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聖諦尚不為 何階級之有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聖諦尚不為 何階級之有 2011/06/18

蓮生法王2011年6月18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大白蓮花童子法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行思禪師,生吉州安城劉氏,聞曹溪法席盛化,徑來參禮。遂問曰︰「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師曰︰「汝曾作什麼來?」曰︰「聖諦亦不為。」師曰︰「落何階級?」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師深器之,令師首眾。一日,師謂曰︰「汝當分化一方,無令斷絕。」思既得法,遂回吉州青原山,弘法紹化,諡號弘濟禪師。

※ ※ ※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蓮花童子,敬禮壇城三寶。今天我們的貴賓廖大使和廖大使夫人、Bellevue City Mayor市長跟副市長、僑務委員,還有貴賓──我的大學同學;我們有一個meeting在tomorrow,彩虹雷藏寺,明天中午十二點。

  明天才是我的生日正日,感謝師母,所有的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剛剛我想了一下生日感言,其實也沒什麼,我以前從來不過生日。小的時候,有一次我的老師跟我講,今天是你的生日,回去跟你爸爸講。我回去跟爸爸講,我爸爸說:「那今天就不打你了,明天再打」。現在有這麼多人跟我過生日,我怕死了,會不會被打扁了。(師尊笑)

  我的同學來我當然非常的高興,歡迎都來不及。測量學校大學部,聽楊會長講,測量學校從來就沒有什麼同學會,只有我們三十二期有同學會,非常難得。楊會長的領導能力是非常高的。(眾鼓掌)我很感謝我的大學同學,由內心發出來的,因為如果沒有他們,我沒有辦法畢業。我這一生當中最困惑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在考試的時候,這個考卷到底怎麼答才好,一直在我夢中出現。有時候晚上作夢,都會夢到在學校裡面考試,最困惑的時候是我左邊的同學,右邊的同學,兩個人答案不一樣,哪一個是對的?我記得我前面坐的那個同學卓卿郎,今天沒有來,戴一個深度眼鏡,他的數學是不錯的。我說「放下來一點啦」,他會回我一句「每一次都這樣」。

  其實大學的時候蠻好玩的,很多很有趣的事情,考試作弊誰也難免,看左右同學,看前面的,還有看我桌子上的,還有看我的三角板的。有一次,考出來的數學題,我三角板都有,非常的高興,馬上把答案統統寫在考卷上,我第一個交考卷的。終於不用他人幫我,我自己已經解決了。到了學校福利社買了一罐果汁跟麵包就吃了。我一想,不對啊,到底是哪裡不對──三角板放在我的桌子上,沒有跟著收回來。結果我就趕快跑去考場一看,那個監考老師就坐在我的位子上,拿著我的三角板在看。

  每一次作這種考試的夢的時候啊,我就想起了測量學校,三十二期,我大地系跟地形系、製圖系測量的同學,還有航空系,看到他們,內心很感動。都是你們幫助我,否則我今天,恐怕不知道留級到哪裡去了,到處去流浪了。

  我每一次在雷藏寺說法,都是講《六祖禪經》,今天剛好講到最深最深的,六祖的真正的大弟子去朝見六祖惠能。這個行思禪師出生在吉州安城,姓劉。聞曹溪法席盛化,徑來參禮,遂問曰:「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六祖問:「汝曾作什麼來?」曰:「聖諦亦不為。」師曰:「落何階級?」禪師回答:「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師深器之,令思首眾。一日,師謂曰:「汝當分化一方,無令斷絕。」思既得法,遂回吉州青原山,弘法紹化,諡弘濟禪師。

  這是一個弟子來拜訪六祖,這個弟子是最偉大的弟子,就是青原行思禪師。他來問六祖一個問題:「做什麼事情才不會落階級,才不會有境界。」六祖問他,「你修行什麼啊?」這位行思禪師回答,「聖諦亦不為。」聖諦就是四聖諦,苦集滅道,都不做了,都沒有作為的。這時候六祖講,「你修行到了哪一個階段啊?」行思禪師回答,「聖諦都不做了,還有什麼階段呢?」六祖一聽,哇!這個是大根器的人,大根器的人哪裡有什麼階級呢!所以他就請行思禪師做為他的首座,首座就是大弟子。有一天六祖就跟行思禪師講,「你會度化一方的人世,不要令佛法斷絕掉。」行思禪師得到法旨以後,回到吉州青原山,弘法利生,最後他獲頒(追諡)弘濟禪師。

