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按鈕圖
63苦盡甘自來

苦盡甘自來       一九九七、七、廿六
各位上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大家好!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德輝上師他講解脫煩惱,跟如何學習佛法。另外,蓮緒法師他提到改變命運,講到他母親給他的教育。還有祖師爺對弟子本身的教育。最後他也講到修行如何煩惱解脫,如何修行。
  這兩個題目都是很好,我平時也是談到很多。大部分講我們行者,在這一生修行的目的,假如很簡單幾個字把它包括起來,是「解脫煩惱」,跟「自主生死」。這樣子的話,就是一個很大的目標了。
  談解脫煩惱,我已經講得很多了。事實上,眾生都有煩惱,假如眾生都沒有煩惱,我就不用星期六下午三點半的時候問事。因為有煩惱,才要去問事,才要給所有的弟子談到他很多的事情。
  大家看師尊,像我這樣子,應該可以講沒有煩惱,但是不是還有煩惱呢?我從自心裡面坦白跟大家講,我也有煩惱。像這幾天的天氣,我是比較不適應,我煩惱天氣,天氣很熱,西雅圖有時候熱起來,還有更熱的。像今天我穿衣服,我就穿這個很簡單的衣服,我本來想穿比較厚重的,就煩惱不能穿,那個比較好看一點,這個簡單。
  像這一種天氣,我覺得很悶。悶的話,我也有悶的方法,天氣實在是很悶,我每一次開車進到我房間,我就把門關起來,窗簾統統放下來,從外面看,絕對看不到裡面。我有自己解決的方法,自己解決的方法,就是除了皮沒有脫以外,其它都脫了。
  有時候,我是寫文章,大家知道師尊寫文章,我喜歡很清涼的寫文章,天氣太悶,寫文章很不舒服。我也有煩惱解脫的方法,我就拿一個臉盆,裝一些冰水,然後再加上ICE,放在桌子底下,兩隻腳就插在冰水裡面,哇!很清涼。奇怪,兩隻腳放在冰水裡面的時候,靈感特別好,很快的就可以寫好文章。寫好文章,心情就很舒服,心情就很愉快。
  雖然有煩惱,你要懂得去解除它的方法,這個就是煩惱解脫。天氣冷的時候,太好了,天氣很冷,棉被你可以蓋兩層,天氣冷的時候,那種很舒適的睡眠,那個覺受非常好。
  像這種天氣不能蓋棉被,那怎麼辦呢?棉被堆到腳底下,兩隻腳就翹到棉被上,身體也容易受寒。剛才蓮緒講他的母親打他,我想到我的母親,經常用棉花布做成一個圈圈,然後兩隻腳就套進去,就只有蓋在肚臍,其它都沒有蓋,就這樣子,睡午覺也是煩惱解脫,很舒服的,夏天雖然很熱,你就是兩隻腳翹起來這樣子睡覺,很好,這也煩惱解脫,都有方法可以解決。
  以前一個出家人講了一句有名的話,春天你可以欣賞百花。在現代,夏天你就可以游泳。所以我剛才建議,我們晚上同修完了,我們一起去游泳池游泳。這麼熱的天氣,所以夏天你可以游泳。秋天楓葉紅的時候,你可以欣賞楓葉,尤其日本的日光,那個楓葉之美。另外,我們西雅圖的楓葉也不錯。還有楓葉之國,加拿大的楓葉,應該也是很好。
  冬天的時候也是很好的,你可以欣賞那些枯枝,白雪遍地。所以春夏秋冬,你都可以找它好的來想,不要往壞的想。你要煩惱解脫,你只能夠想好的。祖師爺講了一句話,有壞的念頭產生的時候,妄念產生,「呸」,這個「呸」字就是把它清除,然後放空。你觀想好的,你為什麼要觀想壞的呢?觀想壞的,你是自找麻煩,自尋煩惱,自己綁自己,沒辦法解脫。凡事往好的想,我就是凡事往好的想。
  有時候我也這樣子想,就算今天得了什麼壞疾,不好的病,是不是煩惱?當然是煩惱,沒辦法解脫的。假如是CANCER在你身上呢?假如是AIDS在你身上呢?假如是不治之症在你身上呢?沒關係,你可以往生了,我們到很清淨的地方去,這是一種解脫的方法,不是一天到晚在那裡苦惱,在那裡憂愁,在那裡煩惱。這個也是煩惱解脫,煩惱本來就有的。
