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學佛者看淡看透人間不執著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學佛者看淡看透人間不執著 2011/06/04
2011/09/02, 週五
學佛者看淡看透人間不執著

蓮生法王2011年6月4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準提佛母法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又法性是生滅之體,五蘊是生滅之用,一體五用,生滅是常。生則從體起用,滅則攝用歸體。若聽更生,即有情之類,不斷不滅;若不聽更生,則永歸寂滅,同於無情之物。如是,則一切諸法被涅槃之所禁伏,尚不得生,何樂之有?汝是釋子,何習外道斷常邪見,而議最上乘法?據汝所說,即色身外別有法身,離生滅求於寂滅。又推涅槃常樂,言有身受用。斯乃執悋生死,耽著世樂。汝今當知,佛為一切迷人,認五蘊和合為自體相,分別一切法為外塵相,好生惡死,念念遷流,不知夢幻虛假,枉受輪迴。以常樂涅槃翻為苦相,終日馳求。佛愍此故,乃示涅槃真樂。剎那無有生相,剎那無有滅相,更無生滅可滅,是則寂滅現前。當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乃謂常樂。此樂無有受者,亦無不受者,豈有一體五用之名?何況更言涅槃禁伏諸法,令永不生。斯乃謗佛毀法。

※ ※ ※

  我們一樣先頂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修法主尊準提佛母,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還有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好。

  離開西雅圖將近一年的時間,這也是瑤池金母的意思。大家曉得,祂曾經跟我講說「六十六歲你就可以回來」,我當初是以為六十六歲就回到摩訶雙蓮池,沒想到是回到出生的地方──就是台灣。這個就是一種相應,因為我根本從來沒有想過我要回到哪裡去,我本來就住在西雅圖,一住將近三十年的時光,本來就沒有想到要回去哪裡長住,瑤池金母講六十六歲就可以回來,這句話我在說法當中已經講了很多次,確實六十六歲那一年,突然就回去,這一住一年。

  還是一句老話,台灣是又髒又亂又好玩,西雅圖是有山有水又無聊,差別是很大。

  因為在台灣,你一天所看到的人,幾乎等於在西雅圖一年所看到的人,差別很大。另外,我在台灣度眾的時候,每一壇說法都有萬人來聽,而且連續整整一年,從來沒有減少過。回到西雅圖,能夠有一千人的話,就非常不得了。大家也知道,很多海外的弟子,住在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香港,還有Mainland China (大陸),so many people can come to Taiwan Island。美國的簽證是比較困難,另外路途也太遙遠,就限制了很多人能夠來到西雅圖,他們從香港飛台灣,不到一個小時就到了,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四五個小時,從日本三個小時,大陸一個小時,都是很近,這是有原因的啦!所以也不能怪說為什麼西雅圖人比較少,少是少,但也很滿,(眾鼓掌)坐到外面去了。

  大家講說「常回西雅圖」,這個倒是好的,常回跟常住是不一樣,很感謝大家的用心良苦。(眾鼓掌)這回來當然是我講了一句話,「如果有一大群烏鴉一起叫,那我就常回來西雅圖」,(眾鼓掌)結果第二天早上真的跑出一大群烏鴉在空中盤旋,然後每一隻烏鴉都叫,(眾鼓掌)這個也是相應了。平時我們都沒有看到烏鴉在叫,只有剛講完話的第二天早上,出現一大群烏鴉,一起叫,這是很特別的。

  人生總有很多的巧合。李幸枝上師跟我講,她本來今天也不想到西雅圖雷藏寺的,因為她臉上一塊一塊的,不敢來見師尊,不好意思來;卻也奇怪,昨天晚上那些一塊一塊的自動脫落了,全部都脫落。(眾鼓掌)她雖然年紀大了,但還是很喜歡自己漂漂亮亮的,現在李上師白髮蒼蒼,但看起來非常的美麗,這都是巧合的現象。今天要聽師尊開示說法,昨天晚上她臉上一塊一塊的皮膚就全部掉光,這都是有因緣的。

