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二法盡除 離開兩邊 悟出「絕對的」才是開悟

2011.10.29二法盡除 離開兩邊 悟出「絕對的」才是開悟
本期《六祖壇經》「付囑品第十」經文:
師一日喚門人法海、志誠、法達、神會、智常、智通、志徹、志道、法珍、法如等,曰:「汝等不同餘人,吾滅度後,各為一方師。吾今教汝說法,不失本宗:先須舉三科法門,動用三十六對,出沒即離兩邊。說一切法,莫離自性。忽有人問汝法,出語盡雙,皆取對法,來去相因。究竟二法盡除,更無去處。三科法門者,陰、界、入也。陰是五陰──色、受、想、行、識是也。入是十二入,外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內六門──眼、耳、鼻、舌、身、意是也。界是十八界,六塵.六門.六識是也。自性能含萬法,名含藏識。若起思量,即是轉識。生六識,出六門,見六塵。如是一十八界,皆從自性起用。自性若邪,起十八邪;自性若正,起十八正。若惡用即眾生用,善用即佛用。用由何等?由自性有,對法外境。無情五對:天與地對,日與月對,明與暗對,陰與陽對,水與火對;此是五對也。法相語言十二對:語與法對,有與無對,有色與無色對,有相與無相對,有漏與無漏對,色與空對,動與靜對,清與濁對,凡與聖對,僧與俗對,老與少對,大與小對;此是十二對也。自性起用十九對:長與短對,邪與正對,癡與慧對,愚與智對,亂與定對,慈與毒對,戒與非對,直與曲對,實與虛對,險與平對,煩惱與菩提對,常與無常對,悲與害對,喜與瞋對,捨與慳對,進與退對,生與滅對,法身與色身對,化身與報身對;此是十九對也。」師言:「此三十六對法,若解用即道,貫一切經法,出入即離兩邊。自性動用,共人言語,外於相離相,內於空離空。若仝著相,即長邪見;若全執空,即長無明。執空之人有謗經,直言不用文字。既云不用文字,人亦不合語言。只此語言,便是文字之相。又云:『直道不立文字。』即此不立兩字,亦是文字。見人所說,便即謗他言著文字。汝等須知,自迷猶可,又謗佛經。不要謗經,罪障無數。若著相於外,而作法求真;或廣立道場,說有無之過患。如是之人,累劫不得見性。但聽依法修行,又莫百物不思,而於道性窒礙。若聽說不修,令人反生邪念。但依法修行,無住相法施。汝等若悟,依此說、依此用、依此行、依此作,即不失本宗。若有人問汝義,問有將無對,問無將有對,問凡以聖對,問聖以凡對。二道相因,生中道義。如一問一對,餘問一依此作,即不失理也。設有人問:『何名為闇?』答云:『明是因,闇是緣,明沒即闇。』以明顯闇,以闇顯明,來去相因,成中道義。餘問悉皆如此。汝等於後傳法,依此轉相教授,勿失宗旨。」
師於太極元年壬子,延和七月(是年五月改延和,八月玄宗即位方改元先天,次午遂改開元。他本作先天者非)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仍令促工,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集徒眾曰:「吾至八月,欲離世間。汝等有疑,早須相間,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後,無人教汝。」法海等聞,悉皆涕泣。惟有神會,神情不動,亦無涕泣。師云:「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毀譽不動,哀樂不生;餘者不得。數年山中竟修何道?汝今悲泣,為憂阿誰?若憂吾不知去處,吾自知去處。吾若不知去處,終不預報於汝。汝等悲泣,蓋為不知吾去處;若知吾去處,即不合悲泣。法性本無生減去來,汝等盡坐,吾與汝說一偈,名曰真假動靜偈。汝等誦取此偈,與吾意同,依此修行,不失宗旨。」


2011年10月29日蓮生活佛在〈西雅圖雷藏寺〉「蓮花童子本尊法」同修法語開示《二法盡除,離開兩邊,悟出「絕對的」才是開悟!》文/燃燈雜誌 整理。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真佛宗》傳承法流毘盧遮那佛、佛眼佛母、阿彌陀佛、蓮花童子,敬禮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圖書館的同門;今天我們有尊貴的貴賓—華盛頓州首席檢察長蒞臨我們這裡,我們祝福他將來一帆風順、一切順利,另外,我們的廖大使跟大使夫人,還有Ms. Teresa,今天也有來,她是我們《真佛宗》的大掌櫃,管財務,她幫忙很多。