  我看所有世間的一切眾生,不管地位再高的人,再富有的人,再清閒的人,再怎麼樣清淨修行的人,他都有煩惱。只是像我們,我們本身可以這樣子講,一切煩惱都是可以解脫的,沒有所謂不能解脫的。
  而當你練就鋼筋鐵骨,練就你自己本身獨立,有勇氣去面對這個世界。別人遭受再痛苦的事情,哪裡比得上我的苦,哪裡比?沒得比的!所以人家怎麼苦,我怎麼苦。我高中的時候扛電線桿,我受得苦,所以祖師爺磨練你,應該的。小時候我受磨練,水泥柱的電線桿多重啊!四個人挑,我高中的時候就挑。跟你講,絕對不是亂蓋的。高雄草衙,以前還沒有做電線桿的時候,他們第一批十七根電線桿,是我高中的時候去樹立的。
  所以人生要經過一番磨練,百鍊成鋼,他的苦已經受過了,再來,苦盡就會甘來,苦已經盡了,甘就會來。所以再痛苦的事情,我也覺得甘,沒什麼嘛!這個苦,我們都苦過的。
  所以祖師爺磨練你,叫你蓋房子,叫你拆房子,讓你很辛勞,磨練你的心,他本身有他的意義在裡面的。你磨了以後,你才堅定你自己的心志。你受不了這種磨練的話,你就退道心了,你不能成大成就。要得大成就,要經過一番的辛苦,這樣子才會有。
  談到解脫煩惱,人本身的煩惱,都是因為環境,有的時候是環境所造成。有的時候,就是你自己的貪瞋痴所造成。有的時候,是有所求所造成。
  人家說「無求品自高」,你到了無求的時候,你還有什麼煩惱呢?無求就沒有煩惱了,你既然沒有什麼欲望的時候,你還會有什麼煩惱呢?就是因為你有貪欲,你才會有煩惱,你自我太重,沒有替別人想,只為自己的時候會有煩惱。所以佛教講「無我觀」,無我觀是這樣子的,要改變命運,真的是要受一些苦。
  在學習佛法方面,我覺得佛陀本身所講的三無漏學——戒定慧,四聖諦——苦集滅道。你要知道,這個娑婆世界,做一個人本身種種的苦,種種的煩惱,你去分析、去理解,集合眾苦是集道,也就是所有的苦,逼在你身上,是一種集道。
  滅呢?你必須要把這些苦因跟苦果,把它解脫,它有它的道理。道呢?你要進入完全無我的那一種境界,才能夠真正成道,要消除我執,不要事事為我,要事事為眾生。所以清淨的行者,可以自己捨身。行菩薩行,就是在捨身,你不是為自己想,你是為所有的眾生想,然後去捨身。
  也有人跟師尊講,他說:「師尊,您這個道理我都懂,我也會講。」他說這個道理他也會講,「要捨身、要無我、要為眾生,這個我也會講。」但是,會講是會講,做不到。是沒有錯,做不到。做不到,就是要去做到,今天我們走的路子,就是要去做到,你光在那邊講,沒什麼用的。大家道理都懂,要無我。無我,你的煩惱就解脫了。你要為眾生,你為眾生,你就是菩薩了。你已經智慧圓滿,沒有缺點,你就成佛了。
  大家都會講,真正事情來了,就是「我」,有利的,就是「我」,有權力的,就是「我」;有工作來了,就是「你」要去做,反正剩些辛苦給他人,別人去辛苦,你不要辛苦,你就是給他人去做。
  事實上,你有修行的這種功夫,你要去實踐,佛法本身是一個道理,密教就是叫你去實踐,密教就是完全實踐的宗教。你得了理,還要去做才行,光在這裡講,光說不練,沒有用的。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你坐著講,不如站起來做。
  我覺得佛教不是坐在這裡跟你們恐嚇,「你們要做善事,做善事可以上天堂。你做惡事,就要下地獄,十八層,很苦的。」在那邊恐嚇你,你們就到法院去告我恐嚇罪,說:「師尊天天在那邊講行善可以上天堂,做惡事可以下地獄,整本地藏經都是在恐嚇我們,要受什麼刑、什麼刑,嚇死我們了,害得我們都不敢做。」這好像是不對,不過有人問小和尚:「你們師父呢?」他說:「師父在大雄寶殿。」「在做什麼?」「他在那邊恐嚇眾生,叫你們要做善事,不能做壞事,一定要行善。」(師尊幽默的說)這個都是假的,都是在那邊講假話,那個沒有用的,你是不是真的發心,真的去做,誰都會講。
