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名利與死


名利與死         一九九七、九、二十七
各位上師、法師、各位同修,大家晚安!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主上師,他談到「名利跟生死」;蓮屋法師她說她的皈依,及出家的因緣。
  我們學佛,對於名利跟生死,已經談了很多。但是今天晚上,蓮主上師他所講的,也給我們一個很深刻的印象。
  因為最近我們真佛宗的上師,有一位很好的上師——蓮品上師,她也是在最近幾天圓寂了。其實她很年輕,她才四十四歲,因為她從小的時候,心臟本身就有問題,很容易因為心臟病發,她就過世了。
  她是一位很好的上師,她是負責台灣「真佛報」的發行,跟「華光功德會」,本身對於宗派裡面的宗務,是非常的盡責,而且認真。
  她那麼早走,我們也都覺得很可惜。因為她畢竟還很年輕,才四十四歲而已。
  由她的事情,我們也想到剛才蓮主上師所提到的,人的生命都是無常的,也等於是一場夢,一場空。
  所以以前古人的詩裡面,有寫著「事業成敗轉頭空,幾度夕陽紅。」事業成敗轉頭空,不管你事業做成了,或者失敗了,成功跟失敗,一樣都是轉頭空,「事業成敗轉頭空,幾度夕陽紅。」
  剛才蓮主上師說太陽永遠在那邊繞,它並沒有因為有什麼事情,它就停止了。所以名利的問題,要能夠看得開、看淡。我們修行人本身,比較能夠看開跟看淡;世俗人是比較困難看開,跟看淡。
  世俗人比較容易爭名奪利,我們修行人因為已經有出世的這一種思想,所以比較看得開,看淡。
  關於生死方面的事情,有生必有死。蓮品上師她的過世很快,上床睡覺,第二天醒來,大家都不知道她「走」了。連跟她住在一起的姪女,都不知道她「走」了,還去上班。是菲律賓的佣人,到家裡來做清潔工,才發覺她死了。
  我們常常說你今天上床,到床上睡覺,能不能下床呢?都還是有一個問號的。不過這種死法,我們稱為第一等死亡,第一等就是最好的。還有一種「特等的死亡」,「特等的死亡」等一下講,還有第二等的,還有第三等的。
  剛才蓮主上師提到的蔣緯國將軍,他是裝甲部隊的總司令。他的聯勤總司令,以前是我們的長官,我在聯勤單位裡面,他以前是聯勤總司令。
  蔣緯國的死,是最後一等的。他不是特等,也不是一等,也不是二等,他是第三等,最下一等,我希望我們行者都不要這樣子。
  進到醫院裡面去,整整在那邊十個月,折磨十個月,這邊插管子,那邊插管子,哪邊積血,馬上要開刀,把那些血抽出來,然後再把他封起來,又插管子,胃插管子,腎臟插管子,全身都是管子。
  你說他這樣躺在床上十個月,「走」的時候,只剩下三十公斤,比我小學的時候還輕。我小學的時候,已經很輕、很瘦、很小了,他才三十公斤。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還有四十公斤,好像是吧!(師尊笑)
  人生的第一等死亡,比如坐在這裡跟大家說,我說:「再過五分鐘以後,我就死了。」
  跟大家很高興的,大家唸佛,師尊微笑、禪定,在唸佛聲中,含笑而死,還打坐,坐得很好,標準姿勢,雙盤坐著,這是特等的。
  而且是佛菩薩跟你說:「今天是二十七號,晚上九點的時候你過世,就是陽曆九月二十七號,九點的時候你往生。」在這裡剩下差不多六分鐘而已。(師尊笑,眾笑)
  這個時候,腳盤得好,剛剛洗過澡,什麼都弄好了,腳盤起來,很舒適,精神也旺,臉色也紅潤,看起來一點都沒有死樣子。
  最好是坐靠後面一點,否則等一下時間到了,「呯」倒下去,不太好,所以靠後面一點,比較有靠。
  「走」的時候,就安靜的眼睛閉起來,呼吸停止。弟子一看,沒有聲音,過來弄一下鼻子前面的氣,沒有氣了,這是特等。很多高僧,就是表演這樣子的秀。他們最後的一場秀,都是這樣子的LAST SHOW,就是這樣子。
  能夠表演這場SHOW的人,是不多的。所以師尊很怕,我是怕我洗好澡了,穿好衣服,全身也灑一點香水,噴一噴。一切準備就緒,什麼都穿好了,就這樣端正。
  等到九點,九點五分了,還沒有「走」的意思。(師尊笑)糟糕,因為佛菩薩跟你講陰曆的,(師尊笑,眾笑)不是陽曆的。你以為是陽曆的,搞錯了。沒有死,簡直是丟臉,(師尊笑,眾笑)這是比較麻煩的。