今天我們繼續講【六祖壇經】〈付囑品第十〉,什麼叫做付囑?就是六祖年紀稍微大一點,祂覺得自己在人間的壽命、在人間的緣越來越少,祂就要交待一些後事,就是付囑;付囑的意思就是交待,講一些將來所有的弟子應該要怎麼做。這就是第十品,也是最後一品。
六祖有一天就叫門人—祂的弟子,這幾個門人都是比較重要的!一個叫做法海,我們不要以為就是〈金山寺〉的法海和尚,那只是一個小說,一個故事。一個是法海、一個是志誠、一個叫法達、一個是神會、一個是智常、智通、志徹、志道、法珍、法如,這些都是祂旁邊重要的弟子。六祖講:「你們不同於一般的弟子,我離開人間以後,你們將來都是一方的師父。」像現在,我們《真佛宗》有很多的上師,也有很多的教授師、法師,將來也一樣是各為一方的師父。六祖講:「今天教你們,將來出去說法,不要失去了這個宗派主要的宗旨。」
師尊今年台灣歲是六十七,美國歲是六十六。六十七其實不算很老,但也不算年輕,這個時候是剛剛好,將來我會怎麼走,怎麼離開人間還不一定!各有各的法,各有各的妙!以前很多禪宗祖師是很厲害的,坐在椅子上跟大家說再見,Say good-bye,然後祂坐著,眼睛一閉,腳一盤,不動,這樣就走了。我以前也講過了,要走的時候,從虛空中飛下一條龍,龍頭就從廟的門口進來,那我就爬上龍頭,騎龍飛昇。我也講過九如法師將來要怎麼走?九如法師說:「你不要看我雖然是『九如』,少一如,但是最後的表演,就是要表演那一如。」一個指頭伸出來,他從廟這邊走去,我們那個天公爐很重,幾個人都抬不動的,他一個手指頭就給它勾起來,抬著那個爐就一直走,往前走就凌步虛空,飛過案山,就飛到雲上面,飛到西方極樂世界。他深藏不露啊!

我們有很多弟子,將來都是會顯現神異的,會有很多神異的現象。將來他們坐在法座上,身上出火,火就從身上發出來,把自己的法座燒光,連自己都燒成灰,全身舍利子,滿室都是舍利子。厲害啊!我們修行人要走的時候很容易,有時候西方三聖從虛空中降下來,祂跟你講:「你時候到了,上蓮台。」飛出一個金色的蓮台,飛到你面前,你上了這個蓮台,就直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即身成佛!
古代很多修行人,都有很多特殊離開人間的方法。像蓮華生大士,是四大天王從虛空中降下來,拖著寶馬,蓮華生大士上了寶馬,就這樣子飛昇,飛到虛空之中,祂跟所有的弟子揮手說再見:「我到羅剎國去度化眾生。」蓮師是騎著天馬飛上虛空的。希望將來每一個人的修行都有成就。
六祖講:「三科法門,動用三十六對,出沒即離兩邊。」什麼是三十六對?因為這世界上都是「對」,都是一對一對的,男跟女,一對一對的。這裡有一個笑話,老張到老李家去做客,看見老李正圍著圍裙在廚房裡做飯,他感到十分的奇怪:「怎麼回事?你自己做飯?」老李說:「現在我得自己做飯。」老張問:「為什麼?你的女傭呢?」老李就講:「她結婚了!現在當了女主人。」老張問:「跟誰結的婚?」老李就講:「跟我。」這是結婚的壞處啊!本來他是不用做飯的,是佣人做飯,這佣人升級了,變成女主人,他現在要自己做飯了。

