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法會感應與感謝


法會感應與感謝      一九九七、九、六
各位上師、法師、各位同門,大家晚安!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世上師他對法會的感謝;另外,蓮見法師,她說人生的一種找尋,她自己感悟到,人就像有刺的,然後再去磨練,再談到她掃地時,對這些生物的一種慈悲。
  我首先談一下法會,我們這次的法會,比較特殊一點,也就是有做「梁皇寶懺」,有做「地藏護摩」,另外,還有「瑜伽焰口」。像「瑜伽焰口」跟「梁皇寶懺」,在我們宗派裡面,可以說是第一次。
  「梁皇寶藏」是所有懺法裡面,佛菩薩的名號最多的。也可以說是包括一切的過失、業障,在「梁皇寶懺」裡面,全部披露出來,拜「梁皇寶懺」的時間很長。
  「瑜伽焰口」也是很特殊的,是開元三大寺善無畏,他本身用密教的咒、印,做一個很特別的超度的方法。對於在無間地獄裡面的鬼眾,能夠以特殊的方法做焰口。
  焰口的意思,就是食物都會化成火,沒有辦法吃的這些餓鬼,也能夠變清涼,讓祂們能夠飲食,這是很特殊的一個超度,「瑜伽焰口」是密教本身的法。
  在這幾天裡面,我自己本身也有特殊的覺受,感應很深的,我可以稍微跟大家談一談,在法會之前,我們都有召請。
  剛才大家講你從哪一個國家來,我們好像是在開聯合國大會一樣,很多地方的,像汶萊、紐西蘭、AUSTRALIA(澳洲),都是很遠,甚至有從非洲來的弟子。
  這也等於是我們的召請,因為法會一公布,世界各地的弟子,全部通通都飛來。我們的場地,在西雅圖來講,已經算是很大的了。除了踢足球那個大體育館以外,那個是最大的,最大的一樣是滿。
  所以我們假如再舉辦比這次更大的法會的話,那麼真的是沒有地方可以租。已經沒有辦法了,那是西雅圖最大的。
  這是一種召請,有形的召請,從世界各國來,大家想想看,無形的召請有多少?所以在那幾天當中,我自己本身感覺,我可以講給大家聽的。
  法會之前,當你召請到無形靈到的時候,我整個人,可以說是凝固的。我自主的,當然可以動,怎麼樣子都可以,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周圍,無形之中,產生很多的磁場,有很多的磁場,在我的附近,那是無形的。
  可以說是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都到了,這是無形的,這是上等的無形。就是在虛空界,比較上乘的無形。還有下乘的無形,還有中乘的無形。
  你們不知道,你們看到世界各地的同門都來了,形形色色,各地的。有些根本很少見面,大家一起聚合起來,原來世界各地全部都到。
  一樣的,無形的也是這個樣子,很多奇奇怪怪的虛空中的空行母,也都到了。有些是騎著鹿的,祂們手上的東西,也都是很奇怪的。所有拿的法器,都很奇怪。
  有的根本跑來跑去、跑來跑去,像小孩子一樣,大家有些帶小孩子來,祂們跑來跑去,追逐來、追逐去。無形的也是一樣,追逐來、追逐去。在會場這樣子旋轉,跑來跑去的。很快的,像流星一樣。
  也有很多的世神,就是世間上的神,不只是空行母,還有世間的神。像森林的神,森林裡面有神。祂來的時候,師尊一看過去,哇!真的是不一樣,原來祂的頭髮都是樹枝,都還長樹葉,祂是樹神,森林的神。
  也有水神,水神是很漂亮的,很多的光彩。虛空中種種很多的世神,祂們也有坐騎,有的騎牛,有的騎馬,有的坐轎子。世間上種種很多的神,水神是最漂亮的。
  也有周身都是火的,全身都是在火裡面,也有火神。也有行動非常迅速的神,全部通通聚集,你根本沒有辦法清楚的。
  還有陰間的,有的是把頭,當鳥籠一樣的提在手上,在會場裡面散步來、散步去。你們都不知道,走過來、走過去,就是從祂的身體穿過來、穿過去,祂們也從你的身體穿過來、穿過去。
