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自性覺源體 不著空與有

2011.05.14自性覺源體 不著空與有《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
<蓮生法王2011年5月14日台灣雷藏寺除蓋障菩薩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吾今示汝一偈:「不見一法存無見,大似浮雲遮日面,不知一法守空知,還如太虛生閃電。此之知見瞥然興,錯認何曾解方便,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現。」常聞偈已,心意豁然。乃述偈曰:「無端起知見,著相求菩提,情存一念悟,寧越昔時迷。自性覺源體,隨照枉遷流,不入祖師室,茫然趣兩頭。」
※ ※ ※
  我們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除蓋障菩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另外,今天我們的貴賓,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盧勝美師姑、my third sister盧幗英師姑and her husband、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我本人過去5802測量連魏青萍連長、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中信金(控)南屯分行經理吳郁玲女士、台中木棉花關懷協會創會理事長陳蕙美女士、知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還有很多的沒有報名的貴賓,大家午安,大家好。(眾鼓掌)
  今天,我們是做除蓋障菩薩的護摩,這一尊菩薩雖然很大,是八大菩薩之一,八大菩薩就是觀世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地藏王菩薩、彌勒菩薩、虛空藏菩薩、金剛手菩薩、除蓋障菩薩。除蓋障菩薩的來歷很大,因為祂在胎藏院有祂特別的一個院。這個「院」是寺院的「院」,就是蓮院上師的那個「院」字;而所謂「院」就是特別的一個宮殿是屬於除蓋障菩薩的。這一尊在真佛宗裡面很少被提到,也很少有人修這個法,根本也是第一次舉行的除蓋障菩薩護摩。(眾鼓掌)是蓮哲上師和其他上師想出來,找到稀有的八大菩薩,因為八大菩薩在我們的《高王經》裡面是要奉請的。
  除蓋障菩薩的法力非常顯赫,原來這一尊菩薩可以「降伏煩惱」,可以「除眾生的業障」,所以才叫作「除蓋障」。(眾鼓掌)祂的象徵有兩樣,身色有兩樣,前面唐卡所供奉的是白色的除蓋障菩薩,也有黃色的除蓋障菩薩,也有藍色的除蓋障菩薩,祂拿著這一隻叫作「法幢」,也可以講是「法幡」,最上面是蓮花,蓮花上面有著象徵日輪的光;在一般的造型裡,有兩個手印,一個是給予印,另外也有設成無畏印。這一尊專門是做降伏煩惱,專門做去除業障。
  每一個密法,有一個咒、一個手印、一個觀想,這是三個主要的,有觀想、持咒、手印三個基本要素就可以組成一個密法來修持。
  我講過,很多人求觀世音菩薩,因為太多人求了,也許祂將你疏忽掉;而這一尊除蓋障菩薩從來沒有人求,也沒有人修,修得少,聽聞的少,《高王經》裡有。但是只要你修了祂的法,祂一定聽見你的聲音,因為只有你一個人修嘛!也因為這樣,說不定你被加持的力量非常非常的大,非常有成就。(眾鼓掌)我們請宗委會制定修法的儀軌,只要有觀想、有持咒、有結印、有入三昧地就能有修法的儀軌。而在修法的儀軌中,也要奉請八大菩薩,因為祂屬於八大菩薩。八大菩薩是在同一個時間,一起修行,一起成就,所以被稱為八大菩薩。這一尊除蓋障菩薩雖然排在最後,但是祂的用處是非常大的,祂能「降伏煩惱」,這是很少有的;「除去業障」,也是很少有的。能夠「降伏煩惱」、「除去業障」,就稱第一。(眾鼓掌)
