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惟有大根器者能當下得道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惟有大根器者能當下得道 2011/07/16

蓮生法王2011年7月16日台灣雷藏寺金剛亥母護摩法會法語開示

  《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隍聞是說,徑來謁師。師問云:「仁者何來?」隍具述前緣。師云:「誠如所言。」(一本無此三十五字。止云:師憫其遠來,遂垂開決。)隍於是大悟,二十年所得心,都無影響。其夜河北士庶,聞空中有聲云:「隍禪師今日得道。」隍後禮辭,復歸河北,開化四眾。

※ ※ ※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護摩主尊金剛亥母多傑帕母本尊。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我的父親盧耳順大德、我的妹妹盧勝美、三妹盧幗英和her husband,宗委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立法委員張國鑫立委、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我的大學同學朱金水先生、陳澤霞女士,財團法人賴樹旺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李滿春先生、香港傑出企業家家雷豐毅先生、印尼傑出企業家張國強先生及夫人、印尼傑出企業家關家志先生及夫人、聯合報系北美《世界日報》張心慈小姐、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林千代嘰哦桑弟媳方貴美女士,另外,還有很多貴賓,大家午安,大家好。(眾鼓掌)

  今天,我們的護摩主尊是「多傑帕母」,在藏文,所謂「多傑」就是「金剛」,「帕母」就是「亥母」。所以,我們今天唸的咒語是屬於「名咒」,「名咒」的意思,是唸祂的名:「嗡。多傑帕母。梭哈。」,「嗡。多傑帕母。吽呸。梭哈」,就是加強祂的力量,發揮祂的力量。「吽呸」,是將祂的力量發揮出來;「梭哈」,就是成就;「多傑帕母」就是「金剛亥母」,也就是「宇宙之間所出生的金剛亥母,請發出你的力量,圓滿一切。」這個咒語就是這個意思。

  按照佛陀所傳下來的,在佛法裡面,「咒語」有所謂的「名咒」,就是唸祂的名,譬如「嗡。摩利支玉。梭哈。」就是名咒,是摩利支天的咒,就是在唸祂的名,「嗡。摩利支玉。梭哈。」咒語有分為祂的「功德咒」、「心咒」跟祂的「名咒」。另外,「嗡。咕嚕咕咧。咄利。梭哈。」就是唸祂的名咒,「咕嚕咕咧」是佛母的名,「咄利」是祂的本地,「梭哈」是圓滿,「嗡」就是宇宙所出生的咕嚕咕咧佛母,祂的本地是在西方極樂世界,圓滿了祂的一切成就。

  很多咒語是很有意思的,很多是名咒。「嗡。多傑帕母。吽呸。梭哈。」就是唸祂的名咒。另外還有「心咒」、「功德咒」,像我們唸「嗡阿吽。別炸。咕嚕。貝嗎。悉地。吽。些。」在這裡面有功德,「別炸」就是宇宙之中最有智慧的,「咕嚕」就是老師,「貝嗎」就是蓮華生大士,「悉地」就是祂的佛國,成就,這個「些」字,也是代表祂的本地,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都是用「些」字。

  在美國,你到處去給人家說:「shit!(與「些」字諧音)」那就不好了。因為美國講「shit」就是「Poo」的意思。Poo就是大便。美國人在罵人,有時候講“Shit on you!”(眾笑、師尊笑)“Shit on you!”這是罵人的。但是,罵人的也是咒,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阿彌陀佛的淨土就是用「些」字代表,就知道祂的來源。我們今天修多傑帕母、蓮華生大士和先東瑪,「先東瑪」就是獅面空行母。「嗡。先東瑪。梭哈。」就是獅面空行母的名咒,「嗡。先東瑪。吽呸」──發揮獅面空行母的力量。這三尊都特別,因為祂們都拿著「卡倉卡」,叫作天杖,在藏文就是「卡倉卡」。祂們都持著這個杖,代表著權威。獅面空行母、蓮華生大士、金剛亥母,這三尊的威力無窮。