  很多被火燒死的、水裡淹死的、斷手斷腳的,有些是在剝皮的。剝皮的意思,就是祂把幾個死屍,擺在一起,剝祂們的皮,一層一層的剝起來。
  祂們也在叫你們來買:「大家來買!」你們也沒有有看到,大家拼命買東西。(師尊笑)
  陰間的這些幽冥,形形色色的。就像我們召請到所有世界各國的人,形形色色的一起來。同樣的,那一天所有的佛菩薩、諸天、所有的空行、所有的幽冥眾生都到了,因為我們做的是很大的法會。
  所以你們假如有靈覺、有感應,在那一天當中,你們突然間感覺到,有一個東西,從你身前磨過去,輕輕的一個磁場,從你的身體的觸覺摩過去。
  有的時候會讓你感動,你的親人到你的面來,你自己無緣無故就流眼淚:「我沒有什麼傷心的事,但是我為什麼一聽到唱讚的聲音,我的眼淚拼命流呢?也沒有想到傷心的事啊!」其實你的祖先來,讓你感應,心裡一陣淒涼,你就流淚了。
  很多感應的事情,這次三場的法會裡面,會有很多特殊的感應的事情。因為以師尊來講,師尊周圍的磁場,把我壓得很沈重。
  我很坦白講,在法會之前,當召請了以後,我就覺得身體的壓力很重,肩膀、腰、腳、手,都有一種力量,接觸在身上,把你壓住了。
  法會結束的時候,當我們拍掌、彈指遣散祂們。遣散完了以後,金紙也燒了,牌也燒了,我的身體好像繃起來,也就是那些壓力,本來壓在手上、壓在肩膀上、壓在腰上、壓在腳上,這些壓力磁場,一下子全部離開。
  一離開,整個人就恢復正常。就好像這些壓力輕鬆,就沒有了。大家以為師尊在法會當中,可能是太累了。精神、或者是要講話,可能壓力太重,可能是這方面的壓力。
  不是的,真正的磁場的那一種壓力,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在身上,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做完,全部把祂們遣散了、離開了,你才恢復晴朗的天空。
  所以我們這次法會,是感應連連,單單我講的這種感應,你就覺得很奇怪。那些很多的神,祂們有些提著水壺,喝水。像我們帶便當一樣,祂們來參加法會也帶水、帶食物,帶祂們經常吃的東來參加法會。
  很多的小鬼,就在我們人群當中追逐、奔跑,跑來跑去、跑來跑去,好快,跟閃電一樣的。
  祂們在玩耍,也有在舞蹈的。一群、一群在舞蹈,在開PARTY。種種形狀的,沒有頭的,就拼命把食物、饅頭,從脖子裡面塞進去。也有帶塑膠袋的,(眾笑)祂們要打包。(師尊笑)
  所以變化不一樣,「瑜伽焰口」變化,像一個饅頭,就要變成一座饅頭山,變成一排的饅頭山,變成一大面的饅頭山,層層疊疊,讓祂們用麻袋、塑膠袋裝著,前面挑一個,後面挑一個,用一個扁擔就這樣挑回去。
  我們供養牛奶,甘露水一灑,如海一片,隨祂們可以解渴,祂們也可以用水壺裝回去,這都很實際上的感應連連的現象。
  我說會變MONEY、變化錢,把錢拿起來,出現很多的錢,祂們通通裝。這一定要讓祂們滿足,有些不能吃,有些用手銬銬起,腳鐐、手銬銬著,從陰間裡面出來,你一定要用法解祂們的杻、解祂們的鎖,把祂們解開,祂們才會輕鬆,才會得到滿足。
  「瑜伽焰口」就是不能吃的,可以讓祂吃、讓祂帶、解祂的業、解祂的鎖,全部把祂開解,這種超度,才是一種功德。
  裡面還有「破地獄真言」,就是把地獄打開,能夠把歷代的祖先,跟所有召請的這些鬼魂,全部通通引出來。
  這世間,我們眼睛所看到的,是有形世界的世間。事實上,是有很多無形的幽冥眾生存在的。
  一般來講,按照我所知道的,你活在自己的世界的話,你沒有進入祂們的世界,你不知道有祂們的世界。
  但是你假如能夠以你自己本身的修行,你產生一種靈覺,你就可以進入祂們的世界。
  三天法會裡面,「梁皇寶懺」是懺悔我們行者種種的過失,以及消掉我們種種的業障,很重要。也是佛教一種教你如何修行的方法,如何守五戒,如何行十善,這是「梁皇寶懺」的功德,那是在教育自己。
