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2019-04-27(六)3:00 PM將親臨主持白蓮花王護摩大法會及開講:密乘「道果」
直播開始時間: 2019-04-27 15:00:00
77因緣與因果

因緣與因果         一九九七、十二、六
各位上師、法師、各位同門,大家好!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世上師,他從日常生活當中,講「因緣跟因果」;蓮今法師他是講「對佛法的認識」。
  因緣跟因果,其實它的範圍,也是非常廣大,而且無窮盡,可以說是不可思議的。
  從食、衣、住、行來講因緣及因果,食、衣、住、行跟你的因緣跟因果,每一個人雖然都不一樣,事實上,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
  我常常說「不用怨天尤人」,不要怪哪一個人,或者是怪天不公平、哪一個人對你不好,不用怨。
  因為你碰到這個人,是緣跟緣,講因緣,就是這樣子的,我們人跟人在一起,都是緣。
  今天大家在同一個TEMPLE(廟)裡面,是「緣」把你拉來,然後大家在一起。
  在這當中,你會有好的朋友,也會有比較有知己的朋友,也會有緣分比較淺,甚至於格格不入的同門,也都會有。
  其實這講起來是什麼呢?就是「緣」,你命中註定的,所以你不用怨。
  我常常說你不用怪別人,也不用怨別人,也不用恨,也不要以為別人都是在欺負你,你完全是正直、清白、無私、神聖、偉大、超然、跟佛一樣的?
  你當了佛,照樣還是有人欺負你,一樣的。人間就是這樣子,你要看成這是因緣,是平常事,以平常心待之,就會沒有事。
  你天天計較「今天誰跟你講什麼不好聽的話」、「明天哪一個人動作對你不好」、「後天這個人排斥你、壓你」,這都是不用怨天尤人的,因為這全部都是因緣。
  你為什麼會到西雅圖來?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受欺負?你為什麼要進到「真佛宗」?你為什麼要皈依師尊?你為什麼每個星期六,都來這裡同修?
  這是你活該!(師尊笑)
  這是因緣嘛!你怨天、怨人,哪個人害人、哪個人欺負人。我告訴你,全部都是因緣,你命中註定的,你還怪什麼?沒什麼好怪的。
  今天我也一樣,不要講你!我也一樣,我今天坐在這麼高的法座上,你以為很榮耀?其實也是苦得要命!(師尊笑)
  命中註定,沒有什麼好怪的。
  你坐大法台,最高的總法台,底下還有法台,還有中法台、小法台,你們坐的是小法台,後面坐的,是下法台。
  大法台、總法台,有總麻煩;坐底下的中法台,有中麻煩;你們法師坐小法台,有小麻煩;沒有坐法台的,沒有麻煩,事實上是這樣子。
  以前我講過一句話:「有大才能的人,有大的敵人;有小才能的,有小敵人;沒有才能的,不會有敵人。」
  這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因緣註定。
  日常生活當中,你不要怪什麼,一切都是因緣,命中註定。
  師尊不是「宿命論」,佛教也是不講「宿命論」,但事實上,是有命運。
  因為佛教認為命運可以改,所以才不是「宿命論」。但事實上,命運是有的。
  今天你成為這樣的人,剛才蓮世上師講的,你的長相、身高大小,為什麼呢?我以前也講過這個問題。
  以身體來講,師母有一句口頭禪——「那個人長得高高的」,長得高高又怎麼樣嘛?(師尊笑)
  「高高的看起來,就覺得很英俊瀟灑的樣子」。高高的英俊瀟灑?難道沒有矮矮的英俊瀟灑嗎?(師尊笑)因緣就是因緣。
  以前我那個醫生跟我講:「因為你的單細胞,從你的身上,拿一個很小的細胞起來,你那個細胞是扁的,所以你的個子會矮。」
  醫生看你的單細胞,你的細胞是細長的,你會高,長得像「玉樹臨風」。武俠小說的主角一出來,就是「玉樹臨風」,站在風裡面,裙擺飄飄,很英武、很瀟灑的樣子。