  這裡我要談到一個事情,佛法真正的第一義、佛法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在這裡。我常常叫大家把開悟的偈拿給我,我看看你們有沒有開悟。

◎這裡面就有開悟的話,「聖諦亦不為」,也就是說,他已經不用做工夫了,什麼工夫都不用做了,也沒有什麼工夫了,既然沒有工夫,還有什麼階級呢?

  跆拳道有所謂黑帶、藍帶、白帶,那個都是階級。我們真佛宗也有階級,有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還有堂主、弘法人員,都有一個階級,他們衣服領子上都有顏色,上師是黃色,教授師是綠色,講師是藍色,法師是紅色,助教是白色,堂主沒有色。都有一個顏色,這就是一個階級,你修行到哪一個程度,給你哪一個階級。什麼是沒有階級?行思禪師講「聖諦不為」,也就是四聖諦他已經都沒有做了,「我沒有位置,無位」。師尊現在坐在高座上,「有位」;我剛剛也有下來,對不對,「無位」。為什麼要下來,想起過去的同學跟我都是平起平坐,同學來了,會長說話,我表示跟同學是平等的,沒有差別。我必須下來跟楊會長站在一起,表示我無位。(眾鼓掌)但要說法嘛,就是要坐在正中央的法座上,那是沒辦法的。

  其實師尊也是無位的,盧師尊本身也就是無位的,我沒有什麼階級。我甚至跟大家講,我可以露兩點給大家看,甚至於我可以露三點,只是不好意思,全世界只有一個李敖做過,露三點,同門都叫我不可以。其實我修的境界很高,你看,又講到境界了,不好意思,是沒有境界,我修的境界已經到沒有境界,我可以一切都無所謂的,我修出──,你們不知道什麼叫「馬陰藏」,講清楚一點,就是把那話兒已經統統送到身體裡面,根本沒有那話兒。這個在全世界上大概只有一個人可以證明。另外,我到現在為止,每天做伏地挺身、仰臥起坐,我都在做功課。為什麼要做功課,你不是無位了嗎?是要做給大家看。因為我如果不做,你們也不會做,你們也講「師父不做,我們就不做」。他們不知道密教裡面有一句話講,「獅子跳躍的地方,兔子不能跟著跳」。

  青原行思禪師,他是一個無位道人,也就是無為道人,這種人是聖人,也可以講是聖賢,這世間上一切什麼都不干擾他,沒有東西可以干擾他就稱為「禪」,一心不亂就稱為「定」,就叫作「禪定」。無為道人就沒有什麼叫作煩惱。這世間上有誰沒有煩惱的,都是有煩惱,沒有說沒有煩惱的,但是師尊把煩惱已經看破,放下,完全沒有煩惱。無為道人沒有什麼叫作天堂跟地獄,他是完全平等沒有分別,沒有什麼叫作天堂地獄的,因為天堂地獄就是階級,一個在天一個在地。眾生都是有天堂地獄的,有苦有樂的,有煩惱跟快樂,這個是眾生。

  我講一個眾生的笑話,有兩位男士在酒吧裡面聊天,一位男士講了,「我老婆很厲害,她改變了我的信仰。」另外一個男士講,「她是怎麼做的,能改變你的信仰?」這位男士講,「我以前從來不相信什麼事,現在我終於相信有了地獄。」這個家庭有時候是地獄。廖大使講的好,「讓師尊到處弘法」,(眾鼓掌)最重要的一句,「不要限制他的自由」,我很感謝廖大使講這一句話,等於是救命恩人一樣,因為我走到哪裡我身邊都有一個影子,我再也不敢講下去了。

