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有我罪即生無我罪不生

有我罪即生 無我罪不生
蓮生法王2011年2月5日台灣雷藏寺新春五財神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
「僧法達,洪洲人,七歲出家,常誦《法華經》。來禮祖師,頭不至地。師訶曰:『禮不投地,何如不禮?汝心中必有一物。蘊習何事耶?』曰:『念《法華經》已及三千部。』祖曰:『汝若念至萬部,得其經意,不以為勝,則與吾偕行。汝今負此事業,都不知過。聽吾偈曰:『禮本折慢幢,頭奚不至地;有我罪即生,亡功福無比。』」
師又曰:「『汝名什麼?』曰:『法達。』師曰:『汝名法達,何曾達法?』復說偈曰:『汝今名法達,勤誦未休歇,空誦但循聲,明心號菩薩。汝今有緣故,吾今為汝說,但信佛無言,蓮華從口發。』
達聞偈,悔謝曰:『而今而後,當謙恭一切。弟子誦《法華經》,未解經義,心常有疑。和尚智慧廣大,願略說經中義理。」
師曰:「『法達,法即甚達,汝心不達。經本無疑,汝心自疑。汝念此經,以何為宗?』達曰:『學人根性暗鈍,從來但依文誦念,豈知宗趣?』師曰:『吾不識文字,汝試取經誦之一遍,吾當為汝解說。』法達即高聲念經,至譬喻品。」
※ ※ ※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藏密五財神。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更有今天的貴賓──我的父親盧耳順大德、印尼國會議員葉錦標先生、夫人陳秋雲女士、公子葉致誠先生、西雅圖名醫蕭湘君醫師、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南投縣議會議員許?議員、宗委會法律顧問周慧芳律師、前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副局長盧文祥先生,現在是資管會理事長,還有我們沒唸到的貴賓,還有很多。他們不願報名貴賓,所以呢?我們還是有很多的貴賓在裡面,(眾鼓掌)甚至可以講,今天與會的,來的人,全部都是貴賓。
今天,我們做財神的護摩。我記得以前有一個蓮花梭麥,就是在我剛出關的時候,回西雅圖傳「馬上有錢法」,他上前灌頂,勤唸上師心咒八百萬遍,另外他還修「瑤池金母馬上有錢法」,轟動一時。他在得獎的那一天晚上,看到很多佛菩薩出現放光加持他,師尊也出現放光加持他,而且還對他說:「你會得獎。」他就趕快去買,好像是買五塊錢美金吧!他就中了五千五百萬美元。中了獎以後,新聞也登,真佛報也登,從此他的家的門口,就來了很多陌生的客人,他在半夜請警察引導他開上高速公路,從此藏入人海不敢出現,他躲的地方啊!就是現在的西雅圖雷藏寺溪邊小館,他藏在那裡藏了兩個月,也不敢出來,後來買了房子,才搬到新房子去。我知道他的新房子在那裡,但是我不能告訴大家。原本,蓮花梭麥常常來參加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同修和法會,後來有幾位堂主到了西雅圖雷藏寺,認得他是中了樂透獎的財主,幾個人就上去化緣,要建雷藏寺啦!要做甚麼的,從此以後,不見他的人影,一直到現在,他都不敢出來了。但是,我有教他在家裡好好的修。中了樂透彩,財物啊!要好好的運用。這是最真實的一件事。
