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念念不住心即佛

念念不住心即佛
蓮生法王2011年1月22日台灣雷藏寺四臂觀音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機緣品第七」
師自黃梅得法,回至韶州曹侯村,人無知者。有儒士劉志略,禮遇甚厚。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尼乃執卷問字,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尼曰:「字尚不識,焉能會義?」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
尼驚異之,遍告里中耆德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
有魏(魏一作晉)武侯玄孫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時,寶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廢,遂於故基重建梵宇,延師居之。俄成寶坊,師住九月餘日,又為惡黨尋逐,師乃遯於前山。被其縱火焚草木,師隱身挨入石中得免。石今有師趺坐膝痕,及衣布之紋,因名「避難石」。師憶五祖懷會止藏之囑,遂行隱於二邑焉。
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初參祖師,問曰:「即心即佛,願垂指諭。」師曰:「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吾若具說,窮劫不盡。」
※ ※ ※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四臂觀音菩薩,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今天的貴賓-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 盧勝美師姑、my third sister盧幗英師姑and her husband、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香港傑出企業家雷豐毅先生、花蓮縣議會游美雲議員、草屯鎮長洪國浩鎮長、主任秘書林炳在先生、財政課長林淑美女士、草屯鎮公所附設托兒所所長潘雪英女士、南投縣議會許?議員、台中市婦女發展協會創會理事長魏淑珠女士、台中市木棉花關愛協會創會理事長陳蕙美女士、中研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和夫人陳旼旼女士。
今天下午,師母也致詞。大家歡迎師母回到台灣雷藏寺,同時祝賀師母能夠登上最高的高峰,然後跨越過去,從此以後,她完全的看開了、看淡了,而且能夠領悟了,她是我們永遠的師母。(眾鼓掌)
再來,是人事的命令,第一個,馬來西亞東馬斗湖蓮湖雷藏寺釋蓮叢將給予灌頂為金剛阿闍梨上師。(眾鼓掌)蓮叢,就是叢林的叢,蓮叢法師以後就是蓮叢上師。第二個,宣布台灣分堂聯誼會成立,以後,台灣有台灣雷藏寺、中國真佛宗密教總會、還有台灣各分堂聯誼會這三個單位,台灣各分堂聯誼會是新成立的一個單位,我們祝福大家,聯誼能夠真正的有所貢獻。
根本上師還將要給予新的上師做五佛的灌頂和阿闍梨灌頂,要看看蓮叢上師的時間和蓮史上師的時間,配合時間要做灌頂。
