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一無所得 名最上乘

11-05-21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 一無所得 名最上乘
2011-05-21 台灣雷藏寺
<蓮生法王2011年5月21日台灣雷藏寺大輪金剛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智常一日問師曰:「佛說三乘法,又言最上乘。弟子未解,願為教授。」師曰:「汝觀自本心,莫著外法相。法無四乘,人心自有等差。見聞轉誦是小乘;悟法解義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萬法盡通,萬法俱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一無所得,名最上乘。乘是行義,不在口爭。汝須自修,莫問吾也。一切時中,自性自如。」常禮謝執侍,終師之世。
※ ※ ※
  首先,我們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大輪金剛,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與會的佛、菩薩、護法金剛、空行諸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師公盧耳順大德、大師姑盧勝美女士、聖覺寺住持悟蓮居士、新加坡煙台新東方商城實業公司董事長李益和先生、新加坡東方海事供應私人有限公司負責人蔡偉堅先生、華光功德會台灣區理事長吳冠德先生、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另外,還有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眾鼓掌)


  今天還沒有說法以前,先和大家談到一件事情,這是黎復華講師所提出來的。第一個,我不知道是他個人的意見,還是有幾個人的意見,認為「師尊每個禮拜六在台灣雷藏寺做護摩法會,台灣本身的分堂就會有萎縮的現象,沒有辦法聚集人眾,也沒有辦法繼續經營下去。」這是他所提出來有關台灣分堂的意見。應該也是有這種現象,不是沒有,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希望「師尊年事已大,應該多休息,有空閒出去走走觀光,照顧自己的身體」,這都是好的,很好的事情;第三個,他希望我們「真佛宗已經有接班人蓮寧上師,以後台灣雷藏寺的很多法會,應該由接班人蓮寧上師出來主持,師尊就早一點睡覺」。我覺得他也有他的道理存在的。大家渴望的就是每星期六到台灣雷藏寺參加護摩法會聽師尊說法。(眾鼓掌不絕,逾40秒)好啦!好啦!好啦!這是跟大家講台灣分堂的一個反映和現象。他提出來,我講給大家聽。每一件事情都要公開、要公正、要公平,有其他的聲音,大家都可以講。當然也有分堂的人講:「師尊長住台灣太久,他們的寺、堂都要關門大吉了,富了雷藏寺,窮了所有的分堂。」
  事實上,我曾經在西雅圖雷藏寺講過,台灣的夏天實在是很熱,而我是比較喜歡涼爽,比較冷一點的天氣。今天我中午出來的時候,太陽很大,我就對太陽講:「我要出門的時候,你就給我陰涼一點。」今天聽說會到三十度,所以我有這樣講。冬天的話,最好長在台灣雷藏寺;夏天可以長在西雅圖,但是這要慢慢再和大家商量一下。這樣也比較好一點,否則,分堂奄奄一息,沒有水去澆花也不行。