  上一個禮拜,小弟(師尊稱呼自己)和四個妹妹,還有她們的husbands,另外,隨侍的蓮店上師、莉莉法師、雅琪師姐,我們一起去澎湖,還有兩位,就是請我們一起去的,福佑雷藏寺的堂主蓮真講師,另外還有一位,她是功德主,這位女功德主比較不願意出名,所以隱藏她的名字。我們一起去澎湖。澎湖是我祖父和我父親的故鄉,我祖父是澎湖西嶼小池角的人,那裡有一個盧氏的宗祠。我一看到那個宗祠建得那麼漂亮,真想將祂拿來當雷藏寺。盧氏宗祠,在澎湖西嶼的小池角,我祖父是那裡的人,我也去祭祖,祭拜祖先。
◎順便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不是請了蓮寧上師、我們的理事長蓮傑上師、雷藏寺的蓮哲上師三個人修法祈雨?你看,這幾天,全省都下雨。(眾鼓掌)他們的功力非凡,非常的超勝,上個禮拜才說祈雨,他們一求,雨馬上就來了,這禮拜就下雨。(眾鼓掌)
  我是上個禮拜二、三、四在澎湖,第一天,星期二去澎湖時,我就去找「四海龍王」,我知道澎湖有「四海龍王」,以「敖廣」為首,李敖的「敖」,廣大的「廣」,敖廣四兄弟。我到澎湖,找了幾個廟,王爺廟、天后宮,都沒有找到,最後在澎湖的觀音亭右手邊的廂房找到四海龍王。他們是有點香禮拜合掌,我講白話:「我們有真佛宗三個大上師在求雨,這雨不下,更待何時?」(眾鼓掌)這下子,真的下雨了,不管水庫滿不滿,有下雨就好。(眾鼓掌)總之,我們有求到雨,就是No.1了啦!上個禮拜才叫他們修法,我特別到澎湖去找四海龍王──敖廣四兄弟,甚麼「淅瀝。淅瀝。哇啦。哇啦。」還沒唸就下雨。你們三個上師再繼續求吧!求到水庫滿了,(眾鼓掌)就算成功了。我們是真的是求的喔!不信問蓮店上師,我找四海龍王,蓮店馬上上網一看,「有,有四海龍王,是在湄洲天上聖母那裡供奉的四海龍王。」我說:「拜託,我們是在澎湖。要到福建湄洲?澎湖就有了。」結果,真的找到四海龍王,真的禮拜了祂。這是閒話啦!
  我們今天繼續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經文裡面有一位智常法師,他問六祖明心見性,甚麼是見性啊?六祖就在經典裡面給智常法師一個偈:「不見一法存無見,大似浮雲遮日面,不知一法守空知,還如太虛生閃電。此之知見瞥然興,錯認何曾解方便,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現。」智常聽聞六祖這個偈以後,心就領受這個偈,豁然大開,也講了一個偈:「無端起知見,著相求菩提,情存一念悟,寧越昔時迷。自性覺源體,隨照枉遷流,不入祖師室,茫然趣兩頭。」這一個是回答,一個是豁然開解之後所講出的偈。大家看了,有的人認為很深。
  大家曉得,師尊在講《六祖壇經》,從來不參考別人講過的。這世界上,很多的法師、上師,或者是大善知識,或者是大活佛、大法師都講過《六祖壇經》,彼此之間參考來,參考去,講來講去,說文解字,不像師尊,根本連看都不看。(眾鼓掌)我今天到台灣雷藏寺,蓮栖法師拿《六祖壇經》給我看,「你今天講到哪裡?再來要講哪裡?」我就拿起筆來一勾,「今天就要講這裡。」你看過沒有?沒有!看過別人的註解沒有?沒有!那麼,我要講就要講,為甚麼?因為這本來就是我的東西啊!我還看甚麼呢?(眾鼓掌)這是本來我就會的,我本來就明心見性的。(眾鼓掌)這東西要講啊!就像從桌上拿橘子,「桌頂尼柑」(台語:輕鬆以對、易如反掌之意)。我一看,就清楚明白了;你們看了,是不是清楚明白,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現在稍微講一下給你們聽。
