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2019/03/30(六)3:00 PM將親臨主持淨土三尊護摩大法會及開講:密乘「道果」
直播開始時間: 2019-03-30 15:00:00
自身成道 即身成佛

自身成道 即身成佛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4月20日台灣雷藏寺大準提佛母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大樂中的空性──喜金剛講義》,第四十一章:「喜金剛十大講授」。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大準提佛母」,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我們今天的貴賓是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南投縣立法委員湯火聖先生、民進黨大台南市黨部主委蔡旺詮議員、國民黨高雄市黨部副主委許慧玉議員、國立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王醴博士、國立中正大學電機系特聘教授王進賢博士及夫人林世珍女士、國立雲林科技大學電機系教授王耀諄博士、國立台灣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林孟彥博士及夫人陳瓊瑤女士、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助理教授高明峰博士、屏東大仁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葉淑雯教育博士、國立清華大學李懿倫博士及夫人、my university classmates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蔡明穎先生及夫人楊淑梅女士,台中香華雷藏寺所屬大湖里里長紀國華先生、紅歌星辛隆先生,他將在5月10日發行新的專輯,專輯名稱是「我就是愛」”I am love”。我們在5月11日星期六有法會,請你在我們的台灣雷藏寺擺一個攤子賣你的專輯。你要記得在11日當天,一定要來,你的攤子擺出來,我們每人買一片。另外,我很好奇,為什麼是「我就是愛」?(辛隆:「我就是愛師尊。」)(眾鼓掌)讓我心如小鹿亂撞,你愛我?我的天啊?同性戀啊Thank you,thank you。在5月11日那天,雷藏寺幫他擺一張桌子吧!讓他賣他的專輯,師尊也要買一片。我是真的很好奇,「我就是愛師尊」到底是怎麼愛法?聽聽看,裡面有沒有那首歌。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六祖壇經》及《密宗道次第廣論》節目製作人蓮悅上師及主持人林佩君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my 3rd sister盧幗英女士及her husband。大家午安,大家好。

  準提佛母的護摩法會一完,天氣就晴了。現在我報告一件事情,5月12日星期日,在台中烏日高鐵會展中心,有一個「七十仙壽暖壽」的慶祝活動,是第一次,台灣全省道場聯合起來為師尊做的活動,歡迎全台灣及東南亞等海外弟子,一起踴躍參加,希望弟子們能夠有空參加,謝謝大家。第二個是,常仁上師製作天上聖母的法相,他將消息登在《燃燈雜誌》和《真佛報》,你們看了就知道了。這尊天上聖母的法相是立相,是有點像Macao澳門的那一尊天上聖母。所謂Macao,就是媽祖的意思,葡萄牙人發音不準,所以才叫Macao,其實是「媽祖」的意思。這一尊法相是要讓全世界的人請購,真佛宗的弟子也可以請購,請回去以後,可以供奉起來,可以修天上聖母法。下禮拜有「天上聖母」的護摩法會,天上聖母的生日也是在最近嗎?就是農曆三月二十三日,是天上聖母的生日。這一尊有點義賣的性質,賣了以後,會將錢集中起來,幫助基金會,做慈善事業。這一尊天上聖母非常的莊嚴,請購的地方是在台灣雷藏寺,有請購的方法,你們注意《燃燈雜誌》和《真佛報》就知道了。

  今天我們做準提佛母的護摩法會,準提佛母是一尊很偉大的佛母,祂的金剛號叫做「最勝金剛」。為什麼是「最勝金剛」?因為這一尊佛母又叫做「七俱胝佛母」,等於有七億的佛從祂而出生,祂的力量非常的大,可以當成本尊,也可以當成護法「最勝金剛」,法力非常強大。準提佛母又可以叫做「天人丈夫佛母」,祂有好多個稱號。在我們的八大本尊當中,就有準提佛母,祂的咒語是:「嗡。者利主利。準提。梭哈。」「嗡。者利主利。準提。梭哈。」準提佛母的手印,叫做「總持印」,在佛教裡面,你要開始結手印,第一個手印就是準提佛母的手印,叫作「總持印」。這一尊也是我結緣的上師普方上師的本尊。普方上師所建起來的寺,就叫做「總持寺」,我有祂的法本,就是「總持寺」所有的法本,我那裡都有。普方上師的「總持寺」主要是在台北社子島,如果你們有去社子島,就可以去參訪普方金剛上師所建立的「總持寺」。普方上師給的法號,第一個字都是「圓」,圓滿的「圓」。以前祂給師尊的法號叫做「圓池」,池塘的池。普方上師有一個師母,她叫做「圓願」,願望的願。當我得到這個法號的時候,很高興。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的淨土剛好是「摩訶雙蓮池」,有池這個字,所以,是一個很巧妙的法號。在印順導師那裡皈依的時候,他給我的法號叫做「慧彥」,彥就是勝彥的彥,彥的日本話叫做いこ。樂果法師給我的叫做「道彥」,也是一個彥字,師母的叫做「道花」。我也皈依道安長老,師母也皈依道安長老。