  佛陀當初在鐵匠那邊受了供養以後,祂就腸胃不好,半路上在雙羅樹下很辛苦,趕不回去。祂請阿難尊者:「你到恆河去取水,我喝一點水。」因為脫水,喝水就會好。阿難到恆河的時候,剛好五百商人在上游過河,河水非常的混濁,阿難沒辦法取水,所以他就回來了。他回來結果卻沒有水讓釋迦牟尼佛喝,若喝了水,就會讓祂解脫祂的脫水。但是,阿難不知道,佛陀本身有神通力,可以把混濁的水,在一念之間化為淨水,阿難的第一個過失在這裡;第二個過失,那時候,大自在天魔一直催著釋迦牟尼佛入涅槃:「你可以入涅槃。」當時,阿難如果請佛住世,佛陀是不會涅槃的。但是,阿難又忘了這一點──在佛要入涅槃,示現疾病,示現種種災難、困擾的時候,所有的弟子應該要請佛住世。(眾鼓掌)但是阿難犯了第二個錯誤,他沒有請佛住世。反而讓大自在天魔一直催佛陀:「你入涅槃。」所以,釋迦牟尼佛才入涅槃。在佛陀過世的時候,阿難尊者有兩個過失,一個是沒有取水回來救釋迦牟尼佛;第二個是沒有請佛住世。
  普賢菩薩的十大願中,其中就有「請佛住世」。所以,佛住世的時候,是要非常珍惜的。(眾掌聲久久)現在大家要商討一個方案,蓮寧上師將來是要慢慢的在這裡做護摩、做水懺、做梁皇寶懺、做種種的法會、浴佛,將來都要請蓮寧上師出來做,他要慢慢走上這條路子,因為他是我指定的接班人,確實是負有很大的責任。



  師尊的身體如何呢?(弟子喊:「好!」)我也不知道我的身體如何,這是講實在的話。釋迦牟尼佛的年紀大了,很多人都想領導僧團,尤其是提婆達多。(司儀:「祈請師尊長住世間,不入涅槃,大轉法輪。」此時現場僧俗弟子皆長跪合掌)喔!不用啦!我知道大家的心意,okay,因為我沒有示現病痛,也沒有身體不好。
  其實,我實在很想展現我的胸肌,我的擴背肌。師母說要證明。(師母:「我可以證明師尊的身體有擴背肌,是非常強壯的,有時候我要幫師尊擦背,所以看得很清楚;還有胸前,很肥厚,有肌肉的,不是垮垮的脂肪,是非常強壯的。是經過長期、多年的運動和修練,才會有擴背肌。真的是肌肉結實,在家裡抬重的東西,像昨天,有同門送我五百個上師心咒輪,是鐵造的,兩大箱,有五百個,師尊一手就抬起來,確實是一位大力士。還有,師尊到現在還可以做單槓,蜻蜓點水。」)(眾鼓掌)
  不過我是有這樣的想法,夏天的時候,在西雅圖稍微停留久一點,慢慢的將宗派所有的任務交給蓮寧上師和宗委會。因為,人甚麼都會增加,但是壽命會越來越減少,生存在人間,只有減少,沒有增加,這是一定的。你們今天可以看著所有的人,注意所有的人,注意一下子,好。注意過就好,我不說話,請大家坐。
  第二件事,台灣苗栗公館「萬字法輪堂」,樂智上師的哥哥──樂仁,我們請樂仁當我們真佛宗的講師。(眾鼓掌)
  第三個,今天有一位從香港來的笨笨居士,他送念珠給我們,還有製作了很多的佛俱,都是免費的。我曾經講:「你送我們佛俱都是免費,那你的工廠不是要倒閉嗎?」因為我不能講這種話,這種話一講,工廠的生意真的就沒有了。他原來是有工廠,不是做佛俱的,他是做另外一種生意的工廠。我這句話一講,他工廠的生意就全部沒有了。所以「佛無戲言」,佛應該不會有戲言。所以他今天要求師尊:「笨笨,鄭鼎新,浩力電器有限公司,雖然送我們免費的念珠及所有的佛俱,都不收錢,但是他自己本身的浩力電器有限公司是天天要賺錢,天天要發達。」從我現在講話開始,他的訂單就要源源不絕。
 


 我們今天做大輪金剛的護摩。大輪金剛是很特殊的一尊,也很少有,密教除了大輪金剛、金剛起菩薩以外,沒有一尊可以替代祂。祂也很少出現。因為了大輪金剛,所以在沒有上師的地方,在沒有合格上師的地方,可以自授灌頂。不能講說沒有上師的地方,因為上師也有很多冒牌的。合格的上師,可以做灌頂。為甚麼?因為他從虛空中把智慧本尊請到壇城,再由壇城到上師,再由上師給大家灌頂,這是合格的上師;若你不能夠從虛空中請下這一尊,你就不是合格的上師,你只是儀軌上的上師。你要做大輪金剛灌頂,請下大輪金剛到壇城,到上師的身中,然後加持大眾、灌頂大眾,這是可以的,這是合格的上師。如果不是合格的上師,你請不動大輪金剛,何能給大眾灌頂?
