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普願見性同一體

普願見性同一體
蓮生法王2011年1月15日台灣雷藏寺大日如來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善知識!法身本具,念念自性自見,即是報身佛。從報身思量,即是化身佛。自悟自修。自性功德,是真歸依。皮肉是色身,色身是舍宅,不言歸依也。但悟自性三身,即識自性佛。」「吾有一無相頌,若能師持,言下令汝積劫迷罪一時銷滅。頌曰:『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布施供養福無邊,心中三惡元來造。擬將修福欲滅罪,後世得福罪還在,但向心中除罪緣,名自性中真懺悔。忽悟大乘真懺悔,除邪行正即無罪,學道常於自性觀,即與諸佛同一類。吾祖唯傳此頓法,普願見性同一體,若欲當來覓法身,離諸法相心中洗。努力自見莫悠悠,後念忽絕一世休,若悟大乘得見性,虔恭合掌至心求。』」「師言:『善知識!總須誦取,依此修行,言下見性。雖去吾千里,如常在吾邊。於此言下不悟,即對面千里,何勤遠來?珍重!好去。』一眾聞法,靡不開悟,歡喜奉行。」
※ ※ ※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毗盧遮那佛──大日如來,敬禮壇城三寶,敬禮所有法會下降的諸尊。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我們今天的貴賓──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 盧勝美師姑、my third sister盧幗英師姑and her husband、中研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和夫人陳旼旼女士、台中市木棉花關愛協會理事長楊素真女士、陳瓊仙理事暨所有的理事、監事先生女士、民進黨全國黨代表尤黃素惠女士、南投縣議會許?議員、華光功德會理事長吳冠德師兄,還有今天遠從日本來的主祈者,在那邊,Japanese,”domokonnichiwa” (日本話:你好),從日本來的,他們聽不懂中文,是講日文的。
今天這一尊的護摩主尊是毗盧遮那佛,也就是大日如來。日本空海大師去中國長安青龍寺遊學的時候,青龍寺惠果老和尚為祂灌頂的就是毗盧遮那佛──大日如來。所以,空海大師祂的金剛號就叫作「遍照金剛」。「遍照」的意思,就是「無所不照」,叫作「遍照」。大日如來有三種象徵:一、祂是「光明遍照」,意思是說祂的光明「無所不照」,任何法界都能夠照到;第二個是「智慧遍照」,祂的智慧是所有法界裡面種種智慧的綜合,就是「圓滿智慧」,也就是「智慧遍照」;第三個「破煩遍照」,祂能夠摧破所有一切的煩惱。所以,祂的「遍照」有三個意義,一個是「光明」,一個是「智慧」,一個是「摧破所有的煩惱」。在密教裡面,金剛界、胎藏界的兩部經典《大日經》和《金剛頂經》,這一尊,可以講,祂是這兩部經典中所有演員當中的主角,演化這兩部經的主角;金剛界、胎藏界都是以毗盧遮那佛──大日如來為主尊。空海大師以這一尊為主尊,所以,空海大師又叫作「遍照金剛」。
這一尊,也可以說是龍樹菩薩開鐵塔,金剛薩埵傳法,金、胎兩部其中的主角,也就是毗盧遮那佛──大日如來,祂也是五佛之首。雖然,佛佛是平等的,但是祂的智慧,是攝取了五佛所有的智慧,所以稱為「智慧圓滿」。這一尊的法力,更不用講了。剛剛盧師尊還沒有到大殿,大家等著迎師組接迎的時候。沒有想到,大日如來就從虛空之中,祂就迫不及待降臨了,(眾鼓掌)還帶了三位代表,我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金字塔,層層到最高,中央就是大日如來,在法座上這樣坐著,前面有三尊象徵祂,一個就是象徵「智慧」──文殊師利菩薩;一個就是象徵「慈悲」──觀世音菩薩;一位就是象徵「法力」──金剛手菩薩,就是金剛薩埵。金剛手菩薩──手金剛、觀世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三尊在祂的面前一起下降;還有無數的佛、無數的菩薩、無數的金剛護法、無數的諸天,跟隨大日如來一起下降,今天在這個法會當中,全部降臨。(眾鼓掌)這是非常殊勝的。今天的法會,有很多的佛菩薩放光加持,所有報名的大眾,所有與會的大眾。今天你們能夠來參加這個法會,我感覺到我自己也很光榮。(眾鼓掌)