  我們小的時候上公民課,都是在上公民課,要做善事,誰都會講。每個站出來都會講要怎麼樣做善事、不可以做壞事。私底下就不是這樣子,沒有去實踐,不行的。所以這個應該去實踐,你理論知道了,你要把它實施出來。像我講煩惱解脫,你不能自已綁自己,把自己綁得好緊,天天在折磨自己,你要有解脫之道,任何事情,你都能夠尋找解脫之道,這個就是目前心理醫生在做的。他自己綁自己,把自已綁緊,那麼心理醫生是做什麼?就是要把這個綁緊的繩子脫掉,然後慢慢給他放鬆、放鬆、放鬆,要放回原來的你,心理醫生是在做這個,你不能說:「要放鬆、放鬆。」你還拿得那麼緊幹什麼?要放鬆,其實你還是握得很緊。你要去實踐,就是真的要放下。你為什麼不能放下呢?你不放下,是自己綁自己,到沒有辦法解脫的時候會崩潰。
  所以我常常講:「一定要放下。」但是放下要你自己去解,然後旁邊的人只能夠跟你耳提面命,教你一些方法,你出去旅行,或者是說你要遺忘,把過去事忘掉,把不好的事,想成好的事情,你去做你最快樂的事,用盡所有的方法教你。
  很多人到師尊面前來,他們很煩惱,沒有辦法解脫,我現在做的工作是什麼工作?我就是在做心理醫生的工作。真的有時候來問事,他們都是綁自己,把自己綁死的,那麼我要慢慢解開這個,你自已要鬆開。太鬆的,要稍微緊一點。太緊的,要稍微鬆一點,你要自然。本來是沒有什麼事的,你自己去找事來綁自已。
  你看看眾生的煩惱,都是自己在綁自己,很可憐的,我看每一個人,唉啊!這個人這麼可憐。因為他本來沒有事的,一切都好好的,但是他去找一切事情來想,找一切不好的來綁自己,你說有多倒霉!
  是你自己找倒楣的東西來想,自己找倒霉的事情來做的,要怎麼樣子把你解脫,師尊也是用了很多的方法,去解脫這些的。所以你得到了佛法,得到了解脫的方法以後,你要去教導眾生,這是蓮緒法師講的,他說你得到了佛法以後,你要去弘揚,去幫助眾生解脫這些煩惱。
  眾生煩惱是為什麼?很簡單的,第一個,名利。第二個,事業。第三個,婚姻。第四個,子女。第五個,官司。第六個,賭博,打麻將,輸贏也是面子問題。贏了你會很樂,輸了你會有面子問題,也有煩惱,不是沒有。另外,一些意外,你關心的,出不了這些東西,絕對沒有的,就是這些而已。
  這些都可以破解的,你能夠破解這些以後,你就煩惱解脫。你再修練的話,生死就自主。所以你有好的智慧,你有高超的智慧,你看得很清楚,那些人都是在自己綁自已,都自己往牛角尖鑽,看他們很痛苦。師尊不是沒有煩惱,因為我看他們痛苦,所以我也痛苦。眾生有病,我有病,這是維摩詰居士講的,他看眾生都有病,他自已就生病了。今天我雖然得到無上的智慧,我能夠解脫這些煩惱,我看得很清楚。但是我看眾生有病,他們有煩惱,我也有煩惱,我是擔心眾生的煩惱,不是我自己真正有什麼煩惱。
  大事得了,我自已的生死大事已經了了,我自己的煩惱已經解脫。再有大的災難在我的身上,我的心都能夠很平衡。我已經是煩惱解脫了,自已的生死大事也能夠了,所以在我這一生當中沒有遺憾,我希望大家每一個人修行,也是要這樣子,要能夠自己生死自主了,自己能夠解自己的煩惱。你這樣子修行,在你的這一生當中,也沒有什麼遺憾,這個才是真正圓滿的智慧跟清淨。
  今天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修行要訣——謙虛 ‧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