◎但是,當我們眾生需要灌頂的時候,找不到合格的上師,你就需要直接求大輪金剛。如何求法?所有儀軌一定要周全,最重要的,把你的身心獻給大輪金剛。
  師尊的弟子,如果不把自己的身體和心獻給自己的根本上師的話,你的灌頂就打了折扣,因為你將師尊看成凡夫,你就受了凡夫的灌頂。你將師尊看成佛,你就受了佛的灌頂。這是絕對、一定的。(眾鼓掌)吐登達爾吉上師講:「誰是你『一皈依』的弟子?祂就是你的心子;如果不是『一皈依』的弟子,還有怠慢的心、自高自傲的心,自認為有成就的心,超越根本上師的心,都不是『一皈依』的弟子。」
  只要你將百分之一百的身心全部獻給大輪金剛,在祂的面前很卑微地對祂做大禮拜、做大供養、持祂的心咒,迎請祂到壇城,你可以自授灌頂。大輪金剛就是「金剛起」,也就是所有金剛乘修法的起源,稱為「金剛起」。(眾鼓掌)
  我們再來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智常一日問師:「佛說三乘法,又言最上乘。弟子未解,願為教授。」其實,這些我都講過了,「三乘」就是「一乘」,沒有所謂的「二乘」。六祖講,你觀你自己的心,本心哪!「汝觀自本心,莫著外法相。」「法無四乘」,佛法本來就沒有「四乘」、「五乘」、「三乘」,「人心自有等差。見聞轉誦是小乘;悟法解義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萬法盡通,萬法俱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一無所得,名最上乘。乘是行義,不在口爭。汝須自修,莫問吾也。一切時中,自性自如。」「常禮謝執侍」,智常聽到以後感謝六祖,便在祂的旁邊當祂的侍者。這個回答非常的好,沒有所謂的「二乘」、「三乘」,只有最上「一乘」,就是「佛乘」。而為甚麼會有「二乘」、「三乘」?因為有人不求「大乘」,佛才方便說,像「二乘」──阿羅漢、緣覺,都是佛的方便說,如來的方便說法。



  現在也有「人乘」、「天乘」、「阿羅漢乘」、「緣覺」、「佛」,有「五乘」,甚至還有「菩薩乘」,怎麼回事?因為他們不追求大,而追求小,是人有分別,才分「乘」的。有的人說:「我將來轉世做人就好。」那你就是「人乘」;「我將來生天就好,能夠在天上享福」,就是「天乘」;有的人講「我自己了我生死就好,眾生不管了」,就是「阿羅漢」嘛!很多人雖然由「十二緣覺」覺悟了,非常的高傲,他就是「緣覺乘」;很多人只為眾生不為自己,他就是「菩薩乘」,菩薩乘到最高點就是「佛乘」。最究竟啊!甚麼是「佛乘」?「離諸法相,一無所得,名最上乘」,所有的法都不染,「一無所得,名最上乘」,這是開悟的話。
  為甚麼有這些「乘」呢?「人心自有等差」。宗喀巴講「三士道」,《菩提道次地廣論》中認為「下士道」希望以後轉世舒服一點,不要在人間受苦,這就是「下士道」;甚麼是「中士道」?希望自己早一點開悟、見性,成就就好,這就是「中士道」;甚麼是「上士道」?發菩提心,廣度眾生,菩薩以上,就是「上士道」,這就是「人心自有等差」,所以才說「見聞轉誦,是小乘;悟法解義,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這就是《六祖壇經》今天我講的,智常問的,六祖答的,很簡單、很微妙。