  今天蓮傳上師講「根本上師是加持根本」,是講加持的根本。我們密教有三根本,一個是你的本尊,就是未來你「成就的根本」;將來你修行有成就,你就會像自己的本尊一樣,成為本尊就是你,你就是本尊,那就是成就了。再來就是「根本護法」,根本護法就是護持你的事業根本。你在修行度眾生做任何利他的事業,都是由護法在旁邊護持你去做的,所以護法就是你的事業根本,你在人間度眾生,做利他的事業,幫助人的事業,都是祂在幫忙,所以這兩個根本不可以忘。另外就是傳法的根本上師,是你的加持根本。

◎在密教裡面很重視根本上師,沒有根本上師的修行的口訣,你不容易跟本尊跟護法相應。你跟本尊跟護法相應了以後,也等於跟上師相應了,這個相應了就不會分開,你總有你的本尊住頂、你的上師住頂,你總有你所有一切的護法在護持你,這樣子就很容易成就,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輕而易舉。

  所以修行在密教裡面講的是相應。其實相應也是靠著一種祈禱法,然後慢慢的跟你的本尊接近,直到你變成本尊。你只要相應了,往生清淨佛國絕對沒有問題,甚至於你可以直接轉化成本尊,這是佛教的道理,也就是說,因為你身上的佛性,可以跟你的本尊相應,你直接轉化成為本尊,你就即身成佛。(眾鼓掌)這個都是我們密教基本的道理。密教也是由身口意修,身就是結手印,以手印來象徵你自己就是本尊,以口念咒持咒,你chanting念了咒,就表示你本尊的心在你的口,你在誦祂,在念祂;再來就是用觀想,觀想就代表著你接近了本尊,本尊跟你接近了。這個叫作身的清淨、口的清淨跟意念的清淨。密教就是依照這三個方法去修行,一直到本尊跟你很接近,甚到融入你的體中,跟你合一相應,這樣修行就是有成就。更深一點的就是修拙火、明點,你自己身體的光明、本尊在你的身體起作用,產生的光明。

  今天我還是講《六祖禪經》,接下來就是講僧志道的問跟六祖的回答。《六祖禪經》裡面,最深奧的就是這一段。今天講得很深,害怕大家聽不來,我唸一段經文好了,這是僧志道問六祖的,是在台灣雷藏寺講過的一段,「一切眾生皆有二身,謂色身、法身也。色身無常,有生有滅;法身有常,無知無覺。經云:『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者,不審何身寂滅?何身受樂?若色身者,色身滅時,四大分散,全然是苦,苦不可言樂。若法身寂滅,即同草木瓦石,誰當受樂?」這是志道和尚問六祖。

  今天接著講,「又法性是生滅之體,五蘊是生滅之用,一體五用,生滅是常。生則從體起用,滅則攝用歸體。若聽更生,即有情之類,不斷不滅;若不聽更生,則永歸寂滅,同於無情之物。如是,則一切諸法被涅槃之所禁伏,尚不得生,何樂之有?」這是僧志道所問的。

  六祖就回答,「汝是釋子,何習外道斷常邪見,而議最上乘法?據汝所說,即色身外別有法身,離生滅求於寂滅。又推涅槃常樂,言有身受用。斯乃執悋生死,耽著世樂。汝今當知,佛為一切迷人,認五蘊和合為自體相,分別一切法為外塵相,好生惡死,念念遷流,不知夢幻虛假,枉受輪迴。以常樂涅槃翻為苦相,終日馳求。佛愍此故,乃示涅槃真樂。剎那無有生相,剎那無有滅相,更無生滅可滅,是則寂滅現前。當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乃謂常樂。此樂無有受者,亦無不受者,豈有一體五用之名?何況更言涅槃禁伏諸法,令永不生。斯乃謗佛毀法。」

