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汝須念念開佛知見 勿開眾生知見

汝須念念開佛知見 勿開眾生知見
蓮生法王2011年3月12日台灣雷藏寺時輪金剛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經文: 
「佛,猶覺也;分為四門:開覺知見、示覺知見、悟覺知見、入覺知見。若聞開示便能悟入,即覺知見,本來真性,而得出現。汝慎勿錯解經意,見他道開示悟入,自是佛之知見,我輩無分。若作此解,乃是謗經毀佛也。彼既是佛,已具知見,何用更開?汝今當信佛知見者,只汝自心,更無別佛。蓋為一切眾生,自蔽光明,貪愛塵境,外緣內擾,甘受驅馳,便勞他世尊,從三昧起,種種苦口,勸令寢息,莫向外求,與佛無二;故云開佛知見。吾亦勸一切人,於自心中,常開佛之知見;世人心邪,愚迷造罪,口善心惡,貪瞋、嫉妒、諂佞、我慢,侵人害物,自開眾生知見。若能正心常生,智慧觀照自心,止惡行善,是自開佛之知見。汝須念念開佛知見,勿開眾生知見。開佛知見,即是出世;開眾生知見,即是世間,汝若但勞勞執念,以為功課者,何異犛牛愛尾?』達曰:『若然者,但得解義,不勞誦經耶?』師曰:『經有何過,豈障汝念?只為迷悟在人,損益由己。口誦心行,即是轉經;口誦心不行,即是被經轉。」
※ ※ ※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時輪金剛,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另外,我們今天的貴賓師公盧耳順大德、盧勝美師姑、台南市議會蔡旺銓議員、南投縣議會許?議員、美國芝加哥基督教長老熊燕先生、聯合報中部經理李益國先生。大家午安!大家好。(眾鼓掌)
我們祈願時輪金剛放大光明加持日本大地震引來的災害能夠縮小,化大事為小事,能夠很快的賑災圓滿。
我們今天修時輪金剛法的護摩,祂有特殊的意義在裡面。時輪金剛,我已經講過,傳法已經很多次,這一次和大家講一點不同的。「時輪」的「時」,等於說時間的巨輪輾過了過去、現在和未來。時輪金剛的「本義」就是在講祂沒有停止的輾過了過去、現在和未來;「時輪」也可講是「TEN」,台灣話講「十」,就是這個「十」字代表著整個天和四聖界,也就是佛、菩薩、圓覺、聲聞、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這十法界都包含在「十輪」裡面,有祂的意義在裡面。剛剛我的祈願和以往不同──「以清涼的光照射到『八熱地域』」,就是度「地獄道」的眾生;「以溫熱光照射到『八寒地獄』」,就是度「八寒地獄」的眾生;「以智慧光照射到所有『畜生道』的眾生」,讓所有「畜生道」的眾生也能夠得到智慧;「以飲食自在光照『餓鬼道』的眾生」,因為「餓鬼道」就是飲食不自在,所以,時輪金剛能夠用「飲食自在光」照「餓鬼道」的眾生,讓祂們飲食自在。所以,時輪金剛能夠解脫「三惡道」的眾生,祂的光明能夠照射到「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這「三惡道」的眾生,都能夠解脫。(眾鼓掌)
「時輪」另外有個意義,以虛空中的、宇宙之間的、所有陳列的法輪和你個人、修行人、存在你內心裡面的法輪,二者互相配合。因為,經過時輪金剛的修行以後,你所有一切身體的「器世界」──「有相的世界」,將消失掉,剩下了「無相世界」的佛性,顯現出來了。這就是時輪金剛本身的修行。
