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人生有難


人生有難        一九九七、八、廿三
各位上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大家好!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火上師,談蓮華生大士,他談了很多;另外,蓮獻法師他說出家前,跟出家以後。
  首先,談到蓮華生大士,祂的根源雖然是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跟觀世音菩薩的身、口、意化身,但是蓮華生大士真正的根源,是從阿彌陀佛那裡所轉化的。
  因為阿彌陀佛是以蓮花為標誌,蓮華生大士祂是在達喇郭嘯海裡面蓮花化身的,所以祂叫做「海生金剛」,又叫做「蓮華生大士」,祂也是以蓮花為標誌的。其實蓮華生大士,是阿彌陀佛本身的轉化。
  今天也很簡單跟大家講,這裡面都是有牽連的。今天大家的法號,全部都是以蓮花為標誌,每一個都是蓮花××、蓮花××這樣子的,不然就是兩個字的,也是一個「蓮」字。
  這個根源你要記得,八大本尊中,有蓮華生大士。這個根源是很巧妙的,而且是很奧妙的。
  這裡面提到,蓮華生大士祂的學問很廣。一般修行人,沒有學得像蓮華生大士那麼多。祂五明都學的,天文、地理祂都學,祂的學問很廣。祂真正的剃度師,就是阿難尊者。
  蓮華生大士的師父很多,祂拜的五明之學,「五明」就有五個師父。這個「五明」是什麼呢?就是「醫學」;工學,蓮華生大士祂也學工,是「工巧明」;另外,祂學習所有的因緣、因果、邏輯,就是「因明」;還有,祂學聲韻(音譯),聲音的聲,就是「聲明」,所以祂懂得很多種文字;另外,他最後學「內明」,「內明」就是佛學,包括顯教、密教,祂都學。天文、地理,祂都學的。
  蓮華生大士祂講過一句話,祂說我們不能只有學佛學,因為你假如只有學佛學的話,你要度化眾生的時候,你沒有辦法去應用,你要懂得很多,你才能夠應用,你所度的眾生,才能夠廣泛。
  為了方便度眾生,所以我們是什麼都學。我們學佛的人,不能光只學佛學,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清楚。
  因為將來所有的上師、法師,都要出去廣度眾生,那麼你要度化眾生,你一定要有方法,不只是出世的法,也有入世的,通通要清楚明白。
  密教剛剛好,就是最適合現代的眾生,能夠修學的。因為密教裡面,也有很多東西,都是屬於有形跟無形的。
  剛才中油的貴賓,他也提到,有形的,要去做,無形的,也在無形當中幫忙。
  他的這種事蹟,使我想起日本的空海大師。空海大師曾經因為洪水泛濫,他在洪水要來臨的時候,好像是颱風一樣的,要來臨的時候,他趕快築堤,就是很多工人一起做這個堤防,他本身就在堤防的旁邊作護摩。
  這就是:有形方面,由工人本身來做;無形方面,就由空海大師本身去做。到最後,有形跟無形一配合,這個事情就能夠圓滿。
  事實上,我們也知道的,密教裡面有很多的法,都是很方便的法。像蓮火上師所提到的「賺錢難」,好像出家人,提到錢方面,有些人就會說:「你出家人為什麼要談到錢?」
  事實上,這個「錢」本身來講,世俗人用,出家人也用。出家人的,跟世俗人用的不同。但是你假如能夠以這個金錢來善用的話,在弘法上面,會非常的便利。
  大部分的眾生,都是有欲望、有需求的。你能夠讓眾生滿他的願的話,你要去度化他,就非常的容易。
  一般來講,賺錢還是滿困難的,很多人很辛苦的去做一輩子,但是他們本身不能夠得到應有的報酬,他沒辦法拿得到。
  為什麼會這樣子呢?蓮火上師他講的時候,要請師尊解釋這個事情。這個從有形上來看,師尊看每一個人,每一個人他的福分有多少?一生當中能夠賺多少錢?確實能夠觀察出來,確實能夠看出來的。
  講簡單一點,你的身上帶多少財庫、多少錢庫?師尊一眼看過去,就看到你身上有多少錢庫。比如說保險箱,你身上帶幾個保險箱,都可以看得出來的。
  保險箱很多的,比較少。不只是沒有帶保險箱,他那個保險箱是打開的,裡面通通沒有,(師尊笑)什麼都沒有。
  雖然有帶庫來,但是那個庫是空的,空的財庫,並不能真正擁有錢財。這是蓮華生大上所講的「因明」,是有因緣、因果的。
  師尊看人、觀察人,單單是小孩子而已,我說:「這個小孩子將來會當富商。」富商就是很有錢的商人。因為師尊看到他,一共有十幾個財庫,十幾個財庫已經很多了。
  我問事情的時候,大部分頭都低著,然後你問到你的財運,我就抬頭看你一下,我一看:「你要問財運?」
  因為你單單只有一個財庫,但是都已經破了,老鼠都進進出出,把你的錢都咬光了,怎麼還會有財庫呢?
