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2019-01-19(六)3:00 PM將親臨主持大力金剛護摩大法會及開講:密乘「道果」
直播開始時間: 2019-01-19 15:00:00
128 參禪莫拾人牙慧 真知見不落二邊

2011.10.01參禪莫拾人牙慧 真知見不落二邊
2011年10月1日蓮生活佛在美國〈西雅圖雷藏寺〉「地藏王菩薩本尊法同修法」語開示

首先我們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同修的主尊地藏王菩薩。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還有今天我們的貴賓,她是King County的副議長,歡迎她來這裡參加我們的同修。大家吉祥!

上個禮拜六講【六祖壇經】漏了一段,就是這一章裡面關於神會童子的這一段。為什麼會漏呢?因為這一版的【六祖壇經】漏了,所以我就沒有講到這一段,我們今天補充這一段。
有一個童子,他的名字叫做神會,「襄陽高氏子」,他是襄陽姓高的兒子,年紀是十三歲;「自玉泉來參禮」,玉泉跟這個曹溪是相當遠的距離,從很遠的地方來參禮。六祖問:「知識遠來艱辛。」你從那麼遠的地方來,非常的辛苦。「還將得本來否?」你認識你本來的面目嗎?「若有本則合識主,試說看。」意思就是講說,如果你認識你本來的面目,你就講出來聽聽。神會他就講:「我是以無住為本,無住就是我本來的面目。」「見即是主」。六祖就講:「這沙彌爭合取次語。」六祖一聽,這小鬼十三歲,什麼無住是你本來的面目?這個小鬼就是讀經,隨便拿一句來亂講。
神會他當然也要問六祖:「你說我亂講,那我問你,和尚坐禪是見還是不見?」以前修行人有拿著拐杖,六祖就拿著祂的柱杖打了神會這個小孩子三下,問:「我打你是痛還是不痛?」神會就回答:「亦痛亦不痛。」也是痛,也是不痛。六祖馬上回答:「我坐禪是見,但是,也是不見。」兩個人就對答。
神會童子就問:「什麼是見也是不見呢?」六祖就回答:「我的『見』,是常常看到我自己的一些過失;我的『不見』,是我從來不看別人的是非好惡。」「見」就是常常看到自己的一些過失,「不見」就是我根本看不見、不理會、不想別人的過失跟好惡。「你痛不痛呢?你如果不痛,就跟石頭、跟木頭一樣;如果你痛,就跟凡夫完全一模一樣。」凡夫打了是會痛的,不痛就石頭、木頭一樣,痛了,你就會產生一種怨恨的心理。
見跟不見是屬於兩邊的,所謂見跟不見,是相對的兩邊。痛跟不痛是屬於生滅,打你的時候痛,不打你就不痛,所以是生滅,會產生跟會消失掉的。「你自己的本性—如來的本性,從來就沒有見過,你還敢在這裡亂耍你的嘴皮子?」這個神會一聽,他就趕快禮拜、懺悔。

六祖講的是很有道理的,見跟不見是兩邊,痛跟不痛是生滅。痛是會產生出來的,不痛的時候,它就消滅掉,一般人都是這樣子。你如果講不痛,那當然是騙人的,你是耍嘴皮子;你講痛,你就是凡夫了。神會又不是石頭,他只是一個人,他當然痛,所以他這個回答是錯誤的,所以神會他就領悟。
在這裡,六祖祂講的這個,裡面還是用很多佛法的術語,我稍微跟大家講一下。你如果心迷惑了,沒有看到自己本來的佛性,你就應該去請教善知識,去找修行的路。你如果自己有了悟境,你就會看到自己的本性,依法去修行。「汝自迷不見自心」,你自己根本沒有見性,卻來問我見跟不見;依我的見,我是知道我的悟境,但是你自己迷,你不知道。你如果見到自己的本性,「亦不代吾迷」,也就是說我不能夠知道你,你也不一定知道我,「何不自知自見」,人要自己知道這個佛性,自己去看見佛性,你不能問我見跟不見?神會再禮拜六祖,差不多拜了一百多拜,求懺悔、謝過,然後在祂的旁邊服勤勞,不離開六祖的左右。
再來這一段,這個神會又亂講話。有一天,六祖對大眾講:「我有一個東西,沒有頭、沒有尾,就是無始無終;無名、無字,它沒有什麼名字;無背、無面,根本沒有形象的。」「諸人還識否?」所有的人知道這個東西嗎?這個神會就走出來說:「這是佛的本源,也就是我神會童子的佛性。」

