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2017/11/25/(六)3:00 PM將親臨主持瑤池金母護摩大法會及開講:密乘《道果》
距離直播開始還有:

蓮生活佛傳承淵源
參考資料:
蓮生活佛第86本文集《光影騰輝》
蓮生活佛第102本文集《甘露法味》蓮生大持明阿闍黎 
蓮生活佛第106本文集《真佛的心燈》說法時的光明
蓮生活佛第116本文集《黃河水長流》青龍寺
蓮生活佛1992年1月7日開示
 
虛空傳承──
  • 「釋迦牟尼佛」授記
  • 「阿彌陀佛」咐託
  • 「彌勒菩薩」賜戴紅冠
  • 「蓮華生大士」授密法(紅教大圓滿法灌頂及阿闍黎灌頂),授「大圓滿法」
 
人間傳承──
  • 白教:「十六世大寶法王」灌頂「五佛嚴頂灌」、「秘密大灌頂」,授「大手印法」
  • 黃教:「吐登達爾吉上師」贈金剛鈴杵(等同無上密灌頂),授「大威德金剛法」(瓶、五佛、無上密)
  • 花教:「薩迦證空喇嘛」授「大圓勝慧法」,親傳諸戒,及阿闍梨灌頂,受無上密部、道果等
  • 紅教:「了鳴和尚(清真道長)」教授道法、符籙、地理及密法,得中國密教及藏密紅教的諸多大法及灌頂。
  • 總持寺「普方金剛上師」的準提佛母灌頂
 
直接傳承──
法身佛金剛持─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密勒日巴─甘波巴
 
間接傳承──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郎讓雷培多傑」
 
根基淵源──
大日如來─佛眼佛母─蓮花童子─蓮生活佛
 

蓮生活佛傳承與認可

  三位西藏喇嘛皈依蓮生活佛
1981/01/01  白教十六世大寶法王的印證
1984/09/25  紅教達增旺波仁波切的讚譽
1985/10/12  紅教十世達乘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1989/01/07  白教卡盧仁波切尊崇蓮生活佛
1989/06/22  花教薩迦達青教主讚譽蓮生活佛
1990/08/25  紅教桑那仁波切敬禮蓮生活佛
1990/09/21  黃教嗡恰克仁波切尊崇蓮生活佛
1991/05/15  黃教達賴喇嘛讚譽蓮生活佛
1991/12/24  黃教嗡恰克仁波切、桑桑仁波切獻法王法座
1991/12/28  藏密四教長老護持蓮生活佛主壇護摩法會
1992/08/15  紅教桑那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1992/09/21  紅教吉彌波登仁波切讚譽蓮生活佛
1993/09/10  黃教甘都格西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1994/11/10  達賴喇嘛邀請蓮生活佛參與時輪金剛法會
1995/01/12  蓮緻上師代表真佛宗到南印度參與時輪金剛法會
1995/02/18  黃教吐登嘉措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1995/05/07  波米強巴、措如次朗仁波切護持蓮生活佛主壇護摩法會
1995/08/19  黃教占巴仁波切、天青喇嘛皈依蓮生活佛
1995/09/11  十世班禪教授師夏魯活佛認可蓮生活佛
1995/09/13  達爾吉大喇嘛以「迎佛歡喜曲」迎接蓮生活佛
1996/03/02  札西喇嘛獻哈達
1996/09/05  黃教教主甘丹帝巴法王尊崇蓮生活佛
1996/09/15  黃教金美仁波切接受蓮生活佛灌頂
1996/11/12  達賴喇嘛印證蓮生活佛
1996/11/15  蓮生活佛於哲蚌寺登座說法
1996/11/26  蓮生活佛於白教卡瑪列切寺坐床
1997/02/15  黃教金美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1997/05/15  紅教烏金 庫桑寧巴法王參訪

  三位西藏喇嘛皈依蓮生活佛
  按:三位分別隸屬不同教派的西藏喇嘛,在美國洛杉磯同時皈依聖尊蓮生活佛,在在驗證了聖尊所傳真佛密法的殊勝不凡,也證明了聖尊實修成就的偉大和圓滿。

  WGLZT近來有三位引人注目的「法師」,他們是來自西藏的喇嘛久美、蘇南以及多傑。在此次蓮生活佛駕臨WGLZT,傳授「四加行法」及大威德金剛護摩法會上,他們在唱誦及法器上的表現傑出。在談到將來他們修行的計劃及期望時.三位喇嘛異口同聲的說,希望能常聽蓮生活佛說法開示,實修真佛密法,由真佛密法來成就這一世的修行。

  久美喇嘛早已皈依真佛宗,而蘇南及多傑喇嘛則在蓮生活佛蒞臨加州洛杉磯弘法期間皈依,親蒙蓮生活佛傳承加持,得受皈依灌頂。目前三位西藏喇嘛身著真佛宗出家僧服,專心修持真佛密法,於WGLZT常住。三位喇嘛都是一九六四年出生於西藏,但分別來自不同的教派。

  久美喇嘛實修藏密花教達二十四年之久,專精法器唱誦等梵項儀軌。談到來美的感受時,久美喇嘛說,WGLZT的壇城佈置和西藏的廟寺很相似,在此的生活較西藏好很多,希望能有福報常駐美國,安心的修持真佛密法。

  蘇南喇嘛十九歲出家,具有考「格西」的資格,專精藏文、曆算學﹙算命學﹚、天文學等。蘇南喇嘛原屬黃教,對「雜隆」﹙即內法氣功﹚有相當的修持。

  多傑喇嘛十六歲出家,屬紅教弟子,專精誦經、供養的儀軌及卜卦和藏密的降靈乩身,是三位之中唯一不懂中文的。但當問到語言上是否會形成修法的障礙,多傑答道:「蓮生活佛是修行已到了相當高境界的活佛,即使在西藏,像蓮生活佛這樣高成就者,也是屈指可數。很幸運能皈依有這麼高成就的仁波切,語言上的困難會盡力克服,希望自己的毅力和信念能摒除語言的障礙,成就真佛密法。」

1981/01/01  白教十六世大寶法王的印證
蓮生活佛第五十二文集《小小禪味》——禪定中的瞑想

大寶法王的開示

  一九八一年的一月一日,我承受「最秘密圓滿的大灌頂」。傳我「無上密」的上師,正是十六世大寶法王,「嘉瑪巴雲中寧巴多傑」。

  一九二四年,十六世大寶法王出生在西藏族普的東方,在鼠年六月十五日誕生,一九五八年在不丹與印度,一九六二年法王在錫金創立龍德寺。十六世大寶法王於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五日,圓寂於美國伊里諾州的「者溫」。

  本文是一九八一年一月一日,法王的開示:

  在整個宇宙之中的救度工作,必須要不停止的前進,這就是「轉法輪」的工作,這種重責大任,完全在一個轉世的喇嘛,及一些再來人的身上,要把這宇宙的法輪,完全變成「金剛界」為止,這就是活佛偉大的事業。

  每一位接受修練指導的人,都早已得到上師的心,及完成了密法的四種最基本的修練(指上師相應及四加行),再經驗了更高一層的指導之後,就可以領受了密法的精義,得到教理的人,如同化身成為彩虹之光,便可以一次又一次的轉生,一齊到世界來,傳授救度的密法了。

  西方的世界,將來密法會傳授到那裡去,事實證明西方人將更有機會得到密法,而盧勝彥上師,會帶著他的密法教理,儘量在西方利益很多很多的人。這個大密法,原是金剛持的,也是釋迦佛的,後來是印度的,最後是西藏的,其未來是西方國度的,這一切一切,已經不斷又不斷的前進,會一直的傳了下去。而盧上師將來是一位高貴的上師,名聞於這一世,是一位這一世之中擁有最高及最深禪定的上師。

  一個偉大的「瑜珈士」,剛開始修練的時候,是要非常秘密的,並且要受秘密金剛神的守護,唯恐受到魔眾的迫害,那些秘密世俗人看不見也聞不到,但是,將來這位「瑜珈士」會發出榮光,因為我們深深明白,有火的地方一定有光明,有低凹的地方一定有水分。

  在這黑暗的時代之中,就須要偉大的悲心及慧眼的再來人,來繼續行著救度的工作,空行母會給祝福及護持。在每次的行法之中,我(大寶法王)將賜與圓滿加披之力量,最後融合成一道佛,上師、聖眾集合的光,神聖的法,將普施於全世界。

