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心迷法華轉 心悟轉法華

2011.03.19心迷法華轉 心悟轉法華
<蓮生法王2011年3月19日台灣雷藏寺大勢至菩薩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聽吾偈曰:「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誦經久不明,與義作讎家;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無俱不計,長御白牛車。」』
※ ※ ※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大勢至菩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今天的貴賓我的父親盧耳順大德、我的妹妹盧勝美師姑、三妹盧幗英及她的先生、香港浸會大學吳有能教授、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印尼成功企業家張德強先生、印尼成功企業家關家志先生、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國民黨南投縣黨部主任委員顏世一先生、南投縣政府服務中心主任陳啟昭先生。大家午安,大家好,「Domo Konnichiwa」(日文:午安),「Good afternoon」(英文:午安)。

剛剛南投縣政府服務中心主任陳啟昭先生提到日本這一次的地震、海嘯、核爐爆炸和火山爆發,日本鄰近我國,可以說是兄弟之邦,我過去對日本的印象非常好,可以算是一個「哈日族」,因為我跑遍了全日本,九州、本州、四國、北海道、Okinawa(琉球),都走遍了。我有一本書叫作「北國的五月」──東京的北大荒,就是這一次震災最嚴重的地方,我都走過了。我對日本有一份感情,because my father and my mother studied Japanese in the school(英譯:因為我的爸爸媽媽以前在學校是學日語的)。私は盧勝彥, 家 America Seattle and 台中力行路三十九番号。 日本語 私は 少し。お父さん お母さん 分かる。(日譯:我是盧勝彥,家在美國西雅圖和台中力行路三十九號。我懂一點日文。我的父親和母親都懂日文)剛剛服務中心主任提出來,每一個國家都像我們自己的兄弟姊妹一樣,這是大同主義,四海之內皆兄弟,人家有難,我們就要幫助。師尊本身有很多世的轉世,我有一世也是日本先生,名字叫作大生太郎,我的妻子叫作淺豔通子;我有一世轉世在日本,也有感情。
剛剛我們大勢至菩薩護摩法會,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居然下降,祂來接引弟子所報名超度日本震災所死亡的這些眾生,全部由阿彌陀佛直接接引到西方極樂淨土,(眾鼓掌)這是我看見的,無數的阿彌陀佛。我們修大勢至菩薩法的護摩,居然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一起下降。(眾鼓掌)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大勢至菩薩和觀世音菩薩同樣都是阿彌陀佛的左右侍者,一左一右。對觀世音菩薩,眾生有很多的了解,因為祂慈悲,與眾生結廣大之緣。而對大勢至菩薩,大家比較不了解,因為祂是屬於「智門」──「智慧門」的。一般眾生只看「慈悲門」,比較少看「智慧門」,所以大勢至菩薩很少顯現。但是,今天三尊菩薩一起下降。在義務上,我們必須要做這一次的護摩法會,接引日本大災難死亡的眾生,往生西方淨土。在有形上,我們響應了服務中心主任所講的。今天,我特別這樣講,師尊以本人的名義捐出一百六十萬台幣。