所謂一對一對的,六祖講:「一共有三十六對,你不管如何說法,一定要離開兩邊。說一切法,不要離開自己的本性,不要離開佛性。如果有人問你法,說的話都是兩邊的,用對法去講。」「來去相因,究竟二法盡除,更無去處。」不要講「有法」,也不要講「空法」,也不要講「中間」,這個叫「三科」,統統要去除掉,沒有什麼可以講的,盡量全部去除。
六祖提到「十八界」。所謂五陰,是—色、受、想、行、識。「入是十二」,「外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內六門」—眼、耳、鼻、舌、身、意。也就是六塵、六門、六識,稱為「十八界」。「自性能含萬法」,你自己的佛性就已經含了萬法了;「名含藏識」,它的名字叫做「藏起來的識」;「若起思量,即是轉識」,會出生六識、六門、六塵,「如是一十八界」,都是從你的佛性開始的。你的佛性如果是邪的,就起了十八邪;你的佛性如果是正的,就是十八正。你惡用就是眾生,善用就是佛用。
這裡所謂的「三十六對」,無情有五對,就是:天跟地是對,日跟月是對,明跟暗是對,陰跟陽是對,水跟火是對;天地、日月、明暗、陰陽、水火,這五個就是「無情五對」。法相語言一共有十二對:語跟法是一對,有跟無是一對,有色跟無色是一對,有相跟無相是一對,有漏跟無漏是一對,色跟空是一對,動跟靜是一對,清跟濁是一對,凡跟聖是一對,僧跟俗是一對,老與少是一對,大跟小是一對。這個是十二對。「自性起用」,佛性起用有十九對:長跟短,邪跟正,癡跟慧,愚跟智,亂跟定,慈跟毒,戒跟非,直跟曲,實與虛,險與平,煩惱跟菩提,常跟無常,悲跟害,喜跟瞋,捨跟慳,進跟退,生跟滅,法身跟色身,化身跟報身,這是十九對。祂講的三十六對就是這樣。

女的講:「你喜歡我天使的臉孔呢?還是魔鬼的身材?」男的講:「我~~,我喜歡你的幽默感。」這個男生講的「天使的面孔」,或者是「魔鬼的身材」,剛好是一對,但是這個男生講的是中間—「我喜歡你的幽默感」。這個男生這樣子不算幽默,女的一定會很生氣的!他應該說:「天使跟魔鬼我都喜歡。」
要離開兩邊,不要有什麼天使,也不要有魔鬼,也不要有中間那一句,這個才是六祖最主要的,從三十六對裡面出來的。不談「主」跟「賓」,一個是主人,一個是客人;有時候,在禪宗裡面,很多講主、賓的,尤其是《臨濟宗》這個宗派講主跟賓,什麼主中主、賓中賓、主又是賓、賓又是主,在那邊翻過來翻過去,在那邊講來講去。事實上,六祖的意思是講,統統出離這三十六對,成為一種「絕對」,另外,連「絕對」也要放掉,這個是很重要的一個要旨!現在我跟大家講,什麼是主?什麼是賓?主、賓都是兩邊,主人跟客人是兩邊,你不採用主,也不採用賓,也不採用主跟賓的中間,連這三者都不要。六祖的旨意在這裡,禪宗的要旨就是這樣,這是非常重要的!
「共人言語,外於相要離相」,雖然好像是有相的,要離開這個相,外面是有相的世界,現在有Temple(寺廟),要離開這個有相的世界;「內於空要離空」,內像空一樣,內本來就是空,像我們的身體是四大假合,會變成空的,一離散就變成空,於空也要離開空。「若全著相,即是長邪」「若全執空,即長無明」,這兩句話也是非常重要。你若執著外相,你就是邪,你完全執著內是空,就是無明,都不可以有的。不能著相,著相就要離開這個相;執著內空,也要離開這個空;因為著相就是邪,執著內空就是無明。這是六祖所講的。

執著空的人,會譭謗因果、譭謗輪迴、譭謗經典、譭謗文字,都會產生譭謗。執著空的,真的會有這種現象!有很多人講空:「什麼都沒有!」既然什麼都沒有,還有什麼因果?有什麼輪迴啊?那就譭謗因果、輪迴。既然什麼都沒有,那就譭謗經典,佛經要做什麼?一切都空嘛!這是無明,就很容易產生譭謗。所以祂講:「佛經不可以譭謗,因果不可以譭謗,輪迴不可以譭謗。」
什麼叫開悟!就是要你們知道為什麼會有因果?為什麼會有輪迴?為什麼會有佛經?你能夠悟到這個,才能夠真正了解「有」;你不能說「空」就是「什麼都沒有」。所以六祖當初的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是空到極點的現象,但是這個也不對,不算開悟!所以六祖必須要去找五祖弘忍,半夜去聽五祖解說清楚,祂才了解原來開悟是怎麼樣。於空要離空,於相要離相,於中道也要離中道啊!這個才是「三科」!祂講不可以譭謗佛經,「不要謗經,罪障無數。」如果譭謗佛經,它的罪業也是很重的。
「若著相於外,而作法求真,或廣立道場,說有無之過患,如是之人,累劫不可見性,但聽依法修行,又莫百物不思,而於道性窒礙。若聽說不修,令人反生邪念,但依法修行,無住相法施。」祂教弟子的重點就在這裡。要不要修行啊?祂講:「應該要修行,要依法修行。但是,你依法修行,又不能夠執著法,你必須是無住相的法施。」也就是說,不要為了名而說法,那是有相說法。你是為了名、為了利說法—因為我說法,大家聽了好聽,給供養就多一點!那是為了利說法。所以,無住相布施就是—我不是為了名,也不是為了利,也不是為了車子,也不是為了雷藏寺,也不是為了什麼去說法,這個才是無住相的法施。

