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真正密法 食衣住行都是瑜伽

真正密法  食衣住行都是瑜伽

蓮生法王2011年7月30日台灣雷藏寺豐財菩薩護摩法會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跪膝浣衣石上。』忽有一僧來禮拜,云:『方辯是西蜀人,昨於南天竺國,見達摩大師,囑方辯速往唐土。吾傳大迦葉正法眼藏及僧伽梨,見傳六代,於韶州曹溪,汝去瞻禮。方辯遠來,願見我師傳來衣缽。』師乃出示,次問:『上人攻何事業?』曰:『善塑。』師正色曰:『汝試塑看。』辯罔措。過數日,塑就真相,可高七寸,曲盡其妙。師笑曰:『汝只解塑性,不解佛性。』師舒手摩方辯頂,曰:『永為人天福田。』」(師仍以衣酬之。辯取衣分為三,一披塑像,一自留,一用棕裹瘞地中,誓曰:「後得此衣,乃吾出世,住持於此,重建殿宇。」)

※ ※ ※
  我們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豐財菩薩,敬禮壇城三寶,佛、法、僧。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今天的貴賓,父親盧耳順大德、盧勝美、盧幗英and husband,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我的大學同學李林德先生、陳澤霞女士、台中薩迦寺住持蔣揚堪布、香港傑出企業家雷豐毅先生、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大家午安,大家好。
  我們今天是做豐財菩薩的護摩,這一尊,我早期曾經修過一段時間。豐財菩薩。在密教裡面,在很多的財神當中,是一尊比較特殊的財神。密教的財神有黃財神、紅財神、黑財神、綠財神、白財神,還有財寶天王。密教的財神實在是太多了,有財神的祖父、財神的父親,還有財神的兒子,什麼財神都有,還有母財神、女財神,大家不知道的。今天這個豐財菩薩也是財神,蓮花童子也是財神,(眾鼓掌)大隨求菩薩也是財神。(眾鼓掌)密教為什麼有這麼多的財神?因為密教有很多的方便。

  像豐財菩薩祂又有一個特別的稱號,以前的財神,我們稱為「資糧主」,而這位豐財菩薩是「資財主」。我不知道「糧」跟「財」有什麼分別,大概「糧」是屬於「資糧」;「財」是屬於「財寶」,金錢、黃金、白銀、七珍八寶,屬於豐財菩薩。這一尊菩薩的淵源在哪裡呢?在金、胎兩部中,祂屬於胎藏部,因地胎藏部,是胎藏部蓮華院裡面的一尊,所以是坐著蓮花的。蓮華院,大部分都是觀世音菩薩,所以,又有「豐財觀音」這個別稱。祂的來源──哇!每一尊階級都是很高的,祂是三身合一身,三個菩薩合成一個豐財菩薩;像文殊師利菩薩和燄魔法王合起來,稱為大威德金剛;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二合一,成為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而這一尊豐財菩薩,是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三合一。(眾鼓掌)所以,修這一尊豐財菩薩,若是在果地講起來,就是得到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三尊菩薩的加持力。(眾鼓掌)
  我們上個禮拜是修淨土三尊,今天修豐財菩薩,就等於將淨土三尊結合成為一尊。(眾鼓掌)這一尊菩薩,雖然很少人聽到,但是祂的來歷不小,居然是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等三尊的結合,成為豐財菩薩。祂可以賜所有的佛菩薩、金剛護法、所有的眾生、一切空行,豐富祂們的財富。(眾鼓掌)所以,我看今天來參加的人數,是比淨土三尊的法會還要多一點。(師尊、眾笑鼓掌)
  人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佛法裡面包含方便的、智慧的和禪定的,各種、各形、各樣都有。密教也是一樣,密教本身有所謂的「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部」。「事部法」比較繁複,而「行部法」就減了一些,到了「瑜伽部」就差不多只剩下一個「正行」,再到「無上部」,就更加的簡化,只是一個念頭而已,可以講,只剩下一個「識」而已。密教的四部法,由繁雜到最後,變成非常的簡化。「四部法」是一步一步的高升,所以,灌頂也是一步一步的。先灌頂「事部」的,再灌頂「行部」的,再灌頂「瑜伽部」的,然後再灌頂「無上部」,這就是密教瑜伽四部法。
◎白教也有分成四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專一瑜伽」,第二個是「離戲瑜伽」,第三個是「一味瑜伽」,第四個是「無修瑜伽」。