  五方五佛的秘密是五智光明的普照,是一切至上大樂的活泉,一切成就的無上密法,完完全全是一條解脫之路。五智法流的大灌頂,是最圓滿無上的大灌頂。

  一切的寶物比不上,是最珍貴而無上的大寶。

  一切的聖潔全比不上,是最具「空性」的無上聖潔。

  一切的解脫全比不上,是最具「純潔」的白色,馬上就可以頓悟成佛。

  這是「圓滿秘密的大灌頂」,是非常寶貴的,保證到「不退轉」的境界裏去,簡單的說,完全去盡了無始以來積下的罪業及三毒,一切都「相應」了,目前祇有「法身」常駐,應身及報身,全是為利益天下眾生的一切方便示現。

  法身就是佛的境界。本身是不可說的,祇有用虛空、廣大、無盡、空寂、無上、光明來形容。

  去教導世上所有的人,對根本上師的虔敬,用念力去祈求上師實際的降臨,而修練「由上師及歷代上師所傳授的大法,去加行,獲得了實修的大手印法」,要努力,要精進,各種現象都能夠洞然,各種感覺各種意識都能夠洞然,不要有任何的執著。

  我(大寶法王)戴上甘波巴的金剛寶冠,以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力,從杜松淺巴大師至今,由七個大願力,用身語意之密法,打開示人的心扉,放射慈悲光與能,同眾生的心合一。

  一個真正的上師,要接受弟子的供養與皈依,要樂於接受,因為樂於接受才能祝福及教導,我(大寶法王)自生明金剛,所以接受皈依與供養,亦是如此。

  以上就是十六世大寶法王,在一九八一年一月一日,給盧勝彥金剛上師的開示。

  大寶法王送給我三樣法寶:

  親書的「噶瑪巴西心咒」。

  自己的法照一張。

  親自加持過的「金剛索」。

  我親自在自己的密壇,及未來的美國西雅圖及雷門的靈仙精舍,都做上了「曼荼羅」的供養,我要履行自己的法務,關懷眾生,為著度世的工作而努力,為純正佛法而宣揚。

1984/09/25  紅教達增旺波仁波切的讚譽
達增旺波活佛的讚譽

  這是「達增旺波活佛」的來信。

蓮生金剛上師吉祥座前:

  前後奉接手教,欣悉一切。並收到您「第三眼法相」一楨,殊深欽欣。

  自從東方的哲學,漸漸向西移,佛法密宗的法流向西,東西文化有了交流,可謂相互利益。

  您融會四教,更發了新創之意,另成「真佛宗」,凡是這種歷程非一朝一夕可成,是須要大證悟及大神通者,經數十年之歲月,始克有成的。這創宗是百年之業,千萬年之事業,非同小可的。

  但望上師的真佛宗,使十方眾生,同沾利益,與此佛法普渡眾生之旨合。

  我知您,行解已兩得,盡得諸活佛上師的精髓,顯密均圓融,而且發了大菩提心,弘法心切,應世而普宣密教之精益,用筆寫出大智慧的幽微,不顧密法的密藏,全部公開,刊行於世,我(達增旺波活佛)知您嘉惠密乘行者,自願粉身碎骨,這恒河沙的功德,豈有量矣!

  您的出世,蓮師已有懸記,有偈曰:

  蓮師早懸記 經已載典章

  魔強若重深 鐵鳥遍飛揚

  此正是其時 正法復熾昌

  如燃諸油燈 將乾忽閃光

  眾生可得救 任重而道遠

  當前即成熟 無礙光明中

  唯願求上師 慈悲垂加護

  我(達增旺波活佛),知您高瞻遠矚,已完全洞悉這個時機,您當求運用之道,發揚光大。此時此地,要配合時地之新,弘法興宗,集合眾力。密宗修行,首重實修,您可集合多人,同修共習,制訂規範,次第修法,如此眾弟子才會知曉你的法微妙稀有。

  至於法器方面,可說太繁太夥,所費至多,種種儀式,不易修習,設壇方面,但求莊嚴心喜,誦咒供養,心虔方便為要,至於儀式法器,可省則省,因普通之人,無法勝任。

  佛教密宗,西方漸有修習此密宗者,活佛亦頗西來,傳法灌頂甚多,從者絡繹不絕,看起來好像是非常隆盛。但是西方人缺乏東方哲學的基礎,西人之學法偏於設壇誦咒供養而已,對於內在的秘奧義旨反而不知,尤其傳法的時間甚短,也無傳法的計畫,經典的翻譯也無人才,短時間 內,成績未盡理想,西方人重現實,若短時間無相應,則此等因緣湊合也是空,這一點是經驗之談。

  您願力宏深,而在美國,就有如此的法門龍象,實是傳法的傑出人才,尤其精通經論,歷修道顯密,不辭艱苦的得到諸多活佛的指授,且在定中由蓮華生大士指導教法,獲得了天人難逢的無上密,今知西雅圖聽法者常百千人,皈依弟子遍全世界有六萬之數,寫作之書,契合這個時期 ,佛法博大高深,而您著作深入明白人生之旨趣,說明密法,不偏離中觀,這是極有價值的。

  我(達增旺波活佛),知您是真能實現實修,且是有形有願的密宗上師,在未來的時日,當請幾位有修有證的轉世大活佛,奔馳相輔,使教機二者,更加合適,概今日之大聖大哲,傳法亦要當機,有多位活佛相輔助,更揚舊說,創立新意,亦均是此理也,一切學理,或是舊有,或是 蛻化,更可普揚華嚴勝義之超絕!

  紅教寧瑪巴的正法嗣續在您的肩膀上,白教嘉瑪巴法王亦甚器重您,您更有薩迦的傳承及「甘丹派」格婁巴的傳承,如此密藏宏開,您之創教立派,實具有重大意義。

  我(達增旺波活佛)將鄭重的奉告多位活佛,您所得無上大密法,亦即是正統紅教古派寧瑪巴心法,尤其大圓滿法珍貴異常,殊為罕遇而且難求,而娑婆世界中的盧勝彥上師即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的蓮花童子,這豈不是古佛再臨。

  人生是難得的,佛法正統也是難聞的,您的成就,我們這些活佛視為希世奇緣,您猶如黑夜之明燈,苦海中的寶筏,西方人士依您為依怙,勇猛精進,這是西方人的大福份。



吉祥圓滿 達增旺波 一九八四.九.二十五

  附:邀請您來藏族山區,這是我的心意,以後見面大家可以談的久一些,也可以仔細的瞭解修法的心要。這幾天,薩迦貢瑪活佛蒞臨此地,本寺非常忙,隔一段時日,再給您寫信。

1985/10/12  紅教十世達乘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一九八五年十月十二日,西藏紅教第十世轉世活佛「達乘仁波切」,是第一位皈依蓮生活佛的仁波切。

  接著接受灌頂加持的仁波切有卻克脫葛仁波切、薩迦葛瑪仁波切、本拉仁波切、夏克德洛仁波切、佳攝仁波切。

1989/01/07  白教卡盧仁波切尊崇蓮生活佛
  西藏佛教實修最高成就的上師「卡盧仁波切」,於一九八九年一月七日,轉寄給蓮生活佛一封信及三件禮物,這三件禮物如下:

  ﹝一﹞卡盧仁波切親自簽名的法相一張。

  ﹝二﹞哈達一條。

  ﹝三﹞卡盧仁波切親捧蓮生活佛的法相攝影照一張。

茲將其信函內容述之如下:

  ﹝一﹞我們彼此互相認識。

  ﹝二﹞蓮生活佛是世界上,以華語弘法度眾生,實修密法,最高的成就者。

  ﹝三﹞沒有蓮生活佛的弘法寫作,密宗的發揚全世界,沒有那麼快傳遍全世界的,眾生非常幸運,在普天之下,出現了一位這麼完美的上師。世人要好好的尊師、重法、實修,蓮生活佛的密法一定可以使人有大成就。

  ﹝四﹞我(卡盧仁波切),雙手捧著蓮生活佛的法照,是尊崇蓮生活佛,就如同雙手供佛般的尊敬。

  ﹝五﹞我(卡盧仁波切)將親自簽名法相與哈達,加上親捧蓮生活佛法照奉上給蓮生活佛,祝福蓮生活佛永住人間,永不入涅槃,永遠長壽。

  茲簡介「卡盧仁波切」如下:

  卡盧仁波切是西藏佛教史上最偉大的學者大師「姜貢空楚」的轉世,再追溯最上的源頭,是阿難尊者的轉世。

  卡盧仁波切自二十五歲起,曾閉關修行十三年,並在其一生中持續的苦修。他受到西藏人及世界眾生備極尊崇,譽為當今少數碩果僅存,有實修大成就者,可謂「上師中之上師」,是一位密宗的精神領袖,如同達賴喇嘛在藏人心目中之政治地位。

  他甫一出世即口誦大明六字真言,目顧四方,璨然而笑。

  他在自己禪定中往天界觀舞,耳聞他人談論自己。

  他預言他將在沙鎮的沙耶圓寂,再轉一世,自此以後即不再來此娑婆世界。

  卡盧仁波切,近二十年來,在世界各地遊歷弘法、結緣,造就了無數弟子,並且建立了四十八個修持中心。使藏密在歐洲及美洲綻放光芒。

  卡盧仁波切說:「世間一切萬法,所有一切在我們周遭不息起滅的現相,其本性皆空幻,而無獨立的自體。就其受到感知的情形而言,他們確是產生種種不等的苦、樂感受,但就其實質而言,悉皆變幻無常。此諸亂相,是為生死輪迴而受清苦的起源。我們一旦了悟此等現相畢竟 皆空幻,以為是實的執著觀念自會煙消雲散。」

  卡盧仁波切於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日至十二月二十八日於美國加州弘傳:

  大手印心性。

  論第三眼。

  中陰憤怒本尊灌頂。

  密續與密咒。

  五大金剛灌頂。

  白瑪哈嘎拉灌頂。

註:卡盧仁波切已於一九八九年五月十日圓寂,世壽八十五歲。

1989/06/22  花教薩迦達青教主讚譽蓮生活佛
  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二日,真佛宗美國西雅圖「雷藏寺」由蓮生活佛主持依場「超度、息災、祈福密教護摩大法會」,西藏密宗花教薩迦派的教主薩迦達青仁波切率領達樣喇嘛等諸弟子,親自來「雷藏寺」拜訪蓮生活佛,並參與此一盛會。兩位活佛同登並排的法座,整場法會聯合主持,圓滿結束。薩迦達青仁波切在法會完成後說:「蓮生活佛是很偉大的活佛。蓮生活佛能運用心力,祂的法會是很有法力的。」

1990/08/25  紅教桑那仁波切敬禮蓮生活佛
  一九九0年八月五日的晚上七時。

  地點在加拿大「多倫多」的新光酒樓。

  駐錫在加拿大多倫多的紅教寧瑪巴西藏活佛桑那仁波切(他是該地區紅教的領導人)。在很鎮重的儀式之下,向蓮生活佛獻上哈達。

  桑那仁波切的簡介如下:

  他是紅教諾那金剛上師的親姪兒,也就是諾那上師是他的親伯父,而諾那上師正是中原地區、香港地區、台灣地區,紅教寧瑪派傳承的祖師,諾那上師的傳承,在該地很普及,諾那上師的密法弘揚及其名聲,聲明顯赫。

  桑那仁波切從小受過正規的佛學教育的薰陶。

  取得「格西」學位。

  主持一間紅教寺廟。

  後來,因為中共進入西藏,寺院被焚,僧侶被逐,桑那仁波切受盡千辛萬苦逃到尼泊爾,再由尼泊爾輾轉到加拿大多倫多。

  桑那仁波切早就聽聞到蓮生活佛的大名,他對蓮生活佛的成就感到非常驚奇及敬仰。

  六十萬名弟子。

  法會人數達上萬人到二萬眾。

  迎師的場面。

  西藏活佛也來皈依蓮生活佛。

  桑那仁波切認識與本宗關係密切的「恰克脫葛活佛」、「達乘活佛」、「佳攝活佛」等。

  他認為白教首席長老「卡盧仁波切」對「蓮生活佛」的讚譽是非常的恰當及貼切。

  他對「達青活佛」能和「蓮生活佛」共同主持護摩法會,感到非常的欣慕,他希望將來也有如此的機緣。

  他告訴蓮生活佛說:

  真佛宗若有任何須要用到他的地方,他將全力以赴。他在當時,也立下重誓,要幫助真佛宗。

  桑那活佛與蓮生活佛長談達三個半小時。

  桑那仁波切有一張長形的樸實之臉,他的手臂長,腳長,身子結實而寬厚,給人的感覺是很熱誠。

  「桑那活佛」向「蓮生活佛」獻哈達是證明:

  蓮生活佛在整個學佛修行的階段之中,已是「心已入法」之人,已是「斷了惑」之人,已無「貪執慾樂」,現量證「悟了法性」,十方可以去遊歷,身心已完全能自在,發大菩提心,已不動心。

  真佛密法由蓮生活佛開創,見聞廣博的活佛,深知真佛密法最殊勝,一定得到成就。

1990/09/21  黃教嗡恰克仁波切尊崇蓮生活佛
    (一)

  一九九0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七時。

  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雷藏寺鐘鼓齊鳴,寺前二排的喇嘛,迎接一位西藏大活佛的蒞臨,他是「最尊貴的 嗡恰克仁波切」。

  雷藏寺內,排列三張法座,中間一座是「蓮生活佛」的法座,右旁一座是「蓮香上師」的法座,左旁一座是客人「嗡恰克活佛」的法座。

  三人坐定之後。

  首先由嗡恰克活佛給蓮生活佛獻上哈達。

  蓮海法師給嗡恰克活佛獻上哈達。

  蓮寶法師再給嗡恰克活佛獻上哈達。

  兩位活佛互相以英文交談。

    (二)

  嗡恰克仁波切是西藏三大寺的住持之一,在他住持的「安多區」的「安多寺」是屬於全世界的大寺院,在其座下有一千三百五十名活佛及喇嘛,他曾經一次灌頂二萬名西藏人。

  嗡恰克仁波切從小就被認出是活佛轉世,是第四世恰克活佛的轉世,他被送到印度去學習深造。獲得了最高的學位,他的佛學被全世界的人們的肯定。後來他回到西藏安多寺,擔任住持。

  嗡恰克仁波切是達賴喇嘛逃離西藏的隨行者之一。後來他又回到西藏有多次,有一次受班禪喇嘛的邀請,住在北京達六個月,每日講經說法及加持灌頂,甚至舉行大法會。

  嗡恰克活佛在北印度亦有寺院。

    (三)

  二十一日的下午八時半,我們在錦棠飯店招待嗡恰克活佛。在座的有蓮緻上師、加拿大亞省佛教會的理事長、副理事長等。

  他對海鮮吃的不多,他說:

  「在西藏海鮮根本沒有,比較不習慣。」

  他喜歡吃青菜。

  還有麵食及米飯,他吃得很多。

  他說:

  「不管是在中國或是西藏,甚至在印度,在很早很早已前,就已聽聞到蓮生活佛盧勝彥的大名鼎鼎,蓮生活佛的名氣,連『達賴喇嘛』、『班禪喇嘛』都知道,所以這一次特別來拜訪。班禪喇嘛在世時,時時提起蓮生活佛,要我到美國時,務必一訪,要時時保持聯繫。」

    (四)

  一九九0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時。

  嗡恰克仁波切到訪「真佛密苑」,他一一詳問了真佛密苑內的佛菩薩諸尊,對密苑內的佈壇很驚奇,他說:

  「完全是西藏式的。」

  他說:

  「我同蓮生活佛不僅僅是這一世的見面,我們彷彿是多世在佛法上的知友,我們非常非常的親密。」

    (五)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八時。

  雷藏寺舉行盛大的同修法會。遠地來的上師有:台灣的劉文卿上師,加州的蓮仁上師,加拿大的諸上師。另外有台灣華視電視台的特別採訪組:潘碧卿、彭娟娟、許文淵。

  嗡恰克仁波切講述:「四諦法」。

  嗡恰克仁波切對所有的信眾說:「蓮生活佛出生在台灣,嗡恰克出生在西藏,二地雖不同,但多世以前就是佛法上的知友,所以這一世再碰面,是結這一世的大緣份。蓮生活佛度眾生之多,是令人肅然起敬的,蓮生活佛有不平凡的成就。我們所有的西藏活佛均祝福他健康長壽,永遠 不入涅槃。」

1991/05/15  黃教達賴喇嘛讚譽蓮生活佛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五日,西藏密教地位最尊貴的達賴喇嘛,讚譽蓮生活佛的大成就,囑咐屬下的四大教派長老,護持十二月二十八日蓮生活佛主持的「世界性祈福息災治病護摩大法會」。

