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三身元我體 四智本心明

2011.04.23三身元我體 四智本心明
<蓮生法王2011年4月23日台灣雷藏寺龍王菩薩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通頓悟性智,遂呈偈曰:『三身元我體,四智本心明,身智融無礙,應物任隨形。起修皆妄動,守住匪真精,妙旨因師曉,終亡染污名。』」
※ ※ ※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龍王菩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我們今天的貴賓, 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盧勝美師姑、my third sister 盧幗英師姑 and her husband、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由輔仁大學宗教系鄭志明教授所帶領的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參訪團40人、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代表、北美世界日報張心慈編輯、台中木棉花協會創會理事長陳蕙美女士、三立電視台記者、新聞部專案中的副理王琰先生,歡迎大家來。
  師母和佛青師姐、Andy師兄他們今天到了九寨溝。昨天晚上,他們在成都的千禧hotel,是五星級的大飯店,是Rocky 賴的好朋友蓋的。昨天晚上師母告訴我,參加護摩法會的時候,要我向大家問好,她會趕回來參加香港的孔雀明王大法會(眾鼓掌)。



  我們今天做龍王菩薩的法會,也會做龍王法的灌頂,包括龍王寶瓶。有關龍王寶瓶,我曾經寫在盧勝彥文集第八十七冊《神秘的五彩繽紛》和文集第八十八冊《蓮花池畔的信步》──「龍王法的秘密」,另外,還有《密教智慧劍》、《虹光大成就》都有講解到龍王菩薩,修法方面是非常周全和圓滿的。想學「龍王寶瓶法」或者「龍王法」,就要參考以前這些寫過的東西。
  海裡最富的,可以講就是龍王;在虛空中最富的是四天王;在地上最富的是山神和地神。學習「龍王寶瓶法」能夠讓大家得到很大的利益和很大的智慧。(眾鼓掌)
  佛經裡提到,也有龍能夠成佛的,就是「龍尊上王佛」,祂就是龍王成佛;佛經也提到「龍女成佛」,「龍女」也可以成佛。當然,在佛經中也有所謂的《海龍王經》,裡面有很詳細的記載,你們要看經典的話,就看《海龍王經》。《華嚴經》中說龍樹菩薩能夠入龍宮取藏,龍樹菩薩為甚麼能夠入龍宮閱藏,因為祂的名字有一個「龍」字,龍樹本身也是龍族,龍族當然能夠到龍宮,這都是在佛經裡面有記載的。
  我個人和龍族的結緣,是因為我有一塊土地,在Camano Island,就是在西雅圖Seattle的highway(州際公路I-5)212出口後,轉向西方,有一個半島,叫作Camano Island,那裡有一個park,我曾經到那個park 散步,幾個人一起散步,其中有蓮信上師,他現在已經八十七歲了,另外還有法聲堂的堂主蓮體法師,常智也有去,我們在那邊散步,海非常的蔚藍,非常的平,沒有風,太陽高掛,看過去,一片大海。正在漫步的時候,突然之間,浪潮洶湧,波浪洶湧,非常大的浪。我們覺得很奇怪,沒有船,沒有風,甚麼都沒有,突然間浪濤洶湧,我就趕快用「火眼金睛」定睛一看,原來有八大龍王在翻滾。(眾鼓掌)有幾個在漫步的弟子就講:「欸?是龍王出現了。」不好意思,有一點托大了,他們旁邊的就講:「那是龍王來朝禮師尊。」(眾鼓掌)不是啦!是剛好遇到而已啦!