  所以我在偈裡面說「梁皇開演,懺法如天,一一教示。」一一教示就是每一種通通教你,「一一」每一種通通都在教導你的。
  另外,我們做「地藏護摩」,那是供養地藏菩薩。供養地藏菩薩,地藏菩薩是幽冥教主,祂不只是管幽冥,祂管整個人天,祂是教主。
  我們供養地藏菩薩,地藏菩薩護持我們,我們也等於是在冥陽兩利,陰間的跟陽間的,都得到利益。
  還有一點,就是「清涼心田」。做「地藏護摩」,雖然火中化蓮,火裡面有蓮花產生,也是清涼我們自己的心田。
  所以「地藏護摩」是在做供養,供養地藏菩薩,召請地藏菩薩。
  我們為什麼要做護摩呢?在法會做護摩,就等於是在供養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祂們來護持我們的法會,我們要感謝祂們,要感謝、要尊敬。
  在這樣子的法會之下,當然一定是非常圓滿的,也是非常殊勝的。
  我們那天的護摩,我有三次入定,也就是入三摩地。三次的覺受,都非常的好。很快的,地藏菩薩就可以進到你裡面,你自己也可以進到地藏菩薩的心裡,二者可以合一的。這都是很迅速,而很殊勝、很圓滿的一種象徵。
  最後我們做「瑜伽焰口」的時候,我就說那是一種很特殊的超度。所以我在偈裡面說「千古幽冥,全部度盡。」全部都度化了。這也是非常難得,敢講這樣子的話。
  就是說祂們來,磁場壓住你。到時候祂們離開,一切都很晴朗,好像晴空萬里一樣,變得非常晴朗。本來是烏雲密布,一下子晴空萬里這種現象產生出來。
  所以「千古幽冥,一朝度盡。」這也是靠佛菩薩的咒跟印,所有的法師訓練做「瑜伽焰口」,訓練「梁皇寶懺」。
  這次的「瑜伽焰口」,大家都說:很好、很殊勝,以前從來沒有看過的!
  很多人參加這個法會,都沒有看過那種「瑜伽焰口」。突然間覺得非常的奇怪,怎麼「西雅圖雷藏寺」是真佛宗的「老店」,「老店」所賣的東西,當然一定是要最好的。
  我們「西雅圖雷藏寺」也要爭氣,不然「新店」愈來愈多。往北看,就是「華光雷藏寺」,就是蓮慈上師,她那邊「真佛報」、「華光功德會」,一直都是聲勢顯赫,威脅力不小。(師尊笑,眾笑)
  往南一看,那裡有「厲害上師」在那裡,是麗惠上師,他們稱她「厲害上師」。那裡也召齊了一批人,他們平時表演歌舞,都相當厲害,而且集合起來訓練,滿有那種味道的,聲勢也相當浩大。
  除了麗惠上師以外,再向南看,還有蓮戒上師,在那主持「威光雷藏寺」。那幾個喇嘛也很厲害,要吹東西,又會敲「嗆」、「嗆」、「嗆」、「嗆」,又會吹喇叭。你們將來也要練習吹喇叭,(師尊笑)不能吹輸西藏喇嘛。
  蓮獻他會吹嗩吶,我覺得這不凡,不簡單。應該都把他們學過來,不能讓他們專美。(師尊笑,眾笑)
  下次他們來了,我們也有一批一樣的,搖鼓的、吹嗩吶的、吹大喇叭的,也不能夠輸給他們。
  現在威脅力都滿大的,因為各方面各有所長。單單在美國跟加拿大之間的雷藏寺,都一直成立的。世界各地的雷藏寺,都一直成立的。老字號的店,不能輸。
  以後「節目」還要再翻新,同時我們也要教會所有外來出家的比丘、比丘尼。讓他們回去,好好的弘揚真佛密法,要廣度眾生。
  我們這次法會,真的是很圓滿殊勝,不管有形、無形都很好。另外,很多組都很辛苦。像文宣組也很辛苦,廚房組、交通組,像交通組,單單是運送人潮巴士,你就可以看得出來。
  廚房組的流水席,供養幾千個人每一餐。我那天一聽,哇!很厲害,這個肚子那小,胃那麼小,都吃掉幾千磅、幾千噸的,所以廚房組也是很辛苦。
  還有文宣組,他們籌劃、開會、布置壇城。另外,還有錄影帶組。今天錄影帶組組長,就在說組長工作很辛苦,組員都跑掉,(師尊笑)組員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好像法會一結束,人潮就走了,有形、無形的都走了。(師尊笑,眾笑)剩下錄影帶組長站在那裡,他說:「怎麼辦?機器都沒有人搬!」