獅面空行母威力很大,祂上面的師父,就是金剛亥母,而金剛亥母的最上面的、最高的,就到了般若佛母,一切空行母的總司令就是般若佛母,由祂所分出來。

  拿著三個天杖的,有蓮華生大士拿天杖──「卡倉卡」,多傑帕母,祂拿著天杖,另外,獅面空行母也拿著天杖,祂們的本源都是一樣的。

  這一尊金剛亥母,在祂的化身之中啊!祂可以幫助密教所有修行人的拙火成就。(眾鼓掌)所以,祂有一個法,就是「金剛亥母拙火定」,祂代表拙火,代表著短「阿」字。你看金剛亥母的姿勢,右腳翹起來,左腳站立在蓮花座上,站立在你的下丹田的「三角宮」,再由短「阿」字變化成為金剛亥母,由祂來生起一切的拙火。祂是屬於「母續」的,在藏經裡面,所謂「父續」的經典是屬於「方便」的,「母續」的經典是屬於「智慧」的,所以金剛亥母是母續的代表。我們要生起拙火非常的不容易,必需要祈求金剛亥母,由短「阿」字化為紅色的法身的金剛亥母,再以金剛亥母的法力產生紅、熱和光。由祂生起了拙火,然後來通我們每一個人中心的中脈,這叫作「金剛亥母拙火定」,在密教裡面是很重要的。由三角宮之中的短「阿」字化為金剛亥母,以金剛亥母的加持力,讓你的中脈變成紅色的、發熱的、有光明的。因為亥母的生起,所以使你的中脈能夠通,這個就是屬於「金剛亥母拙火定」的修持方法。

  今天的護摩,剛剛開始的時候,金剛亥母就到了。(眾鼓掌)所以,我們今天的護摩火燒得特別的旺盛,從頭至尾,亥母來助,祈求金剛亥母來幫助我們所有的眾生,令幽冥眾等往生阿彌陀佛的淨土;以火來燒盡我們的煩惱跟我們的病業;以祂的紅色來加強我們對眾生的敬愛;以紅色的火來燒除所有的煩惱跟我們的業障,息災啊!以紅色的火消除了所有的災難以後,會增加我們的福分跟增加我們的智慧。(眾鼓掌)亥母的法力、獅面空行母的法力和蓮華生大士的法力,是眾所周知的,祂們都能夠降伏所有的怨敵。(眾鼓掌)

  今天,我很感謝我父親,他蒞臨會場。(眾鼓掌)今天是中國醫藥學院醫院的副院長,特別准許他出來參加這個法會,跟大家say一個hello。(眾鼓掌)他身體也有病,年紀大了,難免有病,希望金剛亥母能夠加持他,讓他的病業早日消除。(眾鼓掌)他是抱病來參加的。他是住院中,主治醫生不敢讓他出來,而是副院長特別保證,讓他出來一下子就得趕快回去的。所以,他的精神也是令人可佩。(眾鼓掌)

  我們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智隍,是一個修禪定的人,他幾乎到了四禪的境界。智隍聽了玄策跟他講,他覺得有道理。他聽到玄策的話以後他就「徑來謁師」──直接就來參見六祖。「六祖問云:『仁者何來?』」──你是從哪裡來啊?智隍就講他的緣分。他是在五祖那裡修行,修禪定已經修到四禪。六祖就講:「就如同你所講的。」修禪定的時候,四禪最高的境界,叫作「非想非非想處天」,這是最高的境界。四禪最高天就叫「非想非非想處天」,「非想」就是不想,「非非想」就是不不想。這「非想」,就是「沒有想沒有沒有想處天」,是最高的、最細心的一個境界。六祖講,「誠如你所說的」,你只要心如虛空,不著空見。這不著空見就很難了。

  那天有位田德師兄,他拿了一個射箭來給我看,他說:「非善非惡,不是善不是惡。」他講說,他的是「沒有善,沒有惡」,這就不行了。因為,「沒有善,沒有惡」,就是「空見」,「不著空見」是很危險的;「沒有善,沒有惡」,就沒有因果。沒有因果是違背佛法的。因為,善跟惡都是因果,你講「沒有因果」,就是「沒有善,沒有惡」,這個是屬於「空見」。六祖所講的「不思善,不思惡」,祂不是跟你講沒有善,沒有惡喔!是講那一個時候,心中如虛空,不要去想善的,也不要去想惡的,但是,是有善惡啊!只是你不要去想而已啊!不是沒有善惡啊!你把它變成「沒有善,沒有惡」,就是「空見」;而「不思善,不思惡」,就不是「空見」,差別在這裡喔!所以不要錯了,田德師兄,我跟你講,「撥無因果」是會墮地獄的。

