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

11-05-28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諸行無常是生滅法
2011-05-28 台灣雷藏寺
<蓮生法王2011年5月28日台灣雷藏寺四大天王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終師之世。僧志道,廣州南海人也。請益曰:「學人自出家,覽《涅槃經》十載有餘,未明大意,願和尚垂誨。」師曰:「汝何處未明?」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於此疑惑。」師曰:「汝作麼生疑?」曰:「一切眾生皆有二身,謂色身、法身也。色身無常,有生有滅;法身有常,無知無覺。經云:『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者,不審何身寂滅?何身受樂?若色身者,色身滅時,四大分散,全然是苦,苦不可言樂。若法身寂滅,即同草木瓦石,誰當受樂?」
  ※ ※ ※
  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祈請上師加持,敬禮壇城三寶,祈請三寶加持,敬禮護摩主尊護世四大天王,加持報名眾等所求皆能如願。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更有我們今天的貴賓,我的父親盧耳順、我的大妹盧勝美、三妹盧幗英及husband、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南投縣政府社會處熊俊平處長、宗委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卓忠三律師、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香港成功企業家雷豐毅先生、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大家午安,大家好。(眾鼓掌)
  謝謝熊處長為我們帶來的兩個獎狀,還有他剛剛的談話,我們都聽進去了。(眾鼓掌)關於「鎮颱風」的事情,過去是有這種現象,未來不一定有。所以,請大家不要老是注意,一有颱風,就看它有沒有拐個彎跑了,不要這樣想。因為,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也就是講說,天的變化不是人能夠預測的;人的命運,也不是人能夠算出來的。有時候,也一樣會有變化。我隱居三年半的時間,颱風都沒有進到台灣,都沒有登陸,這一點哪!我認為是僥倖,好家在(台語:幸好)。不能講說,我一住在台灣,所有的颱風都不登陸啊!我這肩膀會被壓死,這我不敢保證。我是敢這樣保證:少一點,就非常幸運了。(眾鼓掌)謝謝熊處長看得起我,我的肩膀不敢擔當這樣的重責大任,到時候,我就會被開除了。
  今天,有台灣省分堂聯誼會,有幾個人簽名希望將分堂聯誼會暫時取消,我也簽名了,是蓮體法師拿來給我簽的。但是,我首先是認為,不應該那麼草率就簽了,所以,我的字簽的特別小,像螞蟻那麼小,意思是「我尊重大家的意見」。以我個人來講,不足為道,目前是這樣,不要以我的意見為意見,以大眾的意見為意見。(眾鼓掌)
  另外,小弟、老夫下個禮拜六月一日,要回西雅圖。因為,有大學的同學會在那裡舉辦,另外,我也想看看佛青、佛奇、盧弘、盧君,所以,我會回去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以後再回來。(眾歡呼鼓掌,鼓聲震天)就是next week, June 1st, I will go to Seattle, because there is a university same class meeting, and I can’t stop missing my son, my daughter, and my grandson, Lu Hong, granddaughter, Lu Jun. I will just work in Seattle for one month, 完了以後,I will come back!
  還有一點,剛剛我本來是想頂禮佛菩薩的恩,還有所有坐在這裡的上師的恩,另外,我還要頂禮眾生的恩。眾生是不可思議!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祂不只是頂禮眾生喔!祂還頂禮枯骨。祂和所有弟子走在路上,在偏遠的地方,看到路邊有枯骨,釋迦牟尼佛馬上跪下來向枯骨頂禮。所有的弟子都不明白,為甚麼一個神聖的佛陀要向枯骨頂禮?佛就講:「你們不知道嗎?所有的眾生,有可能都是我們過去的父母,都是我們的親眷。既然是過去的父母,你就應該要頂禮。」眾生的恩,你們看不見的,事實上,時時都在的。在平等性上來講,眾生跟我跟他跟你都是平等的;只是一個先覺悟,一個後覺悟而已。
  昨天我去看了桃園的黃帝大廟。回來以後,我在內壢吃晚餐的時候,教授師問我:「你近來心情好不好?」我當時就講了幾句話:「盧師尊的心情,沒有起,也沒有伏,永遠保持一樣,沒有所謂的心情好,或者不好。如果你認為盧師尊本身還有心情起伏,不過,都是保持一連貫的一種平衡的狀態,沒有太大的起,也沒有太大的伏。」要了解這個,你們要懂得忍辱波羅蜜。



◎這整個世間上是非多的不得了;破壞也多的不得了;譭謗也是多的不得了,這是人世間正常的現象。如果沒有這個,那就是西方極樂世界、東方琉璃世界、南方寶生佛的世界、北方不空成就佛的世界、中央毗盧遮那佛的世界。
  所以,第一個忍辱,是很苦、很痛苦,但是你要想啊!你必須要忍辱才是修行人;忍受這種苦才是修行人。為了解脫的智慧,往生清淨的佛國,就是要修煉忍辱,再怎麼苦,你都要忍,這是第一種忍辱。我今天教大家忍辱,就是既然要修行,就要修忍辱波羅蜜才能夠到達彼岸。要修行,若你不能忍,你就不是修行人,算甚麼修行人?人家講一句話,你就生氣;打你一下,還人家兩下,這算甚麼修行人?難忍能忍,這是第一個忍辱。很痛苦沒有錯,就是要你忍,才叫修行。不能忍,算甚麼修行?