  另外,還有善後很多工作。因為錄影帶組要很快的製作出來,還要給同門帶回去,所以真的是很辛苦的一種工作,以後錄影帶組也是要注意。
  我也曉得這個情形,以前我在大學唸書的時候,當大地系系長,當天晚上說要天文測量,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教授會來,因為愈晚,星星出現愈亮,所以十一點的時候,天上的繁星全部出現,那時候再測量星星跟地點。
  我是大地系系長,到了晚上十點的時候,我們要把很重的儀器,一箱、一箱的抬到學校的運動場中央,把儀器架設起來。
  大家洗澡的洗澡,我突然間去找人,都找不到,我一個人扛。從儀器間拿單子,到倉庫裡面調那些儀器出來,一箱、一箱都很重的,找不到人幫忙,我一個人扛到操場,還要把儀器架起來。
  我知道當組長很辛苦,我知道這種滋味。因為我去叫他們的時候,有的人在洗澡,有的人在福利社裡面吃消夜,叫了半天,大家都不做。「為什麼要叫我做呢?為什麼別人不做呢?」
  你當系長,你就只好做,因為教授來的時候,就要做了、就要看了。所以當組長的人,難免是很辛苦。你事先把每一個人的責任分配,這樣子好一點。
  這次的法會,算起來是很圓滿的。只是有時候,有少部分小小的缺失,那也無傷大雅,都過去了。
  另外,蓮世上師講的是感謝,當然我也要感所有的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還有,所有的菩薩幫助,這次法會很圓滿。
  還有很多各地方的同門,他們來當義工,我一看那天廚房組說要跟師尊照像,然後又要灌頂。我說:「好啊!廚房組要灌頂,那麼好幾個頂耶!」有地藏菩薩的灌頂,以及不動明王的灌頂。
  我就把不動明王的法拿來:「好,一個、一個灌頂好了!」
  那個不動明王的法像,也不是重,就是這麼大尊而已,是銅鑄的,灌頂幾個是沒有問題。到最後突然間手覺得愈來愈沈重了,哇!我還以為廚房組大概是二、三十個人,廚房組二、三十個人很多了,廚房組原來是上百個人、幾百個廚房組的,我的手要抬幾百下!
  到最後他說:「那麼,地藏菩薩是不是也要一個一個灌?」我都講不出話來。(師尊笑,眾笑)
  我說:「集體灌。」(師尊)拿幾隻香,召請,這樣子灌就結束了。
  「那時候傻傻」(台語),一個、一個灌,不得了的。
  想一想看,廚房就幾百個人,都外地來的義工,還有我們自己人,大家都在一起。
  可見這一次法會,在有形面來講,很多的同門也都幫忙。交通組、文宣、布壇、一切的策劃、茶水供應,另外,還有招待,我知道大家很辛苦,有形的方面來講,也是要感謝。
  另外,蓮見法師她說人生的追尋,她說的也是很有道理。我們每一個人一生當中,都是在追尋。我們今天就是看到了佛法,看到了佛陀的教法,跟著佛陀的腳步走。
  佛陀講的是「真如」,就是宇宙之間的真理,祂的教法,是非常圓滿的,不是偏的,不是屬於一方面的,釋迦牟尼佛所教的法,是圓滿的,是多方面的。
  所以佛的教法,分成為五乘,基本上五乘有佛乘、有菩薩乘、有聲聞乘、有緣覺乘,還有天乘,成為一個天人的天乘,還有人乘,做人的道理。講起來,就有很多的方法,種種的方便去教導眾生。還有至高無上的佛覺,就是佛乘,如來的一種覺悟。
  蓮見法師所講的,人是要受磨練,磨完你的業障以後,你就可以往生,把業障磨掉就往生。
  她這個見解是正確的,比如說你眷屬,有些是來報恩的,有些是來報仇的。有些是中性的,他不好也不壞,就「賴」在那裡的,就是「賴」在你家裡。說他好,他也不做一點好的東西出來,說他壞,他就是「賴」在你家裡吃飯,也沒有什麼大壞,這是屬於中性的。(師尊笑)
  但是也有來討債的,你不給他錢,他罵你、打你,他打長輩很厲害的,他不會打別人,就是打你而已,他罵你也敢,打你也敢,他對外人很好,那麼是不是你欠他?也有一種討債的,做什麼都失敗,就是要「錢」。