  以前,也講過一個故事啊,有一個修行五百年的狐狸來見一個禪師,說:「我到底錯在哪裡?為什麼我會變成狐狸?」禪師說:「你就是講『沒有善,沒有惡,撥無因果』。」應該要「不昧因果」,因為是有因果的。你「不昧因果」,就是對你本身來講,認得是有因果的,只是你自己要想辦法,將善因跟惡因都解除,這叫作「不昧因果」,而不是「撥無因果」。這一點是很重要的。這個「空見」是在這裡。如果,你的「應用無礙」啊!沒有什麼障礙可以障礙你,任何事情都不會障礙到你;「動靜無心」──不管你做動的,你去幫助別人、利益眾生;或者你做靜的,你入於虛空之中,你都是沒有心的。

  你做了很多的善事,也是無心而做;你進入禪定,也是無心而入禪定。「凡聖情忘」──你忘掉什麼是平凡的,什麼是聖賢,這個統統都將它忘掉。「能所俱滅」──你的能力,你的無所住、無所為、無所謂,統統都是靜止的。「俱滅」──就是停止在這個零的空間裡面,俱滅啊!「性相如如」--你的佛性,你的真實的真相、真如,完全都是這樣子在應用之中。「無不定時也」──任何時候都是這樣子,就是自在如如的這一種現象。

  經文到這裡就省下來不講了,在《六祖禪經》這一本書裡面,六祖講到這裡的以下三十五字,統統刪掉,為什麼刪掉三十五個字呢?這個括弧表示,從這三十五個字裡面,就是六祖憐憫他從遠地而來啊!祂給他開解。六祖講出什麼叫作「開悟」,什麼叫作「見道」,什麼叫作「證道」,三十五字裡面,講得很清楚,講給智隍和尚聽。這三十五字在《六祖禪經》裡面刪掉,這三十五字只有師尊知道。(眾鼓掌)所以要開悟啊!是你已經到了四禪,我才講給你聽;你不到四禪,沒有到「非想非非想處天」,你想進入「四聖界」,很難!所以,四禪比丘也一樣墮入地獄的。修行到了「非想非非想處天」,到了最細心的時候,經過開悟者為你點破,像六祖給智隍點三十五個字,他就大澈大悟,這裡寫著「智隍於是大悟」,馬上大澈大悟。「二十年所得心」,他二十年在修禪定,認為他已經得道了,其實根本不影響你開悟、不開悟,根本不影響,「都無影響」啊!當天晚上,「河北士庶」,當天晚上在河北所有的當官的跟老百姓,都聽到空中有聲音,發出聲音在講:「智隍禪師今日得道」──今天才算得道。

  智隍到最後辭別了六祖,又回到河北,那時候,他就能度四眾的眾生。二十年來,他修四禪,一天到晚都在禪定之中,沒有利益眾生,沒有度化眾生。直到他在六祖那裡,聽了三十五個字,他馬上大澈大悟。回到河北,他去度化所有的眾生。這個是智隍和尚,自聽了六祖的開悟偈、開悟的話,終於他大澈大悟。

  所以,六祖要點化人,也要看是大法器還是小法器。為什麼這三十五個字不能講,原因在哪裡?原因在大根器、小根器、中根器。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法器,只是有的人是小根器,有的人是中根器,有的人是大根器。像智隍這種人就是大根器。我舉一個比喻,像大海一樣,是大根器。西北雨下得很快,連下三個小時的話,馬上淹大水。如果,它落在大海上,沒有關係,不會淹大水;雨下在大海,它不會淹大水。今天,西北雨下兩、三小時,如果是下在高雄,高雄就淹大水,下在台中,台中就淹大水,下在台北,台北就淹大水,為什麼?因為它們不是大海,只是小溪、小河、小湖,一定氾濫成災。為什麼三十五個字不能講,要刪掉?原因就在這裡,講出來的話,小根器、中根器全部淹大水,你們都完蛋,從此退失道心。只有大根器,心如虛空的人,才能接受這三十五個字,因為,他是大海──大根器。中等的河、湖是中根器,小河、小溪是小根器,他們不會相信這三十五個字的。所以不能講。