  這個佛法你不能誤會,第一義你不能誤會,第一義你如果誤會說,「啊,這樣我知道了,I don't care! I don't care anything。」你如果認為這樣子你就是聖人,那是剩下的人,不是聖人喔,不要誤會。什麼叫作誤會呢?有一個人去做體檢,到了檢驗室這一關的時候,護士叫他去驗尿跟驗大便,他就去了,結果去了很久。護士覺得很奇怪,就問他說,「你到底會不會驗啊?」他說,「我尿已經『嚥』下去了,只是大便有點困難。」這是只有懂國語的才知道,叫他去驗尿跟驗大便,他居然去把尿喝下去,要把大便吃下去,嚥尿跟嚥大便,這個就是誤會,你誤會佛法。

  佛法的第一義是這樣子的,「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這個青原行思禪師他都做到。什麼是高高山頂立,他眼睛已經看到了第一義;深深海底行,他也把它實踐出來了,他功夫到了,到了極點,就變成沒有功夫,修行修到了極點,變成沒有什麼工夫,這個才是工夫。你能不能把你的身體全部都放空放開,全部沒有身體?你如果把這個身心全部脫落了,放開了什麼都沒有了,工夫做到你沒有感覺到你的身體,跟你的心的存在。這個六祖做到,青原行思禪師做到了。這是功夫做到了最深的時候,你身體跟心都沒有感覺了,這個才叫作「無位道人」,這個才叫作佛法的第一義。

  人有沒有感覺?有啊,怎麼會沒有感覺呢?一個母親問剛拔完牙齒的小孩,「你牙齒還會不會痛?」小孩子剛拔完了牙,他就回答,「我不知道牙齒會不會痛,因為牙齒在醫生那裡。」這是笑話,牙齒當然不感覺到痛,你會感覺到痛。

  一個修行人修到最高的境界,你身體的痛感覺不到了,最難的是心痛,是心受傷,心在淌血,心也不痛了,也沒感覺了,身體也沒感覺了。青原行思禪師他是達到了,六祖也達到了。痛不痛啊?沒感覺的。你周圍的環境不是在影響你嗎,你都沒感覺,這個就是「禪」。這樣子你才能一心不亂,才能夠成佛啊!才能到西方極樂世界,Western paradise西方極樂世界──Amida Buddha Happy Country,這個才能夠去。所以修行的工夫到哪裡,這個是最深的。

  今天講的是最深的,「身心脫落」,你的身體對外界都沒有感覺,不影響你;你是不是有念頭,念頭也不影響你;你是不是能夠做到一心不亂呢,這就是工夫,你心都沒有了,真正的工夫就到家了。這是佛的第一義。

  我今年六十七歲,測量學校畢業時差不多二十四歲、二十五歲,那時候大學畢業。六十七,其實我現在可以「自由行」,就像中國大陸觀光客現在有到台灣自由行,可以到處走一走。這是非常好的。講一個自由行的笑話,有一個王老太太在陽台上曬衣服,隔壁的林太太過來跟她搭訕,「王太太啊,有件事不知道好不好告訴你,你們王先生怕不有七十五歲了吧,怎麼人家說常看到他跟在漂亮的女孩子後面走,這不太好吧!」這王太太說,「是啊,都七十八歲了,他愛跟就讓他去跟吧!這個狗也不都喜歡追著車跑嗎,就算追上了難道真能開車嗎?」我跟我們同學講,我們也都是六十幾、七十幾了,有的七十幾,王丁財他七十二歲了,跟著漂亮的女孩子後面走,你太太放心嗎?你太太放心!

