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深觀廣行 明心見性

2011.05.07深觀廣行 明心見性
<蓮生法王2011年5月7日台灣雷藏寺阿閦如來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僧智常,信州貴溪人,髫年出家,志求見性。一日參禮,師問曰:「汝從何來?欲求何事?」曰:「學人近往洪州白峰山禮大通和尚,蒙示見性成佛之義。未決狐疑,遠來投禮,伏望和尚慈悲指示。」師曰:「彼有何言句?汝試舉看。」曰:「智常到彼,凡經三月,未蒙示誨。為法切故,一夕獨入丈室,請問:『如何是某甲本心本性?』大通乃曰:『汝見虛空否?』對日:『見。』彼曰:『汝見虛空有相貌否?』對曰:『虛空無形,有何相貌?』彼曰:『汝之本性,猶如虛空,了無一物可見,是名正見;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無有青黃長短,但見本源清淨,覺體圓明,即名見性成佛,亦名如來知見。』學人雖聞此說,猶未決了,乞和尚開示。」師曰:「彼師所說,猶存見知,故令汝未了。」
※ ※ ※
  我們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妙喜世界阿閦如來!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我的父親盧耳順大德、我的大妹盧勝美、內政部移民署台中區陳明軍先生、林千代嘰哦桑的弟媳方貴美女士、財團法人蘭生仁愛之家常務董事林益銘院長、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知名演員邰智源先生。另外還有很多的貴賓並沒有登記,事實上,他們是不想在這裡報個名,我們同樣的,敬禮每一個人,同樣的問候,大家好,大家午安。(眾鼓掌)
  明天就是母親節,Happy Mother’s Day!(眾鼓掌)向大家預祝「母親節快樂」!願天下所有的母親都很平安、很快樂。(眾鼓掌)



  先宣布幾件事情,是關於真佛宗宗務委員會和接班人蓮寧上師。本來,他們的總部是在西雅圖,現在的總部也是在西雅圖。因為盧師尊最近常在台灣出現,所以,總部要有一個將來可以對外的窗口;蓮寧上師這個接班人是永遠的,宗委會的處長是會變化的,因為會有選舉,會變的。從今天開始,在台灣雷藏寺會設立蓮寧上師接班人的辦公室;另外,再設立宗委會的辦公室。宗委會所有的決策,經過師尊簽署以後就可以發布。宗委會的決策是No.1的,是第一的,但是師尊本身如果有意見,師尊的看法和意見是No.1的。(眾鼓掌)宗委會以後就是處理師尊一切大小的事情,一切事情都先向宗委會申請呈報,有時候,我有意見的話,我會做決定;沒有意見,就遵照宗委會的決定。宗委會是第一,師尊也是第一。(眾鼓掌)將來,宗委會會有幾項重要處理的事情,第一個,是公文的處理;第二個,是信件的回覆;第三個,是對外的文宣──影音和媒體的活動規劃;第四個,是預約供養或者是餐會。除了這四件事情,還有其他很多的事情。不過,這四件事情先做,其他的慢慢做,也就是將我們真佛宗的團隊漸漸的制度化,而不是屬於個人的。
  還有,要報告幾個好消息、good news,桃園廣喜堂的教授師本身在桃園有一個「黃帝大廟」,將來要籌備建成「黃帝雷藏寺」,(眾鼓掌)就是有一個「黃帝雷藏寺籌備處」成立。另外,「中壢法記堂」的梁佩慈住持,她自己買了一塊地,是在石觀音廟的附近,我已去埋了樁,點了地;這塊地非常好,它是屬於「金磚穴」,四四方方,像金子的「金磚穴」,是很好的地理,將來,有很大的發展。(眾鼓掌)原來的「法記堂」將要蓋成「法記雷藏寺」,我們祝福她。還有,宜蘭的「禪光堂」要蓋「禪光雷藏寺」,它的地理也是和「金」有關,是「金城穴」,四周都是山,被包圍成了一個「金城」,是很好的地理,在那裡要蓋一個「禪光雷藏寺」,是游金禪在負責的。還有,在台東有一個「三和雷藏寺」,是蓮楹上師在負責的,它的後山像一個元寶,和黃金也是有關,是黃金的元寶,就是元寶穴。所以,我們現在有三個穴,「黃帝大廟」我還沒去看,我會去看,是黃帝雷藏寺;梁佩慈的是「金磚穴」;游金禪的是「金城穴」;蓮楹上師的「元寶穴」,都是很好的地,我都去看過、埋樁的。台灣增加了很多的雷藏寺,祝福大家早日興建完成,度廣大的眾生。(眾鼓掌)