如果,你們自認為你們已經修到「非想非非想處天」,就來聽這三十五個字;如果,你沒有修到「非想非非想處天」,要解破什麼叫作「開悟明心」、「見性成佛」,那還早得很。

  所以,我們每一個人要修行,修到心如虛空,能夠容忍一切。師尊也能容忍一切的。我也知道,我隱居的時候,北部有人藉我的名;然後我沒有回台灣的時候,中部也有人藉我的名;我也知道。現在南部也有人藉我的名,講說「師尊要隔空給你們大圓滿灌頂!」然後收錢,相信他的他都收錢。他又講「師尊常常在他的旁邊,他隨時可以到師尊的家!」如果有人能夠隨時到我的家的話,我真的很欽佩他!因為師母這一關就通不過。他說我現在新的家,他隨時可以來!咦?這個新的家只有兩支key,我一支key,師母一支key,鑰匙叫作key。我們回家,每一次都是用師母的key,我那一支key都還沒有用過呢!(眾笑)他哪裡來的第三支key,隨時可以到我家?同時,他也會隱身術啊!像摩利支天一樣,會隱身。師母一進去,我一進去,他就混進來,那是他厲害,他會隱身啊!我們看不到他。一向都是師母在開門,我的key還沒有用過,他說隨時可以到我家,唬得同門團團轉。他叫一個人來問我,說這個人超度了嗎?我說超度了,因為我對每一個人都講說超度。因為我每天超度的人有多少,名字都記不住啊!(眾鼓掌)來問我,你一定是有報名超度,我當然講「超度了」,我不會講「還沒有超度」,那不對啊!你也來主祈超度,當然我幫你超度了啊!至於你錢給他,那是你跟他的事情啊!

  我覺得台灣有一個不好的地方。我認為台灣真的是寶島,我不敢說批評台灣,但是,詐騙集團啊!我的媽!每天都有電話打來跟我講:「要將你的電話切斷。」我連家裡的電話號碼我都不知道,我在家裡接到電話,師母不在我就接。師母在,我就不接。他說:「你沒有付電話費,要把你切斷。」「你要按幾個號碼,按哪一個號碼就可以……」我說:「我從來不會按號碼的。」算了,把它掛回去。回來一問,原來是詐騙集團。(師尊笑)噢!台灣的詐騙集團實在是嚇人!天天都有詐騙集團打電話來。他說:「你的孩子在我那裡!」我說:「我的孩子在你那裡,你那裡是哪裡啊?」(師尊笑。眾笑)他說:「你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嗎?你看,哭給你聽!」那哭聲就是baby的哭聲。我問說:「你是哪裡打來的電話?」他也不講。他說:「你聽,那是你孫子的哭聲!」我說:「欸?沒有那麼小吧!」一定又是詐騙集團。受不了,受不了,台灣真的是騙子太多,詐騙集團也多,大家小心受騙。

  你要供養師尊,來雷藏寺拿給我就行了嘛!(師笑。眾鼓掌)對不對?你交給我們的老實和尚常智也可以啊!那是老實和尚啊!(眾鼓掌)還有幾個也可以信任的,蓮寧也可以信任的,蓮哲也可以信任啊!蓮栽也可以信任啊!蓮悅也可以信任啊!對不對?我們有很多老實的上師嘛!其他的上師我沒有看到,(師笑、眾笑鼓掌)所以沒有講,有看到的才講,對不對?你直接交給我就可以了嘛!我每天就在那邊簽書,你直接交給我不是很好嗎?何必交給別人呢?再轉一個手這樣子,再轉過來。轉一個手,那個手就不見了。

  另外,(南部)那個人還講,他經常跟我講電話,經常打電話,我們可以互通消息的。你不要冤枉我啊!我如果跟你講電話,給師母知道的話,不是死了嘛!不要冤枉我啊!大人,饒命啊!而且,他跟別人講電話,別人還聽到他說「師尊在他的旁邊」,這招是夠高明了!原來他放我的錄音帶啊!當然我在他的旁邊了,聽到我講話的聲音啊!人家講電話,我是不會出聲的;你在講電話,我再跟你講話,那是不禮貌的行為啊!師尊也懂,人家在講電話,我是不會出聲的。不要再被他騙了!我的天啊!「大圓滿灌頂」?到現在所有真佛宗的上師,沒有一個受過大圓滿灌頂的,包括所有一切的人,真佛宗五百萬弟子都還沒有人受過大圓滿灌頂的。不要被騙了!(眾鼓掌)「二灌紅白花」,沒有幾個,沒有幾個,「三灌無上密」,是「觸灌頂」,「二灌紅白花」、「三灌觸灌頂」,「四灌是大圓滿」,五百萬弟子中,還沒有一個。什麼叫「大圓滿灌頂」?告訴你,「大圓滿灌頂」就是承認你已經超凡入聖了,才給「大圓滿灌頂」,(眾鼓掌)哪那麼容易啊?不要被騙了!我聽了,差一點沒昏倒。台灣騙子實在是太多了,台北也有,台中也有,就是北部也有,中部也有,南部也有。