我們今天做四臂觀音的護摩。整個西藏地區,幾乎都是四臂觀音的道場。這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宗喀巴祖師是黃教的創始人,祂在青海湟中出生,到最後,祂學習了很多顯教的法和密教的法,祂有很多的著作,數不清的著作,而且祂有八位親近的大弟子,在密教稱為「心子」,就是在根本上師心中真正的、如父子般關係的關聯稱為「心子」,就是在佛法上的兒子,叫作「心子」。宗喀巴第一位的心子叫作「克主傑」,克主傑是皈依最早的一位心子,後來歷代轉世就是「班禪喇嘛」,祂的第一位心子就是班禪喇嘛;第二位心子代表宗喀巴晉見明成祖──永樂皇帝,而這一位留在永樂皇帝旁邊的,就是宗喀巴第二位心子,叫「釋迦也矢」,後來轉世成為「章嘉活佛」;宗喀巴的第三位心子,叫作「根敦主」,在宗喀巴五十七歲的時候,祂來皈依,依止宗喀巴才五年的時間。宗喀巴是六十三歲圓寂的。這位根敦主,後來轉世,就是達賴喇嘛。達賴喇嘛是宗喀巴最小的弟子。最大的弟子是班禪喇嘛;中間的那位弟子是章嘉活佛。
因實際上的變化,班禪在後藏,達賴在前藏,到最後演變,第一位好像是達賴喇嘛,第二位才是班禪喇嘛,照理來講,原來真正的大弟子是克主傑-班禪喇嘛,這也是世間上的變化。事實上,我們知道的,班禪喇嘛是時輪金剛的轉化,也是阿彌陀佛的轉化,而達賴喇嘛是四臂觀音的轉化。因四臂觀音的轉化,整個藏地都是四臂觀音的道場,就因為四臂觀音轉化度眾生度的最多,所以小的弟子反而大,大的弟子反而小。因為今天我們修四臂觀音護摩,所以也講一些為什麼西藏地區全部都是四臂觀音、都是「嗡嘛呢唄咪吽」,每個人都唸「嗡嘛呢唄咪吽」。
◎甘珠佛爺和章嘉佛爺,就是哲布尊丹巴分出來的,師尊在黃教的傳承是哲布尊丹巴-甘珠佛爺-吐登尼瑪(吐登喇嘛)-吐登爹力(吐登達歷)-吐登達吉-吐登其摩(參見盧勝彥文集198《天機大公開》「吐登達爾吉上師」一文),師尊就是吐登其摩。
在黃教的根源就是最早的甘珠、章嘉,哲布尊丹巴-釋迦也矢的轉世,是屬於宗喀巴中間的弟子,祂代表了宗喀巴到明成祖(永樂皇帝)那裡,以後,章嘉活佛和甘珠活佛就一直跟內陸的密教有關係,是因為這個牽連。
在說法以前,先談一下四臂觀音,祂的前面兩隻手捧著的是摩尼寶,摩尼寶就是可以給予所有的眾生的一種寶物,也就是可以化現一切寶物給予一切眾生,能滿眾生的願望。祂的另一隻手(左手),持著蓮花,另外一隻手(右手)是持著念珠;蓮花是代表著清淨,念珠就代表著精進,各有表徵。今天四臂觀音能夠蒞臨我們的台灣雷藏寺,我們弘揚密法和滿足眾生的願,將能夠完全達成大家的願望。(眾鼓掌)我們感謝今天的護摩主尊四臂觀音菩薩。(眾鼓掌)
我們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機緣品第七」,裡面很多都是白話,所以我唸一遍,「師自黃梅得法,回至韶州曹侯村,人無知者。有儒士劉志略,禮遇甚厚。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尼乃執卷問字,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尼曰:『字尚不識,焉能會義?』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尼驚異之,遍告里中耆德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有魏(魏一作晉)武侯玄孫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時,寶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廢,遂於故基重建梵宇,延師居之。俄成寶坊,師住九月餘日,又為惡黨尋逐,師乃遯於前山。被其縱火焚草木,師隱身挨入石中得免。石今有師趺坐膝痕,及衣布之紋,因名『避難石』。師憶五祖懷會止藏之囑,遂行隱於二邑焉。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初參祖師,問曰:『即心即佛,願垂指諭。』師曰:『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吾若具說,窮劫不盡。」