  我們以前看很多政治人物,他們寫很多匾,「一切皆空」,不知道是誰送給誰的,寫四個字:「一切皆空」送給他;他也送給別人:「一切皆空」,都會講「一切皆空」。他們啊!都是「悾悾」(台語:瘋癲)。甚麼「一切皆空」?明明有物,他說「一切皆空」?那麼你要從政,你怎麼「一切皆空」?「一切皆空」的話,從甚麼政?世間的人,最喜歡講「一切皆空」。參禪的人也喜歡講「一切都是空」、「空空」、「一切皆空」。這裡所講的,六祖也提到:「一切皆空是偏於空」。「偏」啊!那就是「偏」,不是正法,都是有所「偏」,講「一切皆空」就是偏了,偏於「空」。「有」,你卻沒有講,「有」和「空」是中性,是合起來的。因為「空」才產生「有」,由「有」才知道「空」;如果沒有「有」,如何知道「空」?譬如,我們隨便講一句話:「世間上都沒有人。」什麼是「空」?你也不知道甚麼是「空」啊!因為沒有你啊!沒有我,沒有他,誰知道甚麼是「空」?一定會有「有」,才知道「空」。因為你研究佛法才能夠知「空」;不研究佛法,你哪裡知道「空」?所以本身來講,「空」和「有」是相對的,都不能夠「偏」。
  有一個牧師講,「你們大家聽著,富有的人,要幫助貧窮的人,你們贊成不贊成?」終於有人喊贊成。牧師回去以後和他的老婆講,就是牧師娘啊!他和牧師娘講:「我今天佈道時,講:『富有的人,要幫助貧窮的人,你們贊成不贊成?』」牧師娘就問牧師:「有多少人贊成啊?」他說:「一半的人。」「那不錯啊!」牧師講:「不過,那一半的人是貧窮的人。」贊成的那一半的人是貧窮的人,富有的人都沒有贊成。我講這就是「偏」,因為你只見到一半。
  《六祖壇經》裡面所提到的「不見一法存無見」,就是「空」;「大似浮雲遮日面」,等於沒有看見佛性。「空」的話,怎麼會有佛性呢?這很簡單,一句話就可以解釋。你說「一切皆空」,就是偏向一邊,那時候你見不到真正的佛性。「一切皆空」,都會講「來也空空,去也空空」。以前,不是有一個小和尚在唸經,「空空空空,這一切都是空。」日也空,夜也空,金也空,銀也空,甚麼都是空。甚麼叫作「空」?「大似浮雲遮日面」,那個「空」,是不對的,將真正的佛性遮起來;「不知一法守空知」,你連佛法都不知道,只是守著一個「空」的知識,「還如太虛生閃電」,講起來,應該是不如啦!虛空中也會來閃電,會打雷的,有閃電、打雷就是有啊!你守著無知,哪裡能夠生閃電?閃電從何而來?這講的是第二句。「此之知見瞥然興」,這種「空」的知見非常的興盛,「錯認何曾解方便」,你錯認了這個「空」字,就根本不知道「方便法」。
◎佛法就是「方便法」。人間也是一種「方便」,慈悲更是「方便」,發菩提心也是「方便」。而菩提心有兩種,一種叫作「世俗菩提心」,「富有的人,要幫助貧窮的人」,這就是「世俗菩提心」;甚麼叫作「勝義菩提心」?就是真正的見性智慧,叫作「勝義菩提心」,(眾鼓掌)這是很深奧的。
  現在交女朋友不太一樣。我今天看電視,有所謂「把妹新聞」,這是我回到台灣,第一次聽到甚麼叫作「把妹」,好像就是追求的意思。有一個男士追求一個店員,終於將那個店員帶出去了。回來以後,他就誇:「我今天『把妹』非常的成功。」他的朋友問他:「怎麼成功?」他說:「我出去時就牽她的手,然後她就摟我的腰。」「再來呢?」「我們互相眼睛對著眼睛,就產生閃電。」「再來呢?」「再來,我們嘴巴就對著嘴巴,成了呂洞賓的『呂』字,非常好。」那位朋友說:「再來呢?」「再來,我就回來了。欸?你的問話和我的女朋友的問話是一樣的。」他那女朋友問他甚麼?問他:「除了這以外,你還有甚麼?」大家都不笑,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其實,當你在追求一件東西,像追求佛法一樣在追求,它有更深的知識,你還沒有接觸到。佛法裡面最深的,一個是「世俗菩提心」,也就是「富有的人,要幫助貧窮的人」;另一個是最重要的是「勝義菩提心」,就是佛性,你本身沒有接觸到,問題就是在這裡。