  天氣突然變得很好,剛剛是雨天。一談到準提佛母,我就想到,當初我皈依普方上師的時候,他第一句話就是這樣唸,我記得非常清楚:「稽首皈依蘇悉地。敬禮佛母大準提。」這一句話始終在我的腦海裡面。所以,每一次我們做準提佛母的法會,我都會想起自己的結緣上師普方金剛上師。他也是我很多結緣上師的其中一位,緣分也很深。每一次他要教我法的時候,那時我是在美國西雅圖,他就寄他所有法的錄音帶給我,他的每一個法我都聽過;他也寄給我很多的法本,「總持寺」裡有很多的法本,一本一本都印出來,法本的顏色是紅色的。我們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將來也要印出每一個法本,印成一小冊一小冊,有人要修法,只要灌頂後,就依照那個法本去修就可以,免得大家再找那個法。

  準提佛母有大威權力,有專屬的法,準提佛母法,有整大本一本,裡面有所有的法。你們注意看師尊的書,師尊的書裡面有一本是專門講準提佛母的。但是,我沒將標題列出來說是專門講準提佛母的。蓮極上師應該知道那一本書吧?因為他看了那一本以後,他跟我講:「這一本書裡面是專門講準提佛母的。」他竟然忘了,師尊的年紀比他大,當然,我也忘了。年紀大,就是有這個毛病。就是只有一點忘不掉,誰忘不掉?有一個男士,將一個小三的電話記在手機裡面,名稱設定為「老兄」,所以每一次小三來電話,老婆看到以後,都會講:「趕快,你老兄打電話來。」這男士接完電話以後,就講:「老兄叫我去一趟。」老婆就叮嚀他:「你要努力一點,好好地做。」沒人會笑,這是小三的笑話。

  今天跟大家談學佛。我們學佛,學習佛法,告訴大家,不要驚訝,世俗的人跟學佛的人不同。世俗的人,有他的執著,所以才稱為世俗,而學佛的人,就是要脫離束縛;學佛的人,最主要是將所有的執著放下。很簡單的講,按照佛的意思是這樣講,不是我的意思,還有很多的大德,就是善知識的意思,祂說我們全世界上的人,大部分都有精神病,都是精神病患,整個地球上的人,都是精神病患。學佛的人為什麼要學佛?就是要讓我們本身正常一點。事實上,學佛的人,有沒有精神病?還是有精神病,還是精神病患,只是在世俗人的眼中,還沒有超過精神病的那一種狀態而已,沒有越過去。精神病患是已經全部表現出來超過了。甚麼是精神病呢?吃醋,是你在精神上有了執著,所以你才會吃醋。因此,吃醋也是精神病的一種;你嫉妒,也是精神病的一種;你發怒、憤怒也是精神病的一種;你打人,也是精神病的一種;你言語破壞、傷害,也是精神病的一種;你偏激,也是精神病的一種;有很多的,像是你過於貪心,也是精神病的一種;偷竊、強盜都是精神病的一種;憤怒、發火、惡罵都是精神病的一種。其實按照佛法裡面所講到的,我們人有很多的精神病,事實上就是這樣的。因為你執著了,就有精神病,只是是隱藏式的,還沒有發作,不容易發作,發作的少少的,就稱為正常人;發作比較少的,還沒超過那個範圍的。超過範圍的都在精神病院裡面,現在坐在這裡的都是沒有超過範圍的。但是,仍然是精神病患。