我已經講解了時輪金剛的修行法。在印尼,我會講解如何一層一層的,從明點到金剛鏈,到金剛幕、到佛國淨土、到佛,這樣有層次的修行,全部講出來。(眾鼓掌)這是將來如果有機緣在印尼弘時輪金剛法,要講的這個法就叫作「時輪金剛金剛鏈法」。(眾鼓掌)時輪金剛能夠讓你在一世之中成佛、三世之中成佛、七世之中成佛。其實,祂本身就是釋迦牟尼佛的轉化。
今天我們繼續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這一次,我要唸《禪經》很多的內文,唸的比較長,大家仔細的聽:「佛,猶覺也;分為四門:開覺知見、示覺知見、悟覺知見、入覺知見。若聞開示便能悟入,即覺知見,本來真性,而得出現。汝慎勿錯解經意,見他道開示悟入,自是佛之知見,我輩無分。若作此解,乃是謗經毀佛也。彼既是佛,已具知見,何用更開?汝今當信佛知見者,只汝自心,更無別佛。蓋為一切眾生,自蔽光明,貪愛塵境,外緣內擾,甘受驅馳,便勞他世尊,從三昧起,種種苦口,勸令寢息,莫向外求,與佛無二;故云開佛知見。吾亦勸一切人,於自心中,常開佛之知見;世人心邪,愚迷造罪,口善心惡,貪瞋、嫉妒、諂佞、我慢,侵人害物,自開眾生知見。若能正心常生,智慧觀照自心,止惡行善,是自開佛之知見。汝須念念開佛知見,勿開眾生知見。開佛知見,即是出世;開眾生知見,即是世間,汝若但勞勞執念,以為功課者,何異犛牛愛尾?』達曰:『若然者,但得解義,不勞誦經耶?』師曰:『經有何過,豈障汝念?只為迷悟在人,損益由己。口誦心行,即是轉經;口誦心不行,即是被經轉。」這一段,六祖所講和法達法師兩個人本身的對話,文字雖淺,但意義很深。
老師說法,學生在底下聽,每個人的覺受不同。看經也是,很多人念經,不知經是教你本身按照一條路走,只是口中講,沒有去實行,那就是被經所轉;你如果口中唸經,心中了解的意義,能夠行它的道,就叫作轉經。
◎老師說法,弟子聽了法,不只是來聽法,是要去實修法,這樣才叫作「老師說,學生聽了以後去行、去做」,叫作「行道」;如果「老師說,你聽而不行」,就是被老師的話本身所轉,只是在轉老師的話,並不是你去行老師的話,這道理是這樣講的。
我們講「真佛宗是實修的宗派」,並不是虛妄的。我以前講過,有一個老闆問他的員工:「你以前在別處做事情,薪水多少?」他說:「我年薪八百萬。」老闆說:「喔!你薪水非常高,年薪八百萬,不得了!你以前是做甚麼的?」他講:「做夢的。」做夢的不可以算的。老師講,學生聽,老師講的時候,學生在底下做夢,連聽都沒聽,能夠行甚麼道?做夢是不算的,要實踐出來才算。所以,我們真佛宗是實修的。(眾鼓掌)
我記得,小時候讀書,老師在台上講,台下有一個學生也在講,左講右講,老師看了很生氣:「我在講,你不聽,還在台下講,站起來!」那學生沒辦法就站起來,「你將你剛才講的話講十遍。」學生講:「老師,你叫我講的喔!」學生就講:「老師的褲子拉鍊沒有拉。」他要繼續講,老師說:「不用講了。」趕快將褲子的拉鍊拉起來。這是我小時候老師和學生的笑話。
