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談生死無常


談生死無常    一九九七、元、十一
各位上師、法師、各位同修,大家晚安!(眾鼓掌)
  今天晚上是聽蓮香上師談生死無常,另外蓮會法師談她出家因緣。
  講到生死無常的事,也可以這樣子講,因為我們在很多次的同修裡面,都有講過生死無常。像上個禮拜,也是談到無常。
  那麼佛陀在一生當中,最後的遺訓,也就是祂要走的時候,也是這樣子講:世間是「壞法」。所謂壞法就是說世間的任何有形都會壞,叫做「世間壞法」,一切有形象的東西都會壞,那麼,慎勿放逸,也就是講不要浪費時光,要精進,這個是佛陀最後講的。
  平時在我們佛陀的教訓裡面也是這樣子講:但念「無常」。經常你要想到無常的事,不知道祂什麼時候來,生死無常,一切的事情變化也都是無常,因為有這個念頭在,你就比較能夠謹慎、精進。
  我們學佛的人知道要能夠了生死,有生必有死,有強壯的身體,必然衰弱會跟著來,富有的人,有一天也會變成貧窮,不一定是永遠富有的,再高的名位,有一天也會失去的,所以得到一定會失去,富的會變窮,再強壯的身體也會變衰弱,生的時候,有一天死亡也會到的,這個都是教你但念無常,你要經常想到無常的事,那麼你就不要浪費時光,要很精進的跟著佛陀的腳步走。
  剛才蓮香上師談到她今年的歲數,剛好今年(牛年)也是沖,屬牛是太歲,正沖,不過也不要緊,我們台灣人也講一句話,有沖就有發,沖了才會發,不沖不會發,什麼意思?有沖,有一個海浪過來,沖過來,water ski:沖浪,這樣子才能登上高峰,才會站到最高的地方,這個叫做有沖就有發。
  沒有什麼衝擊,都平平的,那你永遠都是在水平面上,你既然也無高也無低,就是很平平的,平平常常的,這個也不要緊,反正你安太歲就好了,今年犯太歲,平安了啦!
  其實她剛才也講了一個玩笑,在斜坡上放一個輪椅,前面就是閃米密西湖,其實,我不用推她,她自己就滑下去了(師尊笑)。當然我也不用推,我也跟她講,假如,你先走的話,本來我只是寫文章,很懶的寫疏文,我也很少給人家寫疏文,既然是你的話,就破例一次,幫你寫寫疏文,我是可以啦!那麼所有的上師、法師會在這裡幫你做超度,超度也用不著師尊,大家的法力啊,像法師都是功德巍巍,很高的,這幾個功德主來做就已經很夠力了。(師尊幽默的說)
  既然是你的話,那我一定到場,這個也是破例,要幫你超度啊、唸往生咒的,所以你不用怕的,一切非常安全,不只是龍王來接你,會有諸天護法都可以來接你的,這個是講生死的事。(師尊幽默的說)
  但是呢,我這樣子講,我心裡上反而想,誰先誰後還不是個定數,我不是講過了嗎,有一個法師二十幾歲腸子就重疊,二十幾歲開始,身體就不好,飲食很可憐,就等於喝水,喝漿,吃的很少,每天只是豆腐、蕃茄,二十幾歲就是這樣子的,今天已經活到九十幾,他活的還好好的,很多弟子等他走,就是不走。他快一百歲了,二十幾歲身體就很虛弱,站的就跟風中之燭一樣,奇怪啦,明明我在很多年前去看他,他已經搖搖擺擺了,你知道風中之燭,是隨時生命已經快要消失的,結果經過十幾年以後,我一看,他還活著,九十幾。那個有心臟病的,OK!心臟病很重,也是一個法師,他有先天性的心臟病,十幾歲就有,年紀好像比輕一點,不過好像也是六十幾快七十幾歲,到現在,都不會走。