◎今天,我們是做「阿閦如來」的護摩,「阿閦如來」是「大日如來」平等性智本身所化身的,這一尊如來非常的重要,在藏密來講,又稱「不動佛」,祂的金剛號就叫作「不動金剛」。
  甚麼是「不動金剛」?和我們今天要講的《六祖禪經》有關。甚麼是「不動」?有兩個「不動」,一個叫「身不動」,一個叫「心不動」。「身不動」表示「阿閦如來」常住三昧於「東方妙喜世界」,這就是祂的常住三昧中的「不動」,叫作「身不動」;所謂「心不動」就是「八風吹不動」,也就是禪宗裡面所講到的──完全不受外界環境、人言、一切的器世界所影響,叫作「心不動」。所以,所謂「心不動」也就是「念不動」──念頭不動。念頭如何不動?就是你的念頭,如果是如來的智慧,不會為外面環境的言語和所有的「八風」,包括所有的譏、譭、讚揚,甚麼樣子的統統都不受影響,這叫作「心不動」。「阿閦如來」的平等性智,就是表示祂的「不動」,在藏密,我們又稱祂為「不動佛」,就是「阿閦如來」。
  這一尊如來,有兩個手印,一個叫作「觸地印」,一隻手觸地。另一個叫作「獨鈷印」,就是兩隻手內縛,豎立中指,中指本身相貼,這樣叫作「獨鈷印」,也就是「阿閦如來」的手印。修「阿閦如來」相應的法,可以到祂的世界。「阿彌陀佛」有「極樂世界」是祂的淨土,而「阿閦如來」有祂的淨土叫作「妙喜世界」,很多的大和尚、大法師、大知識,他們都發願要到「阿閦如來」的淨土──「妙喜世界」。這一尊如來和將來的「彌勒佛」有關係的。所以將來「妙喜世界」的佛,會迴返到眾生,幫助「彌勒」成佛,幫助「彌勒」佛度化眾生,祂是屬於發大菩提心的一尊偉大的如來。(眾鼓掌)在祂的世界,沒有「三惡道」,沒有「地獄」、「餓鬼」、「畜生」,在祂的世界是沒有的。
  我們修密教的,我們人的身體來佈如來的話,「大日如來」是在眉心,「阿彌陀佛」是在喉輪,「阿閦如來」是在心際,「寶生佛」是在臍輪,「不空成就佛」是在密輪;將來你要看見佛性,若要看到「平等性智」,將「平等性智」打開,就會看到「大圓鏡智」,就可以見到佛性。所以,「不動佛」──「阿閦如來」在心際,對於你看見佛性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再談《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我來唸一遍這一段經文,非常的長,但是非常的簡單,等於是白話一樣,你們看了就可以讀了,就可以清楚明白。有僧人,名叫「智常」。你看,又有點關係到常智(常智上師),剛好是常智的顛倒,這僧人就叫作「智常」,很好記。有一個出家人,叫「智常」,信州貴溪人,他在年輕的時候就出家,他的志願就是「見到佛性」。我將經文用白話講。有一天,他來參禮六祖,六祖問他:「你從哪裡來?要求甚麼事?」智常回答:「我是學佛的人,從一個叫作洪州的白峰山來。」他在白峰山禮大通和尚,「蒙示見性成佛之義」,「蒙大通和尚開示見到佛性成就佛果的意義,但是,還不能夠完全領會,有點疑問。所以,從遠的地方來禮六祖,希望六祖慈悲指示。」六祖說:「大通和尚有說甚麼話教你呢?你試著說說看。」智常就講,他到了洪州白峰寺的大通和尚那裡已經有三個月,並沒有接受到甚麼很大的教誨,他為了法的緣故,在一個晚上,他獨自進到大通和尚的房間,請問大通和尚:「如何是某甲(也就是智常)本心本性呢?」大通和尚告訴他:「你看見虛空嗎?」智常講:「看見虛空。」大通和尚就回答:「你看到虛空有相貌嗎?」智常回答:「虛空是無形的,有何相貌?」