  只有一種人完全脫離精神病的範圍,就是他的心真正的正常,他的心沒有罣礙,完全沒有顛倒。可以這樣講,是因為他的心一直在禪定之中,非常正常化的一種禪定之中,不受外界的影響,自己一心不亂,這才是佛所講的正常人。否則,我們精神病患,包含師尊,腦海裡面所想的,一直不停的盤轉,一直在分別盤轉。就是因為你一直在起分別,哪一個是善的,哪一個是惡的,哪一個是香的,哪一個是臭的,哪一個是黑的,哪一個是白的,哪一個是正常的,哪一個是不正常的,有這種想念就是已經有精神病了,精神上有問題了。我們學佛,就是要將我們自己本身的心變成正常,這是你要明白你自己的心跟看見自己的佛性,才算是正常人。佛講的意思是這樣。我們修行也是要明心見性,要正常,否則,在我們一般的修學當中,還是不正常。其實,每一個人都是不正常的,只是你發作的頻率,沒有像精神病患那樣經常的發作,經常的不正常,我們是少少的不正常。應該是這樣講,你們聽好,其實是這樣的。

  有一個精神病院的病人,對新來的醫師講:「醫生啊!我們都很喜歡你,覺得你比以前的那個醫生好多了。」醫生就講:「謝謝你,為什麼呢?」病人就講:「你看上去跟我們的樣子差不多。」今天,以師尊本身來講,看大家是跟師尊的樣子差不多。(眾鼓掌)師尊以前有一個外號,叫做crazy dharma king,crazy就是精神不正常、瘋子,dharma,就是法,king就是王,就是瘋子法王。所以,我看大家都跟師尊差不多,我們是所有不正常的人當中比較正常的。真正學佛,就是要完全不執著,能夠禪定,使你的心、你的念頭變成完全正常,這是學佛真正的目的。如果你學佛,到了明心見性,一切完全都正常了,你就不是精神病患;否則所有的人都是精神病患。

  今天再跟大家講《喜金剛講義》第四十一章:「喜金剛十大講授」。「第二,『喜金剛』的教授,是如實的,在身、口、意上,都有如實的轉變,達到了任運自性,示現種種的變化,變化也是如實的。」這是第二項,我講的這個是很深的。剛剛所講的精神病患就是講這個。喜金剛的教授,是很實在的,讓你在你的身體,你的口、你的意念上都有實在的轉變。在意念上轉變成為正常,身體上也是正常,在口上也是正常,達到了任運自性,你的佛性可以自然的運用,示現種種的變化,變化也是如實的,變化也是實在的。學佛,如果你的身不清淨、口不清淨、意念上不清淨,你就很難有如實的變化。尤其是意念。我告訴你,你批評別人,就是你在你的腦海裡已經在分別了,哪一個是善,哪一個是惡,哪一個是黑,哪一個是白,哪一個是實,哪一個是虛,都有兩元化,二元化的念頭在腦海裡面,這是不正常的。佛教導大家,將你的二元化變成一元化,就是無分別平等,沒有分別就是平等,你能夠沒有分別就是平等,才能夠禪定。

  我以前講過,誰能夠禪定三十分鐘?甚麼都不想,你已經定下來,一心不亂三十分鐘。有兩位上師說他們能夠禪定三十分鐘,一位就是樂智上師,還有一直點頭的蓮史上師。告訴你喔!你如果想:「我已經禪定三十分鐘。」這就不是禪定,這是如實的答案。你在禪定也在計較禪定幾分鐘,哪裡算是禪定?你只要有想念:「我已經禪定三十分鐘。」就不是禪定。所謂禪定,是完全一個念頭都沒有。要做得到一個念頭都沒有,非常的難。