「汝等」,所有的弟子要聽好:「如果悟了,依照我所說的,依照這樣子用,依照這樣子行,依照這樣子作,就不失本宗。」最主要還是「不住相」,不能偏於空,也不能偏於有,連中道都不要,連中觀都不要,無所住的去說法。祂說這樣子才不會失去了「義」。祂說:「若有人問你義,問有將無對,問無將有對,問凡以聖對,問聖以凡對。二道相因,生中道義。」祂的意思是這樣子,在問話當中,問「有」就要講「無」,問「無」就要講「有」,這樣子才不失去中道的意義。
天底下最愚蠢的人是什麼人?我告訴你,就是聖人!為什麼聖人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人?我從來不講自己是聖賢、是聖人,從來不講。為什麼聖人是最愚蠢的人?因為聖人祂把自己綁死了,綁死在一個「聖」字上面!什麼都不能做,什麼也不能動,你只好跟祂一樣(師尊指壇城上的佛菩薩金身),祂就是聖人,釋迦牟尼祂們這些佛,都是聖人,你看祂們都不能動,也不能開口說話,開口說話就是錯,也不能聽音樂啊!一動就錯了!所以聖人因為把自己綁在那「聖」字上,祂就完了,這個人生,祂的一輩子都完了。
不要把自己「雕刻」的太神聖,所以我常常講自己:「我不是聖人,也不是凡夫,什麼都不是。」欸!你們就抓不到我。這個才是聰明人,比較有智慧的。聖人把自己綁在「聖」上面,稍微做一點錯事,就被打入地獄了!講話不對,祂就完了!不要把自己塑雕成為聖人。我們都屬於「剩」下來的人,不是那個「聖」。師尊什麼都不是!你講我是聖人,我不是聖人;你講我是凡夫,我也不是凡夫;是聖人跟凡夫的中間?也不是!那到底是怎麼了?我就是行動自由,要怎麼樣子走就怎麼走,要說什麼就說什麼,要講笑話就講笑話。

講一個笑話吧!David找了一個新的工作,進公司每個人都要填表格,David拿著填好的表格來到經裡面前,經理看了以後說:「你這份表格填得不錯,就是有一點,你跟太太的關係這一欄,你填什麼?」請問大家,你跟妻子的關係要怎麼填?有人在填這一欄的時候很妙!one week one time,你跟妻子的關係到底怎麼回事?如果是五十幾歲的,one month one time;二十幾歲的,two days one time。David在表格上面寫著兩個字,跟妻子的關係—「緊張」。經理說:「不要填緊張嘛!你填好一點的嘛!」David講:「我跟她的關係是真的非常緊張。」所以,這一欄空著不要填,保留空間,就隨你去想。這個人生有很多的問題,六祖的法就是「保留空間」,整個空間隨你去想,祂不要綁在那裡,綁在那個地方,就危險了!
朋友問Tom:「你為什麼不結婚呢?」Tom回答:「一個巴掌拍不響,我一個人急有什麼用呢?」後來Tom終於結婚了,朋友又問他:「滋味如何?」他的鄰居就搶先回答:「每天都聽到巴掌的聲音。」當然也有好的啦!每天出門Kiss一下,回來Kiss一下,也有很好、很溫柔的。「結婚」跟「不結婚」是相對的,不要再談結婚,因為結婚就是你綁我,不然就是我綁你啊!不然就是兩個互綁,不然就是緊張得要分開啊!所以師尊選擇不談「結婚」這兩個字。「結婚」刷掉,「不結婚」也刷掉,「中間」也刷掉,這是六祖的意思。
聖人會被綁,凡夫也要被綁,聖凡的中間也要被綁喔!不要當聖人,也不要當凡夫,也不要當中間,這個叫做「無住相」!六祖的意思是這樣子的。祂這樣子傳法:「汝等於後傳法,依此轉相教授。」要這樣子一直講下去,每一個師父跟弟子講的都是這樣子,就不會失掉了「義」,也不會失掉了「理」,不會失掉了「宗旨」。六祖所講的比較深,而且用字大部分都用佛教的用詞,我是用最簡單的跟你們講;結婚、不結婚、中間,三個通通刷掉,不提這個。這樣子你們可以體會到嗎?