  我們不能妄聞哪!看這個文章就說《六祖壇經》,因為常常會講錯,師尊所講的就是祂的要義主要是集中祂的要點。有一天交通組和我一起吃飯的時候,有一個女士講給我聽的笑話,小明在學校拿第一名回家,很高興地將成績單拿給他爸爸看。他爸爸從頭看到尾,最後搖頭,打了他一個巴掌。小明說:「我第一名,你怎麼打我巴掌?」他爸爸又打第二個巴掌,「你還不承認嗎?」他爸爸就拿成績單給他看老師的評語:「每天和同學打成一片」,「你還不承認嗎?你在學校每天和人家打架。」老師的評語「每天和同學打成一片」,這是很融洽在一起,不是和同學天天打架。那一些拿《六祖壇經》講《六祖壇經》的,就是這樣講的,望文生義根本是錯誤的。
  這裡所謂的「三乘」,「見聞轉誦,是小乘」,就是一天到晚在轉經,在唸咒,希望轉世到好的地方;知道佛法,了解意義,只是「中乘」的階級而已,他知道諸天不能去,趕快將業障消除,了自己生死,這是「中乘」;依法而又真正實修的,佛講菩提心,你要發菩提心,依菩提心去修行,是「大乘」。
  你們在市面上哪個法師講解《六祖壇經》的,買來看,大部分都是解釋經典,解釋那些文字,都是有點偏。師尊所講的,哪有「三乘」啊!只有「最上乘」。(眾鼓掌)
  有一個督學到一個學校,問小華:「你知道為甚麼地球儀是歪的?」小華講:「地球儀拿來這裡就這樣,我沒將它弄歪,不是我弄的。」「好」,督學就笑了。導師剛好進來,他問導師:「小華講說地球不是他弄歪的。」導師講:「小華這孩子很老實,從來不講假話,不是他弄歪的就不是他弄歪的。」督學又笑,去找校長,校長想一想:「因為我們的教育廳和教育部撥的錢不夠,我們的地球儀是在夜市隨便買的,所以它是歪的。」你看吧!學生是歪的,老師也是歪的,連校長也是歪的,甚麼是正的?盧師尊講的才是正的。(眾鼓掌)



  我們千萬不要將字義弄錯了。這本《六祖壇經》是祂的弟子寫的,弟子編纂出來的,師尊是因為了解當中的意義,這不能有一字之差,和佛經一樣。甚麼是一字之差?很簡單,一個很有名的模特兒經紀公司要招考模特兒,報紙廣告非常的大,卻沒有人報名,董事長、副董事長、總經理這些高層都急了,「怎麼這次招考模特兒連一個報名的都沒有?」甚麼原因呢?「請寄上半身照片一張」,報上弄錯了,報紙上面寫成:「請寄下半身照片一張」而且一定要光頭的,不是和尚。一字之差就不對。
  我今天講《六祖壇經》,問蓮栖法師,我每次一到,他拿給我看,我眼睛一目十行,一掃過去,我說:「好啦!」連看都不看,我肚子裡面的東西,我還看嗎?(眾鼓掌)我讀一遍,我就能夠講。甚麼意思?像他們會解釋,所謂智常,就是一個法師的名字,「智」,就是智慧的「智」,「常」就是平常的「常」;「一日」,就是「有一天」。「佛說三乘法」,「佛」就是指釋迦牟尼佛,講有「大乘」、「中乘」、「小乘」這種佛法,突然又言「最上乘」,他們會解釋的非常清楚,我不用解釋了。唉呀!囉哩囉嗦的。我講的是甚麼?不會對你們講錯,你們聽了就可以納受。(眾鼓掌)佛只有講「一乘」,沒有講「三乘」,「三乘」是方便說。
  有一個男孩子在追女同學:「到底要怎樣的才能做你的男朋友?」女同學就回答:「要投緣。」男同學摸摸自己的頭:「我的頭扁一點,可以不可以?」你看吧!她講的是「投緣的」,男同學卻聽成「頭圓的」,隨便問答之間都有錯誤。所以這《六祖壇經》真的是很難講。
◎今天我講《六祖壇經》,簡單講一下就結束了,有幾句話很重要:「萬法盡通,萬法俱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一無所得,名最上乘」,這幾句話最重要。
