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學佛者有三不受


學佛者有三不受     一九九七、九、二十

各位上師、法師、各位同修,大家晚安!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蹻上師,他談學佛的經過,他特別強調了「觀察」與「接受」;另外,蓮奉法師說她閉關時,驅魔的經過。(師尊笑)
  蓮蹻上師他先談的是接受,他認為接受,能夠自己很好,而且能夠彼此之間都好。但是他也提到有些事情是不能夠接受的。最後,他談到觀察。
  阿彌陀佛祂的五智之一,是「妙觀察智」。他也講得很好,他所談到的,是很平常的生活的一個道理,雖然是很平常的生活哲學道理,但是其中,又有它本身的意義在裡面。
  我今天要談到「接受」的問題,任何事情你都接受,蓮蹻上師剛才已經講過,有很多事,是不可以接受的。
因為佛教徒本身來講,有所謂的取捨,什麼是可以做的,什麼是不能做的,這就是「戒」。
  我也常常提到,我們做一個佛教徒,出家也好,在家也好,有三種事業,絕對是不可以做的。
  第一種事業,就是賭博的事業,絕對不可以做,也沒有所謂的例外,你自己賭,也不可以,何況你是開賭場。
  佛教徒本來就是自己本身賭也不可以,為什麼呢?因為這會培養人的一種「貪」,這是三毒之一。我們常常說「貪」、「瞋」、「痴」,這是三毒之一,就是「貪」。
  你開了賭場,你以為有些是合法的。比如在內華達州,賭場是合法的。雖然法律上是可以,但是在佛教徒來講,這不是正當的事業,是不可以的。
  自己賭,也不可以,因為會長養你的貪念。
  你開賭場的話更慘,很多人來,在你的賭場裡面,他產生種種的業報,很深重的。因為你這個賭場,產生的因果、因緣,使人家傾家蕩產,傾家蕩產以後,有可能發生很多的事情,有的時候,會害人家家破人亡。
  所以無形當中,有非正業的那種報應在裡面,所以賭場這種事業不可以做。
  以前在台灣,有很多弟子,從台灣飛過來西雅圖,我看他的臉相,好像是做非正業的,我就問他:「你做什麼?」
  他跟我說:「我當『組頭』。」
  原本我還不太清楚「組頭」是什麼,原來他是「大家樂」的召集人,那一種叫做「組頭」,這個組的「組頭」,這也是非正業的。
  有時候我們從觀察裡面看相,這個人有沒有正業,還是做的是非正業,看他的臉,有沒有邪氣,他的氣是污濁的、污穢的。
  氣清的,他本身做的是正的。氣污濁的,他就不好。一是觀他的相,裡面有沒有邪氣,那也是一種「妙觀察」。
  所以我們對於賭博的事業,佛教徒是不為。
  第二種是色情的事業,色情的事業,也不要去做,我們也不能做。最近我看電視新聞,台灣台北已經正式廢止「公娼」,「公娼」就是妓女戶。
  廢除「公娼」,就是有合法執照的,或沒有執照的,全部通通一概廢除。很多妓女走上街頭,一直大聲疾呼,說她們本身有專業精神,一個人十五分鐘,她們一切都是非常合法的。
  她說她們令犯罪率降低,(師尊笑)她們講了很多理由,而且讓心靈很快樂,彼此都好。那些妓女出來講話,講得很有道理,但是已經廢除了。
  關於這件事情,那些「公娼」的發言人出來講,她說台灣引進很多的外籍勞工,他們這些困難,都是由她們來解決的。她說沒有她們的話,犯罪率會提升,沒有心靈的改造。台灣也在講「心靈改造」,她們說這是很正當的行為,而且是專業精神,講了一大堆。
  但是我們學佛的人,色情的行業,你不能做。這種事業,你不能做。
  我回台灣的時候,當然師尊所去的,都是正當的場所。任何一個場所裡面,都有真佛宗的弟子在經營。
  大家要知道不要亂跑,(師尊笑)因為我也想到這種事情。師尊進到一個營業場所裡面去,那位老闆出來一看:「耶!師尊,您來了!」這是很不好的。
