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人有利鈍法無頓漸

人有利鈍 法無頓漸

蓮生法王2011年8月20日台灣雷藏寺佛眼佛母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頓漸品第八」經文:
  「時,祖師居曹溪寶林,神秀大師在荊南玉泉寺。于時兩宗盛化,人皆稱南能北秀,故有南北二宗頓漸之分,而學者莫知宗趣。師謂眾曰:「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種,見有遲疾。何名頓漸?法無頓漸,人有利鈍,故名頓漸。」然秀之徒眾,往往譏南宗祖師,不識一字,有何所長。秀曰:「他得無師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且吾師五祖,親傳衣法。豈徒然哉!吾恨不能遠去親近,虛受國恩。汝等諸人,毋滯於此,可往曹溪參決。」

※ ※ ※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南無佛眼佛母。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是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盧勝美及her husband、third sister盧幗英and her husband、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立法院馬文君立委代表立法院長王金平院長、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秘書長代表宋楚瑜先生、香港浸會大學吳有能教授、香港中文大學譚偉倫教授、前南投縣政府社會處處長熊俊平先生、宗委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民進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蔡旺詮主委代表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女士,大學同學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李林德先生,香港傑出企業家雷豐毅先生、南投三清慈善會理事長美你佳企業董事長陳敏森先生、台中市市議員楊典忠先生,清華大學校友會會長李祖嘉師姐、無黨籍主席陳源奇先生、新北市萬壽宮宮主,小翠的媽媽林金瑛女士。

  今天有很多代表性的人物到我們這裡來,等於是ㄧ場政見發表會。(眾笑)自從上個禮拜,吳院長到我們台灣雷藏寺以後,新聞就不斷。在這裡,我也有一個政治上的聲明。三十多年前,有一個晚上,吳院長到我住的地方,那時候,我住在台中縣太平鄉的精武別墅,他跟他的夫人一起來,那是我跟吳院長第一次見面。我們談了很多話,我還寫了一個偈給他,不過,那一次會面,我沒有幫他算命,只是寫了一個偈給他而已,沒有算命。在這以後,我就從精武別墅移居到美國西雅圖。吳院長和西雅圖滿有緣的,他也常常來西雅圖,每一次來我們都有見面。他有到過彩虹山莊,就是現在的彩虹雷藏寺,也有到過西雅圖雷藏寺,他到過彩虹山莊有好幾次,到過西雅圖雷藏寺也好幾次。他也有來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餐館,就是西雅圖雷藏寺大飯店吃過飯。我們都只是聊聊天、談談話,也沒有算命。所以,在記者會,我講他有到過西雅圖來找我,但是,我並沒有講算命。第一次,他三十多年前到精武別墅的時候,我們也是聊天,我給他一個偈,沒有算命。以後記者都談算命的事情這個覺得很抱歉,其實他沒有算命,純聊天、純談話、純喫茶,什麼都是純的,沒有意外的算命,沒有所謂算命這回事。這是我要聲明的。

  也有人傳說,蔣經國先生找過我算命,這個純粹是謠言,我也要聲明這一點。當年我讀測量學校,朱金水同學跟李林德同學都在的,那時,我有出版一本書,叫作「淡煙集」,是一本詩集,我的第一本書,是在測量學校的時候出的。那時候,蔣經國先生剛好到測量學校來視察,我有把我的書送給校長,尹鐘奇校長,那時候他的外號叫作「一下子」, 因為他的中國大陸口音,他講話的時候就是「一哈子」「一哈子」,是「一下子」啦!他都說「一哈子」,所以,他的外號就是「一下子」,就是校長尹鐘奇少將。經國先生來的時候,校長沒有東西送給他,就把我那一本「淡煙集」的詩集送給他。他翻了一翻,看了一看,就說:「我見一見這個同學。」我很緊張啊!因為,他是總統先生,我就去了,到了校長的辦公室,他坐在那裏,他也是純聊天,拿了我的詩集,問了我幾個問題,最後,他問了一個問題,他說:「盧同學,你可以不可以給我一個建議?你想建議什麼,你就講什麼。」唉!想一想,他是總統!我還有什麼可以建議?(師尊笑)我就隨口講了一句:「多多接近老百姓吧!」多多接近老百姓,欸?沒想到經國先生把這一句話聽進去了。(眾鼓掌)從此以後,他就是非常的親民,非常的接近老百姓。所以,說我幫蔣經國總統算命的就是謠言,其實,我只是建議他「多多接近老百姓」。

