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定慧等持意中清淨

定慧等持 意中清淨
蓮生法王2011年1月29日台灣雷藏寺吉祥天母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機緣品第七」
「吾若具說,窮劫不盡。聽吾偈曰:『即心名慧,即佛乃定,定慧等持,意中清淨。悟此法門,由汝習性,用本無生,雙修是正。』法海言下大悟,以偈讚曰:『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我知定慧因,雙修離諸物。』」
※ ※ ※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吉祥天女,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的貴賓──盧耳順大德、盧勝美師姑、台中市木棉花關懷協會創會會長陳蕙美女士、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代表黃哲祥先生、南投縣議會許?議員。
Happy New Year! 新年快樂! (眾鼓掌)這次是真的要過我們農曆年的新年。現在,我不敢講新年的感想,因為到了這個年紀,都一直是在下坡,下坡的時候,速度很快。我去領中華民國護照的時候,一看護照,哇!一次給我十年,再過十年,我就幾歲了?看到這個護照,心中難免一陣哀傷。
年輕的時候,很想快快長大,可以獨立自主;年歲大的時候,每逢過年,心裡的感觸就特別的多。不過,新的一年,等於一個新的年歲開始,我們要講一些吉祥話。今天剛好是吉祥天母的護摩,很多人以為吉祥天母是媽媽,吉祥天女是女兒,問我,吉祥天母和吉祥天女是不是一樣?這個天界統稱為吉祥天,自成一個天界,差不多和四天王天在一樣的位置。在密教的傳說裡面,吉祥天母是針巴拉──多聞天王的妻子或者是妹妹,到底是祂的妻子呢?還是祂的妹妹?到現在還沒有定論。反正大家都說吉祥天母就是跟多聞天王有關,是妹妹或者是祂的妻子,不管怎麼樣,吉祥天母就是吉祥天女,是一樣的。
有一個咒語:「上清上帝,東華大帝君,令吾蓮生,受六甲天書,便使六甲六丁之神,天遊十二溪女,那延天女五人,統率神兵三員大將,火光大將、浮海大將、吼風大將,各領神兵百萬,助吾蓮生,法力、神通、變化、與道合真。」這道家的咒語裡面有兩個大神,一個是十二溪女,一個是那延五天女。十二溪女就是十二吉祥天;而那延五天女,就是長壽五天女,這咒語和密教有關的。十二溪女就是十二吉祥天的十二個變化身出來的,那延天的五天女是長壽五天女,在密教裡面,這兩位天女都是很有名,祂們主「驅邪」和「縛魔」,「驅邪」──將邪的趕掉,「縛魔」就是「綁魔」,將魔綁起來。可以「驅邪」,可以「綁魔」,招納吉祥,十二吉祥天女有這樣的法力,所以祂是屬於「針巴拉」的法,「針巴拉」就是財神,就是「納福」,也可以做「降伏法」。
在日本,吉祥天是非常祥和的,面露笑容,戴鳳冠,拿一個吉祥果,日本的吉祥天女是很溫和儒雅;西藏的吉祥天女就不一樣了,祂的前面有眼睛,後面也有眼睛,連祂騎的馬也有眼睛,眼睛是在馬的屁股上,可以看前面、看後面、看左右,祂也有法力,能夠驅邪,西藏的吉祥天面貌是非常的兇惡,日本的吉祥天就是很溫和儒雅,隨大家喜好,要觀想哪一個都可以。今天我們修「吉祥天」剛好是在過年前,正好是「驅魔」、「納福」,在過年時有這樣的好處。(眾鼓掌)我們衷心地祈願,吉祥天女放光加持報名眾等,「驅邪」、「納福」,讓幽冥者昇天;讓疾病者痊癒;息掉我們這一年所有的災難;讓我們這一年增加智慧、增加福分;讓我們敬愛得到大圓滿;讓一切的惡難全部退散;虔誠地向「嗡。摩訶。室里耶。梭哈。」祈求,成就圓滿。(眾鼓掌)
