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妃要守別解脫戒、菩提心戒及菩薩戒

明妃要守別解脫戒、菩提心戒及菩薩戒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1月26日台灣雷藏寺週六「不空成就如來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大樂中的空性──喜金剛講義》,第三十六章:「五種明妃」。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不空成就如來」,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是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中華民國退役將官社會服務總會副總會長郭年昆中將及夫人、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瘋神無雙」執行製作人李俊傑先生,宗委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華光功德會理事長吳冠德先生、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my university classmates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六祖壇經》及《密宗道次第廣論》節目製作人蓮悅上師及主持人林佩君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盧幗英女士及師姑丈、印尼大燈文化董事長曾耀全先生。還有很多的貴賓沒有登記,我們歡迎所有的貴賓,謝謝大家。大家午安,大家好。どうもこんにちわ(日文:你好),Good afternoon(英文:下午好),selamat bentar(馬來文:下午好),selamat siang(印尼文:下午好)。

  快到春節了,應該是Selamat Tahun Baru(印尼文:新年快樂)。我們真佛宗在世界各地的弟子都有,要講馬來文的啦!講一些印尼的啦!講一些美國的啦!日本的啦!今天日本的上師有來嗎?他叫石川敏行,是不是?他是日本的上師,在日本山口縣的上師,目前住在北海道的札幌,your address is at Sapporo(札幌),他的太太叫做楊彩雯,是台灣人,上師本人是日本籍。

  今天我為大家主持「不空成就如來的護摩」,這一尊很少人供奉,單獨供奉這一尊的幾乎是沒有。不空成就如來每一次出現都是配合五尊,就是中央毘廬遮那佛、東方阿閦佛、西方阿彌陀佛、南方寶生佛,北方是不空成就佛,每一次出現都是五尊,家裡很少單獨供養一尊不空成就如來的。大家看到這一尊的顏色,今天雷藏寺放的是藍色,師尊穿的是綠色,蘋果綠的綠色,另外還有黑色的、金色的。北方屬水,在五行上講起來屬水是黑色的,黑色的是標準顏色,海水最深的地方一定是黑色的。你如果當過海軍,你航海經過黑色的地方就知道這裡的水非常的深,藍色的也深,但是比黑色的還淺。當你航行到淺的地方,就變成綠色。所以,今天不管你是穿黑色的、藍色的、綠色的,都是標準顏色。另外還有一種顏色,黃金色的,也是可以的。所有的佛菩薩都是黃金色的,金色的都可以顯相。報身佛的形相,有分很多種顏色。但是北方在五行當中屬水,顏色是黑色的、藍色的、綠色的、顯現報身佛時,五佛在一起全部就都是金色的。所以,大家不要計較顏色,每一個祖師所傳的顏色都不一樣。其實,真正的法身佛是沒有顏色的,無色無相,變成報身佛才有顏色,到了應身佛,顏色就更多了。

  北方不空成就佛是屬於羯摩部的部主。在我們人的身上,中央毘廬遮那佛是住在眉心輪,阿彌陀佛是住在喉輪,心輪是住阿閦佛,臍輪是住寶生佛,北方不空成就佛祂是羯摩部的住在密輪。如果以身體來象徵,從上到下是這樣的。五方佛的形相,中央毘廬遮那佛、東方阿閦佛、西方阿彌陀佛、南方寶生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住在北方,當五佛在一起的時候,不空成就佛是住在北方的。祂有祂的咒語:「嗡。阿摩伽悉地。厄。」「嗡。阿摩伽悉地。厄。」祂的手印叫做「施無畏印」,這就是施無畏(右手),無畏就是推,一切無所畏,推掌就是無畏印。放下來的(左手)就是給予印、與願印。學過詠春的就知道,這就是推掌(師尊示範),太極也是推。所謂的無畏,也就是一種降伏印,是推這邊,推掌(師尊示範),推掌,推掌,起來,這也是詠春的一個招式,就是降伏印。學過詠春的就知道。不過,手印配合武俠的,也很奇怪。事實上,肢體語言就是我們本身的手印,很重要的。不空成就如來手印是無畏印,就是甚麼統統都是無所畏,甚麼事情都可以解決。所以祂是羯摩部的部主,羯摩就是事業,任何一種事業都可以成就的一尊佛。祂的智慧稱作「成所作智」,甚麼事情都可以成。今天你們來參加受灌頂,就甚麼事情都可以成。