  第二個忍辱,你要用「悟」來忍辱,要用你的「思維」來忍辱。眾生都是你的父母,父母教訓你有甚麼錯?你就好好、乖乖的去接受,你不能夠去反抗、反駁、駁斥,都不可以。因為是父母、是眾生在教育你啊!他損你、害你是要教你修忍辱的時候到了,就是要教你要修忍辱波羅蜜。所以,害你、損你的人,都是你的大恩人、大菩薩,這是第二段的忍辱,比較高深的喔!這個人打你,你不可以還手的。像基督教也是一樣,有人打你右耳光,你就連左耳光也讓他打;聖經是有這樣講:「打你右耳光,你左耳光也讓他打。」為甚麼耶穌會講這種話?祂就是懂得忍辱波羅蜜啊!你不知道打你的人、罵你的人、損你的人、害你的人,就是要你修忍辱波羅蜜。因為你有忍辱,你才能夠到清淨佛國,因為你有忍辱,才能夠成就佛的果位。用「思維」想,你的「思維」去轉變一下──他/她是在幫助你/妳;他/她是你/妳的恩人,他/她是大菩薩,他/她教你:要修忍辱,眾生都是恩人。
  我剛剛頂禮眾生,就是報眾生恩。你不修忍辱,你不要修行,根本你就是凡夫俗子。人家害你、損你的時候,就是要你修忍辱啊!你是大菩薩,利益眾生的。因為忍辱本身就是成佛的資糧;而成佛的資糧,忍辱是其中之一啊!所以,修行人放開你自己的心胸,「天下的責難,都歸我。害我也可以,損也可以,甚至殺我也可以」,你都能夠一心不亂,不受外界影響,那麼,你的忍辱已經不錯了,第二段的忍辱已經到了。
  第三個忍辱,就是開悟的忍辱。你如果開悟了,自然能夠忍辱。為甚麼?三輪體空。你記得嗎,有甚麼人在害你、在損害你?你還有自己嗎?你已經在利益眾生了,你將自己都捨給眾生了,你還有你自己嗎?你還有名譽嗎?你還有你的身體嗎?做個菩薩,將自己捨給眾生,這是開悟者的忍辱。你已是大菩薩了,已經開悟了,你要為眾生而不為自己啊!還忍甚麼辱呢?你已經無我了。我們講說,人的名譽啊!是我們的第二生命。告訴你喔!「無我」是連生命都沒有了,你連生命都獻給了眾生了,你還有甚麼名譽啊?所以,將你的身心全部給眾生就是大菩薩,若你能夠這樣做,你還需要忍辱嗎?連忍辱也沒有,那是最無上的忍辱,叫作「無生法忍」。
  師尊可以睡用黃金打造的床,也可以拿大甲(台中市區名)的草蓆,就在路邊上這樣睡。我講了一句話:「甚麼都可以。」這樣,就是第三層的忍辱,已經到達了,任何一個環境,你都可以適應,要我盧師尊做甚麼,我都可以做。我並不是很尊貴的,雖然,你的佛性很尊貴,但是,身心早就獻給眾生。(眾鼓掌)這種開悟的人當然是很少,到第三層的忍辱當然很少。



  有一個國王到鄉村去,他看到一個賣雞蛋的,為了親民,他來買蛋,他問:「你這蛋是多少錢?」鄉下人講:「我這蛋一個要三十塊。」國王心理想:「這不是敲詐嗎?一個蛋明明才五塊,你卻賣我三十塊?」國王問鄉下人是甚麼原因,「你這裡的雞蛋是不是很少?你賣我三十塊?」鄉下人回答:「我們這裡的雞蛋沒有少,產量還是很多,但是我們這裡,國王很少來,國王非常的稀少,所以我要賣這麼貴。」國王少啊!所以,賣給他就賣得貴。開悟者少,你就對開悟者,多害他一點、多欺他一點、多修理他一點、多譭謗他一點。因為啊!開悟者是稀有動物,你要磨鍊他,讓他不用忍辱就能夠忍辱。凡是開悟者,你們都可以欺負,如果他發了瞋恨的心,就表示他的想法和他的做法是不一的。所以,我這樣一講,開悟者就很慘了。真的,開悟者是沒有自己的,只為眾生。還會有瞋恨的心出來,那叫甚麼開悟者,那是不悟者。沒有實踐者,那是理上的開悟,你事實上的行為並沒有開悟。開悟者是不和人家競爭的,甚麼好名、好利,甚麼都好,不行的,應是沒有競爭的。世間是競爭的,世間的人都是競爭的,出世間是沒有競爭的,成佛是沒有競爭的,很簡單。