今天是非常殊勝、稀有的,祂是法身、報身、應身,可以講祂是諸佛之母,祂的身是白色的,白色的天衣重裙,頭戴五佛冠,結智拳印、轉法輪印,所有的法輪都是祂在轉動的,所有的智慧最圓滿的。
◎所以,大日如來結智拳印、轉法輪印,祂象徵著「光明遍照」、「智慧遍照」、「摧破一切煩惱」,遍照一切眾生。所以,今天能夠做主祈、報名、與會,全部都得到「光明」、「智慧」、「摧破煩惱」的加持。
看網路的呢?「電腦遍照」,(師笑、眾笑)他們看電腦的,電腦當然會照到他╱她。我相信今天的祈求都能夠滿願。嗡嘛呢唄咪吽。(眾鼓掌)
我們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這一次,要將這一品全部唸完。六祖說,「善知識!法身本具,念念自性自見,即是報身佛。從報身思量,即是化身佛。自悟自修。自性功德,是真歸依。皮肉是色身,色身是舍宅,不言歸依也。但悟自性三身,即識自性佛。」「吾有一無相頌,若能師持,言下令汝積劫迷罪一時銷滅。頌曰:『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布施供養福無邊,心中三惡元來造。擬將修福欲滅罪,後世得福罪還在,但向心中除罪緣,名自性中真懺悔。忽悟大乘真懺悔,除邪行正即無罪,學道常於自性觀,即與諸佛同一類。吾祖唯傳此頓法,普願見性同一體,若欲當來覓法身,離諸法相心中洗。努力自見莫悠悠,後念忽絕一世休,若悟大乘得見性,虔恭合掌至心求。』」
「師言:『善知識!總須誦取,依此修行,言下見性。雖去吾千里,如常在吾邊。於此言下不悟,即對面千里,何勤遠來?珍重!好去。』一眾聞法,靡不開悟,歡喜奉行。」
其實,要修道,是有次第的,從應身到報身到法身,都是有次第的。甚麼是次第?就是順序啦!一個順序。我講一個比喻,一對男女朋友,才見幾次面,男的要kiss女的,女的說「請不要吻我」,男的還是要kiss她;女的就講「請不要」,男的還是要kiss她;「請不要」,這個男的還是要kiss她;最後就是「請」。這就是次第,首先是「不要」,到最後就變成「請」,一步一步來嘛!修行要一步一步來。
以前,宗喀巴大師看所有的藏人,這些法師、喇嘛,他們每一次都要灌最大的法,要求最大的法,小的法都不看,甚至於不灌頂。每一個都想修大法,這是一個詬病,就是一個毛病。所以祂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就是要你修行的時候,從最基本上來,從基礎上來,一步一步的來,先「下士道」、「中士道」,再「上士道」。《密宗道次第廣論》也是一樣有次第,先「事法」,再「行法」,再「瑜伽法」,再「無上法」,一步一步的來,有次第的,不是一步登天的。所以,很多人在修行,問說:「你是修甚麼?」「我是修最大的。」大家都是修最大的,小的誰修啊?小的都沒有人修。
所有的法當中,六祖就講,「修福」──是「資糧道」,是最基礎的,一定要做的,你必須要修世間的資糧。這世間有資糧,「布施」就是修世間的資糧;還有修天上的資糧、修成佛的資糧,一步一步這樣上來。所以,祂講的頌,「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六祖指出,「布施供養福無邊」,但是,你原來心中的三惡──貪、瞋、癡還是在啊!不能夠抵銷的,那只是「修福」。六祖直接講,你在世間上,做一些善事,是「修福」──「資糧道」,距離「修道」還很遠的。但,要不要做啊?還是要做,不過,那不是「修道」。可以講是世間的資糧、天上的資糧,不能講「修道」,六祖講得很清楚的。像師尊創辦的 “Sheng-Yen Lu Foundation”──「盧勝彥佈施基金會」,是「修福」?還是「修道」?那是修「資糧道」!要不要修啊?還是要修,因為那是基礎啊!