  古代的龍王在「朝禮」皇帝也是一樣,原本水波不興,突然之間,浪濤洶湧,旁邊的軍師一看:「喔!是龍王來朝禮天子。」龍王來禮拜天子,所以浪很大,船都搖得很厲害。皇帝趕快寫了兩字「免朝」,丟到江海裡,江裡的龍王看到「免朝」,江水就平穩了。這在中國古代很多的神話裡都有提到。
  師尊不是抄襲中國古代的這些神話。我們是在Camano Island的park散步,突然間浪濤洶湧,翻滾而來,原來是八大龍王來朝禮。(眾鼓掌)那時候,師尊講:「有沒有紙啊?」趕快寫兩個字吧!結果,找了半天,終於寫了兩個字,丟下去,說「免朝」,但是,雖然丟下去了,還是不停的,還是浪濤洶湧。糟糕!這一回漏氣了,因為我不是天子啊!寫了「免朝」,祂也不聽啊!怎麼辦?那時候,蓮信上師好像有神通啊!說:「欸!祂們要來皈依師尊啊!」八大龍王來皈依師尊。(眾鼓掌)我就站在那裡,「南無古魯貝。南無不達耶。南無達摩耶。南無僧伽耶。」「南無古魯貝。南無不達耶。南無達摩耶。南無僧伽耶。」「南無古魯貝。南無不達耶。南無達摩耶。南無僧伽耶。」這樣好了吧?八大龍王說:「舒服了。」這樣很舒服了,就風平浪靜。(眾鼓掌)我為祂們唸「四皈依咒」,祂們就風平浪靜。常智!是不是這樣?是啊!常智講「是」就是「是」了。不是我講的喔!



  龍王本身跟隨師尊,大家最清楚的一次是印度尼西亞雅加達史那延的大法會,那時候,印尼有五個月沒有下雨,大旱,天地黃沙,紅色的沙土遍地荒野,天空很晴朗,大日高掛,我主持法會,居然,西雅圖雷藏寺的龍王跟著我到印尼。(眾鼓掌)那時,我講了一句:「你實在是在『起肖』(台語:瘋了),大日高掛欸!」法會外面的艷陽全像今天一樣,太陽很大的,「五個月沒有下雨,一點雨都沒有!」我居然脫口而出,沒經過腦袋想過,腦袋秀逗(台語:腦筋一時轉不過來):「法會完後,即刻下雨。」史那延大法會誰有去?有去的舉手。喔!他有去,邱鴻港上師(蓮籍)。常智也有喔?又是你啊!怎麼搞的,都有你那一份啊!還有誰?台下很多印尼的,今天有很多印度尼西亞的人,如果有參加法會的請舉手,有有有。
◎印尼史那延那一場法會結束後,準備要離開了,結束完十五分鐘,我們在等車,突然下大雨,雨水就像用倒的一樣,雅加達馬上淹水。印尼有 Thousand Island Country千島國的美稱,就是「千島之國」,真佛宗的弟子遍佈全印尼,(眾鼓掌)那時候,耀全師兄馬上用電話通知全印尼,問那邊的島是不是有下雨?上到新加坡,下到Australia,這是一個Thousand Island的Country,是千島之國,結果是全印尼全部都下大雨。(眾鼓掌)
  法會完畢以後,在東南亞有一個協會,叫作甚麼協會?簡稱「東協」,他們有一本雜誌,將我求雨的經過全部寫出來,說:「怎麼會那麼準?說法會結束後下雨就下雨,無影無息,真被祂說中了。」
  其實是真的有龍王隨身,龍王是跟著師尊的。(眾鼓掌)所以,今天如果修「龍王寶瓶法」、所有的「龍王法」,你就講是盧師尊敕令你們要發大財。(眾鼓掌)龍王是師尊的弟子啊!祂們說 : 「是師父交代的。」那麼,一定會給你們的。(眾鼓掌)再加一句,我聽說台灣今年到現在還沒有甚麼太大的雨,好像北部有下雨,中部好像沒有,南部好像也沒有,只有東部和北部下雨而已,天公沒有「落水」(廣東話:下雨)沒有落水、落雨,怎麼辦?現在靠你們回去求,師尊已經show過了,再讓師尊show的話,沒意思嘛!師尊已經show了一次旱災求大雨,應該要換弟子來show,換宗委會的大處長,換台灣雷藏寺的住持、副住持,換密教總會的理事長,台灣今年如果不下雨,是他們的責任。not me,不是我,I don’t care,今天是你們的責任,師尊已經show 過了,龍王聽令:「盧師尊有旨,希望你們在台灣這個寶島,不要鬧旱災。」這你們要記下來喔!你們今天來這裡,你們要求龍王,要讓台灣今年的旱災,據我所知──,不要再說下去,不要預言了,所以現在要靠你們了,你們要加一句:「盧師尊有旨,請龍王佈施台灣各地,讓旱災解除。」(鑼鼓喧天,掌聲熱烈)