  誰真正知道佛性,誰就能夠見性成佛。六祖能夠真正見到佛性,才可以知道哪一種知見才是屬於「正知見」,哪一種是根本不懂甚麼是「方便」。六祖在第三句就講:「錯認何曾解方便」,你只要是認錯了,也就是對於「方便法」根本不了解。有一個老師,叫同學寫作文,「『貓』這就當你們的作文題目,你們回去寫。」結果甲同學和乙同學寫的「貓」,那個作文每一個字都是相同的,沒有一句是不同的。老師說:「不是甲同學抄襲乙同學,就是乙同學抄襲甲同學,你們一定互相抄襲。」結果,甲同學站起來說:「我沒有抄襲,那文章是我自己寫的。」乙同學也站起來講:「我沒有抄襲,那一篇文章也是我自己寫的。」老師說:「你們兩個寫的統統一樣,是甚麼道理?」結果他們兩個講:「因為我們寫的是同一隻貓。」同一隻貓,所以統統都一樣,寫的都一樣,甲同學和乙同學兩個人是鄰居,他們寫同一隻貓,所以他們寫的都一樣。這就是六祖所說的「不懂得方便」哪!也是抄襲別人的,根本不是你自己真正懂得的知識。人家說「空」,你就講「空」;人家說「有」,你就說「有」,這都是不對的。
  所以,六祖就講:「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現。」要用你的「念頭」,六祖也講「要用你的『念頭』」,「念頭」一產生,你就「知是知非」,你就知道了,你就明白了,這時侯,你的靈光自然產生,智慧自然會有,你會有如來的智慧。六祖好像醫生在治病,馬上切進重點。有一個小孩子發高燒,請醫師治病,治完了,小孩回去以後就死了,家長就告那個醫生。醫生就去看那小孩子,醫生摸他的頭,「欸?我是治小孩子的發燒啊!現在沒有燒了,已經治好了。」你們說這樣對不對?大家曉得,這樣是不對的。醫生治病,必須要知道方法。六祖知道這是「念頭」,問題在這個「念頭」上面。若要真正懂得如來的智慧,要達到「無念」。甚麼是「無念」?就是有很多的念頭,但是你不會被錯誤的念頭所牽引,這才是如來的智慧,才是「自己靈光常顯現」。六祖的意思是講,要知道自己的念頭,將自己最好的念頭發揚出來,就是「你的靈光顯現」;有不好的念頭,不要受它的影響。六祖的意思是這樣,祂自己本身是醫生,就是在醫病,說如來是大醫王,主要的醫病,就是在這裡啊!
  還有一個笑話,有一個大學女生,走在校園裡面,突然間,遇到色鬼,我們通常講是遇到色狼,色狼是有形相的,是有身軀的,色鬼是沒有身軀的,因為是ghost。鬼、ghost是無形無相。這ghost對著那女生講:「學妹啊!我是沒有腳的。」學妹一聽「沒有腳的」還在她的耳邊講話,她一看,一聽,原來是色鬼,是阿飄色鬼,她就趕快跑。那女學生每天很認真讀書,身體很瘦,跑起來很輕,但是那阿飄追得很緊,說:「學妹啊!我是沒有腳的。」她一看後面,真的沒有腳,也沒有人,她真的嚇到了。最後,她終於壯膽,因為那學妹身體很瘦,她說:「你沒有腳有甚麼了不起,我沒有胸啊!」色鬼一聽她「沒有胸」,就跑了。這色鬼碰到「太平公主」,「太平公主」沒有胸啊!
  沒有「腳」的遇到沒有「胸」的,這也是對治法。我告訴你喔!沒有「空」,也沒有「有」。當中有甚麼?你就是要講出來。你說:「唉呀!我知道了,是『佛性』。」我不是要你講佛性,每一個都知道佛性,都知道真如,就是要你講出來,佛性是甚麼?真如是甚麼?沒有「空」也沒有「有」,不偏兩邊,當中有真如、佛性。而真如、佛性是甚麼?這就是「靈光常顯現」,六祖的意思就是在這裡。
  今天講鬼,有一個男生,住在hotel裡面,你們知道常常有這個,鬼來壓床就是「鬼壓床」,那男生被壓得沒辦法喘氣,「噢!受不了了!」鬼壓他一陣子,也沒怎麼樣;再來就是「馬殺雞」,他被「馬殺雞」的很舒服。他就對那個鬼講:「你以前是做甚麼的?」祂說:「我是職業病啊!」「甚麼職業病?」「我以前就是在做按摩的。」我聽了這笑話以後,我非常的羨慕,就不用按摩椅或是甚麼的,因為那是機械啊!對不對?
