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按鈕圖
35出家與正夢

出家與正夢       1996.12.7
各位上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大家晚安!(眾鼓掌)
  今天晚上我們聽蓮嶝上師他的說法跟開示,不過他分成三段,第一個他講到出家,第二個他談到到印度及尼泊爾,第三個他又轉到自己的家事。也聽蓮居法師講他出家的因緣,我就跟著他們,隨意跟大家談談。
  第一個談到出家的問題,目前社會大眾對於出家方面都還是有一點陌生,不一定完全了解出家的意義。出家人本身來講,他跟俗家人,在家人確實不一樣、不同,因為這是一個理念上的問題,一個理想的問題,你做一個很簡單的比喻,神父本身是神職人員,修女本身也是神職人員,很少人對神父跟修女產生疑問的態度,其實神父跟修女他就是奉獻,把他的生命跟時光奉獻給神,今天我們佛教的出家人,其實跟神父跟修女是一樣的,也是神職人員,你把你自己的生命跟時光奉獻給佛,你祇要這樣一想,就不會對出家人感覺到格格不入,他們完全都是一種奉獻,這種奉獻必須有他本身的一種決心,有他的意志力,他願意過清淨的生活,對世俗的社會,他就比較不在世俗裏面生活。其實神職人員、天主教的修士,神父啊!修女啊!他們一樣是過清淨的生活,跟佛教的出家人沒什麼分別,他們神父也是不能結婚,修女也一樣不能結婚,不能嫁人,一生都要修行,也服務社會大眾;我們的出家人也是一樣的,我們要過清淨的生活,也一樣服務社會大眾,那麼到底是出家好,還是不出家好,這完全看個人的理想,跟個人本身的自由意願,這不能勉強的,因為剛才蓮嶝講:『希望大家每一個人都出家』,這是他本人的一個希望。(師笑)
  其實出家與否,在於每一個人的意願,我們行者當然希望很多人來一起修行,師尊也是希望,喔!有人出家,我們產生一種歡心、鼓舞,歡迎他的心;但是不出家也是不要緊,因為你在家也一樣可以修,你一樣可以過世俗的生活,祇是修行的方式不一樣。所以我認為出家跟在家是個人的意願,一切事情不要勉強,佛陀也曾經講過:『一個勉強的事情,凡事超過跟不及都不好的』,你「太過」於勉強自己,你太鬆懈,「不及」也是不好,所以佛陀所講的道理,我們稱為「中道」,中道的事情不是走極端,也不是消極,也不是積極,總之我們是綜合起來,走中道之路,我們修行就是在調心,調我們每一個人的心,調整自己的心,把他調的心靈最清淨,最愉快,而且最圓滿,沒有什麼缺憾的道路,我們來走,
所以我也希望大家關於出家與否,用自己的心去衡量,你認為你差不多可以適應出家人的生活,那麼就Welcome!歡迎,歡迎大家來。
  你認為你比較適合在家人的生活,那也就你自己去過在家修行居士的生活,也不要緊,一樣的,都是一樣的,祇是生活的方式不同。修行有難有易,有些人現了出家相,更容易度眾生,大家看你是出家人,神職人員,你更容易使眾生接近。而有些人現在家相,他也能跟大家在一起生活,做在家人的生活一樣可以度眾生,這都是好的,好事,所以在這一方面,我是沒有什麼分別,也希望大家沒有什麼分別。在家、出家,祇是出家人,他本身就是把自己的生命跟時光,奉獻給佛菩薩,做神的工,按照聖經裡面所講,做神的義工,做神的奴僕,這是同樣的道理。
  蓮嶝剛才也提到印度跟尼泊爾,我們覺得這一次的行程,是這樣子的,每一個人一生都應該去看看佛陀——釋迦牟尼佛的故鄉,佛教徒嘛!佛教的故鄉,佛陀的聖地,一生去一次,去看,我們去,主要是冥想,去想佛陀的時代,去看看佛陀本身的生活地方,去了解那裏的民情,去體會佛陀當初弘法的那種艱困,那種艱辛,不過也有一句話這樣子講:「你不去看是會後悔,不去的話是會後悔,去的話就更後悔。」(師笑)因為那裏的確生活跟文明,的確比較落後,比較貧窮,在貧窮跟落後之中能夠產生這種高超的心靈修養,印度到底是東方哲學裏面,一個比較神秘古老的一種哲學,印度國家所產生出來的哲學思想,的確也是深,也是厚,你可以從那裏人民的生活去體會到,當物質很缺乏的時候,也能夠激發出心靈的高超,這是必須要去體會的,必須要去瞭解,去深入,當他們物質缺乏的時候,用它的精神力量去超越,也許他們的希望不是在這一世能夠成就,他們期望是在將來,是在來生,因為期望在於來生,對於虛空跟生命的探討就會比較深入。