我們的祖廟西雅圖雷藏寺和「盧勝彥佈施基金會」將會發起共同的捐款,我這一百六十萬台幣將會匯入「盧勝彥佈施基金會」,然後再和所有同門的捐款一起交予日本的政府。(眾鼓掌)我本人會監督這次的捐款,為甚麼要監督呢?因為我要很仔細的看,我這一百六十萬台幣進入以後,將來又要從「盧勝彥佈施基金會」領出來,和所有同門震災的款項結合在一起,然後我們找一個公益的團體,一起捐給日本政府,捐出去的時間和金額都會在”Sheng-yen Lu Foundation”的網站上公開,我們捐出去多少,交給甚麼單位,交給甚麼人,我們講的話,絕不虛言。
不止是日本,上一次宗委會有收到賑災的款,要捐給紐西蘭基督城賑災的。只要世界有災難,我們都會去做的,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師尊本人就捐出七萬的美金;(眾鼓掌)台灣八八水災,我們的華光功德會建造了三座橋,「蓮生一號橋」、「蓮生二號橋」、「蓮生三號橋」,在三月三十一日將到橋那裡剪綵,然後讓橋開通,讓所有的原住民使用。(眾鼓掌)另外,紐西蘭賑災、海地賑災,日本賑災,我們一樣都是做的,四海之內皆兄弟,這是我們學佛人最重要的──平等無分別。還有,Mainland China,中國汶川大地震,我們一樣出錢出力,由香港華光功德會的總會長直接到了災難的地點賑災。(眾鼓掌)這是常仁上師做的,由香港出發,到四川汶川,到眉山,到了蘇東坡的地方賑災,我們不分彼此,任何地方有災難,我們都是在默默的做。



今天是服務中心主任講了,我才提出來,否則沒有人知道,(眾鼓掌)我們是在默默行善。人家有的時候是這樣,派出一支隊伍出去,就有一個電視台派一個文字記者,一個攝影記者,跟著做善事的人走,走到哪裡拍到哪裡,回來就播放。而我們直接去,沒有帶攝影記者,沒有帶文字記者,在九二一大地震時,照樣建臨時屋,我們的臨時屋,真佛宗的臨時屋,是No.1的,第一好的,(眾鼓掌)臨時屋居然有冷氣的設備,比我住的還好,我們確實做了,只是沒有帶攝影記者和文字記者去而已,差別就在這裡。
你看,「蓮生一號橋」、「蓮生二號橋」、「蓮生三號橋」,誰知道我們造橋鋪路?三月三十一日到那裡,恐怕只有我一個人在大太陽底下剪綵,沒有人看到,我們會在二號橋剪綵,因為二號橋做得比較長,所以在二號橋剪綵。(眾鼓掌)
大勢至菩薩,有一個金剛號,叫「持輪金剛」,祂的法相是和觀世音菩薩一樣的。觀世音菩薩是持寶瓶,拿著楊柳枝灑水,慈悲眾生,方便,但是,大勢至菩薩是「理智門」,用「理」和祂的「智慧」,祂的智慧的光可以照眾生、照三惡道,令眾生都有智慧。所以,我們修西方三聖淨土宗的時候,一定要念「南摩阿彌陀佛」、「南摩觀世音菩薩」,不能少了一個,「南摩大勢至菩薩」也要念,那是會增長你自己的智慧的。慈悲是方便,智慧是根本。所以每一天早上的早課,我都是念「南摩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所以當你到西方極樂世界一看,「怎麼少了一尊?只有兩尊?」因為你沒有念那一尊嘛!對不對?你念祂,祂就念你,尤其是這一尊,很少人念,你念祂,祂就念你。以前男的比丘,碰到人就說:「南摩阿彌陀佛」,女的比丘尼就說:「觀世音菩薩」,從來沒有人念「大勢至菩薩」,但是,只要你念祂,祂一定念你,祂會增加你的智慧,因為智慧才是根本。
師尊說話,不打誑語,我講了一百六十萬台幣,我絕對是做到的。像九二一大地震,我捐了七萬美金,我是做到的,八八水災,我們也做到的;日本賑災,我們也做到的;汶川大地震,我們也做到的;海地賑災,我們也做到的;現在紐西蘭基督城賑災,我們也是做到的,我們統統都要做到。(眾鼓掌)不打誑語,師尊本身是做到的;很多人都是打誑語的,講的都是假的,這不可以。