以前得到祖衣的,都是「空到極點」,因為他們講到「無生」;你提到無生,就已經給你祖衣了!但是,「有」的這一方面呢?你還沒有提出新的見解出來,必須要師尊本身親自跟你講,你才會了解為什麼有因果?為什麼有輪迴?為什麼會有佛經?我必須要跟你講清楚。你不能譭謗因果,不能譭謗輪迴,不能譭謗佛經的。「空到極點」是什麼樣子?「有到極點」是什麼樣子?因果、輪迴是怎麼一回事?
有一個人來跟我提到「空到極點」是什麼?「有到極點」是什麼?另外,因果跟輪迴是什麼?他都知道。我問他:「你為什麼會知道這個?」我沒有親口跟他講,他居然在寫給我的信裡面,全部都講出來。只有一個人。他跟我講:「是師尊告訴我的。」「我沒有跟你講啊!」他說:「在夢中告訴我的。」原來是我在夢中告訴他的。我親口告訴他的,只有蓮寧一個!另外還有一個,他自己知道的,是我在夢中告訴他的。在這世界上,其實也沒有什麼法可以講,所以佛陀有講過一句話:「法應尚捨,何況非法。」祂還是要表示一下,法統統要捨掉,何況不是法的法。
有一個男人已經四十幾歲了,依然一事無成,其實四十幾歲一事無成,還算年輕。在我這邊問事的,有一個男人,六十幾歲了,依然一事無成。這位六十幾歲的男人問我:「什麼時候會發達?」我就給他算:「你一生都是窮困潦倒,一事無成,直到七十歲……。」那個人聽到「七十歲」以為有轉機了,馬上問說:「然後呢?」我就跟他講:「到了七十歲以後,你就習慣了。」

本來就沒有的嘛!你一直要逼我問,問到有,哪有可能?有很多人的命,他真的是一輩子都不會發達;他很努力啊!努力也不會發達,因為沒有福報。一個人福報多少,都是命啊!一命、二運、三風水,註定的,一輩子你都不能發達。這樣子的人應該學佛、修行,出家吧!六十幾歲出家也太晚了,年輕就要出家!你要體會到空啊!你年輕的時候出家,你在雷藏寺才是真的服務過。我們還是要有慈悲心,不能疏忽了年紀大的老和尚,對年紀大的出家人要尊重,而且要老有所歸,老有所依,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會老。
將來有一天師尊也老了,你們那些侍者不能因為我老了,大家都跑光了!我母親已經走了,父親現在也躺在醫院,我只有叫我的弟子;如果那時候我在台灣,兒女也不在旁邊,孫子、孫女又不懂事,兒女也各忙各的。師尊也要老有所歸啊!想想自己,也要想想這些老和尚。但是,不能都到八十歲才來出家,八十歲來出家的,可以幫你剃度,但是你一定要回家好好修。你還能夠自主,你就在寺院修;你不能自主了,你只好回家讓兒女幫你。寺廟都有規定。八十幾歲出家,除非你的身價是億萬美元的,我們雷藏寺歡迎你!你在律師那邊寫遺囑,將來你以後走了……。這個是可以啦!要看你的身價啊!這世界上還是很現實的。不是你八十幾歲還有力,你還能夠有力多久啊?
這裡提到了,六祖在太極元年壬子年延和七月,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建一個像我們〈彩虹雷藏寺〉的靈骨塔,將來有作用。「仍令促工」,趕快、快一點。「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六祖集合徒眾講:「我到八月就要離開世間。」祂事先就講:「所有的弟子不要疑惑,早須相問,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後,無人教汝。」祂說:「如果你們還有疑問的話,趕快問,不然我走了,就沒有人教你們了。」