  還有說,師母從日本回來,交給他一箱孔雀明王的珍珠念珠,所以,他在賣孔雀明王的念珠。喔!師母還需要賣孔雀明王的念珠嗎?她那麼貪財嗎?還需要嗎?你多少年沒有去過日本了?(師母答:「十一年。」)她十一年沒有去過日本了!什麼時候去日本買孔雀明王的念珠給他?剛好有Japanese master靜香上師在這裡,妳有沒有交給師母孔雀明王的念珠?沒有啊?不是妳!另外一個master呢?Do you buy the念珠 for師母?真的,有人藉師母的名義賣孔雀明王的念珠。

  真的,我看我快保不住了。我有三不入,第一個警察局我不入,第二個法院我不入;第三個監獄我不入,看起來,我會被抓去關啊!因為我是共犯啊!他完全是藉我的名字來詐騙啊!藉我跟師母的名字來詐騙啊!請大家要有理智一點!以後給供養,直接交在我的手上。(眾鼓掌)不然交給我的侍者,這個老實和尚請站起來,蓮寧上師、蓮哲、蓮栽,這都是比較接近的啦!有些是他們很遠的,距離比較遠的。像蓮悅上師,在台灣的,也可以啦!他們都是老實人,他們都是很老實、很實在的。你們不要看我,我沒有看到你們,有些是距離比較遠一點。比較近的就是蓮寧啊!常智啊,蓮哲、蓮栽啊!就是比較近一點的,經常在見面的。

  關於六祖這一段話,我稍微跟大家提一下。師尊也不一定很長久住在世間,所以,被利用的時間不是很多。因為我也不想長壽,我只想說法,精彩的活過這一生就可以了。(眾鼓掌)有一個人到醫院裡面,跟醫生講他要求能夠長壽,醫生跟他講:「你有沒有戒酒啊?」他說:「有,我戒酒。」再來,醫生又問他:「你有沒有戒色?」他說:「有,我也戒色。」「那你也不常吃肉吧?也是吃素吧?」他說:「對啊!我也戒肉啊!也吃素啊!」醫生就問他:「那你既然也不好酒,也不好色,也不好名,也戒肉也吃素,那你長壽幹什麼?」師尊也是一樣。

  持戒的人,為什麼要長壽?法已弘了,弘了法,法輪已轉,活得精彩,就可以回去了,我不需要長壽。我們也不貪心,師尊也不貪心。師尊現在所住的就是像這樣子一個角落,龍邊法師坐的地方和壇城圍起來的地方,這樣的一個小房間,現在真正住的,這樣的一個小房間,我也不貪心。師母也不貪心。我們都很滿足了。

  不貪心也有一個笑話。有一個乞丐,他放一個碗在前面,人家走過來就丟錢。最近學佛的人很多,所以,發慈悲心的很多,就丟了很多錢,都滿起來。他又去買了兩個碗,中間一個碗,右邊一個碗,左邊又一個碗,三個碗。人家來,說:「咦?你怎麼變成三個碗了。」他說:「現在我雖然是一個乞丐,但是最近生意好得不得了。我現在開兩個分店了。」分成三個碗,開兩個分店。師尊從來一個人說法,也不能分身,也不開分店,也沒有說早上在哪裡說法,中午在哪裡說法,晚上在哪裡說法,不行的,不可以的,也不能這樣子拼啊!說法就是「集合大眾一起說法」。像每個禮拜六下午三點說法,不開分店,這是證明師尊、師母本身都已經很滿足了,其實也不用給供養。少少,少少啦!意思意思,不收你們供養,說「師尊看不起我」,那只好收了。有時候,說「師尊,你不收我的供養,表示你沒有加持我!」這種很麻煩。所以,你們供養也不必很多,意思意思就可以了。如果有人開口跟你講:「我要交給師尊的,師尊要拿很多的。」那個一定是假的。記得!不要被騙了!師尊永遠是隨意的。(眾鼓掌)