  盧師尊胸中有萬法,一個本尊通,所有的本尊都通;「萬法俱備」,一切法在我胸中,我全部都有。但我並不是執迷那萬種法,我知道甚麼是「一」,甚麼是「最上乘」,所以,我「一切不染」,我沒有追著萬法跑,沒有被萬法所污染。「萬法」是「萬法」,「我」是「我」,我有「萬法」,而「萬法」不一定有我。這裡講「一切不染,離諸法相」,已經能夠「離諸法相」,我也知道「一無所得」啊!知道「一無所得」,這時候「名最上乘」,因為「一無所得」,才能夠成為菩薩。《心經》裡面講到的,「因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你若不悟「無所得」,你怎麼能夠成為「菩提薩埵」?你還貪著名啊!貪著財啊!貪著色啊!還貪這些,你以為有所得?還執著這個、抓著這個不放?必死無疑啊!哪裡能夠得「最上乘」?師尊寫書那麼久,很少自稱作家;我畫畫那麼久,很少自稱我是畫家,我知道那是虛名而已,都是假的,「一無所得」啊!你能夠知道「一無所得」嗎?你如果還有「我執」的話,哪裡能夠得「最上乘」啊?你不過是到天堂去享樂而已,到諸天去享樂而已,這句話是非常重要的。
  每個人都想得到第一名,大家都想得到第一名,寫作第一名,畫畫第一名,唱歌第一名,技藝第一名,彈琴第一名,得獎第一名,中彩券第一名,甚麼都想第一,舞蹈也是,我看蓮店上師舞蹈也是,都想得到第一名,甚麼都想得第一。有一個姐姐哭得很厲害,她的爸爸問她的妹妹:「妳姐姐怎麼哭的那麼厲害?」她說:「她參加恐怖化妝比賽得第一名。」「得第一名很好啊?為甚麼要哭呢?」她妹妹講:「但是她沒有化妝啊!」她哭得很傷心,因為她沒有化妝就得恐怖化妝比賽第一名。甚麼都可以得到第一名,大家都去搶第一名。其實,第一名只是一個暫時的名稱,將來人家也會將你忘掉,真的。
  今天,盧師尊跟大家講,我不想得到甚麼。
  有一個小姐年紀很大了,長得不錯,都沒有結婚,所有的親戚朋友都鼓勵她要結婚。她去參加婚禮的時候,大家都問她:「甚麼時候輪到妳?」她也火大了,參加喪禮的時候,她就戳戳她的叔叔、伯伯、阿姨:「甚麼時候輪到你?」



  我是常常想:「甚麼時候輪到我?」不要以為師母剛剛說師尊身體有muscle,我有胸肌、擴背肌,肚子以前有八粒,最後變成三立電視台的「三粒」,現在便成「一粒」。不管怎麼樣,你以為你的身體永遠強壯嗎?告訴你,只要一個病給你,你就完蛋了。所以,我常常想:「眼看他人死,心中熱如火,不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雖然現在看起來我的身體還可以看啦!但是我在想:「看看輪到我」啊!輪到我的時候會怎麼樣?「一無所得」啊!甚麼也沒有,最重要的是你的心中要有佛啊!你自己就是佛,你的身心都是佛,最重要的就是這裡了。你們大家不要以為永遠不會輸,師尊都會輸掉,何況是大家?只有兩種東西不會輸的,你猜是甚麼?螃蟹和蠍子兩個猜拳,牠們永遠不會輸,因為喊了半天:「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牠們都還是剪刀,牠們永遠是不會輸的。任何一個東西都會輸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會輸的,只有蠍子和螃蟹不會輸!
  我出家以後,從來就沒有去逛夜店,夜店是絕對不會去的。隱居的時候不算,出家以後,我永遠就是穿喇嘛裝,你看我一身衣服永遠都是喇嘛裝,這就是一種戒律啊!