「法海等聞」,祂所有的侍者聽到了以後,統統都掉淚,只有神會童子—「神情不動,亦無涕泣」。神會就是那個神會童子,他神情不變,也沒有哭,因為他知道六祖根本就沒有來,也沒有去。「如來」就是好像有來,好像有去,所以叫「如來」。這個「如」用得好,什麼叫「如來」?好像有來,其實是沒有來;「如去」,好像有去,其實也沒有離開。神會知道這個,所以他沒有哭;所有的弟子都哭,只有神會沒有哭。
這個小師父,因為他出家時很年輕,來到六祖這裡才十三歲。六祖講:「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毀譽不動,哀樂不生,餘者不得。數年山中,竟修何道?」祂說,只有神會童子他知道「如來、如去」。六祖根本沒有來,好像有來,也好像有去,其實是沒有來、沒有去;所以他根本毀譽都不動,譭謗他,他也不動;讚揚他,他也不動,悲哀,他也不動,快樂,他也不生!其他的人,你們這幾年在山中修行,到底修的是什麼?你們今天都在悲哀,到底是在煩惱憂愁哪一位呢?這個問題問的很好,將來師尊走了,你們也是一樣,師尊好像有來,也好像有去,「如來、如去」,其實是沒有來也沒有去!這個要聽懂!其實根本沒有來也沒有去,這個才叫作開悟啊!
「你們今天在哭,是為誰悲哀啊?」「若憂吾不知去處」,如果是在哭我不知道要去哪裡?「吾自知去處」,我早就知道了,什麼都知道了。我若不知道去的地方,「終不預報於汝」。祂說:「你們哭,是因為你不知道我去哪裡;你們如果知道我的去處,就不應該哭的。「法性本無生滅去來,汝等盡坐,吾與汝說一偈,名曰真假動靜偈。汝等誦取此偈,與吾意同,依此修行,不失宗旨。」我今天就講到這裡。

佛性本來在哪裡都有,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生跟死,都是一回事。按佛性講,根本就沒有生,也根本就沒有死,所以「無生」就是「無死」,你可以悟到無生,你也應該要悟到無死,這是「空的究竟」。其中的「生」是怎麼一回事?你也要悟到啊!像師尊現在這樣,穿龍袍、配龍的玉珮、穿喇嘛裝,坐在這裡說法。「你說你無生,為什麼你現在以這個形相坐在這裡說法呢?」你們要講得出來!「為什麼師尊悟了無生?說祂自己沒有生,但是又坐在這裡說法呢?」是什麼道理?你要講得出來!
為什麼現在以這個形相在這裡說法,你們在這裡聽法,怎麼回事?你講得出來就悟到「有」的境界,就悟到因果、悟到輪迴是怎麼回事!很難悟的喔!「無生的究竟再進去」是什麼?以前很多人射箭,知道無生,就給你祖衣了!現在,「無生再進去」是什麼?這些以前射中箭的,到時候箭也是亂射!這是一個很困難的難題。
有個三歲的小弟弟問科學家一個問題,他說:「叔叔,我問你一個問題,你答對了,我就給你十塊;你答錯了,你給我一百塊。」那位科學家想,三歲小弟弟的問題不會很難,就說:「好吧!你就問吧!」小朋友就問:「請問叔叔,什麼動物有三個頭、四隻手、五隻腳呢?」那位科學家想了很久:「我真的不知道耶!一百塊給你。」科學家就問小朋友:「那答案是什麼呢?」小弟弟說:「我也不知道答案,所以我給你十塊錢。」

我的意思是這樣子講,開悟本身就是一個答案,這個答案在【六祖壇經】裡面提到了很多次,不要用「相對的」,三十六對,用「相對的」都不是答案,只有「絕對的」才是答案,在佛法裡的第一義裡面,只有「絕對的」才算是開悟,而且是只有一個答案。為什麼只有一個答案呢?因為叫「不二門」,不二,沒有所謂的第二個答案。所以當你開悟了,終於悟到了。那你這個答案絕對是沒有第二個答案的。六祖教你開悟,就是這個樣子,因為佛性也是絕對的!不是相對的!不是陰陽、日月、男女、有無,統統都要跳出這三十六對!
講到「無生」,就已經是開悟了!在「空」的方面,已經開悟了!那因果、輪迴呢?我為什麼坐在這裡說法?你們為什麼坐在那裡聽法?為什麼?這個是六祖在【六祖壇經】裡面最重要的。那個小弟弟很聰明,沒有答案!那個小弟弟不知道答案,科學家也不知道!但是有一個「絕對的」,這個「絕對的」你悟出來了,就叫做開悟。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