師尊一看,原來這個是什麼地方?原來是「按摩院」(師尊笑),這也不可以。
  但是我有去,我坦白跟大家講,師尊去「掏耳朵」。台灣有一種「掏耳朵」的地方,因為有一個耳朵,經常塞住,所以我去「掏耳朵」。
  進去的時候,那位老闆也認得師尊,包括「掏耳朵」的人,也認得師尊。
  另外,他們也有兼按摩,包括按摩的人,也是師尊的弟子。
  但是那位老闆跟我們講,他說:「師尊來這裡,是來對了。」
  我說:「為什麼對呢?」
  他說:「我們這邊是做『純』的。」
  因為在台灣也有分做「純」的,「純」的就是純粹的按摩,純粹的掏耳朵。
  他說:「師尊您來這裡是對的,我們這裡是做『純』的。像隔壁幾家,都是『不純』的。」
  但是他也跟我講,隔壁幾家不純的當中,也有真佛宗的弟子,在做這種事業。
  為什麼這個不可以呢?因為在戒裡面,是邪淫的戒,所以色情的業,我們也不能做。佛教徒不管出家、在家,出家不用講,在家一定是不可以做的。出家還做這種事業?(師尊笑)
  還有一種,就是殺生的事業不能做。這也是戒律裡面的,第一條就是殺生戒。
  所以你說你是捕魚的,不要做,這是非正業。你是開屠宰場的,殺豬、殺牛的,都是殺生,這也最好不要做。
  你是養雞的,這是間接殺生。養雞的、養鴨的、養魚的、養蝦的,這也是非正業。在佛教徒來講,能夠不要做,就不要做。
  現在問題來了,假如像做餐館的人,怎麼辦呢?也有很多的佛教徒,在西方國家,中國人開RESTAURANT餐館最多的。那麼怎麼辦呢?是不是非正業呢?這就是一個問題。
  但是我講過,佛教徒不要直接去殺,真正你要殺的時候,你要持咒,就是要唸「文殊師利菩薩往生咒」,要懂得持咒。
  但是你不要說:「師尊說持咒就可以了,那麼我開屠宰場也可以。」那太直接了,所以殺生還是不要。
  所以有很多人來找我們合夥做生意:「你們佛教徒,我們來做生意。」什麼錢最好賺,你就跟著去做了,這個不好,這個不能夠接受,不可以接受的。
  關於觀察方面,蓮蹻上師他說很多事情,要用觀察。因為觀察裡面,可以產生智慧,觀察本身也是一種邏輯,是一個哲學,由觀察裡面,產生一種連貫,然後用你的理智,去分辨所有的事情。
  像有人批評某一個人的話,你不能隨便就接受、就聽的,你必須要觀察,觀察以後,用你的理智去分辨,就產生智慧。
  所以阿彌陀佛的「妙觀察」,講的是一種邏輯,是一種「因明」。在佛學五明當中,是一種「因明」,「因明」就是一種妙觀察。
  以理智的分辨,剛才蓮蹻上師說用「三法印」去印、去看、去聽、分析,產生一種邏輯,然後你可以從裡面得到一種智慧,你可以有一種分辨的能力。學佛也是這樣子的,今天我們不能隨便聽一個人講,那麼我們就去判斷事情。
  在這個世界上,你要尋找一種真相,也是滿困難。每一件事情,都有實際上的真相,事實上是這樣子,但是經過幾個人講了話以後,它就整個通通都扭曲了。這世界上,要找一個真實的,倒是滿困難的,真相也是很難。
  所以當一個法官,當一個權位很高的人,他在判斷事情的時候,也會誤判的。律師、和法官平時就是用觀察、用邏輯、用推斷,產生智慧,然後去判斷事情。
  然而這樣子的判斷,還是有錯。有時候法官判一個人的時候,本來人家沒有這回事,你判成有。就是有誤判的現象,也是很多。但是能夠用「妙觀察」,已經比較接近事實了。
  所以我們今天學佛,觀察是很重要的。像我們真佛宗,外面所傳言的,不一定是這個樣子。你來了,你就知道。你用觀察了以後,你就知道。不一定像人家所講的這個樣子。
  也有人批評某一件事,批評得很多。但事實上是不是這樣子的?也是需要我們本身的「妙觀察」。
  學佛要懂得用自己的理智,用智慧去分辨,用「妙觀察」。
  關於蓮奉法師所談到的,她說閉關的驅魔,她這個是四個字——小題大作。(師尊笑)妳把不動明王都召請來了,結果妳抓到什麼?