1991/12/24  黃教嗡恰克仁波切、桑桑仁波切獻法王法座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西藏黃教兩位大活佛嗡恰克仁波切何桑桑仁波切,奉獻一整套法王寶座與蓮生活佛。若依西藏密宗的嚴格教義,只有「至高無上的大成就者」才有資格座上這最尊貴的法王寶座。

1991/12/28  藏密四教長老護持蓮生活佛主壇護摩法會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廿八日,由香港童真堂主辦,在香港政府大球場舉行「世界祈福、息災、治病護摩大法會」,恭請蓮生活佛主持,並有黃教長老翁恰克仁波切、花教長老占陽仁波切、紅教長老偉瑟仁波切、白教長老埵彌仁波切共同護持。

1992/08/15  紅教桑那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一九九二年八月十五日的西雅圖雷藏寺法會,紅教桑那仁波切專程趕來護持,並自動列隊接受灌頂加持。仁波切受了真佛宗的「結緣灌頂」及「紅金剛寶冠灌頂」,這是很殊勝的。

1992/09/21  紅教吉彌波登仁波切讚譽蓮生活佛
  一九九二年九月廿一日,西雅圖雷藏寺舉行由蓮生活佛主持的「觀世音菩薩息災護摩法會」時,有駐錫在瑞士的貴賓紅教轉世活佛吉彌登波仁波切特來參訪。吉彌登波仁波切說:「這種大法力的護摩,畢生僅見。」「蓮生活佛的真佛密法,不出二年將席捲全世界,不管是任何宗教,均將認同。」

1993/09/10  黃教甘都格西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日,在西雅圖雷藏寺的超度法會上,來了一位貴賓,西藏喇嘛甘都格西,他獲得佛學博士的學位,由於學識淵博,定慧超人,獲得達賴喇嘛召見,並且賜頒「仁波切」的黃領法衣給他穿。他特地前 來參加法會向蓮生活佛行大禮拜、獻哈達,同時接受二次灌頂──「經灌頂」、「護摩灌頂」。

1994/11/10  達賴喇嘛邀請蓮生活佛參與時輪金剛法會
達賴喇嘛行政首長的邀請

  (中譯)

  致所有關心者敬啟,

  本人以Drepung Loseling Monastery主持行政首長的身份權力誠摯的邀請最尊貴的盧師尊和他的家人參與 達賴喇嘛即將於一九九五年1月9日至1月17日在Mundgod,Karnataka(馬卡地,卡那他卡)給於莊嚴之時輪金剛灌頂和以精闢絕倫的法語傳授龍樹菩薩所傳之Ratna-Mala(寶珠)? 禰誘j要。

  如果您們能接受我們的邀請,那將是我們最高的榮幸。最後希望您們能儘早告知是否接受此項邀請。

  致上最高無上的敬意

  Gashe Khenrab Topgyal

  (格西 甘耐 凱塔)

  敬筆

  1994年11月10日

1995/01/12  蓮緻上師代表真佛宗到南印度參與時輪金剛法會
  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二日,蓮緻上師一行七人到南印度,參加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傳授「時輪金剛」之法會

  藏密三大寺廟黃教格魯派哲蚌洛斯林寺、甘丹貝吉林寺、甘丹素柏寺都誠摯「蓮生活佛」參與盛會。

  時輪金剛法會連續四天,在第二天晚上,黃教第二長老羌西多傑,他是甘丹寺第二住持,未來將接任甘丹寺住持之職,登上黃教法王的地位(即後來之甘丹帝巴法王)。他交代弟子邀請蓮緻上師一行人到他的寺廟用晚餐,並贈送蓮生活佛一尊釋迦牟尼佛金身。他很感激蓮生活佛幫助他的 弟子籌建宿舍,他說:「我將把蓮生活佛的相片高掛在大殿上,使弟子們都能知道蓮生活佛的恩典。」

  蓮緻上師一行並拜訪嗡恰克仁波切,參觀新建的甘丹素柏寺,他的全體弟子代表贈送哈達給蓮生活佛,以感謝蓮生活佛的幫助。蓮生活佛的大慈大悲,已經傳遍南印度黃教的寺廟。

1995/02/18  黃教吐登嘉措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八日,黃教吐登嘉措仁波切,於溫哥華真佛樓開光日前來皈依蓮生活佛。

  吐登嘉措曾經參加蓮生活佛主持的台灣雷藏寺五萬信眾的大法會,並參加西雅圖雷藏寺乙亥年祈福法會及大威德金剛不共傳法盛會。

  他希望將來能深入真佛密法,用藏文寫書介紹聖尊蓮生活佛,及翻譯聖尊的著作。

  他是一位非常傑出的喇嘛,精通多種語言,目前是在南印度婆巴康善僧舍,負責圖書館的設備擴充及改善工作。

  吐登嘉措於一九九0年離開西藏,到印度先後皈依了達賴喇嘛及嗡恰克仁波切。此次來皈依蓮生活佛,事先也得到達賴喇嘛的同意。

1995/05/07  波米強巴、措如次朗仁波切護持蓮生活佛主壇護摩法會
  一九九五年五月七日,由台灣財團法人中國研究文教基金會主辦的「為和平、愛心、中華民族而祈福」之「金剛薩埵息災護摩火供大法會」在台北市立體育場舉行。敬邀蓮生活佛主壇,並邀請西藏佛學院院長波米強巴仁波切,西藏佛學院院長措如次朗仁波切共同主持護摩火供及超度法會。並於五月七日下午六時五十九分,蓮生活佛主持「一分鐘念力唸咒」,齊誦大明六字真言「嗡嘛呢唄咪吽」為兩岸祈福。

1995/08/19  黃教占巴仁波切、天青喇嘛皈依蓮生活佛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九日,西雅圖雷藏寺十週年慶新壇城開光大典暨乙亥年超度大法會,遠從男印度來的黃教占巴仁波切及天青喇嘛特來參加慶典,並接受蓮生活佛的灌頂。

1995/09/11  十世班禪教授師夏魯活佛認可蓮生活佛
會見十世班禪的師父(夏魯活佛)

蓮生活佛第百十六文集「黃河水長流」

  我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第十樓館總統套房的第一個晚上,西藏密宗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的九十歲老師父來看我。

  十世班禪大師,是除了達賴喇嘛之外,西藏的精神領袖,而十世班禪的師父,其備份之高,可想而知。

  有人偷偷告訴我,這位「師父」,連「貢唐倉活佛」見到他,都要下跪行大禮拜的。

  他帶了五位活佛來看我,有一位是第七世的活佛仁波切,其名字甚常,是「那倉.向巴昂翁丹曲成來」這位第七世的活佛,其頭銜有三:

  一、「中國佛教協會副秘書長。」

  二、「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副院長。」

  三、「四川甘孜那倉清淨講修昌隆院寺主。」

  我讓這五位活佛坐側席,我同老師父分賓主坐下。

  十世班禪的師父看了看我,口附我耳說:

  「您是一位真正的活佛。」

  又說:

  「我看見您身上強大的光氣。」(內證密教三昧)

  我保持沈默,只是對他笑一笑。我在想,「貢唐倉活佛」見到他都要下跪頂禮,這位老師父的備份是不可想像的,因為「貢唐倉活佛」是目前中國大陸輩份至高的一位了。

  「貢唐倉活佛」比西藏佛學院院長「波米強巴活佛」,及西藏醫學院院長「措如次朗活佛」身份還高。

  我與「波米強巴」及「措如次朗」曾一起主持法會。

  與「貢唐倉活佛」有書信之緣。

  如今,十世班禪的師父又來會見我,他天庭飽滿,瘦而高,面色黑紅,目光炯炯有神,上身是一襲寬鬆的藏是袍子,領口露出袈裟,袍下是黑色的西裝褲及皮鞋,他不苟言笑,表情相當肅穆。

我介紹自己,是「真佛宗創辦人蓮生活佛盧勝彥」,他們均點頭說:

「我們知道,我們知道。」

  又說:

  「我們所有的活佛都知道。」

  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又附耳對我說:

  「您的師父嫉妒不嫉妒您?」

  「哦!」我回答不出。

  「假如我是您師父,我一定嫉妒您,您有四百萬弟子,師父比不上您,不拆您的台才怪。」

  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咧嘴而笑。這是我看到他第一次的笑容。

  對於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有話直說」而且「性格耿直」,我已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深思一下他的話,覺得他的話是有哲理的,而且相當坦率。

  我說:

  「我從不計較個人榮辱,對師父只有恭敬。」

  他說:

  「很好,很好。」

  我仔細想了一想,其實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他的簡單一句話,確實令我由衷欽佩。釋迦牟尼佛雪山六年苦行,是拜了師父的,後來佛陀得大成就,當年佛陀的師父曾經批判釋迦牟尼佛。

  我的顯教師父?