  師尊唸《高王經》,從經文一開始的「高王觀世音菩薩,南摩佛,南摩法,南摩僧…」,從頭唸到完,其中就有好幾個突然的念頭會插進來,插播進來啊!還有的是你想不到的念頭會插播進來,單單唸一個《高王經》,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會有很微細,甚至是你都不知道的念頭產生出來。不只有小念頭喔!很微細的念頭,還有很大的念頭都會產生出來。你唸到當你想到:「哎呀!剛剛那個念頭不對,我不是在唸經,我已經想到別的地方去了。」你就再回轉頭來重唸一遍,連唸個幾分鐘的經,你都沒辦法禪定。你們講「我禪定三十分鐘」的,就不是禪定。因為在禪定當中,是完全沒有時間的觀念,只是在概念上說「已經禪定三十分鐘」,在概念上是可以講,就是說你在出定了以後,你覺得你有禪定半個小時,或者是一個小時,這樣還可以講。但是,能夠禪定三十分鐘的,已經接近於等覺,快要成聖成賢,不容易的。

  你自己想想看,坐下來,身體挺直,甚麼念頭都不想,叫你甚麼都不要做,甚麼都不想,你看看,三十分鐘可以嗎?如果可以,就是很偉大。你出定後,如果你說:「我知道已經禪定三十分鐘。」那是假的。因為禪定裡面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你連自己都忘了,一切的念頭都沒有了。為什麼還有三十分鐘?只要你能夠這樣學習定的時候,在這一段時間裡面,你算是正常人。你在身、口、意上,都有如實的變化,可以示現種種的變化,變化也是如實的。我們有很多的professor教授、Doctor博士在這裡,三十分鐘,甚麼都不想,阿彌陀佛!博士能不能做到?我真的也不知道。因為我不是博士,我只是測量學校的工學士,我是測量工程官,我的同學在這裡,朱金水和蔡明穎,都在這裡。真的,甚麼都不想三十分鐘,等到你三十分鐘後出定,你看錶,幾點入定,看錶就是想念;你出定以後再看,也是想念。不過,你先看錶,然後你甚麼都不想,這才是正常的心,這是如實的變化,任運自在,示現種種的變化就在其中。

  「第三,『喜金剛』如果成就,『五大金剛』、『八大明王』雖然修法各有異,但亦有同。」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從此,明白一也就是多,多也就是一。」所以,我跟大家講,不要想一次就坐三十分鐘,一分鐘就好,在這一分鐘裡,你坐直,你就是一分鐘的正常,相當難的。有一個笑話,男的對女的講:「太好了!我期待的這一天,終於來臨了。」女的就講:「我可以反悔嗎?」男的說:「不,妳甚至想都別想。」女的問:「你愛我嗎?」男的講:「當然。」女的問:「你會背叛我嗎?」男的講:「不會,妳怎麼會有這一種想法呢?」女的問:「你能吻我一下嗎?」男的講:「當然,絕對不是一下。」女的問:「你有可能打我嗎?」男的講:「永遠不可能。」女的問:「我能相信你嗎?」結婚以後,女的問:「我能相信你嗎?」男的講:「永遠不可能。」女的問:「你有可能打我嗎?」男的講:「當然,絕對不是一下。」女的問:「你能吻我一下嗎?」男的講:「不會,妳怎麼會有這一種想法呢?」女的問:「你會背叛我嗎?」男的講:「當然。」女的問:「你愛我嗎?」男的說:「不,妳甚至想都別想。」女的就講:「我可以反悔嗎?」男的講:「太好了!我期待的這一天,終於來臨了。」結婚以前那樣,結婚以後是這樣。

  人是變來變去的,本身是有變化的。在你們的腦海裡面,是不是變來變去呢?事實上,我們人的腦海裡,是變來變去的,沒有定在所謂的一心不亂上。你甚麼時候一心不亂?你一心不亂就不可能變。只要你不受外面的影響,就不可能變,心始終保持正常的狀態,也只有在明心見性以後才有可能。有人講:「我以前相信這個上師,好相信喔!」現在,一下子,他就變了,變得不同了。以前你很讚揚這個上師,後來你開始毀謗這個上師,這就是變啊!因為,不管你是讚揚,或者是毀謗,這個上師的心是能夠真正在正常的狀態之下。你的讚揚,他也不會歡喜;你毀謗,他也不會難過,不會懊惱,心裡非常正常,這才是真正的上師。眾生就是眾生,眾生是會變的,只有修行證道的人,心才是正常的,才完全不會變的。這也才是你真正一皈依,你完全不會變的,你的心永遠是正常的,你永遠跟著這個上師走的,因為他引導你,能夠證悟,能夠明白世間眾生的一切實相。他能夠以善巧跟方便引導眾生,讓心進入,完全正常,這才是你真正的上師。如果,他還是在那邊起分別,還是在毀謗,這都是在分別之中。