  我害怕的是應該要「走」的時候,跟大家說我要「走」了,結果沒有「走」,還下來吃飯。(師尊笑,眾笑)這也是不太好,以後要算準一點。
  以後要請佛菩薩,跟我說非常正確「走」的那個時間,這一點很重要,不要搞錯了。
  我們行者,對生死看淡。所以蓮品上師「走」的時候,我晚上為她做功課,就在「密苑」。
  我看到紅色的蓮花出來,心裡很值得安慰。意思就是她能夠乘蓮往生,就是能夠坐著這個紅色的蓮花,到佛國去,我心裡就覺得很好。
  第二天,我們就在「密苑」,為她做超度。
  我中午吃完飯,回到房間時,我踩在地毯上面,師尊有本身的靈覺,我的身體,有一種靈的磁場。
  蓮品上師生前,她很樸素,而且她一切的事情,都做得很好。蓮香上師也很推崇蓮品上師,我本人也覺得她一切都做得很圓滿。
  我上了樓以後,我這個靈的磁場,就覺得另外有一個磁場接近我。我的腳踩在地毯上,就跟在飛機上一樣,上下動、上下動。
  那個時候,就等於你的身體很穩,但是它自然搖動,而且踩在那個地毯,那個地毯好像在震動,在上下跳動。
  這個時候,我就把自己的腳定下來,身體定了。但是我發覺那個腳,還是一樣在動。就是地毯整個都在震動、震盪,那麼我就知道這是蓮品上師的磁場。因為我們有靈覺的人,就可以感應到。
  然後,我中午大部分有休息一下子,我就去休息。
  休息到一半,她在我的耳朵旁邊,跟我說:「我來了。」
  就是「我來了」三個字,其它沒有多說,也沒有少說,就是三個字─我來了。
  因為下午四點同修的時候,要幫她做超度。然後我們事先已經請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去接引她來,所以她來的時候,我聽到「我來了」三個字。
  我在休息當中,我也跟她說:「我知道了,好,我很清楚,我知道了。」
  就是這樣子,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應,就只有「我來了」三個字。
  這就是一種靈覺,也就是說蓮品上師的生死。她生時,她一切都很圓滿;走的時候,也很圓滿。死,她也很灑脫,一上床就走了,就一個晚上。
  師尊希望:將來沒有特等的死,最好也要有一等的,不要二等的。(師尊笑)就這兩樣就好了,就滿足了。雖然不能表演最後的那一場SHOW,至少你也要一等的。
  就像蓮品上師這樣子,我也很欣賞,這樣子才好。但是我的心臟好像特別好,(師尊笑)我的心臟很好,我心跳二百都沒有關係。
  心跳當然不能二百,但是我心跳二百也沒有事,就是心臟特別好,造血機能也很好。身體太健康不太好,聽說身體太健康,有時候「麻煩」一到的時候,是很辛苦的。
  有時候身體不好,比如心臟不好的話,比較容易走。我是滿欣賞這樣子一下子的,千萬不要拖。
  我們行者對於「名利」,當然是看淡,「名」看淡,「利」也看淡。
  比如「利」來說,我這一次宣布這樣子,我一生當中,沒有開口向人家要過錢。你們大家記住,師尊沒有說:「你辦這個事情要多少錢。」我絕對沒有的。
  我以前都是讓人家隨緣,現在不要,供養以後就免了,我已經寫了「不用再供養師尊」,只要把你供養的錢,拿去做有意義的事情,去救度眾生,去看病人,就可以了,這是屬於「利」方面的。
  「名」我也不要了,什麼「名」我都可以停了。像一切的「名」,以後也不要,叫我什麼都可以,(師尊笑)「名」我也不想要了。
  「真佛宗」就是流傳給大家,以後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的。「真佛宗」的存亡,跟我也沒有什麼關係。
  像釋迦牟尼佛一樣,祂創辦了佛教,但是事實上,它在印度只有五百年,以後印度就沒有了,反而是流傳到海外。本來正法是一千年,結果佛經裡面提到「因為……所以……」,(師尊笑)所以剩下五百年。
  為什麼五百年呢?五百年算起來時間也是滿長的,但其實也是短。
  宗教如此,人世間的政治也是如此。剛才蓮主上師講,他名字沒有講出來,三代,都沒有了。台灣就是老總統蔣介石,兩個兒子——蔣經國、蔣緯國,三個很有名的孫子——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全部沒有了。短短的幾年當中,怎麼都沒有了?