  來討債的也有,來報恩的也有,對你很孝順、很恭敬,怎麼踢他,他都不走,他還是對你很孝順,這樣的也有,你再怎麼惡劣對他,他還是畢恭畢敬,這是來報恩的。
  所以人世間就是這樣子的,眷屬、親戚、朋友很多這種現象。我們了解了佛法以後,你就知道如何消業障,把業障消除。
  看了這種現象以後,對於些蟲、魚,她也覺得有憐生的這種心理,這就是一種慈悲心的流露。想到自己,再想到別人,就「物傷其類」,同樣、同種、同生。
  在增加你的慈悲心以後,對於一切的眾生,你還有憐憫的心。甚至於其它的眾生,你也有憐憫的心,就通通都產生出來,這是菩薩發菩提心的第一個要素。
  我也是希望蓮見法師,妳體會了這個以後,妳就慢慢的圓滿自己,發亮、發光,去影響別人。
  而不是用我們身上的這些刺,互相去影響別人,(師尊笑,眾笑)這是不同的。我們人的身上都有刺的,每一個人都有刺的。
  人家說「石頭都有火性」,連石頭都有火性,哪一個人沒有火性?「惹毛了我,我就不客氣!」「你不要惹到我,不惹到我,我都好好的,你一惹到我,我就有火性,我一樣誰也不認,管他什麼六親,連天上的上帝、媽祖都不能惹我!」很兇的,人都是這個樣子的。
  但是我們修行,把這個刺磨掉了,就圓了,業障就等於消除了,你就會有慈悲心,對於眾生,感覺上不一樣。
  好像師尊看眾生一樣,看了,雖然知道他本身的這些業,也知道他本身的這些障礙,知道他的習性,通通都曉得。但也有一種菩提心,也同情他們。知道這是他們的業,他們的習性,很難消除的。
  能夠從這裡,得到佛的教示,祂給我們的開示跟指導,然後記在心裡,慢慢去化解掉,我們學佛修行,重點就是在這裡。
  今天很難得,有世界各地弟子,還沒有走的。走的,當然沒辦法那麼親近的聽師尊在講。還沒有走的同門,你們大家也很難得,想要多留一天,就多留一天,想要多留兩天,就多留兩天,不過,我們膳食組是比較辛苦一點。(師尊笑)
  留下來的這些法師,也一樣要教他們。有些法師是新出家的,或者是舊的法師,還沒有學過這些儀軌的,比如拜法、鐘,還有法器唱誦,以及穿戒衣的一些禮儀,這些要教他們。
  另外,有些要閉關的,就好好的在這邊安靜的修行。要怎麼修呢?教你一些方法,你按照那些方法去做。老資格的法師,要教新的法師。
  我們的上師本來是可以教的,但是上師現在「外務」太多。在法會前,有些上師才匆匆忙忙趕回來。法會一結束,就匆匆忙忙的提著皮包走了。他們現在把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看成客店一樣,變成「龍門客棧」(武俠小說)。(師尊笑)
  他們出去弘法,在外面也是很辛苦。上師、法師將來學成了,不管你是上師也好,法師也好,都可以弘法。上師、教授師、法師,一樣都有弘法的責任。甚至於所有的同門,你也可以講法。也就是大家彼此互相研究,這等於是在講自己的心得給同門聽,都可以,這都是責任。
  我們現在老一輩的上師,「外務」很多,就是要出去弘法。法師將來你們學成了,也一樣可以出去弘法,也可以幫人家加持。就除了灌頂以外,你也一樣可以幫人家加持。
  你自己認為你已經產生功力了,已經有功夫了、學成了。你召請佛菩薩住頂、合一,你一樣可以幫人家加持。法師可以幫人家加持,只是沒有灌頂,灌頂是金剛上師、教授師的責任。
  將來你們大家也一樣,有些法師,也一樣變上師,一樣也可以灌頂。你們好好的做,每一個人盡力的去度眾生。
  在家居士也可以變成教授師,你們自己本身修行有境界了,你們度的眾也很好,法務也做得很好。所有的上師、法師看到了,推薦;師尊本身看到了,也一樣可以由在家居士,變成教授師,一樣可以幫人家做灌頂、傳法、做法會。
  希望大家能夠精進修行,我們肩膀上擔的,都是如來的般若。
  今天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法會感應與感謝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