釋迦牟尼佛說法,先從基礎講──「怎麼樣做人」。做人啊!你不要誤會,不是生孩子,是教你如何做你這個人的這個基礎,要有「仁」,要有「義」,「仁、義、道、德」都要做到,要有公德心。佛有講這樣子的法,要有公德心啊!要你如何做真正的好人、真正的善人,然後佛也教你如何行善,怎麼樣做善事,這和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善人是有關的。“Sheng-Yen Lu Foundation”──「盧勝彥佈施基金會」,也能夠期盼所有真佛宗的弟子,大家都要護持「盧勝彥佈施基金會」,它不是屬於我個人的,也不是屬於總裁盧佛青的,而是屬於眾生的。(眾鼓掌)
釋迦牟尼佛講「怎麼樣做人」,教你「怎麼樣做善事」,然後祂要教你「怎麼樣修道」,走修行的路子,這是第三個,第四個,祂才教你「如何是第一義」、「如何是最難思議的事情」、「如何是智慧圓滿」,這是最後的,叫作「佛的第一義」。
佛法有所謂的「了義」。甚麼叫作「了義」呢?講「第一義」的,就是「真佛」;講其他三種的,「如何修行」、「如何做善事」、「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善人」,那是「不了義」的,稱為「不了義的佛法」,和「了義」的佛法分別在這裡。佛法裡面有很多的次第,密教裡有先修「生起次第」,再修「圓滿次第」。「生起次第」是「不了義」的,而「圓滿次第」是「了義」的。佛法的前三種,都是「不了義」的,最後一種,才是叫作「了義」的。六祖在這裡所講的,全是「了義」的,是很珍貴的。
祂這裡有講到,人本身想「修福」,就要消滅這些罪,做一點功德,認養貧窮的小孩,就想消滅這個罪,其實,你後世會得到福,但是你的罪還是在的,祂已經講得很清楚。六祖講,你福分有,但是,罪還是在。
人為甚麼有罪?第一就是貪。以前,呂洞賓會「點石成金」,祂來試試世間的人哪一個貪心。祂碰到一個人,祂就拿一塊小石頭,一指,就變成黃金。祂說:「這一塊給你好不好?」「這一塊我要,你再點一個給我。」呂洞賓又點一個給他,這個人就很滿足,拿了兩個金子回去。碰到第二個人,祂說:「我點石成金給你。」祂點一個,他說:「這個好,我要更大的。」他就指旁邊一塊大石頭,一點,哇!好啊!結果他搬不動,太重了,回去叫他的母親、阿公,還有他的妻子啊!統統來,用敲的,敲回去。這還不算甚麼,祂碰到第三個人,「我會點石成金,我點石成金給你。」這個人很正直,「我不要。」「哇!」呂祖一聽,「這個人不要黃金,這世界上還是有善人,還是有聖賢,他不要黃金。」祂說:「你不要黃金,你要求甚麼?」「我要你那個指頭。」這更厲害了,貪得更厲害。怎麼會沒有罪呢?你以為佈施了一點錢,所有的罪就統統都消了?這個貪得厲害。還有表面上的,不是貪心。我們一般的人,算起來都算是正人,還有更厲害的,用偷的、用盜的、用搶的,真是糟糕;還有為了錢,居然殺人,這種現象太多了,這都是很重的罪業,是三惡的罪業。
小偷拿著布袋,半夜偷東西,每樣東西都偷、偷、偷,放在他的布袋裡面,這家的主人還沒有睡著,知道「唉呀!有小偷進來,偷我家的東西,統統放在布袋裡面,」這個主人就將他的布袋,偷偷拿走,這小偷一想:「怎麼搞的?我的布袋不見了,原來還有更厲害的小偷。」他自己本身已經有罪了,還怪別人,說「有小偷」。有時候,有罪的人,不知道自己犯罪,還以為別人犯罪。所以,這個罪啊!真的是很難消除的。
有一個小偷,半夜偷瓜,現在有甚麼西瓜?夏天才有西瓜。冬天有瓜嗎?冬瓜?哇!常智(釋蓮花常智上師)好聰明,難怪是長老,一答就對了。這小偷去瓜園偷瓜,被抓到了,法官對他說:「你怎麼半夜去偷人家的瓜呢?」他講說:「沒有這回事。那天晚上,很晚,而且也沒月亮、沒星星,暗得很,我要偷瓜都很辛苦,哪裡有人看得到我?」他說「沒有」、「天太暗了」、「沒有人看到他」,天地良心哪!你知道有天在看啊!地在看啊!你的心在看哪!