  我的密教師父?

  我不敢想?

  學佛的人不打妄語,在我一生的災難之中,是有「師父背棄」這一條,我是一位被師父整得死去活來的人,我是一位被師父百般折磨的一個人。我被整被磨,但,仍要感激涕零,要感恩戴德,因為不管是順逆,均是「加持」。

  我學「米勒日巴祖師」。

  只有這樣,才算是消業障。

  只有這樣,成就才如虛空。

1995/09/13  達爾吉大喇嘛以「迎佛歡喜曲」迎接蓮生活佛
菩薩頂的「迎佛歡喜曲」

蓮生活佛第百十六文集「黃河水長流」

  我們從五台山的台懷鎮,徒步走到最高的「菩薩頂」。

  在台懷鎮的靈鷲峰上,最高的寺廟就是「菩薩頂」,文殊菩薩曾經顯聖,以又稱真容院,亦稱文殊院。「菩薩頂」創建於北魏,明萬曆年間重修。

  明永樂,蒙古西藏喇嘛教進駐五台山,大喇嘛就居菩薩頂,菩薩頂是喇嘛廟(黃廟)之首。

  滿清時代,康熙乾隆二帝幾次到五台山,都在菩薩頂留下足跡。上菩薩頂要爬百0八台階,到階頂有康熙御筆的四個字:「靈峰勝境」。

  菩薩頂有文殊殿,是宮廷式的建築。

  當我走到「靈峰勝境」的時候,住持「達爾吉大喇嘛」,率寺中大小喇嘛二十人,列隊迎迓。

  我們交換「哈達」。

  大小喇嘛,用「笙」「哨那」等樂器,吹奏音樂。

  那是一九九五年九月十三日清晨。

  劉副局長說:

  「這是最尊貴的『迎佛歡喜曲』。」

  據說,這「迎佛歡喜曲」,多少年來只吹奏過三次:

  第一次,是西藏白教十六世大寶法王葛瑪巴到的時候,吹奏了一次。」

  第二次,是十世班禪活佛到的時候,吹奏了第二次。

  第三次,是蓮生活佛盧勝彥到的時候,吹奏了第三次。

  劉副局長說:

  「『迎佛歡喜曲』不是真正的活佛駕臨,不吹的。」喇嘛們的「迎佛歡喜曲」聲音響亮,歡欣鼓舞,音律優美,令人神往,我們列隊在後,進入文殊殿。

  我頂禮了文殊師利菩薩與宗喀巴大師的塑像。

  其實「文殊殿」是菩薩頂的後殿,穿過大牌樓之後,便是天王殿,再進去是大雄寶殿,大雄寶殿後面才是文殊殿。

  「文殊殿」又稱「滴水殿」,因為殿檐中間的一塊瓦上,不論春、夏、秋、冬,亦不論陰、晴、雨、雪,終年滴水。

  在菩薩頂,四周極目遠望,難可見錦繡峰的南台頂,東可見望海峰的東台頂,西可見翠岩峰的中台頂。又可鳥瞰以台懷鎮為中心的十七座寺院,地理位置極佳。

  在菩薩頂,我頂禮文殊師利菩薩,懷想:

  東台頂的聰明文殊。

  西台頂的獅子吼如來。

  南台頂的智慧文殊。

  北台頂的無垢文殊。

  中台頂的儒童文殊。

  「達爾吉大喇嘛」面貌甚黑,一臉的憨直相。

  他說:

  「蓮生活佛看來熟悉,您到過菩薩頂?」

  我答:

  「沒有。平生第一次。」

  他猛然一拍頭:

  「前幾天,我夢見活佛隨著文殊菩薩,那活佛的面貌,根本與您一模一樣。」

  我默不作聲。

  這位「達爾吉大喇嘛」對著所有的大小喇嘛說:

  「這位蓮生活佛盧勝彥,我在夢中見過他來菩薩頂,這是真實的。」

  到了菩薩頂,我有一種感覺,我終於到了四大名山之首,山西五台山,我終於親臨了文殊師利菩薩的大道場。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是繼十六世大寶法王及十世班禪大師「額爾德尼」之後,被用「迎佛歡喜曲」吹奏歡迎的活佛。」

  在「五台山」我注意到,這裡是地理風水絕佳之地。

  怪不得詩人寫詩:

  山雲吞吐翠微中,

  淡綠深青一萬重;

  此景祇應天上有,

  豈知身在妙高峰。

1996/03/02  札西喇嘛獻哈達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日,西雅圖雷藏寺丙子年新春祈福法會,德州的札西喇嘛來參訪蓮生活佛。他是達賴喇嘛的親信弟子,也是嗡恰克仁波切的好朋友。三月二日午後,札西喇嘛在真佛密苑向蓮生活佛獻上哈達。他告訴他的隨行者,蓮生活佛是一位大成就者,真佛宗法流殊勝,具有真正的密教祖師傳承。札西喇嘛並參加三月九日溫哥華華光雷藏寺的開光大典及法會。

1996/09/05  黃教教主甘丹帝巴法王尊崇蓮生活佛
甘丹帝巴法王與蓮生活佛

蓮生活佛第百二十冊文集「佛王新境界」

    ‧法王贈禮

  西藏密宗,達賴喇嘛之下,最高的法王「甘丹帝巴」,於一九九六年九月五日上午十時,拜會蓮生活佛盧勝彥。

  「甘丹帝巴法王」是目前全世界黃教最高的法王。(H.H)

  「甘丹帝巴法王」是繼承黃教祖師「宗喀巴」的象徵,第一百位的「宗喀巴」代表。

  西藏黃教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

  「甘丹帝巴法王」是「甘丹寺」的住持。

  「甘丹帝巴法王」的地位,只在達賴喇嘛一人之下而已。

  法王與我在「真佛密苑」會面。

  法王的贈禮如下:

  一、密教的法王法袍一件。

  二、法王的金剛杵一只。

  三、法王的金剛鈴一只。

  四、法王的手鼓一只。

  五、達賴喇嘛親自唸誦咒語的甘露丸。

  六、密教祖師法寶三件。

  七、密教最珍貴的藥物。

  「甘丹帝巴法王」告訴我:

  「法王法袍的贈與,只在最大的法會上穿著,這法王法袍有無窮的法力,一針一線均是持咒織成,蓮生活佛盧勝彥穿上法王法袍,就是大法王。」

  「甘丹帝巴法王」說:

  「杵、鈴、鼓全是法王使用多年的法器,象徵藏密黃教的最高法流在您之身。」

  「甘丹帝巴法王」又說:

  「甘露丸是念咒到再生,才停止念咒。密教最珍貴的藥物,不得曬到陽光,只准在靜坐前的暗室服下,功力百倍。」

  另外,密教祖師法寶三件,是秘中秘。

    ‧法王拋哈達

  「甘丹帝巴法王」及「拉定仁波切」、「天青格西」到「西雅圖雷藏寺」、「彩虹山莊」獻哈達給佛菩薩。

  法王拋出十條哈達。

  十條哈達全掛在佛菩薩的手上。

  「天青格西」說:

  「一般來說,法王拋哈達,十條哈達如果有三條拋在手上,這是正常的,然而今日大不相同,十條哈達十條全拋在手上,簡直不比尋常。」

  「甘丹帝巴法王」說:

  「西雅圖雷藏寺及彩虹山莊的佛菩薩,果然非凡,我一拋哈達,即刻感應到佛菩薩伸手接住,所以有十條哈達,十條在手上的不可思議之事。」

  法王說:

  「那是靜坐的寶地。」


 ▲蓮生活佛 盧勝彥與黃教教主甘丹帝巴法王。

    ‧法王說法

  一九九六年九月七日下午一時。

  甘丹帝巴法王與我同登法做,我在中央,法王坐在我的右手  邊。我的前方下位是主持上師「蓮世上師」。

  我與法王共同加持一場「超度法會」。

  甘丹帝巴法王的說法,他強調了密教的修行要,要:

  一、正法——釋迦牟尼佛傳授了正法,不管是顯教密教的法 都要依持學密教的人,不可以為最快捷及即身成佛,就忽視了小乘或大乘,我們要以顯法為基礎,再進修密教,只要是正法,就要正法依。

  二、正念——修行要有正念,這是八正道之一,離邪分別而念法之實性也。起信論曰:「心若馳散,即當攝來住於正念。」慧遠觀經疏曰:「捨相入實,名為正念。」

  三、菩提心——求真道的心,求正覺的心。行者要有「行願的菩提心」,要有「勝義的菩提心」,最後要有「三摩地的菩提心」。

  四、根本上師為開悟之本——甘丹帝巴法王最強調根本上師,他說,密教的傳承非常重要,根本上師非常重要,根本上師的教導是弟子們開悟的本源,上師相應法是至要的根本大法,沒有根本上師就沒有傳承加持及灌頂,沒有傳承加持及灌頂就不會開悟了。

  五、本尊法——本有而於出世間為最勝最尊,故名本尊。又於諸尊之中以其最尊崇之故,名為本尊。在密教,取其最投緣的一尊為本尊,這稱為「智慧本尊」。

  「甘丹帝巴法王」認為本尊法非常重要,密教行者要與本尊相應,其最後修成「本尊」,以「本尊淨土」為依歸。

    ‧蓮生活佛說法

  對於「本尊法」,我則強調「自力本尊」。

  首先,五彩心脈,要發淨光。

  一、這五彩心脈的淨光,要行者得見五色的微細明點,如同孔雀翎眼形之翠色虹霓,或者如石頭投入水池,形成漣漪,而漣漪成五色,又如同閃動甚快的馬尾串珠,這是第一個階段的看見。

  二、五色微細明點漸漸集合顯現變化,有縱有橫,有時成半櫻珞,有時是蓮花,有時是帝網明珠,有時是寶塔,漸漸增大,如碗,如盾,如金剛鏈。這是密教行者第三個階段的看見,以金剛鏈為主。

  金剛鏈的形成,最為至要,金珠經云:「欲了諸佛密意,即觀金剛鏈之身。欲獲諸佛功德,勿離金剛鏈。欲知一切法之總相與別相,應觀金剛鏈之所在。欲進悟一切密智,應觀金剛鏈之光。」

  三、金剛鏈走動如流星之快,盤旋之中,顯出半身佛的集團,佛的出現就是第三個階段。

  四、到了第四個階段是出現全身佛及雙身佛,明點空光增大,乃至盡法界遍虛空均是。這些佛的心光全部融入行者的心中五彩心脈。

  此時行者可看見42尊寂靜本尊,58尊憤怒本尊。

  五、外面一切顯現,全收歸五彩心脈,五彩虹光之中,顯現「自力本尊」。這是大成就。

  「甘丹帝巴法王」聽我如此說,知道我講的境界,實在是非常的高超。

  「甘丹帝巴法王」贈我「法王法袍」,這是一種無上珍貴的印證。我不但有諸佛的印證,更有人間法王的印證。

1996/09/15  黃教金美仁波切接受蓮生活佛灌頂
  繼九月份黃教最高法王甘丹帝巴法王蒞臨之後,日前又有「西藏文化問題研究中心」所長黃教金美仁波切﹙KASUR JIGME L. RINPOCHE﹚前來西雅圖拜訪聖尊蓮生活佛。

  金美仁波切出生於西藏「安多」地區,不到二歲即被當地大喇嘛認定轉世靈童。後至「隆務寺」修行。自一九六六年以後,金美仁波切協助達賴喇嘛處理重要事務。仁波切現年五十七歲,出身紅教寧瑪派家庭,自己為黃教格魯派,其一生皆在修行菩提道上。

  今年九月,金美仁波切於WGLZT與聖尊初次晤面,並互十聖尊親自主壇的大威德金剛護摩法會,並接受聖尊灌頂,且在法會上以藏語唸一道咒頌讚。十月十九日,仁波切再度造訪,至真佛密苑會見聖尊,誠心獻上哈達。仁波切說,他覺得蓮生活佛與眾不同,他表示:「聖尊並非一般的出家人,祂給四百萬弟子講經,能帶給眾生歡樂與幸福,時有其宗教神秘力量。」

  同時,金美仁波切亦參觀真佛宗首座雷藏寺──西雅圖雷藏寺。他誠心向寺內壇成佛菩薩獻上哈達,以表最高敬意。晚上,仁波切參加雷藏寺同修會,並應邀致詞,由隨行拉周先生作翻譯。仁波切表示:「人世間最主要的事為修行,但若無像聖尊蓮生活佛如此殊勝的領路人,則很難修行。在座各位都很有緣,能學習聖尊所傳密法,相信將有更多更大的領悟。」

  金美仁波切不時見到弟子們紛紛向聖尊跪拜頂禮獻供養。他說到:「在密宗來說,弟子若對自己的師父無虔敬之心,則學法將無所成!」仁波切並一再表示:「希望聖尊蓮生活佛長久駐世,弘傳更多佛法,廣度眾生。」聆聽仁波切的精闢演講,會場掌聲如雷。

  翌日,聖尊親切地引領仁波切參觀彩虹山莊各個角落,當介紹到山莊的閉關房時,仁波切很有興致的表示,將來也要到山莊閉關。

1996/11/12  達賴喇嘛印證蓮生活佛
盧勝彥第86本文集《天竺的白雲》蓮生活佛與達賴喇嘛的會面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兩點二十分,在印度達蘭沙拉,蓮生活佛盧勝彥與達賴喇嘛第一次會面。

  其實在一九九三年六月,原本達賴喇嘛訪問西雅圖,並已安排至西雅圖雷藏寺參訪,但因故延期,正巧蓮生活佛又要回灣弘法,因此錯過了會面的機緣。而這次會面,已過了三年了。

  是次會面,蓮生活佛盧勝彥帶著隨行人員,共十八位,計有蓮香上師、常仁上師、常智上師、蓮滿上師、蓮嶝上師、蓮寶上師、LJ上師、德輝上師、程祖上師、蓮主上師、蓮妙上師、蓮慈上師、蓮上師、蓮寧法師、蓮廉法師、蓮記法師另有攝影師「托尼‧周」。

  達賴喇嘛這方面,是哲蚌寺住持岡措巴桑長老,天青格西,翻譯洛桑昂旺,及一位侍者。

  首先,達賴喇嘛於二點二十分時,立在會客室門口,親自開門迎接我們。

  大家坐定之後,由我與達賴喇嘛會談。

  剛開始,我介紹真佛宗的現況,說真佛宗現有三十座雷藏寺、三百個弘法中心(分堂)、四百萬弟子,並告訴達賴喇嘛,這次印度之行,主要是參訪八大聖地,順便走訪密教道場,到南印度三大寺。而且介紹自我修行的過程及自己密教的傳承,談到白教的大手印、黃教的大威德、花 教的大圓勝慧、以及紅教的大圓滿,這是四教派的最高大法。

  其中,互相討論印證最多的是「大手印法」及「大圓滿法」,還有「時輪金剛法」。

  我提到學習「大手印法」是由白教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及達瓦桑杜格西上師的「涅盤道大手印瑜伽法要」,由「溫慈博士」翻譯成英文。我認為大手印四瑜伽與那洛巴六法,應該是「大手印法」的精華。

  達賴喇嘛聽我一說,頻頻點首。

  達賴喇嘛問到「大圓滿法」的兩個層次?