還有一位,也不敢講他的姓名,偷偷來,「師尊,我要供養你。」我知道他每一次的供養都是很少的。我說:「你放桌子上就好了。」不是師尊看不起他啦!因為他平時供養真的很少,也是遠地方來的喔!我在西雅圖雷藏寺的時候,他這次拿出來一張支票,喔!我就睡不著了,原來是一大疊的啊!我說:「你開玩笑嗎?是一大疊一元美鈔嗎?」「不是,全部都是一百的。」我問他怎麼一回事?他說:「師尊,千萬不能講,我才告訴你。」他中了全美國最大的樂透──一億六千萬美金。(眾鼓掌)他叫我不能講啊!但是,我現在也講了,不過,我不能講他的名字,因為很多的堂主會跑去跟他化緣,每一個人都會去化緣。
這是兩個例子,還有中獎的,偷偷來告訴我:「師尊,我中獎了。」哇!說「我中獎了」有好幾個,聽起來,令人非常的羨慕,因為這些財神法都是我傳的。(眾鼓掌)我想,我傳的這個法,修了就中獎,我何不也去試一試?對不對?哪有人說你修法你就中獎,師尊本身是傳法的人沒有中獎,是很沒有面子啊!我去買彩券,又不能跟人家講,因為沒有中很沒有面子。有一次我偷偷進去買彩券,我連彩券都不怎麼會買,他拿一張單子給我,我說:「怎麼回事?拿一張單子給我?難道我中獎了嗎?」原來是要我塗號碼,選哪一個號碼就塗哪一個號碼,我都不知道塗幾個號碼,然後就塗一塗拿給他,問他多少錢就交上去。我那幾天也是很認真修的喔!(師笑、眾笑)我要看看本尊有沒有到?本尊來了!看看財神有沒有到?財神也到了!因為我召請祂,祂一定會來,我召請甚麼,甚麼都來,穩當當的。在美國是這樣的,將彩券放到一個機器裡面,中的話,會顯示「中」,不中的話,根本沒有消息,沒有聲音,甚麼都沒有,我就拿那彩券,偷偷去放一下,都沒消息!有夠嘔氣,心裡覺得非常的難過,別人都中大獎,修法都中,為什麼師尊不中?我就問瑤池金母:「為什麼我不中?」祂對我說:「你是睡財神,你只要躺著,睡一個晚上,只要你醒過來,每一個弟子都是財神,就會供養師尊哪!這麼多的財神供養你,你還不夠嗎?」我想夠了!夠了!(眾鼓掌)然後我就和瑤池金母講:「我可以在中了以後,將所有中的錢,拿出來,哪裡要建雷藏寺,就分給哪裡啊!這不是更好嗎?」瑤池金母講:「不要太貪,讓所有的人去建雷藏寺,讓大家都有福分,你一個人去建雷藏寺,只有你一個人有福分,很多的弟子幫忙建雷藏寺,出錢出力,不管錢多錢少,福德是眾弟子的。」(眾鼓掌)所以,我聽了,才恍然大悟。
你們知道"Sheng-yen Lu Foundation"──「盧勝彥佈施基金會」,我和師母兩個傻蛋,創會的時候,我們直接就要拿兩百萬美金進到「盧勝彥佈施基金會」裡面,然後,拿出去佈施給所有的眾生,有情眾生、有緣眾生,不只是真佛宗的弟子,一次就要拿兩百萬。結果,美國的法律規定,你若是創辦人、是負責人,不能一次就拿兩百萬,只能拿供養給「盧勝彥佈施基金會」的人所有捐款的三分之一,只能拿出這些錢放入「盧勝彥佈施基金會」。所以,我們每一年,都是拿「盧勝彥佈施基金會」收到的捐款總數除以三,然後再將錢匯入「盧勝彥佈施基金會」,(眾鼓掌)就是這樣。如果眾生都護持「盧勝彥佈施基金會」,師尊和師母,所有的錢,也就會放得越多,也就是放入「盧勝彥佈施基金會」裡面。(眾鼓掌)大家出錢出力、護持的話,這就是師尊、師母和大家的力量一起增加,將"Sheng-yen Lu Foundation"壯大起來,真正能夠施予所有的有情眾生。(眾鼓掌)
◎今天,我們做藏密五財神的護摩,就是紅、黃、白、綠、黑五色財神,這五財神的力量非常的大,今天在座的,回去看看有沒有財神現身,若有財神現身、佛菩薩現身、師尊出現,對你講:「你會中獎。」馬上就要去買,賜福給大家。