  有一個男的對他的律師說,他要和他的太太離婚,律師問他:「為甚麼你要和你太太離婚?」那男的就對律師講:「我太太半夜都跑去夜店,所以我要跟她離婚。」律師講:「蠻有理的。她去夜店做甚麼?」男的說:「她去夜店抓我回來。」
  我們出家人要守戒律,每天晚上至少要看一遍你當初出家時真佛宗的戒律的戒本啊!有沒有犯戒,你要看一下。因為我發覺到有人比較隨便,隨便就不行。至少我們要懂得四威儀,「坐如鐘」,像師尊坐的時候,坐有坐相,我從來不彎腰駝背,像一個出家人的樣子;站有站相,我上來要三百六十度的轉一個圈圈轉到原來的地方,為甚麼?要做出「立相」,掃除所有儀態不整的那種障礙。立要有立相,「立如松」;動作要快,走路的時候,要如風;睡要如弓,像弓箭一樣,像弓一樣彎曲著睡,那是四威儀啊!然後,你要注重所有的戒律,戒律你統統要守,因為「三無漏學」,「戒、定、慧」,由戒能夠生定,由定才能夠生出智慧,智慧也能夠生出定,定也能夠生出智慧,但是定慧一定要守戒,戒律非常重要。



  佛法最重要的──出離心,第二重要的,菩提心,第三重要的,中觀正見。你要救度眾生,就要發菩提心,菩提心是只為眾生啊!不為自己,老是講自己如何了不得,就是侮辱他人;你侮辱了他人,就是不行。那天就是另一個宗派的領導人,好像找不到他經文上的甚麼缺點,但是他太驕傲。你知道,一驕傲的話,就是魔啊!魔就是「六」,佛就是「七」啊!「七」就是圓滿。平常在我們的日曆裡面,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禮拜天就七天,代表著圓滿,「七」是圓滿的數字,「六」就是魔鬼的數字,魔鬼只差一個甚麼?魔鬼只差一個驕傲、高傲,了不起啊!祂已經很了不起啊!「了不起」最後一定「起不了」。眾生未來的最後一條路都是「起不了」。他一「了不起」啊!就成了魔。不可以驕傲的,你雖然有,也要恭敬所有的人,對所有的人,所有的眾生,都要以慈悲心對待,慈悲喜捨,非常重要。六祖雖然在這一段經文裡沒有講,我今天特別加了「慈悲喜捨」,一定要的,不能夠驕傲的。師尊也不能夠驕傲,師尊講有胸肌,有擴背肌,但是不能驕傲啊!有一天得了一個病,不是全部沒有了嗎?
  師尊現在在這裡說法,了解六祖所有的經意,經意統統都懂,也去實踐,但是能夠驕傲嗎?也不可以。因為事實上,這世間上還是有人已經開悟了。我們的弟子當中就有很多開悟的,是一樣平等的,都是有佛的。師尊盡力的為眾生,為自己是少少少少的。但是我也知道,就算是你蓋了一間新的房子,有時候常問自己:「你能住多久?」有一些錢、money,問你自己那些錢你都用到嗎?房子你能住多久?車子你能開多久?那個珠寶你能夠戴多久?要常常反問自己。
  有人認為師尊還蠻有一點名氣的。這一點名氣算甚麼?你到東京街頭一站,誰認得你?飛到非洲任何一個國家在那邊一站:「我是蓮生活佛盧勝彥!」誰認得你啊?真的,再有名的人你也不一定認得啊!說世界上的總統就好,非洲的總統,你認得幾個?中南美國家的總統,你認得幾個?還有很多國家的總統耶!甚麼叫作有名啊?你有名到哪裡去?要學謙虛一點。
  五點十一分,下雨了,真的,我去澎湖求四海龍王。(眾鼓掌)不一定是我求的啦!但是我從澎湖回來的那一天,到了台中,下了飛機,開到一個小吃店「好小子」,是路邊攤,一坐定,台中的雨在那一天就下下來了。而就在那一天,新店就起龍捲風,對不對?對!(眾鼓掌)
  好啦!不要講自己的好,其實,自已的缺點很多的,請大家學習我的優點,不要學習我的缺點。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