  師尊也是一樣,我對於弟子也是非常接近的,每一個法會完了以後,吃完飯,我都是親自給予每一個想摩頂的同門,給予他非常接近的摩頂。弟子有時候是很熱情的,我摸他的頭,他就摸我的腳,我也是很敏感的啦!他一摸我的腳我就知道了。其實,摸來摸去是可以的,因為是光天化日之下,無傷大雅,師尊給予弟子摸頭是可以的,偶爾就讓弟子摸摸腳,但是,如果每一個人都伸手摸我的腳的話,偶爾是可以,太多了,就不好,太多了,那些保安人員就會拿扇子給他打一下,說:「不可以,這個是不禮貌。」或怎麼樣的。我也覺得應該要親近大家,隔鞋搔癢,無傷大雅,只是太多了不好,適可而止。師尊能夠讓大家很接近,我自己也想,我要親近我的所有的弟子,我也想認識我所有的弟子。

◎我是將我真佛宗所有的弟子,全部放在我的心中。所以,我跟弟子之間沒有隔閡,我們是非常親近的。我也相信我的弟子,他們每一個人都可以修持成佛!我也願意承擔所有弟子本身的業。

  我向佛菩薩祈求,就像佛菩薩一樣,承擔眾生的業,接引眾生往生清淨的佛國。(眾鼓掌)今天,我們修佛眼佛母的護摩,祂是我們的智慧本尊,也是我們真佛宗的智慧本尊。大日如來-佛眼佛母-阿彌陀佛-蓮花童子,正是我們虛空中智慧的傳承。(眾鼓掌)這一尊的來歷是在胎藏界的「遍知院」和「釋迦院」。什麼叫作「遍知院」?佛號裡面,有一個號叫作「正遍知」,就是什麼都知,而佛眼佛母就是「正遍知」,等於「佛」,「正遍知」就是佛,也因為祂是遍知院的。另外,佛眼佛母也有在「釋迦院」裡面出現,釋迦牟尼佛主要的宮殿也出現佛眼佛母。佛眼佛母所結的印是大日如來的「智拳印」,所以,我們現在修法所結的印,也可以結這個「智拳印」:金剛合掌以後,大拇指跟食指兩個勾在一起,左右食指變成兩個眼。先金剛合掌,然後大拇指跟食指勾住,就變成兩個眼,這是佛眼佛母真正的正印。

  剛剛沒有地震,我也沒有動,也沒有碰它,你看,掉下兩個眼,拿起來,你看,就是掉下兩個石頭眼,(師笑、眾鼓掌)這桌子是什麼時候有的?這是很耐的,可以證明,在這個時候掉下來就是佛眼佛母親自降臨。(眾鼓掌)我沒有動它,這個桌子這麼硬梆梆的,我沒有動它,它就掉下來。掉下兩個,正好是兩個眼。佛眼佛母的兩個眼,變成了摩訶雙蓮池,蓮花童子就是在佛眼佛母的眼睛裡面所化身的。在經典中有記載,無數的佛都出自佛眼佛母的雙眼。(眾鼓掌)這個真的是相應,我沒有叫它掉下來,它自己就掉下兩塊。證明了就是佛眼佛母的雙眼,(眾鼓掌)祂等於佛一樣。你如果和佛眼佛母相應了,你一定可以到摩訶雙蓮池。另外呢?你所有祈求的一切,都能夠如願,(眾鼓掌)像息災、增益、降伏、敬愛,統統都可以,世間法全部如願,出世間法也能夠全部如願。(眾鼓掌)