  所以你說一個王朝,都會完蛋,都會沒有的。你再大的企業,也一樣會沒有的。
  本來我們說「富可敵國」,一個國家有的時候,也會消失掉的。你再怎麼樣子富,也是沒有用,「名利」我們都是看淡的。
  現在我求的是什麼?我求的是特等跟一等。其實到時候你也求不得,你要怎麼樣,你有什麼辦法?你自己的業障到了,你還有業障,除非你的業障全部消除了,你就特等的了。
  業障輕一點,你就是第一等的;你的業障還有,你還是最後一等的。你沒有辦法,對不對?
  有的時候,人由不得自己,你還有業障,你還要消除那些業障,你還要受苦,你苦還沒有受完。所以人世間,也沒有什麼什麼好活的。
  這是說現實的問題,年輕人大部分比較不懂這個。你的年紀愈來愈大了,六十幾了、七十幾了、八十幾了,這些問題都會產生出來。大家趕緊唸佛吧!沒有什麼話好講了。唸「南摩阿彌陀佛,到時候來接引我」。
  不要我求你的時候,阿彌陀佛去尿尿,我就慘了!(師尊笑,眾笑)你在求祂的時候,祂去尿尿,這也是命運註定。
  蓮屋說她的法號,她原來的名字叫「覺珠」。我取名字有一個妙法,她叫「覺珠」,覺悟的覺,珠寶的珠。覺珠——屋,取法號,覺珠、覺珠、覺珠、覺珠……屋。(師尊笑,眾笑)有時候我取法號,是用這種方法。
  很多人的法號,有的時候,我是這樣子取的;有時候不是這樣子取的,有時候是靈感來了,幫你取的;有的時候,我就是用你的名字的兩個字,重合起來的音,出來一個新的字。
  覺珠不是屋嗎?這是幫妳取法號的因緣。(師尊笑)妳要問法號怎麼取的,我只好告訴妳,本來不願意告訴妳的。(師尊笑)
  但是「屋」為什麼好呢?「屋」有好處,表示妳是在蓮花的屋子裡面,妳是裡面的人。「蓮屋」的意思,就是妳是蓮花國度裡面的人,而不是流落在外面,流離失所的散兵游泳,妳已經被叫回蓮花國的這個房子裡面來,妳可以保證往生。(師尊笑,眾鼓掌)
  而且她剛才也講得很好,她也能夠看破世情,看破這世間的一切感情。我在度化蓮屋法師的時候,蓮屋法師在感情的漩渦裡面,沒有辦法跳出來。
  我一直跟她說了好幾次,她現在終於跳出來了,所以是從世間的情,跳到出世。
  談到入世方面,其實入世法,是我本身的老祖宗——文殊師利菩薩,祂第一高手,是入世。五台山的東北角,五台山的東台跟北台的中間,伏藏著文殊師利菩薩所有入世法的妙寶,都在那裡,你們去找。(師尊笑)
  在五台山的東台跟北台,兩者之間,文殊師利菩薩在那裡面伏藏了所有入世的妙寶。
  求長壽的、求資糧的、天文的、地理的、醫術的、風水、所有福分的、健康的,陰陽包括看地,就是我們中國本身的周易、易數、河洛、總總的妙寶,是文殊師利菩薩所擁有。
  蓮華生大士以前,祂學地理、風水,學所有的陰陽河圖洛書,都跑到五台山去,見文殊師利菩薩,祂學到這些東西。
  文殊師利菩薩在五台山,有一個秘密淨土,那是一個金剛秘密淨土。
  祂擁有所有入世的這些寶典,但是以前文殊師利菩薩,為什麼把這些寶典全部藏起來呢?因為世人得到長生不老,他會迷這些東西,他就不想學佛法,他就忘掉出世法。
  文殊師利菩薩把入世的這些寶典,全部伏藏起來。因為人的生命,再怎麼樣長生不老,還是要死,再怎麼樣富有,也會歸空。
  地理、風水、天文多好,醫術多發達,最後都是走同樣的路,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地位再怎麼樣高,再怎麼樣偉大,一樣要下來的。
  所以我們修行,對於入世,你學了入世,幫助人,增加他的信心,然後引導他,走向出世的這一條修行的路,這樣比較好。
  所以雖然有入世法,也是度眾生的一個方法,是可以的,但是不要讓眾生迷惑在入世方面,也要引導他走向出世,入世跟出世,我們要一起修。
  所以我們行者,在修行方面來講,入世我們也要重視,不能完全只顧出世。