我們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六祖說:「吾若具說,窮劫不盡。聽吾偈曰:『即心名慧,即佛乃定,定慧等持,意中清淨。悟此法門,由汝習性,用本無生,雙修是正。』法海言下大悟,」法海和尚一聽六祖所講,他便得到很大的悟境,「以偈讚曰:『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我知定慧因,雙修離諸物。』」今天就簡單講這一段。
「定慧等持」這四個字,一個是「禪定」,一個是「智慧」,「等持」是「平等受持」。平等就是沒有誰高誰低,都是平等受持。
談到平等啊!其實,一個家庭圓滿,都是由平等來產生的,家庭如果不平等,就不會圓滿。和大家談一談兩個小笑話,新春的時候啊!大家開心一下。有一對夫婦,結婚四十年,夫妻倆非常的恩愛,友人就問了:「你們夫妻那麼的恩愛,是甚麼理由呢?」先生講:「我們是夫妻平等。」「如何平等呢?」先生講:「大事我來管,小事由太太管。」「也不錯喔!這樣是平等,你們四十年來平等的口訣就是『大事先生管,小事太太管』。能夠延續這樣的原因在哪裡?」先生講:「結婚四十年,從來沒有甚麼大事發生過。」永遠沒有甚麼大事,都是小事,這是家庭敬愛的原因。 
另外,有一對夫婦也是非常的恩愛,實在是很了不起!恩愛夫妻啊!在世間是難找得到的,而且又是結婚四十年。朋友問這個先生:「怎麼回事啊?你們能夠這樣恩愛是很了不起。」「我們婚前就有協議。」也是平等,「怎麼平等法呢?」先生講:「我和太太意見相同的時候,我的太太就聽從我的意見;我和太太意見不同的時候,我就聽從太太的意見。」這叫作平等?不過啊!家庭要圓滿的話,事先寫下這樣的契約倒是不錯,這樣一定會圓滿,不會起爭執。你們說是不是?所以在過年之前和大家講:「家庭要圓滿,一定要平等。」剛剛講的是平等之法。
「禪定」和「智慧」是「等持」的,是「平等受持」,六祖講,「即心名慧」,「心」就是「慧」,「心 」就是「智慧」,我再補一句:「找不到你的心的時候,就是智慧。」(眾鼓掌)我們每一個人找自己的心在哪裡,你的心在哪裡?你以為,在左邊這裡靠近胸部,胸肌稍微下方一點,就是「心」,那不叫作「心」,叫作「肉團心」,你以為那就是「心」嗎?不是的!在正中間的叫作「心」,也不是!那裡沒有心臟啊!「心」在哪裡?有一個婦人她想自殺,她打電話去問她的family doctor──家庭醫生,說:「請問family doctor,我的心臟在哪裡?」家庭醫生跟她講:「就是妳胸部底下的這裡就是心臟。」這婦人就拿起槍,「砰!」殺了自己,結果沒有死,她打中膝蓋,為什麼?因為這婦人年紀太大,她的胸已經垂到膝蓋。這不是笑話,是真實的。你說找心,「『心』在哪裡啊?」你找不到「心」的。
在佛教裡面講「心」啊!就是講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眼、耳、鼻、舌、身、意,「意念」就是「心」,眼睛看到的,感應到裡面的「意識」;耳朵聽到的,到「意識」去;鼻子嗅到的,到「意識」去;舌頭嚐到的,到「意識」去;身體接觸到的,到「意識」去,這時候叫作「心」,叫「表面的心」,這種心是會幻滅的,死了就沒有「心」,「意識」也沒有了,「意根」也沒有了,總合這些叫作「意根」,「意根」也沒有了,只有一個存在的,「唯識」所講的──「如來藏中有如來」,就是講「唯識」,「唯識」就是「第八識」,就是「佛性」──最深的「意識」,那個才是「真正的心」。其他的「心」,都是會毀滅的,甚至於晚上睡覺,它就會消失掉。晚上睡覺的時候,躺下來,眼睛閉起來,沒有作用了,視覺沒有了,聽覺也沒有了,嗅覺也沒有了,味覺也沒有了,對不對?還有,身的接觸也沒有了,你的意識也沒有了,這都是會消滅的,總合起來的「意根」都是假的,那是「假的心」。「唯識」認為只有最後的「第八識」才是「真正的心」,「唯識」家認為「心」就是「第八識」的「心」,你要找到「第八識」的「心」才叫作「即心名慧」,這句話就很深奧了。找到你的「心」的時候,真正的智慧才會出來,這就是「第八識」,「唯識」家所講的。