老師有錯,學生也可以講,但是要偷偷的講,不能夠和左右同學講。你跑來跟我講:「哪裡講的有誤」。事實上,有錯誤就應該要承認。以前,我給予大家灌頂「大輪金剛」,我講:「大輪金剛就是釋迦牟尼佛的轉化。」有一個學生講:「大輪金剛就是彌勒菩薩的轉化。」我想說:「明明是釋迦牟尼佛的轉化,怎麼講說是彌勒菩薩的轉化?」後來我和佛菩薩溝通,祂說:「是有一個說法,『大輪金剛就是彌勒菩薩的轉化』。」所以,我今天和大家講:「大輪金剛是釋迦牟尼佛的轉化,也是彌勒菩薩的轉化。」那一位學生講的沒有錯,是有一個說法:「是彌勒菩薩的轉化。」也有一個說法:「是釋迦牟尼佛的轉化。」大輪金剛的真言很有用處。當時,我在花蓮,我否認了那位弟子所說的,是師尊的錯,師尊也必須要承認,也有說法錯誤的地方。另外,有一個地方,《大般若經》轉化就成為《金剛經》,縮小就成為《金剛經》,再縮小就成為《心經》,這裡面我又講錯一句話。我講《大涅槃經》縮小就成為《金剛經》,再縮小就成為《心經》,這是我將《大般若經》和《大涅槃經》兩個講錯了,我以為《大涅槃經》就是《大般若經》,其實是錯誤的,《大般若經》是《大般若經》,《大涅槃經》是《大涅槃經》,兩個是不同的。所以,你們要跟我講,不要等我自己查出來。你們知道了以後,也可以和我講:「師尊!你講錯了。」哪裡有錯,我也會承認,知錯能改,就是勇者,就是大丈夫。(眾鼓掌)
有些醫生有醫療糾紛,當然也有誤會,但是還是有蒙古醫生。像醫療糾紛啊!錯了就錯,對了就對,一定要釐清楚,不能含糊,在法律之前,必須要公正和平等,佛法也是一樣。有一個病人到醫院,第一個醫生幫他看,說:「你是盲腸炎,盲腸發炎。」他不相信,他跑去找第二個醫生,第二個醫生講:「你是膽囊發炎。」最後兩個醫生在佛菩薩面前卜杯,到底是盲腸發炎還是膽囊發炎?卜杯卜到最後,醫生幫他開刀了,病人割的是扁桃腺,是扁桃腺發炎,因為佛菩薩的比較準。醫療糾紛就是這樣來的,到底是哪裡錯,就是要將錯的拿開;到底是甚麼病,必須要診斷分明,不知道的就說不知道,知道的就是知道,就會減少醫療糾紛。不要像那兩個醫生,一個講說是盲腸炎,一個講說是膽囊發炎,兩個人沒辦法,到雷藏寺來卜杯,結果卜杯出來,瑤池金母說:「是扁桃腺發炎」,他們將扁桃腺拿掉了,結果就好了。如果不是靈感、確實的,你不可以講,不可以說你知道。
像六祖本身,祂是知道的,是有智慧的,祂是清楚明白的。你不能隨便聽人家的,大家必須要有智慧分別。六祖講,「開覺知見」、「自覺知見」、「悟覺知見」、「入覺知見」,你能夠悟到了,你就了解明白最大的智慧,佛所說的智慧,你已經能夠拿到,能夠明白、清楚。
佛的智慧是沒有第二種智慧,而且是絕對的,不是讓你猶豫的、去想的,如來的智慧是絕對的智慧。如果開悟的話,你知道這是絕對的。你如果還有猶豫的話,那就是不對,因為佛的智慧是絕對的,只有一,而不是二、三、四、五,沒有那麼多。所以,講如來的智慧是第一義,六祖曉得。因此,祂教法達法師:「汝慎勿錯解經意」──你不要錯解經意,對經意有所誤解。
你如果認為佛的知見「我輩無分」──你認為佛的知見,你沒有辦法理解的話,這就是「謗經毀佛」。應該只要認真的去修行,在最後你見證了佛性、悟到了佛性,那是絕對的。不能說「我輩無分」,如果「我輩無分」,就永遠在「六道」裡面輪迴,了無出期,六祖是這樣講的。
再來,祂講,要「開佛知見」,不要「開眾生的知見」啊!這兩個是不一樣的。「佛的知見」就是出世的,「眾生的知見」就是人世間的,要清楚明白。我們雖然住在人世間,但是我們要了解「佛的知見」,能夠開悟、能夠見到佛性、能夠開悟佛性,這是絕對的。如果你認為沒有那個能力,當一個普通人就好,你是「開眾生知見」。六祖在這裡講得非常清楚,「開佛知見即是出世」,而「開眾生知見即是世間」。「開眾生的知見」,只能夠幫助你在這世間上的幸福快樂;而「開佛的知見」能夠讓你解脫輪迴,見證佛性,即身成佛,到清淨的佛國,差別在這裡。(眾鼓掌)我們世間的人,都只是「開眾生的知見」而已。