大通和尚就回答:「你的本性就像虛空一樣,了無一物可見,是名正見。」如果你沒有看到一切的東西,就叫作「正見」;「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沒有一物可以知道,就叫作「真知」;沒有青色、黃色、長短,「但見本源清淨,覺體圓明,即名見性成佛。」也就是說看見你的清淨,覺體圓明,也就是見性成佛,「亦名如來之見」。智常雖聽到這樣的說法,但是還不能有決定性的見性,現在要求六祖開示。六祖就講:「你的師父所說的仍然存著看見的『知』,所以,令你不能夠完全了解明白。」我將整段經文就這樣翻譯。下一次再聽六祖為他開示的偈,我們先講這一段。
  這一段不是正確的。大家要了解,不是六祖的見解,是大通和尚的見解,所以不屬於正確的。「你看見虛空嗎?」「虛空甚麼都沒有。」虛空甚麼都沒有,這叫作甚麼?大通和尚就講:「你的本性就是甚麼都沒有,像虛空一樣,沒有一個東西的,這就叫作『正見』。」如果你認為甚麼都沒有就叫作「正見」的話,其實是不對的,那不叫作「正見」。甚麼都沒有當中還有佛性在啊!怎麼可以稱為「正見」呢?只有佛性真如才叫作「正見」,虛空不叫作「正見」。看不見任何東西就叫作「正見」嗎?不是的,佛性是可以看見的,那才叫作「正見」。所以,我向大家解釋,這樣講是不對的,大通和尚講的。



  我舉一個例子,有一個父親教他的小孩:「甚麼是天?」他的小孩不知道甚麼是天。父親對小明講:「我來幫你加深印象。」老爸就對小明講:「你的頭上面是甚麼?」小明講:「是頭髮。」「頭髮以上是甚麼?」小明一看:「喔!是屋頂。」他老爸再問:「屋頂以上是甚麼?」「屋頂以上是屋瓦。」他老爸很火:「對你指點半天,你還不知道。」一個巴掌就過去,霸凌小明,小明就哭了。「屋瓦以上是甚麼?」「喔!有了,還有天上的鳥在飛。」這怎麼解釋都解釋不通啊!你說「天」怎麼解釋?出去外面看,「天」怎麼解釋?沒得解釋的。「就是虛空啊!有甚麼好解釋?」老爸在教小明甚麼叫作天,他一樣一樣教,還是教不會。
  虛空是教不會的,你沒有辦法認識虛空;它,「空無一物」,也可以講「容納萬物」。人啊!在「天」底下是要謙虛的,要懂得謙虛的,修行到很高了還是要懂得謙虛。你看,師尊也是很謙虛的,師尊是開悟者,我若經常講:「天上地下,惟我是開悟者。」這樣是不行的。「天上地下,除了我以外,還有幾個開悟者。」這樣就比較謙虛一點。「天上地下,惟我是開悟者,其他的統統沒有開悟。」我就覺得這太不謙虛了,太狂大。
  文學家馬克吐溫也很謙虛。他到一個小鎮演講,演講時間還沒有到,他就到一個理髮廳理髮。理髮師看到他就說:「喔!你一定是遠地來的,你很有福分耶!今天,大文豪馬克吐溫到我們這個小鎮來演說,你可以去聽。」馬克吐溫聽了以後,說:「好,我一定去聽。」他不講說他是馬克吐溫。理髮師說:「票啊!全部都賣光了,你要去聽,你也只能夠站著。」他對理髮師講:「我每一次聽馬克吐溫演講,我都是站著的。」他很謙虛,始終沒有講他就是馬克吐溫,大文豪是這樣的。所以師尊從來沒有講過一句話:「作家盧勝彥」。你看,很多出版界的出一、兩本書,就自稱為「作家」,我已經寫完了兩百二十二本,(眾鼓掌)這一本的書名就叫作《逆風而行》。
  我小時候,是讓我爸爸霸凌長大的。但是呢?現在,我爸爸是追佛族,他變成一個非常慈祥的老人家,(眾鼓掌)而且他信佛。他以前不信的。我爸爸和我曾在除夕夜辯論有沒有佛菩薩,我爸爸說:「你說有佛菩薩,我說沒有。」我說:「有啊!」我爸爸說:「好!你說有,拿來讓我看。」拿不出來啊!兩個人不歡而散。我爸爸就在除夕的那一個晚上到高雄散心,我也到高雄找朋友,不歡而散。現在,你看我爸爸,他信佛啦!他成了追佛族,變成一個慈祥的老人。
◎人生是會改變的,智慧是會增長的。所以,「阿閦如來」的平等性智,祂認為人會改變的,眾生都會改變的,祂看眾生是平等的佛,這是平等性智。