  灌頂有很多種,目前每次都是萬人以上,每個星期六下午三點的法會,Every Saturday afternoon at 3 o’clock ceremony,there are more than ten thousand people,從我回來到今天,每一次都是一萬人以上的法會,甚至有兩萬人的,從來沒有少過。很高興真佛宗的弟子越來越多,遍佈五大洲啊!我們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是very very strong的非常強壯的,金剛不壞的。我們沒有特別廣告,也沒有在電視上宣傳,報紙上也沒有啊!網路上有沒有?有啊?只是登一個護摩法會而已,並沒有講每一次都是萬人以上。對不對?無論如何,這一尊不空成就如來是很稀有的,而且是很少人傳的,居然也是萬人以上。我曾經講過,真佛宗跑掉一個弟子,會回來十個;跑掉兩個,會回來二十個。跑掉一百個,會回來一千個吧!這也是奇怪啊!怎麼跑就怎麼回來,坐在那裡的總是滿山滿谷,我們這邊是屬陽,雷藏寺外面是屬陰,所有陰間的幽靈都來聽法。所以,我們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是very very spcial dharma(真佛宗是特別好的法),非常好的法。因此,今天不空成就如來仍舊是萬人以上的法會。

  這一尊的身相,大家已經知道了,手印是無畏印,有時你在做法的時候要拉著你的法衣,手結無畏印,這樣修法就行。有的是講結拳印(左手),右手是無畏印,左手是拳印。你可以觀想身相為如來的身相,如來的身相全部都是一樣的,只是手印不同,咒語不同。你可以觀想身相是黑色的、藍色的、綠色的、金色的,所有一切如來的相,全部都是一樣的。有相、有咒語、有手印,宗委會就會做成一個唸誦法的儀軌讓你修本尊相應。不空成就如來的灌頂非常的special(特別),我們現在已經都變成幡灌頂,幡也叫幢的灌頂。以前灌頂是這樣的,如果用瓶灌頂灌的話,是用綠色的花瓶,上師用綠色的花瓶碰觸你的兩隻手跟你的兩隻腳,這就是不空成就如來特殊的灌頂。為什麼碰手腳呢?因為手跟腳就是事業的根本,能夠做出很多的事情,羯摩就是事業,密教裡面一切的修法,你只要跟不空成就如來有了相應,你所做的法全部成就,不會落空。這是這一尊特別的意義,跟大家做個介紹。

  今天我們講《喜金剛》第三十六章,題目是「五種明妃」。一談到這個,麻煩就來,前幾天就有人跟我講:「禮拜六是要講五種明妃嗎?你可以講嗎?」我說:「可以。」他說:「講好嗎?」他是說不好。那麼,就這樣,像我們讀初中的時候學生理衛生時,生理衛生的老師到最後一章生理衛生時,都跟我們講:「你們自己看就好,翻過就好,老師不用讀。」那這一章就不講了,現在就說法結束吧!也不行,稍微唸一下吧!「五種明妃就是五種形象的道伴道侶,第一種稱為『具獸女』,第二種稱為『具螺女』,第三種稱為『具象女』,第四種稱為『具紋女』,第五種稱為『眾相女』,前面所講的,具四種功德,或三或二種功德。另外,還有『具牛女』與『具象女』同,另有『具蓮女』是上上選。」「薩迦證空上師,也就是德松仁波切,祂對我講明妃的頭髮如果是自然捲起,看她的眼睛是有情且是水汪汪,眉毛無斷,呼吸及口氣有麝香味吐出,牙齒有特殊之一齒虎齒。」虎牙,像日本女孩子就有很多,Japanese むすめ(日文:女性),她們的牙齒特別不一樣。日本女孩子特別不同,有一個虎牙,就是稍微突出來的牙齒,講的就是牙齒有特殊之一齒的虎牙。師尊小時候牙齒是凸出來的,因為整形美容,用braces(牙套)以後,師尊的牙齒才變得整齊劃一。

  講到美容,我講一個小的笑話,有一個太太去美容,整個臉都美容,全部改造。一個月以後,她回來,她想要給先生一個驚喜,她敲門,先生將門打開,一看:「哇!是美女,辣妹啊!」太太就跟先生講:「你不認得我了嗎?」然後她再擺一個姿勢,先生好驚訝,「妳趕快進來吧!因為我的太太不在。」這只是一個美容的笑話。以前,師尊的牙齒有一個虎牙,是往上面出來的,我妹妹有記憶的話,應該還記得,我是有虎牙的,還不只一個虎牙,是兩個虎牙。