「汝向去有把茆蓋頭,也只成個知解宗徒。」六祖說:「你去吧!你也不過是知道佛性的一個宗徒,也就是你知道佛性而已,但是講不出來。」這個六祖滅了以後,「會入京洛」,神會到了一個地方,「大宏曹溪頓教,著顯宗記,盛行於世,是謂荷澤禪師。」這個神會童子將來也是一個大禪師,他到了京洛的〈荷澤寺〉,然後弘揚曹溪的頓教,成為一個很大的禪師。
其實六祖罵他:「這個無名無字的,你為什麼稱它是本源佛性呢?」無名無字啊!它沒有姓、沒有名字,你還叫它佛性幹什麼?沒有什麼好稱呼的!但是,這個暗中也是在指導神會童子,無名無姓,你還叫它什麼佛性?
我拿一個比喻給大家聽,如果你一個人住在深山裡面,你也不見外人,外人也看不到你,那誰是盧勝彥?如果我住在深山裡面,我從來沒有看過外人,那外人也看不到我,我就一個人住在深山裡面,要這名字做什麼?名字有何用?這是很簡單的一個道理。你自知自見,你自己看到佛性,你自己也知道佛性,你也知道那個根本就是無始無終啊!根本就是沒有名字、沒有姓名,你還叫它是什麼佛性?祂是在教神會童子,所以神會童子將來他就成為一個很大的禪師,叫做荷澤禪師。這一段的意思就是這樣。

再來,我講合跟不合。你要參這個頓教、參這個禪,不是耍嘴皮子,不能用嘴巴講,不能抄經典,不能抄過去人家寫的偈,你抄過來給師尊看,師尊當然會寫:「言之有理,尚差一點。」那不是你的東西嘛!雖然你寫出來的東西是合於佛性,但是你要自己知道,別人寫的這個東西,你要把它轉化。我們是活在這個現代,你拿一個現代的語跟我講,不用拿佛經來跟我講,我就知道你見,你真的自己知道,而且你也見到佛性。你不要拿古人的這些語言來套,說「痛跟不痛」。「你痛嗎?」「也痛,也不痛。」吹牛啊!六祖就跟他講說:「我見也不見。」但是我有道理,我是見自己的過失,不見別人的是非好惡,這裡面有「合」跟「不合」的道理。
螞蟻跟大象結婚,沒有兩天就要離婚,這法官就問是什麼原因呢?螞蟻說:「能不離婚嗎?接個吻都要爬二十分鐘。」這個大象倒是很生氣,牠說:「我離定了!為什麼我堅決要離,因為接個吻都要拿放大鏡來找個半天,好不容易找到螞蟻,剛剛嘴巴打開呼一口氣,牠又不見了。」這是不合的,兩個人不合。
神會童子跟六祖所講的話是不合的,不是很合的。六祖一看,這個小孩子,十三歲,乳臭未乾的毛孩,還講什麼見佛性跟不見佛性,簡直是藐視老頭子,還來跟我談這個。真的!佛性是很難去知道的,連知都很難;真如是很難去知道的,連「知」都很難,何況是「見」!這個童子說:「我以無住為本,無住就是我的見。」這個童子哪懂得什麼無住啊?簡直是吹牛皮。

也就是說,神會童子跟六祖所講的,剛剛開始見面的時候,根本兩邊講的都是不合;以經典來講,他沒有自己的知見,沒有自己的知,也沒有自己的見,不過是佛經上的一些東西。所以你們現在寫偈給我也免了,不用寫偈,簡單幾句話,你把你的知,用現代的幾句話講出來,不要讓我猜謎語。你們寫這個偈送來給我看,這樣是不是開悟?我當然講:「言之有理,尚缺一點。」
你用現代話講一句就可以。「空的究竟」是什麼?「有的究竟」是什麼?你不要講「空就是非空,有就是非有。」你講的那個是佛經裡面的東西啊!你的知在哪裡?寫出來給我看。另外,為什麼會有因果?為什麼會有輪迴?你既然是空了,為什麼會有輪迴、有因果呢?你要寫個道理啊!幾句話就好,用現代語寫幾句話,我就明白,就知道你已經「神會」了。神就是你有那個精神,你也去會意到,不要拿那些古代的詩偈來給我看,我看多了啦!不是你的啦!全部跟神會童子一樣,亂講的,這寫偈是過期的。
這裡有一個「過期」的笑話。一位二十多歲的小夥子跟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婆結婚,相差四十歲,現代的社會是有這種現象,從此以後,小夥子就經常拉肚子,他去給醫生看,醫生檢查的結果,你知道答案嗎?剛剛我已經講了—「喝了過期的奶水」。他常常吃了過期的奶水,所以常常拉肚子。