  我回答︰「一個是頓超,一個是立斷。」

  達賴喇嘛問︰「修頓超的時候會現出一些什麼像呢?」

  我答︰「頓超的時候,我所看到的第一個是看明點的光,再來是看金剛鏈,再來是看到佛,看到本尊佛,看到佛土,看到雙身佛,遍虛空盡法界悉皆圓滿顯現無餘。這是修頓超的四種顯像。」

  我這一說,達賴喇嘛眼露驚嚇的神色,但仍然頻頻點首,表示一點也沒有錯。

  達賴再問︰「您熟悉不熟悉時輪金剛密續?密續面有一個空色,您熟悉嗎?」

  我說︰

  「在空色方面,我深入其中,這二者要調的剛剛好,不可以偏於空,也不可偏於色,剛好走在中間,中道上走。在實修上,完全在調整自己的心,色相與空性調得非常均勻,這是一種空樂的大功夫。」

  達賴說︰

  「如果不以金剛經、心經來論空色,以時輪金剛密續談空色,又是怎麼說?不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我答︰

  「雙身雙運。」

  (即四喜四空)。初喜得應身、勝喜得報身、超喜得法身、俱生喜得本性身。

  達賴喇嘛說︰

  「不要刻意去求取,而是自然躍現的。」

  我們又互相討論龍樹菩薩及三論宗。中論是申明大乘中實之理,即龍樹菩薩五百偈。十二門論,十二門盡破大乘之迷執,而申大乘之實理。另外,提及百論,是龍樹弟子提婆菩薩所造,是破障蔽大小乘之外道之執。

  在這方面,我有我的意見,達賴喇嘛有達賴喇嘛的意見,二者見解並不一定相同。

  達賴喇嘛又問︰

  「密教有四部法,而中國的密教有幾部法?」

  我答︰

  「密宗道次第廣論講四部是『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部』。而中國密宗從惠果老和尚傳空海大師到日本去,應該只有下三部,沒有無上部。」

  達賴喇嘛點頭,說︰「無上瑜伽在日本、在中國,果然沒有。只有行部、瑜伽部盛行較廣。」

  我與達賴喇嘛的會面,全部在討論佛法。天青格西說︰「這是從來沒有的,未曾見過的場面。」

  根據「天青格西」的分析︰

  原本達賴喇嘛是安排我們一到,先彼此問候客套,再由達賴喇嘛開示一段話,接著由我們唱誦經文等等。

  但,達賴喇嘛一見到我,一切安排全部取消,二話不說,馬上直接切入密法的研討之中。

  天青格西認為︰

  第一,二者均是佛學大家,見面當然論佛法,這是行家。

  第二,未曾見達賴喇嘛的這種會面方式。

  第三,討論之精彩,嘆未曾有。

  第四,深深為蓮生活佛盧勝彥折服。

  第五,一問一答,對答如流,顯密圓融,若非真有實修者,對答之間,必然相形見拙。

  第六,達賴喇嘛頻頻點首,贊賞不已,非常開懷。

  第七,蓮生活佛盧勝彥贈予真佛宗的蓮花咒輪,純金打造的,是非常有意義的。

  我們問「洛桑昂旺」︰

  「蓮生活佛盧勝彥與達賴喇嘛討論佛法,你明白其中之深意嗎?」

  洛桑昂旺答︰

  「我到上密院學密法六年,未曾聽聞如此大法,我不知金剛鏈是什麼?」

  我回答他︰

  「大圓滿法,原有二修持法,一為徹切(立斷),一為脫噶(頓超)。頓超的修持法是大圓滿法中最高的法,這種修法可使隱藏于內在的智慧光明,通過六種光明而連續結合顯現出來,六大光明即是︰

  一、肉團心光。

  二、白柔脈光。

  三、圓通水光。

  四、界清淨光。

  五、明點空光。

  六、本覺智光。

  這六光結合,可稱為明點的光,再繼續修持,就會跟著出現波狀如馬尾珠串的金剛鏈,這金剛鏈可以說是明點的光串連起來的。」

  我又說︰

  「接著金剛鏈之後,會出現金剛薩埵及五方佛等的半身像、全身像及雙身像。到最後現出五方佛的佛國剎土,乃至十方無量佛土,遍虛空盡法界悉皆圓滿顯現無餘。」

  「頓超」的要意修法有五︰

  一、身、口、意、門、境。

  其最高口訣是︰

  內外一體。

  佛我無二。

  心境如一。

  身化虹光。

  我在本文中,必須再闡論「時輪金剛本續」,因為達賴喇嘛問到「空色」之問題。

  我答︰

  「雙身雙運。」

  這裡所指是時輪金剛與佛母那錯由姆的雙身雙運。此要件是要雙方均得下三部的相應、已得圓滿的灌頂、必須守護誓言和戒律,雙方體悟要一致。

  由俱生大樂生起拙火,拙火再融化頂輪的白菩提,白菩提流經五輪,得喜、勝喜、超喜、俱生善。(這是色的一方面)

  四喜轉四空。(這是空的一方面)

  重點是︰

  在雙身雙運之中,菩提心不走漏,其結果是「氣」與「肉身」的物質逐漸的消失,最後連紅菩提、白菩提也消失掉。行者已證得空色之身,色空一如。

  這是虹光大成就。

  達賴喇嘛常常舉辦「時輪金剛大法會」並傳授時輪灌頂。

  我見了達賴喇嘛之後,亦發願,在未來際,我將舉辦「時輪金剛」大法會,傳授時輪金剛法,教授︰將物質的身子(色),化掉身子成為空。

  我與達賴喇嘛的會晤,將是真佛宗劃時代的一個開端,成佛的境界是共通的。

1996/11/15  蓮生活佛於哲蚌寺登座說法
我在『哲蚌寺』登座說法

《蓮生活佛第百廿一冊文集「天竺的白雲」》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約二千位出家喇嘛僧眾,在哲蚌寺大殿經堂,誦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及「度母經」。

  接著住持「岡措巴桑長老」請我上法座。

  「岡措巴桑長老」先說︰

  「歡迎蓮生活佛盧勝彥光臨哲蚌洛沙林寺,蓮生活佛並且在北印度會見了達賴喇嘛,達賴喇嘛很稱贊蓮生活佛對佛法的事理圓融,現在特別請蓮生活佛說法開示。」

  我在法座上,對二千名僧眾,開示的要點如下︰

  一、 介紹自己。

  二、 介紹真佛宗。

  三、 介紹真佛宗的修持方法儀軌。

  四、 強調密教的敬師、重法、實修。

  五、 勉勵喇嘛僧眾要荷擔如來大業。

  六、 效法祖師們的精神。

  七、 佛弟子要團結一致。

我在開示之中,二千名僧眾靜默細聽,掌聲如雷,場面非常熱絡,高潮迭起。

開示完後,哲蚌寺與我交換禮物——

  我贈于金牌一面。

  哲蚌寺給我三件禮物︰

  第一, 金剛手菩薩——象徵蓮生活佛用手轉法輪。

  第二, 藏經——象徵蓮生活佛講法語。

  第三, 舍利塔——象徵蓮生活佛的清淨意念,如同佛的意念。




  這三件禮物,代表「身、口、意」也,非常有意思。

  我在「哲蚌寺」登座說法,有人認為是個歷史性的日子,因為「哲蚌寺」是三大寺之一,甚至是三大寺中最大的,「哲蚌寺」的史冊上或許會留下一筆。

  最重要的是,今天上座說法者,如果是達賴喇嘛,那是很自然的一件事,理所當然。

  類似的,長老仁波切上法座說法,也是理所當然,並不稀奇。

  然而,今天在最大的寺院,而且外來的,不是藏人,而是漢人,上了法座,這就不凡了。

  很多進入藏密修行者在進入情況之後都知道,浸淫在密法中的西藏上師,把密法視為藏人的珍寶,對自己藏族擁有的佛法充滿了驕傲。

  事實的真相是,只有西藏上師高高在上說法,漢僧在下座听法的份。漢僧入藏學密法,只有一屁股坐了下來,乖乖在地上坐著,很虛心的學習。

  陳健民上師在西藏學習密法,根據他的記載,確實是如此,西藏上師是很神氣的,而漢僧只有听話,就算有苦水,也只得趕緊燕了下去。

  漢僧入藏,只有求法。

  沒有說法的份。

  但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南印度「哲蚌寺」大殿經堂,蓮生活佛盧勝彥居然上法座說法開示,面對的是二千名的西藏喇嘛僧,這種情況當然特殊,如果蓮生活佛盧勝彥沒有真正的本領,如何上得了「哲蚌寺」的法座。

  這是戲嗎?

  不!