護摩剛開始的時候,藏密五財神統統都到,我們供養祂們,祂們就會賜福。(眾鼓掌)所以,今天晚上,不要睡不著,還是要睡,睡了若看見佛菩薩現身、財神現身、師尊現身,對你講:「你會中獎。」你就要去買。至於你中了獎要不要講出來,那是隨便啦!希望大家都能夠得福、得慧。師母剛剛講的──得福,若你沒有修慧,就像大象掛瓔珞,大象掛了很多七珍八寶在牠的身上,是因為牠修福,所以牠得到七珍八寶,掛在牠的身上,大象掛瓔珞;而修慧沒有修福,就像羅漢托空缽,羅漢出去化緣,人家都不給祂,面貌可憎,大家看了不舒服,不給祂錢,托空缽,祂沒有修福,只有修慧,連吃的都沒有。師母剛剛講的「福慧要雙修」,福和慧要雙修,這樣才稱的起「福德」,就是我們天上的資糧。
今天我們繼續講《六組禪經》(又稱「六祖壇經」),今天講的經文比較長,但是,大半都是白話,大家都可以看得很清楚,我唸一段經文,有「僧法達」,就是這個僧的名字叫「法達」──「法達比丘」,是「洪洲人,七歲出家」,常常念誦「妙法蓮華經」,他來禮拜六祖,這禮拜啊!密教的禮拜是全身投地大禮拜,顯教的禮拜,是膝著地、頭著地、雙掌著地,這叫「五體投地」。但是來的「法達比丘」,他來禮拜六祖時,頭不著地,就是彎個腰就算了。六祖就罵他:「你禮拜不投地,何如不禮?」──你禮拜我,頭不碰到地,不如不禮拜我。六祖一看啊!祂是有「他心通」的人,他一看,「你的心裡一定執著一個東西」,執著一個很尊貴的東西,所以你不願頭點地,「你心中必有一物,蘊習何事耶?」──你心中到底是甚麼東西在裡面?所以,禮拜才禮拜一半。「法達」就講:「我唸《妙法蓮華經》已經有三千部」,三千《妙法蓮華經》,他想啊!六祖哪裡有唸《妙法蓮華經》三千部?他可能一部都沒唸,我是唸三千部的,我唸《妙法蓮華經》三千部為什麼要對你一部《妙法蓮華經》都沒有唸的人頂禮?他的心中就是這樣想。
六祖就講:「你如果唸到一萬部,得到《妙法蓮華經》裡面的經義」,經中最重要的意義,「不以為勝」,還不要以為這樣就贏了,「與我同行」──你唸一萬部,可以和我一起走。「汝今負此事業,都不知過。」──你今天沒有頂禮我,是一種過失,你都不知道?六祖就講:「禮本折慢幢,頭奚不至地;有我罪即生,亡功福無比。」這句話很重要。
頂禮是甚麼?就是在折服我自己的傲慢。所謂「敬禮諸尊」、「禮拜佛」,是認為自己非常的低下,向最崇高的敬禮,是折服自己的傲慢,這是敬禮最大的意義──折服自己的傲慢。為什麼會有傲慢?因為「有我」,才有傲慢。真正的佛啊!是「無我」,真正的佛理,祂的意義是「無我」。「你心中有三千部的《妙法蓮華經》,你就認為很驕傲了;你唸了三千部的《法華經》──《妙法蓮華經》,就非常的驕傲,這是因為你唸的,不是為眾生唸的,是為自己唸的。」是「我有三千部的《妙法蓮華經》,所以我很驕傲」,這就是「有我」,「有我罪即生」──「有我」就有罪業產生,「無我」就沒有業,「有我」就有業,道理在這裡。「亡功福無比」──真正消除了「無我」,可以敬禮一切。他這偈言非常的重要。
所以,有很多人,不願意參加同修會。「我是董事長,我和你們一票人坐在那裡,在那邊修法。」看了看,「我是董事長,我怎麼和你們同修?我不和你們同修了」,左邊是賣菜的,右邊是賣香腸的,前面是賣綠豆湯的,後面是賣年貨的,年貨大街的,我們真佛宗弟子啊!是甚麼樣的人都有。但是一個董事長自恃「我是非常大公司的董事長,我怎麼可以擠在這裡和你們一起同修呢?」傲慢心就產生出來了。像今天,印尼的國會議員,今天他來坐在這裡,對不對?(眾鼓掌)師尊坐在上面啊!他也是真佛宗的弟子,如果「有我」的心在啊!他看上師、法師坐在上面,「我是國會議員」,我應該也給他一個位子坐,因為他比較尊貴,因為一個國家的國會議員都是很大的,應該在上面請他坐一個位子,這樣,他就覺得比較舒坦一點。他是國會議員,但是不講他是國會議員,走在所有的弟子後面,站在那裡,誰知道他是國會議員?他若不穿西裝,還以為他是賣香腸的。