  大家午安。大家好!我們繼續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通頓悟性智,遂呈偈曰」,這個「通」,就是一個法師的名字,法號叫作「智通」,他突然間領悟到「三身四智」,就寫一個偈給六祖。這個偈是這樣子寫的,「三身元我體,四智本心明,身智融無礙,應物任隨形。起修皆妄動,守住匪真精,妙旨因師曉,終亡染污名。」這個偈寫得非常的好,非常的妙。「三身」就是「法、報、應」三身,「四智」就是「成所作智」、「妙觀察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四個智慧。「四智」和「三身」原來是我的身體,我的本體,這一句話,一般來講,「三身」都是分開的,以前我講的「三身」也是分開的,大日如來是我的法身,阿彌陀佛是我的報身,蓮花童子是我的應身,盧勝彥是我的應身,將他們分開了。其實,真正懂得佛理的人就知道,「法、報、應」三身原來就在我的身體裡面。當我清淨的時候,完全清淨領悟了,我就是「法身」;當我頭戴五佛冠,身上配著飾物,莊嚴如金剛持,就是我的「圓滿報身」;現在的我,不管穿任何衣服,就是我的「應身」,就是「法、報、應」三身都在我的身上,根本就沒有分別。會分別的是眾生分別,真正一個悟者是「法、報、應」三身都是「我的身體」。(眾鼓掌)
  我們學佛啊!最主要的是回歸到法身境界,完全清淨,就是「法身」;若你一切的作為都非常的圓滿,發菩提心圓滿,出離心圓滿,中觀正見圓滿,你就是「報身」;你若行「六度妙法」、「六度萬行」度化眾生,佈施、說法、無畏,形成「六度」的現象教化眾生,那麼,你就是「應化身」,「千百億應化身」。這些其實都是「我身」,講的是偈中的第一句話。
  我們人哪!有時候,腦筋是秀逗,不能夠明白真正的佛理,本身做了很多多餘的事情而自己不知道。人的腦筋是很奇怪的,很複雜,所以才叫作凡夫。聖賢就不是這樣。
  有一次,我搭電梯,蓮極上師也搭電梯。他喜歡注意漂亮的小姐,他跟我講的,師尊絕不虛言。我們一起搭電梯,進來一個漂亮的小姐,然後電梯一直往上走,到了六樓,門開了,漂亮小姐走出去,蓮極上師也跟著出去,我喊他,我說:「還沒到啦!我們是要上去九樓,不是六樓啦!」他說:「喔!歹勢!歹勢!(台語:不好意思)。」就再走回來。這是人的習性。你們當中有沒有這樣的?一定有,跟著漂亮小姐走出去,你就被人家笑,你的樓層都還沒有到,但是你的習性就是人家走出去,你就跟著走出去,是有這種秀逗的現象。師尊也有,但是我是這樣的,人家推輪椅出去,我就跟著出去,我不是看漂亮小姐就走出去。蓮極是看漂亮小姐就走出去,而且他也喜歡跟漂亮小姐搭訕。我常常問他一句話:「奇怪了,你碰到男生怎麼不搭訕?」「那個男的,長得粗粗壯壯。」碰到男的,他不搭訕,一有女的進來,眼睛就亮起來,就很喜歡跟她講話。隨便講,「妳是電梯小姐嗎?」這就是習性哪!你相信不相信?
  台灣有悠遊卡,是搭公車要用悠遊卡,是吧?也有投錢的,就是這樣,前面有一個漂亮的小姐先上車,她就投錢,後面的男生就將悠遊卡丟進去,這就是習性,看人家投錢就將悠遊卡也要投進去。腦筋要聰明一點啊!要有智慧啊!這講的就是「智」啊!「三身」要合一,精神就集中,不會被人家牽著走啊!
  今天有三立新聞台的副理在這裡。你知道媒體啊!我們的知識來自於誰?來自於媒體。媒體一講這是壞人,大家就都說是壞人。有一天啊!二十幾年後,他沉冤大白,糟糕!平反了。所以,眾生有時候是很盲目的,我們的腳步是跟著媒體走,媒體講甚麼,我們就說甚麼。為甚麼呢?因為沒有別的知識給你,媒體是將主要的、所有的、一切的知識和眾生的現象,呈現在你的面前。你接受到媒體的──,我們不要說污染,說媒體污染比較難聽,也不能講洗腦,我們要講一個好聽一點的,因為三立電視台的副理在這裡,說影響,可以啦!就受到電視台的影響。其實,這個人不一定壞啊!