  今天繼續跟大家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頓漸第八」。我唸一段經文:「時,祖師居曹溪寶林,神秀大師在荊南玉泉寺。于時兩宗盛化,人皆稱南能北秀,故有南北二宗頓漸之分,而學者莫知宗趣。師謂眾曰:「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種,見有遲疾。何名頓漸?法無頓漸,人有利鈍,故名頓漸。」然秀之徒眾,往往譏南宗祖師,不識一字,有何所長。秀曰:「他得無師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且吾師五祖,親傳衣法。豈徒然哉!吾恨不能遠去親近,虛受國恩。汝等諸人,毋滯於此,可往曹溪參決。」

  這段經文就是講,那時候,六祖在曹溪寶林寺,祂的大師兄──神秀大師,就是五祖弘忍的大弟子,在荊南玉泉寺。這時候有兩個宗派非常盛行,人皆稱為「南能北秀」,南方是六祖慧能,北方是神秀大師,故有南北二宗頓漸之分,所以就有「南宗北宗」「頓法跟漸法」之分。「而學者莫知宗趣」──學習的人不知道到底為什麼分成南北二宗,六祖就對眾人講:「法本一宗」──法只有一宗,但是「人有南北,法即一種」──法只有一種。但是修行見道,有的遲有的快。「何名頓漸?法無頓漸」──法是沒有頓沒有漸的,但是,人有聰明的,也有比較遲鈍的,「故名頓漸」。「然秀之徒眾」──神秀的這些徒弟,往往譏笑南宗祖師不識一字,「有何所長」神秀跟他們講:「他得吾師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神秀自嘆不如,並且五祖弘忍還親傳祂的衣服跟佛法給六祖惠能,「豈徒然哉」──這個不是偶然的事情,神秀說他恨不得去親近六祖惠能。「虛受國恩」,那時候,是唐朝武則天時代。武則天對於神秀大師非常敬重,但是,神秀認為他是虛受國恩。「汝等諸人」──所有的弟子,你們不用停在這個地方,也可以到曹溪去,去參訪六祖惠能。這一段經文的大意是很白話,你們看了就可以清楚明白。

  有兩個宗派,一個是「漸」,就是漸漸的修行。師尊本身的人也是很愚鈍,所以我也是漸漸在修的,我也不是一下子就開悟的。我修了很久,最後終於開悟。(眾鼓掌)所以,由「漸」可以到「頓」。我講過釋迦牟尼佛,祂在祂的一生當中有講四種法,這是龍樹菩薩講的。第一個,「如何做一個正當的人」,第二個,「如何去做善事」,第三個,「如何去對治你所有的惡業」,貪、瞋、癡、疑、慢,殺、盜、淫、妄、酒,如何去對治這十種惡業,變成十種善業,這是對治法,就是如何做一個正當的人,如何做善事,如何對治你自己的惡業。第四個,才是第一義法。

  佛在世的時候,有講這四種法,前面三種全部都是漸修,漸漸的修行,最後一種法是「頓法」,很快的領悟,把所有的業障、煩惱全部消除,一下子成佛。這樣,大家就了解了,什麼是「漸法」,什麼是「頓法」。

  密教本身的修行是「漸法」,以後也會到「頓法」。像事部、行部、瑜伽部,都屬於「漸法」。到了無上部的時候就是「頓法」。事部、行部、瑜伽部都是「漸法」,無上部就是「頓法」。前面三種法,「如何做一個正當的人」、「如何行善業」、「如何對治所有的惡業」,都是「有為法」,只有一種法叫「無為法」,就是「頓法」。我將「頓」、「漸」解釋一下。我上回提到,人有的長得醜,有的長得美,甲問乙:「你是欣賞哪一種呢?」乙就回答:「我欣賞的是很美的。」甲就跟乙講:「你心靈的修養還是不夠。」但是乙反駁他:「你知道嗎?這個醜陋是永恆的。」醜陋是永恆的,美跟醜之間還是有分別,所以,師尊贊成美容。談到整形的時候,師尊講可以去整形,但是整形,外表上最好配合你的內心,都一樣美,這個是真正的整形,外面也要整,內心也要整,這個才叫作修行。