  我們今天講禪法,差不多是在講「無修瑜伽」。禪,是「思維修」,是出世的。所謂的「下三部」,大部分都是入世的。密教有二次第 ,一個叫作「生起次第」,一個叫作「圓滿次第」,有各種各次第的修行。我認為「生起次第」就是比較方便、比較入世的;「圓滿次第」就是比較智慧的、比較出世的,這是我個人的分別。但是,每一個人的看法不一樣。

  我們密教修行,當然先從方便──「生起次第」的先修。所以先修「瓶灌頂」,再修「紅白花灌頂」,再修「無上密觸灌頂」、「智慧灌頂」,最後修「大圓滿灌頂」,這是每一個層次。密教有幾個層次,到了「大圓滿灌頂」,就等於接近了禪的「無修瑜伽」。豐財菩薩有「生起次第」,也有「圓滿次第」。「生起次第」,是賜給眾生財寶,讓眾生豐富和滿足;「圓滿次第」,就可以到經過淨土三尊的攝受到西方極樂世界。所謂眾生就是眾生,不能一次就能成佛,不能一次就能夠「無修瑜伽」,不能夠一次就「圓滿次第」,不能一次就「大圓滿」。所以,大家還是要一步一步來。
  人生大部分的哲學、語言,大家都是非常的有研究。怎麼講呢?每一個人都講說金錢是罪惡的根源,嘴巴是這樣講,但是呢?人人還是在想錢。所以,佛不得不設方便法,教你們修豐財菩薩,在得到財以後,進一步往生清淨的佛土。(眾鼓掌)另外,大家都知道高處不勝寒,每一個人都想選總統,大家都想,只是沒有那個機緣而已啦!如果有那個機緣,你也想選總統,對不對?小時候作文,老師出一個題目「我的願望」,就是「我將來想要做什麼」,我看到同學寫的,有好幾個人都說他將來想要當總統,明明知道高處不勝寒啊!大家偏偏往上面跑;明明知道佛國淨土很好啊!大家都不去。所以,佛沒有辦法,只有設這些方便法,讓大家去修,再從修裡面,將你引導到正常的軌道。也就是講「先以欲勾之,再令入佛道」,先以「豐財」,讓你想到金錢,你們就會來聽法,「豐財」完了,再講菩薩,讓你們每一個人成就菩薩,所以叫作「豐財菩薩」。(眾鼓掌)

  豐財菩薩的左手是拿著蓮花的,蓮花有開放的,表示祂的財是無窮無盡的大,可以賜給眾生。(眾鼓掌)也有合起來的蓮花,表示裡面藏著佛性,如來的佛性就在裡面。所以,大家要知道,豐財菩薩不只可以「賜財」,祂還可以「賜給眾生開發自己的佛性」。(眾鼓掌)

  我們今天再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在今天的經文裡面,所寫的幾乎都是白話,我唸一遍。六祖「跪膝浣衣石上」──就是在石頭上面跪下來洗祖衣;「忽有一僧來禮拜」──有一個僧人來禮拜六祖,他說了:「方辯,是西蜀人」,這個人自稱是「方辯」,「方辯」就是一個僧人的名字,他是西蜀人;「昨於南天竺國」──在南印度的地方,「見達摩大師」──他見到達摩大師;「囑方辯速往唐土」──就是到中原;「吾傳大迦葉正法眼藏」──佛陀傳大迦葉正法眼藏,就是禪宗;「及僧伽梨」──就是祖衣;「見傳六代」──現在已經傳到第六代,因為六祖是第六代;「於韶州曹溪」──現在正在韶州曹溪;「汝去瞻禮」──你去給祂頂禮;「方辯遠來,願見我師傳來衣缽」──這位僧人從遠地方而來,他喜歡看到六祖,還有禪宗傳來的這些祖衣;「師乃出示」──六祖便將祖衣拿起來給他看;「次問」──六祖就問了;「上人攻何事業?」──你是做什麼事業的呢?他回答:「善塑。」──他很會雕塑;「師正色曰」──六祖就很正經的對他說;「汝試塑看」──你就雕刻來給我看看;方辯「罔措」──意思就是說,就有點驚惶失措。過了幾天以後,他就雕刻好了,所雕刻出來的「真相」,「高七寸」──它的高度是七寸;「曲盡其妙」──非常的逼真,很維妙,很像,很逼真。六祖就笑了,祂說:「汝只解塑性。」──祂說你只知道如何雕刻這個人的形象;「不解佛性」──對佛性你是不了解的;六祖就伸手去摩方辯的頂,講:「永為人天福田」──你還是當一個人天的法師比較好。

