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歸實之後 實亦無名

2011-03-26歸實之後 實亦無名
<蓮生法王2011年3月26日台灣雷藏寺大黑天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達聞偈,不覺悲泣,言下大悟,而告師曰:『法達從昔已來,實未曾轉法華,乃被法華轉。』」再啟曰:「經云:『諸大聲聞乃至菩薩,皆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今令凡夫但悟自心,便名佛之知見,自非上根,未免疑謗。又經說三車,羊鹿之車與白牛之車,如何區利?願和尚再垂開示。』」
「師曰:『經意分明,汝自迷背。諸三乘人,不能測佛智者,患在度量也,鐃伊盡思共推,轉加懸遠。佛本為凡夫說,不為佛說,此理若不肯信者,從他退席,殊不知坐卻白牛車,更於門外覓三車。況經文明向汝道,唯一佛乘,無有餘乘。若二若三乃至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詞,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汝何不省?三車是假,為昔時故;一乘是實,為今時故。只教汝去假歸實,歸實之後,實亦無名。應知所有珍財,盡屬於汝,由汝受用,更不作父想,亦不作子想,亦無用想;是名持法華經。從劫至劫,手不釋卷,從晝至夜,無不念時也。』」
  「達蒙啟發,踴躍歡喜。」
※ ※ ※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向尊貴的大黑天瑪哈嘎拉致最敬禮。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今天尊貴的貴賓我的父親盧耳順、my older sister Sheng-may Lu(盧勝美師姑)、我們尊貴的大家長南投縣縣長李朝卿縣長、南投縣政府社會處熊俊平處長、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香港中文大學譚偉倫教授、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行政院九二一賑災籌建會委員廖宜綠先生、蔡正元立委服務處主任秘書徐金龍先生、洪菱霙女士、香港成功企業家雷鋒毅先生、南投縣政府民政處處長陳瑞慶先生、林佳龍辦公室主任陳宏信先生。還有很多的貴賓,有來但是沒有登記,也都歡迎他們。大家午安,大家好。(眾鼓掌)
今天很感謝我們的大家長──南投縣縣長,來到我們的護摩法會,他也講了話,希望我們的台灣雷藏寺配合南投縣的縣政,幫助所有南投縣的縣民和所有的眾生。



我們今天做的護摩是大黑天瑪哈嘎拉。這一尊的身份非常的特別,祂有很多的身份。這大黑天原來的本地,佛教稱為「剎土」,也就是說祂原來的根本是從哪裡來?傳說不一,有的講是「毗盧遮那佛」──「大日如來」的化身;有的是講祂是「大自在天」(印度教的「破壞神」,Shiva)的化身;有的是講祂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在印度教稱瑪哈嘎拉是「濕婆神」-Shiva的化身,也就是「大自在天」,也就是「破壞神」。而在日本東密稱這一尊是「七富神」之一,就是七個財富的神之一,也就是大黑天瑪哈嘎拉。一般餐館的廚房供奉瑪哈嘎拉,祂也是廚房的神;在西藏,瑪哈嘎拉是「屍陀林」的主管,就是「墳場神」,所有的墳場全歸祂管。以前,我講過一個墳場的笑話。有一個人他始終在換老闆,不是老闆換他,是他換老闆,天天在換老闆。有一天,聽說有一個工作很好,他就去了。結果呢?他又換了老闆。人家問說:「你為甚麼又換老闆了?」他說:「只有我一個人站著,所有的人全部躺著。」因為別人都比他還懶,他不願意做這種工作,就是墳場的主管。