  底下不太好講,她的むね(日文:胸)很結實,臍上有三豎紋,額上有一豎紋……」這是根據薩迦證空上師所說的,然後,你們自己讀。「她的臉是圓滿的臉,身體有花的香味,這樣的功德女才是真正的明妃,是最上上選的明妃。」最上上選的明妃是這樣的,這是薩迦證空上師德松仁波切所講的。「如果具有七種甚佳,只有三種或四種還是可以,若根本都沒有,就不可以用來當明妃,不可以的,如果,照這樣修的話,有害無益。」不具德的明妃,你跟她修的話,只有害處,沒有好處,沒有益處的。在這裡有解釋,「例如,有一個女子,乳房是低扁的,臀部沒有肉又很小,腰又是很粗的,兩個眼睛像死魚的眼,身子發出臭的味道,有腋臭,又有口臭,牙齒是黃跟黑,吐出來的氣會熏死人,前面有花,花都會凋謝,沒有吉祥紋,蓮宮惡臭,中人欲嘔。此等女子,行者與其雙運,必病無疑,有害也。」有好的有壞的,你們自己看。

  「明妃必須守『別解脫戒』,守『菩提心戒』,守『菩薩戒』,自身與明妃要守『誓句』,很重要,很重要。他們都是有發誓的,兩個人在佛菩薩面前發誓,是合法的,如法的發誓,是非常重要的。男行者得三灌無上密的灌頂,女行者得空行母的灌頂。雙雙要『本尊想』,雙雙要『正法想』,雙雙要『禪定想』,雙雙要『密咒想』。身、語、意的加持完全等均勻。」

  你受不空成就如來灌頂,好處在哪裡?就是將你身體裡面的氣、脈、明點全部清淨。我們每一個人不一定是清淨的,只要你受了不空成就如來灌頂以後,就能清淨你外在的身口意,裡面清淨氣、脈、明點,將你身上的業障消除掉。所以,不要跟著外面的人講雙修,我們講雙運,雙運就是男方、女方都是清淨的,完全清淨的。今天你受了不空成就如來灌頂,你的身、口、意就清淨,還有氣、脈、明點,也就清淨,這是最重要的灌頂,祂是有那種力量存在。記得,一定要守「別解脫戒」,「菩提心戒」、「菩薩戒」。一切用清淨想,不能有一點淫念,有了淫念,就是不清淨想;不能有貪念,有了貪念,就是不清淨想。所以我的上師吐登達爾吉跟我講這個法的時候,祂曾經跟我講:「一切都要當清淨想」,祂臨終的時候,也是只講兩個字:「清淨」。其實一切都是清淨的,只是因為你的腦海骯髒。其實我們人做任何一個事情都是清淨的,並沒有所謂的骯髒,除了惡事以外,其他都是清淨的,你做了壞事情當然是骯髒的、dirty。

  講英文的笑話,問:「你幾歲?」「Thirty(三十歲,音似dirty骯髒)」,三十歲叫thirty。「那你先生呢?」「Thirty-two(三十二歲,音似dirty, too也是髒的)」,也是一樣骯髒。