  小時候,雖然被我爸爸霸凌,一直到高中,我從來也沒喊過一聲爸爸的,結婚以後,我才叫爸爸的。我這一本書《逆風而行》,會寫到這一方面的事情,縱然如此,他仍然是非常慈祥的老人,是我的爸爸。(眾鼓掌)我們不能夠對一個人有怨恨的心,不可以有,千萬不可以有,因為每一個人將來都會改變的,每一個人都有佛性。
  小時候,我不喜歡讀書,難怪在初中留級兩次,難怪我的父親對我的印象非常的不佳,那時候,老師告訴他:「你這個兒子啊!拿起書來,他就打瞌睡,他就睡覺。」我爸爸說:「那很好啊!他在夢中也可以用功啊!」這是過去式了。人生如此啊!夫復何求?我已經開悟了,知道一切眾生都有佛性,平等視眾生,我對於每一個眾生都是敬禮,心中只有大愛,絕對沒有恨。(眾鼓掌)



  大通和尚講的是歪理,甚麼是歪理?我舉一個例子給你聽,有人問:「飛機為甚麼會飛?」有人回答:「因為它有翅膀,所以會飛。」有人問:「火車為甚麼跑得快?」這個人回答:「因為火車有很多的輪子,所以它跑得快。」你說這道理對不對?這是有一點歪啦!有一個老師問一個學生:「你為甚麼留級啊?」「因為我對去年的功課,感到非常的有興趣,所以我留級。」這是歪理。大通和尚講的就是歪理,「虛空甚麼都沒有」,「你看見甚麼都沒有,這就是『正見』。」這個歪理實在是很多。
  有一個人到電影院看電影,售票員要他買全票,他說:「我買半票。」售票員說:「你是軍人還是警察,才要買半票?」「我不是軍人或是警察。」「那你為甚麼買半票呢?」「因為我的一隻眼睛是瞎的,我只有一隻眼,所以我買半票。」你說,這是正理嗎?還是歪理?他有一隻眼睛瞎了,他就可以買半票嗎?
  有一個郵差,要送信去山上,遇到一個小朋友。小朋友說:「郵差先生你要到哪裡?」「我要到山上送信。」「山路很長,太辛苦了。」小朋友就對郵差講:「有一個好方法,你怎麼不用?」郵差就問他:「甚麼好方法?」「你將這些信丟到郵筒裡面就可以了。」你看,這是麼理?這就是歪理。
  大通和尚這樣講,「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他將世界看成空的。「真知」不是這樣的,佛陀所悟的叫作「真知」,所悟到的叫作「真知」,悟到的就是「明心」,「明心」才叫作「真知」,他說是「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他表示說,所有一切「器世界」的人間所有一切,你統統都不知道,就叫作「真知」,那是差很遠的。
  師尊有很多事情不知道。但是師母知道。師母知道甚麼呢?「愛瘋」(iphone)。她在後面幫我校正:「iphone」啦!她會用iphone,發簡訊,會用iphone作任何的事,還有,iphone可以接到電腦,可以看全世界。哇!這iphone好厲害,真的。師尊沒有,所以師尊是「真知」。師尊沒有iphone,也不會用簡訊,也不會用computer。師母會用computer,很厲害啊!她可以用computer和美國的兒子和女兒,就是佛青和佛奇,還有盧君、盧弘對面講話,可以用computer這樣面對(視訊)講話。師母會用computer。我沒有computer才是「真知」。(師笑、眾笑)這是歪理。人家師母才是computer的「真知」,iphone的「真知」,我是「無知」。真的,我是電子方面的絕緣人,甚麼電子方面,我是原始人。我的家裡啊!現在住的地方沒有電話,我過著原始人的生活,家裡是有冷氣的,我會按open「開」和 close「關」,但是要按冷氣一個小時之後自動關掉,我居然不會,我連這個也不會,我真的是「真知」耶!真的,我是真的甚麼都不會,「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沒有一物你都懂的。但是我還懂得佛法。我懂得佛法以後,從佛法裡面知道「無一法」,佛法才是真正「無一法」,(眾鼓掌)而知道佛法「無一法」以後,居然可以利用佛法,還可以用這個佛法到了明心見性的地步,這叫作「真知」啊!