  入世就是菩提心,度眾生的心;出世就是修行、了生死,把生死的事情能夠了。
  我們不要去追名逐利,像唐朝唐玄宗時代,就是唐明皇,他的時代裡面,有一個寺,叫做「恆岳寺」,岳是山岳的岳。
  有一位懶殘和尚,他不是真的懶,也沒有殘廢,只是他做的事情,是最低級的,在一個寺裡面,做最低級的事情。
  他做什麼事呢?所有出家的和尚,比丘跟比丘尼吃剩的飯,他去把他收來、分配,應該把它去除的去除,留起來的留起來,他是專門做這種工作,還有打掃廁所。
  因為他整個人很髒,髒兮兮的,看起來很懶,就叫做「懶」。他專門收集吃剩的東西,所以叫做「殘」,殘餘的殘,所以叫做「懶殘和尚」,然後他做洗廁所、洗馬桶的工作。
  但是住在恆岳寺裡面,當初唐朝一位未來的宰相,叫做「李密」,剛好也住在那個寺裡面。
  這位懶殘和尚,他學課誦,學得很好。他唱出來的聲音,裡面有味道,有一種慈悲的聲音產生出來,有心胸開悟的那種味道、法味產生出來。
  這位李密聽了,知道這位和尚是有道行的,所以李密去找他,問他很多關於他未來的事情。
  懶殘和尚也試探李密,他用自己去洗廁所的手,還沒有洗乾淨,拿一塊餅給李密吃,那個手上都有大便,然後拿一塊剩的餅乾給李密吃。
  李密也顯現了他自己是很誠心的去求懶殘和尚,為他開示,所以他還是把那一塊餅吃下去了。
  所以懶殘和尚跟他說:「你能夠這樣子專心來求法,所以你有當十年宰相的福分。」
  懶殘和尚他說出來的話,無形當中也都應驗了。
  所以有道之士,倒不一定要當什麼方丈、住持、副住持,這個名不一定要的,利也不一定要的。你看他吃的,就是人家吃剩餘的,他做的,是做最卑下的工作,但是他是得道的高僧。
  所以行者要記得,名利一定要看開、看淡,生死要自己能夠了。這是今天晚上蓮主上師所講的最主要的重點。
  蓮屋法師她也能夠看破事情,對一切入世的,她能夠捨棄,她也能夠走向出世。
  他們兩個人,今天晚上所說的,都說得不錯。蓮主上師也說得很好,蓮屋法師也說得很好,他們兩個都說得很好。
  今天我們學佛,最終你要能夠看破。因為事業成敗轉頭空,成也是空,敗也是空。太陽還是旋轉,幾度夕陽紅。不是太陽旋轉,是地球旋轉。(師尊笑)太陽也是轉,只是我們地球繞著太陽轉。
  看看整個歷史,唐、虞、夏、商、周、秦漢、三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這是中國歷代歷史,然後民國,現在是中共、台灣。(師尊笑)
  歷代這樣子下來,哪一個朝代能夠保持多久?還不是一樣要變的,都是有變的,到了某一個時期,就改換朝代了,就要變了,哪一個人能做永遠的皇帝?
  所以今天大家想一想,人生的意義在哪裡?你明白生死之事,看破名利,應該好好的修行。
  當然我並不是叫大家全部通通出家算了,今天晚上全部剃度,來聽法的通通剃度,通通走向出世,我看我剃刀一拿起來,很多人都跑了,(師尊笑,眾笑)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們也希望你有出世的心,你的心裡嚮往出世,你做入世的事情。我們出家人也是一樣,我們有時候也要做入世的事情,但有出世的心。
  雖然你們還沒有剃度,你們老了也可以剃度,老了也可以出世。
  所以在家居士也是一樣,你有出世的心,你做入世的事。
  但是你也要認真,不能因為這樣子就消極。你也要很認真、積極的去度化眾生,積極的去做善事,積極的準備一點資糧,然後做善事、救度眾生,也不可以消極。
  今天我講的話,大家可以想一想。
  嗡嘛呢唄咪吽。

             名利與死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