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佛性本然 禪性無住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佛性本然 禪性無住 2011/07/09
蓮生法王2011年7月9日台灣雷藏寺金剛持菩薩護摩法會法語開示

  《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禪者智隍,初參五祖,自謂已得正受。菴居長坐,積二十年。師弟子玄策,游方至河朔,聞隍之名,造菴問云:「汝在此作什麼?」隍曰:「入定。」策云:「汝云入定,為有心入耶?無心入耶?若無心入者,一切無情草木瓦石,應合得定;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識之流,亦應得定。」隍曰:「我正入定時,不見有有無之心。」策云:「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隍無對,良久,問曰:「師嗣誰耶?」策云:「我師曹溪六祖。」隍云:「六祖以何為禪定?」策云:「我師所說,妙湛圓寂,體用如如。五陰本空,六塵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亂。禪性無住,離住禪寂;禪性無生,離生禪想。心如虛空,亦無虛空之量。」

※ ※ ※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第六金剛持金剛薩埵,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今天的貴賓,我的父親盧耳順大德、我的大妹盧勝美、我的大學同學李林德、朱金水、陳澤霞,台中農田水利會股長林秀卿女士、中國真佛宗密教總會會計師李滿春先生、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台中市政府社會局長王秀燕女士、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台中木棉花關懷協會創會理事長陳蕙美女士,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很多在座的貴賓,大家午安,大家好。(眾鼓掌)「Domo Konnichiwa」(日本語:大家好),Japanese master is here,「大嘎好」(廣東話:大家好),很多講廣東話的同門也來到這裡。

  今天在說法開示之前,我們先請一位真明堂的師兄,他有很奇異的驗證,我們希望他出來講一下,講的時候,簡單、扼要、明白、刺激,希望大家能領會。(眾鼓掌)

(上台者李義業師兄、李楊春苓師姐、真明堂堂主丁以明師兄)

  李義業師兄:師尊、師母、各位上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先借用師母上禮拜講的一句話:「別的宗派沒有的,我們的宗派是有的」。從輪迴到出生,我自己親身經歷過,如果我在說這個故事的時候說不下去,我請我的師姐接著幫我說下去,不用講,這是我很心痛、很難過的事情。今天,我願意說出來,是我們的師尊給我的指示。

  首先,要講這事之前,我先講個人的宗教活動經歷,我參加過一貫道,之後皈依師尊。而在師尊歸隱的這幾年當中,我又參加了中台禪寺,後面所講的跟這些有一點點關係。剛開始,是我的一個員工林昭治師姐,有一天,她到我的工廠來跟我家師姐說,師尊給她夢示,請她到工廠來上班。之後,我認識一智同修會的樂智上師。

  去年的四月八日,早上的九點二十分到九點三十分之間,我在倒車當中,我的孫女被我的車壓死了。當時在東森新聞下午四點之後,二十四小時不斷的播報,我看了心裡也很難過。事情發生之後,在當天早上,林昭治師姐馬上打電話請樂智上師來處理這事情。很快的,第一時間,樂智上師就到醫院做封眼、封鼻等這些事情,有些名詞我不是很清楚,不太會講;接著,再到我的工廠,做了一場超度的法事。法事當中,有照片出現很多的般若光。在很短的時間裡,我就將喪事辦了,也請樂智上師做了法事的第一場。緊接著,中台禪寺的師父來做第二場。在法事結束之後,一貫道的同門師兄也有來參加,其中有一位有通靈,他「看得到」。我請他喝咖啡,就在萬里很有名的糕餅店。當我一坐下來的時候,我心裡很氣憤,我拍桌子,當時就問他說:「你告訴我,我還有甚麼衰事(台語:倒霉事)?」他告訴我:「你沒有衰事,而是好事。」他說:「密宗的法,是很犀利也很靈驗的。」在法事的當中,他看到樂智上師做的這場法已經是九十分了,後面做的中台禪寺再補十分,共是一百分。事後,經過很多人的講法,經過驗證,那場法事,非常祥和,非常的殊勝。

  因為有師尊回台弘法,我參加樂智上師的法會,遇到廣喜堂的奕忠師兄。他一直在找我。他說:「我跟你介紹一個人,你去問問你的前因後果,為甚麼有這樣的情形。」這上半段是我講。後半段呢?是因為我家師姐她去了,後面都由她來口述。(眾鼓掌)