有一位年輕人去求職,老闆問他:「你喝酒嗎?」他說:「No」,沒有。「你抽菸嗎?」「No」,沒有。「你賭錢嗎?」「No」,沒有。「你喜歡去夜店嗎?」「No」,沒有。「哇!你真是標準的青年,完全沒有缺點。」那年輕人就講:「有啦!有一點缺點。」「甚麼缺點?」「我喜歡說謊。」全部是缺點。我們修行人千萬不可以,這是五戒之一啊!說謊、綺語、惡口、兩舌,講騙人的話都是不可以的,這是五戒之一,也是很重的戒,我們修行的人,千萬不能講假話,一定要講真實的話。



我們今天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上回講太長,這回只講一點就好。六祖講了一個偈:「聽吾偈曰:『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誦經久不明,與義作讎家;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無俱不計,長御白牛車。』」六祖講了這個偈,我今天就只講這個偈。「心迷法華轉」,你心迷惑,心裡迷了,絕對被拖著走,一個人去迷東西的時候,一迷惑,就被它轉了。現在很多人被computer所迷惑,一天到晚關在房間裡面上網,整天都在,這是很麻煩的,年輕人一迷了這個,就被computer轉。不要說被經轉,出家人念經,不懂得經意,不懂得實踐,就是被經轉啊!一般人迷了computer,就會被computer轉,轉到最後,變成甚麼?關在房間裡面,成了自閉症,很多小孩子都有這種現象,尤其是喜歡玩computer game,一天到晚在game裡面,白天、晚上只叫pizza(披薩)進來,吃一吃,又繼續玩,吃剩的還繼續吃。
有一個笑話,有一個傻瓜去買一個pizza(披薩),老闆講:「我們這裡的披薩都是切十二片的,你要切十二片嗎?」傻瓜說:「不對!不對!切十二片的我吃不完。」他要切六片的。迷computer就會變成這樣,尤其是玩game,白天也玩,晚上也玩,叫進來的吃的就是pizza(披薩),也看不清楚是拿幾片,拿了就吃,吃完了還是繼續玩,也不知吃完了幾片,會變成自閉症的,這就是第一句:「心迷法華轉」。
按照我們學佛的人講,我們不受世俗的迷惑,我們不去夜店,當然師尊是絕對不會去夜店的啦!因為我都穿喇嘛裝啊!光頭啊!我年輕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出家,有一次想要去馬殺雞,一進去啊!那老闆說:「欸?師尊,你也來啦!沒有關係,我們這裡是做純的。」我沒有出家以前,都不敢亂跑,現在出家,光了頭,穿喇嘛裝,哪裡敢亂跑?尤其是很多人認得我的,很多開店的都認得我的。不去夜店有個好處,你們知道夜店火燒嗎?至少,在家裡看電視就好,不要在現場,如果在現場,就登出來哪個人怎麼樣,統統都登出來。修行人沒有時間去夜店,我們每一天都要修四座法,甚至六座法,尤其是出家人,哪有時間去夜店?不要迷夜店。
我告訴你一件事情,有很多年很多年,我晚上都沒有出門。這也不是迷於甚麼,也不能迷於甚麼。最慘的迷於錢,被錢所轉,一天到晚看你的銀行帳戶,多一個零,心裡就飄一下,迷錢,一迷進去,要出來就難。我們隨緣來,隨緣去,有來有去,自然來,自然去,不要去勉強,勉強就出禍事。最有本領的人是這樣,所有的人掏出身上的錢,統統給那個人,這是第一有本領的人,別人的口袋,就是我的口袋;我的口袋,還是我的口袋,這是不行的啊!不能這樣子的,你已經被錢迷住了。國父所講的「貨暢其流」,錢就是要流通的,要運用的,運用到的才是你的錢,沒有運用到的不是你的錢。



一位婦人問她的鄰居:「如果妳的先生有外遇,妳怎麼辦?」這位隔壁的婦人就講:「如果我的先生有外遇,我就睜一眼,閉一眼。」問她的人就講:「哇!妳真是寬宏大量,妳的心量是怎麼修的?妳是學佛的嗎?」學佛的人心量都是寬宏大量的。那婦人講:「不是,我睜一眼,閉一眼,是拿著槍對準他的。」迷於色,很危險的,不能去的。你不能迷財,不能迷色,隨緣來,隨緣去,也不能這樣講,是指money,是錢,お金(日文:錢),不是おんな(日文為「女」字,指一般女性),也不是むすめ(日文為「娘」字,指女兒),不是Miss,不是小姐,小姐不能隨緣來,隨緣去。只是錢可以隨緣來,隨緣去,在這方面,必須要懂自制,自我控制,一個是道德,一個是良知,一個是責任,這三種是必須要的。