瑪哈嘎拉就是墳場的主管,雷藏寺底下所有的這些,全部聽瑪哈嘎拉的。底下不都是墳場嗎?祂做墳場的主管,祂還是護法的主管,是護法神,能夠受到這一尊的灌頂,非常難得。(眾鼓掌)以前,薩迦證空上師──德松仁波切對我說:「沒有灌到這一尊的,不能夠結另一個手印,不能役使所有鬼神。」要知道這一尊的來歷,祂是墳場的主管,而且是西藏的大護法神。祂的能力到甚麼程度?不要看祂只是墳場的主管而已,所有的無形鬼神皆歸祂所管的。(眾鼓掌)祂能夠召請所有的鬼神。所有的上師沒有接受到這一尊的灌頂的,不能夠結這個手印,不能夠召請鬼神。甚麼手印?這手印不是雙手相背,這是一般的手印,還有一個很特殊的手印,今天告訴大家,看好啦!(師尊結手印)這個手印是兩手內縛,尾指和無名指豎立,然後尾指跟無名指分開,大拇指相併,兩手互摩,互相摩擦,來回三次,然後唸瑪哈嘎拉敕令,所有的鬼神便會一起到了。(眾鼓掌)未受瑪哈嘎拉灌頂的,不能結這個手印,不能夠做召請。我講的是上師、教授師、法師出家人,弘法人員如講師、助教、堂主。但是這手印是非常秘密的,今天講出來,大家不要講出去。(眾鼓掌)越秘密的越賣錢,越值錢。今天沒有來的上師,沒有受這個大黑天灌頂的,不能結這個手印,不能召請鬼神眾。既然不能的話,下次補灌頂。而下次不知碰到甚麼機會才能補灌頂。



今天的灌頂很特別。我們的氣象台在上個禮拜播報,星期五、星期六是大熱天,到三十度,大家可以出去玩,星期六和星期天都是大熱天。今天早上,我一看電視,因為華南雲層的影響,所以是濕濕冷冷的天氣,還會下雨,溫度要到三十度,要等到星期二。氣象台說星期六星期天週休二日,大家可以出去玩,結果變成陰冷的天氣。
我講過一個笑話,有一個人他的父親帶他去求職,他說:「我的兒子講話都不確定,不知做甚麼好。」那裡的服務人員講:「氣象台播報員。」因為都是不確定的。本來今天應該是個熱天,突然的華南的雲層到了,結果變成陰冷。因為氣象台不知道台灣雷藏寺今天要做瑪哈嘎拉的護摩。(眾鼓掌)瑪哈嘎拉本身喜歡陰冷的天氣,三十度的太陽,瑪哈嘎拉怎麼受得了?祂是陰間、陰濕濕的地方的鬼神的主管,你要召請鬼神時要請祂啊!瑪哈嘎拉的護摩一定是陰天。(眾鼓掌)所以,氣象台,我們稱為「起猇台」,說的話不太準確的。不過,他們會很快的反應回來,「因為華南的雲層來了,所以全省都是陰天。因為雲層很厚,所以蓋住了,而且還會下雨」。你看,一直讓我吹冷氣,喔!so cold,很冷呢!底下有冷氣,上面也有冷氣,吹得好冷,沒有關係啦!我用拙火抵抗。(師笑、眾笑)
你們知道甚麼是大黑天?就是大晴天也可以變成大黑天。現在才四點半,看吧!天都黑下來了,不是大黑天是甚麼?相應了。(眾鼓掌)這一尊的法力很高的,能夠結那個手印,能夠雙手互摩,這互摩是哪個指頭和哪個指頭互相摩擦?大拇指。摩三下,所有的鬼神都會來。這力量有多大,所有的鬼神都要聽命於大黑天的。
以前,中國古代有很厲害的「開封府」,府裡有「包青天」。我們這裡所介紹的是「包黑天」。這一尊,有二臂,有六臂,有八臂,很多手臂的,祂的威力法力無窮,你可以修這一尊當護法、當財神,在餐廳裡當廚房神;就修這一尊,只要受過大黑天灌頂的,就可以結那個手印。