  李楊春苓師姐:師尊、師母、各位上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大家好。經過梅花師兄的介紹,我們便和真明堂堂主結這緣分,去了他那裡,請教他是甚麼因緣會造成這種事情。當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很難體會,更不知道師尊的法到底好在哪裡,經過這事情後,我真的覺得大家不要懷疑,好好的修。我聽真明堂堂主講這孩子是「投錯胎」,而且是「少帶了槍回來」。他說:「一年以後,你們這位小朋友會再來到你家。」「而且會在很短的時間,妳的媳婦就會懷孕。」「來的時候,會有記號的。」「你們可以慢慢印證。」他說,「第一個,他會在很快的時間回來;第二個,他是個男孩;第三個,他出生的時候,在她肇事的地方會有記號。」我們聽了以後,就姑且聽之。

  之後,我們和真明堂堂主保持密切聯繫,常常去同修。有一次,修財寶天王法,財寶天王問我媳婦:「妳希望這記號要清楚一點呢?還是一點點看到就好?」我媳婦說:「一點點就好,不要有很多記號。」真的,他出生的時候,在他的頭上有記號,而且,在滿月以後,慢慢的就褪掉了。他是男孩,是第三胎,是剖腹產。我們挑的日子,堂主常講說是四月八日,因為是一年後嘛!所以,他在四月八日會出生。

  他在出生的前兩個月,醫生對我的媳婦講:「妳已經是第三胎,而且胎盤都已經好了,孩子的頭也已經轉下來,妳有時間等到那一天嗎?」所以,我也很緊張,問我們的堂主說:「請你請示一下師尊,到底是不是那一天會出生?」他說:「等我修法完的時候,再告訴妳。」結果,他說:「沒有問題,妳就慢慢的等待。」真的,四月八日的早上,我的媳婦照正常生產的時間,在早上五點多肚子開始陣痛,然後,真的在那個時辰生出來。他出生的時間就是次年的同月同日同時辰,這真的是非常神奇的事情。謝謝!(眾鼓掌)

  接下來,我就請我們的堂主解釋一下中間的緣由。謝謝!

  真明堂丁以明堂主:師尊、師母、各位上師、各位法師、各位大眾,各位同門,大家好。我是真明堂堂主丁以明師兄,我常常告訴我自己「我是剛皈依的」,但是,我看我的皈依證書好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我皈依師尊三十年,我一日一修,沒有不修。因為師尊講過:「一日不修,一日是鬼。」三十年來,我都維持至少一日一修。我時時觀想根本上師住頂,因為,師尊是佛,祂已經是佛了。(眾鼓掌)這一點,我敢對大家保證。皈依師尊以來,我都看「師尊是佛」,而我跟著佛的腳步走。師尊成佛,我們會不會成佛?(眾喊:「會。」)(眾鼓掌)是不是?是,不要懷疑。民國七十七年、七十八年的時候,師尊和瑤池金母在我的禪定中跟我講:「你要出去度眾。」我說:「我不會,我學歷不高,又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四六九』(台語:「死老猴」)。」因為,我的樣子不是很好看,師尊要我去問事、度眾,我時時都觀想根本上師住頂。所以,那一天,李楊師姐來問事的時候,我一看,她的小朋友已經往生,我說:「沒有關係,這小朋友投錯胎。師尊告訴我『她投錯胎』,她要投男生,所以向妳請假一年,民國九十九年的四月八日早上九點多往生,民國一百年的四月八日早上十點多出生,是男生。」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眾鼓掌)

  謝謝你們三位,(眾鼓掌)這是小孩子本身,過世的月、日、時和第二年出生的月、日、時是一樣的。因為是倒車撞到而過世的,頭上有流血,所以,出生的時候,就在她頭上流血的地方,同一個地方,出血的地方,小孩子頭上那個點也是紅的。這是一個很奇妙的、相應的事情,讓大家知道,輪迴確實是有的。

  今天,我們修的是金剛薩埵,本來是修「金剛持總持」,要求「金剛總持」,但是「金剛總持」太大,祂是十六地的佛,就是「阿達爾瑪佛」,可以算是「第一金剛持」,在密教裡面,最大的佛,應該叫「金剛持」。祂是藍色的身,所以,師尊今天也是穿藍色的以相應「金剛持」。(眾鼓掌)