  人不要做髒想,要常做清淨想,做任何事都是清淨的,包括你在房間裡面,也是清淨的。因為一切都是要觀想啊!要持咒啊!要入三昧地,要結手印。你完全是清淨的,怎麼可以講那是髒的呢?如果是髒的,那天底下的人沒有不髒的,大家都髒嘛!大家都在做那個事嘛!對不對?人家講修行到很清淨,其實都是清淨的,哪裡有甚麼髒的?因為你將所有髒的全部化成清淨,這才是雙運,將所有一切都變成清淨的。你不懂就說那是dirty,那是淫,那是髒的。那麼所有的人都是從髒的出來了,你也髒,我也髒,大家都姓髒。哪有這回事?我們修行人就是清淨的。(眾鼓掌)你將它轉化啊!不然,你永遠當髒人嗎?對不對?所有世間男女都是dirty people髒人。不是這樣的。是你外面身、口、意清淨,裡面的氣、脈、明點也清淨,兩個都清淨,合起來還是清淨,清淨加清淨等於清淨。你說,雙身都是髒的,那你是罵你爸爸、媽媽嗎?你爸爸、媽媽做了髒的事情才生下你這個髒人,對不對?那麼,你的祖父、祖母就是做下髒的事,才生下你的父親、母親;你的曾祖父、曾祖母,還有祖先們做了髒的事情,才生下你們這些髒的後代?沒有這回事的。在佛法裡面,你可將髒的變成清淨,這就是真正的佛法。(眾鼓掌)所以,他們那些在罵雙身的,其實他們罵的都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祖父、祖母,太祖父母,不可以的。那是佛法,為什麼我敢講是佛法?《圓覺經》裡面講:「淫、怒、癡都是佛法。」《維摩詰經》裡面也有寫道:「淫、怒、癡皆是佛法。」只是他們不懂得轉化,就隨口批評,毀壞佛法,正是佛法的破壞者。所以,在這裡寫得很清楚,「男行者得三灌無上密的灌頂,女行者得空行母的灌頂。雙雙要『本尊想』,雙雙要『正法想』,雙雙要『禪定想』,雙雙要『密咒想』。身、語、意,氣、脈、明點的加持完全等均勻,完全清淨。」大家要明白這道理,只要你明白了,然後要合於國家的法律,要合於密教的戒律,如法受灌頂的才是正法,其他統統都是不對

  「我個人覺得,在雙身雙運法方面,一點也馬虎不得,如果一疏忽,必入無間地獄,求出無期,要出來都很難了。這個法能夠以妄止妄,以貪止貪,真正的行者固然可證得正等正覺,但蓮華生大士講:『是毒蛇的口中取珠,非常人可行也。』」如果你不是具器的弟子,你修雙身的話,就會被毒蛇咬到,中毒而死。因此蓮師講「是毒蛇的口中取珠」,非一般人可以做的,如果你的根器不夠是不可以的。所以要非常的謹慎。人的根器有別,有的是上根器,有的是中根器,有的是下根器,除非是具器的弟子才可以。連動物都有別,狗對熊講:「妳嫁給我吧!我會給妳幸福的。」熊就講:「No,我才不要呢!嫁給你,只會生狗熊。我要嫁給貓,生個熊貓,那才是尊貴的。」你看,連動物都有等級啊!佛法也講,上根器的、中根器的、下根器的所修行的法不一樣。所以,一定要是具有上根器的弟子,才能夠行這種法,否則是「毒蛇的口中取珠,非常人可行也」。

  有一個中年婦女找一個醫生看病,醫生問她:「妳幾歲啊?」她為了顯示自己的年輕,就講:「已經滿二十歲了。」醫生就在病歷卡上面寫:「這個人是失憶症。」年齡也是騙不了人的。我們不能騙人,修行人不能騙人。你是不是具器的弟子?你完全無漏嗎?你拙火昇起來了嗎?你明點能夠降提嗎?這都是騙不了人的。你說:「我已經修證無漏了。」騙不了人的,要確實,要非常的確實,外面的身、口、意是清淨的,裡面的氣、脈、明點也是清淨的,那才叫具器的,不能夠騙人的。騙人家是犯法的,在國家的法律上是可以制裁你的,在佛法的戒律上也可以制裁你,你的修行不會有成就,因為你妄語,妄語是不可以的。我講雙身法並不是支持大家修雙身法,不是的。只要是具器的,你有那種根器的,是可以的,沒有那種根器的,不要妄想,也不要胡思亂想,其實你胡思亂想也是錯的。

  我講一個笑話,這是一個人寫的文章,你要聽到最後才會明白:「妳無聲無息進入我的臥房,悄悄爬上了床,正在甜甜夢鄉裡遨遊的我,被耳畔的呢儂軟語驚醒。我反身想抱住妳,妳卻頑皮的閃避躲藏,一溜煙的鑽進溫暖的被窩中。我故意對妳不理不睬,妳不安分的心似乎感到些無趣。於是,妳展開了拿手的挑逗。妳輕柔的親吻著我的腳心、我的小腿、我的手肘、我的脖子,又再度回到我的耳畔,輕聲傾訴妳迫切的需要。血脈噴張的情緒浮動的我,再無法忍耐如此難耐的挑撥。突然,伸手想抓住妳,妳卻像精靈般靈活躲藏,我起身打開了燈,只見妳縮在衣櫃旁,對著我露出嬌羞靦腆的笑容,雙眼泛著血絲的我,慢慢的向妳逼近,雙手緊緊的把妳抱住,直到妳停止了呼吸。『抓到了!靠!死蚊子!妳敢叮我?!』」你只聽前面的話就誤會了,以為是黃色小說,你要聽到最後一句「死蚊子!妳敢叮我?!」才知道,原來是蚊子。沒甚麼,清淨!這本來就是清淨嘛!