  像我們長成這個樣子,如何「玉樹臨風」?真的是石頭擋風!這講起來,自己心中也有怨氣!(師尊笑)
  但是你不能怪,醫生說你的細胞是扁的,長得高的,像蓮今法師,他長得那麼高,他單單一個細胞,一定是長的,是這個樣子。
  還有一點,醫生說你的個性比較沉默、比較不活躍、比較不合群、喜歡孤單的。他看你的單細胞就知道了,它是很安靜的,它的跳動,只有「咚、咚、咚」,這樣子而已。
  有些小孩子蹦蹦跳跳、蹦蹦跳跳的,你拿他一個單細胞來看,他那個細胞是「咚、咚、咚、咚、咚」,這樣子一直動個不停的。
  這是因緣,你生成這樣的人,你的身體裡面,成長的激素,你摻多少東西,你就長成怎麼樣。
  這全是因緣跟因果,有因果存在的。
  所以釋迦牟尼佛,以前講了一個很簡單的因果,有一個人長得很矮,但是他的學問很好。
  他問釋迦牟尼佛:「我為什麼那麼矮?請教佛陀。」
  佛陀說:「你前世是工程師,造佛塔,偷工減料。」
  比如那個塔,本來要有一百零八公尺高,你變成一百,那個「零八」把它扣掉。所以你這一世,因果關係,你就長得矮。
  所以我們現在這些小的蓮花童子,個子特別小,像慧君上師,她前世可能也是造塔的,偷工減料。(師尊笑)
  我講的這個,是因緣跟因果,大部分都是有它的原因,雖然我們舉的例子,是比較滑稽一點的。
  但事實上,一加一等於二,是因果。數學裡面的邏輯,全部都是因緣跟因果。
  所以依照星相來講,比如你的身體的成分,太陽光有多少、月光有多少,你自己本身的星座,加在你身體,綜合成為你這個人本身的命運。
  所以往往從八字——四柱:年、月、日、時,甚至算到分,從八字裡面,推演出來,變成你一個人的命運。
  是因為那個時候,在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那個時辰出生的你,你帶多少日光、月光、星光,在你的身上,構成你的命運,這是講因緣跟因果。
  剛才蓮世上師也有講食、衣、住、行,雖然開頭也有講食、衣、住、行,談因緣及因果。但是我也沒有聽他講吃什麼、穿什麼、住什麼、坐什麼車,他都沒有講。
  我講一點食、衣、住、行,密勒日巴是密教白教的祖師爺,祂去找瑪爾巴大師學法,瑪爾巴大師給祂很多的考驗,觀察祂的時間多長?六年!
  瑪爾巴大師,觀察這個弟子,觀察六年的時間,才教祂法。
  密勒日巴學法,學會了以後,離開自己的師父,到高山岩洞的地方修行。
  祂一共修幾年?九年。在深山岩洞裡面,苦修九年,才得到大成就。
  翻譯這本「密勒日巴傳」的人,叫「張澄基」,他是「真佛宗」的弟子。
  祂吃什麼呢?有一種果子,叫「綠蕁」,是一種蕁果的食物,吃的就是那一種東西。
  祂穿的衣服是什麼呢?是白色的一種布,但是穿久了,也等於通通沒有了。
  祂住的是什麼?住的是山中自然的岩洞。
  祂行的是什麼呢?祂是打赤腳。
  這樣子的修行,才是真正很清苦的修行。
  祂一共有九年的時光,花在修行裡面。
  今天我們這樣子修行,你跟人家比起來,我們的福報,大得多了。密勒日巴是祖師爺,祂修行就是這樣子修的。
  所以今天我們的生活,住的、吃的、穿的、行的,應該要滿足了。
  我們學佛,要懂得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福報,想想上師的生活,再想一想自己本身,應該要知足常樂,要很快樂的。
  我們懂得因緣跟因果,那當中的不可思議,想一想祖師的修行,再想一想自己。
  所以有的時候,我們應該很快樂,大家要快樂,而且心情要放開。你既然知道因緣了,你就要能夠解得開,要解開你自己心中的結,煩惱的包袱要放掉。
  你煩惱的包袱,能夠放掉的話,你的煩惱就已經除掉了,修行就已經有成就了。
  你不能把所有的煩惱,全部放在你的身上,你也知道因緣,知道因果,哪一個人不是因緣?哪一個人不是因果?