  我們這裡有很多的醫生,像廖昭明是中醫師,還有李家凌,他也學過中醫,中西醫都有,我常常看到他們。職業病啊!看見女生,他就伸手要跟人家握手,女生就跟他握手。他開始就用三隻指頭在那邊把脈。廖醫師和李家凌醫師啊!從來不幫我把脈,都是幫女生把脈,他們碰到女生,就都有職業病。只要每一次碰到李醫師或廖醫師認識的,我就問:「你有沒有讓廖醫師把脈啊?有沒有給李醫師把脈啊?」「有。」每一個認識他們的都有把脈,我認識他們那麼久了,我是他們的師尊,怎麼從來沒有幫我把過脈?一定不幫男生把脈,只幫女生把脈,這中醫師要不得啊!廖醫師在那邊,看我臉色黑黑的,也不幫我把脈;看我臉色蒼白,也不幫我把脈。你有沒有幫師母把過脈?有。你看,他就是幫師母把脈,就不幫我把脈。要平等平等。你碰到男的弟子同門,你也可以說:「我幫你把把脈。」對不對?你也可以用「望」的。醫生有用「觀」的,有用「望」的,有用「切」的,用「把脈」的,你看要用甚麼樣的幫助同門,不要偏向一邊。這是沒辦法的事,職業病就是這樣。
  智常法師聽到六祖的偈以後,他的心突然間就開了,終於了解,智慧就像靈光一樣顯現,不能夠只偏一邊,「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現」。他說:「無端起知見」,沒有緣由地認為「空」就是「空」,「有」就是「有」;「著相求菩提」,認為「空」也是「著相」。不要以為「空」不是「相」,「空」也是「相」。「著相求菩提」,哪裡有菩提呢?哪裡有佛性呢?「情存一念悟」,在念頭裡面就可以開悟的;「寧越昔時迷」,我已經超越以前的迷惑;「自性覺源體」,佛性就是在這裡,「隨照枉遷流」,任何一個念頭在流動的時候,你都可以觀照它;「不入祖師堂(室),茫然趣兩頭」,如果不經過六祖點醒的話,只在「有」和「空」之間,不是著「有」就是著「空」,著「有」就是常見,著「空」就是「斷見」。不是「有」就是「空」,其實,沒有「有」,也沒有「空」。也就是說你都是在兩邊走,不是猜「空」就是猜「有」,其實那是非常茫然的。只有祖師能夠跟你講:「不是『有』也不是『空』。」這道理是非常清楚的。
  剛剛有兩對新人,他們要結婚。我就講了婚前和婚後,是大不同啊!師尊也是過來人,我結婚以前,每一次去盧麗香(師母)的家,就是師母的家,我都是提著禮物的,每一次都是大包小包的提著禮物去,第二次去,向同學借錢買禮物去,每一次去她家都是帶禮物去的,沒有一次是空手的,要懂得禮啊!禮多人不怪,每一次去,都是送禮去,禮是非常的重要,這是婚前。而婚後呢?她的生日哪一天我都不記得了。
  這次去澎湖,她看到一個兩千塊,不是兩千萬,台幣兩千塊的錶,她說:「這次生日,你沒送我禮物啊!母親節你也沒送我禮物。」我一看,我問錶多少錢,「兩千塊」,我問完就走了。我那堂兄嫂在旁邊看到,馬上出兩千塊。我真的很少送禮物,婚後就沒有禮物給她。有啦!母親節的時候,我住的社區有送康乃馨,每一人送一株康乃馨,剛好那一株是兩朵,一朵是直的,一朵是橫的,我將橫的和直的拆開來,其中一朵送給師母,就送康乃馨。生日時,我有送禮。有沒有?送妳康乃馨啊!那是社區送的,借花獻佛。
  結婚前是這樣的,是另外一回事,我剛剛講的也是正確的。結婚前,我和師母約會,我從來不敢放屁。不敢,就是有屁也忍,走在旁邊也忍,哪裡能夠在女朋友面前「噗!」所以,忍啊!忍啊!忍到最後,她走了,送她回家,我一轉身,就開始大放特放。結婚以後,我講真的,結婚以後,就不拘小節了,隨時都放,anytime,就放了。所以,你們自己問一問你們自己,婚前,妳先生有沒有在妳面前放屁?婚後呢?是怎麼樣?是不是對著妳放屁?婚前和婚後是不同的,所有的女士們要認清楚,所謂婚前是這樣,婚後是那樣,那是正常;婚前是這樣,婚後也是這樣,那才是反常。
  我們學佛的人,要懂得這個道理,你念頭裡面所知道的,雖然,婚前和婚後是兩頭,但是,是不同的,是不一樣的;「空」和「有」是不一樣的,一個是「空」,一個是「有」,是不同的,但是,再進一步的話,是沒有「空」,也沒有「有」,甚麼是沒有「空」,甚麼是沒有「有」?你們大家去參,參出來,你們就可以明心了。如何見性?用密法去修,將你的心輪打開,你就會看到靈光閃耀,這就是見性。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