  所以這個是可以看出來的,這個就是「因明」,「因明」就是因果,可以說就是因緣、因果。從好幾世以前,你帶過來的福分有多少,這個不能騙人的。沒有就是沒有,你再怎麼樣子掙扎、再怎麼樣子合夥、再怎麼樣子努力、再怎麼樣做,還是一個「空」。
  所以我說賺錢不容易的,你計劃得很好,一切的設計、計畫,都非常的圓滿,也不一定能夠賺錢。
  這是從有形跟無形的看,無形的,就是看你的財庫;有形的,就是在你身上的象徵的束西,象徵你的財庫的東西,象徵出來。
  人也是滿困難的,不只是西雅圖雷藏寺的人事困難,全世界上各地的雷藏寺,都有困難;還有全世界各地的分堂,都還有很多人事上的困難。
  師尊度眾生,也是很難。我常常跟大家做一個比喻,眾弟子大家排著,供養師尊。其中有一位弟子,我沒有看到,漏過去了,就是拿了別人的供養,其中有一位弟子,漏過去了,沒有拿他的供養,他心裡就很難過。
  或者師尊本身的舉動,比如前面有幾位法師在這裡,我看慧君法師二分鐘,看蓮茲法師五秒鐘,看莉莉法師三分鐘,其中蓮茲法師心裡就不舒服,這是比喻而已,他的心裡上會不一樣,就很難,這是一個問題。
  比如我走過去,眼光一掃,停在某一個人身上久一點,很多人眼光就會嫉妒他!(師尊笑)這也是一個困難。
  比如有一排弟子站在那裡,我跟第二個弟子講了幾句話,大家的眼光都看著他:「這個弟子,跟師尊有什麼特別的關係?」
  這就是人事難,經常因為很小的事情,會起衝突的。
  我覺得佛陀或我們度眾生,都是很困難的。師尊舉止稍微有一點不對,馬上就會有幾個人通通都走了,都退道心。
  你的舉止,一定要一板一眼,最好像釋迦牟尼佛一樣,坐在那裡,通通不動,絕對沒有犯規。大家都會心嚮往:「那是佛啊!有金身,放光,周圍都是打金箔的,相貌非常莊嚴,一切非常的圓滿。」大家都會頂禮。最好都不要動,因為一動就錯了。
  所以我說了一句笑話,我說釋迦牟尼佛在說法當中,假如祂突然間放一個屁,(師尊笑)有很多的弟子,可能連十大弟子,就有好幾個退道心!
  今天盧師尊坐在這裡,也是要忍的!(眾笑)一樣要忍的,你肚子裡面雖然「咕嚕」、「咕嚕」、「咕嚕」、「咕嚕」,還是要「提肛」啊!(眾笑)你不能隨便的,這就是人事難。
  所以假如是別人的話,什麼事都沒有,今天是師尊的話,就不一樣,所以你的一舉一動,都要合於規矩。
  我說過那位劉文卿上師,以前他送給我一部勞斯萊斯車,現在已經Trade In了。單單那一部車子,就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寫信給師尊。為了那部車子,我就被人罵了五、六年。
  但是我總不能把人家送我的這部車子義賣掉啊!也沒有人買得起。你要隨便賣掉也不行,變成我的燙手的「蕃薯」(台語),非常燙手!