今天,《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的經文很長,但是很容易了解,我只要講解重點就可以了。法達法師聽聞六祖的偈,不覺悲泣呀!言下大悟,他有了悟境,然後告訴六祖說:「法達從昔已來,實未曾轉法華」他唸《法華經》三千部,居然未曾轉法華,「乃被法華轉」──結果還是被經轉;「再啟」──再跟六祖講:「經典講:『諸大聲聞乃至菩薩,皆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大聲聞」就是「大阿羅漢」,和所有的菩薩也不能夠測度釋迦牟尼佛的智慧;「今令凡夫但悟自心,便名佛之知見,自非上根」──我自己不是上根啊!「未免疑謗」;「又經說三車」,羊車、鹿車與白牛之車,如何區別?願六祖再垂開示。六祖講:「經意分明,汝自迷背。諸三乘人,不能測佛智者,患在度量也,鐃伊盡思共推,轉加懸遠。佛本為凡夫說,不為佛說,此理若不肯信者,從他退席,殊不知坐卻白牛車,更於門外覓三車。況經文明向汝道,唯一佛乘,無有餘乘。若二若三乃至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詞,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汝何不省?三車是假,為昔時故;一乘是實,為今時故。只教汝去假歸實,歸實之後,實亦無名。應知所有珍財,盡屬於汝,由汝受用,更不作父想,亦不作子想,亦無用想;是名持法華經。從劫至劫,手不釋卷,從晝至夜,無不念時也。」「達蒙啟發,踴躍歡喜。」
經文很容易明白,懂得中文的就可以了解。問題是一個重點──「三車」。在釋迦牟尼佛時代,沒有火車、沒有汽車、沒有飛機,坐的是羊車,用羊來拉車;鹿車,鹿來拉車,現在雪地還在用鹿來拉車;另外,牛車,我小時候就坐過,牛車從前面過去,我們會跳上牠的尾巴,拉住牠,盪呀盪的,拉牛車的人看到我們這些小孩子上車了,「下去!下去!」「啪!」我們就跳下來。還有,甘蔗車也是用牛車拉的,那時,都是用牛車。
我以前讀書是不好啦!但是我還沒到放牛班,沒去餵牛啦!我家的前面經常有牛車來來去去,我們看牛車過去,就會趁機上去坐一下子,坐牛車很舒服的,滋味就像坐轎車、乘船、搭飛機、高鐵,滋味統統不同。那時候,坐完牛車還拉他一根白甘蔗,或拉下幾根,甘蔗好甜啊!滋味無窮,非常享受,就是我們那時的小孩的happy hours。佛經裡面所講的「三車」,為什麼講「羊車」、講「鹿車」、講「牛車」呢?這是代表「三乘」。六祖講惟有「一乘」實無「三乘」。「三乘」是唬大家的。有一個學生功課不好,回家看到他的爸爸就講:「對不起,爸爸,我有一半不及格。」他爸爸講:「沒關係,你再努力努力,以後成績會更好。」過了一個月,這學生回來跟爸爸講:「我這一次有一半的成績及格。」他爸爸說:「哇!進步了,要繼續努力。」這是唬他老爸的,欺騙他老爸的。其實,一半不及格和一半及格是一樣的,只是他強調及格的時候,他的爸爸就信以為真。



佛講「三乘」,是在騙大家的。其實,六祖在這裡講只有「一乘」。就我知道的,「大聲聞」進入涅槃,稱「無餘涅槃」,祂將一切的業清除,將一切的煩惱全部清除,進入一種「定」當中,稱為「無餘涅槃」,這叫作「聲聞乘」,就是「一乘」。很多學南傳佛教的,就是學這個,將業障清除,煩惱清除,然後,進入涅槃,叫作「無餘涅槃」。但是,就我所知道的,這個涅槃是假的。「菩薩乘」、「緣覺乘」也是假的,藉由「十二因緣」而知道的,開悟明心,然後呢?「緣覺」非常的高傲,「緣覺」有高傲的性格,但是也進入涅槃,這是「二乘」、「小乘」。