  妳聽到一點聲音,妳就以為很大的魔。妳也做了結界,灑灌頂的米,妳也拜了四天王,妳也是受了心理影響,外面的人說閉關的時候,經常會有什麼來干擾。
  一聽到很小的聲音,我想那個聲音也不會很大,因為只是一隻小小的蟲而已嘛!是蜻蜓?這是奇蹟耶!我在西雅圖住了那麼多年,還沒有看到一隻蜻蜓。(眾笑)
  蜻蜓是從哪裡來的(師尊問蓮奉法師)?是馬來西亞?馬來西亞的蜻蜓飛到西雅圖?(師尊笑)西雅圖有蜻蜓嗎?有啊!換我孤陋寡聞。(師尊笑)
  彩虹山莊有蜻蜓嗎?(師尊問)有啊!他說這幾年才有,(眾笑)我搞糊塗了。
  因為我小的時候,最喜歡抓蜻蜓。那個「蟬雷公」(台語),用搖的。我們是用小蜻蜓,去抓大蜻蜓,然後牠會來吃,吃了,我們就抓大的。
  那個小的蜻蜓,很細、很小的,那種蜻蜓,我們也很喜歡。我們抓蜻蜓,是從尾巴抓,牠停在那裡,我們這樣子抓住那個蜻蜓(師尊示範)。我們小的時候,都經常抓蜻蜓。
  但是我在這裡,很想抓蜻蜓,就是始終沒有蜻蜓。溫哥華有蜻蜓嗎?(師尊問)有啊!我孤陋寡聞。(師尊笑)
  溫哥華蜻蜓有幾隻?他說不多,不多就是可以數得出來。(師尊笑)蓮滿上師說這幾年才有,這也是一種奇蹟。以前沒有,這幾年才有。一定都是移民,(師尊笑,眾笑)就是從馬來西亞、香港、台灣,過來了以後,他把蜻蜓帶過來。
  本來「真佛密苑」是沒有蟑螂的,完全沒有。美國的蟑螂,聽說很小、很小,小蟑螂有。
  我從來沒有看過蟑螂,在自己的房子裡面。有一年,蓮翰上師寄很多的信封給我。我們的信封,是在香港印的,香港印了很多「密苑」的信封。
  因為香港印的比較便宜,或台灣印的比較便宜,在這裡印的都很貴。在美國、加拿大的印刷都很貴,在台灣、香港都很便宜。
  所以我們委託蓮翰上師印,他寄了好多箱過來,就放在車庫裡面。
  結果我們把那個紙盒子一打開,哇!移民,(師尊笑,眾笑)好多蟑螂,全部出來,我終於知道這個蜻蜓如何來。(師尊笑)
  在美國的房子裡,有一點聲音,不足為奇。房子裡面,都是木頭做的,釘子釘的,經常有聲音的,尤其是新蓋好的房子。
  新蓋好的房子,因為天氣突然間冷、突然間熱,木板一樣會熱脹冷縮,它會產生聲音,叮叮噹噹、叮叮噹噹,有時候很響的,以為是有人,其實是沒有,都是這樣子的。
  所以聽到一些小聲音,就不要以為是什麼大天魔,(師尊笑)妳把不動明王都請過來了,好威風。妳叫不動明王打蜻蜓?(師尊笑)不太對!
  妳把師尊的咒語一直唸、一直唸,六大金剛咒妳都唸出來「阿訶薩沙媽哈。蓮生悉地吽。」魔一打下去,結果出來的是蜻蜓。(師尊笑,眾笑)
  所以有的時候,我們不理會,其實你要學習不動的心。行者不要驚恐,要無畏,修行人要無畏,什麼都不要怕,沒什麼可以怕的。
  所以你要做一個必勝的獅王,密教裡面,教你自己修行,要做一個必勝的獅王,什麼事情都不用去畏懼。
  一個行者,是這樣子,任何一個環境,你都安之如山。閉關也是一樣,你在那裡面,要安之如山。
  所以我常常講,很多弟子沉不住氣,一碰到有事情來,你就心浮氣躁了,自己就已經亂了。不可以的,要修行不動如山。
  我常常講,必勝的獅王要無畏,就是無所畏懼。這個娑婆世界,在你的眼中,是一粒沙,一個開悟的人,是一粒沙,怎麼翻,還是一樣這個樣子。
  有很大的事情來了,很麻煩的事情來了,其實都是小事,你說這世界有什麼事?