密教又有「應成派」、「自續派」、「唯識派」三個,「即心名慧」就要研究,找你自己的心,找你自己的智慧,找到根本,這時候,才稱為「智慧圓滿」。所以佛教講說:「你必須要找你自己的心」,我們講的就是「明心」哪!禪宗也講「明心」,明白自己的心,這時候算是「智慧圓滿」,才叫「智慧圓滿」。(眾鼓掌)
「即佛乃定」,這就是禪定的功夫。我講過甚麼叫作「定」,所有一切環境,外來的人緣、言語、媒體,所有的一切都不影響你的時候,就稱為「定」。世界一切萬物,一切所有的演變、無常,一切的煩惱,都不能夠擾亂你的心,你能夠自在自如、任運,這就是佛。(眾鼓掌)
要修到「禪定」,真的是很不簡單。很多人受別人影響,太厲害了啦!別人講一句話,你三天睡不著;別人譭謗你,你就完蛋了,怒火狂燒,定不了。怎麼能夠定呢?這需要靠你的工夫,靠你明心,有智慧,才能夠產生「定」,「定」也能夠產生「慧」,「慧」也能夠產生「定」,沒有智慧是不行的。
講一個假的「定」,有一隻船,我不是講印尼那隻船,印尼最近有一隻船火燒了,死了好幾個人,阿彌陀佛,超度超度。有一隻船,開、開、開、開、開到江心,船的中間破了個大洞,水從破洞湧進來,船裡面的人都驚惶失措,但是其中有一個人,他很鎮定,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一點驚惶都沒有,所有的人就問他:「大家都在驚惶逃命,為什麼你能夠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非常的安詳?」他講了一句話:「因為這隻船不是我的。」船破了一個洞,他說:「因為這隻船不是我的,緊張甚麼!」這是假的禪定,因為那是會影響生命的,所有的人都會死掉啊!船破了啊!所以,那是假的禪定。應該要這樣講:「反正大家死,一起死。也沒有一個人逃的掉,驚濤駭浪,游泳也游不掉,船破了,大家很驚惶的跑來跑去,沒有甚麼作用,也沒救生圈,我不如和大家一起完蛋。」喔!這禪定功夫就算有了。能夠「死」在面前,面不改色,這就是「定」的功夫。
我們人,「禪定」的工夫大部分都不夠。以前,我也不夠啊!以前人家對我譭謗,我三天睡不著,第四天是實在太累了,所以才睡著。(師笑、眾笑)第一天哪!喔!精神好亢奮,「他怎麼可以這樣罵我?我並沒有這樣,我只是差不多而已啊!」還是不行啊!我受不了別人的罵,第一天睡不著,第二天也睡不著,第三天也睡不著,那不是嘴巴罵罵而已啊!是文章,是書喔!書一出版是永遠的,永遠被他罵的。心裡想:「要想什麼辦法呢?」也沒甚麼辦法,這個告呢?不過是賠一點錢,跟你道個歉,譭謗也不是甚麼大的罪,反正,我也不是律師,不知道是多少年,反正,罪都很輕的。所以,在那邊翻來覆去,天天在想那些人怎麼罵你,這三晚,實在是很難過,睡不著、失眠,第四天終於忍不住了就睡著了,第五天,就又慢慢的將它淡化。那時候,沒有修行;現在有修行,有了智慧,你知道「明心」是甚麼,你就很坦然,再大的譭謗,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睡我的,就睡著了。我每一次睡覺都要念:「往生淨土,超生出苦,南摩阿彌陀佛。」我是每天晚上睡著了都在準備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離開這世間。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若你是活在月球,地球這邊有人罵你,你在月球也會睡不著嗎?應該也會喔!有的人在月球,在太空站聽到地球的人在罵他,他在太空站也是睡不著。你看現在是沒有甚麼距離的,現在是沒甚麼國界的,人家講「網路無國界」,全世界都聽得到,他在另一個國家罵你,你還是可以知道的,你在這個國家你還是會睡不著啊!