「二乘」在佛來講,也是假的,佛只有講「一乘」,沒有「三乘」,所以車只有「一車」──「一乘」,絕不是「三車」 。因為佛啊!祂會現祂的光明來和「聲聞」講:「你必須要起來,發菩提心,再修行才能達到如來的境界。」佛也一樣顯現祂的光明告訴「緣覺」:「你必須要再繼續修行,去除高傲的心,才能夠達到如來的智慧。」佛會再去度「聲聞」,再去度「緣覺」,再去度「辟支佛」。所以,佛在這裡講只有「一乘」,沒有所謂的「三乘」,沒有「聲聞」、沒有「緣覺」、沒有「辟支佛」,一定只有惟一的「佛乘」,這真正叫作「一實相印」。佛講「一乘」,講「三乘」只是方便而已。這是六祖在《六祖壇經》裡面所講的道理,令人非常深刻。你要記住啊!「大阿羅漢」進入「無餘涅槃」,那是假的,不是佛的旨意;大緣覺尊者進入「緣覺」的時候,也不是真實的,必須要人人具有佛性,必須要啟發的就是佛智,佛的智慧,而不是「聲聞乘」、「緣覺乘」、「辟支佛乘」,絕不是的,是不一樣的。
我們活在這世間,要精進的學佛,不能只是學南傳佛教,要學「大乘」,「大乘」才是真實的。有的人學了大乘以後,反而去學「小乘」,那就錯誤了。應該從「小乘」再學「大乘」。人間很短暫,一閉眼睛,一張開眼睛,一天就過去;一閉著眼睛,眼睛不張開,這一輩子就過去了。很快的,在閉眼和張眼之間而已啊!一閉著眼睛,一張開眼睛,一天過去了;一閉著眼,不張眼,你這一輩子就過去了,很快的。在這世間,必須要很精進。
我講這個「車」啊!講「船」好了。剛剛我在超度的時候,是用船,化了無數無數的船,將幽冥眾載上了天。(眾鼓掌)有一個太太問她的先生:「你最近的行蹤很古怪,是不是有外遇?」先生就講”Trust me”,「你要相信我啊!我連坐船都會暈船,哪敢腳踏兩條船?」我們不能夠腳踏兩條船,我們只坐一條船。誰能夠坐兩條船呢?腳踏兩條船根本是錯誤的。像我這種年紀,我也不會劈腿,骨頭比較軟的、年輕的,叫他「一字馬」,一下子就「一字馬」,像那蓮中法師,叫他「一字馬」,他馬上劈腿給你看。年輕的可以,年紀大了,骨頭硬了,哪能夠劈腿啊?對不對?但是聽說不是只有不良少年,還有不良老人。



六祖就講,「三車是假,為昔時故」──為以前釋迦牟尼佛時代,祂只好講「三乘」。「一乘是實」──只有「一乘」,今世只能講「一乘」──惟一佛乘,要「去假歸實」啊!──去掉一些假的,將所有假的統統都去掉,就是真實的了。「去假歸實」,「歸實」以後,「實亦無名」,連「一乘」也沒有,實在講,「實」是無名的,沒有辦法講的,這就是六祖最主要要講的。為甚麼「無名」?要你們去參。所謂的開悟,在這一句話:「歸實之後,實亦無名」,沒有所謂假的,沒有甚麼是假的。
今天有政治人物在這裡,我實在不好意思講政治的笑話。我們來這裡的政治人物都是腳踏實地的,真的「為民公僕」,(眾鼓掌)真正在做事的。你看,南投縣有這麼好的成績,就是真正有做事的縣長。也有立委,也有議員,都是真正在做事情的,我們不做假的。有一個政治人物,半夜回來報告他的老婆說:「我當選了。」他老婆從床上爬起來,說:「你是在騙我的嗎?」「我從當選以後,絕不再騙人。」哇!都沒有人笑。他說:「我哪裡有騙你?我當選以後就從來不騙人了。」當選以前,在宣傳的時候,就不一定了。這是政治人物,政治人物開的支票太多,我們不能怪他,支票開太多了,都會忘掉的。本來身上就沒有幾張支票的,你全部開了,已經不多,當然沒有辦法實踐。所以,我們也要原諒政治人物,有時候,他在選舉宣傳的時候,聽聽就好,不要太認真。如果做出來了,我們看到了,我們會感謝。對不對?像我們的縣長,他做的很好,確實有成績,沒話可講。(眾鼓掌)