講第二個「心悟轉法華」,明白了佛法以後,明心見性,你看經統統都清楚。像我們看六祖壇經,看所有禪師講的話,都能夠清楚明白祂在講甚麼,這是因為你的心裡已經有了悟境,已經開悟。以前蓮寧上師跟我講,所有禪師的禪機,甚至於禪師的對話,統統看不懂,但是,我講一句話,你心領神會,就完全看得懂,知道他們在講甚麼。
「一口吸進三江水」,為甚麼一口能夠吸進三江水?為甚麼?想一想。你悟了以後,你就可以轉經典,所有的佛經在你的面前,沒有看不懂的,全部看得懂,世間一切我皆知啊!明白世間宇宙的整個道理,就是開悟,這時候不止是能夠轉經,你能夠實踐了以後,心開意解,沒有那麼狹小的心靈在裡面。人的心都是很狹小的,嫉妒、眼紅、吃醋,這些毛病統統可以解除,沒有這一些的,對我講嫉妒的話的,對我講吃醋的話的,對我講眼紅的話的,都是沒有開悟的。
我將來還要講到重點,聲聞、緣覺這兩聖,大聖和二聖,其實,祂的開悟只是一半,沒有像如來一樣真實的知見。你若心悟啊!就可以轉法華。我講了很多,「你們要守五戒」、「行十善」、「守密教十四大戒」、「事師法五十頌」,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師父講的是對的。有一個師父對他的弟子說:「少壯不努力,老大徒悲傷」。他的徒弟怎麼回答?「師父啊!反正不干我的事,我是老三。」少壯不努力,老大徒悲傷,是講一旦你年紀大了,你就知道悲傷了。不是講你排行老大、老二、老三,這徒弟還是很傻蛋,居然講說:「不干我的事,我是老三。」
今天,你心裡開悟,要守戒,從守戒開始;因為守戒,你才能夠定。六祖再講下去就很清楚了。若你誦經典、念經,統統不清楚、不明白,你誦甚麼經啊?你念「南摩本師釋迦牟尼佛」,祂的咒語:「嗡。牟尼。牟尼。摩訶牟尼。釋迦牟尼。梭哈。」「牟尼」就是「能仁」,教你去做你慈悲的事情,做你發菩提心的事情;「嗡」──宇宙之間的大導師,祂是能夠做仁慈的事,祂是釋迦族裡面最能夠做仁慈的事,這就是釋迦牟尼佛本身的密號,「嗡。牟尼。牟尼。摩訶牟尼。釋迦牟尼。梭哈。」祂能夠做最大、最慈悲的事。這要了解啊!你若不了解,一天到晚只是「摸你摸你」,師尊摸頂,「摸你摸你摸你」,你以為師尊「摸頭」就是「牟尼牟尼牟尼」嗎?「牟尼」就是大、だい,日本話就是だい,太郎,不是「太郎」。(台語「殺人」的諧音)



誦經要明白經的意思,與「義」違背做讎家,你會誦經沒有錯,一天到晚都在幫人家誦經,但是你不了解誦的經的意思,你不照著經去做,就是跟經違背了做讎家。密教裡教你「事師法五十頌」,「我才不做」,你是跟師父做讎家。經上說了「事師法五十頌」、「十四根本大戒」、「五戒」、「菩薩戒」、「比丘戒」、「比丘尼戒」,你不做了,你做甚麼比丘,做甚麼比丘尼?你不做了,算是甚麼佛教徒啊?不是跟佛做讎家嗎?很簡單的道理啊!
再來,「無念念即正」──無念就是正。甚麼「無念」啊?我講過了,甚麼叫作「禪定」,「無念」就是不被所有迷惑的念頭所影響,才叫作「無念」;不是教你沒有念頭。沒有念頭是甚麼啊?是石頭,石頭才能夠無念。人不能無念的,為甚麼不能?因為念頭千頭萬緒,雖然念頭千頭萬緒,但是並不受我念頭的影響;雖有這念頭,來了即去,來了不受影響,這就是「正」,這法叫作「正法」。甚麼叫作邪法?「有念念成邪」,你有念頭了,而且受念頭影響了,去貪、去瞋、去癡就變成邪了。六祖講的偈非常簡單的。
我們眾生都是在「念」之中,很少有無念的,每一個人都被念頭所轉。誰敢說無念的?說不被念頭所影響的?很多人都是受念頭所影響的。一個人只要對你講一句話,你就受影響;一個人只要對你用肢體語言,「不甩你」、「老夫就是不鳥你」,你回去之後,馬上就三天睡不著。受影響了吧?有念了吧?有念就成邪。誰不理我,我還是理他,每天都很高興,不受言語影響,誰能不受言語影響?假如,今天在報紙上登一篇,是講你的,不是很好聽,就不舒服了,吃飯吃不下,睡不著,「吃安眠藥好了」,「難過死了」,連續難過好多天;假若,登一篇是講好聽的,馬上好一點,平衡了,平衡報導。現在平衡報導很少,都是一面倒,「不行了,受不了了,乾脆跳澎湖大橋好了」。這「有念」就不行啊!要不受影響。