  我再講一個更清淨的,要聽好喔!你們的腦筋不要隨便亂想。有一個男的在上面,女的在下面,男的就問:「對準了嗎?」女的答:「對準了。」男的講:「我要用力了。」女的講:「okay。」女的再講:「喔!真的,進來了。」男的說:「硬了嗎?」女的說:「嗯!有點硬。」男的又問:「現在硬了嗎?」「很硬很硬。」男的說:「還要用力嗎?」女的就說:「欸欸欸,慢一點,慢一點!停止一下,停停停停停。」砰!一聲,腳踏車的輪胎破了。那個男的是在打氣啊!女的在底下對準按住腳踏車輪胎的打氣孔,男的在打氣。所以不要妄想,腦筋不可以亂想,一切都是清淨的。這樣對不對?(對)

  這世界本來就是清淨的,就是被那些人搞髒的。哪些人?我不知道。因為每個人的腦筋只要歪掉了,就是搞髒,原本是清淨的事情,你將它搞成髒的事情;原本都是很正當的事情,你將它歪想,好事就變壞事。有人如果要毀謗師尊,很容易的。真的,你要毀謗一個人,實在太容易了,「全身都是病啊!」哪裡不病?我們從腳算起好了,我以前進到軍中的時候,先進聯勤,我讀測量學校,在測量學校學測量以前,要經過前八週、後八週,就是五中心受五院校入伍生的訓練。那時候我們每一個人的衣服,內衣內褲是用繩子串起來洗的,放到大鍋爐裡面洗,襪子自己洗,洗好了,我就吊在我自己那邊。等到第二天乾了,我去拿出來,拿起來是一條硬的,不是軟的,因為有別的同袍拿我洗好的襪子穿,然後他將他的臭襪子掛在那裡。所以,太陽一曬就乾了。我一下子變成沒襪子穿。不過,我還是穿啊!所以,你可以罵我:「師尊啊!您有沒有香港腳?」告訴你,當過軍人的都有香港腳。我去問皮膚科醫生:「香港腳會不會治好?」皮膚科醫生講:「不能治好。」香港腳治不好的,細菌會潛伏在裡面,表面上是好的,裡面還是不好,等到你的抵抗力弱了,香港腳又出來了。師尊有香港腳,你可以罵:「盧師尊有香港腳。」再來,怎麼罵?「對了!師尊一定有鼻屎。」鼻屎一定有的吧?大家每個人都有,有的人鼻屎特別多。還有呢?狐臭、頭皮屑、眼屎,有耳屎,有痰,還有蛀牙。我七十歲了,有沒有過蛀牙。還有甚麼病?在美國皮膚過敏,全身皮膚都過敏,哪裡不是病啊?要罵的話,多的很哪!要將它全部轉化成為清淨,記得。

  人不可能一點缺點都沒有,完全都沒有病。沒有病的,我才不相信呢?師尊算是比較沒有病的,我從來不感冒,要說咳嗽嘛!晚上睡覺咳兩聲,其他時間不讓人家看到,從來不咳嗽。以前,我講一句話:「我咳嗽一聲,你就罰我五百塊。」那時候,因為從來不感冒,連續七年,一次感冒都沒有,no catch cold(感冒)。你看,我每一次來這裡,每一個Saturday afternoon at 3 o’clock(每星期六下午三點) 在這裡做ceremony(法會),甚麼時候我感冒請假?有沒有啊?(沒有。)這樣身體好不好?(好!)我叫常智(上師)到前面來,將衣服脫起來,露給大家看,師尊保證也露給大家看。只要你看到我的胸部,你會嚇一跳啊!scared!oh!You are a muscle man。(嚇死人,哇!你是肌肉男)我不騙你喔!從當阿兵哥到現在,每一天都做伏地挺身兩百下,做仰臥起坐二十下,每一天打金剛拳、打車輪手、太極、形意、詠春。自己當師父,要像軍人一樣,要像阿兵哥一樣的話,第一個,要坐有坐相,坐也要挺胸;站的時候,你看剛剛我向後轉去點火,很標準的。我坐的時候,身體一定挺著,收下顎,兩眼平視,胸部還要挺起,要挺胸,軍人就是軍人。當過軍人的就懂得當和尚。和尚是甚麼?守戒律,你一定要守戒律。軍人就是服從,和尚一定要守戒律。甚麼戒律啊?幾點起床?幾點睡覺?全部用打板。我們那時當軍人有吹小號,起床吹號,睡覺熄燈,都是規律的生活,幾點吃飯都是規律的。走路只要兩個人以上一定要齊步走,一個人走路也是要齊步走。抬頭、挺胸、姿勢要端正,眼睛不可以亂飄。如果你走起路來看這邊、看那邊,「死老百姓,眼睛才亂飄」。坐姿一定要端正。師尊每一次坐在法座上,甚麼時候彎腰駝背的?你一定是抬頭挺胸,這就是你當了軍人以後,受了訓,出來以後就可以矯正你不好的一般老百姓的那一種習性,統統改掉,這才是清淨啊!