我們有很多尊貴的貴賓,不出聲的,在裡面不講話的,其實他是很尊貴的,每一個人都是很尊貴的。
我們學佛就是要學到「平等心」,這裡就教我們「平等」,不要太驕傲。因為,你知道,你懂得那一方面的,我不一定懂;但是你想學佛法,就一定要來拜師,因為我懂佛法。我不懂政治,我也不懂商業,我讀書也不是很高,沒有到碩士,也沒有到博士。美國的碩士、博士,聽說現在只要六萬五千元就可以從學士到博士,畢業的時候,隨便你挑日子,你挑畢業是哪一天就哪一天畢業,野雞大學啦!可以頒發博士證書給你,這是有的,有錢還可以買到博士,有錢也可以買到碩士。師尊去美國,去了三十多年,快四十年了,還是測量學校的工學士。
有很多的宗教人士,去美國捐了一個圖書館,就頒給他「哲學博士」;捐了幾排教室,就頒給他「榮譽博士」,印名片的時候,「榮譽」就拿掉了,「榮譽」就不用放進去了,反正,是「博士」就對了。這樣講起來,就是有「我」的心哪!「我是博士」、「我是碩士」,我們這裡有弟子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院士應該比博士還大,從博士裡面挑出來的是院士,我的弟子還有院士。所以,要學佛法,就要折掉你自己本身傲慢的心才可以的。
六祖又講:「你名叫甚麼?」這比丘就回答:「我叫『法達』。」六祖就講:「你名『法達』,何曾『達法』?」──你的名字叫「法達」,你根本還不懂法,所以你沒有「達法」,反過來講就是沒有「達法」。人有甚麼,就會顯示他的尊貴;但是真正學習佛法的人,將眾生都看成自己,沒有甚麼,大家都是尊貴,大家都是佛。我已經講了很多次了,就是「平等沒有分別」。「平等沒有分別」不是這樣,好像有一對夫婦,非常的恩愛,每一次出來,男的都要kiss女的,女的也都要kiss男的,鄰居有一對夫婦看見,太太便責罵她的先生,她說:「你怎麼不學他?學那位先生也一樣kiss我?」他先生說:「我和他太太也不熟。」這不是「平等」,是不可以的。
另外,還有一個也是「平等」的笑話。一個父親打電話給他的family doctor,就是家庭醫生,蕭湘君醫生以前是師母的family doctor。那個爸爸打電話給family doctor,家庭醫生是男的,他就跟他講:「我的兒子得了猩紅熱。」猩紅熱是會傳染的,很會傳染,一個kiss就傳染了。那家庭醫生很緊張,就講:「你的兒子要隔離。」要隔離了,很嚴重的。他爸爸就在電話中和醫生講:「但是,我兒子吻了我家裡的菲傭耶!」「慘了!」醫生很緊張,「不得了,那菲傭也要隔離。」那爸爸又講:「但是,我也吻了菲傭耶!」「更慘了!更糟糕啊!你也被傳染了。你兒子、菲傭,還有你,都被傳染了。」那爸爸又在電話裡和家庭醫生講:「我又吻了我的老婆。」「完了!完了!」家庭醫生怎麼講?「我也被傳染了。」這就是傳染,這個不叫作「平等」啊!被傳染的不叫作「平等」,不可以這樣。
我們的佛法,是可以這樣傳,一直傳,傳到廣大的群眾,這是「善」,「善」是好的。但是這種猩紅熱,是不能傳染的。有好的傳染,有壞的傳染,大家要分清楚。
◎像禮儀來講,不應「執禮一半」,要有「無我」的精神頂禮根本上師;頂禮出家人,要用「無我」的精神去做。師尊也頂禮過眾生,就在一場法會的時候,師尊走下來對眾生頂禮,為什麼要這樣做?平等的佛法是眾生平等,大家都很尊貴。