  我們不談經文,講重點,這位志道和尚談到苦跟樂,在佛教講起來,苦跟樂是一體的。全是你自己的感覺。苦是不是你自己的感覺?是。樂是不是你自己的感覺?是。同樣一個感覺出來的,它們是一體的。大家以為痛苦就是痛苦,樂就是樂,完全是你自己心的感覺。所以志道和尚根本就不明白,苦跟樂同樣從你自己出來的,你要說是苦就是苦,你要說樂就是樂,全是你自己的感覺。所以什麼叫作苦樂,志道他也不了解。

  什麼是「常」?什麼是「斷」?很難解釋喔!我們看到車子認為是「常」,看到我們住的房子認為是「常」,看到我們的身體認為是「常」。以身體來講,這個身體是「常」嗎?這個「諸行無常」,佛已經講了。什麼是「斷」?死後就沒有了,就是「斷」。對世間看得很清楚,你就知道什麼是「斷」;房子會老,到時候推土機一推就沒有了;人有生就有死,身體會分散,就沒有了;車子會壞啊,你看那個收破銅爛鐵的集在一起,都是車子壞掉的,十幾年、二十年,開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就堆在那裡一大堆廢車,車子就沒有了;這個就是「斷」,「斷」就是沒有了;「常」就是常常有。離開「常」也離開「斷」,這講的是佛性,在基督教講的就是「永生」,其實「永生」還是「常」,他永遠存在,就叫作「永生」。佛教是這樣子講的,他是變化的,不是「常」,也不是「斷」。

  因為你是常,有什麼快樂可言。老實講,如果我是上帝,我有什麼快樂?上帝又沒有妻子,何樂之有啊!上帝祂要有什麼就有什麼,祂可以變出很多東西來,祂想什麼就有什麼,祂也沒有什麼樂趣可言,因為要什麼就有什麼,還有什麼樂趣可言,永遠當上帝也不好啊!所以佛法是講,離開「常」,離開「斷」。

  什麼叫「無常」?你們雕師尊的法相,雕在這裡,這尊法相像我的年紀差不多,那我年輕的時候是不是這樣子?我年輕的時候很瀟灑很英俊的,對不對?只是個子矮一點而已啦!你把我小學時候的照片拿來跟我現在比比看,這個叫作「不一」也「不異」。什麼叫「不一」呢?就是不一樣,你出生的時候跟你現在哪裡會一樣?根本不一樣!你當BABY的時候跟你現在的形象會一樣嗎?一看就是不同的兩個人。最後是「不異」,是同樣的一個人,這兩個人是一個人。李上師現在白髮蒼蒼,跟她年輕的時候嫁給林中丕,兩張照片來對比,「不一」,是不一樣,「不異」,是一樣。佛教講的「不一不異」,就是這個道理,是一樣的東西,只是在無常之中在輪迴,所以諸行無常是生滅,有生就有滅,有這個東西,它就會消失掉。諸行無常是生滅,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當你修持的時候離開了兩邊,「常」跟「斷」統統都離開了,你一切自主你自己的時候,得到了真正的快樂,不是枯木死灰,不是石頭。僧人志道講,寂滅以後就像石頭,像枯木一樣,跟死灰一樣,還有什麼快樂?錯了!是自如自主,得到永遠的「大樂」,這個叫作「寂滅為樂」,寂滅是什麼,你看清楚世間的一切,永遠就不受苦,永遠得到快樂,這個才是真實的。

  你不要想,師尊有人家供養一公斤的黃金,這一公斤的黃金,不得了,現在已經六萬美金了。在台灣又有人供養我一公斤的黃金,我就有兩公斤,我就有十二萬美金。哇!發了!這個黃金可以保值的,這是「常」;但是你可以永遠擁有它嗎?不可能,我就是「斷」。所以我拿到這一公斤的黃金當然很快樂,沒有這一公斤的黃金我一樣很快樂。道理在哪裡?因為你已經看透這世間,不是有豪宅、有名車、有黃金、有珠寶你才快樂,不是。當你能夠有了悟境,已經開悟了,了解世間的一切,你已經悟道了,既然悟道了,就能夠自主你自己的心,保持永遠的快樂,這個才是真正的大樂。(眾鼓掌)