  關於蓮今法師所講的「對佛法的認識」,他說他從一開始,就是實修「真佛密法」。以後,他在別的地方服務的時候,就知道佛理,理論也是很重要的。
  因為你也要開示,出去也要跟人家講這些佛理。
  所以他現在變成「實修」跟「理論」,都是同樣重要。
  事實上,你對佛法的認識,這樣子算是正確的。
  因為我們密教,雖然重實修,但事實上,從宗喀巴祖師開始,對於顯法理論上的,剛開始,就是要以理論為基礎。
  你已經理論都懂了以後,你才進入密教。
  所以在學法的過程當中,有十二年顯教的理論基礎,再有八年密教的實修,總共有二十年的時間,要好好的修行。
  目前在西藏密宗的「格魯派」,學經,要經過十二年,到上下密院,學習密教,要經過八年,總共有二十年的時光,學習佛陀的教法。
  釋迦牟尼佛祂一貫的教法,剛才蓮世也稍微提了一下。你學五戒,你懂得五戒,是人道的基礎,轉世為人的基礎。
  你行十善,是上天的基礎,就可以到天道。
  你修「四聖諦」,是小乘的基礎——阿羅漢。
  你修六度,就是大乘菩薩。
  釋迦牟尼佛是講「四聖諦」、「六度」、「八正道」、「十二因緣」,構成釋迦牟尼佛本身的思想,佛教的體系。
  最後蓮今法師講,我們最主要的,就是要「自主生死」、「明心見性」。
  你明白宇宙的真理以後,你實修密法,你知道生跟死的事,你了知生死,你也知道所有的因緣、因果,了知所有的生死。
  你也能夠明白你的內心,跟宇宙之間的心,見到真正的佛性,所謂「見到真正的佛性」,也就是空性。
  明白了宇宙的真理,生死的問題、煩惱的問題、明心的問題、見性的問題,通通都了解。
  我們在實修方面,「真佛密法」當然不只是教你平時這樣子的修行而已,而是修到你能夠跟你的本尊之間,互相合一,有往生的一種把握,將來你能夠往生。
  除了能夠有往生的把握以外,你自己要修,把自己物質的身體,化為光明。
  這個時候,所有世間的一切煩惱,你只要明白因緣跟因果,你的煩惱就可以丟掉了。
  除非你不明白,你連因緣跟因果都不明白,你一天到晚,還是在煩惱之中。
  你明白因緣跟因果以後,你的煩惱就可以拋棄,你直接就可以進入實修的那一種境地裡面。
  人生種種的善、惡、是、非,不用再去搞那些東西了,你已經直接可以進入實修的境地。
  從實修的境地裡面,你能夠把物質的身體化掉,只有心中的光明產生,你就能夠明心見性。
  所以蓮今法師所謂的,什麼是明心見性,當然你能夠自主生死的時候,你就能夠了生脫死,離開死,也離開生。
  你能夠明心見性的時候,你就是大覺佛陀,已經是一個覺悟的聖者。
  今天的芸芸眾生,就是因為沒有辦法覺悟,還是在是非、善惡、種種的凡塵之中打滾。
  是非、善惡、黑白、強弱,這裡面打滾的,都還沒有到實修的範圍,實修的境地,都還沒有,你不過是在因緣跟因果之中,打滾而已。
  所以我們今天晚上所提到的,像師尊本身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上的歷史,這樣子留下來。
  中國的歷史,五千年這樣子留下來;美國的歷史,幾百年這樣子留下來,我們可以看得到,這些都是因緣跟因果之內的。
  整個地球的歷史,這樣子留下來,也是一種因緣跟因果之中,都離不開的。
  你用你的眼睛觀察,包括天氣,也是在因緣跟因果之中。
  包括我們人類的分布,也是在因緣、因果之中。
  有一次,我說你把一個地球,像切西瓜一樣,切成兩半。
  北半球,大部分是白人的世界;中半球,是黃種人的世界;南半球,是黑種人的世界,這個也有它的道理。
  接近北極的地方,文明會比較昌盛。接近南極的地方,文明會比較落後一點,但是他們會比較熱情,會唱歌、跳舞、運動,力量比較大一點。
  接近北極地方,人比較冷漠,但是比較聰明,比較喜歡用腦筋。
  北半球的人,喜歡用腦筋;南半球的人,喜歡用體力;只有中半球的黃種人,剛好是在兩者之間,被夾住,剛剛好。
  我是講大部分的人,你不要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國家,來跟師尊這樣子論,因為大部分,是這樣子的,所謂北半球、南半球、中半球。
  南半球有南半球的溫度,北半球有北半球的溫度,中半球有中半球的溫度。
  天氣熱的地方,會形成怎麼樣子的人,天氣冷的地方,會形成怎麼樣子的人,在中間的,會形成怎麼樣子的人。
  這裡面也有地球的磁性影響,兩極之間,自然有一種磁性存在。
  你要問:「什麼道理?」
  沒有什麼道理,因緣所生。
  為什麼只有一個太陽呢?兩個太陽你就熱死,它有它的道理。
  太陽為什麼不接近地球一點呢?接近地球一點,全部都變成灰。
  為什麼不遠一點呢?遠一點就變成冰。
  整個地球的形成、人類的形成,各有它的因緣。
  你研究天文、地理、人類學,你研究看看,都是因緣、因果。沒有什麼好怪的,也沒有什麼怨天尤人,命中註定!