誰能不受影響?盧師尊不受影響,因為我將影響化為精進。人家罵我一篇,老夫發願寫十本書度眾生,我不受影響,我化為力量,化為精進,罵我三篇,我就寫三十本;如果我死了,我當然不能寫。我活著,我就會將它化為精進,就可以將它變成正的,我將它化為一種力量,一種精進,至今,能夠寫二百二十二本書,現在在寫第二二二本。因為我有人罵,所以才能寫出那些書啊!不罵,我就沒有力了;一罵,我精神就來,我就開始寫書,就開始寫得很快,化悲憤為力量,不受影響啊!要精進啊!一定要成就。(眾鼓掌)



這樣了解了嗎?眾生都是在迷裡面的,人家罵一下,就「我不能活了」「我不知道向誰說」,東訴一下苦,西訴一下苦,「沒有人要聽我的」「我慘了,我自殺算了!」「要不,跳海吧!」「跳海,又太遠,那跳樓吧!」這都是被你自己的念頭所綁。六祖講得很清楚,「有念念成邪」,眾生都在迷中。你知道迷是甚麼嗎?兩個人一起醉了,這樣走,前面有一個鏡子,拿起來,「喔!這長的好像我耶!」將鏡子搶過來,「啊?你連我都不認識啊?」因為他照了他自己,甚麼「好像我」,這本來就是「你」,「連我都不認識?」你知道,眾生這是在哪一種狀況之下?就是在醉中啊!喝醉酒了,茫茫茫,做甚麼事自己都不知道,沒有理智,沒有正念,只有邪念,當然不行。
迷股票的,那些有念頭在股票的,每天玩股票。有一個爸爸去買股票、做股票回來,回到家裡很火,對他兒子講,以後你不要叫我「爹」,「為甚麼呢?」「被你叫到股票老是『跌爹』(諧音)」他兒子很怕,「不能叫『爹』,叫甚麼啊?」「叫『家長』」,就是「加漲」啦!股票有加又漲。股票啊!你們不要來問我喔!股票本來就是有漲有跌,不是漲就是跌,你問我:「股票會漲嗎?」我當然講說:「會漲。」為甚麼呢?因為因為跌了又會漲,你問我股票:「會跌嗎?」我說:「會跌。」漲了以後又會跌,股票哪裡算得準哪!股票當然算不準的,股票是有漲有跌。像遇到日本大地震,全部都跌了。怎麼會知道?因為地震啊!地震就跌了,誰知道會地震?那是不可以預測的啦!靠你們自己的命運,若沒有那個偏財運,就儘量不要去玩,守成一點。若你看那家公司有再增長,你買少少的,師尊不反對啦!如果你做的是短期的,我就反對了,因為做短期的不是漲就是跌,這樣我怎麼算?每一天都來吵我,「師尊,您說會漲,怎麼又跌?」然後又來吵我,「您說會跌,怎麼又漲?」我會被吵死,從此以後股票統統都不算了,我跟他說會漲,是有一個期限的,「會漲喔!」他說:「好。我就去買。」他一買,買很多喔!真的漲了,他每天好高興,「唉呀!我可以買一部車子送師尊了。」隔不久,臉色青青的來了,車子也不送我了,「師尊,我可不可以買腳踏車送你?」車子變成腳踏車。有賺一點時,最漲的時候,不會賣掉啊?漲的時候就要賣,跌的時候就要進,就要買嘛!漲了還想再更漲,結果就跌。所以就有人送我一部腳踏車。不能迷的,股票不能迷。
你有這種念頭,「念」就成邪,受念頭影響。要統統不計較,「我有沒有錢?」不計較,「我有沒有很漂亮的女生?」不計較,「我有沒有很高的地位?」不計較,沒有甚麼人患大頭病,統統不計較,有無不計較。
「長御白牛車」,甚麼是白牛車?釋迦牟尼佛舉例三種車,羊車、鹿車、牛車,因為印度在那時候只有這三種車啊!釋迦牟尼佛是在兩千六百年前,哪有甚麼火車?沒有飛機啊!沒有汽車啊!所以祂在所有的佛經裡,舉例三種車,羊車、鹿車、牛車,最好的就是牛車。所以六祖講:「長御白牛車」,白啊!是清淨的、度眾生的,你能夠永遠的清淨,永遠的度眾生。「長御白牛車」,度眾生就是用「車」來比喻的,駕羊車,度的比較少;駕鹿車,好一點;到了牛車,度的人比較多一點。所以六祖是講白色的牛車是清淨的意思,也就是說你能夠永遠的清淨,永遠的去度眾生。這就是六祖的偈。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