真的要「法達」,是這樣的,所以六祖又講:「汝今名法達,勤誦未休歇,空誦但循聲,明心號菩薩」,六祖對「法達」講:「你要明白你自己的心哪!」明心就是開悟,你要開悟,今天有緣分,所以我才對你說法,「汝今有緣故,吾今為汝說,但信佛無言,蓮華從口發」──佛不必講話的,佛不用講話,但是蓮花就從嘴巴裡生出來,意思是這樣講。好的佛法,善的佛法,如同口中出蓮花,不用講話,自然生出一朵蓮花。你今天和我有緣,不必要說你心中有《法華經》三千部,我今天說法,「佛無言」,蓮花從口發出來,從口生出來。只要你明心,你明心了,講任何一句話,都是蓮花,道理是在這裡的。
「法達」聽了這個偈以後,他就悔過、感謝。「達聞偈悔謝曰:『而今而後,當謙恭一切。弟子誦法華經,未解經義,心常有疑,和尚智慧廣大,願略說經中義理』。師曰:『法達,法即甚達,汝心不達;經本無疑,汝心自疑。汝念此經,以何為宗?』」六祖問他以甚麼作為他主要的宗義?「法達」回答:「『學人根性暗鈍,從來但依文誦念,豈知宗趣?』師曰:『吾不識文字,汝試取經誦之一遍,吾當為汝解說。』法達即高聲念經,至譬喻品。」「法達」念三千部的《妙法蓮華經》,居然不知道《法華經》裡面的義理,而且對《法華經》有疑問。所以六祖對他講:「我雖然不識字,你念誦一遍,我就為你解說。」這時候,「法達」就高聲念經,一直到「譬喻品」。所謂「譬喻品」,甚麼叫「譬喻品」?就是譬喻,舉一個例子來講。師尊在說法裡,常常講笑話,其實就是在作譬喻,也是在教大家智慧,不要以為笑話裡面沒有智慧,笑話裡面很多智慧的。譬如過年,蓮哲上師送給大家一個禮,「夠你用一年」,哇!「夠你用一年」,這下子非常好,拿回家一看,蓮哲上師聰明,因為是一個日記本,「夠你用一年」,就是「夠你寫一年的心得」,這是教你智慧。問你一個,十個人共用一把雨傘,每個人都不濕,甚麼原因呢?你看,還是蓮哲上師聰明,他說那天根本沒有下雨。(師笑、眾笑)
我上回和大家講,有三隻壁虎,貼在牆壁上,中間那隻掉下來,結果左右兩邊的壁虎也掉下來,怎麼回事?因為兩邊的壁虎統統在鼓掌,所以就掉下來,這也是智慧啊!甚麼不是智慧呢?甚麼東西都是智慧。所以師尊講笑話也是智慧啊!(眾鼓掌)
我去美國的時候,英文不是很好,沒有辦法,因為讀書的時候,並沒有想到要移民,想說在台灣出生,在台灣活已經很夠了,還要去美國幹甚麼?我不學英文啦!考試怎麼通過?不能講。到了美國以後,發現不行,糟糕,好多字好難唸,像費城,我不會念,費城那裡現在有蓮彥雷藏寺。費城那個字好長,好難唸,蓮印上師教我,「叫作『菲力』打『飛鴨』。」「菲力」拿著槍打「飛鴨」,就叫作"Philadelphia"。(眾鼓掌)我是這樣學英文的。我以前也講過,「睡覺」怎麼講?「你不會呀!『死在瓶子裡』」,sleeping,就是「死在瓶子裡」,就是這樣去到America,每天學英文,終於有一點基礎。
"Philadelphia"讓我聯想到一個打獵的高手,百發百中。有一天,他去打獵,帶著姪子去,他說:「你看,那是飛鴨,在飛呀!我要打一隻下來。」「砰!」一聲,咦?沒有飛鴨掉下來,他是百發百中的,他是神槍手,他覺得怎麼可以一隻飛鴨也打不下來?他就對他的姪子講 :「今天出現奇蹟,打中的飛鴨還能在空中飛。」(師笑、眾笑)這就是智慧呀!你知道不知道?甚麼叫作智慧?英國首相邱吉爾,人家問他:「政治是甚麼樣的?你的政治做得如何?你如何發表你的政見?」邱吉爾講:「聰明的人,要會預言,預言下個禮拜會發生甚麼事,下個月會發生甚麼事,今年會發生甚麼事,明年會發生甚麼事,統統都預言,講了很多的預言,作為他的政見。
「為甚麼沒有做這個事?為甚麼到時候沒有成?他又要把它解釋出來:『為甚麼我不做這個事?』」政治人物就是這個樣子,他要做甚麼、要做甚麼、要做甚麼、要做甚麼,到時候「為甚麼不能做這個事?我為甚麼不能做這個事?」要有很好的理由講出來,一講出來,就和那神槍手一樣,打中還是會飛的,對不對?