  我們知道的,很多很有名的企業家,做很多的善事,他們不一定壞啊!只是媒體將他其中的一個缺點渲染大一點,就完蛋了。我常常為劉兆玄抱屈啊!劉兆玄,以前的行政院長,他是一個好人啊!在師尊的眼中看起來,他是一個No.1、很優秀的學者,也是一個No.1的好人。八八水災時,他只是去染一個頭髮,哪有甚麼罪過?他怎麼會知道水災會那麼大?我實在是為他叫屈啊!媒體一直報導他染頭髮,每天都報導,結果他本來是黑頭髮,被染了以後卻變成白的,不止頭髮變白了,身體也變白了,染到後來,行政院長不用當了。這就是媒體每天報導他染頭髮、染頭髮、染頭髮、染頭髮、染頭髮,染到沒辦法,「我染頭髮的罪怎麼這麼重?」染頭髮的罪哪有那麼重啊?只是剛剛才下雨啊!他就是不知道南部在淹大水,等到知道已經來不及了。像前幾天不是說昨天全省會下大雨嗎?我們每天看著天,怎麼搞的沒有下雨?台中沒下雨,南部也沒下雨,北部下一點,「全省下大雨」,沒有啊!所以,有時候講「颱風很大」,結果大家坐在那裡打盹,沒事發生,大家都輕鬆回家睡覺,天氣預報說:「沒有颱風,沒有颱風。」結果颱風進來了,官員被害慘了。這就是我們本身沒辦法清淨,沒有理智,沒有辦法判斷。
◎所以,「終亡染污名」,要有真正的「四智」,才不會被染污。所以,好人、壞人,真的是很難分的。你要有理智,法官也會判錯。
  所以,媒體經常是「未審先判」已經判了。哇!這也是很麻煩的事情。所以,要有理智,你就能觀察,就不會被污染,不會被影響。但是,沒有媒體也不行啊!這就是很難。眾生就是很難去分別,媒體給我們知識;也給我們真相;有些是猜測的,也有推測的,你必須要用智慧去觀察。今天沒有媒體也不行。



  師尊每天早上也是要看新聞。而且,我很喜歡看「三立」。為甚麼喜歡看「三立」呢?有一個笑話是這樣的,有一個人去買橘子,他對老闆說:「我要買三粒。」老闆就給他十粒,「哇!你怎麼給我十粒?」「因為送七粒(人名:宋七力同音)。」有這個笑話的緣故啊 !所以,我很喜歡看「三立」。每一次,媒體一打開,我是看「三立」的,因為第五十二台是「中天」,第五十三台是「民視」,第五十四台是「三立」,我若按那個遙控器的按鈕,若是按上面的那一個,按一下是「中天」,再按一下就是「民視」,再按一下就是「三立」,對啦!我是看「三立」的,真的。謝謝你,「三立」也給我很多的知識,他們報導的範圍非常的廣泛,很有知識性,很有趣味性,很有真實性,因為「三立」的副理在這裡。我就講:「大家統統看『三立』。」阿彌陀佛!