  「虛空無一物可見」,但是,我看到虛空還是有佛性,這才叫作「真知」,大通和尚所講的,還是沒有到見性的地步。所以,智常法師沒有辦法從大通和尚了解真正的見性成佛的旨意啊!所以他來求六祖。你看吧!我小時候很喜歡看電影,看武俠片。武俠片到最後都是好人贏,壞人全部被殺死。如果有一個人,這樣講:「我看武俠片,武俠片到最後,好人終於將壞人全部都殺死。」另外一個小朋友說:「我也想去看,我明天要去看。」那個人就講:「你去看有甚麼用?壞人已經全部被殺光了。」這個理是甚麼理?這就是歪理。
  我舉這個例子來講,就是講虛空,虛空看起來是虛空,但是,事實上有東西在裡面。老子也是這樣講,老子也算是開悟的老子講的!「恍惚啊!恍惚啊!實中有物啊!」(「恍兮惚兮,其中有物。」──《道德經》)──在這當中還有一個東西存在啊!這是老子講的。「虛空啊!虛空啊!甚麼都是空啊!但是中間還有東西在的」,這和六祖講的一樣啊!六祖講的,「虛空裡面還有東西」,這是見性的人才講的。大通和尚不知道啊!大通和尚就只是這樣講:「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猶如虛空,了無一物可見,是名正見」,不是正見,而是歪理,這都是非常清楚的。但是他最後一句講的還蠻好的,「覺體圓明」──感覺的體,非常的圓,非常的光明;「即名見性成佛」,講的馬馬虎虎,但是仍然還不是見性成佛;「亦名如來之見」,還不是如來之見,大通和尚所講的是不對的。「覺體圓明」可以講是清淨,但不能講是佛性,不能講是真如。看到「本源清淨,覺體圓明」,不能這樣就說是見性成佛,也不能講是如來之見,很像,但是不一樣。
  談到讀書,我以前好像講過,父親問他的兒子:「你們那一班有多少人?」「全班三十六人。」「老師不在還有幾個人?」父親覺得老師不在的話,全班還有三十五個人,全班有三十六人是包括老師,老師如果不在,全班就只有三十五人。小明就回答:「老師不在,全班沒有半個人。」全班都跑出去玩了,班上哪有人?到底是誰比較有智慧?是他父親有智慧呢?還是小明和同學有智慧?其實都是不對的。
  我們都需要明白這些六祖本身的開示。智常,自稱是「學人」 ──學佛的人,雖然聽到大通和尚這樣講,實在還是沒有辦法知道,因為大通和尚只是講:「一切皆空」,看不見甚麼,看不見就叫作「正見」。甚麼都不是,就叫作「正見」,甚麼都不知,就叫作「真知」;只要「本源清淨」了,「覺體圓明」了,大家一聽到也是矇查查,廣東話叫作矇查查(不清不楚)。
  對啊!講到廣東,講到香港,我們香港的大法會是非常的成功。(眾鼓掌)我們去香港做孔雀明王水供的大法會,在機場旁邊的博覽館,有三個館,我們統統都包下來,相信有三萬人參加。(眾鼓掌)我要出發以前,我很害怕,「去香港做大法會,會不會圓滿啊?會不會全部坐滿啊?」就像今天,我們也全部坐滿,「香港大法會會不會全部坐滿啊?」因為看起來,就像林口的體育館那麼大。
◎我對孔雀明王講:「我們主持大法會會不會坐滿?」孔雀明王說:「我會給你指示,會滿。」「怎麼滿?會不會成功?」「我會給你指示,會成功。你出去就知道。」我出了hotel,哇!就看到幾百部的法拉利排在那裡,一部又一部,慢慢地通過紅綠燈,我們看了,哇!法拉利是最尊貴的,最貴的,孔雀明王是最尊貴的法,法拉利那麼貴的車整排啊!看不見底的,幾百部的,可見我們的法會一定是滿的。(眾鼓掌)



  孔雀明王給我們指示,非常的圓滿,非常的成功,非常的尊貴。