  提到整形,有一個弟子,是新加坡的助教,他跟我講,有一天,豬八戒去南韓,(Korea),整形,整好了以後,他變得非常的英俊,他到night club夜總會,碰到一個非常亮麗的小姐,這亮麗的小姐對他也是蠻欣賞的:「喔!帥哥!」兩個人就走出夜總會要去約會。豬八戒就跟她講:「我以前其實是很醜的,我是去韓國整形後就變成帥哥了,其實我以前是豬八戒。」那個美女一聽到:「二哥啊!原來是你啊!我是沙悟淨啊!」沙悟淨也去整形,還變性,終於變成一個美女,而豬八戒整形以後就變成帥哥。其實,我講整形的意思是,表面上也要整得很莊嚴,很慈祥,內在也一樣要莊嚴,用佛法來莊嚴,你的心靈上要提升,還要慈悲。慈悲跟莊嚴,是我們修行人的內在。

  在這裡,我提到「利鈍」,有的人是非常聰明的,有的智慧比較高,有的智慧不高,所以,人有利鈍的意思就是說,人有比較聰明的,也有比較愚鈍的,所以才分成兩種。師尊是屬於愚鈍的,所以,師尊的修行也修「漸法」,到最後終於得到「頓法」。師尊也是從頭修起,從「漸」一直到「頓」。「利根」的人可以一下子由「頓法」就可以解脫的,都是談兩種的。我們每一個人就是必須要好好的修,怎麼修呢?你必須要從外面修,也要裡面修,外修、內修都要全。密教裡面有外法、內法、密法、還有秘密法四種特別的灌頂。我們開始的時候也是從外法灌頂。

  那麼,身體要不要修啊?要啊!怎麼不修呢?酒也不能喝,菸也不能抽,在這裡。再講一個笑話,也是那個新加坡的弟子提供的,有一天,大腦召集開會,肺就講話了,他說:「我要退休。」大腦問他說:「為什麼呢?」「因為這個主人天天抽菸,我受不了,所以我要退休。」就是有一個肺要退休了,肝也站起來舉手,說:「我也要退休!」大腦問它:「為什麼呢?」他說:「因為這個主人天天喝酒,我受不了了,我也要退休!」再來呢?胃腸統統站起來,說:「我也要退休!」大腦說:「你們為什麼要退休呢?」他們說:「這個主人啊,天天暴飲暴食,我的胃腸都受不了,我也要退休!」這個時候聽到一個很小的聲音跟他講:「我也要退休!」「你是哪位啊?站起來說話!」他說:「如果我能夠站起來就好了。」這是新加坡的助教提供的笑話,不是我講的。

  記住!我們密教的行者,一定要鍛鍊你自己的身體,因為,你是一個勇猛的修行者,一定要精神飽滿,吃得下,睡得著,定時定量。另外,還有一個,一定要運動!師尊有講過眼睛的運動,鼻子的運動,牙齒的運動,耳朵的運動,心輪的運動,腰部的運動,手腳的運動,你所有全身器官的運動,在密教裡面,金剛拳法裡面就有,師尊有講過。很多人不知道眼睛的運動、耳朵的運動、牙齒的運動;還有腦力的運動,這樣你才成為利根的修行人。

  很多人年輕的時候,糟蹋身體;到老了就知道了,變成身體糟蹋你啊!所以年輕的時候,不妨好好地做金母七大法運動。
◎師尊每天早上起來,叩齒三十六通,鳴耳鼓,是耳朵運動。叩齒三十六通就是牙齒的運動,不要太大力,年紀老的人,太大力,牙齒一叩就全部掉光了,鳴耳鼓就是耳朵的運動,眼睛旋轉,順時鐘轉十四次,閉著眼睛旋轉十四次,然後閉著眼突然間亮眼,看最遠的地方。

  我今年六十七歲,你們什麼時候看過我戴過眼鏡,我沒有雷射眼睛啊!我讀測量學校的時候,寫得很小字的小抄都看得見,現在寫很小字的小抄我也看得見,所以,眼睛非常重要,每天早上要做。晚上的時候,洗澡以前做什麼運動?對,按摩心,按摩臍,按摩腰,有沒有?洗澡以前做這個。