你們不要老是寫過期的偈給我看,害我天天拉肚子。你拿現代話的嘛!現代—這個世紀,普通話,你講幾句給我聽,就知道你已經有證悟了,你也自知了。老是寫那些偈啊!弄個煙花,霧裡看花,這個煙花當然是有它的道理,因為古人寫的嘛!但是,是過期的,不要害師尊老是拉肚子,我吃不消,你拿現代的話來講就可以了。真的!現代的話,幾句話就解決了。
空的結果是什麼?就把它寫出來!有的結果是什麼?就寫出來!為什麼有因果輪迴?幾句話就好!我就知道你已經「神會」了。神會童子是很聰明,但是聰明跟知、跟見,是沒有關係的!很多人、很多小孩子都很聰明,但是跟知道佛性、見到佛性,毫無關聯。為什麼會這樣子?因為聰明的人,有時候不一定可以到西方極樂世界!他太聰明了,現在聰明的人,他會想出很多的方法、想出很多的言詞來欺騙眾生,眾生都被他騙了,他就發財了,就當官了。
像現在的政客,都是很聰明的;當了總統的,都是哈佛大學畢業的,都很聰明。但是他能夠知道人的自性嗎?不知道!他能夠知道佛性嗎?不知道!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本性嗎?看不到的!因為他被聰明蓋住。所以反而是老太婆唸佛好,什麼都不知道:「我就是唸南摩阿彌陀佛,一心唸南摩阿彌陀佛。」她心也不亂,終於她可以往生到西方淨土。這個哈佛大學畢業的,或者是什麼名校,Yale耶魯大學畢業的,Berkeley大學畢業的博士,都是博士,他們都沒有辦法到西方極樂世界。什麼都不懂的老太婆,天天唸佛,她的心能夠定,一心不亂,又有福報,就往生了淨土。不管你是哈佛的博士、Yale的博士、Berkeley的博士,都到不了西方淨土。

神會童子問六祖:「你的頭怎麼禿了?」出家人本來就是禿頭的,六祖回答:「因為我是絕頂聰明!」神會童子就講:「那我乾脆把我的頭髮也全部理光!」六祖又講:「那你是自作聰明!」是不一樣的,同樣是聰明,一個是絕頂。什麼叫做「絕頂」呢?「絕頂」就是「沒有兩邊」。你的這個知,沒有兩邊,不是相對的,你的這個見,也一樣是沒有兩邊,這個才是真正的知、真正的見,所以叫做「絕頂」,沒有再高的啦!所以你們回答我,就是要回答一個,只有一個,不能有兩邊的,你要講出來,這個東西是沒有兩邊的,那你就是真知了,叫做「絕頂」。如果還有兩邊,那就不是「絕頂」。
像我們講「二十八天」,你以為天是「絕頂」的嗎?錯了!天不是「絕頂」,因為至少有地跟它相對,有天堂就有地獄,這是相對的。假如說「絕頂」就是天,「二十八天」最高的「非想非非想處天」,也是天,「四天王天」也是天;天跟地又有對,天絕對不是「絕頂」!
那麼,佛是什麼?佛應該就是「絕頂」,你用一個現代話跟我講,祂是覺者,覺什麼?祂就是知道了真如,才叫做「絕頂」。那麼真如是「絕頂」,佛性是「絕頂」,佛是「絕頂」,沒錯!這是古代的話,現代應該怎麼講?你要理出一個道理跟我說,這才叫做「知」,才叫是真正的「見」。

修行很難,有的修到最後變成crazy cow—瘋牛啊!會嗎?會!所以大家小心一點,修行不是那麼容易,你走錯了路,精神就會有問題的,所以你要穩紮穩打,你活在這世間,一時之中活在這世間,你就很穩定的去修你的行,不要有其他的幻想跟錯亂,不要有所謂的昏沉跟掉舉,這個才能夠入於禪,才能夠有真正的知見。
甲對乙講:「我最近兼差了一項工作。」乙就問:「你在哪兒工作?」甲就講:「我在精神病院工作。」「那你在精神病院是做什麼?」這個甲就講:「我是被研究。」人要有自知之明啊!一般來講起來,已經得了精神病的,他都有看見,也有知,也有見,只是他的知是錯亂的,見也是錯亂,這個叫做「精神分裂」。
修行要小心一點,不要精神分裂,不要錯亂,不要有幻想。要保持著次第,依照著次第去修,總有一天會到達目的地,不要想一步登天。有的人今天晚上看見什麼、明天看見什麼、後天看見什麼,天天都在看見;他修的不是一號,他修成了二號,二號就是—不是「神通」,而是「神經」。小心一點,大家修行就要小心一點。