  眾生都是在分別之中,而只有真正修行到家了,已經真正明心見性了,你看到歡喜的,並不是歡喜;你看到毀謗的,並不是毀謗;你看到快樂的,也不是快樂,你看到痛苦的,也不是痛苦,這是一個正常的狀態,沒有起分別的。佛陀是教導大家,如果能夠讓心完全正常,其實連心都沒有的。真正告訴你,你能夠完全連心都沒有的話,你才是完全正常。「『喜金剛』如果成就,『五大金剛法』跟『八大明王』雖然在修法上有不同的地方,但是,從此你會明白,你就是得到了一種心的正常。你得到心的正常,也就得到一切都是正常。一就是多。多就是一。」很重要的,「第三,『喜金剛』成就,其他金剛法要成就就不會困難,全在於外密、內密、密密,全在於氣、脈、明點,這是不可猶疑的。」這是你在修行的過程中,會得到的,你會得到大樂,很大的快樂,但是你不執著大樂,你就進入光明,很大的光明。當你進入光明以後,你不執著這個光明,你就會進入到空性,很大空的世界。當你進入很大空的世界,你不執著於空,你的心就永遠住於正常,你就是佛。而當連佛都不住於佛,那時連佛的名號都沒有。《金剛經》裡面講到,如果你講「我已經得到了菩薩果位」,你就不是菩薩。「我已經證得阿羅漢了」,你就不是阿羅漢,「我已經證得了佛,我已經是覺者了」,你既然證得了佛,你就不是佛。為什麼是這樣?因為你還有心,你的心認為你是阿羅漢、你是菩薩、你是佛。當你證得你是佛的時候,你連佛的名號也不要用了,那才是真正的證得。因為沒有佛,佛是因為你證得沒有佛,這果位才叫做證得,很實在的。「我已經禪定三十分鐘」,you bullshit(胡扯,吹牛),牛不是吹的,火車頭不是用推的。告訴大家,只要你的心沒有了,那個時候的證得,才叫做佛。那時候也不叫做佛,那是證得。只有有證得的,都不是證得。

  「第四,『喜金剛』的要義,令你從一個人的煩惱、死、五陰、天魔之中,轉生功德,最後達到自身成道,即身成佛。」在成就者的眼中,沒有所謂的煩惱,因為你沒有念頭,你的心一直在正常的狀態之下,因為你的念頭沒有了,所以你不會有煩惱。你不會有生死的問題,生死根本也不是問題。你以為看到那個人死了,你很悲傷、流淚。「你不曉得,你每天晚上都在死啊!因為你每一次進入到夢裡面,你就不見了,你就亂七八糟了,一下子在飛啊!一下子從一○一大樓跳下來,跳下來之後,你還能夠再飛。「欸?我能夠飛耶!」突然間,有了這個念頭出來,一○一,你跳跳看,跳下來就是死。但是在夢中,你不會死。掉到海裡,你也不會死。當你醒過來時,「喔!剛剛是夢啊!沒有關係!」其實,你已經小死一次,佛教徒稱夢、睡覺就是小死一次。你完全沒有夢最好,在那個狀態,你的心是正常的。你有了夢,還是不正常,那是中陰狀態,就是死亡的狀態。死亡的狀態,就是你夢的出現,當你死的時候,夢就開始出現,就是死亡的狀態。如果你能夠修夢,在金剛法裡面,就是在夢中也能修行。如果夢中還不能修行,你還是會有妄想、顛倒,所以,密教要義還要修夢,你在夢中也能修,才是心的正常。如果你在夢中不能修行,還顛倒、妄想,就是小死一番。我們每天都在死。所以,師尊晚上常常唸:「往生淨土,超生出苦,南摩阿彌陀佛!」記住這幾個偈,然後進入夢中,你也會唸:「往生淨土,超生出苦,南摩阿彌陀佛!」不管遇到甚麼事情,你也都會唸你的本尊咒,遇到壞事,你也唸本尊咒;遇到好事,你也唸本尊咒。你都能夠在夢中唸,你就修行成就了。