在這裡,解答幾個上師的問題,有一位淨空法師,他講:「我們殺生,真實的殺生,當然是犯殺生戒,打電動玩具的殺生」,打電動玩具有很多的殺生,對不對?打獵啊!打殭屍啊!師尊也打過, computer game啊!裡面都有打打殺殺,他說:「這樣是犯同樣的殺生業,而且是同等級的。」所以蓮鳴上師和蓮萊上師講:「『這是犯同等的業,都是殺生』,請師尊為我們解釋。」現在就為你們解釋,因為你們問的時候,我還沒有到天上和菩薩聯絡,菩薩和我聯絡以後,祂告訴我應該對你們怎麼回答。要知道,「殺有情的眾生,是殺生業;殺無情的眾生,不算殺業」,甚麼是無情的眾生?石頭是無情的眾生。你知道,要蓋一個房子,很大的石頭,你要將它切割,分成小石頭,一塊大石頭切成兩塊,切成無數塊,變成石頭,變成細沙,算不算殺生?不算殺生,只要是無情物,就不算是殺生。你說木頭,是無情物,將它做成椅子,就變成椅子;做成桌子,就變成桌子,這不算殺生。但是如果你的念頭有「殺」,這念頭產生出來,就因為你心中有「殺」,就變成有業;你心中沒有「殺」的念頭,知道那是無情物,就不算「殺」。(眾鼓掌)這是回答。所以,五祖弘忍傳法給六祖,「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祂不能講「無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只能講「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
我們今天講《六祖禪經》,在這《六祖禪經》裡面,最重要的,這一節當中,就是這位「法達比丘」和六祖之間的對話。最重要的是六祖已經教他要「無我」,「有我」一定有業,有這個心去殺,就是殺生,就犯了殺生的業;你若沒有心,沒有那個心,業就很輕,「無心」就沒有業,叫「無記」。這念頭非常的重要,念頭就是業。你沒有這個念頭,那是算「過失」,但是不會造成業,這樣講可以嗎?(眾鼓掌)「有心」和「沒有心」,「有情」和「無情」,所以六祖在這裡講,最重要的是「無我」,「有我罪即生」,這一句話很重要,有「我」的存在,你的罪業就產生了。你的念頭就是「我念」,因為你不能夠「無念」。「無念」就是佛啊!「無念」就是真佛啊!道理是在這裡的。這就是今天六祖所講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有我罪即生」,「無我罪不生」。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金剛經》裡提到,「無我法為第一」,我們每一個行者,都要修行到「無我」的境界,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到「無我」的境界。有一個小孩子,去買搖鼓,他媽媽不許他買:「你買那個鼓會吵人啊!會吵啊!搖鼓叮叮咚咚,會吵人。」這小孩子很天真,說:「沒關係啊!你買給我,等你們全部睡著了,我再來搖。」這小孩子有沒有過失?在他的念頭裡面,根本沒有過失。所以我們稱為「童子觀畫」。童子啊!我們學佛像小孩子一樣,看世間的眾生,就像小孩子在看世間的眾生,每一樣都很好,每一樣都很好玩,心裡都非常的純潔,心裡都非常的純淨,完全沒有惡念,他不會去造業。小孩子如果去造業,可能是教育上的問題,小孩子的心本身都是很純潔的。
我這幾天看電視,有一個七歲的女孩子,去藥房裡面偷八仙果,因為她阿嬤咳嗽,她去偷八仙果給她的阿嬤吃。這是小孩子本身來講,純潔的心的流露,她只是為了孝順她的阿嬤,因為阿嬤咳嗽,才去藥店裡面偷八仙果給她的阿嬤。所以要給她吃,不應該是過失,但是在行為上已經犯法,偷是錯誤的,偷是不對的,但是,在內心深處,動機是善的。所以要教導這個小孩子,不能用這種孝順的方法,但是如果她不用這種孝順的方法,我們這些仁人君子,如何會去佈施她呢?所以我認為,這女孩子是情有可原,這也是教育她「不可以用偷」、「不可以用盜」,不能有偷的行為,但是她的動機和出發點,都是善的,畢竟她還是童子。  
今天說法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