「黃梅」的意思,就是「黃梅山」,五祖就在「黃梅」,六祖是從五祖那裡得法,也就是從「黃梅」得法。祂回到韶州曹侯村,沒有一個人知道祂已得到法旨──明心見性,沒有一個人知道。事實上,六祖的形象,也和普通人一樣,每一個人都是有佛性的,但是每一個人的形象,也不是表現他╱她是有佛性,內在的,表現不出來。所以有人問:「你娶妻子要娶漂亮的?還是娶醜的?」有的人講說:「我要娶漂亮的。」「為什麼娶妻大部分都是選漂亮的呢?不選醜的呢?」那個人就回答:「因為醜是一輩子的,漂亮也會變醜啊!但是漂亮還是有漂亮的時候啊!」人家就問他:「你為什麼不娶內在美的呢?」「因為,內在美每個人都看不到啊!」每個人娶妻大部分也是娶表相;嫁老公也是嫁一個表相,要個子高高帥帥的。當初我要結婚啊!師母是說她很委屈,因為我長得又不高,也不怎麼帥,馬馬虎虎啦!還看得過去,委屈,也很難講喔!對不對?個子高的,不一定有成就喔!因為,我們是比較接近地面,比較能夠得到大地的智慧嘛!個子高的不一定聰明啊!對不對?像師尊本身來講,聰明過了火。
六祖祂一到韶州曹侯村,沒有人知道祂是六祖,沒有一個知道的,只有一個儒士,就是在那時候學孔、孟思想的人,叫作劉志略,對六祖非常的好。劉志略有一個姑姑是比丘尼,法名叫「無盡藏」,「無盡藏」也是很有智慧的,她常誦《大涅槃經》。我講過了,《大涅槃經》是《涅槃經》中裡面的「長經」,《涅槃經》是「略經」,簡略的略;《大涅槃經》更簡略的就是《金剛經》;而《金剛經》更簡略的就是《心經》。《大涅槃經》是三藏十二部中很長的一部經典。她常誦《大涅槃經》。六祖聽到她唸《大涅槃經》以後,馬上知道《大涅槃經》裡面講的是甚麼,只要一聽,馬上就會意了,就知道它唯妙的意義,祂就為「無盡藏」講解《大涅槃經》。但是,這比丘尼問祂《大涅槃經》裡面文字的意思,六祖講:「我不識裡面的文字,但是,我知道裡面的第一義,裡面的妙義。」比丘尼不相信,她說:「你連字都不認識,怎麼能夠了解意義呢?」六祖就講:「諸佛的妙理,所有佛的妙理跟文字無關。」這一句話,我要對大家講清楚,「字尚不識,焉能會義?」六祖說:「諸佛妙理,非關文字。」和文字沒有關係,對於這個,大家都不清楚。
我們從小學、幼稚園、初中、高中到大學、碩士、博士,我們讀的書都是文字,「不讀書,怎麼會佛理呢?」告訴你,真正如來的妙理和文字是沒有關係的,但是,你要知道如來的妙理,你就要讀書、讀經,讀了經以後,經過大善知識指點,你才知道「喔!這才是妙理!」「這才是玄旨!」「原來,這是佛的第一義!很奇怪的,你是學文字,到最後居然和文字沒有關係,這就是我要講的:明心、開悟和文字沒有關係。
我教你寫文字來,是要看你文字當中的玄意,它的玄旨,不是看你寫了一大篇,從頭寫到尾,從盤古開天闢地,一直到現在,到生兒子、孫子,一切的經歷統統都寫在上面,哲學觀點統統都寫出來!不是這個。幾句話就可以解決了,因為幾句話裡面,就有了玄旨、有了妙理,不用文字表達,非關文字。這讓大家去參啦!很多事情都是有關文字的,但是真正的妙理是無關文字的,誰最大,「與道合則大」,這不用爭啦!誰最大?只要知道妙理、知道玄旨,你就最大,就坐最高的法座了。
有一個爭座位的joke,有一個瞎子、一個矮子、一個是駝子、駝背的,三個人爭坐最高的位子。每一個人都要講一句話,哪一句話最厲害,誰就坐最高的位子。瞎子先講:「我目中無人,所以我是老大,我要坐最高的位子。」他目中無人,當然是第一啊!矮子就講:「我不比常(長)人。」「常」和「長」是一樣音的,矮子說所有的人都輸他,所以他最高了。駝子就講:「你們都是我的姪(直)輩。」都是姪子,「姪」和「直」起來的「直」是通的,你們都是「姪」輩(直背),只有我「駝」背,「姪(直)」輩當然比較小了,所以他是最高的。這只是一個發音的joke。