  「福田」就稱為「福田衣」,我們出家人穿的衣服就叫作「福田衣」,「永為人天福田」,就是做為一個人天的法師,這樣才是正當的,而不是屬於塑性,而是屬於你有佛性,教人家懂得佛性,這樣才是人天的師父啊!六祖就用祂的衣服去酬謝他。「方辯」拿祂的衣服分成三份,一份披在這個塑像上面,一份自己留下來;「一用棕裹瘞地中」──意思是有一份就放在地底下,發了一個誓言,以後得到這個衣服的,就是我再出世,「住持於此,重建殿宇」。「重建殿宇」──他以後出世的時候,會住持在這裡,而且會重建這裡的殿宇。

  這裡有幾個地方讓人家不明白,是把祖衣分成三份呢?還是六祖的內衣,隨便的一件內褲,分成三份?這個人家就不解。其實,不是將祖衣分成三份,六祖以後就不再傳這個衣缽,都沒有了。所以,應該是六祖的衣服,塑的像是六祖的像。不應該是達摩的像。所以這裡,弄不清楚的就是,這衣服到底是誰的衣服,是祖衣呢?還是六祖的衣服?六祖為他摩頂,這個誓言:「後得此衣,乃吾出世,住持於此,重建殿宇。」是六祖嗎?還是方辯?這就讓你搞不清楚了。
  這裡的文字寫得實在很low class,很低級,讓你看不出來。還有,時間的分別──「昨」是什麼時候啊?「昨於南天竺南印度,見到達摩大師,然後吩咐他(方辯)趕快往唐土。」「吾傳大迦葉正法眼藏」,這個「吾」應該是佛祖的「吾」,而不是菩提達摩的「吾」。菩提達摩傳法給大迦葉,有沒有搞錯啊?是佛陀傳法給大迦葉和付給祖衣,所以,這個「吾」也是搞錯了,應該是「佛」字,不應該講「吾」。若是「吾」,就是講「菩提達摩」。

  還有一個時間問題,這菩提達摩難道是千年的老妖怪嗎?祂傳法給二祖神光、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又傳給六祖惠能,那祂們全部都完蛋了?前面的五位都已經仙化了,結果菩提達摩還在南天竺,說「我傳法已經傳到第六代了」,那不是千年的老妖怪嗎?這個在時間上講起來應該不合理,如果菩提達摩已經成佛了,顯化祂的菩提達摩之身給方辯法師看,這還有話可說,可以講得通。但是,在佛法裡面有很多是講不通的,像在時間上,祂好像得到長生不老一樣,永遠都在啊!菩提達摩大師是西天第二十八祖,一直傳,從大迦葉、阿難,一直傳到菩提達摩,是第二十八代。傳到東土,達摩變成東土初祖,就是第一祖,然後再傳,傳了六祖。那時候卻居然還有人在南天竺,看到菩提達摩。你自己算一算,請問大家:「菩提達摩到底活了幾歲?」沒有人知道。事實上,我告訴大家,這在佛法可以說得過去,但是,在世間法上是說不過去的。
  在佛法上,祂所有的應化是非常特別的。我自己在講《密宗道次第廣論》的時候,第一次開始講,我就親眼看到,放著那如綿的光芒,真的是文殊師利菩薩化身成為宗喀巴大師。(眾鼓掌)能夠親眼目睹宗喀巴大師,就是我在美國西雅圖講《密宗道次第廣論》的時候,第一次講就親眼看見宗喀巴大師化光然後照射過來,以光來加持我講《密宗道次第廣論》。這是我的真實之言。在現代,能夠看見宗喀巴大師的,應該沒有幾個,我是其中的一個。(眾鼓掌)宗喀巴大師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啊?應該講起來也有五百年吧!五百年出一個大師啊!