「禪定」的功夫是怎麼修出來的?是從「智慧」裡修出來。那麼,是如何從「智慧」裡出來?就是因為你開悟了以後,明心了,才能夠產生圓滿的智慧;你有了圓滿的智慧之後,才能夠禪定,一切和我們都沒有甚麼關係。要這樣想:「人家如何罵你、打你、告你、罰你、關你,都和我毫無關係。」只有這樣,你能夠自如自在,才能夠無所謂。佛就是一切任運,自如自在,就是佛,這就是我們修行的功夫。
自從我「開悟」、「明心」、「見性」以後,智慧增長,「定」字也就有了,能夠在任何時候,都可以「不要緊」,就算我入監牢,I don’t care,我也不管,進監獄也可以自在自如,這是「定」的功夫。如果每天在那裡哎聲嘆氣,「我是冤枉的」、「被人家冤枉的」,這世間上,被人家冤枉是很平常的事,因為太平常,所以將它看成是一個正常現象,既然是正常現象,也沒關係啊!冤枉就冤枉,也無所謂啊!怕甚麼呢?對不對?人一個,命一條,睡覺照睡,吃照吃。人家常智上師現在在禪定,他也不管,我無所謂,他就是「師尊說祂的,我定我的。」你看嘛!這就是六祖耶!我轉頭剛好看見他眼睛閉著這樣,禪定!禪定!有!有功力。
「定慧等持」啊!你知道,智慧圓滿了,你就清淨了,甚麼最清淨啊?你最深的意念裡面,就是真正清淨的本性。我們講「禪定」的定力,我講一個議員的笑話,一個議員在發表政見,他囉哩囉嗦的講了一大堆,底下的人聽了不耐煩,全部都走了,大家一個一個起來「尿遁」,上一號,說家裡有事,就跑了。議員在發表政見的時候,底下的跑光光,只有一個人,坐在那裡,靜靜地聽議員發表政見,議員非常地感謝他,走下台來對他說:「謝謝你!自始至終,你都是支持我的,我非常感謝你。」那個人就講說:「你不用謝我,因為我就是這裡的管理員,我等你講完,我要關門。」這個人也不是「禪定」功夫很好,在那裡打瞌睡,不是他的「定」功很好,事實上,他是這裡的管理員,等議員發表政見完,他才關門的。
「意念中的清淨」,是在最深意識裡面原來就有一個「清淨識」,「清淨」的「識」,「清淨識」我們就稱為「瑜伽」,或者「唯識」裡都提到這個「識」。「第八識」、「第九識」、「第十識」,密教講到「第十識」,就是「清淨識」──「無垢識」,沒有污垢的意識,清淨的意識,也就是不管講的是「第八識」、「第九識」、「第十識」,全部都是「第八識」的另外一個名稱。「意中清淨」,就是講,你已經佛性顯現了,看見佛性了,就是清淨。
人要意念清淨,在我們地藏經裡面講的,「閻浮提眾生,舉止動念,無不是業」,問題就來了,舉止動念,你的一舉一動,一個念頭,無不是業障,甚麼時候能夠清淨呢?明白了心以後,好好的去見你的佛性,見到了佛性,你的意中就清淨了,見到了「清淨識」,才是真正修行成功;你如果還有煩惱,還有別的念頭,還有很多污穢、污染的念頭在你的腦海裡走來走去,你的舉止動念,都受這意識所控制,不但你身體不清淨,你自己的「心」也不清淨,也就是你的「意」也不清淨。要領悟這個法門,原來是由我們人本身的習性,「由汝習性」,眾生所有的習性,怎麼樣讓這習性消除呢?下面一句,「用本無生」,「無生」,從來沒有發生過,就是「無生」。
我們人都生在這個世界上,現在我們看到的都是人,這裡都是人,每一個都是人,誰不是人?大家都是人,既然是人,如何稱為「無生」呢?這就是學問,就是智慧,要你們去悟,「用本無生」,這四個字,是要大家參的。「用本無生」,本來啊!過去的盧勝彥呢?早就過去了,現在的盧勝彥,將來也要走到死亡,也是「無生」,未來的盧勝彥,祂還沒有出生,這就是「無生」。要這樣想啊!你的習氣就會沒有了,如果你沒有出生,還有甚麼習氣?很簡單講,因為你出生了,才有習氣,你沒有生的時候,有沒有習氣?習氣在哪裡?沒有。這已經講到很重要的點了,很重要、很重要的重點。
我們都是人,都有習氣。以前有一個文學家,智慧很高的,叫紀曉嵐,他去慶祝一個王太夫人的生日,人家叫他寫一個偈,他第一句講:「王太夫人不是人」,所有的賓客都嚇了一跳,講她不是人,是甚麼?他是講說:「瑤池仙子下凡塵」,這樣讓王太夫人非常有面子,她不是人,她是天上的仙。對不對?再來,紀曉嵐又寫:「所生兒子都是賊」,哇!底下的賓客都非常的緊張,怎麼搞的,所生的兒子都是賊?後面一句:「偷得蟠桃獻母親」,紀曉嵐很有智慧。