  甲和乙到開放式的動物園,也就是動物保護區,迎面而來的是一隻獅子。乙就和甲講:「我們趕快跑。」甲就蹲下來綁鞋帶。乙說:「你怎麼還不跑,還在綁鞋帶,你難到要和獅子賽跑?」甲和乙講:「我不是要和獅子賽跑,我只是想和你賽跑。」那就是人間相,人間的實相,每個都在賽跑。出世間不是這樣,你幫助別人修行,自己也修,同登彼岸,一起到佛國淨土。不是誰和誰賽跑,不是誰在爭第一。世間都是在爭,但是,修行人無爭。(眾鼓掌)
  夫妻有時候,也都是會競爭的,這個說「這是我的功勞」,那個說這是他/她的功勞。有一個先生對他的朋友講:「我對我的妻子的記憶力有些憂心。」朋友就講:「你的妻子的記憶力是不是漸漸喪失,你才擔憂她的記憶力?」那位先生講:「不是,是我的妻子記憶力太好。」大家笑不出來。「你知道她的碎碎念有多厲害嗎?」「從古至今,只要你犯一個小錯誤,全部拿出來唸,唸個不完啊!記憶力太好。她都記得。」這個對夫妻來說也很麻煩,夫妻也是有競爭的。我不敢再講下去,很多的先生和太太在這裡。
  大家想一想喔!先生和太太,光頭的不算。你們的生活有甚麼共同點呢?甚麼是你們生活的共同點?有一對夫妻想:「甚麼是我們生活的共同點?」她的先生終於想出來──我們在同年同月同日結婚。(師笑、眾笑)這是生活的共同點!如果我們生活的共同點,真佛宗的弟子能夠每天晚上同時一起修一壇法,這共同點就非常的優秀。(眾鼓掌)
  有一個太太和先生講:「昨天晚上,你一直唸一個人的名字,一直叫著:『瑪麗亞!瑪麗亞!瑪麗亞!』你唸的是誰啊?」「瑪麗亞」剛好是天主的媽媽,他說:「我是在向耶穌的媽媽祈禱,所以我一直在唸『瑪麗亞!瑪麗亞!瑪麗亞!』」他的太太在旁邊冷笑,說:「昨天,你的『瑪麗亞』打了三通電話給你。」不可以這樣。
  夫妻要有共同點,同樣的皈依盧師尊,同樣的修真佛密法,同樣的學心量寬大,就是夫妻最好的共同點。(眾鼓掌)有一對夫妻剛剛結婚,去照結婚照,兩個人坐著,中間有一個距離。攝影師對他們說:「你們要坐近一點。」他們說:「不要,我們這樣坐就可以了。」攝影師覺得很奇怪,問說:「你們為甚麼要這樣坐?」「離婚的時候,那一張照片還可以用,『喀擦!』剪一下,兩個人的那張照片還是好的。」這是不好的。
  有一個酒鬼天天喝酒,後來終於結婚。酒友講:「這酒鬼到底改變了沒有?」「他還是酒鬼。」「有沒有改變?」「改變是改變了啦!」「為甚麼?」「因為以前他喝酒,是和所有的單身漢喝,而且喝得唏哩嘩啦,笑得很開心,喝得非常舒服啊!結婚以後,他也是喝酒,只是一個人喝的是悶酒。」
  笑話講多了,回歸正傳。要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今天講的,是沒有答案的,因為六祖還沒有回答,只是問這位僧人。
  有一個僧人叫作志道,是在這世間一個有名的大師,他是廣州南海人,從出家以後,他看《涅槃經》一共看了十幾年,不明白《涅槃經》的大意,希望六祖能夠垂誨,給他一個指示、給他開示。六祖講:「你何處未明?」到底哪些地方不明白?志道就講一個偈,這個偈非常重要,「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於此疑惑。」他對這個偈有了疑惑。為甚麼呢?「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這六祖將來會講的。