真正最高的,在這裡所講的,就是六祖。不一定讀過《大涅槃經》,但是祂知道《大涅槃經》裡面的玄旨,祂已經明心見性,讓人家吃驚啊!不懂得文字,不用讀經,祂居然能夠得到玄旨,這就是五祖弘忍直接點破祂,祂就明白一切的玄旨。
六祖在那裡,祂也是能夠講佛理給無盡藏比丘尼聽,並不是在那裡白吃的。有一個joke,有一個人到人家家裡去喝酒,一直喝個不完,到夜已經很深了,家裡的主人,一直想要趕他走又趕不走,看看外面烏雲密布好像要下雨,他就跟那個喝酒的人講說:「外面已經要下雨了。」那個人講說:「下雨了,剛好不用走。」還是繼續在裡面喝酒。過了一會兒,烏雲沒有了,比較晴朗了,沒有下雨的跡象,但是夜已經很深了。主人就跟他講:「不會下雨了。」那喝酒的人就講說:「不會下雨更好,也不用擔心下雨,再繼續喝酒。」
我講這個意思並不是說六祖在那裡白吃白喝,祂還是要試著對無盡藏比丘尼講那《大涅槃經》裡的玄旨。比丘尼非常的驚訝,告訴所有村子裡面的人,認為六祖是有道之士,應該要供養祂,「應該供養這個人」。所以,講起來,你們為甚麼供養師尊?供養根本上師?因為師尊懂得玄旨,懂得妙理,不是白吃白喝啊!我白吃白喝到你家裡住,你供養我的食、衣、住、行,我必須要有東西給你,我給你的東西就是諸佛的妙理,就是玄旨。(眾鼓掌)
告訴你喔!玄旨「非關文字」,你們射箭的話,就不能寫這四個字。師尊已經講了,有人寫來四個字「非關文字」,沒有錯!我知道是「非關文字」,和文字一點關係都沒有,為甚麼呢?佛陀也講,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沒有說一個字,這就是「非關文字」啊!六祖也講,「非關文字」啊!你射箭不能寫這四個字,沒有錯,正是「非關文字」。你能參出「非關文字」裡更深的意義嗎?
◎我是講坐在底下光頭的,若能夠寫出「非關文字」裡面最深的意義是甚麼,寫出來給我看,今天寫給我,明天就是金剛阿闍梨。為什麼「非關文字」?玄旨在哪裡?必須要自己去參,自己去解、自己去悟,你能夠參悟出來,你就高坐法座,受眾生供養。
佛也是「應供」,緣覺也是「應供」,菩薩也是「應供」,阿羅漢也是「應供」,因為祂們都能夠解脫了,才能夠接受眾生的供養。如果不能夠解脫,就是「凡夫僧」;能夠解脫的,就是「聖賢僧」。佛的稱號又叫作「應供」──應該供養祂,菩薩也是「應供」,聲聞也是「應供」,緣覺也是「應供」,可以接受供養。
在這裡,講到有一個魏武侯的玄孫曹叔良,就是曹操的後代,都來瞻養六祖,然後給祂住的。住的是甚麼?寶林寺。寶林寺已經很古老了,再翻修,就叫作寶林寺,請六祖去住。六祖在那邊住了九個月,「又為惡黨尋逐」,甚麼是惡黨?祂得了道以後,就要到處逃亡,每一個都稱「要六祖」,那些想要得到傳承的就追殺祂,這些人就叫作惡黨。
六祖得到玄旨,五祖弘忍傳法給祂以後,祂拿了祖衣就跑,後面就有人追,這些追逐著祂的人就是惡黨,就是要將祂殺死,然後自己本身成了六祖。六祖得了道還要跑,祂隱居在前山,還被這些惡黨放火燒,真的是很狠的,這叫作jealous、嫉妒啦!嫉妒祂已經開悟明心,明心見性啦!嫉妒祂就要追殺祂,實在是很恐怖的。這時候,六祖隱身在一個石洞裡面,免得死掉。今天,那個石頭,還有六祖趺坐在那裡的痕跡,以及衣服在那石頭上有印上紋路,那石頭被命名為「避難石」。
常智上師是和六祖同一個故鄉的人,臉也長得和六祖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六祖也是瘦瘦的,六祖和你是鄰居啊?你有沒有看過「避難石」啊?有啊!你看,我說的不錯吧!常智有去看過「避難石」耶!寶林寺距離你家多遠?從廣州過去要一個小時,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寶林寺。現在寶林寺又叫作南華寺,常智上師講的,常智很有記憶力喔!他和六祖有關係喔!很多的佛法,你們問他,你問他甚麼佛法,難不倒他的,他就是我們台灣雷藏寺的鎮寺之寶啊!(眾鼓掌)鎮在這裡之寶。