  其他五佛呢?「中央毘盧遮那佛」、「東方阿{門人人人}佛」、「西方阿彌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南方寶生佛」,這五佛就是「五金剛持」。密教的傳承是由「金剛總持」、「五金剛持」,接著是傳法的祖師出現,就是印度南天竺鐵塔現身的金剛薩埵,就稱為「第六金剛持」。「金剛總持」、「五大金剛持」化身成為「第六金剛持」,就是我們今天做火供的主尊金剛薩埵。(眾鼓掌)以後,再傳法的金剛上師,包括師尊,包括傳法的金剛上師,都可以稱為「第七金剛持」。(眾鼓掌)我們今天修金剛薩埵火供等於就是在供養祖師爺一樣,所有的「金剛總持」、「五大金剛持」和「第六金剛持」,接著是人間傳法的金剛上師。這可講是密教的傳承。

  金剛薩埵所代表的有三個,一個就是金剛薩埵,屬於菩薩的代表,象徵著慈悲;一個是金剛手菩薩,象徵著力量。金剛手就是代表著方便;另外,還有一個金剛心菩薩,就代表祂原來的「意」。一個慈悲,一個方便,一個就是祂本身代表的法旨──就是金剛心菩薩。

  我們學密教的都知道「身、口、意念」,可以這樣講,「身體」就是屬於金剛手菩薩,「口」就象徵著金剛薩埵,「意」就代表著金剛心。由金剛手、金剛薩埵和金剛心三者合一,就是「金剛持尊者」。今天就向大家介紹今天護摩主尊,也就是我們密教的祖師──金剛薩埵,因為祂傳法給龍樹菩薩,龍樹菩薩再傳法給所有的眾生,是這樣的傳承。

  今天,我們再談《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我唸一段經文,這只是上半段,經文寫的非常的淺,但是含義是很深的。有一位修禪宗的人,名字叫智隍,原來是參五祖弘忍的,禪宗第五祖──弘忍祖師。他自己認為「已得正受」──已經得到很好的覺受,「正受」──已經得到禪宗的玄旨;「菴居長坐」──在他的寺院裡面,一直在做禪定的功夫,共有二十年之久。六祖的弟子玄策,就是上回提到的那位玄策,他到處遊方,到了河朔這個地方,也就是智隍所在的地方。玄策聽到智隍的名字,便去造訪他,問他:「你在這裡作甚麼?」智隍回答:「我在這裡入定。」玄策就講:「你說入定,是有心入定呢?還是無心入定呢?如果是無心入定,一切無情草木瓦石,應合得定?」──你沒有心入定,但是你一直在入定,那麼,和石頭、木頭、廟頂的瓦和所有的草木,有甚麼分別啊?這些也都得定了,他們定的更久,而且,還不動呢!你說石頭是不是禪定?它完全不動啊!你不去動它,它就不動;你若無心入定,就是這樣;「如果是有心入定,一切有情含識之流,亦應得定。」──你如果有心入定,就是有「識」,有念頭要入定,那麼,在眾生當中,我們都是有心,有時候,我們也在定中啊!

  例如,你在寫一本書的時候,心裡根本不想其他的,只在筆和紙要寫出來的字,那也是一種「定」啊!誦經念佛,做事情,任何事都可以入定,「一切有情含識之流,亦應得定」,也應該是在禪定之中。例如,你們坐在這裡聽法,一心聽我在講,也算是一種「定」啊!因為你的心裡不想別的,只想師尊講出來的話,去體會,這也是一種「定」啊!你只想一種,不想別的,就是一種「定」啊!