  師尊也不會打人,因為小時候被打,打打打打打,我知道打的痛苦。所以,師尊也絕對不會打人,也不會教你去打人,打人是不好的,打人就等於打你自己啊!你不是眾生平等性嗎?怎麼可以打人呢?不可以的。講一個笑話吧!媽媽跟她的女兒吃完晚餐以後,在廚房洗碗,爸爸跟兒子就在客廳坐著。突然間,聽到廚房有呯呤嗙啷的聲音,是碗打破了。再來,就沒有什麼聲音了,很寧靜。兒子就講話了:「一定是媽媽打破的。」爸爸就問他:「何以見得?」「因為如果是女兒打破的,媽媽一定會碎碎唸,說不定一巴掌就打她了,所以,一定是媽媽打破的。」打人是不好的!

  父親、母親也不可以仗勢欺人啊!當了父母也不可以打小孩,用道理來講比較好。有一個父親跟兒子對談,兒子跟父親講:「是不是父親的知識永遠勝過兒子呢?」父親回答:「當然。」兒子就問了:「那麼電燈是誰發明的?」父親就講:「愛迪生發明的。」愛迪生發明電燈,兒子又問父親:「愛迪生的父親為什麼沒有發明電燈呢?」父親也不可以仗勢欺人啊!我從來不打小孩,師尊從來不打小孩。因為,我從小被打到大。所以,不打小孩。當父親的,當阿公的都不可以隨便打小孩,有道理就用道理講,父親的見解也不一定對,兒子的見解雖然不對,但是,要跟他講道理。有時候,要講道理比較好。

  師尊講的是平等的法則。有一個強盜去搶銀樓,銀樓老闆嚇得要命,他就將很大一顆的鑽石戒指交給強盜。強盜說:「這個太貴了我不要。」銀樓老闆很奇怪啊!怎麼搞的?你會不要呢?「我搶來的是給我的未婚妻的,未婚妻知道我有沒有錢啊!至少你也拿一個跟我身價差不多的鑽石,我買得起的,你給我,我就給我的未婚妻。」這是平等啊!這個人能夠買多少克拉的鑽石,就給多少克拉的鑽石。法也是一樣的。

師尊傳法不能越軌,應該傳多少法給這個人,就是傳多少,傳一克拉的就傳一克拉,傳兩克拉的就傳兩克拉,傳三克拉的,甚至傳十克拉的,像那個明心見性的,十克拉的。你若是大根器,你禪定能夠見虛空,你能夠「非想非非想」,我就傳你十克拉的鑽石。

  若你是小根器,你就當碎鑽好了,在旁邊撿碎鑽;甚至沒有根器的。什麼是沒有根器的?是師尊的弟子,來都沒有來的,根本沒有根器啊!我如何傳給你啊?連碎鑽都沒有的,都撿不到的。

  所以這裡,智隍和尚是大根器,得到六祖的許可,給祂十克拉的鑽石,不能講出來,因為講出來就會被人家偷掉。祂得到十克拉鑽石,大澈大悟的時候,虛空中就有聲音講了:「智隍和尚,今日得道。」當初我得道的時候,所有的佛菩薩、空行勇父、空行母,十萬空行母都在虛空中呼喊。(眾鼓掌)只要你得道,虛空中就有發出聲音:「某某某,你已經得道了。」這時候,你才是真正的得道啊!所以這個「大圓滿灌頂」,不是那麼容易灌的,不是那麼容易的。甚至於三灌,都要證明你自己已經證到空性了,你已經得到無漏,那是「觸灌頂」。三灌都沒有幾個,何況是四灌?