  你學會了看天、看地,你學會觀察人,看人身上的氣。
  師尊很會看人身上的氣,胡思亂想的,腦袋一打開,噁!髒得要死。
  發出來的那種光,都是灰色的,在他的頭頂上,都濛濛的,永遠跟西雅圖的天氣一樣。
  真正思想很清明的,跟CALIFORNIA的太陽光一樣的,很亮,也不下雨,也不會烏七八糟的,像西雅圖的天空一樣,通通都濛濛的,黑黑灰灰。
  這幾天算不錯了,西雅圖冬天的雨,讓人家都憂鬱,你心裡上很憂鬱,感覺到很沉悶,被壓迫的那一種感受。
  加州的陽光,你的心情就會覺得很開朗。
  這一種天氣的現象,事實上,也是每一個地方的因果。
  我上回提到,今天我到西雅圖來,你們大家到「西雅圖雷藏寺」來,「西雅圖雷藏寺」的落成,這麼多的因緣,大家來皈依「真佛宗」,都是蓮火上師害的!(師尊笑)
  我在台灣,蓮火上師來皈依我,這就是一個緣,一條緣。
  他有一個FURNITURE的工廠,在西雅圖。我那時候說:「老大,你有一個FURNITURE的工廠在西雅圖,你為什麼不去美國呢?」
  他說:「啊!要去呀?」
  他就來了。
  我說:「你既然來了,我可以到你的公司為你服務啊!」
  「OK!」
  就這樣子,那麼我們兩個就來了。
  旁邊有幾個人聽到,說:「我也要去!」
  今天他沒有來皈依我,我怎麼會來西雅圖?怎麼來這裡受苦!(師尊笑)
  今天他沒有一個FURNITURE的公司(COMPANY),在西雅圖,我們怎麼會眼巴巴的,從那麼遠的地方,一直坐飛機,坐到這裡,來這裡看這種西雅圖的天空。
  既然來了,我是一無所事,我學測量,我只會測量,也沒有什麼好處,就是懂得一些佛法,那麼就蓋「西雅圖雷藏寺」吧!「西雅圖雷藏寺」就這樣子起來。
  你們怎麼會來呢?你自己想一想,你們是什麼樣子的緣來的,就是這樣子。
  所以這一個圓圈,你就是在這個圓圈範圍之內的,這個講起來,就是因緣,也是因果。
  那時候我收弟子,我那時候假如知道的話,有西雅圖關係的弟子我不收,我就不會來西雅圖了。
  所以接起來,是一個緣,講這個因緣,是這樣子扣起來的。
  今天坐在這個總法台之上,跟大家說法,事實上也是因緣,也要面對很多的事情,要面對眾生、面對四百萬的弟子、面對種種的救度。
  有困難的時候,他們就飛到西雅圖來找師尊,有沒有幫他解決呢?有的人飛來兩次,大家也看到了,很痛苦的,幫他解決,終於解決了。
  今天一個聯絡的電話,他說他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每天附在他身上的那個靈,終於走了。
  處理這件事情,很辛苦。我在這裡,我跟他講,我說:「我假如十個像你這樣子的弟子,我都也要發狂!」
  天天要問,天天要處理他的事情。
  終於好像解決了這件事情,很多困難要面對的。
  我們不用怨,也不用怪,總之,你能夠吃飯就好了。你每天能夠吃飯,有衣服穿。
  像我今天穿這樣子,我覺得精神很好。(師尊笑)我穿這一件,又穿外面這
一件,大家都說這一件做得很好,這一件很漂亮,我心裡就很高興。
  我住也住得不錯,師尊住也住得很好,應該滿足了。
  行呢?我自己也開車,那個車子也是很好的了。
  吃——圖書館的食,令人滿意,真的是一級棒的,「西雅圖雷藏寺大飯店」,名不虛傳。
  吃也很好,穿也不錯,像今天穿這個衣服,精神很好,這個翹起來的,特別有精神。
  住也很好,行也很好,有什麼不滿足的?應該滿足。
  有一些煩惱過來,沒有關係,煩惱看開,盡力去做,盡力去把它圓滿。
  一個清淨的行者,做人的原則,處理每一件事情,樣樣讓它圓滿,不圓滿的,只要盡心盡力就好。
  我不敢講每一件事情,在我的手上,全部都是圓滿,不可能,就算是佛陀,也不可能,我們只是盡心盡力,其它的不用管。
  學佛方面,你看你的因緣,該怎麼學,你就怎麼學,你只要成就什麼,你就去成就什麼。
  你想單獨好好的靜下來修,你就修小乘;你想度眾生,你就修大乘,當個菩薩。
  你想認識空性跟光,你就虹光大成就;你想要上天就好,回到天道,你行十善,你去做慈善。
  你想要轉世為人,你就守五戒。
  祝福大家成就。
  嗡嘛呢唄咪吽。



             因緣與因果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