這時,六祖有想起,五祖有對祂說一個偈,遇到甚麼的時候就要藏身,五祖有交代要這樣,所以祂就隱居在兩個小鄉村。小鄉村裡面有一個出家的僧人,叫作法海。這法海不是我們的蓮海上師,不是金山寺的那位法海和尚,和白素真白娘娘鬥法的那個法海,不一樣的。這法海是韶州曲江人,來禮拜六祖,「即心即佛,願垂指諭」即心即佛──心就是佛,「希望你能指導我。」六祖就講:「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這句話有人誤解。有人以為「前念」過去了,而「後念」還沒有產生,在這當中,就是佛性。六祖不是這個意思。六祖說,以前過去的,統統都過去了,不放在心上,後來的,你也不用去理會,這時候,沒有「前念」、「後念」,後來的也一樣會變成現在和過去,統統會滅掉,既然沒有「前念」也沒有「後念」,這時候才是佛;不是「前念」和「後念」的中間。很多人都誤會了這兩句話。為了這兩句話,上下古今一直辯論到現在,不知真正的意義在哪裡,現在只有盧師尊知道。(眾鼓掌)
過去的,統統都過去了,後來的也會變成現在,然後,也會變成過去了,照樣統統不住於心,這時候,你就是佛。六祖講的是這個意思。(眾鼓掌)也就是說,所有的念頭,都不放在心上,統統讓它過去;若你能夠將外面所有環境不住在心中,所有念頭全部過去,等於無念,這時候,你就是佛,這是六祖所講的。聽清楚啦!很多學禪的人以為「前念已過,後念未生」的當中就是佛,it’s wrong! Mistake! Wrong! I say true, not kidding。
佛就是無念。為什麼會無念?因為所有的念頭都不住心,這才叫作佛,是六祖所講的一句很重要的話。其實,很多人很呆的,被騙了都不知道,真的,你聽法師講經,他講:「前念已過,後念未生的當中就是佛。」mistake!你跟著這樣去學,你就錯了。所有的念,不住於心,等於無念,無念就是佛。
有一個父親要出遠門,他的兒子很呆,他想,「我的兒子這麼呆,若有朋友來訪怎麼辦?」他就寫一張條子交代兒子:「若朋友來訪,要好好招待我的朋友,為朋友倒茶,招待朋友住在家裡。我出遠門,三天以後就回來了。」兒子說:「好。」就等著他的朋友來拜訪。等了一天,等了兩天,等了三天,都沒有朋友到訪,很好!就將這張紙燒掉了。等他燒完了,第三天的傍晚,他父親的朋友來了。他說:「完了!完了!」我要去找那張紙看要如何招待。那朋友說:「誰完了?你爸爸甚麼時候完的?」他說:「燒掉了。」這就是呆子啊!按照文字,按照和你講的就去講,就是錯誤的。要懂得六祖的意思,「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這兩句,大家討論,我認為是「前念不住即心,後念不住即佛」,改成這樣,就清楚了。(眾鼓掌)
「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這句話又有意思。「離一切相即佛」,其實和前面我講的是一樣的。有一個人住在中間,右邊住的是打鐵的,左邊住的是打銅的,每天吵得要命,這邊在打鐵「叮噹!叮噹!叮噹!」,那邊在打銅「叮咚!叮咚!叮咚!」他就和兩個鄰居講:「我們談一下好不好?我請客。」喝完酒,他說:「你們搬到別的地方好不好?」這兩個商量一下講:「好啊!我們決定搬家。」那個人好高興啊!「我們明天就搬。」喔!更高興了,終於看到打鐵的搬家了,打銅的也搬家了。隔天醒過來,旁邊還是在打鐵,另外那一邊還是在打銅,「我客也請了,請你們搬家,錢也付了,搬家費也付了,你們怎麼還不搬呢?」「我們互相搬家,他搬到我家,我搬到他家。」