  你要丟掉也不行,不丟掉的話,大家都要罵。包括好幾個弟子│偷偷寫信的、偷偷夾著(音譯):「不可以開!不可以怎麼樣、這後果怎麼樣。」
  就是那一部車子,也退了很多的人的道心。很難做的,這就是人事難。
  所以今天要做到真正的平,是很困難的,所以我們只是盡力而為,可以說我們都是盡力的去做。
  比如說分堂兩邊有糾紛,師尊一定要站在中間。但是我有時候要跑,為什麼?因為兩隻牛相鬥的時候,你站在中間說:「不要」。鬥了半天,是我死掉。(師尊笑)
  你也不能支持哪一邊,今天兩隻牛在鬥,你支持這隻牛,另外這隻牛馬上退道心。你支持這邊這隻牛,另外這隻牛也退道心,兩邊都不討好。站在中間,最好是這邊也不看,那邊也不看,這是人事難。
  所以我們做一個行者,在為人方面,是一個很大的學問。在人事上,你必須要做到很圓滿。我們行者,要做到很圓滿,是一個很大的學問,今天大家都必須要這樣子學習。
  人事的學問,另外,滿足眾生賺錢的一種知識,包括醫學、工學、聲學、「因明」,還有「內明」,你都要學習。
  你懂得天文跟地理,對所有的,也都是有幫助。懂得建築、建廟,這是屬於「工巧明」。
  懂得醫藥、護理,是屬於「醫方明」。懂得因果邏輯、因緣,是屬於「因明」。
  懂得語言去度眾生,在這裡能夠講英文,用英文度化眾生。來了日本人,你用日文度化眾生。來了印度人,你用印度語言度化眾生,這就是屬於「聲明」,「內明」,就是往內的,形而上的,成佛的一種學問。
  所以蓮華生大士是很不簡單的,祂真的很了不起,師尊都沒辦法,像聲明要懂得很多語言,就很困難。
  「工巧明」——你要做建築的,這個師尊都不太懂。「醫方明」是醫生方面的,護理方面的,現在才開始在研究。(師尊笑)
  「因明」師尊是懂,這是邏輯的「內明」——是師尊本身研究的,整整研究了二十七年。
  還有地理,也是要很深入,師尊有學過天文學,有學過地理測量,風水、天文、地理,師尊是懂的。
  希望大家能夠好好的學,因為你運用這些東西很好度眾生。
  你懂得風水,你可以幫助人家,如何賺錢。風水有財庫、有陽宅、有陰宅,有龍、有穴、有砂、有水、有方向,你懂得如何藏風聚氣,你能夠把氣收來的話,他就會發。
  雖然沒有財庫,我們增加他的財庫。雖然財庫漏了,我們用我們的方法補。所以圓滿眾生以後,你自己就能夠度化他來皈依佛門。也可以學「內明」,這種佛學的知識。
  關於蓮獻法師,他說出家前跟出家後的事情。出家前,除了守社會的法律以外,其它的,他都可以比較自由。出家以後,你要守無形的戒——佛法的戒律、出家的戒律很嚴格、很嚴格的。
  所以你剛才講打架的事情,或者是吵架的事情,按照戒律來講,你在佛堂裡面,大聲相罵、吵架。勸你三次:「不要吵」,一次,你還是繼續吵;「不要吵」,二次,你還是繼續吵。
  第三次,叫你不要吵,你還是繼續兩個人吵,它的規矩是「出院」。「出院」就是離開西雅圖雷藏寺,不能在這裡留。
  高聲吵架,勸你三次,你不聽,就是出院——離開西雅圖雷藏寺,很嚴格的。
  「拳腳交加」就是說你出掌打人,用腳踢,兩個人互相打,沒有第二句話——「出院」。什麼是出院?離開西雅圖雷藏寺,規矩很嚴的。
  你損壞東西、損壞碗盤,如果不賠——「出院」。你吃飯的時候,碗掉下去摔壞了,你明天補一個,出去買一個回來,你假如不補的話——「出院」,規矩很嚴的。
  另外,還有很多規矩,「臨財毋苟得」就是有錢財不是你的,你去拿了——「出院」,離開西雅圖雷藏寺。
  「臨難不苟免」就是有災難來了,大家都在認真的做,認真把這個災難化解掉。但是你一個人,出去VACATION,去逍遙,沒有回來——「出院」,沒有第
二句話。大家共同擔起的災難,做的事情,你一個人逍遙自己。知道了,「出院」,很嚴格的。
  哪裡像你在家的時候相罵還吵還打,沒有這回事!