  另外,有cancer的,哪裡有cancer,手摸哪裡,念你的本尊,出現放光照你有cancer的地方,然後裂開,裡面飛出很多的蜜蜂,飛掉很多的毒蟲、蜜蜂、蟑螂,統統都從那裡爬出去,再恢復。佛菩薩本尊放光照你的cancer。欸?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哪一個人的cancer好了?在不在這裡?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同桌的同門有一個人他長了一個東西,消失掉了,沒有了。還有蓮信上師,他腰痛好幾年,那天吃飯的時候,他說他腰痛好了,咦?蓮滿,蓮傳,是不是?是啊!他點頭。蓮傳上師的爸爸就是蓮信上師,和我爸爸同一個年紀,他腰痛很多年,一剎那之間,他的腰痛就好了。上一次法會,我講了一句話:「讓所有的病業消除。」突然間,有一個弟子,也是腰痛,他感覺到一股熱流在他的腰,咦?好奇怪,覺得全身舒暢,他就站起來,扭一下,咦?不痛,再彎腰雙手按地,能夠做了!這是他幾十年來不能做的一個動作。當我在喊:「讓所有的病業消除」的時候,他的腰痛居然他馬上就好了。(眾鼓掌)我們也盼望佛眼佛母放大的光明,讓有疾病的眾生,即刻痊癒。(眾鼓掌)

  我們修行人是不可以喝酒的,喝了酒開車就不行。這個助教又提供我一個笑話,說有一個人在高速公路開車,被警察攔下來,發覺他的車子裡面有很多刀子,很多的飛刀,一把一把尖尖的飛刀。警察就講說:「你可能有問題,你是做什麼的?」他就忙著辯解:「我在馬戲團射飛刀的,所以我車上有很多的飛刀。」那警察不相信,「你拿這些刀子有什麼企圖」,他說:「你走出你高速公路,在旁邊有一棵樹,你就試驗一下你的飛刀。」「好」,這個人就拿起飛刀,就射那一棵樹,一直在那邊射飛刀,就是射那一棵樹。旁邊開車的人就經過:「唉唷!現在酒測這麼厲害啊!還要射飛刀。」其實是誤會,酒測不用射飛刀。在美國,抓到你,酒測時,有的時候是畫一條線,叫你走在斑馬線的中間,走那一條白線,當你走那一條白線時,兩隻腳不能踏到外面,那是酒測,酒測時叫你走路,是看你走路穩不穩。那個新加坡的弟子講的笑話是飛刀變成酒測。另外,他也提到一點:有一個男的寫信給他的女朋友,寫寫寫,寫到最後他就畫一個heart,畫一個心,然後用一支箭穿過去,表示說射中了心。他畫了心射過去,他的女朋友讀了他的信,都能了解他的意思,就是最後那一根箭射穿那個心讓她不了解,她就在回信裡面寫了:「你在信的後面畫了一個肉串。是什麼意思?」那是誤解,那個叫作誤解。

  人有「利根」,有「鈍根」。「利」,就是他非常的聰明,他懂得用種種的方法去表示,就是屬於「利根」;「鈍」,就是有的時候他會誤會別人,誤解別人,錯解。像師尊講第一義諦的法,很多人錯解,寫給我第一封信時,我認為:「喔!這個是利根啊!」再寫了第二封射箭以後,一看,原來還是「鈍根」,因為,他又寫得很遠了,很偏遠,本來他是寫得很接近,後來寫得又很偏遠。我說:「唉呀!這個還是沒有開悟。」所謂的開悟,第一義諦是什麼?是絕對,絕對沒有第二的,是無始無終,沒有始終,沒有開始沒有結束,是絕對的東西,這是釋迦牟尼佛所悟到的第一義諦。(眾鼓掌)我對我們的接班人,蓮寧上師,講了第一義諦,我只講前面四個字,後面還有四個字,我還沒有講,找一天我會跟他講,但是,前面四個字就已經受用無窮。