  智隍回答:「我在入定的時候,沒有看見有有無之心。」──不知道有心還是沒有心,他是這樣講的。玄策講:「你沒有看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就叫作「常定」,在「定」中是屬於「常」,而不是「斷」,因為「斷」就是沒有了。「常」呢?是還有「定」在。既然是「常定」,「何有出入?」──你有時候有出定啊!有時候有入定啊!既然是「常定」,「何有出入?」你常在「定」中啊!為甚麼有出定,有入定呢?如果有出入,「即非大定」──有出有入就不是「大定」了,屬於「安般大定」的,因為大定是沒有出沒有入的。

  智隍沒有話可以說,過了很久才問:「你的師父是誰啊?」玄策講:「我的師父是曹溪六祖惠能。」智隍就講:「六祖以甚麼為禪定?」他反問玄策,「六祖以甚麼為禪定?」

◎玄策回答:「我師所說,妙湛圓寂」──我的師父講的,是圓滿的、是寂滅的,是微妙的,是「體用如如」──體用都是自如的。

  「五蘊本來是空」,「五蘊」就是「色、受、想、行、識」都是空的,「六塵非有」,「六塵」就是「眼、耳、鼻、舌、身、意」,也就是說「五蘊」都是空的,「六塵」都是非有的,也不出,也不入,也不定,也不亂,「禪性無住」啊!這一種「禪性」是沒有「住相」的,不像你坐在法座上入定,是無時無刻都在禪定,但是,不以「坐相」來顯示它的禪定。「離住禪寂」──「離開」、「住」、「禪」、和「寂滅」;「禪性無生」--這就很深了;「禪性無生,離生禪想」──離開生滅,而得到禪的想;「心如虛空,亦無虛空之量」──也沒有虛空所有的量。在這裡所講的「虛空之量」,是甚麼意思啊?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虛空中一切的種種的現象,「心如虛空」卻又沒有虛空種種的現象。

  玄策所講的,是非常深的。如何解釋這一段呢?在佛經裡面,常常提到甚麼叫作「常」,甚麼叫作「斷」?以生命來講,生命統統都沒有了,石頭是沒有生命的,石頭算不算禪定呢?算!它是「無心禪定」,沒有念頭的禪定,石頭是沒有念頭的禪定,這一種禪定,就叫作「斷」,也叫「常」,怎麼回事啊?因為是永遠的禪定,叫作「常」,完全沒有意念叫作「斷」。所以,有人講:「世界是有的」,「雷藏寺是有的」,這叫「常」。有人將雷藏寺看成空的,而雷藏寺為甚麼是空的呢?因為雷藏寺是石頭、水泥、鋼筋、瓦、木頭所造出來的。這些本來是無心的,集合起來變成有形的,本來是空的,雷藏寺是空的,空的就是「斷」,集合起來就變成「常」。有形、有相的就叫作「常」,無形無相的、斷滅的,叫作「空」。所以一個叫作「常」,一個叫作「斷」。這是很難向大家解釋的,很難,但是,只告訴大家一個意念。

  甚麼叫作「斷」?舉一個例子,有一個年輕人,下公共汽車的時候,他的煙掉在車上,一個阿伯就對他講:「年輕人啊 !你的煙(與「閹」同音)掉了。」年輕人回頭說:「你的才『閹』掉呢!甚麼我的!」告訴大家,閹掉了,就是「斷」。有啊!就是「常」,這就很容易想。甚麼叫作「常」?甚麼叫作「斷」?講的讓人聽不懂!講這個你們就懂。年輕人走下車,煙掉了,老阿伯很好心,「年輕人啊 !你的煙(與「閹」同音)掉了。」那年輕人很火,「你的才『閹』掉呢!」所謂「閹掉了」就是「斷」,所謂「還有」就是「常」,這樣講你們聽的懂。

  六祖的弟子玄策,對於「常」和「斷」,分析的非常清楚。其實,在這裡面,他很厲害,「有心」和「無心」,真的是一種很大的差別。「無心」怎麼能夠成呢?「無心」也可以成。我們常常聽到有一句話講:「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有心」種花,有時候也不成的,但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禪定也是這個現象,「無心而成」。我只能跟大家講:「不能有心,也不能無心」,但是禪定是成的,這是六祖所講的禪。你不能用「有心」修禪,也不能「無心」修禪,你根本不用「有心」、不用「無心」,但是你的禪自然成,這就是六祖所講的。這解釋是很困難,講起來就難。