  像盧師尊中氣十足,很少感冒,你要聽我咳嗽一聲都難,打一個噴嚏都很難聽到,我以前講話很那個的,我在香港紅磡體育館怎麼講?假如盧勝彥打一個噴嚏,你聽到了,五百塊港幣,你聽到盧勝彥咳嗽一聲,五百塊港幣,我在紅磡體育館這樣子講的,咳嗽一聲,五百塊港幣,打噴嚏一聲,五百塊港幣,那個時候是因為我移民到美國西雅圖,連續七年,身體毫無病痛,連頭暈都沒有,小感冒,NO!沒有!七年,那時候,我以為我好像不動如山,好像是一個山一樣的那麼強壯,我很大膽就講,沒有打噴嚏、沒有咳嗽,連續七年,那時候,我以為我身體很健康,以為我差不多修得不錯了,很好了,氣脈明點都修得放光了,絕對不會感冒了,沒想到話還沒有講多久,回台灣就感冒了,結果我的上師跟我講還是台灣的細菌厲害。
  這個是無常,像我這樣子的身體,我告訴大家,我認為這並不是保險,因為常常換保險絲,常常換保險絲,這樣電路會比較堅固,不換保險絲,突然有一天斷了,那就完了。
  他們講經常換保險絲的,會耐久一點,不常換的,一次斷就斷了,所以誰的生命活得長,誰的生命活得短,那個是真的很難有一個定數 。
  我們學佛的人知道生死無常,是沒有常態,釋迦牟尼佛也受了病苦,尤其是祂在竹林寺(竹林精舍),那個時候祂病得很重,阿難一個人在旁邊照顧祂,那受了鐵匠的供養以後,祂想回到、祂到底想回到那裡?那個時候是在拘尸那,那麼祂回去一定是回到祇園精舍,因為祇園精舍會比較近一點,王舍城是很遠,要回到王舍城那不得了,那要走幾個月,祇園精舍近一點,或者祂是想回到竹林寺(竹林精舍),也不一定。
  祂就是在拘尸那的娑羅樹當中,祂就圓寂,就入滅,祂那時候的身體,人的身體在有病來的時候,劫數來的時候,是沒有辦法讓你想要回到那裡去的,在兩棵樹的之間,釋迦牟尼佛就在那裡圓寂了,祂都沒有辦法趕回到自己的地方,就在那裡圓寂了,所以生死無常也是一個教訓,也是一個教化,表示生死的事並不能由自己來作主,雖然祂在竹林寺(竹林精舍)的時候,也有告訴所有的弟子,三個月以後,祂將入滅,這是預知道佛陀自己要涅槃,所以祂有預告三個月以後,佛陀要涅槃。
  我們學佛的人最好是有佛菩薩、諸天來告訴你,你什麼時候要涅槃,這一點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最近已經有一個弟子入滅,他也預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走,這個是芝城雷藏寺的毛合琯,就是毛愈的父親。
  毛愈的父親是這樣子的,他在芝城雷藏寺,他也皈依,在晚年的時候,他也修了一陣很長的法,很長時間的法,那麼他得病了以後,毛愈本人到西雅圖來求一壇護摩,我就是給他做「大威德金剛護摩」,做完「威德金剛護摩」了以後,他全身的水腫就消退,變成一個正常的人,吃飯正常,也能夠坐,本來是躺著,能夠坐,一切都很正常,再過幾天,他在睡夢當中,有一個天人跟他講,你在一四的時候,我將來接你,你就可以走了,一月四號的時候,你就可以走了,就在一月四號那一天,他就走了,才幾天前,一月四號他離開人間的。
  同時她(毛愈師姐)的母親在一月十號,芝城雷藏寺給他(毛合琯師兄)做超度的時候,看到毛合琯站在芝城雷藏寺的上空,旁邊跟著的就是蓮花童子(眾鼓掌)。毛合琯的夫人,就是他的太太跟他講,我在這裡很傷心,你毛合琯跟著蓮花童子兩個人站在虛空中,在那邊笑哈哈的,我們在那邊做超度,她在那邊哭,結果她先生跟蓮花童子兩個人在那邊笑,那個毛合琯還跟他的夫人講,你不用悲傷,我已經跟蓮花童子在一起七天了,一切我們都非常的快樂,我們在很快樂的地方,你們還在那邊傷心做什麼呢?結果他的太太聽到這句話,氣死了!(眾笑)
  我們在這裡給你做超度,悲傷流淚,你們兩個在那邊笑,蓮花童子跟毛合琯兩個人站在那邊笑,什麼意思嘛!就是這樣子,這個是毛愈本身親筆,今天早上傳真過來的,一月十號給毛合琯做超度,他的母親親自看到毛合琯跟蓮花童子在一起,雙方面還對談,還講話,所以生死有什麼呢!