  從「空」來講,大家現在都知道「空」,好,那我要問你,你說你知道「空」,那麼,「空到究竟」是什麼?我要問你「空的究竟」,不是叫你講「虛空」,不是叫你講「蒼天」,也不是叫你講「哈哈哈」,大家寫,來射箭,寫「哈哈哈」、「蒼天」,就是射箭了,你講得是開悟的話沒有錯,那我現在問你:「空的究竟是什麼?」若你能夠講得出來,算你開悟一半,我還要講「有的究竟」是什麼,什麼是「有的究竟」,什麼是「空的究竟」,你回答我這兩個,如果圓滿了,你就開悟了。「空的究竟」是什麼?不是叫你「喫茶去」,那是開悟的人講的,你還沒有開悟的,也寫開悟的,這叫「鸚鵡學語」。你在射箭上寫說:「師尊講的我知道。喫茶去。」又不是「摸摸茶」什麼喫茶去?純喫茶?都不對的,這是開悟的人可以講,不是開悟的人不能講。

  有的人講一樣的一句話,像「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會娶了你」,剛結婚的時候講這一句話,「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夠娶了你」「我真的娶了你」,這是很感動的,很感人的。三十年後,「我真的不知道,我竟然娶了你,我真的娶了你。」雖然還是那句話,但是,兩個味道不同。所以,開悟的話也有兩種味道,「利的」跟「鈍的」。

  我現在問:「空的究竟是什麼?」還有,「有的究竟是什麼?」最重要的是你要答出來,因為「有的究竟」裡面有所謂「因果」,有所謂「輪迴」,「因果輪迴」還在啊!你要怎麼回答我?什麼是因果?什麼是輪迴?在「有」的方面,是有「因果輪迴」的,但是,你入了空,往往會把「因果」跟「輪迴」抹滅了,就是變成沒有因果,這個罪惡就大了。在「空」的方面是「不昧因果」,在「有」的方面也是「不昧因果」,那麼,六道輪迴是怎麼一回事?你要給我回答出來才叫作證悟啊!你不能只寫「哈哈哈」、「蒼天」、「喫茶去」,這個就是射箭了,這是我以前在書上寫過的。(師尊笑)你只是將我書上的東西抄來,將我寫的話抄過來,我不能講你不對,但是我講「空的究竟」是什麼,「有的究竟」又是什麼?「因果輪迴」又是什麼?你必須要回答出來,才明白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的開悟,這個才是「利根」,愚鈍的人是猜不出來的,「利根」的人是可以,不是用「猜」出來的,是用「參」出來的,大家一定要好好的在這一方面做功夫。
  有一個年輕人到了巴黎,還沒滿十八歲,就被導遊帶去看成人的夜總會。在看的時候,那個少年人還沒滿十八歲,就哭了,導遊跟他講:「你哭什麼?很好看啊!有什麼好哭的。」那個少年人就講了:「我媽媽說,看到裸體的女人,就會變成石頭。」那個少年人繼續講:「我覺得我的身體有某一部分變成石頭。」好冷的笑話啊!大家都笑不出來。我不會笑這個少年的,我不會笑的,我少年的時候也是很不懂事的,我跟我女朋友出去的時候,我都要一個人走在前面,女朋友走在我後面,我以為兩個人是要這樣子走的,因為,我始終以為,只要我牽了她的手,她就會生孩子,所以,我跟這個少年的人真的一樣的蠢。那個時候,我媽媽有跟我講:「你不可以交女朋友,讀書是很重要的。」讀書,是很重要的,「你真的不能交女朋友,你就給我好好讀書。」我媽媽跟我講的。「你交女朋友喔!你不怕嗎?你摸了她的手,你就會生小孩。」所以,我跟女朋友出去的時候,走走走,我都不敢碰她手,人家講「一碰就會生孩子」,我以為是真的。你看,我也是鈍根啊!我也是很鈍的,很笨的,和聰明的人是不同的。

  有一個總經理很聰明,他出差兩個月才回來,回來的時候很累,晚上他就跟太太睡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太太做了一個夢,夢見她跟男朋友在一起,突然間,聽到門外有很熟悉的腳步聲,她在夢中就喊:「糟糕!我先生回來了!」這時候,她的先生一聽到這句話,馬上從床上跳起來,躲到衣櫥間裡面去。這個也不是聰明的人,是世俗人,而不是聰明的人。
◎「法即一種」,六祖講:「法只有一種」,釋迦牟尼佛不是講四種法嗎?「如何做一個正正當當的人」、「如何做善事、佈施」,「如何對治你自己所犯的所有的業」,最後的才是第一義諦。