  你剛才說你還是有一點點欲望,人難免是有的,師尊看大家是這樣子,你有一點欲望還是很可愛。(師尊笑)
  一般來講,師尊有說過,你必須要用佛法,把欲望轉化掉,如果不能,你自己也表現了你的欲望,就「出院」,沒有第二句話。
  還有,男的比丘,喜近女色者——「出院」。他的習性,比較喜歡接近女人,只有接近女人而已,比如說男的比丘,比較喜歡接近女人而已——「出院」,就是這樣子的規矩。
  因為你在修行當中,出家的戒律很重、很莊嚴的、很嚴肅的。比如師尊在講戒或上師在講戒,無故不參加聽戒者,一次犯、二次犯、三次犯,就叫你離開。
  聽戒而不守戒者,一樣的,有初犯、有再犯,第三次犯,就叫你離開。
  我們這裡的戒,真的是太輕鬆了。法師都是要莊嚴的,不能腳蹺起來的。今天我在密苑,回完了信,看完了信,走出來,一位法師坐在沙發那邊聽電話,兩隻腳是交疊的,蹺起來的,就是一般世俗人的「蹺腳」(台語),蹺這樣子。
  這是不可以的,那是老百姓的動作,不是你出家人的動作,出家人是不可以的。出家吃飯,是以碗就口,不能低頭,像豬一樣這樣子在吃飯。我說過板凳,就是要坐三分之一,眼睛不可以亂瞟的。
  你在這邊唸經的時候,有一位小姐,從這邊走過去,旁邊那個:「師父交代,不可以看。」乖乖的,本來就是這樣子的。
  你修行,就是你的心,要完全如一清淨,舉止完全是莊嚴端莊。你問問蓮茲法師就知道,蓮茲法師在佛學院經過,她的生活是怎麼樣子的生活。
  幾點的時候熄燈,就是幾點熄燈,早上幾點起床,就是幾點起床,晚上幾點睡就是幾點睡。
  還有,所有的法師,全部沒有戴帽子的時候,其中有一位戴帽子的,這個就是犯規。說戴帽子,全部一律戴帽。說不戴帽子,不可以戴帽子。除非你生病、你怕涼、怕風寒,不可以三三兩兩,有的人戴帽,有的人不戴帽。有的人戴歪的,有的人戴船形帽,有的人戴花帽,不行的。
  兩個人走路,不可以一前一後,兩個人一樣走路要齊步。所以出家人的生活,並不是很容易的。但是在家的,也不能毀謗出家人,這個有戒律的。在家人管在家人的事情,出家人只有出家人。你毀謗了出家人,那是你自己本身犯了戒,規矩都是有的。
  所以我們行者的生活,不是一般老百姓。你已經改換自己所有的習性,你的習性要百分之九十九都改了,剩下一。你那個一再弄的話,你就是一個標準的模範生,我覺得百分之九十九很了不起了。
  蓮獻法師,他以前的那種生活裡面,然後轉變成為這樣子,然後把自己的習性改掉,把自己的欲望降到最低,把它轉化,都是很好的。
  我們以後所有的上師跟法師,通通要警惕。將來要訂下規矩跟戒,我們把戒公布。本來我們就有戒本,再把戒寫大字一點,然後公布。什麼可以開解,什麼是不能犯的,通通把它寫清楚。
  這樣子,大家有一個規矩,大家能夠按照這個規矩來,這樣是比較好管理。
  我們也是接近法會的時間(西雅圖雷藏寺一年二度的大法會)希望所有的工作同仁,以及外來的同門,能夠儘量幫忙雷藏寺的法會,做一種義工。
  因為法會時間,有很多的工作,希望大家都能夠同心協力把這一次的法會辦好。每一個人,大家都是很辛苦,只有師尊,好像不苦。(師尊笑)其實我也是要準備一些要講的東西,也是一樣很辛苦。
  希望大家能夠群策群力,把法會辦得非常圓滿。弘法的工作,能夠普及每一個弟子的內心,從內心裡面,產生真正的清淨,跟真正的光明。謝謝大家!
  嗡嘛呢唄咪吽。






人生有難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