  我們晚上作夢,大家習以為常,不覺得甚麼。其實作白日夢的人更多。最近台灣流行穿短裙,露出腿來,有很多。夏天的時候,在街上走,都可以看得到那些辣妹。以前,蓮極上師幫我們開車的時候,他一面開就一面講:「喔!那邊有一個,這邊有一個。」我那時候就講:「阿彌陀佛!」因為他以前做過賣內衣褲的,賣胸罩的。所以,他輕輕一瞄,就知道尺寸多少,要穿多少號。他跟我們講,因為他以前賣過內衣、胸罩的批發生意。所以,他看到女生是在研究尺寸差不多是多少。所以,這個是可以原諒的。不然啊!男生自己想一想,你看到了,哪一個腦海裡沒有作白日夢的?那是真正的白日夢。還有很多作白日夢的,不只是夜間作夢,白天也作夢。人啊!都是在醉生夢死。

  喜金剛的要義,是將一個人的種種煩惱消除掉,連死也消除掉,連五陰色、受、想、行、識,全部消除掉,包括天魔,也不在你的腦海之中。講一個簡單的例子,你敢跟死人睡覺嗎?敢不敢?親人也好,比較不怕嘛!如果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他死了,睡在你旁邊,你躺在死人堆中,你敢嗎?修行人要做到一點恐懼都沒有,才是正常的心。因為,在你的念頭裡面,死,已經沒有了,它就是一個地、水、火、風的身體而已,跟你沒有甚麼關係,你可以睡在死人堆中。以前蓮華生大士修行,是坐在死人堆中。因為在印度嘛!印度的窮人沒有辦法埋葬的,屍體就是推到墳場一擺。像蓮華生大士祂們這些瑜伽士,就是坐在死人堆起來的法座上練習禪定,穿的是死人的裹屍布,拿的是死人的脊椎骨當成法杖,吃的是人家祭拜後剩下來的東西,這才是修行。你就先練一個毫無恐懼,在墳墓當中睡覺。煩惱沒有了,死也沒有了,五陰也沒有了,天魔也沒有了,這個時候的心,才是功德。最後,達到自身成道,即身成佛。

  有一個人問上幼稚園的兒子:「你們班上是不是你最帥?」兒子講:「不是,我是全班第二帥。」父親問:「最帥的是誰呢?」兒子拍一下桌子,以驚人的語氣講了一句話:「我認了第二帥,還有誰敢認第一帥?」所以,他還是最帥的。你看,小孩子喔!他這只是一個幼稚園的學生,他就已經有分別心了。帥跟醜,高跟矮,我們不能有分別的。所以,師尊挑選的上師,個子是矮的,我要叫誰起立給大家看?慧君上師,請走到前面來,讓大家看一下。阿彌陀佛!還有哪一位?蓮育上師,阿彌陀佛!順便向大家介紹一下,她是蓮育上師。還有哪一個?蓮伃上師,出來一下,蓮伃應該比較高吧!阿彌陀佛!大家認識一下,她是蓮伃上師。男的上師就不用了,西雅圖宗委會的蓮潔上師也是。師尊的眼中沒有高矮,對不對?你看嘛!如果要挑上師是高高帥帥的,這個我不挑。要挑的,也不能是殘缺不全的啦!總之,高高帥帥的也一樣,矮矮醜醜的也一樣,只要他/她本身是懂得修法儀軌,基本上是一個很誠實的人,實在的人,出家五年;另外,他/她非常有恭敬心,有實修。條件很簡單,就是這樣,有實修、有恭敬心、懂得所有的修法儀軌、修行有一點成就、又有表現,不管高、矮、帥、醜,他/她們都是未來的巨人。所以,真正修行的人,是沒有分別心的,不要有分別心。有了分別,就會產生讚揚跟毀謗,對於好的,你就會讚揚;對於不好的,你就會毀謗,這樣就是你已經有分別了。