  「四智」啊!四種智慧,佛的四種智慧。本來就是你的心裡非常的清楚,你心裡非常清楚,就是「四智」;你若明白,你「四智」就統統擁有;在你的心中,你非常的明白,這就是開悟。你心裡明白,像我的師父──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祂的金剛號就是「自心明白金剛」,就是「開悟的金剛」。甚麼叫開悟?就在這裡,你心裡清楚了,就叫開悟;對世間的真理,你確實明白,而且是唯一的,沒有所謂的第二,沒有相對的,只有這個,叫作「心明」。「四智」也是在你的身中,你身體有了「四智」和你融化在一起,一切就沒有障礙,沒有我執、法執,沒有煩惱,統統都沒有障礙,修行就沒有障礙。真的,你如果開悟了,修行就沒有障礙,障礙一切都掃除,煩惱也掃除。
  你為甚麼在人間呢?因為「應化身」是任何一個形相,都在世間上改變你自己的「應化身」度化眾生的。「應物任隨形」就是,有智慧的人,沒有障礙;有智慧的人,應物隨形。有一個人忘了帶鑰匙,他就跑到隔壁鄰居家,講:「我的鑰匙放在我家裡面,我要爬你的陽台到我的陽台,進到我的房間裡拿鑰匙。」因為鑰匙放在自己的房間裡面,他就從隔壁的陽台爬到自己的陽台,然後進到自己的房子裡面拿鑰匙。然後再從自己的陽台,再爬到隔壁的陽台,再出門,去開門。哪裡有錯?本來他進到自己家裡面,就可以自己開門出來了,他還從他家的陽台再爬到隔壁的陽台,再從鄰居的門出來,然後去自己的家開門。這就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在禪宗射箭裡面叫「頭上安頭」。我們是不是經常做這樣的事情?
  有一隻老鼠,開了兩個洞,「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會打洞」。另一隻老鼠說:「一個洞就好了,你為甚麼要打兩個洞?」牠說:「一個是進去,一個是出來。」誰比較有智慧?所以我們要清楚啊!「應物任隨形」,你的「應身」度化眾身,隨任何事情,可以隨時變化。
  「起修皆妄動」,這一句話是「第一義」才懂得。你的念頭開始起動,全部都是妄動。你修行有時候也是妄動,為甚麼會這樣呢?「守住匪真精」,你若統統不動,你守住也不對,你起修也不對,這兩句話,就是「第一義」。「起修皆妄動」,你起念頭修行,全部都是在妄動;但是你若是守住,統統都不想,入於空境,也非真精,也不是真實的,這是第一義。這兩句話非常的重要,是第一義。



  動也不是,靜也不是,甚麼才是「是」?「不動不靜」才是「是」,甚麼可以叫作「不動不靜」?如何才能夠「不動不靜」?動了,不影響你,才是真的在動;靜了,沒有完全空掉,你發菩提心,才叫作真靜。我這樣講,可能你們還不是非常的明白,對這一句話還不能夠非常的清楚。有時候,在修行,真正到了你最高的境界,就是「無修」,你沒有修行,但是,事實上你也在修行,那一種境界才是真正的修行。(眾鼓掌)
◎你守住你的菩提心,你去行你的菩提心,不被你的菩提心所影響,不被你自己的心影響,所謂真正的菩提心是這樣的,沒有施者,沒有受者,沒有施受之物,三輪體空,不被影響,才是真正的靜。(眾鼓掌)
  有一個人,掉了手機,怎麼找都找不到,很緊張。現在的人沒有手機是不行的。他的手機掉了,到處去找,找找找找找,都找不到。他說:「完了,我要告訴我所有的朋友我沒有手機。」他就從他的口袋裡面,拿出一支手機,發簡訊給人家,說他的手機掉了。我告訴你喔!不要笑喔!這可能就是你喔!你手機掉了,怎麼找,找了好幾遍,都找不到,氣得要死,怎麼辦呢?終於從自己後面的口袋裡找出來一支手機,而且是你的手機。像Miss Hanifa, she is a translator. when I talk dharma, Hanifa will translate for Taiwan Lei Zang Si ( Ling Shen Si ) and Seattle Lei Zang Temple ( Seattle Ling Shen Temple ), 統統都是她在翻譯的。有一次,她跟我一起回台灣,「時間到了,妳怎麼還沒有來?」「我找不到我的passport,我明明放在這皮箱裡面,就是找不到。」她翻了所有的衣服,統統都打開,找找找,就找不到那個護照。我說:「妳就再找一找看看,在皮箱裡找。」「我找了四、五次了,都找不到,師尊你幫我算一算,在哪裡啊?」我們要上車到airport,她還在找她的passport。我說:「妳再找,還是在妳的皮箱裡面。」她終於將皮箱「扣!」翻過來,原來,皮箱裡的顏色和passport的顏色是一樣的,完全一樣的。那passport就像皮箱的皮一樣粘在皮箱的皮上,她那時整個怎麼翻,怎麼找,都找不到她那一本passport,直到她用翻的,大力的用腳踢,皮箱滾了幾滾,passport終於滾出來,趕到airport,時間剛剛好。就是這樣。明明放在那裡,就是找不到。心要靜下來,要想想妳的passport的顏色,妳的皮箱的顏色,妳就會看得很清楚它在哪裡。妳那時候必須要靜下來,越是慌亂,越是找不到。所以有時候,靜下來,你能夠很清地的看見一切。
  我以前講過,心靜的時候,好像日本武士在練劍,練劍時,他看一隻這麼小的蒼蠅,必須要將牠看成甚麼樣的大?你要將牠看成輪胎那麼大,然後你一劍過去,就可以中牠的要害。將蒼蠅看得像輪胎那麼大,是第一個要訣。兩個武士比武,第一個說:「你看那蒼蠅在飛。」就「咻!」的一下,蒼蠅就掉下來了,死了,很準呢!另一個「咻!」一下,蒼蠅還在飛,第一個說:「你輸了,你看,我一下子就將牠殺死。」另一個說:「你看一看吧!」蒼蠅抓過來一看,原來牠那兩粒沒有了。哪個高明啊?所以,這個心一定要靜,一定要精,一定要看得遠,一定要非常的清楚。學佛也是這樣。「起修皆妄動」,妄動就不行,「守住匪真精」,這兩句話非常重要。是不是?