「惡」,本身是伏藏的,不是你偷人家的東西後再佈施一點金錢,這罪就可以抵銷。六祖講,這樣不行。「布施供養福無邊,心中三惡元來造,擬將修福欲滅罪,後世得福罪還在」,有佈施的心,當然是可以得福;但是,所造的罪業是滅不了的。要滅罪,要向心中裡面滅掉,往內去滅,要真實的懺悔才能夠滅。六祖講「要真懺悔」,所有的過失不再犯,誓不再犯,用佛菩薩的光明,洗滌你自己的心,惡行不再犯,你的心中清淨,已經洗滌了,讓毗盧遮那佛的法流進入你的心中,將你的罪業一切消除。心中光明、清淨了,你才明白「喔!原來佛性就是自己」、「光明原來在自己的心中」,這叫作「真懺悔」。只有「真懺悔」,外面行為上的懺悔,內在光明顯現的懺悔,洗滌一切真正的罪業,這才叫作「真懺悔」,「但向心中除罪緣,名自性中真懺悔」,六祖講的,表面上的做福、佈施、一切內在的清淨沒有恢復,罪還是在的。
六祖講,「學道常於自性觀,即與諸佛同一類」,你能夠觀察自己本來的佛性,光明能夠顯現的話,你和所有的佛都同一類,相同的,這才是「了義」。
◎我們大家都是和佛同一類的,行為上走得正,自己的內在,一切的貪、瞋、癡、疑、慢都洗滌得非常乾淨,然後,光明顯露出來,這才稱為「修道」,如果不是這樣子,不算「修道」,叫作「做福」。很多有錢人,做了很多的善事,拿了很多錢出來佈施,這是「做福」,下一輩子,更有福分,更有錢,這也是對的,並沒有錯,但是,內在呢?內在的貪、瞋、癡種子,如果沒有將它拔除,因為修行,而讓佛住進你的心,並且讓你心中的佛顯現出來,若不清淨的話,罪還是在的。
六祖的祖師,傳的是這種的「頓法」,「頓法」就是很快覺悟的方法,「普願見性同一體」,都是一體的,都是一樣的,都是有佛性的。佛也講「眾生都是有佛性的」,這裡面就談到因果了。因果是對的啦!但是,對於因果,你亂測、妄測因果是不對的。有人才學到一些皮毛,就出去講:「不可以殺生啊!你殺羊啊!你就會變成羊;殺牛啊!就會變成牛;殺豬啊!就會變成豬。」底下的人就說:「那殺人好了。」殺人就會變成人嗎?那善士一聽,也傻了。因為,因果不是這樣子講的,因果本身是很難測的。有一天,阿難尊者對釋迦牟尼佛講說:「啊!我已經了解因果了。」釋迦牟尼佛摸摸祂的頭,「嬰仔,你還早著呢!」修行沒三天,就想登天,吃沒三包米,就說會走路了。還早呢!因果不是那麼容易讓你測得到的,因果是不可思議啊!