  六祖講:「為甚麼你對這個偈有疑惑呢?」僧志道就回答:「一切眾生,皆有二身」,所有的眾生,都有兩個身體,「為色身、法身也。」就是有形的身體和你原來的佛性,就是法身和你原來的──我們所稱的「最細身」,密教叫作「最細身」,最細的心哪!「色身」和「法身」就是「兩身」。「色身」是無常的,因為有生就有死,所以「有生有滅」;而「法身」是長存的,也就是說佛性永遠存在的,叫「有常」,但「無知無覺」──沒有知覺,「法身」是沒有知覺的。經典講,「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者,「不審何身寂滅」,是「色身」寂滅呢?還是「法身」寂滅呢?「何身受樂」──哪個身體是「受用身」,是受到快樂?如果是「色身者」,「色身」滅時,我們這個身體死的時候啊!「四大分散」,地水火風分散開來,「全然是苦」──都是苦的,「苦不可言」。大家都知道的,地大入於水大,水大入於火大,火大入於空大,「四大分散」的時候都有痛苦的。學密宗都知道,「四大分散」非常的痛苦,「苦不可言樂」──沒有甚麼快樂的。如果「法身」也是寂滅了,指的是佛性也寂滅了,那麼既然寂滅了,和沒有知覺的草、木、瓦、石一樣,有甚麼快樂呢?「誰當受樂」,僧志道講:「到底是誰受快樂呢?」「法身」也寂滅了,如同草、木、瓦、石一樣,沒有感覺。石頭是沒有甚麼感覺。那麼,是誰來受這個快樂呢?
◎「色身」寂滅了都是苦,「色身」在經過「四大分散」的時候很痛苦。「法身」如果寂滅了,甚麼是快樂呢?
  因為這個偈裡面,在最後一句有寫到「寂滅為樂」四個字,「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所以,志道就懷疑:「既然『法身』也寂滅了,就如同石頭一樣,那甚麼是快樂啊?」這就是他問六祖的問題。今天,我就只是問,沒有答,下次在西雅圖,你們就看網路了,我可能在西雅圖講這《六祖壇經》的回答。
  今天,我們是做四大天王的護摩,我們修「四大天王」法,有甚麼好處?在所有的「天」裡面,最接近我們的就是四大天王。廣目天王、持國天王、增長天王還有多聞天王,就是四大天王,今天這四大天王,剛剛統統都下降。今天的四大天王特別的神奇,祂們還繞著護摩火爐那邊,繞了三匝;四天王下降的時候,也在整個雷藏寺的四周繞了三匝。(眾鼓掌)我一直在想,為甚麼四大天王繞雷藏寺三匝?甚麼原因?我終於想出來了。當初九二一集集大地震的時候,東、南、西、北、中,若以我們的雷藏寺做中心的話,西方有萬佛寺,「嘩!」一下子成了平地,我們這裡是南方,我們的東方有靈巖山寺,現在又建起來了,現在大家都建起來了。九二一大地震時,祂也是整個都毀了。還有魚池鄉的人乘寺,我們山腳下的房子全倒了,還有更遠的,有一個寺廟也倒。我們的後山,山都走樣,寺廟也走樣,很多都是走樣,倒了很多,而台灣雷藏寺沒有倒。(眾鼓掌)