  跟我們一起走的天青格西,他講了一句話,算起來是一句名言,他在尼泊爾出生,在達蘭沙拉成長,以後他到美國來,在亞特蘭大讀書,在美國六年,他說:「他假如知道美國那麼好,物質那麼充足,生活那麼優越,他不會出家」。這一句話,當然我不是在影響你們不要出家,或怎麼樣?並不是,而是這一句話也有它的道理,在物質、經濟豐富的地方一般人比較不會體會到現實的壓力,對於自己生命活得很安適的人,他不容易去探討他的內在世界,所以聖經裏面有一句話講:『有錢的人要上天堂,就如同駱駝去穿針孔,比較難。』有錢的人要上天堂,就像駱駝,那麼大隻的駱駝,駱駝那麼大去穿針孔,針孔麼小,表示很難,很困難,因為他一直在享受物質的生活,不會體會到內在的世界。
  印度貧窮落後,他們往內求,不往外面經濟物質上享受去找,所以出了很多聖賢,像佛陀,像龍樹菩薩,像龍猛,像提婆菩薩,像無著,像天青,這些聖者,佛陀時代留下來造論的這些聖者,都不是在很優裕,很優厚的環境裏成長,所以這個心靈上的修養,也許是在一種壓力之下,困苦之下,痛苦之下長成,所以我們出家人也可以這樣子講,你要過簡樸的生活,簡單、樸素的生活。
  我講南印度三大寺,他們的生活,早上一塊印度餅,一小塊印度餅,一杯印度茶;中餐一塊比較大的印度餅,麵粉做的煎餅,比較大一點,一杯西藏茶——酥油茶;晚餐一碗米飯,一盤清菜。我們這裏生活當然好,天氣冷了,大家還吃火鍋,(笑)有海鮮,要羊有羊,要牛有牛,要Chicken 有Chicken,哇!太好了嘛!什麼魚丸,海鮮,龜達(日語指象皮蚌),蝦啦,螃蟹啦!都給你們吃光了。(笑)我們的伙食太好了,真的雷藏寺的伙食太好了,好得來這裏受訓的人都捨不得走!(笑)我說:「!你們受訓的時間應該到了嘛?」說:「沒有,我們要住到滿為止」!(笑)來的人每一個本來都是瘦瘦乾乾的,癟癟的,都像吹氣球一樣。蓮記法師他,我們去印度的時候,我才發覺原來他是大食漢,(笑)他吃很多的,剛開始他胃腸好,一吃五大碗、六大碗!差一點都暈到了,(笑)還好他中途碰到「完啦拉稀」,(笑)他就自動減食了,因為「完啦拉稀」,不能吃。「完啦拉稀」是恆河畔很大的一個鎮,剛好從那裏開始的,就大家都「完啦拉稀」(喻瀉肚),(笑)所以生活對我們修行來講很重要,出家人為什麼要有戒律呢?穿著出家人的衣服去DISCO,在那邊蹦蹦跳跳,人家說:「咦?這是那裏來的喇嘛?」在這邊跳DISCO,不可能的事情,這就是戒,要戒你本身,你的行為不能越界,穿衣服也是一樣,睡眠也是一樣,住也是一樣,吃也是一樣,食、衣、住、行,通通給你用戒,讓你過清淨的生活,比較容易觀照你自己的心靈。在印度我們曉得他們的生活是很貧苦的,印度的乞丐太多,太多,我們在印度跟尼泊爾期間,天天與乞丐共舞,一起跳舞,我們一下車乞丐就過來,一直到你上車,乞丐才走,你走到那裏他就跟到那裏,你走一個小時,他跟你一個小時,所以真的是與乞丐共舞,乞丐他們都是講兩句話,一句就是:『爸爸!爸爸!』(笑)蓮戒一路走,乞丐跟他講:「爸爸!爸爸!」小孩子,大人也有,蓮寶在旁邊講:「蓮戒啊!因果自負。」(眾笑。師笑)!人家叫你爸爸!要因果自負,到處亂生,(師笑)這是開玩笑的。另外他們講:「盧比,盧比。」盧比是印度的錢。他們也表演佛陀降生,蓮戒跟蓮寶他們兩個表演佛陀降生,就是這樣子,一手指天,一隻手指嘴巴,(笑)聽他們講什麼意思,「我從天上來,我要吃飯」,(笑)他表演那個乞丐,因為所有乞丐在語言不通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師一手指口), I want eat   !就是要吃,所以在印度真的乞丐很多,他們生活非常困苦,在這樣子的環境裏面,也能夠孕育這種心靈非常超越的聖者,這都是非常不簡單的,佛陀為什麼出家呢?因為祂看到生老病死,祂雖然是王子,祂不曉得人民的疾苦,以後他去了四個門,祂出去城門,出去四次,看到生產的痛苦,看到老的痛苦,看到病的痛苦,看到死亡的痛苦,祂才要出家。今天我們到印度去以後一看,經歷了這樣的日子,看了以後,我也覺得我們生活在這裏很好!但是也一樣要修行,不能因為生活太好,就不修行。