  為什麼你需要第一義諦?因為,你如果悟到了第一義諦,前面那三種,全部消除,而且前面那三種,你全部可以做的到。因為,第一義諦是平等的,是圓滿的,是完全清淨的,完全平等,自他平等,完全光明的,完全圓滿的。(眾鼓掌)你真的懂了第一義諦之後,你就煩惱全部掃盡。你的所有煩惱,是因為有我執、法執引起來的煩惱,但是,法只有一種,就是第一義諦,只要你悟到了第四種,前三種你都可以圓滿它。

  有的人是悟道了以後,悟後起修,悟道了以後,再修前面那三種,便會更加的容易。法本來是沒有「鈍」,沒有「漸」的,只有一種。但因為人有「利根」、「鈍根」,所以才產生兩種,一個是「鈍」,一個是「漸」。神秀大師是五祖弘忍的首座弟子,他所修的是「漸法」,也就是漸漸的。你先學習正當的做一個人,先學習如何做善事,再學習如何對治你自己的貪、瞋、癡、疑、慢,殺、盜、淫、妄、酒,學習如何對治這些後,最後才是第一義諦,進入了大圓滿的境界。所以,像神秀大師的弟子,嘲笑六祖惠能:「你不懂得字啊!祂有什麼好的法呢?」其實六祖有的是「頓法」,祂一開始就完全就進入了釋迦牟尼佛本身開悟的境界裡面,其實,這個境界裡面也等於是沒有境界了,但是只是將境界兩字提出來,而真正在那個境界裡面是清淨的,是圓滿的,是光明的,是平等的。你能悟到,但是,什麼能夠表徵?是什麼能夠讓你知道什麼是圓滿的?什麼是清淨的?什麼是光明的?什麼是平等的嗎?你能夠悟到這個嗎?

  當初,我看到政治人物有寫「一切皆空」,他將這個「一切皆空」,送給另外一個人,他也拿著「一切皆空」,也送給另外一個人。「一切皆空」,那麼,問你:「你既然一切皆空了,為什麼你還要選呢?為什麼還要選舉呢?」這是因為你在修「漸法」,因為你要福利所有的眾生,你要幫助所有的眾生。所以,像師尊來講,師尊可以不用說法,一上來,像釋迦牟尼佛一樣,拈起這個佛眼佛母的相,給你們看一遍,放下,就下去了。上了法座,掉了兩塊石頭,師尊可以不說話,就可以下去了。為什麼師尊還要坐在這裡講那麼多話呢?什麼原因講那麼多的話呢?是「漸法」,是要教你們漸漸地進入了「頓法」的空間裡面。(眾鼓掌)

  六祖所得到的是「無師之智」,祂的智慧,「空的究竟」有了,「有的究竟」有了。這一種智慧,不是師父能夠直接傳給你的,除非你已經是非常接近了,非常近道了,非常接近非常接近,你是利根,祂才直接傳給你。所以,五祖弘忍「親傳衣法,豈徒然哉!」神秀沒有得到五祖弘忍的傳法,所以,他只知道漸法,不知道頓法,甚至要去親近六祖。雖然,在那時候,武則天對他的恩澤很重,但是他還教所有的人不用停留在這裡,你可以到曹溪六祖惠能那裡參訪。這一段經文就是這個意思。

  Today I talked Dharma, finished.  Next week, Tuesday night, I will take Eva Airline and go back to Seattle because there is a ceremony in Seattle.  There is a ceremony in Panama Chang Hong Lei-zhang Temple.  And there is a ceremony in “Mi Yi”Lei-Zhang Temple.  I will go to the East United States. There are ceremonies in New York, Florid and Philadelphia, so I am busy. After two months, I will come back to Taiwan. I have been in Taiwan Lei-zhang Temple for one year. Thank you for coming. So many people come and so many friends come here. I just want to say thank you. After two months, when I come back, I still want to see so many people coming at the same time. (眾鼓掌) 謝謝大家。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