  從外面先端正,內心你就端正,佛教裡面講毘盧七支坐,就是叫你端正,脊椎骨一定要挺正,中脈才會正,禪定才沒有妄念,呼吸要均勻,密教裡面講息最重要。軍人跟和尚,其實是差不多的。和尚本身也講:「坐如鐘,立如松,行如風,臥如弓」,睡下來要像弓箭一樣,坐的時候就像一個大鐘一樣坐下來,行如風,走路的時候,不會向老百姓一樣慢吞吞的,立如松,站起來的時候就要直直的像松樹一樣,不可以彎腰駝背,這就是出家人的威儀。當然,蓮中法師是不用,因為他年紀大了,他沒辦法。師尊七十歲就是這個樣。你在表面上一定要清淨,再來是你的內心一定要端正,你不能有妄念、忘思、妄想,不能有邪念,不能有不規矩的行為。修行人就是要保持你的莊嚴跟清淨,這是行者的表範。所以不要以為出家了就偷懶。不行!出家就要按照所有寺廟的戒律跟出家人的戒律來做。

  出家人也不能夠妄語講假話。我們修行,都是講真實語,不能講假話。很多人很習慣於講假話。太太要出門到百貨公司,就講:「我只是去晃晃,甚麼都不會買。」這是一般的假話。碰到朋友,你就講假話:「改天我請你吃飯。」其實你不一定去實現。講:「改天我請你吃飯。」這是假話,這都不能講的。到了服裝店,售貨員講:「這衣服是專門為你設計的。」當然是假話。出家人也要注意,不能講假話。當先生的,老是跟太太講:「今天晚上我要開會。」這是假話。賣票的講:「下一部車馬上就來。」這是假話。碰到朋友:「真的沒有錢借給你。」這是假話,其實他是很有錢,他也不會借給你。到餐廳時,當你坐下來,服務員就跟你講:「菜馬上就好。」這也是假話。廣告,當然都是假話:「用了都說好。」其實也有不好。不能講假話。

  假話特別多啊!妄語特別多,大家要注意了。女的問男的:「假如你失去了我,你會怎麼樣?」男的就講:「我茶不思,飯也不想。」其實,他的心裡上是想:「我只想去喝酒,好好慶祝慶祝。」女的又問:「你現在是不是還想著別的女人?」男的就講:「就想妳媽媽啊!她老人家喜歡喝魚湯,今晚我就買幾條送去。」當然,那也不一定是真的。女的聽了有一點高興,想了一想:「你最想跟我講的三個字,我給你一次機會。」男的就講:「當然是『我愛你』。」其實心中想:「其實,我也愛別人。」女的就講:「你啊!你也愛別人!」男的就講:「哎呀!救命啊!」有很多真話、假話、虛的、實的。但是,修行人要記得,不可以講假話,那是妄語戒。修行人絕不能講假話。這是非常重要的。有一個小孩非常誠實,但是也是講假話,小孩子第一次放學回來,爸爸問他:「喜歡上學嗎?」孩子講:「我喜歡上學,更喜歡放學,就是不喜歡中間的上課。」欸?這小孩講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有真有假,對不對?