佛教裡面有幾本論很重要,《釋量論》、《集論》、《量論》全部都是「因明」,甚麼叫作「因明」?由因果來明白一切。今天若拿《釋量論》給你看,大家都看不懂。蓮寧上師啊!《釋量論》你看過,對不對?看得懂嗎?看得「矇嚓嚓」(廣東話:一頭霧水),「霧沙沙」(台語:一頭霧水)「因明」啊!自成一個學問,能夠懂得《釋量論》的,就會明白《集論》了。釋迦牟尼佛講的「苦、集、滅、道」,那個「集」字,不容易明白。大家以為將苦「集一集」啊!就將「道」滅了,沒那麼容易啊!那是講因果啊!我可以這樣講,就像在織布,這一條線織到哪裡,那一條線織到哪裡,密密麻麻的,全是因果。要知道,要消除因果,並不容易啊!
要知道「苦」啊!也不容易。佛講的有「八苦」。笑話裡面講了一個「苦」。有一個科員很苦,他不但要照顧自己的身體,家裡還有太太病了,半夜他要照顧他老婆,白天也要照顧她,量體溫,要給她藥,要給她飲食,要餵她,很辛苦,還要抱她上廁所。他家有病人,大家都很同情,真的很苦。另外一個科長說:「我也很苦啊!」「你有甚麼苦?你家裡一切都健康,還有甚麼苦?」「我不但要照顧自己,我還要照顧別人的太太。」大家都說:「啊!你照顧別人的太太?有沒有搞錯?」「我那三歲的女兒,不是嗎?」明白了就會笑。(眾鼓掌)現在在家居士,很多人都是在照顧別人的太太,家裡有女兒的,不苦嗎?養啊!養啊!養到大。抱啊!抱啊!餵奶啊!長啊!讓她讀書,讀到博士,將來嫁給別人,飛到United States,還不是照顧別人的太太,照顧一輩子嗎?你苦不苦?一年能寄一張賀年卡給你,已經不錯了啦!算是她懂得,還能知道父母還在,感恩喔!還寄賀年卡來,看了都流眼淚。有的連賀年卡都沒有,真的,還怨說嫁妝太少了。誰不苦?眾生都是苦的。
按照因果論來講起來,真的,很多條很多條的,因因果果,你和你的長輩、你和你的妻子、你和你的兒女、你和你的孫子,都是因因果果所造成的;你周遭所有的朋友,都是因因果果所造成的;甚至於你的這一世、你的未來世、你的前世,你的過去種種世,全部都是因因果果所造成的。你如何修得到成佛呢?所以,六祖在這裡所講的,只有你要看見自己的佛性,看見你的法身;所有一切的相,全部離開你,你心中終於能夠發出清淨的光明。自己這樣努力的修行,不要將時光錯過,能夠將後來的念頭,也統統都停掉,才能夠在這一世當中,叫作「一世休了所有的罪業」。看見佛性,光明顯現,才能夠見到佛性。所以,六祖的「無相頌」是這樣說的,這時候才能夠「虔恭合掌自心求」,求你的自心,佛性能夠顯現,這就是六祖的「無相頌」。
我們今天在這裡,學到六祖的「無相頌」,就升級,升班了。現在我們每個人都是資優班。(眾鼓掌)不像外面的人,只知道「善」和「惡」,「做善的上天堂」、「做惡的下地獄」,不能夠了解,要如何消除你自己原來心中的貪、瞋、癡,這是必須要有佛的光明在你的心中,你的心中顯出佛性,才叫作「罪業永消」,才能夠「即身成佛」。我們今天在座的,都是優等生。
誰是低等生?有一個學生,回家後,他和他的家長講:「我們都升級了,只有一個留級。」家長就問他說:「哪一個留級啊?」「我們老師留級。」「為什麼?」「因為我們都升上三年級了,教我們二年級的老師,還在教二年級。」所以老師留級,他們全部升級。我們這一次說法啊!是當老師的師尊也升級,(眾鼓掌)你們啊!當學生的,也升級。(眾鼓掌)大家都明白了。
我們的智慧和一般人不一樣,我們知道要看到自己的佛性,清淨自己的貪、瞋、癡、疑、慢,這樣才叫作「修道」。世間的,我做一點善事就是「修道」,那個就是在「修福」。六祖講「修福」,下輩子會很有福分,做得更好,可以到天堂,但是你不能成佛;要成佛,一定要將你的業──因果的業障,全部消除掉。有一個醫生對一個病人講:「不得了,你已經得了傳染病,你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要消毒。」要消毒,現在病菌很厲害,很多是傳染病,H1N1,感冒啊!H1N1都在流行。細菌很會傳染,公共場所你們不要去,但是,雷藏寺你們一定要來,(師笑、眾笑鼓掌)因為雷藏寺這裡有護法金剛在啊!對不對?傳染病可以消除的。一個醫生對一個病人講:「你身上得了傳染病,你統統都要消毒。」病人就反抗他:「你剛才收我的錢,為什麼沒有消毒?」對啊!誰會在那?將現金消毒?百密一疏啊!人在無形中都是會被傳染。你看,錢嘛!傳染病人拿錢給醫生,醫生還不是收下去,哪裡有消毒?所以,醫生死得那麼多就是這個原因。不能被傳染啊!