我們也要有智慧,「用本無生」,你以前也不是人啊!沒有出生的時候,怎麼是人呢?你現在是人啊!將來會變成甚麼?將來會變成鬼,大家都怕鬼,其實鬼也是人變的啊!鬼有甚麼好怕的?鬼是你的祖先啊?本來就是你自己的人哪!人都會死的嘛!人死了以後就沒有人,就變鬼。「用本無生」啊!你用「無生」來,所有習氣都會滅掉。
六祖的偈講得非常好,祂說「雙修是正」,這裡提的「雙修」,不是密教的男女雙修,而是「福慧雙修」,是「定慧雙修」,「禪定」和「智慧」一起修,要「等持而修」,所以,「雙修是正」,這才是正法,這才是真正的佛法。
我們人有習性,各人的習性不同。以前我好像也講過這個,有一個人,朋友問他:「你家裡都喜歡動物嗎?」他說:「喜歡啊!你不知道啊!我母親最喜歡小鳥。」母親最喜歡養小鳥,「大哥最喜歡養狗,弟弟最喜歡養貓」每個人習性不同,弟弟喜歡貓,哥哥喜歡狗,媽媽喜歡小鳥,姐姐呢?喜歡golden fish,金魚啊!姐姐喜歡養金魚,朋友就問他:「那你爸爸呢?」「我爸爸?他就喜歡狐狸。」這狐狸,就是狐狸精,他爸爸就比較不正,對不對?怎麼可以喜歡狐狸精呢?應該講起來,這種喜歡也都是屬於習性。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習性,,只有修「定」、修「慧」,「雙修」是正法,這才是正法,可以改變自己的習性。
法海和尚一聽到六祖這樣講,他終於言下大悟。今天我們在座開悟的人,這裡有幾個,像蓮寧上師──真佛宗未來的接班人,師尊是將開悟的東西直接交給蓮寧上師;還有幾個法王在這裡,蓮鳴上師、蓮拂上師,另外巴西的蓮訶上師,摩訶那個訶,還有沒有?還有香港的蓮翰上師。還有沒有?常智比較厲害,因為常智腦筋很聰明的,他記的很多,雖然他是在禪定,其實他是在默運神通啊!常智是我們台灣雷藏寺的鎮寺之寶,(眾鼓掌)要很珍惜他的。
法海禪師(和尚)聽了以後,他就有大的悟境,以偈來讚頌六祖:「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我知定慧因,雙修離諸物。」沒錯,「定慧」修了,可以離開所有一切的東西;「離諸物」,可以說是離開所有的煩惱的。你用「定慧」去修,就離開所有的煩惱了,一切煩惱不著身就是清淨了,「離諸物」,離開有形的,全部統統都離開。「定慧是因,成佛是果」,他知道由「禪定」和「智慧」雙修的話,可以離開所有的煩惱。那時候,你的心哪!就是佛。這個「心」,我講的是「真心」、「佛性」,那時候就是佛。
你如果不悟到這個道理,你在這一生當中,叫作「自屈」,你將自己萎縮了,不能變成佛,自己成為「俗物」,就是凡俗當中,非常骯髒的一個「俗物」,「俗物」也是人啦!也等於是人,「這個人俗的很」、「俗氣的很」,習氣充滿他的身體,「自屈」啊!就是這樣,「自屈」兩個字的意思,自己欺負自己呀!自己委屈自己呀!你不能夠成就嘛!所以法海和尚的讚偈:「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我知定慧因,雙修離諸物」,這就是法海禪師(和尚╱法師)能夠大悟的原因。
其實,若你能夠悟,它原來不是甚麼東西。有記者問我:「盧師尊,你是大師嗎?你是心靈導師嗎?你是大活佛嗎?你是上人嗎?」我回答他:「我甚麼都不是。」為什麼我講「我甚麼都不是」,因為我如果是大師、大活佛,那就是有名詞的,就是有東西存在的。因為我已經開悟了,所以我沒有東西、沒有名詞可以存在,所以我甚麼都不是,我回答他:「我甚麼都不是。」甚麼都不是,就是絕對的。譬如,有一個人講:「我們乾杯。」那個人講:「我隨意就好。」「bottom-up」就是乾杯;「cheers!」就是隨意。一個是乾杯,一個是隨意,隨意沾一下,這是相對的。在佛性來講,佛性是絕對的。所以盧師尊哪!甚麼都不是。嗡嘛呢唄咪吽。(眾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