  有一個笑話,也不一定對,但是,跟大家講一下看看。夫妻吵架以後,丈夫就很知趣的逗著貓玩,妻子非常的生氣,說:「你跟那一頭豬在幹甚麼?」丈夫非常的驚奇,「這是貓耶!不是豬啊!」妻子馬上就講:「我跟貓講話,你插甚麼嘴?」表示罵她的先生是豬啊!我這樣講,就是要解釋「有心」和「無心」,是很難的。到底這先生是豬呢?是貓呢?甚麼也不是。他也不是貓,也不是豬,但他是個人。雖然吵架,你罵他是豬啊!其實,他還是一個人。禪,就是這樣,不是「有心入定」,也不是「無心入定」。但就是在入定,就是在定中。

  要令女生生氣,當然有很多的方法,要讓女生不生氣,當然也有很多的方法,你只要讓女生感動就可以了,她就非常的歡喜。現在講「親愛的」,女生會非常感動嗎?這可不一定,現在對女生而言,最感動的三個字,你知道嗎?「親愛的」,沒甚麼用,因為那只是口頭上講講,要講實際的那三個字,就是:「儘量刷」,「妳儘量的刷」。那女生就會很感動。這是實際的啦!人家女生聽到「親愛的」,也許也會感動。有一個朋友老李,住在一個老蔡的家,老蔡每天都喊他的老婆「親愛的,親愛的」,老李非常的感動。他跟老蔡講:「妳們結婚已經三十年了,還在喊『親愛的』,我聽的實在是非常的感動,你們真的是非常的恩愛。」老蔡就跟老李講:「我每一個都喊『親愛的』,這樣不會喊錯人。」所以,「親愛的」並不是甚麼太好聽的;「儘量刷」,是最實際的。

  我跟大家講一個「常」,一個「空」的道理。師尊穿喇嘛裝,穿龍袍,坐在法座上,這是你們看到的,這是師尊的常態──「常」。如果,有一天,師尊帽子摘了,龍袍脫了,上衣也脫了,內衣也脫了,喇嘛裙也脫了,連內褲也脫了,站在這裡,這就是「空」。師尊已經「空空(與台語「瘋」同音)」了,「空空(與台語「瘋」同音)」接近「空」了。甚麼叫作「常」,你平時看見的,就是「常」,看不見的,就是「斷」,這樣也可以做解釋。

  你們看過「天體營」沒有?有些人去過「天體營」,有些人沒有,台灣好像是沒有吧?有一個老婆,自她去了「天體營」以後,很感嘆,她說:「我以前啊!也有不穿衣服的本錢。」老公卻更加的感嘆,「現在,妳連穿衣服的本錢都沒有。」現在有沒有很多的女生,歐巴桑、阿婆、阿嬤,她們都沒有穿衣服的本錢了。你們看到師母沒有?師母已經當阿嬤了,她還有穿衣服的本錢耶!(眾鼓掌)下一次,上法座,穿旗袍,穿洋裝,穿迷你裙,讓大家看。師母的身材啊 !真的是S,不是O啊!還是不得了的。這樣講,師母晚上就會很高興了。

  這裡面,「曹溪六祖惠能以何為禪定?」玄策有講,「我師所說的是非常微妙的,非常清淨的、非常圓滿的、非常寂滅的,體用如如啊!」他仍然是一個「體」,一個「用」。甚麼是「體」?甚麼是「用」?譬如,我們敲鐘,鐘是「體」,「咚!咚!咚!」響出來的聲音就是「用」。今天我們有這個身體,就是「體」,佛性就是「體」,我們的身體就是「用」。真正的佛性,是「體」,我們的身體做任何一件利益眾生的事情,就是「用」,這就是「體用如如」啊!就是說,一切都是非常如意的、自在的、隨性的,而且,是利益眾生的,這就是「如如」了。

  他講到,只有佛性是「體」啊!「五蘊是空」啊!「六塵也非有」啊!「不出不入」。沒有甚麼叫作「入禪定」、甚麼叫作「出禪定」?「不出不入」。「不定」,雖然不在定中,但是也是「不亂」的,這就是很高深的禪。「禪性無住」──禪的本性,本來就是無住的,沒有固定的一個點,就是無住的,可以隨緣而運用啊!就是「無住」的。因為這種現象,所以必須要跟大家講一下。

  這裡又有一個譬喻,這譬喻不是很好,稍微講一下吧!一位先生對太太講:「妳為什麼買那麼貴的胸罩,妳根本就沒有胸部,幹嘛買那麼貴的胸罩?」太太也火了就反擊他:「照這麼說,你內褲的錢也統統都可以省下來。」不要想太多啊!這是反擊,不成譬喻喔!這不對。意思就是講,一個是沒有胸,一個已經是縮得差不多了。