  修行人要注意了,妄語被列為五戒中很重要的一個戒。不能夠殺,第一個是殺字,不能殺生,因為殺是傷害到別人,傷害到其他,這個戒一定要守,絕對不能殺,出家人絕對不能做傷害別人的事情。第二個,不能搶人家的東西。除非你的東西願意被搶,所以這一條戒律很重要,絕對不能偷,不能盜,不能殺。第三條就是淫戒,淫的戒律,一定要如法,合於密教的法,合於國家的法律。第四個,就是妄語戒。剛剛所講的很多都是妄語戒,你自己要小心,稍微一不小心,你就講了假話。世界上的人講很多假話,全部都是假的,有很多很多假的東西。我講過一個笑話,有一個人他想要自殺,他去買農藥,他整瓶喝下去要自殺了,結果沒有死。因為農藥是假的。怎麼辦?他去買一條很粗的繩子,在自己家中的樑上吊,結果繩子斷了,原來是紙做的,也是假的。兩次不死,乾脆不死了,「到酒家喝一杯酒吧!」他就去酒家灌一瓶酒,結果死了。原來喝的是假酒。所以,假的東西是會害人的。修行人或是在家居士,不要做假的東西出來,那也是戒律。不只是出家人,對在家人也是戒律。不能賣假話,吃的東西不能賣假的,不能摻水,不能做一些假的事情,這一點也很重要。修行人是真性情,要用真的性情度化眾生。

  雙身雙運的法能夠以妄止妄。雖然是假的法,但是它能夠阻止假的,它是一個法,法本身並沒有所謂的真法,也是一種妄,也是一種想念,用假的東西止住假的,是以妄止妄。意思是你本來很會妄想、亂想,想的都是不對的,你將它矯正,其實也是妄想。當你想不空成就佛,你在想祂的時候,也是一樣的一個妄想。但是這個妄想能夠阻止你更不好的妄想,這就是佛教的法。你用假的,像你觀想釋迦牟尼佛,因為你在想釋迦牟尼佛,你就止住你腦筋裡面的妄想,這是好的。因為釋迦牟尼佛也不一定長的是這樣,如來也不一定是這樣。「以妄止妄」的意思是說,幫你將妄想止住的方法就是一個真正的法,就叫做正法。

  以貪止貪,每個人本來都有一點貪念,七情六欲就是貪。但是你用這個貪去止你另外的那種貪,這就屬於像是以雙身來講,將貪變成佛法,將七情六欲的貪改變成為佛法,就叫做「以貪止貪」,終於將貪阻止住了,變成佛法了,就是修行的成功。真正的行者固然可證得正等正覺,就是說到最後你會得到正等正覺,跟佛一樣。蓮華生大士講過:「有些法是毒蛇的口中取珠」,指的就是雙運法,「非常人可行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有根器的人才可以做到。所以修行人最好是以你自己本身的本分,自己能夠修到甚麼樣的程度,用自己的力量,盡力去做去修行,做修行的功夫。不要求更高級的法,更殊勝的法,更特別的法。譬如,我講九節佛風,九節佛風本來是很easy(容易)的法,觀想白色的進去,黑氣吐出來;由右鼻孔進,左鼻孔出,左鼻孔進,右鼻孔出,兩個鼻孔進,再兩個鼻孔出,到中脈頂再出來,從兩個鼻孔出;這樣反反覆覆的是在做甚麼?就是在阻止你的妄念。這是最基本的。你沒有做好,你就不能入禪定。如果你能將九節佛風做得很好,你要入定的話就很容易的,妄念的念頭越來越少,不好的念頭越來越少。右鼻孔進,左鼻孔出,左鼻孔進,右鼻孔出,兩個鼻孔進,兩個鼻孔出,一直這樣做這個呼吸,做到最後,你就入了禪定。(眾鼓掌)師尊只要做一遍的九節佛風,諸尊的甘露就從我的頂上灌進去,然後到我的兩個手,到我的全身,到我的兩個腳,從腳趾頭將黑色的、不好的、不清淨的就洗掉,全身就變成清淨了。(眾鼓掌)

  等一下你們灌頂的時候,記得一句話,當你受灌頂的時候,就觀想不空成就佛坐在你的頭頂上,不空成就佛的甘露從你的頭頂上進到你的身體,從頭到手,到身體,到腳,然後黑色的水從你的腳指頭流出來,全身都是不空成就佛的甘露,其他一切不好的全部流到大地。就做這樣的觀想,這種想念可以幫助你身、口、意清淨,幫助你氣、脈、明點清淨。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