我們有弟子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朱時宜教授,院士是很高的,他所學的是「量子力學」,是屬於「宇宙之間的知見」,也是很高的學問。但是和「佛的知見」比起來呢?畢竟還是屬於世間、宇宙之內的知識,何況是其他的knowledge?這是很重要的。我個人是這樣覺得,佛本身真的是一個很偉大的覺悟者,你能夠追尋佛學,一直到了開悟,了解佛的第一義,就是跟著佛的道在行走。不能跟眾生的道在行走,你若跟著眾生的道在行走,永遠是在「六道」之中輪迴。
眾生是盲目的,而且眾生是屬於世間的。有一個譬喻,有一個國家的總統去參觀一個很大的精神醫院,院長和所有的精神病患講:「總統來巡視的時候,你們要喊:『總統好。』然後每一個人都要鼓掌。」總統來了,每一個人都喊:「總統好。」然後鼓掌,只有院長沒有鼓掌,也沒有喊。總統就問精神醫院的院長:「為甚麼你沒有鼓掌、沒有喊呢?」「我又不是神經病。」因為只有神經病的才會喊啊!今天我和大家講,不要盲目。事實上,很多人都是盲目的,媒體說東,大家全部向東;媒體說西,大家全部向西。你的知識從哪裡來?從媒體來。媒體喊了很多聲,你就認為是真的,因為眾生沒有甚麼智慧。像現在,眾生就是跟著媒體走,最有智慧的,當然就是精神醫院的院長,這精神醫院的院長是誰?就是釋迦牟尼佛。(眾鼓掌)祂是惟一不被牽動的。你若跟著釋迦牟尼佛了解第一義以後,你也不會跟著眾生盲目的走,不能夠媒體說甚麼就是甚麼,要用自己的妙觀察智觀察;人家講什麼就信甚麼,這也是不對的,要用你的妙觀察智觀察出來,哪一個是真實的,哪一個是假的。一個講過很多次的笑話,檢察官問印鈔票的:「你為甚麼印偽鈔?」他回答得很直接:「我不會印真鈔啊!」事實上,真實的就是釋迦牟尼佛,世間的眾生反而都是盲目的。我不能說每一個人都是假的,其實,也是假的,能夠認到真的,像六祖一樣認到真的,那才叫作不凡,才能夠脫出輪迴,才能夠真正解脫所有的煩惱,才能夠真正的出世,才能夠即身成佛,才能夠到佛國淨土。
世間的人心本身是邪的,「愚迷造罪」啊!嘴巴講善,心中的念頭還是惡的,「貪瞋、嫉妒、諂佞、我慢,侵人害物」,眾生的心是這樣的,習性是這樣的,沒有辦法。
◎「開佛知見」以後,能夠善的念頭產生,跟著善念而行,惡的念頭不會產生。基本上,釋迦牟尼佛也教人家「如何做人」、「如何做善事」、「如何對治貪瞋癡」,這是基本的。
你要學習先聚集天上的資糧,才有緣學習佛法,你若聚集這些善念的資糧、善的功德,才有緣份遇到知道第一義的師父。若沒有這些功德,你不會想學佛。
法達就講:「如果是這樣的話,能夠知道第一義,就不用誦經了嗎?」六祖說:「經典有何過錯?根本沒有過錯的,不會障礙你不好的念頭。只因為『迷悟在人,損益由己』。」損害自己的是自己,利益自己的也是自己。佛在《因果經》裡講得很清楚,善惡之報,唯人自招啊!你損害自己,何必去做呢?利益眾生和利益自己的,我們都可以去做;利益眾生的,而不利益自己的,也可以做,那就是菩薩;只利益自己,而不利益眾生的,你就不能做,那是損害人的。這些基本的道理都要知道。所以六祖講「損益由己」。嘴巴念經,心就要去行,就要去做,就是轉經;嘴巴在念經,心裡不知道祂的意義,又不去走祂的道,你就是被經典所轉,主要的意義,六祖是這樣講。