  以前有講過,佛陀時代就出一個蓮華生大士,在阿難尊者時代就有蓮華生大士在。在蓮華生大士以後五百年,又出一個龍樹菩薩;龍樹菩薩再過五百年,出來一個畢瓦巴,然後是那洛巴大師。再來一個宗喀巴,再來一個盧勝彥。(眾鼓掌)總之,都是五百年,大略估計都是五百年。

◎所以,我能在五百年後看見宗喀巴,方辯就可以在南天竺看見菩提達摩。在佛法方面講起來,這個是可以講得通的,不是隨便講講的。

  以前,我講過一個笑話,有一個旅客坐在飛機上,他打開飛機的窗子一看,剛好看見一個很漂亮的湖。一個空服員走過,他就問她:「這是什麼湖啊?」空服員正在倒咖啡,她說:「我拿的是咖啡壺。」(眾笑)那個是不對頭的。這個是錯誤的接法。方辯能夠在南天竺看到菩提達摩,盧師尊在現代看到宗喀巴大師。(眾鼓掌)這可不是隨便說的,不像那個空中小姐隨便講,而是真實的看見,那個印象非常的深,非常的深,而且是看見,不是夢中見。
  有人講說:「我做夢看見。」不是講過一個笑話嗎?「你每個月薪水多少?」他說:「八百萬美元。」「哇!你是哪裡的總裁啊?」他說:「我不是。」「那你是做什麼的?」他說:「我做夢的。」當然,做夢的當然不算了。不過,我告訴你,在密教裡,只要你修學密教有成就的,都會有正夢。什麼是正夢?你在夢中所見的,會即將發生,都會有,夢中所見是真實的。只要你修到密教一個程度以後,一個很高的境界以後,你所夢的都是正夢,就是「夢瑜伽」。你知道「夢瑜伽」的話,所見的夢也是真實的。所以,師尊的看見,方辯僧人的看見,都可以在佛法講得通的。

  六祖當然也相信他見到了菩提達摩,所以,祂才能把祖衣拿出來給他看。在這裡面有一些實在說不清楚的在哪裡呢?舉一個例子。我們坐飛機的時候,機長都會講幾句話:「各位女士,各位先生,ladies and gentlemen,歡迎大家坐這一班次的飛機。」然後機長就會報告飛機「正在高度多少度,現在正在平穩的飛行,祝您一切旅途平安。」當機長講到說:「現在正在平穩的飛行」,忽然間,機長就叫了一聲:「唉唷!我的天啊!壞事了!糟糕了,弄成這樣子!」然後就沒有聲音了。機艙裡面旅客聽到了,「慘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大家聽到了,都在那邊緊張了。後來機長再講:「對不起!剛剛有一個空服員給我倒一杯咖啡,她給我倒到襯衫上面,飛機抖一下,燙到襯衫上面。」「唉唷!不得了了!壞了!我怎麼辦啊!」乘客嚇得要死,原來是倒了一杯咖啡。「我的襯衫是濕的。確實是濕掉了。」當中有一個乘客就站起來,非常生氣:「你襯衫濕了算什麼!我內褲都濕了!」我的意思是這樣,這裡面不清不楚的,機長講話不清不楚的,他想說:「唉呀!我的襯衫濕了,是咖啡壺把我弄濕的。」但他講得就好像機器壞了,engine(引擎)壞了,飛機起火了,這不能操縱了,使得乘客都很緊張,結果乘客的褲子都濕了。

  所以,講話要清楚。在這一篇文章當中,就是有幾個地方不清楚:「吾傳大迦葉正法眼藏。」這不應該講「吾」,應該稱為「佛陀」傳大迦葉正法眼藏,不是「吾」。「吾」是講菩提達摩嗎?菩提達摩傳大迦葉正法眼藏,那菩提達摩不是佛陀?所以,在這裡的這個「吾」字是有問題的。大家讀到這裡要注意一下,非常的含糊,和那個機長講話一樣,機長講話不清楚。《六祖禪經》裡面也有講話不清楚的地方,這個「吾」字是錯誤的。

  這裡面又講了,六祖說:「你試塑看。」──你好好的把那個塑像塑出來給我看看。是要塑誰啊?塑釋迦牟尼佛嗎?是要塑六祖嗎?還是要塑菩提達摩嗎?這裡就講不清楚了。這「高七寸」,常智!是塑六祖嗎?常智講,六寸是古代的寸,跟現代的寸不同。古代的寸跟現代的寸不同?這一點我沒有研究,但是他講七寸,不是六呎喔!是七寸,「可高七寸」,七寸多高啊?喔!我曉得了,三寸釘啦!以前講三寸釘,就是跟一個釘子一樣,這裡不清楚。「汝試塑看」,塑的是釋迦牟尼佛嗎?不是。塑的是菩提達摩嗎?不是。塑的是六祖嗎?你要講清楚,「你試塑『我』看看」,就是六祖了,少了一個「我」字。「汝試塑看」,塑什麼呢?講話非常含糊,真的實在是很糟糕。我看出裡面有很多很矛盾的地方,如「高七寸」,「七寸」就是如果我們現在講三寸釘,三寸釘就已經是很小了,七寸再比三寸釘高一點。