  我是用簡單的方法講,你們比較聽得清楚。我跟你講「常」,就是說永遠存在的,很多世間的人不是「常」就是「斷」,「常」就是永遠存在的,「斷」就是永遠是沒有的,佛教存在於「常」跟「斷」之間,「有」跟「空」之間。什麼是「有」?什麼是「空」?「有」跟「空」你都不可以去依靠,你去依靠「有」,終於會變成「沒有」,再來就變成「斷」,你如果一斷永斷,那你就是真的斷了。好像很多人認為說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那就是「斷」。事實上佛教裡面還講因果講輪迴,你還是繼續在變化之中。唯一的方法,離開「有」,也離開「空」,你悟到了「有」跟「空」,統統你都能夠看透,這時候才能夠自主自己,保持永遠的快樂。六祖主要是在講這裡。

  我做一個比喻給大家看,「老婆跟老媽同時掉到水裡,先救老婆,老媽就沒有命;先救老媽,老婆就也沒有命,應該怎麼辦?」古人怎麼做的,舉孟子為例,這個是要懂得中國歷史才能夠意會到,孟子從小死了老爸,老媽孟母三遷,搬了三次家,給他吃好的穿好的,就是要孟子將來有出息。老媽跟老婆落水,孟子當然先救老媽。為什麼呢?百善孝為先,應該是先救媽媽,老婆死了可以再娶。孟子就唱了一條歌,「世上只有媽媽好,沒媽的孩子像根草,老媽我來救你!」「噗通一聲!」孟子就下水先救老媽,老婆死了,沒關係,在美國很平常的,我可沒有講什麼人。

  你知道周朝有一個周幽王,他很愛老婆,講深一點是很好色啦!老婆跟老媽落水了,周幽王很愛老婆,一定先救老婆,他為了老婆,要逗她笑一下,連江山都可以不要,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何況是老媽呢?這個死老太婆在立太子的時候,老是偏向他的弟弟,害他差一點太子都當不成,他這時候唱了一條歌叫「情深深意濛濛」「我對你的愛很深,老婆我來救你了!」「噗通一聲!」這個周幽王也跳下水。這是中國的歷史,蠻好玩的。

  還有第三個,孫悟空孫行者,他是從石頭裡面蹦出來的,從來就沒有老媽,所以不存在有老媽落水的問題。孫悟空也是一個修行人,所以他是和尚,叫孫行者,他也沒有老婆,所以也不存在老婆落水的問題,這兩個問題都不存在。他根本不想這些什麼老媽老婆落水的問題,因為想這個也是白癡啦!他說,出這個問題的人是豬頭,簡直比他的師弟豬八戒還要蠢!我告訴你,這個才是真正的答案。我剛剛講「苦」跟「樂」,「有」跟「空」,都是在講這個問題,孫悟空他沒有老媽,沒有老婆,他是和尚,根本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想出這個問題的是蠢,是比豬八戒還要蠢。所以,這個笑話是在罵這個和尚叫志道的,他還講苦跟樂,誰受樂啊?誰受苦啊?還在講什麼是有啊?什麼是空啊?根本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