  死則生的開始,那麼生也就是死的開始,你一出生就是活一天,更接近死亡,每一天都接近死亡,生就是死的開始,死也是生的開始,在我們學佛的人來講起來,生死不是兩回事,生死是一回事。
  所以有智慧的人,自然能夠了生死,我寫這個詞,我最近畫畫填了一個詞,那個詞是這樣子寫的:「花開花落蝶當知。」(花開花落蝴蝶都知道)「春來春去有鶯曉。」(春天來春天去黃鶯都知道的,都曉得)這個就是在講,生死本來就是一種輪迴,一種變幻,在我們來講是一種很平凡的事,也沒有什麼的,很自然的。廣欽老和尚走的時候,就講了一句話:「沒有來,沒有去,沒有什麼事情。」就是無生、無死,一點事都沒有,這個就是最高的智慧了,沒有什麼事。
  其實你活的時候,剛才蓮香上師講她死的時候,要死得好看,好看難看都是一樣,反正都是你們看,也不是我看,你還怕什麼好看不好看呢?其實也不用好看啊,因為你(師母)生前那個臉,對不對!我們每一個都是這個樣子嘛!我也是常常這樣子想,沒有什麼好看不好看,沒有什麼事的。
  給誰看啊?好看有什麼意義呢?不好看又有什麼意義呢?你病得長,不過你的業障重,你病得短,不過你的業障輕,要這樣子想,生死無常的事情,我們還是覺得佛陀的話——不要浪費時光要精進,這個很重要的。
  蓮會法師講她出家的因緣,出家第一等事,我們常常講「將相所不能為」,你做了一個將軍,一個首相,不一定能夠出家。
  在印度有四種階級,第一種婆羅門:清淨的修士,清淨的修行人;第二種剎帝利,就是皇族;第三種首陀羅:商人、生意人;最後一種是奴隸。修行人、皇族、商人(生意人),最後就是奴隸,四種階級。
  釋迦牟尼佛打破階級,祂打破印度的階級,那個時候印度的階級分的非常清楚,佛陀的出家眾當中,第四種相當多,就是剎帝利,皇族也有,王子也有,但是比較少,就是首陀羅,一般的人跟奴隸,出家的相當多,按照比例來講起來,王舍城出家的比較少,在舍衛城出家的很多。
  那麼佛陀本身是打破階級的,通通一樣平等,所以今天出家的不是你博士出家、碩士出家,就特別看重你,不是的,沒有讀書的一樣也可以出家,一樣可以成就。按照釋迦牟尼佛講,你只要把你的意念守得清淨,意念只要清淨了,守意治心,你的心能夠降伏,意念清淨了,你就無等等了,就很了不起了,無上正等正覺,你就能夠開悟,並不是說你能夠讀到博士就能夠開悟,沒有讀書的就不能開悟,不是的。釋迦牟尼佛認為你守意,守住你的意,治你的心,把你的心能夠降伏,意念能夠清淨,你就能夠開悟。
  所以佛陀的弟子當中,有很多人他只是學了兩句話,或者是四句話,釋迦牟尼佛只是寫給他四句話,四個字、二個字寫給他,他就依著這兩個字、四個字去修,他就得成就。
  所以不能看不起讀書比較少,雖然有些人讀到博士,看起來也是空空(呆呆),也一定是很那個,我不能講說拿博士學位的都是空空,不能這樣子講,這也不對,總之是平等的。
  我以前有幾個心理學的博士是師尊的弟子,但是我看他,他心理學讀的太超過,太超越了,他好像得了心理病,我發覺他講話好像唱片壞掉,會重覆,拼命重覆,因為他心理病人看多了,跟他們之間交談多了,他發覺他已經感染到了心理病人的習慣,在他身上有這種現象。