  我到今天六十七歲了,我昨天還雙槓,做蜻蜓點水,(眾鼓掌)我做十下,不能表現太好,表現太好你就遭殃,你就連車子都不敢追了,一追車子就被抓回來。這個人都有錯,對不對,就睜一眼閉一眼就好了。現在我們的同學的老婆,睜一眼閉一眼就好,應該讓他們自由了啦!怎麼出來旅行也帶著老婆的?出來旅行讓他們自由啦!沒事啦,我們當個無事道人。應該是沒事了吧。人都有錯,要睜一眼閉一眼才好,不像以前那個笑話。「你老公有了小三」,那老婆就很緊張,怎麼辦?「睜一眼閉一眼」,「做什麼?」「拿著槍打。」修行人做得到的。修行人認為天下本來沒有什麼事的,根本就沒有什麼事,我們要表現的身體很軟弱,不行了,沒氣力了,要這樣子經常表現的話,太太就會很放心。我在這裡跟同學講,要裝可憐,比較容易脫身,人都有錯的啦,聖人沒有錯!他已經不做什麼了,什麼錯也不會有,無為道人,無為,什麼都沒有做。

  那天聽了台南的醫生從多倫多來的,他講了一個笑話,有一個神父,底下有四個修女,天主教神父都有告解,四個修女就跑到神父面前,第一個修女講「我要告解」,「你為什麼要告解呢?」「我很久沒有禱告了,沒有做功夫,很對不起上帝耶和華。」「簡單,很久沒有禱告,跟我告解就好,去喝聖水吧,喝聖水就可以解決了。」第二個講「我也要告解」,「為什麼?」那個修女跟神父講,「我講了一個黃色笑話,所以要告解。」這個是比較嚴重一點,「你已經告解了,懺悔了就可以了,喝聖水吧!」第三個修女也講「我也要告解」,「為什麼呢?」「我參加裸奔。」哇,好嚴重,居然去參加裸奔!「修女怎麼可以去參加裸奔,你懺悔就算了,去喝聖水吧!」第四個說「我也要告解」,哇!那一定更嚴重,那個修女就講,「我在聖水上面小便。」神父沒有辦法,不能叫她去喝聖水。

  人都有錯啊,人難免有錯的,只要懺悔就好;但是在我們佛教講,你做錯了,要把它斷除掉。當你做為一個聖賢的時候,是無做無為的,沒有做為的,只有了解佛法第一義的人才知道什麼叫無做無為,什麼叫作「無為」,一般人都會有錯的,但是你必須要有功夫,把它克制住,就是用戒、定、慧來克服你的貪、瞋、癡。功夫做得最深的時候,連戒、定、慧都不用的時候,才稱為佛的第一義,無位道人。

  現在很多人都有手機,有三個賣手機的,他們討論誰的手機最好,第一個賣手機的說,「我在玉山,台灣的最高山是玉山,我在玉山都可以收聽的到。」哇!這個手機應該很好,在玉山都可以聽的到。第二個就講,「我的手機在關閉的電梯裡,下到第十三層都還可以收得到。」這個也很了不起,這種手機在電梯裡面下到第十三層還可以聽得到。另一個就講,「我這個手機不用電池都可以打。」哇!這個是最厲害的,現在手機都要電池,沒有不用電池的,要用電池才可以打。但甲跟乙都不相信,丙說,「你們不相信,好啊,我把電池拿起來。」他在每個人都頭上都敲一下──「不用電池都可以打」。

  在佛法裡面提到,我們做一個修行人,只給人家快樂,要解除人家的痛苦,要歡喜的去做,而且要什麼都能夠捨。剛剛主持的上師蓮寧上師講,「國王的頭都可以捨掉」,這是難捨也能夠捨,要做到這樣子,他沒有身了,他不顧自己的身體。有沒有心呢?當然是沒有心,我什麼都可以給,叫作「身心脫落」。所以一個修行真正到了最高的境界的時候,就是等於沒有境界的時候,身心都可以供獻給眾生。六祖講得很高深,青原行思禪師也講得很高深,「不落階級,聖諦亦不為」。

  有一個禪師走走走走到最高的高山上,有人上去了以後就問他,「你是在看天嗎?」他說不是,「你是在看風景嗎?」也不是,「你是在運動爬山嗎?」「也不是。」他都回答不是,「你在這裡做什麼?」他的回答是這樣子,「我只是站在這裡。」今天盧師尊說法嗎?不是。同學會嗎?也不是,同學會在明天。那麼坐在這位子上做什麼呢?我就是坐在這位子上,其他沒有了,你們去參,盧師尊不為什麼,祂坐在這個位子上。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