◎六祖回答,只要你悟道了,修行成就了,根本沒有「常」、「斷」的問題,沒有「有」、「空」的問題,沒有「苦」、「樂」的問題。

  師尊每天晚上睡覺都唸「往生淨土,超生出苦,南無阿彌陀佛」。什麼意思?每天晚上我都準備要死,死在我來講,不是苦,人間才苦!但是這個也是你的感覺出來的,你悟道以後就不覺得苦啦!你以為很樂的,說不定很苦。你知道我們有一句話嗎,一時的快樂就是永恆的悲哀。有一句話講,避孕藥另外一個藥名叫什麼?「抗生素」。避孕就是「抗生」,一時的快樂就是永恆的悲哀,你看加州的前州長,你說不是嗎,阿諾是英雄,但是他現在也是很慘。這個孫悟空講的是有一絲絲的禪意。有一句話說得好,「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怎麼選呢?你們自己選好了。他講,「生有何歡,死有何哀,原來是本無生,也是無形的,無形無生」,他是這樣子講,「老媽跟老婆死就死好了,不過是從有形的變成無形的,有什麼好傷心呢?救他們幹什麼,誰都不救!自己又不會游泳。」這是莊子的意思,聖人是這樣子講,不過是從有形變成無形而已,莊子不會游泳,所以老媽跟老婆都不用救啦,他自己活就好,莊子一直都很快樂,有老婆也很快樂,沒有老婆也很快樂。了解嗎?結婚久了就知道啦,我喜歡講于仙那句話,「碰到仇人你就結婚」。

  你知道王勃嗎,是一個文人,他很會寫文章,他說,「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婆是自己最愛的人,老媽是自己最親的人,怎麼辦呢,不管他,先跳下去,看看離誰最近就救誰,離哪一個近就救誰。」王勃「噗通一聲!」跳下去了,哎呀,不好,他只會寫文章,不會游泳。

  這裡有提到阿扁,實在是不太好,因為我們真佛宗很多弟子裡面都是民進黨,也有很多是國民黨的,師尊是站在中間的,兩邊都不要得罪,因為得罪一邊不太好,只是講笑話啦,不要當真。請民進黨的稍微安一下心,不要衝動。這個阿扁就講,「老婆跟老媽落水就落水吧!反正我愛的是錢,錢就是我的老婆,錢就是我的親媽,我說老婆跟老媽,你們就不能穿差一點的衣服再掉下河裡嗎?可惜你們頭上那些金釵手飾。」他一邊唱的歌是這個,阿扁看著他的老婆跟老媽就這樣子沉下去了。其實也不應該這樣子講,他也是很愛他的老媽。也是很愛他的老婆,當然我們每個人都很愛錢,但是我們也愛我們的老媽,也愛我們的老婆,對不對?這個阿扁應該是愛他的老媽跟他的老婆。

  這個笑話好長。三國的劉備講,「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衣服破,尚可補,手足斷,安可續,只要俺二弟跟三弟沒有掉下水就行了,其他人都不管。」劉備說老婆老媽你們死的好慘,就在河邊哭而已。這個曹操又不一樣,三國人物都出來了,曹操講,「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管他是老婆還是老媽,只要不是我掉下去就好。」曹操唱一條歌,「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再來談到屈原,我們快要吃粽子,五月都要吃粽子,屈原就講,「這個世界太黑暗,這個國家太腐敗,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不如死了乾淨,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洗污點,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洗吾腳,投身於河水中,倒是一個挺好的歸宿。」屈原是投水自殺的,他唱一首歌,「現在的一片天,是骯髒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裡再也看不見,老婆老媽,我跟你們一起死。」

  最重要的一句話,孫悟空講的,根本沒有這回事,沒有老婆,也沒有老媽,他是石頭蹦出來的。我們學佛就要學像孫悟空這樣,把很多的事情看得很淡,你看透了,你就沒有苦,你看不透了,就有苦,就有樂,我們所得到的,是永恆平衡的那一顆心。(眾鼓掌)不知道大家悟到了沒有?大家要悟啊!也就是說很多事情不要太執著,「有」跟「空」,「斷」跟「常」,「苦」跟「樂」,都不要太執著。你能夠不執著的話,你去觀察這個人間,觀察這個世界,你只要開悟了,你就離開「苦」跟「樂」,「有」跟「空」,「斷」跟「常」。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