  這是真實。

在我抵達「哲蚌寺」(Drepung Loseling Monastery),先由理事會的理事長「塔西登都」格西(Geshe Tashi Dhondup),迎接到大殿頂樓的貴賓室招待,由嘎塔仁波切(Gathar Rinpoche)當中文翻譯,這位懂中文的仁波切,現年二十四歲,十六歲被認定為活佛,八年前從西藏來「哲蚌寺」 學習。

在我說法登座之前,我在大殿的上方也先登座,看著所有的喇嘛僧眾誦經。

  「哲蚌寺」的侍僧招待我喝西藏茶(酥油茶),這是我喝「酥油茶」最香的一次,他們說,這是招待特級貴賓才做出來的,最好的品質。

  我寫乙偈,記「登座說法」︰

  登座說法宣至真,

  如來廣大無淺深;

  上座下座均是法,

  甘露法語禮佛恩。

1996/11/26  蓮生活佛於白教卡瑪列切寺坐床
「卡瑪列切寺」的坐床

蓮生活佛第百廿一冊文集「天竺的白雲」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我們到了藏密白教的「卡瑪列切寺」(KARMA LEKSHEY LING),住持「卡乘仁波切」(GHLTSEN LAMA)出迎。

  「卡乘仁波切」介紹了整個學院及寺廟,以茶餅招待,並且特別進入「護法殿」參拜。

  「卡乘仁波切」並且為我舉行「坐床大典」(上法王的寶座)。

  「卡乘仁波切」對我說︰ 「床座完全準備妥當。」

  我說︰ 「好。」

  我上了床座,環顧右手方,有諸佛的壇城,這壇城相當大︰

  一、 佛像——代表身。

  二、 藏經——代表口。

  三、 寶塔——代表意。

  佛像有諸佛、諸菩薩、諸護法。另外,有八供杯、油燈、香、花、茶、果等等。

  當我陞座床時,我手結「蓮花童子」手印,右手說法,左手持蓮,眾上師法師圍繞床座之前。

  「卡乘仁波切」先誦「啟請文」。

  首先,迎請「阿彌陀佛」,並稱呼為「阿彌陀佛」的示現。

  接著「卡乘仁波切」將乙尊佛像,用白色的哈達包住,供養給我,伸雙手接住,先觸頂,再抱住於胸前。這是象徵蓮生活佛盧勝彥與阿彌陀佛之間的心靈交感相印和真理的傳達,此時此刻,蓮生活佛盧勝彥與阿彌陀佛無二無別,蓮生活佛盧勝彥就是阿彌陀佛的轉世再來。

  這時,我感應到諸天獻供——

  我口中不斷的唸「彌陀咒」。

諸天下降,獻上「寶冠」、「法器」、「天味」、「玉液」,全是供養的珍品。上師法師唱︰「啟請加持文」。

  「卡乘仁波切」曲身在我的床座右方下角。

  這樣完成了超越身心之結合大典,與阿彌陀佛和眾生,三者完全地聯繫在一起。

  陞座坐床大典在「迴向」後,隆重結束。

  這個儀式雖簡單,但,意義深遠!

  「蓮生活佛盧勝彥」是講華語的華人,出生在台灣,溯自二十五歲開始學佛以來。

  是一步一腳行。

  今年五十三歲,從最初的行者,修道,行道,以至於證果開悟,其中艱苦倍常,歷練成金剛不壞,諱謗如山,批評如海,但,因為如此,早已超越自我,能自主生死,為求利益六道有情,故發願生生世世度化眾生,繼續宏法利生的大事業。

  在密教——

  薩迦證空上師給我「金剛阿闍梨」灌頂。

  卡盧仁波切給我「認可」。

  黃教教主「甘丹帝巴」法王,惠賜「法王法袍」。

  卡乘仁波切主持「坐床」大典。

  西藏三大寺「哲蚌寺」請我登座說法。

  …………。

  這些只是表面上。

  在內在方面,我其實具有偉大的天賦禪定能力,我經過多年的四教「大圓滿」、「大手印」、「大圓勝慧」、「大威德」的修持功夫,早已證得最高成就,當證道時,彌勒菩薩下降,祂用一頂紅色寶冠供養我,以祝賀我證入正覺之喜,這頂寶冠是無形的,但卻一得永得。

  不但自己證悟,我將修行的重要灌頂及口訣,一一傳授出來,更導入更深法理,能夠以無上的加持力,令諸弟子終能悟道解脫。

  「蓮生活佛盧勝彥」被「認可」,也「坐床」,又有「法王衣袍」,雖然是簡單的儀式,但在修行的「藏密仁波切」的一切儀軌上,已經全部具足了。

  將來,我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經由認知靈童,確認佛菩薩的轉世,找出未來真佛宗的活佛仁波切,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我要將我的「共傳承」、「不共傳承」、「別攝傳承」,交在他們的手上。

  我要交付傳承的人是︰

  一、 相好莊嚴。

  二、 精通經教。

  三、 戒律清淨。

  四、 禪定功深。

1997/02/15  黃教金美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達賴喇嘛親信金美仁波切皈依蓮生活佛

  遠自南印度達蘭沙拉趕來護持此次西雅圖大法會的兩位貴賓——金美仁波切及丹巴拉格西,分別為藏密中極有地位的活佛及佛學博士。二人於法會中,均接受蓮生活佛的加持灌頂與賜福。

  金美仁波切不到兩歲即被認定是靈童,為活佛轉世。他曾於去年十月參訪西雅圖雷藏寺,並與蓮生活佛結下良好的因緣。

  此次他再度造訪.參加十五、十六日每場法會,對於蓮生活佛精闢睿智的說法內容,頻頻點頭表示認同;對於蓮生活佛的幽默風趣,他亦如弟子一般發出會心的微笑和讚許的掌聲。

  據悉,金美仁波切曾出任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內政部部長、安全部部長、第六屆議會議長,且現任審許局局長和「西藏文化問題研究中心」所長。金美仁波切於二月十五日法會致詞中表示:在美麗的西雅圖市,見來自世界各地的眾多佛弟子聚會,深感榮幸和激動。他本人深深感謝蓮 生活佛大力幫助南印度眾多道場。他將在自己家鄉安多地區蓋智慧神廟「文殊院」,廟蓋好後,更願恭請蓮生活佛至該地道場,為眾講經說法。

  金美仁波切並於法會中,獻上哈達﹙密教的供養儀式﹚以表最高敬意。他還呈上一巨幅「色身香味觸五空行母」唐卡,供養蓮生活佛。

  在本次法會和傳法中,金美仁波切亦如弟子般的接受蓮生活佛的賜福與灌頂。在活動結束後,金美仁波切向蓮生活佛表示:他深深的感到法喜與感動,希望能皈依蓮生活佛。並說:達賴喇嘛是他第一位根本上師,而今蓮生活佛亦是他的根本上師。

1997/05/15  紅教烏金 庫桑寧巴法王參訪

  一九九七五月十五日上午十一時,藏密紅教卓乘系﹙Dgzochen Pema Nyithik﹚法王烏金庫桑寧巴﹙H. H. Orgyen Kusum Lingpa﹚及其子紅格多傑仁波切﹙Hungkar Dorje Rinpoche﹚,由翻譯卡措培茉﹙Khachod T. Pelmo﹚及數位信徒陪同,來西雅圖雷藏寺拜訪真佛宗創辦人聖尊蓮生活佛,活佛於真佛密苑辦公室二樓的會客室接待法王等人。

  蓮生活佛與烏金法王互贈哈達之後,坐定寒喧。烏金法王首先表示對蓮生活佛久仰之情,稱讚蓮生活佛是一位偉大的導師,與法王過去世已經有很深的因緣。烏金法王並解釋他這一世度眾的三個任務:第一、建立一百零八個弘法中心;第二、在西藏建立一個大佛塔,將功德迴向世人,消除世間的疾病、苦難;第三、尋找出一百零八位繼承人。

  蓮生活佛向烏金法王介紹弘法相簿,談及照片中共同任是的西藏活佛,介紹真佛宗有三百個弘法中心、三十座雷藏寺、四百多萬弟子﹙相當於西藏的藏人總數﹚。蓮生活佛亦談及真佛宗與藏密四大教派的交流,許多西藏活佛來訪,以及來皈依蓮生活佛的近事,也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與烏金法王認識,並希望能多來往,在弘法方面共同做出更大的貢獻。

  寒喧之後,蓮生活佛請烏金法王到雷藏寺座簡單的參訪,然後共進午餐。餐後回到真佛密苑喝茶小憩。

  烏金法王於一九三三年出生於西藏東部,三歲拜第九世班禪為師,曾拜一百五十多位各派高僧為師。目前為西藏五間寺廟的住持,被公認為紅教大圓滿的教授師。於一九九四年開始來美傳授密法,總部設於洛杉磯。

  蓮生活佛在密法上的大成就,舉世公認,知名的藏密法王、活佛無不以與蓮生活佛交往為榮,往往遠道專程來參訪,與蓮生活佛敘前世緣、結今生緣,頗為殊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