  所以有人講,書讀得很多,很多的,很NERD(書呆子),都是怪物,都是老夫子,不要以為他書讀得多,就怎樣子,他變成怪物的。書讀得少,我發覺,比較清,反而他的念頭不多,他的雜念不多,他的慾望不高,雜念不多。
  所以我們中國老子講一句話,祂說不要有太有智慧的人出來,會把世界上製造成為災難,大家每一個人通通都笨笨的,絕對沒有災難,因為每一個人都笨笨的,日出而作,太陽昇起來了,他就下田去耕種,日落而息,太陽下山了,他就睡覺,最多在鄉間地方,在家門口鋪一個草蓆,幾個板凳,看著月亮,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你說那裡有盜賊?沒有強盜,沒有賊,每有殺人、放火,大家生活都差不多嘛。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天吃的就是三餐,過得很安穩的日子,你不夠啊,你就充實腦筋去發明,要上火星哦,要搞人造衛星,要發明飛機、大砲,這些東西炸藥,弄得到處都在炸彈開花。
  所以老子思想裡面,他裡面有提到的,智者,好像是太聰明才智的人出來,會有大道不直的現象,太聰明的人出來,反而會製造社會的災難。
  能夠少知道一些事情,你少一點意外,你能夠清淨自己的意念,過清淨的生活,這倒是很好的一種行者,他將來能開悟;當然聰明的人,有智慧的人要走於正道,會幫助人,那我們一般的人,跟著清淨的生活這樣子,少智,少慾,過清淨的生活,很容易開悟的。
  所以應該來講,四姓,印度的四姓應該平等。那麼智慧也是一樣,不管你智慧高智慧低,你是博士,你是小學畢業,一律平等,在開悟上面並沒有這樣子的分別,你只要能夠守住你的意念,治了你的心,一樣開悟。
  這個就是蓮會法師本身講的,在我們出家眾裡面不可以有不平等的現象,一樣是平等的,不管你是第幾次元,第幾個空間,通通都是平等,一切都是平等。
  生死我們能夠了,我們也得到平等性智,如來佛的平等性智,我們能夠在這麼好的環境修行,就應該珍惜我們的時光。
  關於去年印度跟尼泊爾還有很多很珍貴的資料,我將寫在「天竺的白雲」這一本書裡面,因為我在藍毘尼園,也看見般若的圓光,在虛空中有很多的般若圓形的光環出現,都是在虛空之中。
  有人講,去參觀八大聖地,鹿野苑跟祇園精舍,是整理得最漂亮的,風景怡人。那麼到了拘尸那,是覺得傷心落淚的地方。靈鷲山,大部份的人認為就是靈山了,是靈氣最重的,站在佛陀的說法台,看過去,哇!好像百萬人天都在那裡聽法,那裡靈氣真的不錯,因為那邊山勢,說法台那邊雙邊有抱,有來龍,迴龍顧主,就是說法對著主山,就是迴龍顧主。
  雖然是這樣子講,但是我認為藍毘尼園,它的靈氣最重,因為釋迦牟尼佛在那邊降生,祂在那邊降生一定找最好的地,沒有佛陀的降生就沒有八大聖地,那個降生的那個地點,看到般若的光環,這個會寫在書上的。
  嗡嘛呢唄咪吽。




  談生死無常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