  「妙旨因師曉」──所有非常微妙的法旨,師父是知道的,「智通」法師懂得法旨是因為師父對他講「三身四智」。所以,他終於知道了。因為師父傳法給他,他才有法可修;也因為師父有講過,才能夠知曉啊!才能夠知道啊!因為師父懂啊!所以,他終於將自己的污染,全部變成「三身四智」。本來,他的身體是受污染的,現在身體有了「三身四智」,就不會受污染,終於將污染去除掉,「終亡染污名」,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在這裡,將污染全部去除掉。



  所謂的煩惱都是我們的污染。你若不清淨,你不能夠圓滿,是因為你有煩惱,你沒有懂得真正的智慧。所以你有煩惱,你有障礙,你有污染,師父教給你了「三身四智」以後,就可以將污染全部去除掉。
  我們平時在做事情,統統要清楚明白,不會有差錯。這邊還有一個差錯的,就是有四個人在打牌,忽然間停電了,「我們點蠟燭再繼續打吧!」就在桌邊上點了蠟燭,再繼續打牌。再繼續打牌的時候,有一個人講:「哇!冷氣突然之間沒有了,我們吹電風扇吧!」「好啊!」有一個人講:「我們吹電風扇吧!」其他人就說:「好啊 !我們吹電風扇。」另一個就講:「不能,不能,不能吹電風扇,電風扇一吹,蠟燭的火就會被吹熄掉。」到底錯哪裡?大家都知道,本來就沒電,哪有甚麼電風扇?所以,人有時候會迷糊。講起來,我們都知道的是甚麼,就是本身就有差錯。
  你不能有差錯,修行不能有差錯,不能頭上安頭,不能把自己的佛性認為「我可以看見我的佛性就在那裡」。不對啊!還有「看見」的那種意識在裡面。佛性本身還沒有「見」的這種意識,還沒有看見的這種意識。所以,大家還可以參,「為甚麼盧師尊講佛性不能存有『見』的那一種意識。」到底原因在哪裡?「妙旨因師曉」、「終亡染污名」啊!
  「三身元我體,四智本心明,身智融無礙,應物任隨形。起修皆妄動,守住匪真精,妙旨因師曉,終亡染污名。」這個偈大家都很清楚了。下次,我再講另一段,另一段也是很有趣的,是談「見性」的問題,要等到香港法會完了回來再講。
  今天在這裡,謝謝所有貴賓的光臨,還有看網路的同門,這麼多來參與這個法會的同門,還有很多的上師們、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很多國外的同門也來參加這個盛會。我在這裡祝福大家,在龍王的大力之下,病業都能夠消除,福份都能夠增長,也請龍王有求必應,讓我們台灣雷藏寺的住持──蓮哲、蓮栽,還有蓮傑──密教總會理事長,還有我們宗委會的大處長,統統都沒有漏氣,令他們求雨得雨。師尊已經在這裡開口了,祈求龍王別讓他們漏氣。(眾鼓掌)謝謝大家。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