我們也不可以隨便批評人家喔!我們修行雖然好,智慧很高,你們不能講「我已經智慧很高了」、「我智慧圓滿了」、「我已經成佛了」,也不能隨便批評人家。因為在每一個人的內修裡,你是看不到的;他在修行當中,你是不曉得,他的光明遍照啊!他真正的內修,成果真的是非常的好;而外面的行為,正正當當的;內在的修行,正正當當的。而且有成就的,有成就以後,也不能批評別人,別人以後也會有成就啊!他也有佛性啊!出去不能講:「你們做善事的,沒有成就。」不可以這樣子講的。或者出去對人家講說:「我比做善事的還高。」那也不對,因為可能你連做善事都沒有。你看,我現在指的,都是這些光頭。對不對?這不能隨便批評的。有一個人去聽歌,他和旁邊的人講:「你看這唱歌的女士啊!唱得有夠差。」那個人就講:「那是我太太耶!」「喔!對不起,對不起,我是講作這支曲的人有夠差。」那位先生說:「那個曲是我作的。」不要隨便批評人,真的,批評人,有時候,反而傷到自己。釋迦牟尼佛不是講,人在批評人的時候,就像人向天吐口水,這口水掉下來,還是掉在你身上。雖然,我們的修行境界夠了,我們本身還是要很虛心地教導人家。像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也不能以為自己的身分很高,就很驕傲、隨便批評人,不可以的。在家居士更不可以批評出家眾,這是佛陀的戒律。
六祖所講的「善知識!總須誦取,依此修行」,就是依祂的「無相頌」修行。有時候,師父對你講「甚麼是佛性」,如果對你講,你馬上就可以看見佛性,馬上見性、馬上開悟了,見性了還要修哪!依照這樣修行,你就是和六祖在一起;不依照這樣修行,雖然遇到六祖,縱然你遇到六祖,你還是離六祖很遠。
今天,在真佛宗裡面,你跟著根本上師一起修行,你實際上,實在的實踐修行,你就和師尊很近;你天天和師尊在一起,沒有實修,你就和師尊離的很遠,就是這個道理。我說的法,你沒有修,你和我離的很遠;我說的法,你在很遠的地方,實修了,你就是在我的身邊了,六祖的意思就是這樣講。所以,沒有甚麼遠近的差別。六祖講「珍重!好去」,所有的眾生聽到這個法,大家都開悟了,「歡喜奉行」,歡喜的實際上去實行。
佛法有所謂的「入世法」,像建temple啦!蓋寺廟,是「入世法」;做善事,是「入世法」;還有很多的是「入世法」,也是需要做,不是不要做,要做的。我講過的,「盧勝彥佈施基金會」,大家還是要支持,大家還是要擁戴。今天有華光功德會的理事長來,我們也一樣,要造橋、要鋪路,若有天災、人禍,我們要去幫助他們,這是「入世法」。在這裡,六祖所講的也有「入世法」、「出世法」,就是將你原來的自性變成清淨,就是「出世法」,就是看見佛性、明白佛性。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