  禪定哪!真正的禪,按照六祖的禪,是沒有經過甚麼修飾的,要講是「無心」,是很像,「有心」是不對的,「有心入定」根本是不對的,要講「無心」,根本也不是很像。這裡有一個譬喻,是比較好一點的,一個妻子站在體重計,另一個名稱「磅秤」。站在磅秤上面,她非常高興地跟她的先生講:「我今天終於少了兩公斤。」她的先生說:「那有甚麼了不起,妳還沒化妝呢?」她還沒化妝呢!化妝是甚麼?是油漆,臉上油漆。如果,不戴帽、不穿鞋,甚麼都沒有穿的時候上去秤,當然少了兩公斤。先生就諷刺她。

  六祖惠能的禪,是完全沒有化妝的,也就是nature的,非常自然的。但是,「自然」也不是喔!「自然」很接近「道」,就是道家裡面所講的「人法地」、「地法天」、「天道自然」。自然是很接近「道」的,沒有辦法講才講自然。沒有化妝的,就是六祖本身的禪,是完全沒有用「心」的,沒有用「識」的,是很「自然」的。但是,還不能這樣講,真正的講,是「本然」的,本來就是這樣,要體悟到非常湛深的那一種道理出來,才算是「自然」的。「自然」、「本然」,又有不同,因為「自然」還有去造作;「本然」的話,是因為本來就是如此。在體會到佛性以後,才能體會到「本然」,而不是「自然」。所以,「自然」和「本然」是不同的,本然也就是完全沒有化妝的,沒有加上任何一個料的,是原本的。

  「有心」和「無心」,六祖的禪,叫「妙湛圓寂,體用如如」,「妙」就是微妙,「湛」就是清淨的,「圓」是圓滿的,「寂」是寂靜的,等於是在講佛性的道理了,很自然的道理,沒有加的。有一個譬喻跟大家講一下,我們常常看到的,有一個媽媽騎著摩托車,後面背著一個小孩,媽媽本身沒有戴安全帽,小孩子也沒有戴,而且是媽媽揹著小孩騎摩托車。警察攔下她說:「妳的小孩怎麼沒有戴安全帽?」媽媽就講:「我的小孩是baby,安全帽沒有他的size,當然沒有辦法戴安全帽。」警察就講:「妳自己也要戴安全帽啊?」這媽媽怎麼回答?媽媽就講:「如果我的小孩出了事,」因為他沒有戴安全帽,「我也不想活了。」「因為,如果我的小孩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為甚麼要戴安全帽?」警察在突然之間,也想不出來要罰誰,到底怎麼罰?他說:「喔!這媽媽是比較厲害的。」我的意思是講,當然,按照交通規矩來講,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戴安全帽,對不對?其實,那是不合佛教的「本然」,「本然」是甚麼都沒有戴的,也就是赤裸裸的,沒有加一件東西的,那是「本然」。

  像師尊現在,戴了帽,是法王帽,穿了龍袍,還穿喇嘛裝,有戴錶,甚至還戴了鑽戒,都是人家送的啦!龍袍也是人家送的啦!喇嘛裝也是人家送的啦!法帽也是人家送的啦!錶也是人家送的,我本來是統統都沒有的,像這念珠,是笨笨送的啦!其實,我甚麼都沒有的,你說是嗎?沒有一樣東西是我買的,全部都是是人家送的,這就等於戴了安全帽,不是「本然」。我的「本然」,是連肉體也不是,而我的肉體還是我的father和mother送的。今天,這肉體,是不是人家送的啊?是啊!是你的爸爸和媽媽送的。你們的肉體,是不是你原有的?不是嘛!是你的爸爸和媽媽送的,對不對?哪一個說不是的?除非姓「孫」名叫「悟空」,「孫悟空」是石頭裡面「迸」出來的,祂沒有父母嘛!除非是「孫悟空」啦!否則都是你的爸爸和媽媽送你的肉身。哪一個不是人家送的?你原來的呢?這裡就是講禪,你的原來就是「本然」,就是佛性,這樣就夠清楚了。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