  「這是一種由種種『過患』之中,轉化『成道』的大教授。」已經講出來了,就是完全沒有分別。「過患」,當然是不好,但是「過患」也是可以有成就。本來我們都是精神病患,但是我們將所有的精神病,變成正常的心,精神病統統沒有了,這時候才是成道,就是沒有了所有的「過患」。有一個小弟弟上幼稚園,有人逗他:「你媽媽好嗎?」他答:「不好,她壞的很。」這個人很驚奇的問:「為什麼?」他很生氣地回答:「我在幼稚園剛交了一個女朋友,我媽媽就將我剃了一個光頭,害得我女朋友不認識我。」這只是一個joke,一個小的笑話。但是,你看,一個幼稚園的小孩,就已經有分別心了。「你媽媽好嗎?」好或者不好,就是分別。「我剛剛交了一個女朋友」,這就是有分別了,女朋友跟不是女朋友,有頭髮跟光頭,就是分別。他很小,就學習分別。學佛,就是要沒有分別,因為沒有分別才是平等。「這是一種由種種『過患』之中,轉化『成道』的大教授。」也就是這樣,從有分別變成沒有分別。小劉的父親因為生病住院了,他在病房裡打點滴。當點滴的藥液快要滴完了,還不見護士來,在旁邊的同房間病人很熱心的講:「我幫你喊護士。」小劉聽後,覺得這個同病房的人很熱心。他站在門口喊:「護士快來,三床的快完了。」小劉聽後,覺得非常的彆扭,就對著門口講:「你喊的不對,是藥完了。」那位熱心的病人馬上改口:「護士,三床藥完了。」這也是一個笑話,不過也是一個聲音不對,「完了」「藥完了」,其實都是完了,應該要加個「點滴」。現在師尊所講的就是分別,「點滴藥完了」跟「藥完了」,這兩個就是分別。真正的金剛上師,修行成就了,就是「藥完了」跟「點滴藥完了」,都不要緊。因為不是真正的完了,也不用叫他改,那才是真正的上師,要叫人家改就不是了。以前有人叫我「盧勝彥」,有人叫我「盧勝彥(發音「顏」)」,「盧」的台灣話就變成「羅」,四維「羅」,彥跟顏是不一樣的。但是我從來不會叫任何人改,你叫我「盧勝彥(發音顏)」,我也是喊「有」;你叫我「盧勝彥」,我也是喊「有」;你叫我「羅(盧)勝彥」,我也是喊「有」。小時候,就沒有分別了。(眾鼓掌)因為,雖然人家叫錯,但是我知道你叫我就是了,那只是一個符號,應該是這樣的。

  教你學佛,跟這個笑話差不多。有一個人獨自在森林裡冒險,被食人族重重包圍,他於是對天空大喊:「我死定了,上帝救救我。」結果,天空傳來一個聲音:「還不一定。你撿起地上的一顆大石頭,將帶頭的那一個酋長砸死。」他就拿起地上最大的一塊石頭,狠狠的砸向酋長,剛好將酋長砸死。這時候天空又傳來一個聲音:「現在你才是真正死定了。」不要笑,我在教大家,你不要學佛,你還是一個世俗的人,你可以過很完美的一生。今天你來學佛,你們以為:「學佛將來一定可以到佛國淨土,可以成佛。學佛是為了到佛國淨土,可以解脫,可以怎麼樣怎麼樣。」其實,跟這個笑話是一樣,「還不一定!」你學佛還不一定可以成佛,還不一定可以到達淨土。有時候有的人學佛,他那是真正的死定了。我告訴你喔!如果你跟錯了師父,沒有正常心的師父,他沒有明心見性,你跟隨了他,你以為是學佛,其實是真正死定了。所以,大家先要觀察清楚,誰是真正的金剛上師,哪一個人是真正的金剛上師,你不能隨便的、盲目的信仰。他說學佛,你就去學佛。為什麼?因為,如果他沒有明心見性,你跟錯了人,你就是真正死定了。如果你的師父還有分別心,他就是沒有明心見性。如果你的師父還是在毀謗別人,他就是沒有明心見性。只要一毀謗人,就證明你有分別心,沒有平等心。佛的「菩薩解脫戒」當中有一條很重要的戒律:「不可以捨一個有情眾生。」所以,一個真正明心見性的金剛上師,他是不會毀謗人的,如果有毀謗人的金剛上師,就是還沒有開悟,還沒有明心見性。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