  「衣服分成三份」,這也是非常含糊,實在看不出來。有一個笑話,一條小蛇問一條大蛇說:「我們有沒有毒啊?」大蛇跟小蛇講說:「你問這個幹什麼?」小蛇就講:「剛才我吃東西,咬到自己的舌頭。」這就是矛盾,因為你身上再有多少毒,也不可能毒到自己的。所以,很矛盾,應該改成「汝試塑我看。」──你照我的形象塑一個像。好了,他塑的是非常的真。但是,這裡有講到:「你只懂得塑性,不解佛法。」就是,如這個蛇,毒蛇只懂得毒性,不懂得佛性;也就是講這雕塑的人只懂得塑性,不懂得佛性。

  六祖就伸手去摩方辯的頂:「你將來永為人天福田。」就是人天師、天人師。六祖當然是很稱讚他雕塑的像,所以祂希望他將來永做人天師。六祖就拿衣服酬他,在這裡又含糊了,又出毛病了,六祖拿衣服送給他,是六祖拿身上的法衣送給他,還是拿祖衣送給他?是佛陀的祖衣送給他呢?六祖「仍以衣酬之」,因為六祖正在洗祖衣,難道是馬上將祖衣就送給他嗎?還是拿自己的衣服給他呢?這裡沒有講清楚。

  常智,你說呢?是拿你的衣服給他呢?還是拿佛祖的衣服送給他呢?我也是認為嘛!因為祖衣太貴了,哪裡有隨便看到一個人,「你將來做人天師,我就把這個釋迦牟尼佛的衣服送給你啊!」後來有人解釋,是拿六祖的衣服,我也認為是拿六祖的衣服送給他的。這話在這裡沒有講清楚,是六祖將自己的衣服拿去送給他。

  師尊現在的衣服跟龍袍不太想要送給人,但是,對於有些需要的,我會將自己的龍袍送給他,或將自己的內衣送給他,當然內褲沒有送給他啦!我非常珍惜我自己的衣服。你確實對佛法有助益、有幫助的話,師尊將自己的龍袍、自己的衣服、法衣送給弟子,然後由弟子去使用,要對佛法有幫助。所以,不能隨便送。就好像碰到一個弟子來求,我就給他,若他是對佛法沒有幫助是不可以的。所以,也都是要看,是不是對佛法有幫助,才可以送給他。

  他(方辯)既然塑了六祖的像,非常微妙,六祖就送了祂自己的衣服給他,方辯就「取衣分為三」,他將衣服分成三份,一份披在塑像上面,就是在六祖的像披六祖的衣,一份自己保留,一份就埋在地中,亦發了誓言:「後得此衣,乃吾出世,住持於此,重建殿宇。」在這裡,又有一點含糊了,有的人以為這件衣服埋在這裡,將來得到這件衣服,就是「我重新出世」,這個出世是誰出世啊?是六祖出世嗎?還是方辯出世啊?有點含糊。其實,是方辯出世,方辯重新再來。他的意思是這樣講的,不是六祖重新再出世,大家不要會錯意了。這裡經常講錯話。

  我覺得這段文字好像得到狂牛症。有兩隻牛,一隻牛對另外一隻牛講,就是甲牛對乙牛講:「最近很流行狂牛症,我們最好不要受傳染。」乙牛就講了:「放心啦!我們不會被傳染的,因為我們是馬。」這個意思就是講,乙牛已經得到狂牛症了。

  所以,在這一小段文字裡面,很模糊,含糊不清楚,誰出世?將來誰要出世重建殿宇?是方辯。有一個「方便」的笑話,講給大家聽一聽,有一個人在路上走,突然間,他肚子攪得很厲害,想要方便。糟糕了!在馬路上哪裡有什麼可以方便的地方?他看到一個店,你知道「199火鍋吃到飽」,「哇!很好。」他就進去了。他走了一下,找找找,很緊張,一樓他找不到,他就乾脆上了二樓。二樓正在整修,喔!剛好他看到有一間廁所,廁所上面寫了幾個字:「整修中。請勿使用。」那時候,他實在是很急,急得不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蹲下來,發出一聲怒吼啊!終於,方便完了以後就變成很輕鬆。他慢慢從二樓走下來,一看,咦!剛才「199吃到飽」滿滿都是人啊!現在怎麼一個都沒有了?他就下來,走啊走!走到櫃檯他說:「有人嗎?」有一個人,那個經理就抬頭起來。他說:「還好你現在才來,剛剛有黃金從二樓下來,然後經過電風扇,哇,黃金滿天飛啊!所有人都跑掉,還好你現在才來。」我們要方便的時候也要注意啊!寫著「整修中。請勿使用。」底下是空的,底下是電風扇在轉啊!

