種方法度化眾生,你就會是永遠的快樂。

  有一個咖啡店,服務員走了過來:「先生,這裡不准抽菸。」這個人就站起來,往前走了兩步,「這裡也不准抽菸。」這個人就很失望地搖搖頭,又走了幾步,試探的問:「這裡可以了吧!?」「還是不可以。」這時候,這個人就趕快走到馬路上:「這裡可以抽菸嗎?」服務生就很生氣地講:「你菸都已經抽完了,還問我?」我們修行就是要這樣,不是叫你抽菸,是每天要做,像抽菸的人一樣,他每天一定要抽菸。每天一定要修行,而且你一定要找時間,一定要修,一步一步的來,一定會成功,你一定會將菸抽完,也就是你修行成功了。

嗡嘛呢唄咪吽。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