  大家知道嗎?地震的脈啊!是從我們這裡下去的,從前面升起來的啊!我們這地下是挖空的啊!是整個震空的,可是整個寺怎麼不垮呢?是四天王扶著寺的四個角落,將它們抬住的啊!(眾鼓掌)台灣雷藏寺底下是完全空的,只有台灣雷藏寺四個角落有四天王扶著,沒讓它倒。(眾鼓掌)地震過後,再將整個台灣雷藏寺放到地面上,結果,支撐的只有四個點,底下全部是空的。我要問台灣雷藏寺的住持,寺的底下全部空了,你用沙、石、水泥灌漿,一共灌了多少包?水泥灌了十幾萬包,還有沙和石頭全部放到底下,還沒有滿。我所知道的,用了一半再多一點的concrete(水泥)灌漿,才再將雷藏寺扶正,本來有一點歪,放下去的時候,地形已經變了,(師尊比劃著),慢慢的灌漿以後,灌到最後,就正了,(眾鼓掌)灌了十幾萬包的水泥啊!沙、石不算。當時,底下都是空的,我說啊!如果進到底下,說不定是通「地底圓通國」。護世四大天王真的很保護我們的台灣雷藏寺喔!四周所有的寺廟,不是全倒就是半倒,只有我們台灣雷藏寺,巍巍獨尊,我們這裡的佛菩薩,嗯!不能比較,但是,是一級棒!NO.1。



  講到這,再介紹這個吧!今天,我手上所拿的這個寶瓶就是「笨笨」所做的,免費要給大家的。只要你幫助了Sheng-yen Lu Foundation,「盧勝彥佈施基金會」,就免費贈送一個這樣的寶瓶。喔!好重,很重耶!這寶瓶可以裝甘露水,唸完甘露水咒以後,可以幫助眾生;這寶瓶還可以「蓋運」,例如今年運氣不好,你就拿你的頭髮、指甲、精神象徵物和你的八字,寫一寫,放在這寶瓶裡面,然後將它蓋起來,放在有氣的地方,就可以改變你自己今年的歹運,統統沒事。可以「蓋運」喔!另外,這寶瓶可以做生基啊!碰到好的地,將頭髮、指甲、衣物、八字放在寶瓶裡面,找到好的地理埋下去,在有做生基的地方,將它埋下去,這就是生基,可以改變你自己,變成很好的命運,歹運變好運。(眾鼓掌)是可以做生基的啊!可以「蓋運」啊!也可以用做甘露寶瓶啊!也可以放很珍貴的東西喔!你可以放這個財庫位,將裡面放一大堆的銅板,放在財庫位,自然「日日見財,天天旺」。
  這寶瓶很巧妙,設計的很好,底下是一個「吽」字,上面有「八吉祥」。這裡是一個上師心咒,就是蓋在上面的是一個心咒,底下一個「吽」字,在最底下,打開,還有一個十字杵,是金剛地基。所以蓋住寶瓶了以後,四周都有金剛杵守護著,上有八吉祥,底下有金剛地基,一蓋住了,鬼神都不能入,一定保護你保護的好好的,令今年所有的厄運,全部統統都不見。(眾鼓掌)
  這寶瓶是有用處的,而且是免費贈送的,只要你幫助了Sheng-yen Lu Foundation,就送你一個。是不是這樣?就是這樣。「笨笨」做的這個,講起來是很重,這裡還放了很多藍寶石、珠寶,這不是純金的吧?是純銀的嗎?應該都是很好的東西,很珍貴的。希望大家幫助Sheng-yen Lu Foundation,「盧勝彥佈施基金會」,還有幫助寺廟,幫助所有分堂,還有幫助華光功德會,幫助造橋、鋪路,幫助所有的弱勢團體,幫助所有的一切,我們都應該這樣的,因為要利益眾生,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師尊本身講起來,我也是一直在做。熊處長講的也對啦!有時候,我們做一些事情,不太願意張揚出來,存一筆錢,再花一筆錢,我們默默地做,大家也可以默默地做,幫助華光功德會,幫助「盧勝彥佈施基金會」,幫助造橋、鋪路,幫助弱勢團體,幫助應該幫助的人。(眾鼓掌)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