  再談蓮居法師出家的因緣,我是聽Translator  ,我沒有聽他的印尼話,他的印尼話「師尊」我是聽得懂,(笑)應該是師尊咕嚕,他們印尼話也講「咕嚕」,「咕嚕」就是老師的意思,我以前去印尼學了幾句:死拉嘛叭吉,死拉嘛邁呀!嘛爛!(意指早安、晚安、晚上)每次都「死拉嘛」,(笑)「打利嘛嘎西」就是謝謝!至少懂得這幾句,到印尼還可以用。(笑)
  出家的因緣很多的,他的是比較特殊,他在夢中師尊告訴他,「你要出家」,這種事情很多,我在「真佛夢中夢」一書裡提到,很多人的感應都是從夢中來的,夢跟事實變成一致,一樣的一個境界。我發覺一個修行人,好像一般人的夢是顛倒的,你沒有修行,你的夢是顛倒;在密教裏面不同,密教裏面的夢,你假如是修密的人,你有夢跟你現實世界是連成一線的。我們講夢,聽說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怎麼樣啊!在別人講,唉!那是做夢,那是夢不會是真的。但是你修了密教不一樣,修了密教的人,你的夢都會實現,這就是特殊的地方,很特殊的地方。你得到的夢不是顛倒的夢,而叫做「正夢」。我也有夢,師尊本身也有夢,師尊有時做完夢,我就知道了將會有什麼事情,每一個夢都會呈現出來,變成真實,在現實世界它就呈現出來。例如:我晚上做夢,看到一份報紙,一份新聞,Newspaper裏面的新聞,隔幾天這新聞就登出來,這都是正夢啊!而且都是應驗的;我夢到了有一個弟子將會怎樣,隔了不久這件事情就發生,這都是正夢啊!經常有這種事情產生出來,例如有一次回台灣,它就給我看:二個綠燈,一個黃燈。我不知道什麼意思,回去再說,二個綠燈啊!當然前面都很順,而後面那個黃燈,就是要趕快走,(笑)你要過了就好了,我們真的趕快走,一趕快走才想到,啊那個黃燈就是叫我們趕快過,趕快走,也是應驗。有時候我在占驗時,可不可以去那裏啊!當晚給我指示一個夢出來,咦?你在飛機上,那表示你可以走,沒有問題,我就走,果然很好。像這一次我到印度、尼泊爾,大威德金剛護法,祂就給我指示了三件事,第一件是招待方面的事,應驗了;第二件是吃的事情,也應驗了,第三件是交通器具,時間會幾天啊!也是應驗了。你修行的人,你會有正夢產生出來,都是會應驗的。我還講人的死亡狀態,跟夢相差無幾,當你要死的時候,當然大家都還沒有死過,不知道,(笑)但是按照我師父跟我講的:『死的時候就像入夢一樣,進入一個夢境。』假如你在夢中,不知道自主自己的夢,很容易神魂顛倒,所以你修行的人,像我們行者,連夢也要能夠自主,你能夠自主自己的夢,你就有往生的把握,可以自己走,自己往生,密教行者他的夢,是跟你的現實世界成為正比,而不是反比、顛倒的。所以今天你修行,你有什麼夢出來,而且這個夢境不是亂七八糟那種夢,一定是有啟示的,特殊的,象徵意義的那一種,才是真正的夢。不是說你今天夢到踩到狗屎啊!你也要來問我,(笑)總之你的夢亂七八糟,一下子在東,一下子在西,一下子在南,一下子在北,一下子變乞丐,一下子變富翁,那一種夢不算的,一定是有啟發性的,有特殊印象的,有警示的,而且夢非常深刻,那個才是。大家瞭解蓮居法師,他因為師尊說:「跟著我走沒有錯」,我想應該也沒有錯。(笑。眾鼓掌)這也是夢的感召,夢的感召非常的多,很多弟子都可以夢到師尊,因為我認為我自己的修行,有一定的境界,這不能隨便亂講,必須要由弟子們講出來,我不能自己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不可以的,有時候由別人,弟子本身講出來,他可以印證師尊,師尊也可以印證他,彼此之間互相印證,不能老是講你自己,老是講自己就變成貢高我慢,我相信每一位真佛宗的行者,都能夠修持到很好的境界,每一個人的將來都會有大成就的,每一個人一樣也有正夢,得到佛菩薩的夢示,而且都是非常正確的,無誤的,沒有錯誤的,沒有偏差的,希望大家朝著清淨的修行,這一條路走。今天就談到這裏。
  嗡嘛呢唄咪吽!