有一個檢察官,問一個偷車的人:「你為甚麼偷車?」他說:「因為車子在墳墓旁邊,我以為那個主人已經死了。」這當然是不可以的,這是假話嘛!但是假話好像是真的,「車子就在墳墓旁邊」,他以為主人死了。這讓我想起以前老是講的笑話,檢察官問印鈔票的:「你為甚麼印偽鈔?」「我不會印真鈔。」這也是老實話嘛!但是這老實話也是假話,要懂得區別。
「羊車」、「鹿車」,其實,都是假的,沒有作用的。你知道「大阿羅漢」只要入了涅槃,就失去作用,沒有作用啊!他沒有善業,沒有惡業,他不能助人,一切歸為虛無。那麼,進入涅槃做甚麼?當然是假的,一切都是虛無,進到虛無,而沒有作為,那麼,修行做甚麼?所以,佛會放光照「大阿羅漢」,令他出定,改修「佛乘」。「緣覺」也是一樣。所以,「三車」其實是「一車」。
我不是吹牛,不是「吹牛氣象台」,我決不誇大。有一個誇大的笑話,是可以講的,大家聽聽就好。有一個胖女人,在海裡面游泳,遇到一隻鯨魚,「哇!」那胖女人好怕,因為鯨魚的口一張也是很厲害的,很多都會被牠吃掉的 。鯨魚對她說:「妳不用怕,妳是我們的同類。」太誇大了,這笑話太超過了。以前,我不是講過嗎?有一個人講:「有錢、沒錢,討個老婆好過年。」他正在這樣講的時候,旁邊有一個恐龍妹,妳們知道恐龍妹是怎麼樣的嗎?也是胖女人,很胖。她說:「那我嫁給妳好了。」那個男的一看她,將她從看到尾,說:「我今年不過年了。」太誇大了。




六祖講,去掉假的,歸於真實的。甚麼是假的?甚麼是真實的?六祖有講喔!甚麼是正的?甚麼是邪的?「出世」為正啊!「入世」為邪,很清楚的。因為世間是假相,哪一個人能夠得到呢?你想一想。今天早上,我還看到電視播出我講《六祖壇經》,在「年代」的第三十八台,當中,我有提到三個人。不好意思,那是在美國講的,誰知道會在台灣播出?第一個是阿扁總統,第二個是王永慶先生,第三個是崔苔菁小姐。
阿扁總統是代表地位的,你看,地位不是永遠的,從最高的地方,跑到那裡去了,相差很遠,落差是很大。一個是總統,一個是到那裡,差的很遠。可見地位是假的,不是永遠讓你擁有的,落差太大。王永慶先生,他有很多錢很多錢,數不清的。結果,他走了。事實上,他也得不到甚麼,也等於沒有錢。雖然,葬的墓地那麼大,不過,他葬的地方,還是像他的人那麼高而已,旁邊的地都不是他的地,雖然是他的地,但是他也走不到啊!他錢也沒有了。錢不是永遠的,不能得的,地位是不能得的。像崔苔菁,在我們的那個時代,是我們所最欣賞的美女啊!是最美最美的美女,最漂亮的,像玉婆一樣──伊莉莎白泰勒,像埃及豔后。崔苔菁她是台灣的埃及豔后啊!龍山寺的燈籠,寫一個燈謎:「崔苔菁的屁股,打一個作家的名字」──「瓊瑤」(音同「窮搖」),居然是「瓊瑤」。我也搖不出來。我要去學,學大溪地、Hawaii──夏威夷原住民的舞蹈,Hawaii的草裙舞,其實是源自於大溪地。崔台菁她一搖,我們那時候的年輕人看的統統都暈倒。接下去就不用再講了。因為她現在的面貌,她的妖嬌美麗都變形了,都變了。所以美麗不是永遠的,色質不是永遠的,都不是永遠的,統統讓你得不到的。地位、財力、美麗和艷麗都是得不到的。你要認的,就是要認真的,去掉假的,這樣才能夠出世,才能夠修行,才能夠得道。
修行人只能夠隨緣來、隨緣去。我講了,有緣份,你就會得到;沒緣份,你就不要勉強。有緣份,你可以暫時擁有,沒有緣份,就將其看成根本是一個幻境,一個幻,幻想的幻,是幻化出來的。所以,六祖在《六祖壇經》裡講,所謂的「一乘」、「二乘」都是幻化出來的,真實的只有「佛乘」,只能夠成佛而已,全部歸屬於你,你自己就可以成佛。那麼,只要你可以去掉所有假的,變成真實的佛性,你就可以得道。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