  求雨的上師是哪一位?求雨的?你看蓮哲上師要推卸責任,他說:「不是我。」 你上面還有廖上師啊!廖玉存啊!中國真佛宗密教總會理事長啊!再上面還有宗委會的大處長啊!接班人啊!台灣不下雨是你們三個人的責任,趕快修「孔雀明王祈雨法」,趕快修。你們三個站起來讓大家看一看,我們的接班人,我們的理事長,還有我們的住持,責任已經給他們了,他們要好好地趕快修,要降雨,讓台灣的「日頭」(台語:太陽)別那麼好。
  你看東森電視台,那位報氣象的小姐,她講話的時候,頭會這樣,手會這樣,表情特別多。她每一次講:「星期六、禮拜天,天氣好的不得了。」(師尊模仿)我要是聽到「好的不得了」,我就嚇的半死,她下面接著的那一句:「要注意防曬,注意紫外線,超強。」那叫作「天氣好的不得了」。我自己喜歡天氣陰陰的,陽光被風吹得很涼爽,沒有下雨,溫度差不多是在二十度到二十五度,是適合我的好天氣。每一次到三十度,她就很高興:「你看我今天特別的開朗」、「心情很開朗」、「陽光普照,艷陽高照」、「天氣好的不得了」(師尊模仿),我一看到她「天氣好的不得了」,我就氣得想抓個東西砸向電視,「好的不得了」的話,我就完蛋了。師尊喜歡冷,不喜歡熱,我喝冰水,絕不喝開水,我很喜歡冷,不喜歡熱;剛好師母顛倒,她喜歡熱,不喜歡冷,喝開水,不喝冰水,對不對?對。
  台灣必須要下雨,真的,天旱的現象。上一回,我會應同門而做法是因為台灣的旱災,沒有下雨,真佛宗弟子聯名請求我,希望颱風的環流進到台灣,讓台灣的旱象解除。沒想到,變成大洪水。你們要注意甘露瓶,不要倒了,倒了就慘了。甚麼事情都不能過之,也不能缺乏,要走「中道」。佛,本身講「中道」、「中觀」就是這個道理。大通和尚所講「全部都是空」,不對,佛講的是「空中有物」,才是正確的,真正的明心見性是「空中有物」,不能只講「空」,很多道理都是這樣的。「過」與「不及」都是不可以的。所以,雨要下得剛剛好,太少,變成旱災,太多,就變成水災,這是剛剛好的道理。佛經理面所說的全是「中觀」,全是「中道」,就是這個道理。(眾鼓掌)
  大家要記得,要明心見性,從「中觀」和「唯識」裡面探討。「中觀」是屬於龍樹的,龍樹稱為「深觀派」,而無著的稱為「廣行派」,還是兩個顛倒?你們記得嗎?佛教裡面有兩位大師,一位是龍樹菩薩,一位是無著菩薩,一位是「廣行派」,一位是「深觀派」,龍樹是屬於甚麼派?「深觀」?回去看書,查一查,回去研究看看。有一個在佛教稱為「廣行派」,一個叫作「深觀派」,深是很深,很觀察的「深觀派」,一個是「廣行派」,廣大的廣,行為的行。蓮寧上師回去查字典,查一下computer,龍樹是甚麼派?無著是甚麼派?一個是「深觀派」,一個是「廣行派」,在這兩個派的當中,要綜合起來,就是屬於真正「中道」的思想。
  你要想一想喔!你的身體也必須要「中道」喔!太高了不行,太低了不行;血糖也是太高了不行,太低了不行;心跳要多少就是多少,跳太大,太多了不行,太少了不行;長得太高也不行,變成巨人,太矮也不行,變成侏儒;甚麼都是「中道」,風水也是「中道」,任何東西都是「中道」,佛性、真如,都是「中道」。你如研究「中道」的思想,你會發覺這世界上本身就是「中道」,太陽太接近地球了,不行;遠離地球了,不行,太接近地球,就接近一點點,地球就燒光了,遠一點點,地球就變成冰塊。好啦!我今天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