所謂的知見,不是撿來的,師尊有了這個知、有了這個見,不是隨便從佛經裡去撿來的,而是實修了四十年,終於知道什麼叫做「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無淨無垢,無始無終」,終於了解。但是你不能寫:「所謂佛性,就是無始無終,不增不減,不生不滅,不淨不垢。」這是佛經裡面講的啊!你講一個真實的!你從這裡悟進去,什麼東西是無始無終?什麼東西是不增加也不減少?什麼東西是沒有出生也沒有滅亡?什麼東西,它不是清淨,也不是污穢?你就是從這裡參進去,不是把答案寫給我,而是要從這裡參進去。你終於知道了,哦!瞭解了!這是第一個道理。第二個道理,你要知道為什麼會有輪迴?為什麼會有因果?輪迴、因果是怎麼一回事?你要寫出來給我,我才能夠證明你是開悟。
現在有很多開悟的,台灣現在自己出現很多開悟的,都出現了,很多開悟的。他們都說:「師尊給我印證開悟。」因為他寫來了一篇佛經裡面寫的東西,我就寫「佳」,佳就是好,「甚佳」就是非常好。他就拿這張說:「師尊印證我開悟。」其實不是印證你開悟啊!「佳」也不是啊!「甚佳」也不是啊!「言之有理」也不是啊!「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接近」也不是啊!你還沒有講出那個重點啊!就只有一個「絕頂」啊!他說他開悟了,他也跟人家印證耶!他已經可以跟人家印證了?我的天啊!全台灣都是開悟的!
你的重點沒有講出來,真正的花你沒有講出來,佛陀拈花,那個是正的,你隨便採一朵花說這個也是,那是野花啊!有一家三口到飯店吃飯,最近流行,大人點了一個野生的動物跟野生的果菜。現在,大家喜歡吃野生的organic,我們的translator她就是Miss Organic,她專門吃organic的東西,吃到摻有化學的東西,她就不行了。像我隨便吃的,管它是不是organic也吃下去,都沒有問題。經常吃organic的,將來吃到不是organic的就慘了。專門吃野生的,去那裡點野生的菜,這個孩子就不明白:「媽媽,為什麼這麼多都是野生的?」媽媽講:「野生的才有營養。」大家去餐館,那是從野生剛剛採來的菜,大家說這是野生的,好!孩子就問:「野生的好?那我是野生的嗎?」

現在大家回答這個開悟的問題,大部分都是野生的,正的只有一個,絕對不是野生的。你隨便舉個野生的東西來,都不對的!只有一個答案,絕頂!絕不是相對的。由這裡參進去,才能夠真實的開悟。師尊是當法官判案,你有沒有開悟?開悟或沒有?我老實告訴大家,到今天為止,我只跟一個人講,就是蓮寧上師。
其他給祖衣的是怎麼回事?告訴大家,他們只參對了一半!是哪一半?「空」參對了,輪迴跟因果、跟有方面,他們還沒有知見。但是我也有「同情票」啦!實在是他們參得太辛苦了,只要參了一半;當初六祖惠能也是參一半,另外一半是由五祖弘忍告訴他的;參了一半已經很了不起了,所以都給祖衣。後一半我要留著,全部都講出來,那我還吃什麼?喝什麼?
有一個法官也是「參一半」的。有個法官的妻子看見兩隻蚊子,便叫法官丈夫說:「你把這兩隻蚊子打死。」這法官打死一隻吃得飽飽的蚊子;另外一隻蚊子,就沒有打牠。妻子就問:「為什麼?」「因為這隻蚊子好像還沒有叮到人,肚子還是扁的。」所以他說不能打,因為證據不足。

我今天跟大家講,你們要懂得六祖的悟,祂絕對是「絕頂」的,絕對是唯一的,沒有第二個答案。所以你們寫給我的,對了一半,我就給祖衣;至於另外一半,我要看你成熟了以後,才講給你聽。法官也是有同情心的,現在師尊是法官。你們呈上來開悟的知見,我一看是過期的—「過期的奶水」,師尊一看就拉肚子;是以前佛陀講的,是六祖、祖師爺講的,這都是「過期的奶水」!看了就拉肚子。
不能拿「過期」的來,也不能拿「野生」的來,只有一種—佛陀拈花,你有正知正見,你會意了,這才是正知正見。你也不能說只對一半,對一半是給同情票,所以拿祖衣的還是需要再參。蓮寧我已經跟他講了,通通都講了,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也不能講。這個絕頂的答案你講了,全世界上的人也不一定相信,很多人會說:「哪有這回事!」因為他們還沒有到那個境界。不能講的原因就是說,一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答案了,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的!往這邊參!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