每一個眾生都是「貪愛塵境」。紅塵之間之境,為甚麼貪愛啊?剛剛有一個基督教的長老在這裡,眾生愛甚麼?我問說:「你信不信基督啊?」他說:「我不信。」「你信不信佛啊?」「我也不信。」「你信不信阿拉?」「我也不信。」「那你信甚麼?」「信錢。」他信錢,他說錢有用,而這些心靈上的東西都沒有用,就是六祖所講的「貪愛塵境」。「外緣內擾,甘受驅馳,便勞他世尊」,貪甚麼?貪名。人愛名,也愛利,也貪色,這就屬於塵擾。不屬於「外緣內擾」──外面的緣份,內心的干擾、煩惱,內在的煩惱、外在的煩惱都在你身上。佛經講的,總歸起來,在密教裡面所說的,一個叫作「出離心」,很重要。你要離開「塵境」,不受「外緣內擾」,要不貪財、不貪錢、不貪色、不貪名、讓它自然來去。才叫作自在。錢財的事情,自然來去,你能夠得的你就得,應該得的你就得;不應該得的你不該得;色也是一樣,應該得的你就得,不能得的你就不要得;名也是一樣,應該得的你就得,不能得的你就不要強求,讓它隨緣來去。你還要做功德,還要有成就,還要修行,這是六祖所說的。
師尊在這裡也是每天修行,也要做善事,「盧勝彥佈施基金會」最近有「蓮花獎學金」的方案,和宗委會合作的,這就是在做善事。(眾鼓掌)師尊不能說話不算數,說話一定要算數的,聖人說話都要算數的。聖賢、佛菩薩、耶穌基督、老子、阿拉、上帝說話都要算數,不能不算數。有一個父親帶他的兒子到人力銀行,以前叫作職業介紹所。這父親說他(指兒子)要找職業,工作人員就問:「你的兒子有甚麼專長?」他父親講:「他的專長啊!就是說話不算數。」人力銀行想了想,「可以,請他去做氣象播報員。」氣象播報員講:「颱風會來。」結果颱風沒有來,他就會編出一套理由講「為什麼沒有來」;講:「颱風不會來。」颱風真的來了,他就又要編一套理由講:「颱風為什麼會來」。天氣明明很熱,突然間冷了,他要編一套理由:「因為突然間有一個寒流,從北方來了。」總之,他的兒子被人力銀行推薦去當氣象播報員,說話不算數的。
我們學佛的,當老師的,都要說話算數,不能編一套理由矇混弟子。我明明開悟了,當然我講的是真實的開悟──第一義。我沒有開悟,我編一套理由說我開悟了,就是沒有開悟,「而所謂沒有開悟,就是開悟」,這是我編的理由。師尊不會這樣講,我開悟了就說我開悟;如果我沒有開悟,我講我開悟,我甚至編一套理由,將你們統統都矇住了,這是欺騙眾生啊!不可以這樣。有弟子射箭,我叫他寫開悟來,「開悟就是沒有開悟,沒有開悟就是開悟」。這樣我也會,大家都開悟了,不能這樣矇騙眾生,開悟就是開悟,沒有開悟就是沒有開悟。
有兩個國家吹牛的人,一個說:「我的國家建的橋很高,若從橋上掉下來,十分鐘才會到達水面,才會被淹死。」另外一個國家的人說:「我們國家的橋更高,人從橋上掉下來,還沒有到水面,已經餓死了。」(師笑、眾笑)這是吹牛嘛!師尊也不能吹牛。所以,佛陀講的是真實語,是實語者,是不異語者,是不誑語者,不會欺騙人,不吹牛,不說假話,講的完全是實在的話。所以,如六祖所講的,「於相離相,於空離空,內外不迷」啊!。記得甚麼是「於相離相,於空離空,內外不迷」?就是真實第一義。
師尊開悟的,到今天只講給蓮寧上師聽,他知道。除了這個以外,若將其他禪宗的參話頭打開,都知道,都能夠明白;亦除了這個以外,所有的開悟都是不真實的。所以,可以檢驗所有人的開悟。你說你開悟了,射箭來,我接到箭,交給蓮寧上師看,蓮寧上師一看,他就能判斷你有沒有開悟。除了他以外,其他的上師,在開悟的邊緣,都沒有射中紅心,只是在紅心的邊緣。師尊是實語者,講實話的人。我告訴你,任何一個智慧,你只要開悟了,就可以檢驗眾生的智慧,可以檢驗所有大法師的智慧,真的是這樣。
今天講過頭了。南摩不達耶。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