  有些人說很嚴重的病,是絕症,在你身上了,只要你一心向佛,何方不是佛國現前。
  很嚴重了,絕症在你身上,你要這樣子觀想,佛國現前,即身成就,一心向佛,你也可以去的。
  這個娑婆世界,並不是多快樂的世界,讓你徘徊、流連。它會有生、老、病、死,還有災難,還有很多的「官非」。
  以前我不知道「官非」,我只知道官司。來到了西方以後,大家跟我講我有「官非」,我想:「官非?」我以為是「張飛」呢!(師尊笑)「官非」就是官
司,就是要跟人家打官司。
  在我們東方,很難得去打官司的。在西方,無緣無故就有官司的,無緣無故你要上法院的。
  我這一輩子,還沒有上過法院。因為我說過,有三個地方,我不太願意進去。第一個是警察局。因為那是是非的場所,你去了,就是一定有事,才會到警察局去。
  第二個是法院,跟人家打官司,我也不太願意。人家告我,或怎麼樣子。我從來不告人,但人家要告我,律師出去就好了,我在美國也沒有。
  在台灣的話,也有幾次,人家亂來的。律師出庭就是了,我自己也不去的,那都是很小的事。
  另外,還有監獄,也沒有去,我從來不做非法的事情,所以這三個地方,我不去的。
  有一天,真正的大事來了。師尊真的要進監獄了,是大事喔!但是你要安之如山,沒有關係的,正好閉關,到裡面閉關算了。
  聽說美國的監獄也不錯的,裡面還有營養師,專門幫犯人調營養的,還顧及營養的。所以也不要緊,就算進了監獄,有了官司、有了麻煩,正好閉關。
  身體有了絕症,正好往生。
  還有什麼意外?這就是很大的事了,進了監獄,就是很大的事,那就是閉關,把它看成閉關。
  我真正身體有了病、有了絕症,其實最好沒有,真的有了,你也沒有辦法。
所以我說我在洗澡的時候,特別檢視身體是否長異物?然而,如果有人如此檢查自己「摸、摸、摸,完了、完了!」發現長異物,既然是大事,算了,往生吧!
  也要看開,我們行者、修行人也要看開的,你要無畏。七尊佛,有一尊「施無畏印」。這是「無畏印」(師尊示範),這是「與願印」,這是「給與印」。
  「無畏印」就是說一切無所畏,一切不要緊,無事,無心,就是這樣子,當然是很困難。
  其它的更是小事,兒子不聽話,生的BABY不吃奶。他不吃奶,你也煩惱,這都是很小的小事。
  夫妻口角,或者是離婚。離婚才好,(師尊笑,眾笑)正好出家。離婚才好,有什麼好怕的?
  我上個禮拜曾經說過,有很多人很煩惱離婚。其實「歡喜攏麥赴」(台語:高興都來不及)。
  最好是對方主動,對方說:「我們離婚好不好?」太好了。
  最好不用贍養費,那是更好。(師尊笑)這都是好消息,GOODNEWS。在別人心裡上想:「實在是大事。」在我們行者想起來,正好出家,沒有什麼。
  做生意失敗,人家討債,這是很苦惱。你生意失敗,欠人家很多錢,債主上門,真的很苦,怎麼辦?三十六計。(師尊笑,眾笑)
  因為你不能去接受,你的身上已經沒有錢了。你說蓮蹻去接受好了,我們不接受。(師尊笑,眾笑)你怎麼接受?
  人家說「人肉鹹鹹」(台語),我剩下一身。破產了,債主又上門,你身上明明沒有錢了,很痛苦。唯一的方法,是最後那一計,要拿出來,你要跑。不是不還,實在是沒有辦法,暫時躲一躲。
  有時候債主上門,也是很辛苦的,因為他一上門,就一定要的,你又沒有,怎麼辦?
  他要不到的話,他又會生氣,又會打、又會鬧,有時候會出問題,這當然是沒有辦法接受,所以這是很苦的。
  我說的這些大事,人生一些最苦的事,差不多就是這樣子。
  我們學佛的人要知道,因為很多事情,用觀察、用智慧、用你的理智,得到如來的般若,佛的般若,非常的重要。
  我們改變了自己,轉化所有的環境。改變自己,就是轉化所有的環境。觀念改變以後,你就不一樣了,你就會比較快活,你會比較快樂。
  遇到了困難,你懂得用智慧、用般若去觀察,因為人生無常。師尊不是完全沒有困難,師尊也有遇到困難,但是我們調整我們自己的心,去面對。
  像我剛才講的那些,像監獄,就是閉關。得到了絕症,我們就當成佛國已經接近了。
  家庭破裂了,我們就當成正好修行,正好出家。
  你做生意破產了,那麼只有剛才講的那樣了。(師尊笑)因為這是最難面對的,真的是最難面對的一件事情。因為你的身上已經身無分文了,你叫我拿什麼還給人呢?大家又上門來要錢、要債了,這是比較難一點。
  但是這個時候你要想,這是你自己本身的業障,這是你自己前世的業,你沒有那個福分,也不要怨天尤人。
  要懂得怎麼樣子把自己的心,解放出來,讓它能夠自由、能夠任運,能夠得到自在,又有很大的般若,智慧的一種力量。這是我們學佛的,學佛也是一種人生的哲學。
  不要以為富有的,就永遠富有。也不要以為貧窮的,就永遠貧窮。也不能說你現在身體健康,就是永遠健康。
  所以一切,我們用無常觀。用無我、用智慧分析,然後解脫自己種種的苦、煩惱。最後你能夠成就,變成涅槃寂靜,這就是「三法印」。
  今天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學佛者有三不受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