「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這一句話和前面那一句是一樣的。你們看的出來嗎?「成一切相即心」,就是有念頭在你心中「成一切相」,而「離一切相」就是所有的念頭都沒有了,所有的相都不生了。「即佛」,不是相同嗎?所以講,「前念不住即心,後念不住即佛」,「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在心中承擔所有一切的相,眾生的相,你看到這個人很美,你就很高興;看到這個人長得很醜,你就覺得很厭惡;你聞到香味,就很歡喜;你聞到惡臭,就摀住鼻子拼命走,這就是「相」在你心。你碰到不好的環境,能夠處之泰然,不住於心,照樣可以過下去。 
很多法師跟我講:「我必須離開哪一個道場。」然後到了另一個道場,「這道場也不好,我要離開這個道場。」又離開到了另一個道場說:「這個道場也不好。」一天到晚轉道場、找道場,找來找去,統統不好。我問你啊!世間哪有甚麼都好的?你找給我,我去住。世間啊!哪裡都不好,沒有一樣好的地方。告訴你,是真的。哪裡是標準、完全合於你的道場?沒有的。你要心中完全無心,不住一切相,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適應,你才是真正的佛。若你哪裡都不能適應,那就是在歷練你自己。任何地方都是道場,任何眾生都是佛,任何地方都是佛的殿。你若修成「一味瑜伽」的時候,所有的眷屬都是佛菩薩,你住的地方就是天宮,你踏的地方就是黃金寶地。一味瑜伽是這樣的,所有的眾生都是佛菩薩,這就是六祖所講的,很重要的,你要能夠在不好的環境裡面,安之若素。
我們最害怕的,娶妻娶到很凶暴的妻子,是最害怕的,就是懼內。有的人啊!聽到老婆的聲音,就全身發抖。有的人看到老婆的形影,全身發抖。還有一個人講:「我看到茶壺就全身發抖。」「怎麼你看到茶壺就全身發抖?」(師尊模仿茶壺)看到茶壺啊!就全身發抖。有一個怕老婆的,老婆罰他跪著,「跪下來!」他跪下來在那邊合掌。剛好他的同事進門,一看到他跪在那裡合掌,問他怎麼回事?「我是在祈禱世界和平」,其實是被老婆罰跪。有一些怕老婆的先生集合在一起開會,大家正在議論紛紛的時候,一群老婆聞風而至,每個都跑,只有一個坐著不動。大家認為這個是最勇敢的,原來他已經嚇死了。
加拿大溫哥華的菩提雷藏寺簡稱PTT,他們叫PTT,是「怕老婆協會」。好像有講過一個笑話,上帝想知道有誰怕老婆,有誰不怕老婆,祂就插一個牌子,「怕老婆的站這邊」,「不怕老婆的站這邊」,結果怕老婆的排好長,不怕老婆的只有一個。上帝稱讚那位不怕老婆的,祂說:「你為什麼不怕老婆?」他講:「是老婆叫我站到這邊來的。」搞了半天還是怕老婆。雷豐毅坐在底下笑得最開心哪!你開心的原因我知道,因為你老婆沒有來。
其實,真的,師母也講了那句話:「一切都是無所謂。」師尊也是一樣,「一切都是無所謂」。若「一切都是無所謂」的話,你能夠安心。今天一個法師問我:「我如何安心啊?請師尊教我如何安心。」今天我就回給你,你要「一切都是無所謂」,你就安心了;學一學「一切都是無所謂」,師尊也是一切都是無所謂的喔!師母現在也是「一切都是無所謂」的喔!(眾鼓掌)師母是永遠的師母,永遠的「正宮」,(眾鼓掌)她講過喔!她「一切都是無所謂」的啦!現在師尊終於安心了!
六祖講,如果全部說出來,把一切的佛理講出來,其實,佛理是無窮盡的,是無始無終的,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的。真正的佛旨,也是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一切的佛理全在其中。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