  真的事情很少,假的事情蠻多的。一個八十歲的老頭子娶了二十歲的新娘,他們終於有了孩子。八十歲的老翁說:「我早已經不來了,為什麼還有孩子呢?」他就要妻子去檢查小孩子的DNA。這醫生看到他要來檢查DNA,就講一個故事給他聽,有一個八十歲的老翁,他只是拿一支水槍,延著路邊走,突然間,有一隻猛虎出現,很大隻的老虎出現,他用水槍打老虎,「咻!咻!」兩聲,那個老虎竟然死掉了。醫生說:「喔!八十歲的老頭子很厲害!」八十歲的老頭子講說:「我才不信哩!那一定是有人從後面放槍打那隻老虎,老虎才死掉的。」醫生說:「咦?你也蠻聰明的嘛!那還要檢查DNA幹什麼?」一定有人在後面打冷槍,「砰!砰!」把那隻老虎打死了。他的「咻!咻!」竟然能打死老虎,那才奇怪呢!我的意思是這樣子講,假的事情特別多,真的事情特別少,師尊講的是真法,真正的佛法。(眾鼓掌)

  你們不要到外面去受假法欺騙啊!「三分鐘給你通中脈」、「三分鐘給你開五輪」、「三分鐘,這一世即刻就可以開悟」。有人掛一個看板(招牌)很大,「即刻開悟,一世解脫!」我都看到那個看板很大,「即刻開悟──你來我這裡,我就給你即刻開悟!」六祖都沒有辦法給你即刻開悟啊!他憑什麼給你即刻開悟?我也沒有辦法給你即刻開悟啊!除非你是非常大的根器,達到「非想非非想處天」。你靜坐能夠達到那個境界,你已經進入虛空,你身子化為虛空了,你只要不執空見,發菩提心,在利益眾生,我讓你即刻開悟,除了這樣的人可以即刻開悟以外,其他的人哪裡能夠即刻開悟?一定是收錢的!

  誰給你通中脈啊?除了你自己能夠通中脈以外,人家只能夠加持你通中脈,加持你比較快一點,而且,你自己也要修行才能通中脈啊!你不修行,光憑加持,能夠通中脈嗎?加持只是一點熱力給你,讓你產生熱力。你自己運用那一股熱力,修拙火,你才能夠通中脈,修氣,修脈,修明點,修拙火,修淨光,修幻身。你修了幻身,才能夠進入「非想非非想處天」。所以,你看街上,那個擺攤子的:「三分鐘,通中脈」,他給你按一按,你就覺得,喔!身體好像輕起來了,真的中脈通了!只要通了中脈,你就可以看到「陽焰」,什麼叫作「陽焰」?太陽光以外的光。你也就可以看到螢光,明點的螢光在你眼前出現,你就可以看到火,眼睛一閉,或張開,中脈的火就出來,看光,看火,看陽焰,看螢火,你都可以看得見,那就是中脈通的通相;看不到的都沒有通中脈。

  假的真的很多,像假鈔一樣啊!我常講,檢察官問一個印假鈔的:「你為什麼印假鈔?」他回答的很乾脆:「我不會印真鈔。」有人印假鈔,還印台幣一百五十塊?有夠笨,你要印一百塊的才有啊!哪有一百五十塊的?印假鈔他還印一百五十塊,因為,多五十塊可以好用一點。都是假的,看得出來的!而且,假鈔還有用畫的。我們講的,畫家「畫山畫水」,靠嘴巴來賺錢的,都是假的,沒有真實的功夫。你看不出那是假鈔嗎?五十塊錢你看不出來嗎?他用畫的,就是用嘴巴講的,你看不出來嗎?他有沒有真實的功夫啊?

  講實在話,六祖就只能夠對像智隍和尚這樣的人講開悟的話,讓他大澈大悟,只有這樣三十五個字。但是,在書裡面刪掉了。你沒有四十年的功夫,像師尊修了四十年,而你才剛出道,就開悟了?看他的行為就知道了。師尊從來不打人,師尊也從來不罵人,師尊也從來不給人家拿很多錢、不規定錢,若規定錢的就有假。對於富有的多拿,倒沒有什麼話說,對於沒有錢的也拿,有智慧的你也拿,你這算真實的嗎?學佛的人,本身是沒有貪的,沒有瞋的,不會生氣。有人講:「師尊你是不是生氣了?」No,我從來不生氣的,不生氣的。不貪、不生氣、不瞋、不愚癡,有智慧的,講出來必須要有智慧的。你懂得佛理你就會有智慧,連這一點佛理都不懂嗎?若是不貪、不瞋、不癡,這個人你可以相信;若是貪、瞋、癡的人,你千萬不要信。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