  所以,我說這個法師啊!取名字叫作「方辯」,是不太好的。怪不得這一篇文章亂七八糟的。是誰寫的啊?是祂的弟子寫的?不清不楚啊!師尊如果遇到祂(指六祖)的弟子,會講:「你以後寫《六祖禪經》啊!不要把我寫得這樣子嘛!寫得清楚一點嘛!」對不對?「你知道我不識字啊!你怎麼搞得你懂得字的也寫成這樣子?」常智!以後你要跟他講,叫他寫清楚一點。我有一尊六祖的塑像,非常像你啊!就放在彩虹山莊的office裡面。每一次人家去參觀我的office,我都會拿下來:「這是六祖惠能,長得跟我們常智上師一模一樣!維妙維肖。」非常的巧。

  我們不能學大象。有一個大象的笑話,大象走一走,突然被蛇咬了一口,大象追牠,追追追追追,蛇就鑽到洞裡面去了,牠一腳踩過去,踩到那個洞,沒有踩到蛇。大象就很火,一直在那裡等等等,等那隻蛇出來,等到晚上,終於有一隻蚯蚓爬了出來,大象就把牠踩了一頓:「嘿!你爸爸藏在哪裡去了?」我們不能這樣,要認對人,一定要認對人才可以講。
  什麼事情都要認清楚方向才可以修行,認清楚是不是佛法,認清楚是不是正法,認清楚是不是密法。密法有要素的,有觀想,有持咒,有入三昧地。我昨天不是在黃帝雷藏寺裡面講了嗎?我說我們不但可以做「外護摩」,也可以做「內護摩」,也可以做「密護摩」,也可以做「祕密護摩」。其實,供養就是offering,分很多種。

◎在密教裡面,生活當中都是瑜伽。我講了,食瑜伽、eat瑜伽,就是你要把虛空中的智慧本尊觀想出來,再把你的上師、本尊、護法都觀想出來,在虛空之中,然後接近你,化為光點,由中脈進到你的心中,你心中的八葉蓮花開放,坐著你的上師、本尊、護法,然後觀想你的舌頭變成「嗡」,喉嚨是「阿」,心際是「吽」,然後將你的手變成像護摩的爐,藏密護摩、小護摩都有護摩加油用的一個瓢子,可以裝油的,將它打開,油就會流下去,將自己的雙手觀想成為護摩的工具,然後唸「嗡。阿。吽。」舌頭「嗡」,喉嚨「阿」,心際「吽」,當你吃了東西下去,就等於在供養你的上師、本尊跟護法,這就是「食瑜伽」。(眾鼓掌)

  所以,你要看,什麼是真正的密法,是食,飲食、穿衣、住、行都是瑜伽,甚至於做任何事情都是瑜伽;甚至於用一切時,一切分,一切秒,都是在修行,沒有空過。(眾鼓掌)任何事情都是在聚集資糧,你自己本身就是資糧主,為什麼?因為你修的每一個分,每一個秒,都沒有空過,全部在利益眾生,全部在供養佛、法、僧,供養上師、供養本尊、供養護法,這是真正的瑜伽;甚至你有很快樂的心情,你將快樂的心情也供養給你的上師、本尊、護法,(眾鼓掌)不只是吃飯而已。當你看到美妙的衣服,你也可以供養給你的上師、本尊、護法;你看到美妙的飲食、七珍八寶,你都可以供養給你的上師、本尊、護法。你的眼睛所見,耳朵所聽到美妙的音樂,都可以供養,甚至你抓出一把泥土,觀想成為「食子」,什麼叫「食子」?藏語的「食子」就叫「多瑪」(Torma),一切的東西,你拿起來觀想成為「食子」,它就是「食子」,你將它供養你的上師、本尊、護法,隨時隨地都在聚集你上天的福糧、資糧。這樣,你自己就是資糧主啊 !自己就是豐財菩薩。(眾鼓掌)
  密教的修行沒有一樣東西不是修行的;沒有一件事不是修行的;每一件東西。全部都是善的,將它轉化成為善的,然後全部供養給你的上師、本尊跟護法,這樣修行就是正確的瑜伽士。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